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略吧 关注:62贴子:967
  • 13回复贴,共1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11-22 16:53回复
    【每天问安一圈走下来自己总会气喘吁吁,所以回去的时候多少会走的比来时慢一些,但每到这时候自己身边的家人子就开始喋喋不休的说自己的每一步姿态的不妥当之处,至于自己额上的冷汗总是被她有意无意的忽视,这是年纪的缘故,比起旁的兄姊身边家人子的年纪小,故而更安静不同,自己身边这个家人子可是年过半百,自己屋里的家人子黄门也多听她的,是以此刻在复道上,才问安结束的自己自然也得听着家人子的念叨,努力的控制自己疲惫不堪的身子尽量走出符合她们要求的步伐】


    IP属地:福建3楼2020-11-22 17:37
    回复
      -。临近午时,每日的晨昏定省如循旧例的平淡无奇,桃林灼目,然被眼前一幕,给熄了赏景的心思。七弟自幼身体孱弱,逢冬月里少不得闹上风寒喘咳,那家人子叨扰不休,传入己的耳中,无非是端正姿态行步规矩。
      -。正春寒陡峭时分,初春风寒,观他额上冷汗涔涔,如此下去,怕要出个染病晕倒的岔子,那厮是有几个脑袋也不够赔的。踱步稳健,支开老妪,宫人多少有闻过,二皇子秉性古怪,不好惹。
      -:退下罢,我们兄弟两要说会话。
      -。冷眸凝其频频回首却不好耽令,只得离去。


      4楼2020-11-24 00:38
      回复
        【那个半百的家人子喋喋不休的话让自己耳边不得半分的清静,其实每天早上到了这时候自己总是头昏脑涨的,回去总要喝一碗药才能保证不至于风寒入体,而从这里回去的路上总是自己难熬的时候,今日不知算不算是自己的运气,有人打断了那个家人子的念叨,看着慢慢走近的人,认出了是谁,虽说家人子退后了,自己还是习惯性的规规矩矩行礼】
        二兄长乐未央。


        IP属地:福建5楼2020-11-24 16:41
        回复
          -。汉宫里的规矩在巍巍王城中,严苛得与这儿的飞檐玉阶融为一体,毕竟为天下百姓家中标范,什么嫡庶有别撇开不谈,只论长幼有序,我自是承得起他这礼的。
          -:怎么,不适?
          -。瞥过一眼,生涩僵硬让人听不出这是关心之言,只他脸色过于惨白糟糕,额上虚汗还未褪,拿出绢巾让他自己拭干了。风阵较将才稍轻缓,有意无意笔直挡在口处,折身也放徐了步子,继续向来路归程
          -:若日后这样,告个假莫逞能出殿门了,难不成出什么意外,让长辈们瞧见这羸弱样,是想他们心疼你还是以为你不争气。


          6楼2020-11-24 20:14
          回复
            【自己的毛病自己是知道的,因着气促的缘故,其实着实是走不快也不能走远,若是日后之国了,自然有辇代步,但眼下却只能自己走,这就麻烦了,今日其实与往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要硬说今日身子不对那就真是冤枉了那个半百的家人子了,她恐怕比谁都担心自己的身子出问题,但今日风冷却是事实,故而接过了二哥递来的绢巾道了谢,擦干额前冷汗,略匀了匀气方规矩的回答】
            让二兄担心了,迿并非身子不适,只因痼疾,平素问安归来皆多如此,只眼下风冷,故比往日艰难几分,让二兄见笑,是迿的不是。


            IP属地:福建7楼2020-11-24 20:44
            回复


              IP属地:福建8楼2020-11-24 21:10
              回复
                -:我没担心。
                -。言迅语速脱口而出,像是在为自己拙劣的遮掩,一时又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借口,便懊恼沉默了片刻。宫里这么多年,除了朝曦与璧月两姊妹,同其他手足,关系不怎样,不曾亲厚过,更别提莫须有的操心。
                -。方才之言,旁人听得难免觉尽显刻薄质责意,他病弱却聪慧,一声担心,成功让我堵话闭嘴。春景甚妙,将寒风彻骨,也吹成了清新草香。一个激灵后,成功转移话题
                -:拖着痼疾患体还能坚持问安,还真难为你了。


                9楼2020-11-24 21:16
                回复
                  【母亲赋予了自己一双卧蚕桃花眼,家人子总说这是一双极漂亮的眼,而此刻自己便抬头,双眼直直的看着二哥,眼中却带着笑意,虽说二哥说的话听起来似乎并不是让人很愉快,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子,其实比起自己这般说不清性子的,二哥显然活的比自己自在许多,可惜,自己没有二哥这般能让家人子和黄门不敢违背自己的能力,所以只能规规矩矩的,但这样真说不自在,自己又似乎有些习惯了,是以看着二哥道】
                  迿只是依着规矩行事,再者,侍医常言迿只不能久行,却亦常劝迿多外出,迿又怎敢以此为由惊扰父皇。
                  【毕竟若要免了问安,难免便要金口玉言了,这对于自己来说实在是无法可想的事】


                  IP属地:福建10楼2020-11-24 21:45
                  回复
                    -。侧过靥去没看他眼睛,如同不在乎他如何看我一样。夫子说过,有些事,你让旁的顺遂了,或许自己并未如此,行事前,还要权衡己心而已。
                    -。他的话里没甚毛病,挑不出错处,只是这般苦了自己,我看来不值得,他却愿意,这也是人心的天秤各有衡量的。许是快出宫立府的年岁,逐渐的近些年,我已然不将宫中的繁文缛节,看得如幼时那般重。风扫过履面,一双漆眸印着寒烟,其中倒着人影,距我数尺、矮首一截身量的孩童
                    -:快走罢,风大,还杵着这做什么。


                    11楼2020-11-24 22:04
                    收起回复
                      我好凶哦。。


                      12楼2020-11-24 22:09
                      回复
                        【虽说自己的年纪小,又因为身子缘故,并不是很常出门,但亦是听过外人对二哥的评价,但自己却从来不愿去相信这些,自己只相信自己眼前见过的,除非是与人谈起不曾见过的兄弟姐妹,否则自己都会自己去判断这个兄弟姐妹的性子究竟是怎么样的,至少在自己看来,二哥虽说嘴上说的不好听,但却还是个会关心人的好人,所以一直笑着看着他】
                        迿知道了,二兄,恕迿先告退。
                        【但也不知是如何想的,却在后退前小声的说了一句】
                        二兄,你当多笑笑,明明是极温柔极好的人……
                        【却也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忙又补了一礼】


                        IP属地:福建13楼2020-11-24 22:33
                        回复
                          -。在天枢当差的黄门奚女并不轻松,成日对着冷崩面庞、不会软语和煦的石块,侍候得确比其它宫过得坎坷些。除了那两小丫头,无人敢与他凑近说话,相应的,他亦不愿与那些弟妹过多接触,惹着麻烦。
                          -。瞧,今日本该横扫一眼平淡走过,就无事发生,而被这个笑靥如花的幼弟,声称性柔极好,条件反射后退几步,整得不知所措,接受不得平白直接的夸赞、或期许。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温柔好人,在宫里,好人不好过。故一向排斥这两词,不该安在自己身上的。
                          -。折身匆匆,不想再搭话,便从人眼前仓惶离去。
                          ——结戏。


                          14楼2020-11-24 22:5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