绎璟后宫吧 关注:3,998贴子:108,648

回复:【京郊|城西】祈福寺院|罔极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卿宸,嗯记下了,眼前的人好像和传闻中的汝宁王不大一样,没有什么王爷架子,也不是他们讲的什么怪人,反而很亲近的感觉。
“卿宸,宸哥哥,这个好,又好记。”
接过他递来的玉坠,有些错愕,这么贵重的东西就这么送了?有点,草率了些?
“这么贵重的坠子,你就这么送了?”
转念一想,也不好让他纡尊降贵来家里坐坐,外头又太过吵闹,反正父亲,也少与我们唠嗑,应该不太会发现?
“嗯....日前才启了几坛子酒u,皆是去年酿下的,那这坠子我先收着,等着哪日想偷闲了,就到你府上躲躲去。”


IP属地:广东50楼2020-04-18 14:27
回复


    52楼2020-04-18 14:30
    回复
      这一番话,倒像是肺腑之言,只是未免有些暧昧,双颊微微泛红。及笄之后开始操持家中事务,便不再同幼时那般好接触,萧家二娘子名声在外,拒绝了几家提亲的,以致许多人以为她在等着陆家大郎君。忽然有人与自己说一直念着自己,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无碍.....我也很开心,交了一位好友.....”
      就在自己不知所措,脸颊愈发红的时候,车夫跟着帮忙的小师傅回来了,说是车一时半会是修不好了,只能先拖将在佛寺后院,这回程估计得另寻一辆车了。
      “罢了,也不能怪你,山路本就难走,车钱我照付,你也辛苦了,一会寻寻可有哪家娘子回城,我搭个便车也就是了。”
      将车钱付给车夫,让他去休息,只是这回程....唉,头疼。今日上香的人并不多,也不知道,能不能找着人顺路搭我一程。


      IP属地:广东53楼2020-04-18 14:30
      回复
        “好友?嗯,好友”
        瞧着她有些娇羞的样子,怕是真的被自己唐突到了,碎碎念般的重复了一遍她的话,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啥,恰好此时她的车夫赶来,才知道原来是车坏了,听明白了原尾,待车夫离去,说道“瞧着今儿来的马车确实不多,你想搭车看样子也不是易事,况且只身一人我也不放心,莫不如我们一同回去可好?”
        早些时候已经让孤临和茗玉他们赶马车回府了,只留了一匹马,故而又问了一句“阿黛你可会骑马?”


        54楼2020-04-18 14:31
        回复
          一个人回去倒也没什么,谁会跟萧二娘子过不去呢?好歹也是国公府的娘子,只是...环顾四周,这寥寥数人的景象,也不大像是能有个顺风车的样子。听他提议一道回去,想了想,还是点头,出来太久了也不行,今日的帐还得去看看呢。
          “骑马不成问题,那...就劳烦宸哥哥送我回府了。”


          IP属地:广东55楼2020-04-18 14:36
          回复
            得了应允,也不多说,唤她起身,与她并肩前往寺院的临时马厩,不多久便至,伸手把她扶上马背,趴在我的玉狮子耳边交待几句,便牵着马往下走去。
            本想着她是女子,若是公乘一骑,难免坏了人家名节,然山路崎岖,她在马背上来回颠簸,也是不放心,便翻身上马,从背后环住她,握紧缰绳,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阿黛,并非有意冒犯,山路崎岖,我是担心你的安慰.坐稳抓好,我送你回府”
            说完,双腿一夹,一声驾,便策马而去。


            56楼2020-04-18 14:37
            回复
              ————————以上皆旧帖,仅供参考————————


              IP属地:浙江57楼2021-07-16 21:53
              回复
                -
                素衣裹身,更衬得她纤腰如柳肢,不足一握,青丝万千,不成发髻,月白珍珠,埋入鬓间,熠熠生辉。自醉花阴犯魇,她便不得安眠,一入睡梦中那压抑与不堪,那如血一样的红色,令她崩溃,每每都是哭叫着惊醒。数日难眠,使得她极为不适,却还是强撑着至此,檀香安寂气息缠绕入鼻,盈盈跪于蒲团之上,素白柔荑交叠至胸前,俯首叩拜,仰首望去便见那金色佛像,闪耀圣洁。
                :佛祖在上,信女在此祷告。
                冷风徐过,青丝乱飞扬,烟雨似的眉心微蹙,她的容貌本就美艳绝伦,如今与寒风中更显得娇弱惹人怜爱。昨夜又是难眠,待宵禁时刻一过,她便早早出门,故整个佛寺,除了她便无旁人,而那埋与心底之言缓缓道出。
                :梧偲自知罪孽深重,不敢奢求其他,可唯有一事,那便是信女那未出世的孩子,愿他能有一个好归宿,有疼爱他的耶娘,能够平安长大......


                IP属地:浙江58楼2021-08-03 20:41
                回复
                  【齐王妃在罔极寺替李琛供奉了长明灯,又给他立了牌位,时不时就要来看看,哭上一哭。刚知道这事儿的时候虽不意外,背叛感却也油然而生,着实生了场大气。若是逼人做抉择,从开始就知道输的人是自己,不过是图一场两败俱伤。狠心挖穿个窟窿在自个儿心尖上,剜掉也就罢了,免得滴滴答答坠着血,虫噬般的惹人疼】
                  【这两年被接回宫里,不亲不疏不冷不热,那些前尘往事早已不甚在意、于心无挂。前日却莫名梦到儿时短暂玩伴时光,醒来只剩嗤笑半声。左右无事,便来罔极寺看看他的牌位、看看那盏飘忽不定的灯】
                  :万事皆有因果,你却不长记性,而今又来占了僧伽蓝的地方——【忽地一哂】:将来总归还是要偿还的。
                  【留得晚了,索性便在客舍歇下。一夜无梦,清早却被大殿内早课念诵叫醒,到底还是起来拾掇了一番。一脚刚从佛殿后门踏进,边听着一女声低祷,声音虽低,在这大殿中却也能叫人听个分明。那声音听来耳熟,绕转过佛像,果然是那白娘子。于此这两日心中郁怨全然不见,眉眼染了笑】
                  :他既与你无缘,你又何须执念?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59楼2021-08-03 20:41
                  回复
                    -
                    :梧偲手上已沾鲜血,这三年却还能平安无事,已是万幸,委实不该再有所求,可稚子无辜,望您能应允信女之愿。
                    【俯首叩拜三次,缓缓起身聆得此言入耳心下一惊,水眸回望却见转角之人。青丝随风飘拂,恰似无声撩拨,竟是他?也不知他在此多久,听了什么,若是她方才所言就此传出,恐怕...黛眉微蹙也不知是因眼前之人还是因为阵阵袭来的眩晕感,略带惨白的樱唇微启,清音瓷糯酥软却带有几丝疲意,眼波流转间尽显万种风情,更因那小心翼翼的神态平添一丝娇弱,到有几分楚楚可怜。】
                    :你...都听到了什么?


                    IP属地:浙江60楼2021-08-03 20:41
                    回复
                      【自从那日去找了雪风,在外晃悠总要有意无意探几句那秦家郎君的消息,好在那也是个浪荡子,不乏些狐朋狗友、红颜情儿。坊间故事传来传去,传得多了,不免要传出些玄乎其玄的阴谋来。本也是无心,提了仵作行人的案卷出来,面上看不出什么,却莫名被人封缄进了府库,反倒白白惹人猜测。猜测虽无根基,却从她方才这番祷告中听出了端倪】
                      :你最不想让人听到的——
                      【说话间踱步到她面前,捋了青丝替她别去耳后,指尖顺势划过下颚,停在樱唇上一点。话音轻飘飘的,落地千斤重】
                      :我都听着了。
                      【不觉她谋害亲夫有何不妥,似是窥到了画中隐藏的暗语,反倒更加兴致盎然。眉眼间盈了笑,倾身凑去她耳畔,怕被那端严佛像听着似的】
                      :我不止听着了,前日还去见了位仵作行人。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61楼2021-08-03 20:44
                      回复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
                        修长的指尖在她唇上驻留,使得她的身子又是绷的紧紧的,素手凝白紧攥指尖泛白,还是不习惯与异性距离如此之近,聘婷身姿微微侧转后退数步,避开他的掌控范围。因紧张她无意伸舌轻舐红唇,使得那涂了丹脂的红唇更是娇艳欲滴。
                        :......
                        欲开言却不知从何说起,妃唇似启微启划过妖冶弧度极为勾人前去一亲芳泽。聆得此言入耳,一时间有些晕眩,虚软的女乔躯踉跄了几下好在身后的桌台给了她一个倚靠,抬眸望其,柳眉微蹙如扇羽睫覆下斑驳光影。
                        :你,到底要做什么?


                        IP属地:浙江62楼2021-08-03 20:46
                        回复


                          IP属地:浙江63楼2021-08-03 20:48
                          回复
                            【见她连连后退,颇为不满地皱紧了眉头。明明初次见面时还温柔小意地担心我酒醉,而今却这般避我唯恐不及。心内烦躁,起了怒火,不由得步步紧逼。待她退无可退,就势困她于怀中,压着怒气强笑道】
                            :我要做什么?我还能做什么?
                            【容不得她再躲,暴躁去捞皓腕,却触到一片冰凉,不由怔了怔,待回神,怒火已是莫名消了大半。既已心生怜惜,更不许她挣,将一双素手紧握掌心,想渡去些许暖意】
                            【勉力缓和了语气,生硬哄道】:姊姊不动手,我也要杀他的,姊姊又有什么好怕?
                            【纵使佛祖面前轻言杀戮事,也一派坦然、未觉丝毫不妥。这会儿过了气头,觉出是方才吓到她了,有意示弱,便佯作委屈,慢声细语】
                            :我不过是想多见姊姊几面、多同姊姊说些话罢了。可姊姊却总是躲着我,避之若浼,好生叫人心寒。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64楼2021-08-03 20:49
                            回复
                              -
                              退无可退她被人困在怀中,因二者距离之近让自己闻到他身上那清爽的男性气息,不似那人身上浓烈的药香气兼夹着些许血月星之气,不再那么让人压抑,她倒也争气的没有惊喊出声。可是,这姿势,也太日爱日未了吧……不由得双颊有些许红色,也使得那煞白的脸上稍带些许血色。
                              暖意袭来,素手凝白是如斯娇小,他的大掌和就包裹住所有。两手对比分外突出,一手骨节分明十指修长,一手娇小如玉柔若无骨,拢在一起却分外和谐。自小产后她便落下了病根,身子常年都是发冷的,纵是酷暑,她的双手也是无有暖意的。这般温柔的呵护,是她从未体会过的,有些不知所措的看了他一眼,水眸不偏不倚的与那人视线对了正着。
                              :京畿貌美且未出阁的娘子何其之多,你寻我这已嫁了人的做什么?


                              IP属地:浙江65楼2021-08-03 20:5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