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画骨吧 关注:741贴子:26,736

【画骨成沙】红颜劫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画骨成沙】红颜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06 21:29
    因为贴吧整改,之前的文楼全部都被删除,不知道何时恢复,@◆倾画芊骨 也为了感谢她的支持,所以特重新搬文,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心境不同,文也会稍作修改,更文速度会很慢,勿喷,勿催,谢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7-06 21:50
      为静儿顶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06 22:37
        静儿我跟你讲,我是从去年开始看你的文的看见别人叫你静儿,肯定要叫啊,不然会显得很奇怪你写的花千骨的文我基本上都看了,写的真心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06 22:42
          1.床榻之上,一个人儿安静的躺着,如果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甚至感觉不到她还活着。
            
            “师兄,你们不过是下山历练,怎么会变成这样?”青衫男子满脸担忧。
            
            “我不知道。”清冷的声音响起,他内心早就被自责充斥着,如果知道会如此,怎么会放任她一个人去那种地方。
            
            “我先开一些固本培元的药给她吃,等下让火夕送过来,其他的,慢慢来。”青衫男子说完,留下一些随身带着的丹药便离开了。
            
            没错,床榻之上的人儿正是本已死在悯生剑下的花千骨。
            
            竹染在最后时刻用禁术换回了花千骨的一魄,而东方彧卿则是利用异朽阁秘术将花千骨这一魄送回了过去。
            
            “小骨。”声音不再是那般清冷,似乎多了一丝连他自己都觉察不出的温柔。
            
            在她身边坐下,本想着让她锻炼一下,可是却突然觉察不到她的气息,等到终于找到他的时候,她已经昏迷在野外,仙身被毁,修为尽散。
            
            然而周围除了些鬼怪,并没有什么更大的危险,小骨到底经历了什么?这也是他自责的地方,怎么就狠心放任她一个人。
            
            牵过她的手,浑厚的仙力渡入她体内,她的仙身是得自己百年修为修炼而成,如今,哪怕再耗费百年功力又如何,只是,为何渡进她体内的功力又会回到他体内?
            
            小骨,她竟然在抗拒自己的仙力。
            
            周而复始了几次,结果依然如此,仙力渡过去,又会回到他体内,迫使他不得不停下,一切,看来都要等她醒了才有答案。
            
            小骨,你切不可有事,若你有事,今后这慢慢长路,谁陪着师父一起走下去?
            
            不知道何时起,他已经习惯了她在身边的日子,修仙千年,从不觉得寂寞,而自从她出现在他的世界里,似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的人生不再是黑白,而是多了一抹色彩,习惯了每天陪着她吃饭,习惯了她每天给自己束发,更是习惯了她每天咋咋呼呼的性格,每天在自己耳边说个不停。
            
            他放纵她打理自己的一切,放纵她彻底进入他的世界,若是没了她在身边陪伴,他是否又要回归到寂寞?还是说,他本就该属于寂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7-07 00:05
            2.第二日,笙萧默早早的到了绝情殿,给花千骨诊脉,同来的,还有世尊摩严,那个世人眼里最容不下花千骨的摩严。
              
              “子画,这里是些固本培元的药,想必会对她有用处。”开口的竟然是摩严。
              
              “大师兄不是一向不喜欢千骨吗?”笙萧默颇为意外,忍不住调侃到。
              
              “她毕竟是子画唯一的徒弟,我作为师伯,不该关心一下师侄吗?”摩严淡淡的说到,这就是他在师弟心目中的形象,这里无奈的苦笑一声,罢了,由他们去吧。
              
              “如此,我便替小骨多谢师兄。”声音里依旧冰冷,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谁都知道,师兄不喜欢小骨。
              
              “多年师兄弟,你我不必如此,大殿还有事,我先走了!”说完,摩严便走出房间,离开了绝情殿,师兄弟间,到底是有了隔阂。
              
              “掌门师兄,这些的确都是难得的药材,放心给千骨吃,只是,大师兄这是怎么了?突然变了性情?”笙萧默将药材看了一遍,觉得没问题才交给白子画,只是对大师兄这突然的改变还是有些不适应。
              
              “小骨怎么样?”如今才后悔,为什么自己不去修习医术。
              
              “她如今成为凡人之身且魂魄受损,恐怕日后还需要多调理,而至于她为什么会排斥你渡过去的仙力,我也不知道。”笙萧默无奈的摇头,自己虽然精通歧黄之术,但是,真的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师兄,别担心,仙身没了可以重新修,以千骨的领悟能力,必然不会太久。”笙萧默说到,可惜,白衣之人并没有多看他一眼,或许在他眼里,只有床上那个小徒弟吧。
              
              “我说师兄,你这是有了徒儿就不理师弟了。”笙萧默调侃到,可惜,那白衣之人同样没有回应,唉,这个师兄就是个千年冰山,罢了,还是认命的去给他的宝贝徒弟配药去。
              
              小骨,是师父没有保护好你,以后,都不会让你离开为师身边了。
              
              依旧不死心的给她渡入仙力,结果,依旧如此。
              
              到底是为何?他堪不破这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07 00:06
              3.“唔~”不知道过了多久,床榻之上的人儿似乎有了反应。
                
                “小骨,小骨。”白子画轻声喊到,已经三天了,她终于醒了。
                
                花千骨慢慢睁开眼睛,这里是哪里?她怎么会在这里?眼前的人又是谁?为什么一脸紧张的看着自己?想要坐起来,却发觉自己没什么力气。
                
                “小骨,哪里不舒服?”白子画看出她的想法,扶她坐了起来。
                
                “你是谁?”花千骨轻声问到,看着他的眼神,陌生而又戒备。
                
                “小骨,我是师父。”
                
                “师父……师父……”嘴里喃喃自语,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妖艳女子绝望的脸,“我没有师父,没有朋友,没有爱人,没有孩子,当初我以为我有全世界,却原来都是假的,爱我的, 为我而死,我爱的,一心想要我死,我信的,背叛我,我依赖的,舍弃我。我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求,只想简单的生活,可是是老天逼我,是你逼我!你以为到了现在,我还回得了头么?”
                
                为什么心好痛?她是谁?而我又是谁?花千骨突然痛苦的抱着头。
                
                “小骨!”白子画看着她如此痛苦的神色,恨不得代替她去承受。
                
                “头好痛,她是谁……”一道银光闪过,花千骨又陷入了沉睡,白子画看她如此痛苦的神色,给她施了安神咒。
                
                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伸手置于她眉心,却丝毫探知不到她的记忆,都是些零星的碎片,而这些碎片,也都是在绝情殿,丝毫没有关于那晚的经历。
               
                小骨,师父一定会医治好你的。
                
                这几天,他一直守在花千骨身侧,虽然知道这不合礼数,但是此刻,任谁也不能让他离开她半步。
                
                “你是说,花千骨排斥子画的仙力?”长留大殿,摩严问到,听到这个消息,他也是意外的。
                
                “正是如此,大师兄可曾遇到过诸如此类的事?”笙萧默难得的一脸愁容,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模样,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未曾遇到。”摩严眼里闪过一抹异色,笙萧默因为一心想着花千骨的事,也未曾察觉罢了。
                
                “我去藏书阁看看,希望能找到对千骨有帮助的方子。”若是那小花花不好起来,恐怕他那个师兄,就要守在绝情殿再也不理这六界了。
                
                “你且去吧!”摩严未多说什么,继续低头处理手里的折子。
                
                笙萧默没有发现异常,转身去了藏书阁,心里虽然还是隐隐觉得哪里不一样了,尤其是师兄摩严,但是却未看出任何端倪,只得作罢,毕竟,小花花才是当务之急要解决的。
                
                万年不变的长留山,似乎有什么在悄然改变,只是,无人发觉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07 00:07
                改了之前一些看上去不太合理的地方,但是大体情节不会改变,虐文从来不是我的强项,为虐而虐,最后肯定达不到预期的效果,所以,随遇而安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07 00:08
                  4.花千骨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一个绿色的小身影围着她喊着娘亲,可是,为什么看不到她的脸?为什么她又突然消失不见,她急切的想要抓住什么,可是,手里一片虚无。
                    
                    “糖宝……”花千骨嘴里喃喃自语,额头上布满汗水。
                    
                    “小骨,小骨。”白子画拧了手帕给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知道她是陷入了梦魇,又不能强行用术法将她唤醒,只有寸步不离的守护着她。
                    
                    花千骨似乎又看到那个为了她毁了容貌的杀姐姐,还有为了她挡住摩严一掌而粉身碎骨的东方,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真心待她的人,都落得这般下场?还是说,她本就是不祥之人,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厄运。
                    
                    “糖宝……东方……姐姐……”泪水顺着眼角流出,你们不要离开我,我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求,只想你们在我身边。
                    
                    “小骨,别怕,不管你经历过什么,为师都在你身边。”声音放的很轻,很温柔,只是,为什么会觉得心痛?
                    
                    绝情殿,白子画已经整整七天没有离开过花千骨半步,除了每日笙萧默来送药诊脉,绝情殿几乎安静的感觉不到有人存在的痕迹。
                    
                    “师兄,去休息一下吧,千骨这里有我照看着。”笙萧默看着白子画,实在有些不忍心,他知道千骨在他心里一直都是不一样的存在,只是,这样不眠不休,他担心师兄的身体受不住。
                    
                    “师兄,如果千骨醒来看你这般憔悴,也会难过的。”依旧无言,笙萧默不得不承认,只有在面对花千骨时,师兄才会多说上几句话。
                    
                    “师兄,你是何时冲破的十重天?”这些天因为给花千骨配药,也没有来得及仔细问问师兄,突破十重天,师兄应该是经历过生死劫了。
                    
                    “就在小骨受伤的那天。”他本是在入定,却猛然间功力大增,直接突破了十重天,而同一时刻,他感知到小骨有危险,置于为何会突然冲破十重天,他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思量。
                    
                    “莫不是千骨她……”笙萧默欲言又止。
                    
                    “生死劫并未解。”白子画的声音只有清冷。
                    
                    “放心吧师兄,这件事,我不会让大师兄知晓。”没有得到回应的笙萧默,无奈的摇摇头,离开绝情殿,回了自己的销魂殿,情之一字,怕是掌门师兄已然深陷其中了,他还是躲远一点的好,情,太可怕了。
                    
                    生死劫即是婆娑劫,小骨,相信为师,只要你心思澄明,这婆娑劫,一定有解!
                    
                    婆娑劫,不死不伤便成魔,白子画此刻并不知道,情之一字,究竟会让他陷入怎样的疯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07 00:08
                    5.是夜,花千骨悠悠醒来,却听到一阵好听的琴音。
                      
                      是谁在弹琴?为什么听不出这琴声里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花千骨起身离开房间,顺着琴声走了过去,他是谁?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
                      
                      “小骨。”清冷的声音响起,白子画已经感知到了她的气息。
                      
                      “你是谁?”花千骨轻声问道。
                      
                      “我是师父。”白子画瞬间移动到花千骨面前,眼里难掩的担忧之色。
                      
                      “你是神仙吗?”花千骨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小骨,你不记得为师了?”不知为何,心里莫名的心痛。
                      
                      “我从未见过你!”花千骨肯定的点点头,只是,为什么看着他会觉得心痛呢?
                      
                      “为师这就让你师叔过来给你诊脉。”无论如何,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小徒儿忘记自己的事实。
                      
                      绝情殿花千骨的房间,笙萧默眉头紧锁,他是真的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师兄,千骨可能是因为魂魄受损才导致的,精心照顾些,很快就会恢复正常。”笙萧默如是安慰着白子画。
                      
                      “千骨,我等下让火夕再送些药过来,你记得按时服用,这段时间安心静养,切不可急于修炼。”
                      
                      “修炼?我为什么要修炼?”本能的,她很是抗拒。
                      
                      “不修炼怎么修的仙身?”笙萧默反问道。
                      
                      “我为什么要修仙身,现在这样没有什么不好啊。”花千骨继续问到,“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长留绝情殿你的房间,我师兄白子画是你师父。”笙萧默只得耐心的解释一番,“你跟随你师父下山历练,受了伤,仙身尽毁,修为具散,如今,需要安心修养日后才可继续修炼。”
                      
                      “可是,我不想修仙,我只想找到糖宝和东方,东方答应过我,以后我们一家人再也不分开的。”东方,糖宝,你们在哪里?
                      
                      为什么你记得东方彧卿和糖宝,却唯独忘了师父?白子画无声的退出了房间,内心某处在崩塌。
                      
                      “千骨,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你师父。”师兄这是受伤了?从来没有看过他那样悲凉的神色。
                      
                      桃花树下,白子画负手而立,这是小骨下山前送他的礼物。
                      
                      “师兄,千骨她只是一时忘了你,只要你们从新相处,她很快会接受你这个师父的。”
                      
                      “我去给千骨配药,你自己,好好休息。”笙萧默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师兄就是这个样子,什么事都闷在心里。
                      
                      小骨,为师一直教你分辨善恶,如今,你心心念念只有东方彧卿,你可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为师到底该如何保护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07 00:09
                      6.长留大殿,摩严看似在处理折子,却明显有些走神,笙萧默倍感疑惑,忍不住叫了几声师兄,却并未得到回复,不禁加大了音量,心里却有了自己的盘算。
                        
                        “大师兄!大师兄!”
                        
                        “何事?”摩严抬头,才发觉笙萧默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自己。
                        
                        “我已经喊了你几次了。”笙萧默一直看着摩严,总觉得他哪里不对劲。
                        
                        “到底何事?”摩严尴尬的神色一闪而过。
                        
                        “千骨她失去了部分记忆,如今,已经不记得掌门师兄了。”笙萧默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无奈的说到。
                        
                        “这也是对他们师徒的一种磨砺吧,或许一切都是天意。”摩严不再开口,继续低头处理手里的折子,该来的如今应该已经在路上了吧。
                        
                        绝情殿
                        
                        “你真的是我师父?”花千骨看着眼前的白衣之人。
                        
                        “是,把药喝了。”白子画轻声说到,罢了,不记得便从头开始。
                        
                        “好苦,我不要喝。”花千骨闻着药汤的味道便很反感。
                        
                        “这是你师叔亲自配的药,对你身体恢复有益处。”直接将药碗递至她嘴边,大有不喝就灌下去的意思。
                        
                        “好苦。”花千骨就着他的手一口气喝了下去,却苦的直皱眉,眼里满是对眼前之人的不满,还是自己师傅呢,逼人家喝这么难喝的东西。
                        
                        “今日起,每隔两个时辰喝一次,暂时不要修炼。”白子画忽略了她眼里的不满,轻声说到,虽然师父这样喂徒弟吃药不合常理,但是只要小骨肯乖乖喝药,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我为什么一定要修炼?”上次那个师叔也是说不要自己急于修炼,但是,她却是从心里不愿意修炼的。
                        
                        “为什么不愿意修炼?”若是不修得仙身,你又如何能够在以后得岁月里常伴为师左右?
                        
                        “做一个平凡的人没有什么不好。”她的意识里似乎一直都有这样强烈的想法,或者说,那是她最简单的愿望,“做一个普通的人,将来嫁给自己心爱之人,做一对平凡的夫妻,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那才是真正的生活。”
                        
                        “修仙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可以远离俗事,不必经历生老病死。”
                        
                        “经历又有什么关系,至少可以证明自己还活着。”
                        
                        “罢了,这件事以后再讨论,你好好休息。”究竟是从何时起,小骨竟然有了这般心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7-07 00:09
                        7.夜晚,寂静的绝情殿,再也听不到天籁般的琴声,白子画站在露风石之上,心里惶惶不安,这是他自成仙以来唯一的一次,到底是什么,竟然是他也参不透算不清的,似劫非劫,究竟是他还是小骨的劫?堪不破,究竟该如何去避免?
                          
                          千年来,他一直讲究道法自然,直到遇到她,明知她命数诡异,依然想要与天一搏,妄想改变她的命数,可是如今,真的是他自诩太高了吗?小骨,为师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保你一世无忧?
                          
                          万年不变的长留山,无论何时,都是修仙之人首选,而今,又是一年一度的仙剑大会,只是这次,花千骨不能再参加了。
                          
                          落十一如今依旧是摩严门下的大弟子,此次花千骨不能出席拜师组的比试,也让落十一觉得惋惜。
                          
                          仙剑大会,依旧热闹无比,六界之人皆可来参加比试,点到为止。
                          
                          绝情殿,花千骨如今精神状态极为不佳,整日里多半是昏昏欲睡,白子画本欲陪同,但是身为掌门,不得不出席仙剑大会,但是整颗心却都在自家徒弟身上,究竟从何时起,小骨在自己心里占据着如此重要的地位?这几天,他一直不断的问自己,可是,连他自己都没有答案。
                          
                          “师兄,回神了。”笙萧默调侃的声音响起,白子画冷眼望去,前者并没有识趣的闭嘴,反而更加卖力的调侃,“你那宝贝徒弟如今好好的待在绝情殿,你还怕她跑了不成?”
                          
                          “子画,花千骨如今身体如何?”摩严问到。
                          
                          “小骨很好,劳师兄费心。”清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察觉,每次面对那个喜欢闯祸的小徒儿,声音都不自觉的轻柔下来。
                          
                          “今年仙剑大会,花千骨能否收徒?”摩严继续问到。
                          
                          “小骨如今已经修为具散,怕是无心收徒之事。”绝情殿只有他们师徒有何不好,无人来打扰他们的清净。
                          
                          “大师兄,今年,不如由十一师侄开门收徒。”笙萧默出来打圆场。
                          
                          “十一今年倒是可以再收一徒。”思绪不自觉飘远,就连笙萧默喊他都没有察觉到。
                          
                          “大师兄!大师兄!”笙萧默又无奈的喊了几句,这个师兄最近很是反常,经常这样陷入自己的思绪里,很可疑!
                          
                          “咳咳……何事?”摩严尴尬的咳了几声,用以掩饰自己的心虚。
                          
                          “大师兄最近可是有心事?”笙萧默故意试探性的问道。
                          
                          “自然是有心事,如今长留弟子式微,三尊直系弟子只有落十一,火夕舞青萝和花千骨,子画只收一个徒儿,你又如此不务正业不肯收徒,我怎么能够没有心事。”三言两语就打发了笙萧默的试探。
                          
                          “唉,现在谈的是你的心事,怎么又说到收徒了,看比赛,看比赛,大师兄还真是无趣。”笙萧默没有讨到好处,也立刻转移注意力,自从收了火夕和舞青萝,他悔的肠子都青了,这两个活宝,每天就只会给他闯祸,整天里就知道八卦,丝毫没有进步之心,也不如那小花花贴心,真是悔不当初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07 00:09
                          8.终于,经过各种比试,仙剑大会进入尾声,笙萧默无聊的打起了瞌睡,这场面着实无聊,都只是些花架子,看了让人很难不犯困。
                            
                            “禀尊上,东海轩辕圣帝的女儿幽若,想要参加仙剑大会,只是,如今已经进入最后八强的比赛,她又不肯参加下一届,如今该如何处理。”落十一面色有些为难,如果答应了,着实不符合规律,对其他弟子也是不公平的。
                            
                            “准了,让她直接进入最后的比试!”该来的终于来了,只是这时机显然没有把握好,摩严这里叹了口气,自己这千年来的公正名声,如今怕是要落地了。
                            
                            “这……”落十一很想说,这对其他弟子不公平,可惜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因为自己的师父同意,就连尊上都点头放行了,他还能说什么呢,“是,弟子马上去安排!”
                            
                            “大师兄,这幽若是何许人也?”笙萧默的八卦潜质被激发。
                            
                            “圣帝的女儿!”几个字,打发了笙萧默,他在想,子画究竟还会不会为花千骨收下这个徒弟,若是不收,那个小丫头估计要失望了吧,幽若的仙资不错,也是他所看好的,即使不入绝情殿门下,做十一的弟子也是好的。
                            
                            “世尊,这是何人?”对于半路插进来的幽若,可不是所有人都认可,自然有人耐不住性子出来撒野。
                            
                            “她是圣帝之女幽若,玉帝玄孙女。”摩严回答。
                            
                            “东海圣帝?难怪连初赛都可以不用参加了。”说话满是嘲讽的意味,此人正是蓬莱掌门霓千丈,他的女儿霓漫天在长留莫名离世,让他对长留早就不满了,一心想要利用禁术复活自己的女儿,可惜一直未果。
                            
                            “这只怪你蓬莱弟子无能!”天山掌门毫不留情的回了过去,他向来看中长留,凡事也倚重长留和白子画。
                            
                            “尹掌门自己又有何能耐,还不是要仰他人之息。”霓千丈不屑的说到。
                            
                            “那也好过有些人,没有本事还自以为是。”尹洪渊冷笑着说到,这霓千丈一直想要取代白子画,统领仙界,可惜,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且不说就算没了白子画,这六界还有一个阴晴不定的杀阡陌,就算霸主,几时轮得到他一个小小蓬莱,真真是痴人说梦!
                            
                            “尹掌门这话不知道是说是?”霓千丈自然是要拉着别人一起下水,到时候他只管看戏就好。
                            
                            “两位掌门,还是安心观看比赛的好。”云隐淡然开口,今年的仙剑大会,茅山弟子也有参加,他不求弟子拿第一,只希望不要丢了师父的脸,让花掌门在长留被人笑话而已。
                            
                            “几位掌门,有什么话,还是等到仙剑大会结束了,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笙萧默开口说到,大师兄今年这是怎么了,越发的觉得他哪里不对劲了,一切的反常举动,怎么感觉都不像是他所为。
                            
                            两个人也没了兴致斗嘴,只能继续看着最后的比赛,其他几位掌门,除了云隐和卫昔,其他都是抱着看戏的态度,只作壁上观罢了。
                            
                            毕竟这天下无事还好,有事,他们都不得不依赖长留,依赖白子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07 00:10
                            先为静儿姐姐暖贴。
                            @◆倾画芊骨 倾儿,你忙着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07 08:44
                              9.到了最后八强,某人满眼奸计得逞的笑容,但是她意外的是,世尊居然直接同意她进入复赛,而且,尊上这么守规矩的人,竟然也同意了,原本以为要费多少唇舌呢。
                                
                                “东海圣帝之女幽若对茅山弟子云奚。”落十一的声音响起,两人同时御剑上了比赛场。
                                
                                两人对视,互相行礼,随后,开始出招,幽若因为曾经和花千骨学过长留剑法,更是有幸得到白子画指点,如今又是重来一世,修为自然不低,师父,你等着幽若,幽若马上就来陪你!
                                
                                “掌门师兄,我怎么觉得她的剑法和小花花如此相像?”笙萧默看着场地之上的幽若,开口问到。
                                
                                白子画并未回答,她的剑法不止像小骨,更像是自己亲传,很多动作套路和小动作,除了小骨,外人是绝对不会知道的,到底她又是谁?会不会对小骨造成危害?
                                
                                场地之上,幽若绝对是占上风的,她修火系,这场地也是建立在火山之上,对她本就有利,而茅山弟子云奚,尽管修为不错,却也没有源源不断的真气维持水系法术,终究以幽若最后一掌将云奚逼出场地结束。
                                
                                未拜师组比赛尽管不如拜师组的精彩,但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横空出现的幽若身上,大家好奇,究竟这幽若有多大本事,能让长留两尊破了多年的惯例。
                                
                                未拜师组最后一场,幽若对长留弟子幻雪。
                                
                                “我是不会输给你的,今年这第一,我要定了!”幻雪看着说到,她是一定要拜入白子画门下的。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幽若冷冷的说到,哼,这第一只能是我的,不然多给师父师祖丢人啊!
                                
                                幻雪出招,招招狠毒,幽若虽然仗着有几分修为,却也有不敌之势,但是,幽若这性子就是不服输,以退为进,仔细观察对手的短处,争取一招制敌!
                                
                                “大师兄,你最近是不是去了哪里?”其实他是想问,大师兄你是不是什么妖孽幻化而成?
                                
                                “这是何意?”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不是我师兄。”笙萧默半开玩笑的说到。
                                
                                “胡说些什么!”摩严微怒,这个师弟,越发的没了正经。
                                
                                “实在是你最近诸多反常,我不得不有如此猜想罢了。”笙萧默慵懒的靠在座椅之上,但是眸子里却满是精光。
                                
                                “专心看比赛,今年弟子里很有一些仙资不错的,选两个收入你门下,悉心教导才是。”摩严直接避来了话题。
                                
                                “大师兄,我错了。”笙萧默赶紧说到,开玩笑,那两个活宝还不够自己头疼的,再收两个,不如直接杀了他好了。
                                
                                目光又一次转向比赛场地。
                                
                                绝情殿,沉睡中的人儿猛然睁开眼睛,呵,这就是宿命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7-07 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