绎璟后宫吧 关注:3,998贴子:108,684

回复:【京郊|城西】祈福寺院|罔极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回没被她推开,竟还有些意外,莫不是犯下人命的事被我戳破,不敢轻举妄动?可待仔细一瞧,却见她原本惨白面色泛起了红,原来竟是羞了?心觉好笑,明明嫁过了人、怀过了孩子,却还这样怕羞。如此倒还来问我,我看她才最像个未出阁的小娘子】
【握着她的手晃了晃,张口即来】:她们都比不上姊姊好看。
【见美人不似先前抗拒,自是顺心了不少。被那水眸一瞥,更是觉得心尖都泛痒。可偏偏她那“嫁人”二字要来煞风景,哪壶不开提哪壶。越咂摸越觉得不快活,不由得更近一步,直要贴去美人面上。开口语带不快】
:嫁过人怎么了?而今姊姊难道不是孤身一人、难道不是还无婚配?
【话说到这儿,忽地一顿。眯了眯眼,咬着后槽牙从喉咙中挤出一句】
:难不成姊姊对那秦家的**还有余情?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66楼2021-08-03 20:51
回复
    -
    不经思考便张口即来的甜言蜜语,应是从不少娘子身上学得的,与他不过见面两次,可接触下来不难看出对方是什么样的性格,她才逃离虎口不久,可不想再入狼窝,可至关重要的秘密已被他知晓,亦不敢贸然拒绝与反抗,只好慢慢的做起思想工作。眉眼轻舒勾勒如花美眷,妃唇莞尔兰香缱绻。
    :可她们年轻,与你年纪相仿,姊姊可比她们大多了。
    略显稚气的话语入耳,令白梧偲有些哭笑不得。这中二的语气,加这年轻俊朗的貌容,活脱脱一狼崽子的形象。微微侧头,她暗衬片刻,组织了语言方才委婉的开口。
    :他一直都是我噩梦……现在,我一个人过得很好,只想活在当下。


    IP属地:浙江67楼2021-08-03 20:52
    回复
      【想来那秦家郎君的案卷被缄封,定不是她一介布衣可以为,当是有所倚仗。满庭芳虽时有权贵光顾,却也没听闻她与哪家郎君走得近。一时猜测不透,不觉烦躁。正又听着她劝,自然知道她打的是什么算盘,不由冷笑道】
      :姊姊不必佯作苦心来劝我,我知道姊姊只是想叫我知难而退罢了。但姊姊刚也说了,我尚还年轻,自有大把时光——想要挥霍在姊姊身上。
      【言罢还一副纯良好弟弟模样,笑着撒撒娇】:再说了,年纪大点会疼人嘛。
      【还说甚么“一个人过得很好”,一个人不还是被我这等登徒子缠上了?今日不是我,早晚也会是旁人。就算她有人帮扶,虽不知是谁,可那案卷不还是被我轻易拿着了?此患不除,如何能“活在当下”】
      :姊姊可知如何忘却噩梦?【笑着凑去她耳畔,耳尖上轻啄一闻,悄声似叹】:便是再陷进一场新梦。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68楼2021-08-03 20:52
      回复
        -
        这孩子,怎么这么轴呢?她确实容颜姣好,可如今已过双十之年,怎敌二八年华的少女娇俏可人,况且她早已为人妇,且曾有孕,非完璧无暇。真不知道他是看上了自己哪一点,她改还不成吗… 白梧偲也是凭实力自黑了,还是想试图在抢救一下的。
        :我嫁过人,亦曾有过身孕,你,不会觉得膈应吗?
        如玉耳垂冷不防的让人啄上一口,她不自觉的嘤咛出声,女乔身区一软就这么倒在了人怀中,羽睫缓缓颤动眸带迷离万般媚色风情。这是她被tiao教出来的min感处,只要有人一碰,她的身子便女乔软的无力抵抗,任人摆布。
        :你别碰那…呜~


        IP属地:浙江69楼2021-08-03 20:53
        回复
          【好嘛,见委婉的劝不动,越说越离谱了。心里头直翻白眼,还问我膈应不膈应,我看是她想膈应我。索性根本不去接那话茬,看她双手捂暖了,放手又怕她跑,于是转而去抓皓腕】
          :姊姊就如此不待见我、半点机会也不想给?
          【只是碰了碰耳朵,没料到她如此每攵感,不过倒是正合了心意,算得上意外之喜。美人主动投怀送抱,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顺势捞住那把纤腰,将人带进了怀里】
          :既然嫁过一回了,驾轻就熟,又有什么好怕的?
          【说话间大掌抚上玉颈,在她喉间停了停,又顺着耳根缓慢挪去。一路抚上她耳廓,忽地在那耳珠上揉了揉】
          :好姊姊,那**的孩子你都要念念不忘,偏要对我如此狠心?
          【轻叹一声,如怨如诉】:姊姊好狠的心呐。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70楼2021-08-03 20:53
          回复
            -
            :你我...不合适。
            忍住欲出唇的口申口今,她从未如此憎恨过自己这及易min感的身子,怎就如此不争气。那四处点火的大掌力道虽不重可她的触感极为敏感,肌肤又女乔嫩的不行,被他最后的一揉直接击败,紧贴着他的身子柔若无骨,努力平缓着自己有些急促的呼吸。怕他还会在做什么,柔软的小手颤颤巍巍的阻着他,盈盈秋眸满是祈求,精致的小脸因羞意一片粉嫩,如牡丹盛开般美艳无双,樱唇轻启软音尽是祈求之意。
            :非是我狠心,只是忄青爱二字,我再也不愿去接触...京畿貌美娇娘无数,你定能找到最合适自己的,求你,放了我吧...


            IP属地:浙江71楼2021-08-03 20:54
            回复
              【见她找不到理由又来说什么不合适,倒是被气笑了。但看在怀中柔若无骨的身子份上,还是压着怒气同她讲道理。手上也没闲着,趁着娇娘无力抵抗,覆在纤腰上的手愈发放肆,不知不觉间已顺着美人曼妙身形袭上她身后两瓣浑圆】
              :不过见了两面,姊姊甚至还不知我姓甚名谁,为何如此笃定你我不合适?
              【说话间不顾她阻拦,直接托着臀尖将她放在了身后案台上。倾身凑近,抵着鼻尖逼问道】
              :情爱?你对那秦家郎君难道有情?他对你又可曾有爱?
              【目光落在樱唇上,被那两抹开合绛色所惑,不由得越凑越近。唇瓣开合间状似无意地擦过,软嫩触感直抵心头】
              :既不曾体会,不如同我试试?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72楼2021-08-03 20:54
              回复
                -
                :强扭之瓜无有一丝甜意,郎君还是另择佳...啊~
                倏的被人托起放至在身后暗台上,毫无准备的她不由得惊叫出声,这个姿势,怎么这么…更过分的是,他方才竟然托着自己的…
                :下流!放开我!
                几次挣扎都被人强势镇压,只能无力的任其摆布,为何每次遇到他都是这样,今日还能全身而退吗……下次,看到他就要躲得远远的!
                :我与我夫君之事,岂容他人评论?都说了我不愿,你为何就不能放过我?呜~


                IP属地:浙江73楼2021-08-03 20:55
                回复
                  【还说什么无余情、是什么噩梦,这会儿却又来维护他,还称其为“夫君”,简直荒唐,为着那么个不中用的**竟来拒绝我。被这二字激怒,一把掐住纤腰便要用强】
                  :你、夫、君?
                  【正待发火,却忽地听闻一声呵叱,转头见是承远法师,一肚子气只得哽在喉里。想当年先帝不待见耶耶,连带着阿娘和外祖也遭忌惮,生下孩子不过几日就寻个荒唐批命扔去了齐王府。仰赖这八字批算出的命局,打小没少来罔极寺见师傅——没少被他训戒】
                  :师傅——好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知道了。
                  【无奈叹了口气,将人从香案上放下来。满脸写着不高兴,怎么每次气氛正好,总能被她跑了】
                  :好姊姊,你可要记得多想想我——去怀戎王府找我更好。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74楼2021-08-03 20:55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