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书吧 关注:142,799贴子:2,050,076

【枕上书】云华录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3 15:44
    格式不对,重发中。二楼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3 15:45
      No.1

      她撑着一把纸伞,行走在山水之间,神色冷淡如霜,步步生莲。一双凤眼如浸了水般温润通澄,眼角微挑,竟勾出了六分妩媚,四分清纯。
      白衣纷飞如蝶,用金线细细勾出了近乎难见的菩提纹,一头乌发如流墨般泼下,仅用一玉簪绾好,飘然如仙。
      “出来吧,跟了我这么久,你不累吗?”声线淡泊,如云飘渺,勾了心魂。
      一点玄色衣角掠过湖面,一翩翩少年郎出现在女子面前,笑意温润如玉,好不俊美:“不知姑娘如何发现我的呢?我自认身法尚未如此不成气候。”
      “风声,暴露了你。”女子淡淡道,“此处唯有九月才起风,你身法带来了风。”
      “原来如此,”少年笑意不变,“姑娘,此时天色已晚,不知可否借宿一晚?”
      女子眼眸中闪过一缕微不可闻的情绪,复杂而深沉,最终仍敛入眼底。“随我来吧”
      精巧的白色木屋,屋前栽着大片大片的白莲,如雪似云,衬着碧绿的荷叶,说不出的好看。若无她领路,谁也进不来。
      “这一间给你,勿要扰我。不然,后果自负。”女子淡淡道,自顾自地入了另一间房。
      少年低笑一声,也随之入了那间房。撩起碧绿的纱帘,打开木质隆空花纹窗,夕阳正好,只惜近黄昏。“我们,来日方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23 15:45
        第一章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23 15:46
          目前码字中,请稍等一会。等会儿艾特可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23 15:53
            No.1


            No.2
            第二日。
            少年洗漱好,自空间袋中取出一件宝蓝衣袍,匆匆换好,用玉冠绾好墨发。一声女音自门外传来:“你该走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他打开门,只见女子正靠在美人榻上翻阅古籍,一袭玄衣乌发,优雅动人。“谢谢款待。我名墨羽,不知姑娘芳名?”
            “云锦月。”翻过一页书籍,薄唇微启,冷淡动听的三个字回荡在他的耳边。
            云锦月,他细细咀嚼这三个字,露出一个微笑:“那么,云姑娘,你可知该如何走出这片森林?”
            “十步外,东面五米,第二个分岔路口,右手边直走便是。”依旧冷淡,丝毫不为所动。
            “啊,多谢。我们,有缘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23 16:21
              本次更新结束,敬请期待下次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23 16:27
                No.3
                时间其实很快,一瞬之间,已不紧不慢得过了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墨羽已长成一翩翩公子哥。
                一天,当他那家主老爹请的老师到时,他惊讶至极,“云姑娘?!”
                女子容颜不改,一袭红衣如火,反倒多了几分俏丽。“好久不见,墨公子。”
                “云姑娘,你是我新老师?!”“怎么?你介意?”女子挑了挑眉,增添了几分女孩独有的调皮,“不,惊讶而已。”
                他深吸一口气,儒雅一笑道:“请多多指教。”“多多指教。”
                相视一笑。余下时间,可多多指教否?尚不急,不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23 22:07
                  No.4
                  入夜,墨府客斋。
                  一朵朵牡丹开的如火如荼,当真真是不负国色天香这四个字。
                  云锦月段坐在窗边,长发微遮住了窈窕的身段,硬生生压下了那满园春色。
                  手执一古籍,翻过一页,她淡淡出声:“有事么?”墨羽自暗处中走出来,温润一笑道:“云老师,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露出一难以见到的笑,“我只是为了,故人之约罢了。”“故人?莫非,是,”“你母亲,风涟儿。”
                  墨羽一惊,讶异道:“那我母亲……”“我与她约定,我会护你一世安康。”那个女子如此道,眉眼弯弯,“必不负,承君之诺。”
                  “那么,千万不要失约啊,云姑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25 15:13
                    换上一袭月白色长裙,用银簪绾好长发,云锦月满意的点了点头,脚步轻盈地走了出来,隐约可见一抹狡猾的笑意。
                    墨府 前厅
                    墨羽正与几位公子哥谈天说笑,脸上笑意盈盈 ,真真是君子如玉。
                    云锦月踏入前厅,几缕乌发因抬头的动作而滑下,配上那绝美的脸蛋,更加了几分温婉:“墨羽,这是你的朋友?怎不介绍给为师认识一下?”
                    墨羽回过神来,笑道:“师父,你来啦?”“嗯,曦晨公子,好久不见。”
                    余曦晨连忙应道:“云姑娘,好久不见。若不是当年你救了我,我早死于忘谷了。”
                    云锦月浅笑嫣然,说:“墨羽,你随为师去一个地方,哪里有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许多年后,当墨羽回想当年的请情景时,他才明白,原来,早已在当时,便倾心了啊。可惜,再也弥补不了了的,是谁的心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01 10:45
                      但墨羽完全不在乎,或者,他在乎的,唯有那寥寥数人而已。云锦月抿了抿唇,走入了一间小店,明明外表毫不起眼,内里却装修华美,尽显豪华却又透出一抹书香淡雅之气,不落庸俗。
                      云锦月却径直而入内室,似对空气喃喃自语道:“华央,你在吧。”明明只是喃喃自语般的自言自语,却有一女音应道:“锦月,好久不见,数年一别,甚是挂念。”话音未落,一女子至角落阴暗处走出,笑意盈盈。
                      二八年华的少女眉眼清秀,挽了优雅的发鬓,一条鹅黄旗袍于身,端庄大气。云锦月浅笑道:“华央,这就是涟儿的儿子,墨羽。”华央微微叹了一口气,笑意不再,说:“问吧,只要我知道,必言而无尽。毕竟,我也算是你姨娘。”
                      墨羽施了一大礼,恭敬道:“华央阿姨,我想知道,我娘到底怎么死的?她身子虽不好,但绝不会因病离世!”最后一句,透出滔天恨意,却无发泄对象,唯有埋葬于心底十年。“唉,你母亲,是被人……陷害而亡!”
                      那个午后温暖如初,但在墨羽的记忆中,却寒冷如冬,萧瑟冰冷。命运的轮盘,悄悄开始了转动,将少年与少女推向了未知远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4 21:30
                        走在回府的路上,沿途是美景不断,身边是佳人相伴,明明是人间美事,墨羽却高兴不起来。
                        “云姑娘,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事情?明明,你只是我母亲的好友而已。”墨羽抬头问道,那一刹那,竟与当年的那抹倩影质问的场景重合,分不清,道不明。“明明这对你们毫无益处,甚至还会害了你们……所以,为什么帮我?!”
                        云锦月微愣,片刻后摇头苦笑,说:“因为另一个人。明明啊,是哪个傻子先遇到涟儿的,明明是他先喜欢上的……最后第一个放手的为什么是他!还在临死前求我们帮你,护你安危……这两个人,还是……放不下啊。”
                        墨羽呆了一下,突然很认真的问:“如果,我母亲当初嫁给另一个人,她,她会不会……更幸福呢?”没有人知道,但曾有一个人,爱风涟儿如此之深,以致放手成全,更护了她孩子十年安危……多么情深,可惜不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05 13:55
                          唔,谢谢小可爱,但最近有点忙,但很快会恢复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09 18:25
                            明日更新,时间不定。敬请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09 22:07
                              哎呀呀,唔,看来有的忙了呢,由于一些非常麻烦的事,所以更新时间不定。很抱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10 00:49
                                今日一更,请签收。
                                正当二人沉默时,“咔擦咔擦”机关启动之音传来,无数箭支自路旁竹林射来,强大的杀气笼罩在这片区域中,甚至令人无法动弹。“啧,真麻烦。”云锦月袖中滑出一把象牙香扇,以此为剑,扇身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度,轻灵而强大的杀招,瞬间箭支便没了大半,只余一小部分雕有不知名的符咒的羽箭仍不屈不饶饶的射来。
                                墨羽也化出一把长剑,“唰”符咒一甩,低声喝道:“界符!”符咒在空中炸开,自此为中心,形成了一道隐有光华流的结界,将二人保护起来。将结界外围绕住,散发着温润而暗含危险的,她无奈的对墨羽说:“看来,有人不希望你活着啊。不然何需整整一百名顶尖刺客,还有那难以计数的毒药……啧啧啧,真大手笔。”话虽如此,但她仍面不改色,只眼底多出了几分嘲讽与不屑。
                                墨羽眼底晦暗一片。也对,被亲密者背叛之后,还会有其他情感呢?不直接崩溃就不错了。结界外绽开了如血红莲,结界内气氛安静的近乎诡异。
                                许久,才听见幽幽一声叹,在夕阳西下中,在空无一人,一物的道路中,他对女子深深一拜:“弟子墨羽,参见先生”四周竹林沙沙作响,云锦月笑意舒展:“我会助你,因为这是我对涟儿的承诺。所以,现在开始我将对你严格训联,助你强大。”墨羽坚定的一字一句道:“是,遵先生命。”“即使陪命,也不悔?”“永不悔。”
                                夕阳下的少年与那年挚友重合,一样的倔强,一样的执着,一样的,永不后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10 12:02
                                  @ababa3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10 12:03
                                    很抱歉,本人身子有点不好,近日或无法更新,但很快会恢复的。非常抱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12 02:00
                                      先发预告。
                                      但没关系,你会代替我的那份,继续好好的活下去。
                                      你会结婚生子,会子孙满堂,会好好的……还有,别忘了,我爱你,以我的一切起誓。
                                      故作坚强的少年,总是在这场告别中,泣不成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15 16:42
                                        墨府
                                        夜色正浓,西府海棠开的正好,一大片在风中舞动身姿,曼妙无比。而云锦月房中,弥漫着淡淡的桂香,浅浅的香味,一如它的花朵般毫不起眼,却令人联想起中秋节的古老传说。
                                        穿上最后一件 玄色外衣,一身夜行装的的女子轻巧的翻出窗外,长长的乌发在空中划过优雅的弧度,泛着淡淡的桂香。脚尖几个轻点,灵活的跳跃在各个屋顶上,像只慵懒而灵活的猫儿。
                                        毫无声息的落地,在一人高的草丛中寻觅到一废弃古井,轻轻按下井边浮雕的凸起井中所剩不多的水迅速被吸走,只留下布满青苔的泥土,隐约可见几片碎片似的东西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翻身入井,轻门熟路的撇开井壁某处的青苔,小心翼翼的取出一瓶红色中隐约可见金色的液体,取出几滴滴入纹路中,拾起半掩在泥土中的碎片,合成一华美玉饰,放入泥土中的凹起,她勾起了一抹笑。
                                        “咔擦咔擦”机关启动,露出了幽暗的通往深处的狭窄通道。她自空间带中取出一烛台,火焰在蜡顶舞动,照亮了一方空间。层层叠叠的红纱自青铜顶垂下,松松的堆在白玉板上,正中央是被垂落的红纱掩盖的楠木台,放有昂贵的贝雕白鹤漆木盒,令人忍不住猜测其中是何等宝物。
                                        自暗格中取出钥匙,“啪嗒”。她打开盒子,瞳孔中隐有笑意。小心的放入里衣,再次翻回墨府,已是日出之时。难得温暖而不伤***光将流云染成好看的橘黄色,也带来了新的晨曦与希望,似是故人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8-17 14:22
                                          @柠檬非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8-17 17:28
                                            前厅之中,毫不意外的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向来早起的父亲于先生此刻正优雅的用着早餐。墨羽施礼向二人问好后,方才坐到平日里常坐之位上,开始了用餐。
                                            慢条斯理的咽下口中最后一口食物,用侍女呈上的温毛巾擦了擦手,漱了口,方才问:“先生,今日的课题,又是什么?”墨家家主墨浥尘此时早已离开,佑大的前厅之中,只有这师徒二人。
                                            墨羽开口:“先生……你有心事。”明明是疑问句,却是肯定句的语气,笃定的望向了对面的云锦月。对方依旧自盘中取了一酥糕,细嚼慢咽的吞入了腹中,慵懒开口:“墨羽,涟儿或许,还未死。”明明依旧是那副懒散的模样,却透出了绝对的冷静与稳定,这才是那个疯狂入骨,却又绝对冷静的云锦月。
                                            话刚出口,便被女子设的结界挡住,只有被这二人听见的压低的话语,久久回荡这结界中。瞳孔不可思议的收缩,他颤抖着声问道:“这,这是真的吗……我,我母亲还未死?!”“唔,她没那么容易死。而且,这是她留给你的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8-17 21:16
                                              @柠檬非果♬ 今日二更结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8-17 21:17
                                                楼主外出旅游,发一番外补偿一下诸位。
                                                我遇见你,何其有幸,何其不幸。
                                                我遇见你,于是我懂得了如何去爱,于是伤的鲜血淋漓,仍不肯放手,伤痕累累。
                                                你是人间四月天,桃李芳华三千,你是人间寒霜天,冰寒如霜伤人至深。
                                                你的回眸一笑,令我情不自禁,你的放手离去,令我伤痕入骨。
                                                你的一切,是我深埋于心的伤口,鲜血淋漓之中,仍一遍遍的不肯撒手。
                                                你为何如此狠心,抛弃我于不顾,转身代我奔赴黄泉。
                                                我为你种下你最爱的十里夜昙花海,佳人可归否?
                                                我用十年寻了一绝佳之地,为你逆转夜昙花于夜晚开放的定律,甚至令它四季不败,四季常开,如此,可归否?
                                                我用天下为聘礼,许你十里红妆,你可归否,嫁否?
                                                你将是天下唯一的帝后,世间一切都是我为你打下的,甚至连那传说中的神迹,也可以给你,如此,可嫁与我否?
                                                十年梦醒,方觉不过是南柯一梦,梦醒,你早已归于黄泉,不再笑语晏晏,甚至不再懒散如猫,但我为何,万分思念那年时光?
                                                原来,我独爱你一人;原来,那年时光分外令人怀念;原来,我不过求你重归人世……原来,我不过是但求,不负流年不负卿。
                                                佳人已归,承诺可实现否?既已归,便好。不求其他,但求,不再错失。
                                                还好,你回来了,还好,一切都来得及,还好还好。
                                                未来那么长,我们还可以一起慢慢走。
                                                啊,还有,
                                                除非黄土白骨,我守你百岁无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8-18 14:39
                                                  @柠檬非果♬ 已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7-08-18 14:42
                                                    微泛黄的信纸带着淡淡的香气,缓缓展开的,是那个女子初为人母的一切喜怒哀乐,在席卷而来的时光长河面前,最鲜明的色彩。不知何处而来的水珠划破了空气,打湿了信纸。
                                                    墨羽吾儿:
                                                    见信如面。
                                                    其实,当我第一次知道我怀了你的时候,是讶异的,不安的。但我很快尝到了初为人母的喜悦,如斯美好,令我倍感欣喜。
                                                    亲爱的孩子,你带着数万人的情感出生。悲哀,欢乐,羡慕,嫉妒……这令你自小便要努力,这是无奈而悲哀的。
                                                    生子灭母,是这个庞大的家族的传统,所以你不必悲哀,这是命。我想,你会好好的长大,成人,直至老去。
                                                    我会在你之前死去,这是不变的自然定律,即使家族不杀了我,我也会死的吧。但没关系,你会代替我的那份,继续好好的活下去。
                                                    你会结婚生子,会子孙满堂,会好好的……还有,别忘了,我爱你,以我的一切起誓。
                                                    风素卿(风涟的字)
                                                    故作坚强的少年,终是在这场告别中,泣不成声。
                                                    不知过了多久,云锦月才开了口:“她应该还没死,凭风家老头子收的那么多法宝,足以保她不死。走吧,那个人,会知道一切。”“啊?”“你的干娘,桑家长女,桑子陌。”
                                                    @柠檬非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7-08-22 16:15
                                                      桑家,有女名子陌。温婉贤淑,乃人人求嫁之女。而且桑家家大业大,如若娶了这与众多名要交好之女,绝少不了好处。但是,桑子陌的挑剔亦是出了名的。可惜,这以挑剔与貌美出名的桑家大小姐正在房间中与云锦月师徒二人谈天说地,素来冷漠的脸上是笑意盈盈,令周围的冷清也去了不少。
                                                      “阿月,许久不见了,上次见面,还是在墨羽出生时了吧。素卿倒好,昏迷不醒了这么久,把事情全丢给我们了。”叹了一口气,带着些许委屈意味的话语出口,倒像是对久别好友撒娇的豆蔻年华少女。云锦月安抚性的拍了拍桑子陌的头,笑意温婉优雅:“好了,带我们去见伯父吧,这么久没见,甚是挂念呢。”走时悄然望了一眼窗外的喜鹊,喜鹊叫,喜事到。近日,必有喜事。
                                                      拜见了桑家家主桑梓原,一副老狐狸模样的家主大人不料是极其怀念旧情之人,墨羽二人诸多照料,二话不说便又借又送了一大堆法宝,堆满了二人的空间袋,令人不由得哭笑不得。回了墨府的师徒二人本因好好练武,却因太过劳累而回房休息。月已上树梢,沾了水的犀角梳直了如墨乌发,用紫色发带松松绾好,解下华美的繁复衣裙,换上了舒适的在袖子与裙摆处仔细绣上了栀子花纹的素色长裙,镜中女子安静而眉目精致,眉眼之中却是淡淡的疲惫,令人怜惜。
                                                      苍白玉手拾了素净白瓷茶壶,倒了两杯西湖龙井,似是在等谁。缓缓扯出一抹苍白的笑意,朱唇轻启:“素卿,即来了,便出来吧。睡了这么久,身子骨还行?”绯色百花穿蝶长裙及地,懒洋洋的趴在桌上的女子柔弱无骨,慵懒的嗓音如羽毛般扫过心间:“锦月,你真的太不可爱了。”“哦?那你想要我干什么?风素卿,风大小姐?”来者正是几日前才苏醒的墨羽母亲,风家长女,风素卿。
                                                      面对近十年没有见面的好友,风素卿仍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锦月,你还是这样啊。还是一样的......肆意妄为啊。”满是怀念的语气,“彼此彼此。”相视一笑,似乎仍是当年模样。
                                                      似乎仍是当年骄傲放肆的模样,青春浩荡不可一世。但她们二人谁也知道,再也回不到从前了。示意的举了举玉酒杯,温热的酒液入喉,带来的却是一片冰冷。望着醉倒的挚友,她勾出一抹无奈的笑:“日出了......你还是像当年那样。但一切,都已无挽回之法了,素卿。”女子温柔的唤出挚友之名,目中却是晦暗一片,阴暗的情绪如海洋般看不到边际。
                                                      @ababa310


                                                      回复
                                                      45楼2017-08-25 18:14
                                                        由于明日要去学校初中学前教育,故而近几日有可能更不了,很快会恢复的,请多多包涵,谢谢。


                                                        回复
                                                        46楼2017-08-25 18:18
                                                          福利来了!因今日是七夕的缘故,连更两章。且让我们拭目以待云姑娘在宫宴上狂秀恩爱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9楼2017-08-28 14:55
                                                            第二日,睡眼惺忪的云锦月边打了个哈欠边自衣柜中取了一月白色墨染芙蓉长裙,用银蝶戏花簪挽好长发,微移莲步,不过片刻便到了前厅。
                                                            浅浅饮了一口冻顶乌龙,特有的茶香在口中散开,清浅的近乎没有。敛了眉眼,夹了一块桃花酥,桃花的浅香夹杂着淡淡的甜味弥漫在口中,与茶香交加,称得上是绝顶的享受。
                                                            不得不说,云锦月确实很美,清秀的五官,加上她素来喜淡色衣裙,便如水墨画中的姑娘一样。再加上此刻乖乖巧巧的模样,便是视觉上极大享受,令向来看惯她强悍模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1楼2017-08-28 1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