绎璟遗记吧 关注:80贴子:5,132

【和夫人探讨子女教育问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IP属地:美国1楼2020-03-26 22:09回复
    【与老六训话还没等说完,先叫他跑了。自己又饮了两盏茶,思来想去还是得跟玖儿说说,可不能再惯着他了。于是叫人撤了茶,往琅华阁去。进阁内也不顾玖儿正研读医书,不管不顾将人抱到膝上,埋在那玉颈间先吸吸蹭蹭,这才攒足了精神似的,与她抱怨】
    :好个江思墨,今儿可气坏我了。


    IP属地:美国2楼2020-03-26 22:18
    收起回复
      -
      前些时日六郎送了数本医经至琅华,皆是她收藏中所缺少的,这段日子,她每每得了空就拿出细细翻阅,这小子,没白疼他。还没感慨完,门外便传来侍儿们问好的声音,下一瞬,自家夫君的身影便出现了。只不过,这脸色,怎么有点小委屈的样子?还不待她开言询问,就被人抱至于膝,还被他吸吸蹭蹭?好吧,这么多年了,她也习惯了,他爱吸就吸吧......
      “六郎又闯什么祸了,竟把你气成这样。”


      IP属地:浙江3楼2020-03-26 23:39
      收起回复
        【又将人抱在怀里偷了口香,这才跟她讲起方才事来】
        :这几日我忙着科举的事,没怎么管束他,他倒好,见天儿的往醉花阴跑。
        :方才我问他今后打算。让他入仕,他说自己愚笨、做不了进士。让他学萧家郎君经商,他又怕忙怕累,竟还推脱说有了事做就陪不了娘亲。
        【说到这就来气,好个江思墨,打小就不学好,一被训斥就知道搬出玖儿来应付我】
        :你听听这话,像个什么样子!他又不是哪家的小娘子,要天天陪着阿娘学女红。
        @李承欢·


        IP属地:美国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20-03-27 12:08
        回复
          -
          这一连串的抱怨差点把她绕晕,忆起近期六郎有事没事就往琅华跑,还老是带些合她心意的小礼物,原是为此。心里暗自腹诽,臭小子,竟把你阿耶气成这样,就不会心疼你阿耶一下啊,每次闯了祸就知道往我这儿推。
          “六郎这孩子,也太胡闹了。不过也怨我,平日太惯着他了。”
          话虽如此,可自家孩子她到底还是疼爱的,尤其是在四娘入宫,三郎入仕后,时常来陪她的,便只有六郎和最小的幺女了。
          “你看你,又气上头了。来,喝点茶,消消火。”
          可巧她今日所煮的便是那败火的白菊,就着坐他膝上的姿势,替人斟了一盏递去。
          “他应是一时间没考虑好,待我去与他说说,你就再给他些时日吧。”


          IP属地:浙江5楼2020-03-27 14:06
          收起回复
            【一惹祸就找他娘,他娘护着他,我又不能说什么。我这做父亲的,还能不能剩点威严了】
            :嗐,这哪里怨得了你。你以前惯着他也没什么,可如今他也大了,总该是要成家立业的,哪能再这般荒废下去。我已与他说了,十日内若是还不能定下来个出路,我是再养不起他了——这回你可不许再护着他。
            【看她递过茶来却故意不接,握上她执盏的手就着饮下。这白菊茶的味总是欣赏不来,可夫人煮的,权当蜜喝。饮了茶,临了还不忘亲亲她指尖】
            :平日在朝上,我这里外里的不是人。回了府,又有这不孝子要**心。也就抱你在怀里这几时,能舒舒心。
            @温檀歆º


            IP属地:美国6楼2020-03-27 14:56
            收起回复
              -
              指尖被袭不由得白了他一眼,都这么大年纪了还老不正经的,也不怕让人瞧见了笑话。才将空盏放置于桌,就听他下了最后通牒,还不许自己去帮。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夫君,她两边都心疼,臭小子,你可给你阿娘出了个大难题啊。
              “好,一切都依你的,六郎在怎么撒娇求饶,我都不管了。”
              平日里最见不得的便是自家老头子诉苦的模样,奶奶的,哎,儿子,娘是真帮不了你了。
              “辛苦你了。哎,予婉入宫已有三月了,不知她现今如何了,还有怀舒......”


              IP属地:浙江7楼2020-03-27 20:46
              回复
                【新帝初立,诸事繁杂恼人,这心里总归是想回藩镇去的,京城虽好,却是如履薄冰。可怀舒册了皇后,四娘又刚入宫为司乐,一时当真割舍不下,留在京都总能帮衬一二。念及此不免轻叹】
                :怀舒自小长在我膝下,我知她是当得起这国母的。只是她自幼受宠,性子傲得很。就怕她在宫里受了委屈,又没人宽慰几句。这回四娘进宫,在宫中也能相互帮衬帮衬。她姊妹二人又素来亲厚,总归有个能说说体己话的。
                【言罢又想起陈年旧事来,再叹一声】:怀舒自幼随我生长边关,好不容易回京安定下来,却又被选入太子东宫。我这心里,总觉得对不住她。你说,若是我当年不曾奉诏还京——嗐,想我十六岁随父西讨,弱冠之年便统军御敌,历任四镇藩帅,大小凡六十余战,未尝败绩。都说将士平生所求,建功封侯。可我这国公之位,总觉有愧——我又何曾想过,要赔进一个女儿?
                @李承欢·


                IP属地:美国8楼2020-03-27 21:52
                回复
                  富强民主!!!!!!
                  【新帝初立,诸事繁杂恼人,这心里总归是想回藩镇去的,京城虽好,却是如履薄冰。可怀舒册了皇后,四娘又刚入宫为司乐,一时当真割舍不下,留在京都总能帮衬一二。念及此不免轻叹】
                  :怀舒自小长在我膝下,我知她是当得起这国母的。只是她自幼受宠,性子傲得很。就怕她在宫里受了委屈,又没人宽慰几句。这回四娘进宫,在宫中也能相互帮衬帮衬。她姊妹二人又素来亲厚,总归有个能说说体己话的。
                  【言罢又想起陈年旧事来,再叹一声】:怀舒自幼随我生长边关,好不容易回京安定下来,却又被选入太子东宫。我这心里,总觉得对不住她。你说,若是我当年不曾奉诏还京——嗐,想我十六岁随父西讨,弱冠之年便统军御敌,历任四镇藩帅,大小凡六十余战,未尝败绩。都说将士平生所求,建功封侯。可我这国公之位,总觉有愧——我又何曾想过,要赔进一个女儿
                  @李承欢·


                  IP属地:美国9楼2020-03-27 21:52
                  回复


                    IP属地:美国10楼2020-03-27 21:54
                    回复
                      富强民主 文明和谐
                      -
                      这人什么都好,只是一提及女儿便开始絮絮叨叨个不停了,想到他对六郎的态度,在和对女儿们的态度一比,哎,我儿子可真惨摊上个女儿奴的阿耶,哎,太惨了。
                      "只是四娘的性子…哎,她的性子并不适合进宫,如今,只怕是要受些苦了。"
                      聆其言及往事,那一声无奈的轻叹又不轻不重的落在了心中,哎~心疼。温檀当年初遇江偃之时,就因其伤重军中人特请她前去医治,年纪轻轻少年郎,满身伤疤,竟还有暗疾。自她入了江家门,至今已度二十余载,这些年自己一直在细心调养着他的身子,现在,总算是让她给养回来了。 靠人怀里,听着他有力请问得心跳声。
                      :与你无关,别给自己平添压力。
                      @郑观山


                      IP属地:浙江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20-03-28 00:07
                      收起回复
                        【想起诏命下来那时,四娘又哭又闹了半日,府里热闹的,轮番的哄,这才将人劝住。一时想起又是可笑又是可叹,只求这丫头不闯出大祸来,平平安安的挨到年岁出宫】
                        :她虽骄纵了些,却向来机敏得很,说起话来不饶人,谁能轻易欺负了她去?更何况还有怀舒呢,统掌后宫,还能护不住她一个司乐吗。
                        【知道自己一提起女儿来就絮叨,早些年玖儿没少为这事吃飞醋。也便揭过不谈,将人又抱得紧了些】
                        :也委屈你了。这些年整日为我担惊受怕,这会儿过上了安稳日子,却又只能囿于这五间九架之间。
                        【忽又起一念】:卿卿,你可想开间医馆?我没长歌院的能耐,不能搜罗天下医书,也舍不得你去做个游方医人——叫你打理医馆其实也舍不得,要不还是开药铺吧。正好六郎也无事,便全交由他去打理,你只管坐堂——每日两个时辰就好,我每日处理完公务,回了府可不能寻不着你。
                        @李承欢·


                        IP属地:美国13楼2020-03-28 13:58
                        回复
                          -
                          “正是因怀舒乃一国之后,后宫盯着她的人定是不少,四娘这一去,也不知是好是坏...当初就该给她早早定亲才是,偏你抵不过她的撒娇,硬是拖,现在倒好。哎......”
                          提起这事她这气就不打一处来,殷家三郎模样身世品性皆不差,可偏偏这女儿奴让予婉一撒娇的,就什么都依孩子了,哼。
                          不去理会他因求生欲而说的直男话语,倒是对他之后说的话提起了兴趣。
                          “这倒是个好提议,若开了医馆,免不得要与西市那间杏林春暖相争,非我所愿。但若是开药铺,就不会有这样的麻烦,六郎又可找到事做。”


                          IP属地:浙江14楼2020-03-28 18:20
                          回复
                            【听他又提起那殷家三郎,虽说对他观感不佳,可夫人相中的,哪敢说半个不字】
                            :唉,那不是四娘不愿意吗。她的性子你还不知道?若不是定个她心仪的郎君,那婚帖都能给撕喽。我看你也不必忧心,找如意郎君这事毕竟急不得【说着又趁机亲了怀中人一口】:卿卿不也是游历行医时,才遇到了为夫我吗。
                            【将她抱稳在怀里,伸手拿了她方才在看的医书,随意翻了两页,与旧日所见并无不同——依旧犹如天书。心里暗自咂舌,这么些年,多少次试图研读医书,均以失败告终。还是夫人厉害,竟能读的津津有味】
                            :西市那杏林春暖,不过诊些寻常杂症,哪里比得上我家卿卿?我家卿卿心善,开间药铺,留他们口饭吃。


                            IP属地:美国15楼2020-03-28 22:03
                            回复
                              -
                              “哼,她这脾气呀,都是你给惯出来的,还说我护着六郎呢......”
                              聆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不给他面子直接反驳过去。
                              “可我记得我在她这个年纪,就已入了你江家门。”
                              看他拿起医经翻阅了几页,那犹如看天书般的神态,还有那一连串哄人的话,让她好笑又好气。
                              “行了,少拿这话来哄我,反正啊,每次一遇到女儿们的事,你这嘴就和抹了蜜似的。”


                              IP属地:浙江16楼2020-03-28 22:30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