绎璟后宫吧 关注:3,998贴子:108,683

【京郊|城西】祈福寺院|罔极寺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演绎场所


IP属地:浙江1楼2020-04-01 13:55回复
    -
    【阿娘的生诞日已到,她一早便出府,车舆离了长安主城至这京郊罔极寺。】
    【择一袭紫色锦袍着身,纤腰如柳肢,不足一握。青丝万千,不成发髻,月白珍珠,埋入鬓间,熠熠生辉,紫玉固定,任其披散。盈盈跪于蒲团之上,素白柔荑交叠至胸前,对着阿娘的长明灯,诉说着自己的思念。】
    :阿娘,瑶儿已经找到那个能与我执手一生之人,他便是上次送女儿来这的江家大郎,江竑稷。待瑶儿与他成婚后,在与他一同来此给阿娘问安。
    【俯首叩拜,复起身出门,檀香安寂气息缠绕入鼻,一时也不急着回府了,索性便四处逛逛。】
    @苏重颜


    IP属地:浙江4楼2020-04-12 18:52
    回复
      【想自己这般常逛醉花阴的人,自是很少来罔极寺这样的清高之地,如今踏了进来,倒也倍感清净】
      【婚约一事闹得自己头痛,倒是想求个安生,不愿真的违背自己心意,娶个不爱之人度过余生,与她,与我皆是不公。】
      【叩拜后,只想随意逛逛,打眼看去,那女子倒是不同其他人,似有与生俱来的独特,有趣,上前搭言】
      这位娘子好生清秀,可否交个朋友?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20-04-12 18:54
      回复
        -
        【这近十日,她的长公主府夜夜有客至访,时常流连天明方才悄声离去,原来木头开窍了竟是这么主动,可惜茶靡的那本《和合如意图》,她就只看了一眼,下次再找她去要?那必须得小心,她家江郎最近盯她可紧了。】
        :......你,从哪冒出来的?
        【这人的画风可真清奇,所以她这是,被人搭讪了?还在这佛寺里?】
        :想与我交朋友啊,你先自报姓名吧。
        @苏重颜


        IP属地:浙江6楼2020-04-12 18:54
        回复
          【瞧她一脸惊讶的模样,倒是越发好奇,在这寺庙里,何时会陷入沉思?】
          【想来也是,身为男子,自是应该先自报家门,浅笑欠礼】
          在下江家六郎,江思墨,刚刚看小娘子气质出尘,便想来认识一下,若有唐突,还请见谅。
          【折扇轻摇于胸前,面露笑意】
          不知小娘子如何称呼?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20-04-12 18:54
          回复
            -
            【江家六郎,那个让她家郎君跑去醉花阴逮人的臭小子就是他啊,回去时要不要和江郎说说他这位六弟呢?】
            :原来你便是那位上了头条的江六郎,久仰大名。
            【聆其问语浅浅一笑,她的身份是告知对方好呢还是不告知好,哎呀头疼。】
            :我若是,不告诉你呢。


            IP属地:浙江8楼2020-04-12 18:55
            回复
              【自己日常上头条,早就习惯了这些,折扇微合敲了敲脖颈,似是无奈一般叹气】
              这长安似是没有有趣之事一般,头条总要有我,六郎也很不愿呀。
              【听她此言,不由挑眉?这身份有何特别,虽说前些十日不小心调戏了个小公主,可这人年纪应该不会与她一般了,自己的命中也不会那么准】
              六郎不知小娘子竟喜欢神秘感,还是,有何不敢说的理由?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20-04-12 18:55
              回复
                -
                :接连数月,每月头条皆有江六郎之名,着实让我佩服。
                【她确实挺佩服眼前这位的,每每江郎提及他亦是皱眉无奈的样子,说是祠堂都快被江六跪穿了可还是无用,这货依旧我行我素的,让江公夫妇头条不已。】
                :你问了我便一定要说吗?我就是不想告诉你。


                IP属地:浙江10楼2020-04-12 18:55
                收起回复
                  【眼前的女子,似是不同于往常之人,倒是机敏的紧,可若随便认输,也不是人人传言的江六了。】
                  【一指挑起小娘子下颌,整个人也靠近了些,悄声在其耳边笑道】
                  怎么 小娘子还有什么不可说的身份?或者说我们换个地方聊,嗯?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20-04-12 18:56
                  回复
                    -
                    :???
                    【一巴掌拍走他的手,力道重且狠。没大没小,这丫的找抽啊,脑海里浮现出一万种对方各式各样的死法,想了想,还是直接去告状更好,还能让她家江郎哄着~】
                    :皮痒了?看来只跪祠堂还不够。


                    IP属地:浙江13楼2020-04-12 18:56
                    回复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吓了自己一跳,不由惊讶】
                      你......怎么打人呢?
                      【瞧着自己这手指,不是被咬就是被打,现在的小娘子都这么凶了吗?转而听见她说自己跪祠堂的事,有些懵住,眼睛咔吧咔吧眨着,有些迷茫】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家事?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4-12 18:56
                      回复
                        -
                        :哼,只准你动作轻佻,不许我反击了?
                        【对嫂子动手动脚的,江六真是该好好学学礼仪了,看他眨巴的眼睛直接给他一个白眼,撒娇没用,你一糙汉子对我撒娇?换个软妹子还差不多,或者让我家江郎来也行~扬手直接给他额上重重一敲。】
                        :想知道我是谁,不妨问问你大哥!
                        【说着扬了扬江郎给她的玉佩,既然是他自幼携带之物,想必他的亲人定是熟悉的,转身抛给这江六一个背影离。】


                        IP属地:浙江15楼2020-04-12 18: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20-04-12 19:05
                          回复
                            ‘那日知了江六郎不愿结亲的始末,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心里早已是信了个十成十。只是再信也总是心存一丝侥幸,想当面问个清楚,便留了小笺约他来罔极寺一叙。佛门清净,哪怕真是要拆了这桩姻缘,也总要用平和之心面对。’
                            ‘我提早到了,先至寺内寻了方丈供上香油,找了一处清净之地略等,待江六郎来了再一并上香。’


                            IP属地:日本18楼2020-04-15 14:19
                            回复
                              【自那日三人的乌龙事件,自己到也没见那萧娘子再来找自己,今日在药铺正闲着,忽见小厮拿来小笺,并道是萧娘子所送。】
                              【她找自己去罔极寺,却并不知到底为何,自是知道阿煜那性子便是说到做到,定然是同萧明珣聊了,只是这结果,确实不得而知。】
                              【不过总归是要见得,来这罔极寺,便见此处较为清净,寻到她的身影】
                              萧娘子。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20-04-15 14:1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