绎璟遗记吧 关注:80贴子:5,132
  • 14回复贴,共1

【剧本番外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你说说你像话吗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20-05-11 19:35回复
    【今日朝会陛下迟来一个时辰,本还担心龙体抱恙,谁知散朝后甫一踏入政事堂,将作少监便慌慌张张请见,问缮葺仙居殿一事。一时莫名,宫城前年才大修过,这又要修什么?还没等问清,左右补阙、拾遗又到,一时被吵得头大。叫来昨夜当值千牛备身及起居郎来问,方知原委。怔愣了半晌,不想还有这等惊世骇俗之事。起居郎竟还敢问此事季终是否送史馆,怒而投盏,呵道】
    :凡起居注,君举必记,以为检戒。你若不能守官,回去做你的田舍汉!
    【言罢拂袖径出,正了三梁进贤冠,理了大科绫罗紫襕袍,捋齐十三銙金玉带,岸然立于宣政殿外候传入阁】
    @秦衿


    IP属地:美国2楼2020-05-11 22:25
    回复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今日朝会陛下迟来一个时辰,本还担心龙体抱恙,谁知散朝后甫一踏入政事堂,将作少监便慌慌张张请见,问缮葺仙居殿一事。一时莫名,宫城前年才大修过,这又要修什么?还没等问清,左右补阙、拾遗又到,一时被吵得头大。叫来昨夜当值千牛备身及起居郎来问,方知原委。怔愣了半晌,不想还有这等惊世骇俗之事。起居郎竟还敢问此事季终是否送史馆,怒而投盏,呵道】
      :凡起居注,君举必记,以为检戒。你若不能守官,回去做你的田舍汉!
      【言罢拂袖径出,正了三梁进贤冠,理了大科绫罗紫襕袍,捋齐十三銙金玉带,岸然立于宣政殿外候传入阁】


      IP属地:美国3楼2020-05-11 22:26
      回复
        散朝未几,便听人梁国公求见。
        揉了揉额角,因着昨夜未休息好,眼下现在还泛着青白,方才在朝上也是被他们吵的脑仁隐隐作痛,原还准备着回去歇会儿,这恐怕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了。联想到昨日种种,他现在过来,是没什么好事了。
        咬牙硬着头皮道。
        “宣吧。”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5-14 10:45
        回复
          【随内侍入阁见礼罢,隐约看陛下眼底泛青一脸疲态,却不是宵衣旰食,而是沉溺后宫,着实可叹可气。深吸口气又徐徐吐出,放缓了语气道】
          :方才将作监差了人来,问修补仙居殿殿门一事。只是我朝自高祖开国以来、新宫建成之后,还未尝有此等——【话在舌尖滚过一遭,择了相较温和之辞】:惊人之举。
          【言罢浅笑,又道】:有司难办,这事又急,便来问臣。臣以为,这殿门吗——【愀然变色,抬了抬声】:便不修了罢。留以为检戒,免得日后——再有失了君德之举。
          【着意咬了君德二字,少顿,又一派和颜悦色,向前一揖,问道】
          :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IP属地:美国5楼2020-05-14 12:33
          回复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随内侍入阁见礼罢,隐约看陛下眼底泛青一脸疲态,却不是宵衣旰食,而是沉溺后宫,着实可叹可气。深吸口气又徐徐吐出,放缓了语气道】
            :方才将作监差了人来,问修补仙居殿殿门一事。只是我朝自高祖开国以来、新宫建成之后,还未尝有此等——【话在舌尖滚过一遭,择了相较温和之辞】:惊人之举。
            【言罢浅笑,又道】:有司难办,这事又急,便来问臣。臣以为,这殿门吗——【愀然变色,抬了抬声】:便不修了罢。留以为检戒,免得日后——再有失了君德之举。
            【着意咬了君德二字,少顿,又一派和颜悦色,向前一揖,问道】
            :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IP属地:美国6楼2020-05-14 12:34
            回复
              哎,果然没猜错,这老狐狸真是闻风而动这么快的……见他端着一副和颜悦色之相,只得解释道。
              “江公……我昨日之为,确实有不妥。”
              这件事说是小事也是家事,但自己后来想想,也知道确实是做错了,一朝做了这犯忌讳的事儿,还把华清的殿门拆了,一时倒是爽快,这后面的麻烦,估摸着还不止这些。轻咳了一声。
              “咳,但这殿门不修,岂不是对不起仪昭容。”
              哎,自从坐了这个位子,对这出格之举过后想想是有些后悔,但昨日也确实因一个月的闭门羹而突然生了气。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5-18 15:37
              回复
                【见陛下如此态度,想来心中也是有所悔悟。可竟只知对不起仪昭容,再想今日朝上事,必要一吐謇谔,不可将此事轻易揭过。陛下初承国祚,此时若不引以为戒,放任狷暴之性、乖张暴戾,以后哪还得了?届时朝中噤口结舌,谁能复为陛下言】
                :今日朝议,河、陇防秋与滑州河决二事,皆乃邦治大事,稍有不察,致百姓流离、不安其居。今早两部侍郎为此急得跺脚——
                【言半而止,轻叹一声,继而愤惋道】:陛下只知对不住仪昭容,可陛下为万民所戴仰,行此自恣之举,是置朝廷于何顾?【说着怒气又起,不觉扬声】:置灵昌百姓于何顾?!
                【毕竟身为人臣,不可言重。暗吁口气,又相劝勉】
                :劈了殿门,将作监修了便是,可若是威德受损,又如何修补?


                IP属地:美国8楼2020-05-18 18:07
                回复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见陛下如此态度,想来心中也是有所悔悟。可竟只知对不起仪昭容,再想今日朝上事,必要一吐謇谔,不可将此事轻易揭过。陛下初承国祚,此时若不引以为戒,放任狷暴之性、乖张暴戾,以后哪还得了?届时朝中噤口结舌,谁能复为陛下言】
                  :今日朝议,河、陇防秋与滑州河决二事,皆乃邦治大事,稍有不察,致百姓流离、不安其居。今早两部侍郎为此急得跺脚——
                  【言半而止,轻叹一声,继而愤惋道】:陛下只知对不住仪昭容,可陛下为万民所戴仰,行此自恣之举,是置朝廷于何顾?【说着怒气又起,不觉扬声】:置灵昌百姓于何顾?!
                  【毕竟身为人臣,不可言重。暗吁口气,又相劝勉】
                  :劈了殿门,将作监修了便是,可若是威德受损,又如何修补?


                  IP属地:美国10楼2020-05-18 18:09
                  回复


                    IP属地:美国11楼2020-05-18 18:10
                    回复
                      哎,果然又是那套陈词滥调。以前的时候,就时时说日日说,都快把自个念的耳朵起茧,现下这情况,更是各种劝谏。
                      想他也是怕自己出格之举太多,日后成了习惯便更难以规劝吧。就是这声越来越大了,才生怕别人不知道吧。
                      只得听他说着连连点头,虽然自己也很想知道,不就拆了个店门,怎地被他念的仿佛我是做了啥十恶不赦的大事,果然是我的家事就成了国之大事……哎,以后还是少做错事。不然别说他来念叨我,要是这些人一起过来,这耳朵怕是再也不得安生了。
                      现下这,这恐怕不说点什么,他是不会停下了。
                      “……我知道,自己过于鲁莽。”
                      “咳,我以后定不会如此行事。”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5-22 10:45
                      回复
                        【嘴上认错倒是积极,心里却不知听进几句。跟这儿苦口婆心这么久,他却只一副无奈,尚还不以为意,倒显得是我危言耸听,别有居心。哽了口气,不吐不快。遂侃然正色,对曰】
                        :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难忱斯,不易维王。高祖钦点“大明”二字为名,为的便是时时存慎戒,效法文王明德——陛下劈的当真只是殿门吗?
                        :昨日陛下鲁莽,起居注上多添一笔,百年后便要多被骂一句昏聩——陛下破门之时,可曾想过?今日陛下误朝,群公卿士多候一个时辰,来日君威不复无以致远——陛下流连温柔乡时,又可曾想过?
                        【一长吁,复直言极谏】:言行乃君子之枢机,不可不慎。况陛下四海之主,兆庶瞻仰,万民归往,当知天子无家事——凡行一事、出一言,皆为天下所观听。若有阙而不补,则如日月之蚀,人皆得见【少顿,掷地有声】:又敢不惕厉?


                        IP属地:美国15楼2020-05-22 14:04
                        回复
                          没想到应付了半天却还是没应付过去,果然是老狐狸,看出了自己嘴上答应的紧,不过是现在不想再由得他念叨下去,没想到还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的……只得惆怅的按着太阳穴听他说完。
                          似乎想起了当年,他似乎也是这般念叨自己的,只不过现在愈发严厉了起来,服软认错了也没让他少说几句。
                          边听边感觉渐已犯困,甚至要闭上眼睛,却被人最后一句掷地有声的话直接惊醒。真不愧是老当益壮,这一个人仿佛吼出了一群人的声。
                          “是……江公言之有理。”
                          只能这么应了,不然还能说什么,说自己的妃嫔不想见自己,吃了闭门羹一个月才怒而劈门,好像说出去才更丢人。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20-06-02 12:39
                          回复
                            码一下,有空结了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20-07-29 19:36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