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雪琪吧 关注:619,672贴子:17,676,933

诛仙小续之轮回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还是准备写个同人续,说起来诛仙也是好多年前看的了,但一直比较喜欢陆雪琪,受最近电影影响,又把书重温了一遍,忍不住想写个续


受电影影响,我觉得李沁的陆雪琪虽然长相不是很惊艳的感觉,但我还是挺喜欢的,唐艺昕的田灵儿完全符合我心中田灵儿的形象,肖战也还行,能带入(事实上电影之后我都是代入他们三的,除了碧瑶实在是代入不了。)


IP属地:贵州1楼2019-09-15 23:20回复
    一楼排雷~
    1、更新会很慢,因为工作比较忙,正常下班都是晚上十点,周末一般也要加班~~但不会弃坑,没有弃坑“前科”2、碧瑶会复活,我也不讨厌她,所以可能她会以比较好的形象出现得比较多
    3、可能会被打,但我还是喜欢惊雪CP肯定是凡雪,但林惊羽也会扯进丝丝感情纠葛吧,不过绝对不影响凡雪~~可忽略不计那种感情,最后会给林惊羽配个CP的,我一直觉得林惊羽是男二配置却没有男二待遇,心疼~~
    4、逻辑或者情节可能有些不是很符合原著的暗线发展,小说看得不是很仔细,脑洞会比较大,之所以叫轮回是因为张小凡问周一仙有什么看不破的,周一仙说:“轮回。”所以准备从轮回下手,可能想象很宏大,但写不出来那种效果吧,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5、会虐雪琪,不是感情虐,是身心虐??反正凡雪一心一意,但雪琪就是惨,一开篇就惨那种~~
    额,如果不喜欢这种设定的也请不要骂我,不看就是了,体谅一颗玻璃心,受不起太多的批评


    IP属地:贵州2楼2019-09-15 23:30
    收起回复
      第一章

      白云悠悠,多少岁月忽忽而过。
      湛蓝的天空下,荒芜的草庙村上空轻轻飘起一丝炊烟,远远传来“汪汪汪”的狗吠声。依然残垣断壁,依然野草丛生,但因这炊烟和狗吠,多少带来一些新的生气。风吹草动,竟还有一种难得的悠闲。
      “吱吱吱……”
      “汪汪汪……”
      一个男人端着一盘菜从一间新建的厨房里走出,脚下一左一右分别是一只灰猴子和一只大黄狗。大黄狗看上去比寻常狗体积大很多,不断蹭着男子的腿,拉耸着宽长的耳朵,似乎有些年纪了。那只小灰猴整个吊在男子腿上,双眼圆溜溜的盯着男子手中的菜盘,样子十分滑稽,不过仔细一看,会发现它竟有三只眼睛。若是以前寻常百姓看到,总会被它吓一跳,但自从经历了兽妖一役,人们对于这世上的千奇百怪早已见怪不怪了。
      在寻常百姓眼里,朝夕祸福,世事难料,一日三餐,才最是重要。
      “好了好了,别抢了,慢慢吃……哎,别抢啊……”那男子将菜盘往桌上一放,一狗一猴便跳上桌去,两只脑袋埋在碗里,不留一个间歇。男子倒是完全不介意,只是站在一旁微笑着摇头,嘴里不停招呼着,可谁也没听他的。
      他见这一狗一猴吃得正欢,自己又去厨房端了碗面出来,坐在屋前的石阶上,慢慢的吃了起来。不知是心事重重还是面的味道不好,只见这男子吃了两口便望向远方,轻轻的叹了口气。一碗面吃了好半天才吃完,回头见那一猴一狗正分立在他两旁,学着他的样子也望着远方,男子不禁笑了出来,伸手摸了摸大黄狗的头,道:“怎么,你们也想回去看看?”又转头摸了摸小灰猴的头,笑道:“她已经三个月连18天没有来了,你也想她了吗?”
      谁知那只猴子往后一跳,瞪圆双眼,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吓的事情,“吱吱吱……”不停叫着,似乎在急忙的解释什么。
      那男子无奈一笑,道:“她也没揍过你啊,怎么你就是怕她呢?”小灰猴不再解释,翻了个白眼,一跃跳到大黄狗的身上,骑着大黄狗跑向了草丛中。
      这男子正是张小凡,那一狗一猴便是一直陪着他的大黄和小灰。
      五年前鬼王攻上青云,张小凡持诛仙剑化解危机之后,自己也身受重伤,闭关调养了近乎一年时间,融合贯穿了五部天书之力,巩固了体内佛道魔三家之法,将体内邪气彻底逼迫而出,这才重回草庙村,简单搭了几间木屋,过起了寻常百姓的生活。
      屋檐上那片绿色衣角,在风吹雨打中,早已变得泛白,那悬挂着的普通铃铛,也渐渐生锈,不复当初的清脆之声。
      一切似乎都变了,又似乎从来便是如此。张小凡望着草丛中相互追逐的一猴一狗,嘴角淡淡浮起一丝笑容。
      随后又似想到了什么,轻轻拧起了眉头。自从一年前与陆雪琪再次相遇,她还没有过这么长时间不来相见,难道我说错了什么话还是做错了什么事惹她不悦了?张小凡遥遥望着青云山,苦笑一声甩了甩头,五年了,还有什么放不下,逝去的人早已归于黄土,活着的人何必徒生伤悲,师傅师**自己看得透彻。还是说,你在害怕?不知道以什么身份重回青云?
      张小凡呆了呆,随即摇头笑笑,五年了,也是时候回去了!


      IP属地:贵州3楼2019-09-15 23:31
      回复
        自从五年前鬼王攻上青云山,青云山死伤惨重,六脉首座如今除却一个曾叔常,其余尽是年轻弟子接任,而年轻弟子中,修为多是平常。加上道玄之死,诛仙剑失踪,四峰天机印被除,青云山早已不复当初光辉,山脉灵气似乎也飘散而去,再没有当初云蒸雾腾、如临仙境之感。连水麒麟被鬼王那一击之后,也没有再浮出过水面。
        萧逸才纵心思沉稳,勤劳勉励,面对如今百孔千疮的青云,也常常有心无力。各峰近年来广收子弟,试图培训新的年轻力量,连一向人丁单薄的大竹峰也招了十来个年轻弟子,然像陆雪琪、林惊羽那般天资绝艳的人物,毕竟是百年难得,是也虽然短时间内招了许多人才,也不过是增加了吃饭的人数。好在青云山毕竟有两千年的厚底,实力财力不容小觑,再多的人吃饭也吃得起。
        青云元气大伤,天音寺也没好到哪里去,据说近几年来天音寺更是闭寺关门、潜心修道,不再接待四方朝拜百姓,江湖上也鲜少再见天音寺的人才走动。倒是一些不知名的小门小派渐渐在江湖上活跃起来,不过这些,青云门似乎并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守在南疆的焚香谷。
        鬼王一战,焚香谷远在边疆,置之事外,实力得以保存,云易岚又是一等一的狡猾人物,按理说当是焚香崛起成为正道之首的大好机会,可焚香谷那边,近几年来也似乎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不知暗中究竟作何打算。
        萧逸才时时关注着焚香谷的动静,派人几次前往查看,均毫无异象,萧逸才心中甚喜,以为焚香谷有心偏安一隅不理中原世事,直到三个多月前,南疆上空火光大现震亮整个天际,半个天空似火焚烧,滚滚红云触目惊心,才让人不得不重新重视起焚香谷。
        萧逸才经过慎重思虑,派出陆雪琪、曾书书、林惊羽和杜必书前往查看。虽说陆雪琪已是宜丰首座,然事态紧急,且年青一代中实在没有比她修为更高又更熟悉南疆和焚香谷的人物了,只能由她领队前去暗中打探。
        四人一去就是三个多月,迟迟未归让萧逸才心中十分不安。终于,就在他准备派遣第二批人前去的时候,通天峰广场上,破空而来落下了三个人影。
        三个倦态满面的人。
        不见陆雪琪。
        萧逸才惊喜之后大是疑惑。通天峰玉清殿内,五峰首座分坐两旁,主坐之上萧逸才面色沉重,在听完曾书书的汇报后,竟有一丝想笑,这天下担子怎么就突然落到自己身上了呢?师傅啊,我并没有准备好。


        IP属地:贵州4楼2019-09-15 23:32
        收起回复
          萧逸才暗暗平静心态,开口语气有几分威严,道:“也就是说,焚香谷除了云谷主云游四海去了,其他并无异常?”
          “是,如今焚香谷一切大小事物都是上官师叔在做主,李绚师兄协助,整个谷内运转正常,就是人不似往日之多,据他们所说是三月前天降横灾牺牲了不少谷内弟子,现在正在灾后整饬,不宜待客,便把我们打发了。”曾书书道。
          “天降异火?”
          “是。经过我们仔细观察,的确四周都是大火焚烧的痕迹。如今的焚香谷也是元气大伤,气氛低沉,倒不像是有什么其他动作。”
          萧逸才若有所思,曾叔常问道:“你说袭击你们的人中有鬼王宗的青龙,你们看清楚了吗?”
          曾书书正色道:“虽蒙着面看不清脸,但他手上的乾坤青光戒是世间独宝,那神器在流波山我们都见过,应该是他。另外两人,我猜的不错的话,就是白虎和玄武。鬼王一战,他们都没有出现,我想,鬼王宗一定还有残余力量,并且开始蠢蠢欲动了。”
          “可是,雪琪怎么会找不到了?”开口的是坐在大竹峰宋大仁身旁的文敏,从一进来不见陆雪琪,她一颗心就没放下过。听他们讲到途中如何遇袭陆雪琪如何消失,她眼里蓄泪,担心不已。“必书,你们再仔细想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雪琪道法之高,当今世上,没几个人是她的对手啊……”文敏的声音里有几分哽咽,宋大仁紧紧握着她的手,轻轻安抚她的情绪。他自是知道这对师姐妹的感情,心中也是担忧不已。
          杜必书上前一步,微微低头,声音含糊带泪道:“师姐,陆师妹也是为了保护我……若没有她……事后,我们找了一个多月,确实……半分踪迹,也没找到……”在杜必书心里,陆雪琪不只是自家大师兄妻子的好师妹,更是自家小师弟心系之人,他宁愿自己出事,也绝不愿陆雪琪有个三长两短。然后南疆一行,他们确实尽力了,从遇险之后,他们几乎搜遍了十万大山,也返回焚香谷查看过,陆雪琪却似乎人间消失,半点痕迹也没留。
          在座的众人纷纷垂下了头,那是一个多么惊艳绝才的女子,是年轻一辈中道法最高的,如今连她也出事了,这青云门……文敏早已控制不住,低低抽泣了起来。萧逸才在心里深深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几分疲态。
          难道青云当真是气数已尽了吗?
          沉默了半响,萧逸才缓缓开口,似乎极不愿意面对这个问题,“林师弟,那三人的道法,连你和陆师妹都躲避不开吗?”
          林惊羽微微抬头,目光一片镇定和清明,淡淡开口道:“他们三人身上都有一股奇异的猩红之芒,像是有某种神秘的力量暗中加持,出手狠辣,又似乎是专冲陆师妹而去,招招逼人,若是流波山的那个青龙,我想以陆师妹如今修为,自保没问题,可如今,那股神秘的力量……”
          “猩红之芒?”
          “是,颇有几分像五年前鬼王攻山身上的那个邪气。”
          殿内一时气氛更加凝重了。


          IP属地:贵州5楼2019-09-15 23:32
          回复
            祖师祠堂前,萧逸才双手背后,抬头看着“祖师祠堂”四个大字,沉默,一直的沉默。
            旁边的林惊羽迎风站着,默默望着萧逸才。自从萧逸才接受掌门之职,短短五年时间,他似乎苍老了太多。
            “林师弟,当年那人将师尊的遗体交给你时,可有留下只言片语?”夜风吹来,萧逸才的声音飘散在风中,像蒙了层薄雾,听着有几分不真切。
            这个问题不知是第几遍了,但林惊羽还是认真答道:“没有。”
            “你说,诛仙剑是不是还在他手里?”
            诛仙剑,这柄威力无穷的神剑,庇佑青云度过了每一场的浩劫,如今,青云风雨飘摇,这位年轻的掌门人,除了想到诛仙,也想不到别的了。
            “当日他手持诛仙剑击败鬼王,想来诛仙剑,应是还在他手上。”
            萧逸才嘴角浮起一丝苦笑,“你说,我这个掌门当得是不是很失败?”
            林惊羽面有动容,但开口语气仍然淡淡的,“掌门师兄,夜晚风大,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萧逸才自嘲一笑,“即使找到诛仙剑,又有何用?诛仙神剑,如今只有他可以驾驭。陆师妹回不来了,他也永远不可能重回青云。而今日的青云,华丽的外表下早已脆弱得不堪一击,我可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
            “掌门师兄也不必太过担忧,鬼王宗残存势力一直隐在暗处,并未明目张胆挑衅中原正派,想来五年前那一场恶战他们也元气大伤,也需要时日养精蓄锐,这一次出手,我想更多的,也许只是私人恩怨,毕竟陆师妹和那人的关系……”
            萧逸才摇摇头,叹道:“林师弟,若只是一个鬼王宗就好了。焚香谷内,一定还有秘密,那三人的猩红之芒,背后绝不单单是鬼王宗的力量。”萧逸才转身,望向无穷的天际,叹息道:“这天下浩劫,纷纷攘攘,是不肯罢休了吗?”
            夜风吹起萧逸才的宽大道袍,衣袍向后飘飘沉浮,天地之间仿佛只剩衣服被风吹起的“簌簌”声响,林惊羽望着他的背影,分外孤独。


            IP属地:贵州6楼2019-09-15 23:32
            收起回复
              有多久没有回来过了?儿时的记忆纷纷涌来,父母慈爱的笑容,和伙伴追逐嬉闹的天真,远去了,模糊了,站在草庙村前,林惊羽闭着眼睛,深深呼吸着,感受着,可是再也回不去了。
              二十年了。于修道之人,二十年不过眨眼间,可对于平常的百姓,二十年也许就是一生,尤其在这纷乱的年代。
              他往废墟深处缓缓走去,远远便听到一猴一狗的叫声。张小凡在草庙村,似乎不是什么大的秘密,他未刻意隐瞒行踪,别人轻易就能发现。只是很多年轻弟子只道草庙村住着个奇怪的人,带着一猴一狗,却不知道这个奇怪的人,是这当今世上唯一集佛道魔三家真法于一身的人,也是唯一可以驱动诛仙剑的人。
              脚踩在野草上发出轻微的声音,一间简陋的木屋里跑出来一个人,脸上还浮着盈盈笑意,在看到来人时,忽然震惊了。
              一猴一狗朝着来人不断“示威”,来人无动于衷。
              林惊羽和张小凡,两人四目,相视许久。
              还是张小凡先开的口,“惊羽,好久不见。”说完嘴角微微上扬,心里竟有几分欢喜,仿佛已经等待了很久。
              林惊羽面无表情,语气依然淡淡的,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三个多月前,南疆天空有异动,我们前去查看,一无所获。”
              张小凡笑笑,“这些事情,我并不关心。”
              “我知道,可是有一个人的事情,我想你不会坐视不理。”
              张小凡心头一跳,一种强烈的不安袭来,他努力镇定心神,咬牙问道:“她怎么了?”
              林惊羽低头看地,声音有一丝不忍,道:“她不见了,我们找了一个多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凭空消失,无踪无迹。”
              “不可能,”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张小凡嘴角轻扬,“以她的道行,总不至于不能自保。”
              “是鬼王宗手下的青龙、白虎和玄武。我言尽于此,告辞!”
              林惊羽说完,转头离开,从始至终没有再看过张小凡一眼。刚踏出几步,张小凡冷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站住。”
              林惊羽闻声停下,听见背后那人极力压抑的愤怒,一字一句道:“你们就这样抛下了她?”
              林惊羽无奈苦笑,“我们尽力了。”
              “也是,呵,当初在死灵渊,他们也是这样抛下了我。”张小凡不怒反笑,面上尽是嘲讽。
              林惊羽没有回头,重复道:“我们尽力了。”
              张小凡面有痛色,闭上眼睛,深深呼了口气,再睁眼时,林惊羽已经御剑离去了。


              IP属地:贵州7楼2019-09-15 23:32
              回复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15 23:33
                收起回复
                  写的好好,爱了爱了,看了电影后迷上陆雪琪


                  IP属地:湖南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15 23:42
                  收起回复
                    无意间发现了这篇文章,写的不错,内容也很新颖。难得雪琪有危险,能让小凡紧张紧张。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16 00:21
                    回复


                      IP属地:安徽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9-16 08:04
                      回复
                        三个月都不去看看


                        IP属地:上海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16 08:23
                        回复
                          多更点


                          IP属地:浙江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9-16 08:27
                          回复
                            等更


                            IP属地:安徽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16 08:33
                            回复


                              IP属地:安徽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9-16 08:4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