绎璟后宫吧 关注:3,998贴子:108,683

【醉花阴|北楼|桃夭阁】北楼主(雪风)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凤翔雍县人姬慕颜,兴和二十一年四月入平康坊醉花阴,改花名雪风。乾元八年六月,为北楼主。


IP属地:美国1楼2021-07-25 14:02回复
    醉花阴,北楼楼主姬慕颜,花名雪风,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但眼里不经意流露出的精光不敢小看。一头墨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7-25 15:51
    回复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7-25 15:56
      回复
        【戏折。】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1-07-25 16:06
        收起回复
          -。tui,什么墨发,你脑袋明明是白的。指指点点告欺p诈


          5楼2021-07-25 17:57
          收起回复
            估计我不用戏什么,躺。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7-25 22:37
            回复
              【宿醉后消停了几天,今日仰在榻上又想起来醉花阴遇着的美人儿,只知是满庭芳的掌柜,却不知姓甚名谁家住哪里有无婚配,越咂摸越觉得心痒痒。正在卧榻辗转,忽地一激灵——那日她好像说什么“再来送香”,又说要叫楼主,定是相熟的了】
              【思及此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召唤小厮备马,拎了坛酒便往醉花阴去。进了楼内也不等人招呼,熟门熟路地踹开桃夭阁两扇门。酒坛眉间一举,故意问道】
              :雪风风,我可没撞破你的好事吧?
              @苏重颜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21-07-28 15:05
              回复
                【醉花阴北楼这边,虽然没什么大事,但是琐事不断,瞅瞅那个臭阿舟,一天天闲的,大有一种躺着收钱的感觉,再看看自己...】
                【明明这北楼都是清倌,总有些达官贵人认为自己有钱有权,就要轻!薄人家,下面的美人儿也不敢得罪,只能来找自己,周旋在他们之间...也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又送走一位,刚回房压压火气,喝口茶,一声甜腻吓了自己一跳】
                咳咳...
                【看清来人,翻个白眼】
                还以为又是谁呢...你来,准没好事!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7-28 15:25
                回复
                  【北楼规矩严,也没真想着撞破他什么好事,还没那个爱好。调侃过也就罢了,自顾自撩袍落座。四下一瞧,没见着酒具,眉梢一挑,不甚在意。伸手顺了他杯子,将杯中茶一扬。正待再去拿第二只,却听他这话,忍不住回敬他个白眼】
                  :怎么说话呢,醉花阴就这么教人待客的?
                  【说着将拎来的酒坛往案几上一撂】:今年的贡酒,可就这么一坛子,爷爷我多惦记着你。


                  IP属地:美国9楼2021-07-28 15:25
                  回复
                    【手中茶杯被夺,也不恼,瞧他朝自己翻个白眼,若自己翻他,是事出有因,他回了一个,便也就是单纯的反击,倒也像小孩子心性。】
                    待客?醉花阴可没有客人来我这北楼主屋内的道理。
                    【转眼被他的酒坛吸引,双眸放光,听他自称爷爷,也不恼,双眸闪过一丝戏谑,忽然贴在他身上,笑颜】
                    那,爷爷再多疼疼雪儿,包了人家,省的那些个达官贵人总惦记人家?
                    【小样,恶心死你!】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7-28 15:2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7-28 15:27
                      回复


                        IP属地:美国13楼2021-07-28 15:28
                        回复
                          【瞧他那一脸的冷冰冰,总有种这个男人不行的感觉,啧啧啧,白瞎一副还不错的皮囊,估计跟阿舟一样。】
                          【起身倒了杯酒,入口即品,只觉味道不错】
                          哟,谁那么惨居然被你盯上?既然你有了目标,倒是追人家去啊,来找我作甚?
                          【有了兴趣的,还来醉花阴,嘴上还说这醉花阴的人入不了他的眼,到真想踢他出去,看在酒的面子,啧,算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7-28 15:28
                          回复
                            【追人要是那么容易,爷爷我还来找你?往凭几里一倚,颇为嫌弃】
                            :瞧瞧你这张嘴,恁地不会说话。什么叫“谁那么惨被我盯上”,所谓“厌厌良人,秩秩德音”,这说的难道不是我吗?
                            【心里装着事,也不再同他扯些有的没的】:再说了,你怎知我今日来此,不是在追人呢?每月初来这儿送香的那位美人儿、满庭芳的白娘子——我盯上的就是她。
                            【见他饮了酒,又给他添了一杯。放下酒壶指尖一点,皮笑肉不笑道】
                            :亲亲雪儿,你这贡酒可不是白喝的——满庭芳本是城东富商秦家的产业,怎么就成了白娘子管事了?我听闻那秦家郎君本也是个浪荡子,醉花阴里想必熟悉——说来听听?


                            IP属地:美国15楼2021-07-28 15:28
                            回复
                              【听他口中的形容 这才知道原来是白小娘子,他也真会选,虽说人家是个寡妇,却依旧风韵犹存,美艳动人,他倒是眼高于顶,但人家白小娘子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得上的,瞧了瞧他...也有可能?】
                              【口中的酒忽然就不香了,思考一番,放下酒杯浅笑】
                              昴兄,你我二人打开天窗说亮话,那小娘子可是我生意的关键伙伴,我若不经她同意,把她的事都告诉你,万一她一生气,我的生意砸了可怎么办?
                              【食指敲着桌面】
                              不如,我们一口价,二十贯,我把她所有的事都写下来给你,如何?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1-07-28 15:2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