绎璟遗记吧 关注:80贴子:5,132

拒婚第三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拒婚第三弹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4-13 16:13回复
    @白世妍 你来开戏吧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4-13 16:1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4-13 16:34
      回复
        前几日听家中人,阿姐与江家公子定了亲,细问之下才知原是江家六郎,阿墨?自己与阿墨相识已久,自是知道,阿墨不爱女人,如何就定了亲?
        一边是亲人,一边又是挚友,反复思索之下,还是决定去药铺找阿墨,问个清楚罢。
        走进药铺,直觉药香扑鼻而来,倒也不难闻,只觉着脑仁有些疼。
        轻轻按了按太阳穴,缓解一下头痛。
        【请问,江家公子江思墨可在店中?】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20-04-13 16:43
        回复
          【早已习惯了在药铺待着,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喊,出来一看,竟是上次醉酒的小子,折扇挡住半面,偷笑不已】
          小郎君这是酒醒了才来找我啊?
          【总归是药铺里人来人往的,说话也不太方便,拉着人进了内室,小厮送了壶茶进来,让他坐下,斟茶递了过去】
          阿煜,怎么突然跑来找我?所为何事?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4-13 16:50
          回复
            听他又提及上次醉酒一事,感觉头更疼了,那日的人可是丢大了,自己也在房中待了好几日不肯出门。
            【阿墨可别打趣我了,上次之后,我倒是想着日后便不再喝酒罢了。】
            随着他进了内室,落座之后,想着就这么直白的问他,是否不妥,正犹豫间,就听得他发问。
            【这不是这几日得空,过来瞧瞧你,你可有事么?】
            神情间的犹豫已然挂在脸上,咬了咬唇,还是问出了口。
            【我听闻了你与我阿姐的婚事,这才想着过来看看你。】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20-04-13 17:00
            回复
              【果然,提到他醉酒之事,必然如孩童般羞红了脸,简直可爱的不行,抬手捏了捏他的脸】
              别呀,回头我在请你喝点可好啊~
              【正想着逗趣,听他提及婚事,脸色便微微冷了下来,想起上一次没有谈妥便不欢而散,如今这两家婚事依旧吵的热闹,自己更是心烦得很】
              怎么,阿煜可是想替你姐来当说客?
              【收扇紧握,径自品了口茶,尽显不悦的意味】
              阿煜,旁的人也就算了,你也要来劝我吗?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4-13 17:09
              回复
                脸颊被捏的瞬间,倒是愣了一愣,这阿墨,做这些动作倒是顺手的很,果然还是烟花之地去得多了罢,便也不甚在意。
                见他脸色冷了下来,便知此事恐怕并不简单。
                【阿墨?这成亲本是大喜之事,又何来的说客一说?听到传闻,我本以为是阿墨想开了,方才与阿姐结的亲。】
                看了看他的脸色,抿了口茶,才又接着方才的话说下去。
                【阿姐人很好的,若是阿墨真的和阿姐成亲,对阿墨也不是件坏事…】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20-04-13 17:31
                回复
                  【听他一口一个阿姐多好,要么就是成亲大喜,说的自己烦躁不已,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似是打算浇灭自己怒火一般,甩开折扇轻摇了摇】
                  你阿姐好不好,我认识的比你早,自是心里有数......
                  【脑子里却依旧头疼那句‘想开’二字,说的仿佛自己有多少罪过一般,起身,整个人挡在他面前,一手紧握他的手腕,另一只手故意挑起他的下颌,两指略微捏的狠了些,双唇凑到他耳边,轻笑一声】
                  呵,阿煜是觉得,喜欢小郎君,有何不妥吗?嗯?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4-13 17:46
                  收起回复
                    ‘自上次与江六郎不欢而散后,我就一直想着用什么方法能软化他的态度。特意去醉仙楼学了珍珠肉圆的做法,又回家苦练了三天,才终于做出了看着像模像样的珍珠肉圆。念着他喜欢牛肉,我叫皋月去买了新鲜的牛肉来剁成馅儿,改制成了牛肉圆才算完成。瞧着午膳的点也快到了,把肉圆往食盒里一装,欢欢喜喜往他的药铺去。’
                    ‘墨华翎的伙计不识得我,听我说来找江六郎,一直在旁阻挠。几次三番惹得我也发了脾气,他们才让了路,道郎君在那边的内室里。我有意不发出声音,想悄悄过去给他个惊喜,谁知到门口就见着江六郎正与我五弟耳鬓厮磨,一双“璧人”格外扎眼。食盒咣当一声落了地,我两手捂了嘴,一脸不可置信。’
                    :你……你们……


                    IP属地:日本10楼2020-04-13 18:21
                    回复
                      【阿墨?】
                      这样愤怒的阿墨是自己不曾见到的,一时间竟忘了挣脱。
                      东西掉落于地的声音传来,将自己惊醒,方才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过密了,抬眼一看,明珣正站在那里,表情诧异不已。
                      身旁掉落乃是一只食盒,想来阿姐今日来这里定是来看望阿墨,与他商议成亲之事的,只不过来的不巧,让她看到了这样的场面。
                      才后知后觉过来,阿墨是喜欢男子的,这般距离,怕不是阿姐误会了什么。
                      慌忙间起身,挣开了阿墨的禁锢,却也顾不得手腕与下颌的痛楚。
                      【阿姐,我们……】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4-13 20:06
                      回复
                        【本来只是想打断这孩子的‘好言相劝’却不曾想这屋里竟多了一个人,听着声音便知,身后便是与自己有婚约的女子,那惊讶的语气想必是误会了我与阿煜。】
                        【转念一想,她若有了误会,自己解除婚约的可能便多了一些,心里有了自己的小算盘,阻止了想要解释的阿煜】
                        嘘,你乖一点,别说话......
                        【起身看向愣在门口萧明珣,眉头微皱】
                        没我的允许竟贸然闯入我药铺的内室,萧娘子难道连敲门都不知道吗?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20-04-13 20:23
                        回复
                          ‘顾不得收拾散落一地的肉圆,径直上前一步。本就憋着一肚子气,听江六郎这质问的语气更是神色不虞,敢情还是我来得不是时候,打扰了他们的好事?知道问他也是白问,干脆选择无视了他的话,转向刚从江六郎怀里钻出来的五弟,压着火气尽量和缓地问他。’
                          :五弟,你们这是?


                          IP属地:日本13楼2020-04-13 20:31
                          回复
                            见食盒中滚落一地的食材,虽沾染了一地的灰尘,却不难看出这一盒的食物,定是阿姐花了一番心思的结果,如今却是浪费了。其实浪费了的又何止是这简简单单的食物而已,怕是还有阿姐那一颗真心。
                            看着阿姐有些发红的眼眶,于心不忍,想要解释些什么,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转过头,看着阿墨的神色也有些不耐,他心里怕是另有打算罢。罢了,这事从头到尾,自己就不该掺和进来,如果自己今天不曾来,也不会有这样的误会发生。
                            思及此处,便将要说出口的话咽了回去,乖乖立于一旁。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4-13 20:51
                            回复
                              【见阿煜到也知不该言语,乖巧站在一旁,嘴角轻启,这孩子还挺聪明。微微横了横身子,半挡在二人中间,看了眼萧明珣,满眼戏虐之色】
                              萧娘子,我们两个做什么,是我和阿煜的事,与你,有何关系?
                              【自己平日里倒是好性子,若是平时,自是看不得小娘子委屈之色,可如今这人身份不同,还执意不退婚,自己又怎会有好脸色】
                              你既然想要嫁给我,必然要承担这些后果,你也看见了,今日便和你说个明白,不论何时,我绝不会碰你。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4-13 21:02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