绎璟遗记吧 关注:80贴子:5,132

来个酒局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来个酒局哇~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20-04-07 21:31回复
    @乌努容京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20-04-07 21:31
    回复
      【自之前与大哥谈话后,自己到是乖巧了许多,醉花阴也没有再去,毕竟大哥说的也是事实,自己平日销金,却不可能总是靠着家里。】
      【还好,自己懂医,倒是开了个药铺,一来自己也有了打算,二来也随了父亲得意,也是让家里安心罢。】
      【不过这醉花阴可以不去,酒却不能不喝,忙里偷闲来这酒肆,点了壶上好的女儿红】
      唯美酒不可辜负,果然好酒。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20-04-07 21:37
      回复
        昨夜梦里酒香,今个肚里馋虫就作祟,瞧着面前的酒肆,眉眼舒展开来。转身踏入酒肆,小厮恰逢来酒,冷香扑将而来,酒瓮安神,苍龙卧云碧桃酣春般的诗意也醉进了心尖。酒肆却没了空桌,在大厅前扫了一眼,瞧着那人孤身一人,走近,只见他是绿鬓鸦发,桃目赍情,便是醉酒也能尝出一身风月来。虽难混迹名流,却也识得眼前的人总归是那家贵公子。拱手道了句
        “不知公子可愿同我共个桌?”


        IP属地:四川4楼2020-04-08 09:05
        回复
          【酒香入胃,沉醉其中,美酒自是醇香,可独自品酒却总觉少了些什么。】
          【忽而闻声,端杯的手停在嘴边,转眸看去。】
          【平日里去醉花阴,见惯了世家子弟,却独未见过如此出尘之人,放下手中之酒,眉眼浅弯】
          荣幸之至。
          【一臂支着下颌,瞧着他衣冠楚楚之模,甚是欢喜】
          在下江思墨,不知郎君何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4-08 09:26
          收起回复
            江思墨,将这三字在心下念了几番,垂眼打量着他,原来这便是江家的八郎君。倒回几年倒是常是听他同二弟厮混楚楼秦馆,前月又听着江家八郎开了一张药铺,想来是有长进了,可这今日瞧着这副模样倒还是不减风流。舒眉一笑。
            “原来是江公子,在下萧璟。”
            话落,替他斟了杯酒,递去。
            “往日常在二弟口中听闻公子,今日一见倒是有缘。”


            IP属地:四川6楼2020-04-08 12:19
            收起回复
              萧璟...
              【口中呢喃着,接过他递来的酒,一饮而尽】
              璟,乃美玉之光彩,好似郎君一般俊美。
              【似是从未见过如此一般之人,夸奖之言又都略显俗套,倒是怕那人会厌烦一般,又唤了小厮点了两坛酒落于桌上,眼底浮现戏虐之色,嘴角轻启】
              莫要公子公子的称呼,太过生分,既然是缘分,我便唤你...阿璟如何?
              【将酒坛推了过去,剑眉微挑,腰间取出折扇轻摇与胸前】
              不知阿璟酒量如何?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4-08 13:02
              收起回复
                年少踏走山川,倒是也遇不少此番情况,自己常是冷面直接拒了去,可到此时,碍于二弟情面,那话到了嘴巴又咽了下去,端起面前的酒杯,啄了一口。才回道
                “我长你几岁,私下唤我阿璟我倒是无妨,可我怕旁人听了去,安你个不尊兄长的污名,来日你商铺名声若是也跟着受损倒是我的罪过。”
                到此,抬眼笑看着他接了句
                “倒不如同着萧二般唤我一声大哥。”
                瞧着他推过来的酒坛,勾了勾嘴角,将酒杯放下。
                “思墨说笑了,嗜酒伤身。我向来有数,从未醉过。”


                IP属地:四川8楼2020-04-08 13:29
                收起回复
                  【大哥?自家大哥倒是与这人不同,虽然尽是成熟之感,而他却并非是只‘白兔’】
                  说的是啊,倒是六郎思虑不周,不过......
                  【往他身旁坐了坐,折扇请敲了敲脖颈,故作思考一般】
                  我家里也有一个大哥,若再唤你为大哥,自己便也不会分了,不如......唤你璟哥哥可好?
                  【见他放下了酒,又闻此言不由挑眉:从未醉过?垂眸略微思考,这人倒是聪明的紧,自己的小心思恐怕也是暴露】
                  竟看不出,璟哥哥便是如此厉害,如此,今日我便把自己交给璟哥哥,不怕醉酒好哦有露宿街头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4-08 13:46
                  收起回复
                    他一声璟哥哥叫的轻巧,却让自己有些难堪,收手抚平了袖上的褶皱,听着他后话。
                    “思墨公子同着二郎一般好说笑。常闻江府家规甚严,倒不曾想到能养出公子这般的妙人。”
                    顺口称赞了一句,又堵了他后话。
                    “常闻公子最喜去那醉花阴寻乐,我还想着公子也称得上一句千杯不醉,倒是在下多想了。看来日后若是想一醉方休也不再好找公子了。”


                    IP属地:四川10楼2020-04-08 15:44
                    回复
                      【老爷子家规是森严,自己只要不闯大祸便也没什么,不过,他这‘妙人’二字,听起来却也并非夸赞。】
                      六郎平日虽然随性了些,却也并非何事都爱说笑。
                      【听着后话略有意思,倒是我仿佛搬起了石头咋了自己的脚一般,今日醉与不醉,便都有失咯。】
                      【想到这,倒是没有继续刚刚的想法,径自到了杯酒,一饮而尽】
                      璟哥哥说笑了,醉花阴虽有酒有美人,却并非谁都会醉,唯有美酒配佳人,才有酒不醉人人自醉之境。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4-08 16:07
                      收起回复
                        “那六郎今日同我共饮倒是委屈了。”
                        若说平生所学最精,怕就是做木头人了,一句不解风情,倒是省去了不少麻烦。
                        美酒配佳人,垂眼瞧着他,将手上的酒盏把玩了番,接着前话。
                        “我可不懂美人,你若是与我讲讲这好酒,我倒是能接几句。若是谈及美人二字,般卿可一句也答不上。”


                        IP属地:四川12楼2020-04-08 16:41
                        回复
                          【瞧他这话也是有趣的紧,按下他把玩酒杯的手,顺势倒了酒】
                          有何委屈?若今日不是你,那才是无趣......
                          【美人吗?这会儿子倒是抬眸认真打量一番,定然是没有一丝女气,也是男子中的翘楚,若非要往美上说,怕也是个俊美一词方可搭配】
                          美人如同这美酒一般,各有不同,那米酒宛若小娘子一般纯甜,烈酒更配郎君这般英气,而我更喜欢后者。
                          【眉宇巧倩,看了眼那杯酒,戏谑道】
                          或者,璟哥哥更喜欢米酒咯?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4-08 17:13
                          收起回复
                            他自风流放荡,许是常让人接不住。将他方才斟的酒放下,偏过头瞧着他。
                            “我若喜欢米酒,公子可要做个红娘替在下牵线?”
                            风月之地的贵胄公子,都是浸在蜜糖中泡出来,说话多的是不留心意,也让人感觉不到情意,只当他是有趣。顺着他话说了下去。
                            “那你可得当心了,你易醉,这烈酒怕是沾不得。若是一醉不醒,可当如何?”


                            IP属地:四川14楼2020-04-09 11:53
                            回复
                              哎......
                              【似是惋惜一般叹了口气,随手倒满酒杯,折扇请敲了敲脖颈】
                              还是算了,六郎只在意自己的缘,从不在意他人的分......六郎所识的米酒大多都是醉花阴的,恐怕也入不了璟哥哥的眼,所以,这红娘,恐不适合我。
                              【看着杯中之酒,食指请敲了敲酒桌,忽而浅笑,端杯一饮而尽】
                              若酒香纯甜,就算是烈酒,醉一醉,又何妨?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04-09 12:18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