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小说吧 关注:26,424贴子:257,950
  • 8回复贴,共1

『宫斗·小说』照影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照影曲嫔御品阶与封号制度
皇后
正一品:长贵妃(二人,一字封号)
从一品:贵妃、淑妃、德妃、贤妃(各一人,独贵妃冠以封号,得享夫人之称)
正二品:妃(五人,一字封号)
从二品:贵嫔(三人,一字封号)
正三品:昭仪、昭容、昭媛、淑仪、淑容、淑媛、修仪、修容、修媛(各一人,无封号)
从三品:贵姬(六人,一字封号)
正四品:丽人、美人、良人(不定,无封号)
从四品:中才人(不定,无封号)
正五品:嫔(不定,一字封号)
从五品:太仪、丽仪、婉仪、保仪、和仪、妃仪(不定,无封号)
正六品:姬(不定,一字封号)
从六品:娙娥、婕妤(不定,无封号)
正七品:贵人(不定,一字封号)
从七品:顺容、顺常、顺成、顺华(不定,无封号)
正八品:侍栉、侍巾(不定,无封号)
从八品:选侍(不定,无封号)
正九品:承衣、充衣(不定,无封号)
从九品:御女(不定,无封号)
因为在下实在喜欢甄嬛传,所以特地写了这部小说,欢迎大家浏览点评。


IP属地:浙江1楼2023-11-17 10:18回复
    目前只发第一卷,看看效果。


    IP属地:浙江5楼2023-11-17 10:31
    回复
      第二章 入住枎榕
      地处六尚二十四司东北方位的御殿朱漆红墙廊腰缦回、檐樑高啄,金堆玉砌之下,明丽辉煌不可方物,尽显恢宏庞大之态,逼近富贵冲霄之势。睁眼遥望面前琥亭、玳台、玉轩、金阁,碧彩绘凰绕心绪,幻璧赤凤迷双眼。
      眼见如此,我微微蹙眉,绞着素白绫帕,一双手不禁颤动如筛抖,思绪抖擞落嗦,飞至二十五日前的伊仕殿。
      伊侍殿乃天守城外宫至高殿,但非主殿。彼时,伊侍殿内,内侍拿着尺子量淑女的手、臂、腰、腿、脚,再令诸人灵活四肢。凡尺寸不合、四肢不搭、风度仪态不佳者,一律剔去,毫不留情。
      秀女择选三岁一举,户部主之,于分宫柘梨台内举行,自二十六州秀女中择五十名聪慧淑女,充实御殿或赐婚诸王、皇子——归根结底只为繁衍子息。然是年新帝登基,御殿空荡,兼二次月象异变,故大典即刻举行。
      随后,各方面皆佳的五十淑女汇集至外宫主殿——慧容殿受训。慧容殿虽无伊侍殿高挺,然则细美精丽、栋梁勾彩非常。
      闻得殿外梧桐树叶互相摩挲的‘唦唦’声,清晰入耳,无休无止,无止无尽,淅淅沥沥似天色泣泪,令殿内氛围窒息紧张。
      教引姑姑立于众人面前,绷着拉紧面容,似一张绷得紧紧的雪色绣棚,针线一穿,便发出‘噗嗤’一声,格外醒耳,难瞧喜怒而严肃郑重,福身行礼,高声庄严道,语气恭敬自恃,“奴婢黄檀,参见诸位主子。近几日,诸位主子的膳食起居皆由奴婢负责。若有丝毫错漏,可遣贴身内御前来报知。诸位能入得外宫正殿,已是人中龙凤。若无差错,登位嫔御指日可待。教引嬷嬷已安排妥当,只等诸位歇息一夜,明日便可传授宫廷礼仪。”
      我心下暗服:不愧系御殿中人,三言两语道全大小事例。
      人群当即躁动,舒懈欢欣之气遽然弥漫殿内。我心底亦淌出喜悦,心跳逐时澎湃,迷醉恍惚间,嘴角扬起一抹雀跃,似暖风拂面微波荡,春柳盈丰显昭阳。
      待黄檀轻咳一声,宛如吹来一阵肃穆冷风,众人方微微压抑着欢喜兴奋的心绪行礼,“谨遵姑姑教诲!”
      “住所与内御已安排妥当,请淑女随奴婢前往。”言论间,黄檀端然领众人往朱漆描金浮云天地隔扇门走去。
      新帝有命:所有秀女无论出身贵贱,不得带任一婢女。
      方出门槛,一年轻内侍早已恭候多时,身躯消瘦似一趿拉红绸挂于枝头随风摇摆,喜庆无力,面容仿佛弥勒佛,天生一张哈哈笑脸,对黄檀恭敬行礼,领了队列顺石子甬路往外走去,口中絮絮,“奴才侯宇,请诸位淑女随奴才前往居所。”
      不过前行几步,心头蓦然生出蹊跷古怪,我偶然回首,正瞧见黄檀于后头目送众人远去,目光幽深莫测、黯暝玄壑,却只徘徊在我身旁的几位淑女身上······
      一时不解,眼见着目光逡巡至我身上,忙回了头,故作不知,继续前行,暂且压下心头疑惑不提,我只闻得前头娓娓介绍道:“咱们外宫只十殿,五人共居一殿,分居四侧殿并中侧殿。”
      日头光灿如流金撒地,凡尘满目皆芒辉光曜,七彩绫罗长裙流利地拂过平整白洁的大理石方砖甬路,引出‘嗦嗦’的声响,飞扬出无数人对来日恩宠的希冀与憧憬。
      众人缓缓而来,面前掠过一扇扇坦然开敞的朱漆兽头仪门。一路瞧来,门上皆嵌九纵八列的鎏金黄铜浮沤钉,日光下闪着金黄灿色,光亮明洁,黄铜兽头威猛雄霸,衬得衔口青铜环似乾坤大圈,古意昂然。殿名以正楷赤金大字嵌于朱漆前檐陡匾上,漆色新亮,红润圆满,可见系吾等入宫前新上的漆。
      走了几步路,入栎桦殿前,袅舞深看我一眼。待我报之安然一笑,她方安心携裙入朱漆狻猊殿门。
      继续前行三射之地,入了朱漆嘲风仪门,便是枎榕殿,殿内格局与其它九殿相差无几。
      其余三位挨个入住后,顺‘土’字形甬路右拐至东内侧里屋,侯宇自朱漆雕莲年有余桃花窗纸槅扇门前止步,对我颔首淡笑,“林主子,这儿是您的住所。”笑意不卑不亢,并无增减分毫。
      “有劳内侍领路。”我依礼含笑致谢,面上恭谨客气。
      “哪里,哪里,林主子客气了。”侯宇微微鞠躬,语气恭敬,转身领着另一淑女入住隔壁。
      ‘嘎吱’一声推开门,方一迈入门槛,恍然察觉森森阴影之内有一内御静静垂首,侍立门旁,倒唬了我一跳。
      缓下心绪,我深刻打量此女几眼:淡红色内御服松垮,体形瘦小,弱不禁风,似轻软鸿毛,细纤微毫,头梳奉圣髻,左右各六支,髻后亦如此,共六支银簪,只雕祥云纹,于窗外透入的浮光日彩下闪出一波旧陈银光,等候训示。
      宫廷规矩:内御只可梳奉圣髻,戴六对祥云银簪,以示六六大顺。
      “奴婢莺月,参见主子。”莺月恭敬行礼,浑身微抖,看似胆怯万分,约莫只小我三、四岁,稚气未脱。
      门外传来侯宇不紧不慢的声腔,“素主子,这儿是您的住所。”声腔音调并无不同。
      “有劳内侍。”这位素淑女声喉婉转动听,隔着门板听来,似冬雪鸣翠,清波出岸。
      我适才稍留意,面容微带熟悉亲近,当真仙姝一般人物。
      “哪里,哪里,素主子客气了。”笑语不卑不亢,并无增减分毫。
      言毕,脚步声渐行渐远。
      论及自身,我只仔细打量着面前人,盯得她浑身僵直,飞觑一眼,低头蚊声道:“主子,奴婢扶您坐下吧?”声调颤抖,脑袋只不敢抬起,显见新入宫,胆小怯怯。
      眼下她虽一介小小内御,但若不及早制服,只怕来日欺压我之上,便为时已晚。此刻不立威,更待何时?
      我面上冷冷淡淡地‘嗯’一声,由她搀扶着入了屋。
      屋内,四只朱漆描芙蓉三色木凳样式寻常但小巧舒适,圈绕一张朱漆描池岸临水圆木桌,圆润光洁,木质古朴;桌上摆了一只茶叶罐并四茶盏;罐旁一把茶壶正徐徐冒出白雾,云蒸雾绕。
      方落座,莺月即抓一小把茶叶泡上,约莫待七分热方上盖递来,低眉顺眼地恭敬道:“主子请用。”
      我随即敛袖,接过茶盏。
      她退后几步,垂首侍立一侧。
      轻轻掀盖,悠悠浮沫,缓缓啜饮,淡淡合盖放下后,我静|坐着,冷眼瞧了她足足半柱香功夫。
      身处伊侍殿时,便有人将各淑女品行暗中摸得透彻,精细如喜好亦清楚明了。此番莺月所冲,正是我素日喜爱的祁门茶。
      悠悠啜饮一口,放下茶盏,我左右环顾,细细打量四下:当前居所一分为二,鲜明而整洁。里头乃次间,充为寝屋,供梳妆安眠之用;现下所处系外间,用以日常歇息、待客。明、次二间以陈旧珍珠帘相隔,珠色新亮而洁净无垢。
      缓下心思,定下心绪,沉下心境,我肃着脸对莺月道,语气寒冷如九天霜冻,弥漫威仪,“如今咱们互为主仆,我自不会亏待你。但你若有二心,可别怪我不讲情面。”一壁死盯着她的眼眸,一壁捏起茶盖,语调缓慢而生冷刻骨,似冬日刺骨的临风,微不作声,却足以吹入人的骨髓。
      言毕,我即刻松手,茶盖掉落,碰撞之下,‘叮咚’之声清脆醒目,听来格外尖锐。
      “奴婢一定誓死效忠主子。”莺月惊得遍体一番震抖,忙收敛正容,下跪伏首,缩成一团,胆怯至极。
      几日后,我只觉莺月活泼单纯,一心只安分伺候。虽干活时手笨脚拙,时常受伤,常需我费心帮忙包扎,亦可信赖,倒生出几分姐妹情愫。
      余下时日,我只与同殿其她淑女听教引嬷嬷讲解宫廷礼仪,练习嫔御起、坐、站、立、衣、食、住、行等各种规矩礼节,繁复郑重,不胜枚举。
      记得入住翌日,曜头温暖、微风和煦,枎榕殿庭院内深深飞进几缕难得的春光柔意。枎榕殿内五淑女一排而站,听候教引嬷嬷指点训示。
      “参见众位主子,奴婢名唤云容,这几日负责教授诸位礼节规矩。”教引嬷嬷福身含笑,和蔼和气,身材丰淳,然则语气尤为凛人,“五位主子皆重重选拔而来,若因言行举止而不受陛下待见,非但面子上过不去,更有可能被打入冷宫。奴婢纵然管教无方,不过扣数月的俸禄罢了。因此,这段时日还望众位主子尽心听教。”
      云容纵然言简意赅,我心下亦明了当今皇帝不喜嫔御言行不当。
      吾等当即一肃,一齐行礼,“谨遵嬷嬷教诲。”
      云容依次漫步,瞧来皆无恙,独独到我面前时,微微变色几许,眼神微带诧异与惊慌。
      若论容颜姿貌,枎榕殿众人固然不逊色,但在我看来,独素欢如容颜格外姣好如百花嫩蕊,分外潋清,可谓以兰为骨,以冰为神,以雪为肤,以玉为体。风影袭裾,萧曼外逼,啼露眠待,秋雁回空,秋江停波,尽显含章贞澈、清姿之貌,倒配得上‘欢如垂柳花,花飞向春时’一句。
      礼节之道,众人一点即通,每日只花两个时辰即可。闲暇时,众人皆明里暗里央求云容透露皇帝些微好恶,以免来日承宠时因无知而触怒龙颜。


      IP属地:浙江7楼2023-11-17 10:35
      回复
        第三章 山茶玉佩
        几日下来,纵使云容竭力闭口不谈,众人亦了然御殿之内当前形式:
        皇帝去岁方过舞象之年,现下只一儿一女。登基翌日,太尉姚博伟嫡长女——姚晞景入主中宫,眼下已怀有龙胎一月。据传,姚太尉颇良善,曾出高价将卖身葬母之人买下作奴仆。
        姚氏入主中宫后,并未居宁寿宫紫极殿的帝太后紧随颁下懿旨,择选十二位名门闺秀充盈御殿。
        黄黛樱、魏璎、紫珏妩、侯清娥、殷羽云、权芷娘、窦绿珠、艾安娴、叶棠华、姜阑珊、陆飞晖、冷延绵,如今位居从二品的珩贵嫔、琽贵嫔、瑛贵嫔,正三品的昭媛、淑仪、淑媛、修仪,从三品的温贵姬,正四品的丽人、美人、良人,以及从四品的中才人。
        不知为何,教授礼仪期间,我始终觉得云容看我的眼中含了深深刻意。
        如此半月后,黄檀遣内御前来通报选秀时日。
        是日清晨,和风吹进半开的桃花窗,分外清凉,连盥洗用的桃露水亦少了几分热意燥气,夹带出秋日的凉意,清神而抖擞。零散的细丝沿着鬓角垂下又拂上面颊,带来酥酥|痒痒的麻感,忍不住抓挠。
        褪下寝衣,由莺月伺候着换上一件芽黄连缀银丝轻纱淑女装,我落座梳妆台前,长发直立,垂挂后背,似一件披风,扬起长长风毛,轻盈婀娜舞半腰。莺月手持琢三醉芙蓉镶银牛角梳,替我细细梳理着乌发。
        此时,一把清凌凌女声自门外响起,脆耳鸣铃,“林淑女——”
        闻言,莺月诧异停手,我亦转头疑惑望去。
        一内御小步跨过门槛,掀开珠帘,轻声踱来行福身礼,低头恭敬道:“启禀林淑女,黄檀姑姑有命,所有淑女即刻前往慧容殿,有要事相告。”她的声腔清脆绵长,看似只比莺月大一点,却颇稳重。
        几日前,同殿有一名淑女因作风不当被贬为宫人。换言之,吾等四人皆过关。
        “好,我更衣后便去。”我含笑应道,笑容微妙。
        莺月小心而仔细地为我绾好淑女唯一可梳的灵蛇髻——虽非正统,亦轻巧别致,寓意分明有别。待塞上一把红珊瑚雕合欢珠花,漫出一点银波红浪,如烟霞赤色,一把细碎米珠钉螺针簪扇形姿态埋没髻间,闪出一道白泽黎光,臂间挽一条水绿连缀银丝柳叶轻纱披帛,仿若春日绿水一道出涧,我方扶了莺月的手漫步而去。
        慧容殿地处外宫中央,路虽不长,亦需半柱香左右可至。
        提着裙摆的手上传来轻丝而柔软的冰冷缀银丝触感,只觉清风吹拂之下,格外舒心安逸。
        扶着莺月的手静静走着,须臾便遥遥可见前头‘慧荣殿’三个赤金大字高高悬挂,分外醒目。
        我双手提裙一迈入,黑压压一片青丝秀姝,斑斓五彩,绸绢绫罗,却个个安静如哑,只怕银针落地亦可清晰入耳。
        慢悠悠扫视一眼,只见袅舞早已伫立殿内角落,默不吭声,身着一袭鸭卵青轻纱淑女装,淡妆朴素,臂间一条月牙白披帛,愈加衬出她气质高洁华姿、淡雅脱俗,非常人可比。
        “姐姐来得好早。”提着裙摆轻悠漫步至她身侧,我亲密执过她手,摸到鸭卵青色的轻纱下,掌心生出几滴紧张的冷汗,黏腻湿润,洇湿了纱缎,带来微微的冰凉之感。
        “不过比你早来一时半刻。倒是梳妆打扮,费了不少心思。”袅舞淡淡一笑,眉如秋娘庄度。
        “受教礼节之时,你端敬之名早已传遍外宫,何须如此紧张?想必来日选秀之时,陛下定对你难以忘怀。”我抿嘴一笑,自信而轻声道。
        手臂一挥,‘哗’的一声,宽大的轻纱宽袖飞扬而起,似一只谨慎的蝴蝶振翅而飞,轻盈灵活,袅舞闻言,急忙竖指唇前,‘嘘’一声,左右查探一番,见无人注视,方松一口气,压低嗓子,对我郑重其事道:“如今咱们处地严殊,哪怕少言寡语,亦不可叫人捉住把柄。若叫有心人听见,定显得咱们鲁莽自大,祸及自身。”语气分外紧张。
        心下虽知此刻不会有淑女顾及二人,一切皆因袅舞过分小心,到底系好意,我温顺受教,眉眼依旧不以为意,“你向来小心谨慎、周全细腻。”言毕,吾等二人微笑静默,不动声色地仔细打量起四周来。
        纵已位处淑女,即将被册嫔御,终究铁板未钉,身份地位不及有资历的教引姑姑,是而在场众人各个皆安分守己,唯恐被人挑出刺来,叫外宫姑姑知道了撂牌子。
        我一壁打量,心下一壁思索着:
        去岁,皇帝于四郊新建地坛、日坛、月坛,将天坛由敬万神改为只敬天神,令整个京都被放置于一幅八卦图之中——南侧为天属干卦,北侧为地属坤卦,东侧为日属离卦,西侧为月属坎卦。继而严革贪赃枉法,勘查皇庄和勋戚庄园,还地于民,鼓励耕织,重新整顿赋役,赈济灾荒,减轻租银,体恤民情,治理水灾,汰除军校匠役十万余人;整顿军队团营,守兵东南,征剿东项倭寇,清除外患,整顿边防,惹来万民爱戴,众人拍手敬仰。
        我心下不由得好奇:该是何等一位男子,会有如此的魄力与贤明?
        思绪倏尔转回那炎热的六月:秀女大典举行前,先由户部奏报。皇帝允准后,立即行文二十六州衙门,由二十六州各级官员逐层将适龄女子花名册呈报上来,至二十六州衙门汇总。最后户部上报,皇帝决定选阅日期。纵有因病、残、陋而不能入选者,亦须逐层具报、申明理由,由各级官员咨行户部,待户部奏明,获允准后方可免应选义务,自行婚嫁。
        各州秀女以骡车送至京都。马车遥遥、颠沛一路,叫人难耐其苦。
        因众多秀女家世不一,官宦人家尚有车辆,而兵丁之家只能雇车乘坐,故经中宫谏言,皇帝听允:“引看女子,无论大小官员、兵丁女子,皆以户部库银一两作赏银,为雇车之需。”
        秀女抵达京都后,于入宫应选前日,乘骡车入外宫,并由内侍以极挑剔的目光,审视着每位秀女,观其容貌,听其嗓音,发、耳、额、眉、目、鼻、口、颔、肩、背、腿、脚,凡一处不顺眼耳,当即发送回家。
        再论撂牌,若研习礼仪之时举止不当,教引姑姑可将其撂牌,此为首道撂牌。次道便系选秀之时,未被皇帝选中者,则撂牌。御殿中,除被抄家罪臣女眷、自愿入宫者,只余撂牌之女充作内御。若以内御之身得幸受宠,必经从九品‘御女’位方得晋升。来日晋封虽无限定,到底失了底气。毅帝朝虽有内御宠冠御殿,亦不过惨淡收场。
        忽而叮咚一声,玉石类配饰掉落在地,于寂静无声的正殿之内,清晰回响,醒耳入脑。
        何人竟如此莽撞?我微微蹙眉,甚是惊讶。
        与袅舞对视一眼,循声望去,目光尽头系一身着玉色轻纱装的淑女:玉容淡扫嫦娥眉,舒徐绵渺,如微凉月色,颇具美态,身量高挑而纤细,窈窕似柳枝飞燕,亦有端庄之貌,雅姿清容,人中浅坦。
        此刻,她低头不语,脸色万分紫涨,双手揪着宽大的玉色衣袖,举止涩缩躲隐,不敢轻举妄动。目光所及,此女脚边躺着一枚白玉佩,似一捧春雪流出溪涧,缓入心田。
        “清歌,咱们千万别趟这浑水,若被教引姑姑知晓,只怕——”袅舞瞥我一眼,见我神色微动,忙握住手,小声叮咛道。
        低眉思忖片刻,对袅舞盈然一笑,我不顾阻拦,挣脱开来,慭慭然携起芽黄色连缀银丝轻纱裙走去,施施然伏身捡起玉佩,触手颇温润,盈盈然呈到她面前,轻轻然微微一笑,“姐姐,你的玉佩掉了。”
        手中玉佩雕以山茶样,白玉润腻,映射着自窗棂外投入的皎皎日光,哗哗流出银丝细线,分外晶雪泛波,做工巧致,若非富贵人家所有,亦出自尊华之族。
        此女惊慌之下,原本早早低头、埋首胸前,此刻闻言,径直抬头,惊讶地瞅我一眼,随即怯怯低下长睫,颤颤伸手,小心接过,语气轻噫怯涩,听来分外娇羞,“多,多谢姐姐。”默默收下后,便挂在腰侧,双手微颤地拉着碧绿色银线绣山茶披帛轻绞,似一条纠结的线团,万般纠缠,面容胆怯。
        我看着她唇形变化方明白些许意思。
        “此物看似非同寻常,不知姐姐自何处得来?”我停驻不动,笑吟吟好奇道,欲打破僵局。
        “玉佩乃入宫前,我娘亲赠。”她蚊噫道,如藕丝绵连,声线粘粘如春日黄莺,连带着玉色轻纱裙亦分外羞涩可人。
        须臾,她想起什么似的,自腰间银线蜀绣山茶花淡蓝色荷包中取出随身的一枚小小璎珞,绯红着脸,埋首递上,细声道:“若姐姐不嫌弃,这枚璎珞便算是我赠予姐姐的谢礼,还望姐姐笑纳。”声喉依旧细小如溪涧流水,潺潺涓涓,惹来不尽春光惬意。
        “怎会,姐姐好意,妹妹怎敢不收。”
        微微一愣,我随即微笑,大方接下,凝神细瞧:璎珞银白,双璧照水之景下浮现曲折山茶影态,凝云之象中汇集幽然山茶之气,亦有‘松下轻烟晓日碧,竹边微雪佳月青’之幻华意境——此女必定出身不凡,家世显赫。


        IP属地:浙江8楼2023-11-17 10:39
        回复
          https://book.qidian.com/info/1004890639/
          有敏感字,发不了。
          在下另外在起点网发布了,想去看的可通过此链接。


          IP属地:浙江9楼2023-11-17 10:46
          回复
            宫吧好久没有新帖子了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3-11-19 10:44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