网游之天下无双吧 关注:152,643贴子:4,198,957

愤怒,昨晚在夜店发生的事情真是气死我了。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叫曹哲,今年23岁,家里是河北的,按照我这个年纪,在我们老家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不是说我不想有孩子,主要是没有妞儿看的上我,高二辍学,跟着同村的老乡曲郜来到北京,虽然干的不是搬砖锄泥的力气活,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工作——我在夜店做内保,也就是保安。
一个月3000来块钱的工资,对于既抽烟又喝酒的我来说,一个月下来也就将将够,想省点钱攒着娶媳妇绝逼不可能。
然而,就是这样,我昨晚还是特么惹了一身骚,事情是这样的: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4-06 23:30回复
    相信所有独生子女都有一个共同的心声:一个人很孤独!
    所以,我很喜欢交朋友,不论男女,只要不嫌弃我的身份,我都乐意结交,当然,如果你瞧不起我,对不起,哥也不会舔着脸去贴你的凉屁股。
    我在现在的这家夜店干了差不多有两年了,身边的朋友换了一茬又一茬,认识的不少,不认识的更多,其中大多是像我这样的打工族,相比那些只会聊天打屁的酒肉朋友,我最在意的还是一个叫叶慧雅的妹子,她比我小几岁,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好。
    慧雅家里穷,供不起她上学,但是坚强的她不想辍学,所以,便会利用课余时间来我们夜店打工,做小蜜蜂,这一干就是一年。
    这也是我最佩服的一种人,坚强的人!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4-06 23:38
    收起回复
      所以,我经常帮助这个坚强的妹子,帮助他赶走一些苍蝇,当然,这妹子也经常会给我洗洗衣服什么的。
      久而久之,我便认她当了我的妹子,她也管我叫大哥,虽然我只是个臭保安,但她不嫌弃我,经常将省吃俭用省下来的钱给我买烟买酒。
      本来,昨天晚上,我还和平时一样值班,查岗,但当我逛到一个包房的门口时,清楚的看到一个大概17、8岁左右,染着紫色头发的小胖子,在一群染着头发,明显是小混混的起哄下,扯着我妹子的裙子不放,一张臭嘴还不停地往慧雅的嘴上拱。
      这我哪能干?刚要破门而入,猛然间,我忽然想到了自己的身份——一个不入流的夜店内保,就这样冲进去,美人救不了,我果断得挨揍啊。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4-06 23:38
      回复
        考虑到这些,我本来是有些纠结的,但是,慧雅被调戏的惨状就在我眼前发生,就这么一会,她便被那小胖子拉扯的乳罩的肩带都漏出来了,不能等了!
        先是轻轻的扣了扣门,不等里边的人回话,我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果然,我出现的一瞬间,里边的人脸色一变,不等小胖子说话,一个头发染得花花绿绿的小混混直接开口了。
        “各位大哥”,虽然害怕,但看到慧雅那期盼的眼神,我咽了口吐沫,露出了一个职业性的微笑,硬着头皮回道:“这位妹子是我的亲妹妹,如果她有什么地方得罪到各位大哥,请看在小弟的面子上,饶了她一次”。
        虽然话我是说出来了,但灵不灵我就不知道了,天知道这群二世祖到底是咋想的,如果他们就是揪着慧雅不放,我也没招。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4-06 23:38
        回复
          “呵呵,给你面子?”
          听到我的话,那小胖子缓缓地松开了慧雅的手,扭头看了我一眼:“你算个屁,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是什么东西,让我给你面子?”
          小胖子骂完我,他那一班狗腿子立马起哄,一个个牛逼的不行,“呼啦”一下就将我和慧雅围在了中央,其中一个还用手指用力的戳了戳我的前胸,唾沫星子喷了我一脸。可是我偏偏还不敢反驳,只能硬着头皮让这群狗喷,当着慧雅的面,我真恨不得找个地缝扎进去,可能在她看来,以前拍着胸脯吹牛逼说保护她的我,竟然是这么的懦弱。
          说实话,被这么多人围着,这种情况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相反,在夜店的时间久了,这种场面我经常见到。
          我正心寻思这顿揍是挨定了,突然,一道声音响起,最初动手调戏慧雅的那个胖子慢慢悠悠地拨开人群,站到了我面前。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4-06 23:38
          回复
            “呵呵,一个破保安也想跟我要面子”,摇了摇头,小胖子继续道:“不过,爷我今天高兴,就给你这个面子!”
            有门!听到胖子说这话,我心底一颤急忙道:“哥,我刚才确实有些冲动,我跟您道歉,如果您不解气,您画个道道,我照做就是了”。
            一般说出这话,大多数的客人也就算了,毕竟以他们的身份犯不着跟我一个小保安过不去,但今天这头肥猪却是个另类。
            听完我的话,小胖子什么也没说,只是笑了笑坐了下来,看着我道:“让我放过你也不是不行,这样吧”。
            说着,小胖子推了推面前的一瓶芝华士:“把这瓶酒喝掉,这件事就算了”。
            “好”!
            我几乎想都没想,伸手就要去抓啤酒。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4-06 23:43
            回复
              “等等,光喝啤酒有什么意思?哥几个,给这位兄弟加点料进去”。
              下一刻,在我不解的注视下,一个小混混走上前拿起那瓶芝华士,竟然对着酒瓶口吐了口痰,然后交给了下一个混混。
              而那个小混混更缺德,竟然将一摊鼻屎甩进了酒瓶,就这样,几个小混混把酒瓶子传了一圈,鼻屎、口水、痰、鼻涕,反正最后我也不知道这酒瓶里装的到底是酒还是其他的东西了。
              “兄弟,请”!
              重新将酒瓶放在茶几上,小胖子依旧笑呵呵,只是那笑容让我看着就觉得恶心。
              这样一瓶五谷丰登的补品我能喝的下去么?相信没几个人敢喝,真的,反正我没那勇气。
              “喝啊!邢少让你喝!你他妈敢不喝?”
              见到我一直站着不动,一个小混混等不下去了,拿起酒瓶,将瓶嘴顶在了我的嘴角上。
              “是不是我喝下去这瓶酒,我这妹子就可以走了?”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4-06 23:43
              回复
                没有接过那瓶啤酒,任凭那恶心的瓶口顶在我的嘴角,我直视着沙发上的小胖子漠然道。
                “哈哈,我是大人,你是小孩儿,大人怎么可能骗小孩儿?喝了,你跟这个妞儿走”,听到我的话,小胖子戏谑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好”!
                伸手接过拄在我脸上的那瓶芝华士,看着里边那密密麻麻、杂七杂八的液体,我特么就觉得一阵的恶心。
                “喝啊,喝了就让你和这妞儿走”!
                见到我犹豫,小胖子那一群狗继续起哄,那架势恨不得直接上来给我硬灌下去。
                “大哥,不要”!
                慧雅已经快哭了,一双本来美丽的大眼睛现在变得一片通红,小丫头站在我的身边瞪着泪汪汪的眼睛瞅着我。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4-06 23:43
                回复
                  “哥,我替我妹子向您道歉”!
                  看到慧雅这个样子,我也豁出了,眼睛一闭,在慧雅的面前仰面把那瓶东西喝了个体朝天。
                  呕~
                  刚刚喝完,我便觉得嗓子眼黏黏糊糊的,一口忍不住就吐了出来,实在是太特么恶心了。
                  “大哥”!
                  看到我这个样子,慧雅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哗的一下就流下来了,跑到我身旁不停地给我敲着背,眼泪也不要钱似的往外涌。
                  “可以放我妹妹走了吧”,根本没空去看那胖子,我只是一边吐着一边抽空吐出了一句话。
                  可能没想到我真的这么爷们儿,真的敢喝那瓶东西,经过短暂的愣神后,那胖子才稍稍缓过神儿来,现在听到我问话,那胖子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道:“没想到你真的把那些东西喝了,我这个人的确是说到做到的”。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4-06 23:43
                  回复
                    “谢谢大哥,慧雅,咱们走”!
                    听到小胖子答应放过我们,我心底一喜,生怕他后悔,赶紧招呼慧雅准备离开。
                    “等等,听我说完”,见到我要走,小胖子挥手打断了我的话继续道:“兄弟,是你不厚道啊,我让你喝掉,你却都给我吐了出来,也就是说,你根本没喝那东西,我怎么放人呢?”
                    啥?一瓶酒老子喝了个底朝天,你特么说我没喝?就算我吐出来,但那些东西老子可是实实在在都喝进去了,现在凭你一句话就给我否了?
                    “你怎么能不守信用?”
                    这次,我还没说话,一旁的慧雅含着眼泪冲着胖子吼道。
                    “信用?呵呵,是你们不遵守规则的,怎么你们还倒打一耙?”被慧雅吼了一嗓子,那胖子也不着急,而是看着我缓缓道:“算了,兄弟,这瓶酒我就算你喝了,不过,这瓶酒只能保你自己,那小妞儿的事儿,你没资格管,也管不了”。
                    没资格?这是我最讨厌的三个字眼,生活在燕京这个国际化的大都市,像我这种人无时无刻都遭受着人们的冷眼,他们认为我是下等人,不配跟他们讲话、不配跟他们坐同一辆公交车,甚至,不配跟他们在同一座城市生活。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4-06 23:47
                    回复
                      我也是人,我也有梦想,我也有感情,我也有尊严!我一直认为,如果一个人连做人最起码的尊严都没有了,那么,他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罢了,作为一个人,哦不,是一个下等人,首先要做的,不是想着如何去赚大钱,如何发财,而是应该先把自己当成个人看。
                      在夜店工作一年了,我受尽了一些所谓成功人士的白眼,这些道貌岸然的渣渣,白天一个个冠冕堂皇,打扮的像个人样儿,到了晚上却成了狼,被毒品、性欲占据了思想的狼,往往这种人,数量在夜店最多,总是打扮的高端帅气,却总是想着不花钱在夜店把个妹子回家过夜。
                      而这种人也是最瞧不起我的那一类人,挂在他们嘴边最常见的一句话就是:你没资格!
                      现在,这个令我极度反感的字眼再次被面前的小胖子说了出来,我内心底处深藏的那份仅有的尊严仿佛被人彻底踩在脚下,双拳不由得攥了起来,忍着胃中的呕吐感,我缓缓站起身,捡起了那瓶空的啤酒瓶,在小胖子一拨人戏虐的注视下快步走到小胖子面前,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挥起手中的酒瓶,对着面前的肥猪用力一砸!
                      啪!
                      瓶到头爆,我这势大力沉地酒瓶子砸的那肥猪满头是血,捂着脑袋嗷嗷乱叫。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4-06 23:47
                      回复
                        见到我竟然动手了!反应过来的先是那肥猪的一群走狗,在我一酒瓶子撂倒那肥猪以后,就围成了个圈,把我围在中间一顿揍,还有一个干脆抄起一瓶啤酒也砸在了我的脑袋上,生疼。
                        正打着,我那煞笔一样的大堂经理也来了,不但不帮我,还喝住我的那些赶来的同事,不让帮忙,眼瞅着我挨打,之后还跟条哈巴狗一样的跟那肥猪的屁股后边一个劲的道歉。
                        最终,在那肥猪的威胁和要求下,我被当场开除,不但这个月的工资完全扣掉,连我挨打的医药费都没给。
                        不过,男人么,争得就是一口气,听到那废物经理说出我被开除的话后,我只是抹了把满脸的血,当场就将那身保安的制服甩在了地上,指着经理说了句:“去你妈比,老子还不想干了”!
                        在大厅经理那被气得铁青的脸庞和慧雅充满歉意的眼神下,我牛逼哄哄地大步离开。
                        面子有了,逼也装过了,但是我以后靠什么吃饭?
                        这是个问题,本来昨天晚上是很困扰我的,不过今早接到个电话,我便再也不担心了:我同村的老乡曲郜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的事情,刚才给我打电话说他跟他的老板说过了,让我去他们的店里上班,而据他所说,他老板听了我的事儿后很支持我当时的举动,很想结交我,所以,我的工作也就有了着落。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4-06 23:48
                        回复
                          虽然还是做内保,可是我现在上班的这家“皇后会馆”那可是标准的超5星级配置,比起我以前的那家,完全就是苍蝇和老鹰的差距。
                          穿着英国制式的黑色燕尾服,我和曲郜站在酒吧大厅的厕所门口,不是我们想站在这里,而是在一些高档的夜店,我们这些做内保的只能站在这里,如果没什么事情,我们一般是不会乱跑的。
                          看着舞池中那些穿着暴露却疯狂地扭动着身体以及搂在一起乱啃的男男女女,我和曲郜根本就习以为常,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用老家话聊着,当然,我俩也会时不时的看看舞池一眼,防止一些扒手伺机下手。
                          突然,就在我俩闲的蛋疼的时候,会馆大厅快步走进来一个青年,1米75左右的个头儿,穿着黑色西装,那人进来后先是在场子里扫了一眼,最后对着我和曲郜还有其他的内保招了招手。
                          “王总,你今天怎么有空来了?”
                          我和曲郜挤过人群,快步跑到那人身边问道。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4-06 23:48
                          收起回复
                            这个西装男子就是我和曲郜的老板,“皇后会馆”老板王朗的儿子,王晓辉。
                            可能是会场音响的声音太大了,王晓辉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只是环视了自己周围一眼,见到了所有内保都过来了才搂着我的脖子附在我耳边小声道:“5分钟后,警察来查牌,你带着所有内保赶紧把场子里清干净,千万别出事儿”。
                            之所以王晓辉直接找我,是因为中午我和曲郜早跟他喝了一顿,虽然他有钱,但却没有看不起我,相反对于我暴打肥猪的事迹赞不绝口,加上我俩脾气相投,简直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恩?警察查牌?大半夜的查牌?
                            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电子表,都将近12点了,警察这个时候来查牌,真的不多见。
                            “放心吧,王总”,没时间多想了,哪个夜场是干净的?听到王晓辉的话,我赶紧点了点头,然后便把王晓辉的话告诉了所有内保。
                            “谭哥,你带几个兄弟去清大厅,我和曲郜带着几个兄弟去包房”。
                            大致了安排了下分工,整个场子里的20多个内保马上行动,40多岁的谭哥带着5、6个内保一头扎紧了舞池中,而我和曲郜带着剩下的人也一人一间包房开始检查有没有“浑水”。
                            开头还算顺利,除了有几个包房的小姐陪客人打啵儿被我制止外,其他的还算正常。
                            走出“天字B号”的最后一间包房,我不敢停留,快步走向“天字A号”的包房。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4-06 23:57
                            回复
                              顺便说一下,我们会馆一共有56间包房,分别为“天字A、B、C、D、E、F、G号”包房,包房质量分别是从A到G递减的,而每个字号的包房又分为1-8号包房,1-2号为豪华包、2-4号为大包,依次类推,也就是说A1号包房是全会馆最好的包房。一般在A字号包房的人,非富即贵,完全不是我这种臭屌丝能比的。
                              由于A1-A4包房今天没人,我直接推开了A5号包房的房门,人刚刚走进去,里边的景象就让我呆住了:
                              三个完全裸露的美女,正光着腚,手里拿着跳跳糖,跪在地上轮番给一个坐在沙发上的小胖子服务。
                              这种玩法在我们行内叫“沙漠风暴”,小姐含着跳跳糖给人服务,嘴里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跳跳糖跳动时还能刺激到男人的兄弟,所以,一般人都喜欢这样玩。
                              本来,这在我看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当我的眼睛看到那坐在沙发上的人时,眼睛再也挪不开了,这个人竟然就是昨晚刚刚被我揍了一顿的那头肥猪!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不单单是我发现了那头肥猪,他照样也看到我了,不过,看到我身上穿着的衣服后,眼中明显闪过了一丝不屑。
                              肥猪并没有搭理我,就好像看不到我一般,眼睛渐渐眯了起来了,享受着身下的快感。
                              “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肥猪不鸟我不代表他的狗不说话,昨晚揍过我的一群小混混自然也认识我,见到我进来,肥猪身旁旁边坐着的小混混“呼啦”一下全都站到了我的面前,那样子,好像我只要敢啰嗦,昨晚的事情还会在我的身上发生。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4-06 23:5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