绎璟后宫吧 关注:3,998贴子:108,682

【醉花阴|南楼|未央阁】南楼主(泊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潭州益阳县人刘岸,兴和二十一年四月入平康坊醉花阴,改花名泊舟。乾元八年六月,为南楼主。


IP属地:美国1楼2021-07-25 15:04回复
    -。梁州刘氏,庶五子,讳岸,尚来不及取字。容貌昳丽,风姿萧散。玉袍骨扇含情眸·,风流示人,阴骘己藏。
    -。兴和年间,吐蕃入侵安南,韩国公刘戎领援兵叛逃,被判通敌,刘氏一族悉数入狱伏诛。岸年幼,边境慌乱被朝歌长主李曦所救,逃过牢狱之灾。而后叛乱平定,李曦阵亡,被其心腹副将带回长安。
    -。鲁国公府萧二郎对此讳莫如深,将之送往醉花阴,隐姓埋名。不问来路,无有归途,留下一命。

    (图源微博,侵删)


    2楼2021-07-25 16:04
    回复
      -:我此一生,没甚不可舍弃的。包括这个人。


      3楼2021-07-25 16:20
      收起回复
        没事来这按个戳!略~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7-25 20:11
        收起回复
          -。脑过=戏过,躺下了。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21-07-25 21:38
          回复
            【上次得了些钱,心里总是开心得紧,特地跑去沁芳斋买了好吃的糕点,还买了壶酒,想着去跟阿舟一起喝酒聊天,那个讨厌鬼,我不去找他,他都不会来找我,啧,要让他喝的烂醉才能抵消我的气!】
            【快到门口便开始喊道】
            阿舟~小舟舟~看我带了什么来?快来迎接我~
            【也没有打算他能够真的迎接自己,自顾自地推开门,进了屋子】
            阿舟,几天不见 有木有想我呀?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7-31 22:31
            回复

              -。他的梦中在铁马冰河、折戟沉沙,躯壳虽在千里之外的长安,但魂灵仍始终在梁州天坑那场戮战里流放。
              -。抬眸,鸡鸣卯过,被聒噪打断的魇,于昏暗无烛的室内敲碎殆尽。人在方醒不久的记忆总有些混沌、迟缓,移眸不请自来的,鼻音不解
              -:嗯?谁想谁?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7-31 22:32
              回复
                【醉花阴,灯火通明,热闹非凡,满心欢喜的时候,踏入这昏暗的屋子,只觉压抑,自己还是那样,不喜欢昏暗之色,紧握了下食盒的礼带,听见屋内响起懒洋洋鼻音,眉间舒展,关上门,将糕点和酒放于桌上。】
                【踱步于床边,坐下,瞧他睡眼朦胧的样子,满是笑意,臂弯支撑在床,微微靠近,略带暧昧之色,调戏般开口】
                想你呀,你就打算在床上迎接我嘛?当然,我也不介意~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7-31 22:33
                回复

                  -。真假虚实间随人的气息靠近,分明。此处不过是他一时蛰伏之所,父兄师长及长主殿下的耻辱,便该回梁州雪洗。曦光投帘,散成斑驳的影,晕浸姬慕颜顷刻的眸间,伸臂一勾,凝倒影中自己逐渐清醒,摄魂夺魄的潋滟狐眸,哑声
                  -:北楼争气些,使出你们的吹拉弹唱,多招些生意。看在总账上,本楼主就考虑赏你一回。
                  -。利落翻身下榻,披裳系腰,挽乌云柔丝,后露雪颈纤长旖旎,颀长身影在帷幔间似鬼魅,偏眸视桌案
                  -:这是什么。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7-31 22:33
                  回复
                    【一瞬间的触碰,似乎四目更近了些许,那双晦暗不明的眸子,总是我看不懂的意味,不知哪里,究竟是在说些什么,不明,也只不可开口。】
                    【看着他起身,口中的话语入耳,不情愿翻个白眼】
                    诶,我温泉山庄的收入,难道不够养活你吗?哼!
                    【瞧他被那糕点吸引过去,这便想起自己来的目的,起身,打开盒子,把糕点一一拿出来,得意洋洋一般笑颜】
                    这可是我之前从别人哪里剥削的四十贯,专门买糕点和好酒来给你。
                    【说罢,怼了下他的臂弯,笑道】
                    我够不够意思?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7-31 22:34
                    回复

                      -。慧极必伤,身后是与他截然相反,宝里宝气的人,但,人活世间千万种样式,这样也没什么不好。他的风流只是雾里观花,而雪风却是镌刻在骨的,所以总是话不投机的时候多些。
                      -。于是不必在温泉山庄和养活他与否的讨论上,跟人扯闲。施施然去净口拭脸。
                      -:才四十贯就把你得意成这样,那我楼里光一夜的入帐,岂不要登天。
                      -。瞧楼中花魁与底下花娘,分配恰当恩客夜夜笙歌,已然很累。提壶斟水,润润嗓子。
                      -:谢谢,我收下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7-31 22:34
                      回复
                        我说的那是额外收入,北楼的生意也是很好的嘛。
                        【北楼主清倌,若说一日的收入,定是不及南楼,若非自己还能耐心周旋这些恩客之间,怕是怎么也不会愿意管着这北楼,操心的命。】
                        【听他一句谢谢,总觉过于生分,落座将酒倒满,眸间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开口】
                        客气什么,吃吧,一会儿忙起来,怕是吃饭都嫌麻烦。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7-31 22:34
                        回复

                          -:我怎只见你潦倒,却大言不惭。
                          -。养我?我倒真希望他养得起。不过倒也没什么。
                          -。南楼不乏为欢愉一夕,豪掷财帛的客。只要有娘子自此楼赎出,达官贵人的外苑、枕塌,平康起通衢百坊,能多成他的耳目。然也架不住有些心野了的,离了拿捏,成少数意外。
                          -:现在?大清早,喝酒?是你不清醒还是我有病?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1-07-31 22:36
                          回复
                            哼,你来过北楼几次?哪里有的潦倒一说!
                            【每每同一屋檐下,总是话不投机,各说各的,恍若想要故意气人一般,若非知道对方的脾气,估计早就老死不相往来了,默默翻个白眼。】
                            【闻言,仰面灌了一杯,甚是嫌弃一般开口】
                            啧,何时矫情了些?喝酒还要分时间了?
                            【起身叹气,来找他便是喝酒聊天,若不喝了,岂非无聊?】
                            不喝算了,我先回去了,就...祝你有个,愉快的一天~
                            【眉峰微挑,浅笑离开。】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21-07-31 22:36
                            回复

                              -:等等
                              -。叫住起身自讨没趣打算离开的人,续
                              -:把酒带走吧,近来戒了。
                              ——结戏。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1-07-31 22:3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