绎璟后宫吧 关注:3,998贴子:108,683
  • 14回复贴,共1

【太极宫|紫宸殿|正殿】乾元帝(李承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遗诏:
朕承四圣之休德,荷上天之眷佑,嗣守丕训,不敢荒宁。赖宗庙之灵,群后之力,戡定大难,以康兆人,严恭寅畏,十有七载。今天命降疾,不兴不寤,是用审训,宜听朕言。
太子承祐,元良继明,睿哲齐圣,孝友和惠,恭敬温文。必能觐祖宗之耿光,绍邦家之大业,宜於柩前即皇帝位。呜呼!朕常奉圣祖元元清净之教,励精至德,保合太和。每忘己以爱人,岂嘉生而恶死。咨尔将相卿士,方伯连帅,其敬保元子,永绥万邦,各有叶心,同厎於道,无废我高祖之休命。诸道节度使观察防御等使及诸州刺史等,膺镇守之任,有军旅之事,所寄尤重,不可暂旷,不须赴哀。以日易月之制,宜遵旧典。文武官等,朝晡哭临,十五举音。朕每览汉史,至孝文薄葬之诏,未尝不叹息嘉尚,缅慕其风。园陵制度,务从俭约。百辟卿士,孝子忠臣,送往事居,无违朕意。


IP属地:浙江1楼2021-07-24 20:37回复
    【承命于天,祐国绵长。】
    -
    帝承祐,字衡泽,景宗三子,文懿皇后江氏所出。
    兴和十九年五月,立皇太子。二十一年二月,先帝崩于紫宸,承位东宫。
    次年,改元乾元,始为乾元帝。
    虽为嫡子,不得先帝之心,不蒙受其所识,故为中山郡王近十载。
    及至先帝缠绵病榻,自知不能久矣,方为太子。
    幼时,性乖张,处事肆意妄为。及长,知因诸多缘故,本不为先帝所喜,故易性善伪,以求自保。其后,内外皆传其以温言柔性示人,亦作不进不退,得过且过之态。
    既登大宝,深恶先帝怠慢朝政,贪恋后宫之行。欲展己之所志,遂改弦易辙,凡事皆勤勉为上,谋定而动,不肖其父。
    然柔为表象,日渐桀性难掩,率性而为,阴晴不定。至元后褚氏薨,遇殷氏虽为臣妇,令其出家,特赐号“紫虚”。
    -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1-07-24 22:08
    回复
      【君子持衡泽。】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1-07-24 22:11
      回复


        IP属地:辽宁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1-08-04 12:45
        回复
          夏日总惹人烦闷,室内搁着的冰鉴亦降不下心中的烦闷。御史台弹劾世家子因家中权势结党营私之事早听过风声,如今是愈发胆大妄为。
          重重阖上奏折本,见内侍走来时,面带犹豫之色,遂看向他。
          听是美人过来,舒展了一些方才皱起的眉头,让她进来。
          “这么热的天,怎还过来一趟?”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1-08-04 12:45
          回复


            IP属地:辽宁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1-08-04 12:46
            回复
              “坐吧,朕如何会怪你。”
              含笑应了她一声。
              见舒翊帮着打开食盒,是几碟码放整齐的精致糕点,一路提着过来也未曾歪斜几分,倒是颇为不易。
              虽然自己对这类点心其实一向没什么兴致,但还是不露声色,拿起一块尝了一口。
              “阿卿的手艺一向不错。”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1-08-04 12:46
              回复


                IP属地:辽宁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1-08-04 12:47
                回复
                  揽身入怀,鼻尖便闻到了娇躯隐约散发出的体香。听着人软语撒娇,就连方才的烦闷似乎也散了些许。
                  伸手轻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尖,低声笑道。
                  “怎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算一算朕可是有九个春秋未曾去看你了。”
                  “阿卿莫不是想我了?”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21-08-04 12:47
                  回复


                    IP属地:辽宁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1-08-04 12:47
                    回复
                      轻轻拉住了她的腕,低笑了一声。
                      “……乖?”
                      声音低沉了些。
                      “我看阿卿是在点火,也不怕烧着自己?”
                      话语里却并非是生气。
                      小妮子恐怕想我是假的,想讨些好处才是真的。也不戳穿她,顺着话头道。
                      “嗯?想要什么?”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1-08-04 12:48
                      回复


                        IP属地:辽宁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1-08-04 12:48
                        回复
                          低声的威胁似并未让她在意,柔软唇瓣划过耳垂,温热的呼吸依然停留在耳畔,一点点燃着了丝丝缕缕的火焰,灼过心头。
                          揽在她腰侧的手略紧了紧,道。
                          “都是朕的不是,让我的阿卿难过了。”
                          手腕一转,拉住了那只扯着袖子的调皮小手,只道。
                          “那朕该补偿一下阿卿了。”
                          “流求前几日新贡了两株珊瑚,不若送给阿卿做首饰可好?”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1-08-04 12:48
                          回复


                            IP属地:辽宁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1-08-04 12:49
                            回复
                              “是吗?”
                              面上带着的笑意没变,手滑过她行礼间垂落下来的乌黑发丝。
                              “朕晚上去找你,不会让阿卿再等着我了。”
                              安抚了一句,便吩咐道。
                              “阿卿先回去吧,我把这些折子看完就过去。”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1-08-04 12:4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