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之天下无双吧 关注:152,634贴子:4,198,934

回复:愤怒,昨晚在夜店发生的事情真是气死我了。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些狗里有几条明显练过,虽然他们穿着衣服看不到他们的肌肉,不过看他们一个个站的那叫一个直,我知道再动手,我果断还是要挨打,不过想到我的使命,我下意思的咽了口口水,眼神越过面前的一群混混,看着那眼睛微眯的肥猪道:“警察来查牌了,你们不能玩了,要玩,等到警察走了在玩”。
我的话被那三个裸体的小姐听了个清楚,听到“警察”这个字眼,那三个小姐头部的动作明显一顿,然后挣扎着就要站起来。
一只猪蹄儿伸出来,凭空按住了想要起身的三个小姐,一直不说话的肥猪终于开口了:“出去看看,如果真有警察就快点回来,没有的话,就给咱们的这个小爷松松筋骨”。
“是,东少”!
听到肥猪的话,一个小混混身体微微一躬,然后快步跑出了包厢。
那三个小姐看到小胖子的人跑出去了,又感受到自己客人有些不耐烦了,而且警察并没有进来,于是又低下头,继续工作了。
关我屁事儿?老子就是来传信儿的,咋听这意思是要揍我呢?
昨晚特么刚让这死猪揍过,今晚再来一顿可就栽了,想到这,我掉头就想跑。
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很骨感,恐怕早就防着我这一手了,见到我要跑,一个小混混快步上前按住门,冲着我的肚子就是一脚。
呕~
我本来就不壮实,这一脚踢得我可真是不轻,我觉得我肚子里的肠子让这狗日的一脚丫子踢得都卷成一团了。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4-06 23:57
回复
    遭受重击的一瞬间,我的脸就白了,头也有点迷糊,身体一轻,无力的跪在了地上不停地向外吐着酸水。
    “找死”!
    见到我不跑了,这狗腿子并没有继续揍我,而是守着门,一脸奸笑的看着我。
    咔擦!
    门打开了,出去探风的混混回来了,看也没看跪在地上的我,而是对着依旧迷着眼睛享受的肥猪说道:“邢少,一会儿警察确实要来查牌,大概还有2分钟到。”
    哦?
    听到混混的汇报,那肥猪眉头一皱,只能推开了三个小姐的头,站起身缓缓地穿上了那能给我当大衣的裤子。
    那三个小姐看到肥猪穿起了裤子,也赶紧站起身体,慌乱地寻找起自己的衣服,最后,索性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只是拼命的往自己身上套。
    “你们别穿衣服”!
    看到三个小姐慌慌张张地往自己身上套着衣服,已经整理完毕的肥猪突然开口道:“你们现在陪他”。
    说着,这肥猪竟然伸手指了指我。
    我去年买了个表!这摆明是要坑我!
    想明白了肥猪的意思,我知道自己不能闲着了,要不我特么就成了嫖娼的了,这几年对于警察打击嫖客的事情我知道绝对比一般人多。
    见到一群小混混这个时候的注意力全在那肥猪的身上,我猛地跳了起来,用力一推守门的那个混混,拼命地想打开门呼救。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4-06 23:58
    回复
      有吧友在看吗?点关注不迷路哦!额额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4-06 23:58
      回复
        “妈的”!
        被我推开的那个混混反应不是一般的快,看到我想跑出去,手臂一伸拉住了我的衣领,随后用力一拉。
        噗通~
        那狗的力量真的不小,只是一只胳膊竟然就把我拎了回来,顺势一扔,我的嘴和地板狠狠地撞在了一起,顷刻间,我的嘴唇便流出了鲜血,被自己的牙咬破的。
        被按在地上,我拼命抬起头,看着那一脸无害的肥猪大骂道:“你这头肥猪,老子***”!
        啪~
        刚刚骂完,不知道哪条狗挥手甩了我一个耳光,让我没有继续骂出口。
        “你们还不赶快去照顾一下你们的这位小爷?”
        见到我被两个保安按在地上,肥猪斜着眼看了看那三个小姐漠然道。
        “可是...警察...”
        做这一行时间久了,都知道警察的厉害,所以,听到肥猪让自己陪我,那三个小姐明显有些犯难。
        “没关系,我会保释你们,而且,给你们每个人加一倍的台钱,怎么样?”
        “这样啊”,听到肥猪说加钱,那三个小姐开始犹豫了,她们确实不想被警察抓,但如果有人保释就没事了,而且听到那所谓“一倍的台钱”,这三个小姐眼睛都有些放光。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给咱们的小爷更衣啊”,知道那三个小姐不会拒绝,肥猪转过身对着一众小混混开口道。
        “放心吧邢少”!
        下一刻,有人扒我裤子,有人脱我的上衣,没几下,我就光屁股了。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4-07 00:05
        回复
          “赶紧放了我,快点,警察要来了,到时候大家一起死”!
          求饶没用,我干脆再次把警察搬了出来,期待着能够吓退这三个骚货。
          可是,这三个浪货根本就不搭理我,反而是我的话貌似提醒了她们什么,其中一个臭婊子竟然一把推开了那个给我服务的浪货,骑在我身上,大腿一劈,顺势就要往我身上坐。
          我的亲娘啊,这一下要是坐下去,我可真完了!
          见到她的动作,我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身体拼命的扭动起来,你丫的不是想坐我身上么?老子让你对不准!
          “按住他”!
          我的反抗确实有效,这死娘们儿对了半天,竟然真的没得逞,气急败坏的她对着身边的两个小姐低喝一声,剩下的两个浪货竟然真的走上来,一个按住我的上身,另一个按住我的两腿,这下,我真的动不了了。
          见到我动弹不得,骑在我身上的那个浪货不再犹豫,伸手握住我的弟弟,对准了自己的屁股。
          完了,一切都完了!
          我的一切反抗全部付之东流,看着就要坐下来的浪货,我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以前都听说男人强上女人是多爽多爽,怎么轮到我就成了被女人强上了呢?想到这里,我觉得我这一辈子真的好累,我的家庭条件本身就很差,加上我学习也不怎么好,辍学后,我虽然想尽一切办法去赚钱,即使再苦再累,我也没说过什么,因为这就是我的命,一辈子受苦受累,但是,我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一天一夜没饭吃,我也没做过什么违法的事情,可是,今天,就在这间皇后会馆,我免不了要进局子了。
          想到这,我也不反抗了,任凭骑在我身上的那个骚货诬陷我,我认命了,我特么就是一条贱命,活该让人欺负。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4-07 00:05
          回复
            “统统不许动!双手背过脑后,都给我蹲下”!
            突然,就在我和我身上的那个浪货即将融为一体的紧要关头,包厢的门被人撞开了,几个拎着警棍的警察冲进包厢,其中一个警察一把就把我身上的那个浪货拽了下去。
            见到警察来了,我心里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难过:警察来了,我不用被这些浪货强上了,但刚才的画面也完全被这些警察看到了,我嫖娼的罪名已成立,这个令我一辈子抬不起头的头衔将会重重的扣在我的头上,我家里虽然穷,但是我爸妈一直都是很正派的人,如果让他们知道我竟然嫖娼了,不说别的,他们自己都会羞愧死。
            “赶紧起来,还让我扶你?”
            见到我两眼无神的躺在地上无动于衷,一个警察站在我身边冷喝道。
            “我手被绑着了,起不来,您能不能扶我起来?”
            听到警察的话,我稍微回过神儿来,但是挣扎了几下,根本坐不起身,只能看着一旁的警察说道。
            “呵呵,玩的花样还挺多”!
            直到这个时候,这个警察才发现我被反绑的双手,可是他说出的话,却让我听到了一种另类的味道。
            我没有反驳,更没有解释,我知道,刚才那个画面已经被警察看到了,我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干脆,我也不解释了,任由那名警察将我扶起来,解开了绑着我的绳子。
            我在一群警察鄙视的注视下,丢了魂似得捡起了之前被肥猪丢在一旁的衣服,穿好后,一声不响的抱着头蹲在了墙边。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负责看守我们四个的警察得到命令后,才让我们站起来,指挥着我们走出房门。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4-07 00:05
            回复
              这不是今天新来的曹哲么?他怎么回事?不知道店里的规矩么?竟然连自己店里的人都碰。
              通过楼道的路上,不少同事自然认出了我,可是,他们并没有上前帮我向警察解释什么,而是一个个充当了看客,对着我指指点点,说什么想不到我这么下贱,这类败类之类的话。
              说我?你们特么就清白么?在夜店上班的人,尤其是女的,有几个特么能守身如玉?你们特么就这么干净么?
              可是,事到如今,我也懒得解释什么了,因为我知道,无论我解释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我,所以,我只是跟着前边的三个浪货,低着头往前走。
              “曹哲?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儿?”
              就在我走到店门口的时候,一道男声响起,下一刻,王晓辉和曲郜等人见到我快步追了上来。
              这个时候我才抬起头,发现身边除了我们四个和警察以外,竟然没有其他人!不过回过头想想也是,我们提前接到了通知,警察要来查牌,所以我们早就清场了,只是我这苦逼被人陷害,被警察抓了个正着。
              “王总!我是被冤枉的,我是被他们冤枉的啊”!
              也许是觉得王晓辉这个经理对我真心不错,看到王晓辉和曲郜,我仿佛看到了救星,眼圈泛红的指着前边三个浪货大吼道。
              被我指着的三个浪货在看到王晓辉出现后,竟然表现出了一丝不安,只不过一瞬间就被他们掩盖了下去。
              王晓辉是什么人?夜场的经理,接触的人海了去了,那三个浪货那一丝的不安准确的被王晓辉捕捉到了,但是他没有声张,只是小声的跟我说了声别担心后,便带着一脸担忧的曲郜退了回去。
              听到王晓辉的话,我的一颗心算是放到了肚子里,王晓辉如果要保我,你我自然没事儿了,从警察查牌先给通知的事情上就能看出,王晓辉、或者说皇后会馆的老板绝对有人脉。
              想到这,我再也不犹豫,按照警察的指挥,钻进了一辆警用面包车中。
              23岁,我第一次进了局子,还是被人陷害进来的,这事儿现在说说我都觉得丢人。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4-07 00:09
              回复
                整整一晚,竟然没有警察来提审我,而我的双手被警察用手铐拷在墙角的暖气管上,站着吧累的慌,蹲下手又被手铐勒得生疼,无奈之下,我只能站着,身体靠在墙上,勉强过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一个警察过来打开了我的手铐,说有人来保释我了,还拿出一张单子让我签字,我大致看了下,就是一张普通的保释单。
                签了字,我老老实实地跟着警察走出了拘留室来到公安局的办公大厅,令我意外的是来保释我的人,不是曲郜,而是王晓辉。
                见到我出来了,王晓辉快步走了上来,跟我并肩走出了警局,路上他没说别的,只说让我放心,事情的经过曲郜已经告诉他了,那三个小姐,已经被他处理了,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被警察审讯的原因,本来么,我就是被冤枉的。
                虽然不知道王晓辉口中所谓的“处理了”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那三个小姐的做法很明显已经触动了夜场的一些底线,夜场也是有自己的规矩的,她们的下场绝对好不到哪去,被卖到妓院都是轻的,厉害点的会被拉到郊外随便找个地方活埋了。
                见到我一副精神萎靡的样子,王晓辉跟我说他还有事儿要处理,让我自己打车先回家休息,今晚就不用去上班了,不扣我钱,然后他便在我的感激下坐着他的那辆沃尔沃扬长而去。
                先回宿舍睡一觉吧,昨晚真的没休息好,虽然自己看不到,但我现在绝对是一副熊猫眼。
                想到这,我赶紧走到路边准备打个车赶紧回去睡上一大觉,至于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那头大肥猪,我也没啥办法,毕竟我和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他应该也就是因为慧雅那件事记恨我,报复了我后应该不会再找我麻烦了,毕竟,对于他那类的人来说,对付我都是一件很掉价的事情。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4-07 00:09
                回复
                  可是,很多时候,事情往往和你预料的完全背道而驰,就在我打车的档口,一辆帕萨特轿车停在了我身前,车窗落下,一个让我永远也忘不掉的肥油脸出现我的视线中——那头肥猪!
                  “呦呵,看不出来啊,哥们儿你出来的挺快啊”,叼着一支烟,肥猪那令人恶心的声音飘了过来,不等我答话,肥猪继续道:“其实吧,你根本不配和我斗,我之所以对你下手完全是因为你那次耽搁了我的好事儿,不过既然你已经得到了惩罚,事情就算了吧,上车,咱们一起喝个酒,事情就这样揭过去吧”。
                  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的耳朵:肥猪要跟我和好?怎么可能?他不是一直都想玩我的么?难道说他真的觉得欺负我没什么意思,想放我一马?
                  但是回头想想,这肥猪不是什么善茬子,这次不会跟我玩鸿门宴吧?不行,我绝对不能跟他去。
                  打定主意,看着他那冒着油的脸我小心道:“这位大哥,之前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我跟您道歉,您刚才说了,我根本不配和您斗,我也有自知之明,以后我见到您绝对躲得远远的,至于喝酒就算了吧,说实话,我觉得我不配和您坐在一起喝酒”。
                  听到我的话,肥猪的脸竟然一拉,说他是诚心诚意的来找我和好的,如果我不去,就是看不起他不想跟他和好,最终,我拗不过这肥猪,只能硬着头皮坐上了帕萨特的后排。
                  汽车行驶中,这肥猪对我很热情,不但有话没话的跟我扯闲篇,还丢给我一支中华,这让我不由得有些犹豫:难道这肥猪是真心想跟我和好?
                  大概10多分钟吧,汽车停在了一家名叫“辉煌之星”的五星级酒店门口,因为心里嘀咕这件事情,我已经忘了我是怎么跟着肥猪走进包间的了,只知道当包间的门打开后,里面的景象让我愣住了:
                  足足200平米的大包房内,中央只有一张起码5米的大餐桌,餐桌上摆着的是我根本没有见过的菜品,只看这些菜品精雕细琢的外形,我就知道这桌饭菜绝对便宜不了,而且在餐桌的四周,竟然站着不下10个穿着旗袍的年轻美女,她们手里或拿着毛巾、或拿着盛酒的瓶子,一个个带着职业性的微笑身体微弓的对着我和肥猪。
                  难道这肥猪是真心的想要跟我和好?否则他想对付我的话,用得着花这么多钱来阴我么?我配么?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4-07 00:09
                  回复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么大的排场,我原本还在纠结的心竟然变得犹豫起来,脑海中一直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回响着:这个肥猪是真的想跟我冰释前嫌,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兄弟,过来坐”!
                    见到我站在门口发愣,已经坐到了主座上的肥猪热情地对我招了招手,下一刻,两个旗袍美女便走了上来,把我搀到了肥猪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倒酒”!
                    肥猪今天貌似很开心,见到我坐定,对着一旁站着的旗袍美女一挥手,美女赶紧帮我俩倒满了一杯酒。
                    “兄弟,路易十六,尝尝吧”!
                    说着,肥猪端着高脚酒杯对着我晃了晃。
                    见到肥猪这个明显示好的举动,我赶紧站起来端起酒杯跟身旁的肥猪碰了碰杯,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说实话,我不会喝洋酒,更不知道喝洋酒有什么规矩,我只知道大多数人为什么表示诚意都是一口闷的。
                    看到我这样喝酒,肥猪明显一愣,也不揭穿,只是笑了笑,轻轻地抿了口酒后便开始热情的给我介绍起桌上的菜肴:什么美极大明虾、辣汁银雪鱼、鲍鱼汁扣驼掌、佛跳墙之类的,虽然我只听过佛跳墙这道菜,但是我穷,并不代表我傻,我能感觉出,佛跳墙这道平常人眼中极为昂贵的菜肴在今天这张餐桌上竟然只是最为普通的一个罢了。
                    见到我发愣,肥猪竟然主动给我夹了一口菜,这个举动更让我觉得他是真心想跟我和好了,赶紧端起酒杯回敬他。
                    一来二去,由于我这二货不会喝洋酒,菜没怎么吃,酒基本上就是一口闷,不一会我的脑袋就有点迷糊了。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4-07 00:10
                    回复
                      肥猪却好像越喝越有兴致,不停地让那些美女给我斟酒,还搂着我肩膀说啥要认我做兄弟,罩着我之类的话,说实话,我当时很高兴,不但和肥猪冰释前嫌,没准还有了一个强大的靠山,所以,听他这么一说,我迷迷糊糊的再次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随着这杯酒的下肚,我彻底醉了,脑袋里一片空白,迷迷糊糊的趴在了餐桌上,只是最后仅有的一点直觉告诉我,有人竟然在脱我的衣服!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只是觉得身上越来越冷,那感觉就像是深夜降温后你没有被子盖一样,周围没有一丁点温度,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虽然喝多了陷入昏迷中,但我的神志多少还是有一些的,迷迷糊糊中我觉得好像我的周围围满了人,对着我指指点点,这些人听声音男女老少都有,一个个嘲笑般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进了我的耳朵中。
                      到底怎么了?听着周围的嘲笑声,虽然万分不情愿,但我还是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努力的抬起几乎快要粘到一起的眼皮,由于酒精的作用,我做出这个动作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灯!一盏精美无比的吊灯!这就是我睁开眼睛后看到的第一件东西。
                      灯?怎么回事?常年混迹在夜店的我最清楚不过了:这么华丽且巨大的吊灯根本不是包厢中能拥有的,包厢一般都是那种有些昏暗、有些柔和且富有某种情调的吊灯,这种大吊灯一般只会在豪华场所的大厅中才会有一个,毕竟,这种上百万的吊灯可不是大街上的大白菜,谁都买得起的。
                      我第一眼怎么可能看到这种大型吊灯呢?
                      最初的那种寒意再次袭来,我发觉到有些不对劲了,本来已经懒散成一滩泥的身体仿佛突然恢复了力量,我的神志也瞬间清醒了过来了。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4-07 00:15
                      回复
                        我一轱辘坐起身才发现,刚才我并不是在做梦,我的周围真的聚集了无数的男女老少,这些人一个个穿着我根本叫不上牌子的高档衣服,男的西装革履,女的雍容华贵,可是,这些平时根本不会看我一眼的“贵族”,现在竟然围成了一个圈,每个人的眼中都闪着戏虐的光芒,好像我根本不是一个人,而是动物园中的大猩猩,专门供他们观赏一般。
                        这还不算,这些贵族不单看,竟然还有不少人伸出手,直直的指着我,跟身边的人谈笑般的交流着什么。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双手下意识想抱到一起,这是多数人御寒时的统一动作。
                        等等!入手处没有摸到衣服时的那种褶皱感,反而有些光滑,就像,就像直接摸在皮肤上一样!
                        我几乎是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我竟然浑身赤裸,一丝不挂!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了我为什么像大熊猫一样被人群围观了,也明白了在睡梦中的我为什么感觉寒冷了,更明白了那头挨千刀的肥猪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了,我在他眼中依然是只一件玩物,或者说我根本就是他找乐子时发泄的工具罢了。
                        我不敢动,只能蜷起腿抱成一团,我怕自己一动会让这些幸灾乐祸的人更加耻笑我,而且,我注意到了,围观我的人中有不少好事的人现在正拿着手机对着我,有的录像有的拍照,我特么就像个人体模特一般,在无数闪过灯的闪耀下,只能把头深深的埋进自己的臂弯内。
                        说实话,这个时候我想家了,我想哭,我不想在这个外表艳丽内在冷漠的城市挣扎着过日子了,也许这里根本就不属于我,在这里,我只是一条供人取笑玩乐的狗罢了,一条连身子都不敢直起来狗。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4-07 00:16
                        回复
                          起初,每当在夜店中被人欺负的时候,我总是想着这只是一些二世祖狗仗人势,拿我们消气儿,大多数人还是好的,可是,知道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错了,大错特错,人心的冷漠、人性的自私、人格的扭曲,在这一刻被这些人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这么久了,根本没有人上前送我哪怕是一张大街上满地都是的废报纸遮体,他们只是把我当成笑柄,当成他们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
                          “哎呦喂~我们的大少爷怎么在这里啊?怎么光着屁股坐在这里啊?”
                          突然,就在我连死的想法都有的时候,一道不算熟悉但让我永远不会忘记的声音响起,下一刻,那头肥猪在他那群黑衣狗的簇拥下拨开人群狞笑的看着我。
                          这一刻的他,让我有种极度恶心的感觉,肥的好像一个大尿盆子似的脸上,在冬天十二月份,竟然油光满面,在吊灯的照耀下,他的脸几乎都能反光了,已经肥的不成样子的身体,穿着一条单腿能给我当裙子般的裤子,最重要的是,这头肥猪的那双几乎快要缩成一道缝的小眼睛,现在正一动不动的瞅着我。
                          见到他终于出现了,我终于抬起了头,仿佛听不到他的话一般,已经完全充血的双眼死死地盯住他。
                          “怎么了?咱们的大少爷怎么这么看着咱们啊?”
                          看到我瞪着他,肥猪根本不介意,扭过头对着身旁的一群黑衣狗嘻嘻哈哈道。
                          他们那群狗也配合的相当到位,一个个点头哈腰的,完全捧着他说话,帮着他挖苦我。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4-07 00:17
                          回复
                            看着这一群狗在我面前乱吠,本来已经快要爆发的我却出奇的安静了下来:对于肥猪男来说,我连做玩物对手的资格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与他斗?如果我真的忍不住动手了,肥猪也会抓到把柄,打残我或者直接弄死我,毕竟没有人看到他扒光了我的衣服,所有人只会看到我发疯似的主动对肥猪动手。
                            想到这,我直接无视了所有人的存在,光着身子流着眼泪对着肥猪跪了下来:“哥,我错了,求您别整我了,我走,我离开这个城市,求您别整我了”。
                            说完,我哭了起来,本来我也已经万念俱灰了,已经决定不在这个城市生活了,所以,脸面也不算什么了,爱咋咋地吧,都无所谓了,我现在只是想离开这里,我一刻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哦?
                            我的话让肥猪很意外,本来他已经设计好了一套十分恶毒的计划,只要逼我动手,他便有上万种办法玩死我,但我竟然主动认怂了,这倒是让肥猪没想到。
                            不过,肥猪在富人圈混了这么久,一肚子的坏水也不是盖的,见到我对着自己跪下,肥猪那双小眼睛滴溜溜一转,阴笑道:“本来我以为你还算个男人,没想到也是个草包而已,你这种狗老子也玩不起兴致来,这样,你在我裤裆下钻过去,我就放你走,怎么样?”
                            说罢,肥猪挥了挥手,带着一群黑衣狗退到了人群前,看样子只要我钻了,他便真是打算放我一马。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4-07 00:18
                            回复
                              我全部身家不过几百块,9万块?就算把我卖了,我也付不起啊!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肥猪刚才为什么要放我一马了,原来这才是他真正的杀招,可以把我逼入绝境的杀招!
                              看着肥猪那充满玩味的笑脸,我再也忍不住了,瞪着充血的眼睛对着肥猪扑了过去:“老子跟你拼了”!
                              见到我扑向自己,肥猪根本连动都懒得动,好像在他面前,我根本什么都不算,甚至,他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只是一脸玩味的看着我,任由我扑向他那肥成一座小山般的身体。
                              看到他那一脸欠扁的样儿,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的我内心什么东西仿佛突然被点燃了,无尽的怒火顷刻般完全占据了我的脑袋,已经彻底愤怒的我冲到肥猪面前对着他那比猪头还要大上许多的脑袋就是一拳。
                              啪~
                              与我最初预料的一样,当我的拳头就要打到那肥猪脸上的时候,一只大手凭空伸出,轻而易举的便握住了我全力打出去的拳头,下一刻,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觉得肚子上被人打了一拳,如同被高速行驶的火车撞上一般,一股剧烈的痛感袭来,我直接被人一拳打飞了出去。
                              “飞翔”了足足3、4米,我才重重地摔到地上,剧烈的疼痛让我的脸都扭曲到了一起,豆子大小的汗珠在我的脸上如同雨点一般落下,我整个人疼的几乎缩成了龙虾状,我真的怀疑这一拳恐怕连我的肠子都打断了。
                              “做狗没有做狗的觉悟!给我打,出了事儿我负责”。
                              这一拳已经要了我半条命了,在挨打我还能活吗?迷迷糊糊听到肥猪的话后,我也豁出去了,咬着牙忍着痛,拼命地向着围观的人群爬去,我想他们能够有一个站出来救我,我想博得他们心底仅有的一点人性的救赎。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4-07 00:2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