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枕上书吧 关注:142,766贴子:2,049,820

【枕上书】云华录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7-23 15:44
    格式不对,重发中。二楼发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7-23 15:45
      No.1

      她撑着一把纸伞,行走在山水之间,神色冷淡如霜,步步生莲。一双凤眼如浸了水般温润通澄,眼角微挑,竟勾出了六分妩媚,四分清纯。
      白衣纷飞如蝶,用金线细细勾出了近乎难见的菩提纹,一头乌发如流墨般泼下,仅用一玉簪绾好,飘然如仙。
      “出来吧,跟了我这么久,你不累吗?”声线淡泊,如云飘渺,勾了心魂。
      一点玄色衣角掠过湖面,一翩翩少年郎出现在女子面前,笑意温润如玉,好不俊美:“不知姑娘如何发现我的呢?我自认身法尚未如此不成气候。”
      “风声,暴露了你。”女子淡淡道,“此处唯有九月才起风,你身法带来了风。”
      “原来如此,”少年笑意不变,“姑娘,此时天色已晚,不知可否借宿一晚?”
      女子眼眸中闪过一缕微不可闻的情绪,复杂而深沉,最终仍敛入眼底。“随我来吧”
      精巧的白色木屋,屋前栽着大片大片的白莲,如雪似云,衬着碧绿的荷叶,说不出的好看。若无她领路,谁也进不来。
      “这一间给你,勿要扰我。不然,后果自负。”女子淡淡道,自顾自地入了另一间房。
      少年低笑一声,也随之入了那间房。撩起碧绿的纱帘,打开木质隆空花纹窗,夕阳正好,只惜近黄昏。“我们,来日方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7-23 15:45
        第一章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7-23 15:46
          还有吗


          回复
          5楼2017-07-23 15:48
            目前码字中,请稍等一会。等会儿艾特可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7-23 15:53
              楼主,写的不错,加油,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7-23 16:17
                No.1


                No.2
                第二日。
                少年洗漱好,自空间袋中取出一件宝蓝衣袍,匆匆换好,用玉冠绾好墨发。一声女音自门外传来:“你该走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他打开门,只见女子正靠在美人榻上翻阅古籍,一袭玄衣乌发,优雅动人。“谢谢款待。我名墨羽,不知姑娘芳名?”
                “云锦月。”翻过一页书籍,薄唇微启,冷淡动听的三个字回荡在他的耳边。
                云锦月,他细细咀嚼这三个字,露出一个微笑:“那么,云姑娘,你可知该如何走出这片森林?”
                “十步外,东面五米,第二个分岔路口,右手边直走便是。”依旧冷淡,丝毫不为所动。
                “啊,多谢。我们,有缘再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7-23 16:21
                  本次更新结束,敬请期待下次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7-23 16:27
                    顶顶,老黄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7-23 20:02
                      No.3
                      时间其实很快,一瞬之间,已不紧不慢得过了三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墨羽已长成一翩翩公子哥。
                      一天,当他那家主老爹请的老师到时,他惊讶至极,“云姑娘?!”
                      女子容颜不改,一袭红衣如火,反倒多了几分俏丽。“好久不见,墨公子。”
                      “云姑娘,你是我新老师?!”“怎么?你介意?”女子挑了挑眉,增添了几分女孩独有的调皮,“不,惊讶而已。”
                      他深吸一口气,儒雅一笑道:“请多多指教。”“多多指教。”
                      相视一笑。余下时间,可多多指教否?尚不急,不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23 22:07
                        No.4
                        入夜,墨府客斋。
                        一朵朵牡丹开的如火如荼,当真真是不负国色天香这四个字。
                        云锦月段坐在窗边,长发微遮住了窈窕的身段,硬生生压下了那满园春色。
                        手执一古籍,翻过一页,她淡淡出声:“有事么?”墨羽自暗处中走出来,温润一笑道:“云老师,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露出一难以见到的笑,“我只是为了,故人之约罢了。”“故人?莫非,是,”“你母亲,风涟儿。”
                        墨羽一惊,讶异道:“那我母亲……”“我与她约定,我会护你一世安康。”那个女子如此道,眉眼弯弯,“必不负,承君之诺。”
                        “那么,千万不要失约啊,云姑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25 15:13
                          嘿,你多久没更新了?@柠檬味的风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01 09:06
                            换上一袭月白色长裙,用银簪绾好长发,云锦月满意的点了点头,脚步轻盈地走了出来,隐约可见一抹狡猾的笑意。
                            墨府 前厅
                            墨羽正与几位公子哥谈天说笑,脸上笑意盈盈 ,真真是君子如玉。
                            云锦月踏入前厅,几缕乌发因抬头的动作而滑下,配上那绝美的脸蛋,更加了几分温婉:“墨羽,这是你的朋友?怎不介绍给为师认识一下?”
                            墨羽回过神来,笑道:“师父,你来啦?”“嗯,曦晨公子,好久不见。”
                            余曦晨连忙应道:“云姑娘,好久不见。若不是当年你救了我,我早死于忘谷了。”
                            云锦月浅笑嫣然,说:“墨羽,你随为师去一个地方,哪里有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许多年后,当墨羽回想当年的请情景时,他才明白,原来,早已在当时,便倾心了啊。可惜,再也弥补不了了的,是谁的心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01 10:45
                              加油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01 14:44
                                但墨羽完全不在乎,或者,他在乎的,唯有那寥寥数人而已。云锦月抿了抿唇,走入了一间小店,明明外表毫不起眼,内里却装修华美,尽显豪华却又透出一抹书香淡雅之气,不落庸俗。
                                云锦月却径直而入内室,似对空气喃喃自语道:“华央,你在吧。”明明只是喃喃自语般的自言自语,却有一女音应道:“锦月,好久不见,数年一别,甚是挂念。”话音未落,一女子至角落阴暗处走出,笑意盈盈。
                                二八年华的少女眉眼清秀,挽了优雅的发鬓,一条鹅黄旗袍于身,端庄大气。云锦月浅笑道:“华央,这就是涟儿的儿子,墨羽。”华央微微叹了一口气,笑意不再,说:“问吧,只要我知道,必言而无尽。毕竟,我也算是你姨娘。”
                                墨羽施了一大礼,恭敬道:“华央阿姨,我想知道,我娘到底怎么死的?她身子虽不好,但绝不会因病离世!”最后一句,透出滔天恨意,却无发泄对象,唯有埋葬于心底十年。“唉,你母亲,是被人……陷害而亡!”
                                那个午后温暖如初,但在墨羽的记忆中,却寒冷如冬,萧瑟冰冷。命运的轮盘,悄悄开始了转动,将少年与少女推向了未知远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4 21:30
                                  走在回府的路上,沿途是美景不断,身边是佳人相伴,明明是人间美事,墨羽却高兴不起来。
                                  “云姑娘,为什么告诉我这些事情?明明,你只是我母亲的好友而已。”墨羽抬头问道,那一刹那,竟与当年的那抹倩影质问的场景重合,分不清,道不明。“明明这对你们毫无益处,甚至还会害了你们……所以,为什么帮我?!”
                                  云锦月微愣,片刻后摇头苦笑,说:“因为另一个人。明明啊,是哪个傻子先遇到涟儿的,明明是他先喜欢上的……最后第一个放手的为什么是他!还在临死前求我们帮你,护你安危……这两个人,还是……放不下啊。”
                                  墨羽呆了一下,突然很认真的问:“如果,我母亲当初嫁给另一个人,她,她会不会……更幸福呢?”没有人知道,但曾有一个人,爱风涟儿如此之深,以致放手成全,更护了她孩子十年安危……多么情深,可惜不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05 13:55
                                    顶顶,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09 13:11
                                      唔,谢谢小可爱,但最近有点忙,但很快会恢复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09 18:25
                                        明日更新,时间不定。敬请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09 22:07
                                          哎呀呀,唔,看来有的忙了呢,由于一些非常麻烦的事,所以更新时间不定。很抱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10 00:49
                                            啊啦,更了记得艾特我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10 04:41
                                              今日一更,请签收。
                                              正当二人沉默时,“咔擦咔擦”机关启动之音传来,无数箭支自路旁竹林射来,强大的杀气笼罩在这片区域中,甚至令人无法动弹。“啧,真麻烦。”云锦月袖中滑出一把象牙香扇,以此为剑,扇身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度,轻灵而强大的杀招,瞬间箭支便没了大半,只余一小部分雕有不知名的符咒的羽箭仍不屈不饶饶的射来。
                                              墨羽也化出一把长剑,“唰”符咒一甩,低声喝道:“界符!”符咒在空中炸开,自此为中心,形成了一道隐有光华流的结界,将二人保护起来。将结界外围绕住,散发着温润而暗含危险的,她无奈的对墨羽说:“看来,有人不希望你活着啊。不然何需整整一百名顶尖刺客,还有那难以计数的毒药……啧啧啧,真大手笔。”话虽如此,但她仍面不改色,只眼底多出了几分嘲讽与不屑。
                                              墨羽眼底晦暗一片。也对,被亲密者背叛之后,还会有其他情感呢?不直接崩溃就不错了。结界外绽开了如血红莲,结界内气氛安静的近乎诡异。
                                              许久,才听见幽幽一声叹,在夕阳西下中,在空无一人,一物的道路中,他对女子深深一拜:“弟子墨羽,参见先生”四周竹林沙沙作响,云锦月笑意舒展:“我会助你,因为这是我对涟儿的承诺。所以,现在开始我将对你严格训联,助你强大。”墨羽坚定的一字一句道:“是,遵先生命。”“即使陪命,也不悔?”“永不悔。”
                                              夕阳下的少年与那年挚友重合,一样的倔强,一样的执着,一样的,永不后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10 12:02
                                                @ababa3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10 12:03
                                                  顶一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10 12:49
                                                    很抱歉,本人身子有点不好,近日或无法更新,但很快会恢复的。非常抱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12 02:00
                                                      先发预告。
                                                      但没关系,你会代替我的那份,继续好好的活下去。
                                                      你会结婚生子,会子孙满堂,会好好的……还有,别忘了,我爱你,以我的一切起誓。
                                                      故作坚强的少年,总是在这场告别中,泣不成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15 16:42
                                                        墨府
                                                        夜色正浓,西府海棠开的正好,一大片在风中舞动身姿,曼妙无比。而云锦月房中,弥漫着淡淡的桂香,浅浅的香味,一如它的花朵般毫不起眼,却令人联想起中秋节的古老传说。
                                                        穿上最后一件 玄色外衣,一身夜行装的的女子轻巧的翻出窗外,长长的乌发在空中划过优雅的弧度,泛着淡淡的桂香。脚尖几个轻点,灵活的跳跃在各个屋顶上,像只慵懒而灵活的猫儿。
                                                        毫无声息的落地,在一人高的草丛中寻觅到一废弃古井,轻轻按下井边浮雕的凸起井中所剩不多的水迅速被吸走,只留下布满青苔的泥土,隐约可见几片碎片似的东西在月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翻身入井,轻门熟路的撇开井壁某处的青苔,小心翼翼的取出一瓶红色中隐约可见金色的液体,取出几滴滴入纹路中,拾起半掩在泥土中的碎片,合成一华美玉饰,放入泥土中的凹起,她勾起了一抹笑。
                                                        “咔擦咔擦”机关启动,露出了幽暗的通往深处的狭窄通道。她自空间带中取出一烛台,火焰在蜡顶舞动,照亮了一方空间。层层叠叠的红纱自青铜顶垂下,松松的堆在白玉板上,正中央是被垂落的红纱掩盖的楠木台,放有昂贵的贝雕白鹤漆木盒,令人忍不住猜测其中是何等宝物。
                                                        自暗格中取出钥匙,“啪嗒”。她打开盒子,瞳孔中隐有笑意。小心的放入里衣,再次翻回墨府,已是日出之时。难得温暖而不伤***光将流云染成好看的橘黄色,也带来了新的晨曦与希望,似是故人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8-17 14:22
                                                          @柠檬非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08-17 1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