绎璟后宫吧 关注:3,998贴子:108,646

【宣阳坊|裴府|栖梧苑】清河公主(李婧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汤沐建封,古今通典,岂独贵於宠数,亦兼崇於美名。景宗幺女婧羲性与柔和,生知法度。率以师氏之训,成其天然之质。有行之礼,将及於笄年;备物之恩,俾开於井赋,可封清河公主。乾元八年七月,下嫁大理寺正裴行周。


IP属地:美国1楼2021-07-25 11:00回复
    -
    •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劫•




    IP属地:浙江4楼2021-07-25 11:37
    回复
      -
      【唐史稿•清河公主李婧羲•记】
      清河公主,兴和帝嫡幺女,原名李承羲,兄李承祐即位,改名婧羲。母嫡后江氏,养母为越国公主李清柠。因其乃早产女,体娇弱不足,又是幺女,自幼被抱养于越国公主府,集帝后越国公主盛宠与一身。

      -
      【唐史稿•清河公主李婧羲•记二】
      君蕊李婧羲,字扶摇。江氏而立年有孕,年龄过高孕期胎气不稳,听从越国公主建议,三月初起便用大量姜花保胎,直至八月婴儿出世,因此婧羲生来便自带姜花体香。乃早产儿,先天不足,帝后控忧心婧羲体弱恐无法平安长大,寻得一无暇暖玉,命工匠雕“掌上明珠“四字,又命罔极寺全寺上下诵经祈福整一年,方将此玉带回赐予婧羲,护她平安。
      兴和十七年元月,越国公主薨,入皇陵与司徒江竑稷同葬,时年婧羲七岁,接入宫闱帝后共同抚养。

      乾元初年,封清河公主,小婧羲不过十岁稚龄,乾元帝爱妹心切,将其迁居蓬莱,细心呵护照料,亦兄亦父。
      八年七月,请旨下嫁大理寺正裴行周。


      IP属地:浙江7楼2021-07-30 21:33
      回复
        -
        【戏折•镜花水月何为实•情到深处三分痴•】


        IP属地:浙江11楼2021-07-30 21:44
        回复
          礼部呈清河公主嫁妆单。
          丝五百匹
          绫五百匹
          罗五百匹
          绸五百匹
          缎五百匹
          绢五百匹
          钱五百万贯
          食邑三百户
          自添。
          茶具 五套
          酒具 三套
          琵琶 筚篥 羯鼓 箜篌 阮咸 各二件
          古文字画 十卷
          金三千两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8-04 10:26
          回复
            【琅华贺礼】
            花月佳期特制版金丝红翡头面一套(钗、簪、步摇、璎珞、珥珰、玉珏一对男女款、戒、镯)
            计九样,取其长久之意,佳偶天成,百年琴瑟。


            IP属地:浙江15楼2021-08-06 22:16
            回复
              还记那年都护府,西南一隅搭青庐。最厚的毡席、三层的帐幔,都只怕远兮着了凉。北地多苦寒,夜里风一吹,卷着些细碎砂石,敲敲打打在布幔上,我心下生愧。不料新妇不待诗请,半拨却扇,笑靥娇俏。一时帐内春风,自有情意正浓——正当两心相许之时,又哪知苦寒为何物?
              彼时情浓,万语千言还嫌不够,更等不及要情许三生。谁料到而今——
              心头百般滋味,回神正到新房门前。眼看红烛映在窗上斑驳光影,竟恍惚不知今夕何夕。阖眼长出一口浊气,且忘却旧时情思,轻叩房门。
              本也不待房中人来应,叩过三声,轻开扇门。见佳人一身青质连裳端坐榻上,逼着自己带了些许笑意。总归也是无辜之人,再怎么郁结愤懑,也不可迁怒。
              端了合卺酒送去她手上,低声唤道:
              “公主。”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21-08-06 22:54
              回复
                -
                清柠阿娘曾言,嫁得一位如意郎君是女子一生最为重要之事,她还言说,想亲自送清河出嫁。然事与愿违,清河不过七岁,清柠阿娘便随那位江司徒而去,她,应是开心的,终于能够见到日思夜想之人。阿娘的身子不好,殷直长直接入住公主府日日医治,还有外祖母也常常前来探脉,却还是无用,外祖母言道,这是心病,已无药可医。儿时印象最深的,便是阿娘日日以泪洗面,总是时不时的望着排门,似在等着谁的归来,最终,她还是没等到她想要等的那个人。
                自幼便听着阿娘与江司徒的故事成长,对于这样的爱情,她甚为向往,对于那位曾救自己一命的裴郎将,更是一直将他放在心底,可惜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娶。乾元八年,这个特殊的一年,虽不解阿兄之意,却还是心系裴郎将,去紫宸殿求了整整数日,阿兄方才应允赐婚。
                有些忐忑与不安,却消散在他如沐春风的笑容中,俊朗非凡,不愧是她心心念想之人,素手柔夷接过他递来的酒杯,垂眸暗自思衬片刻,终是鼓起勇气,妃唇轻启软软糯糯的瓷音令人心软。
                :多谢,夫君~


                IP属地:浙江17楼2021-08-06 22:55
                回复


                  IP属地:浙江18楼2021-08-06 22:57
                  回复
                    听着这一声娇羞“夫君”,着实怔了怔。唇瓣开合几回,不知如何应答,只好先饮合卺。待放下酒杯,正撞进她眼中脉脉温情。也不知公主缘何情深,纵使含羞带怯,仍不可掩盖毫分。
                    恍惚想起上回相见,彼时我还在千牛卫,她仍是九岁稚童,粉雕玉砌的,像是天上的小仙子。小仙子睁着一双泪眼水汪汪地看着我,哄好了,又怕羞似的,低低声笑,听得我心都要化了。我那时还在想,若是今后自家闺女也能这般乖巧可人,此生也算无憾。不成想——
                    这般荒唐。能做我闺女的年纪,却要称我为夫君。这般想来,对她颇觉有愧。世间多少好儿郎,哪里不能择出位良人来,陛下怎么会对亲妹妹如此狠心?
                    暗里叹气,进门前打好的腹稿就此哽住,半字难吐,只好温声斟酌道:
                    “行周自知德寡才薄,配不上公主。但今日公主既然称我一句夫君——我定当相待如宾。”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21-08-06 22:58
                    回复
                      -
                      见他先饮合卺,微微有些许失落,本想与君一同饮酒,掩下眼底的失落,悄悄的偷看着自己放在心底整整九年的郎君。九岁那年被他相救,看着他保护自己时的样子,像极了殷直长与我说的,阿娘与江司徒的初见的场景,芳心暗许却因对方有婚约始终不敢倾诉。
                      :清河长于皇家,阿兄爱怜娇养蓬莱,若有不到处,还请夫君莫见怪,有些话,尽管直言便是。
                      自幼身弱,不喜施粉抹妆垂挂过多饰件,现珠围翠绕丰容靓饰一日,只因所嫁之人是他,李婧羲甘之如饴。他一句相待如宾,在意料之中却又在意料之外,虽然这不是她最想听的,可想想阿兄做的那荒唐事,今夜他能以礼相待,已是万幸,还曾想,若是自家郎君对她发火生气,她都会受着任其泄愤。
                      :一见裴郎误终生,君温雅端良似竹中君子,是绎璟最为耀眼所在,不该妄自菲薄。行周?我更喜欢唤你夫君,若你不介意,唤我瑶儿可好?阿娘在世时都是这么唤我的。


                      IP属地:浙江20楼2021-08-06 22:59
                      回复
                        “公主折煞臣了。公主千金之躯,行周唯恐有不周之处,今后若是哪里委屈了公主,还望公主不吝珠玉。”
                        如今既已成婚,到底是公主屈尊下嫁,我除了这颗心,什么都可以给。如此想着,见她发饰繁杂,衬得纤细脖颈格外脆弱。犹豫片刻,还是近前些去帮她拆义髻。正小心翼翼地摘去金钗,听得她一句“误终身”,不由顿了顿。
                        那时新帝初立,裴氏一族荣宠正盛,我又正值意气风发的年岁,一时间也算得煊赫少年将军。可而今想来,竟恍如隔世。末了,牵出个笑来,抽出金钗放去一旁,无奈摇摇头。
                        “时过境迁、今非昔比,公主谬赞了。”
                        只当是公主体谅,出于礼节夸赞几句。九岁稚童,何来轻易“误终身”。纵是真心,教公主倾心的,或许是曾经那个风度简旷、器识朗拔的裴郎,但总归不是现今的裴行周。
                        她不满我太过客气疏离,但这“瑶儿”二字听来有千斤重,我唯恐自己担不起。可一望进她眼里,还似又见着昔年的小仙子,不忍见那清澄眸中盛了失落。
                        “......好,瑶儿。”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21-08-06 22:59
                        回复
                          -
                          李婧羲要的不是他的疏离有礼的尊敬,相敬如宾非她所求,心心念念的,是他的一颗心,一颗专属于李婧羲的真心。提及真心二字,她便又想起阿娘与江司徒,阿娘去时手上一直握着一封信,这封信她日日观看,细心保存从不让人触碰。儿时的她很是好奇,可惜一直无缘观看,直到最后,这信伴随阿娘一起入皇陵,她才有机会一看,却原来,是江司徒写给她的诀别信。想来当年若非有江司徒的信书,阿娘应该早随他去了,江司徒究竟是有多爱阿娘啊,竟在信书里嘱咐阿娘改嫁?那字字句句的叮嘱皆是真心。
                          卸了钗环,青丝披散,抬眸望人,含羞似窃,如芙蓉初开般羞涩诱人,踌躇片刻,她终是往人怀里靠去,明显的感受到眼前人的僵硬,却还是依旧不愿离开,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将心底之言尽数诉之。
                          :夫君,瑶儿把自己(真心),完完整整的交给你,你可莫要让我失望(心碎)啊。


                          IP属地:浙江22楼2021-08-06 23:00
                          回复
                            仔细摘去金钿,不防被她贴了上来,霎时浑身僵硬。一个不留神,竟捏歪了钿头金花。可怜此等精巧宝钿,不敢再擅自动作,怕要交还司珍修补。
                            摘下金钿来,自然而然退后半步,摊在手心与她看。面露尴尬,叹道:
                            “是我粗莽了。”
                            她言外之意,心知肚明。无奈方寸流落他处,尚未回还,何敢轻许诺,唯恐妄作负心人。且到底还当她年少,不谙世事、妄谈情深——恰是此等年少情炽,最是教人招架不住。
                            “多蒙瑶儿抬爱,更不敢半句欺瞒。如今......尚不过两月,此心残破,不敢与瑶儿倾心相和,唯恐辱没芳心。”
                            将那花钿放去一旁漆盒,话在舌尖过了几转,到底解去发冠,割青丝一缕,并一旁备好的锦囊送去她手上。
                            “日后回转,定当相许。”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21-08-06 23:00
                            回复
                              -
                              “只是俗物尔,无碍的。”
                              他的婉拒委实让她气馁不少,可这才是她藏于心底近十年难以忘怀的裴郎,重情重义,此时她对那殷氏有些许羡慕与嫉妒,羡其能得他的真心以待,妒其陪伴他数年,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郎,让李婧羲一见误终身的,裴郎。
                              “瑶儿定会将它收好,日夜不离身。”
                              满怀欣喜,珍重的将锦囊接过,那明眸中的星星亮光足以看出她的喜悦,倏然望见腰际耶娘赠与自己的玉佩,将其解下,递之。
                              “这是瑶儿送予夫君的见面礼。”


                              IP属地:浙江24楼2021-08-06 23:0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