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焰吧 关注:2,141贴子:8,098

【原创】宝藏(白亦非×焰灵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祭度娘。
本文设定有妖物背景,焰焰是鲛人,雷者慎入。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5-27 22:02回复
    好看呀!


    IP属地:重庆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5-27 23:15
    收起回复
      紫女后退一步,将手搭在她肩上。“你叫什么名字?”

      鲛人眨眨眼,笑容有些俏皮。“我叫焰灵姬,”她的指尖跳跃着一簇小小的火苗,“火焰的焰。”

      紫女正欲说出自己的名字,门外忽然传来轻叩,接着是韩非难得正经的声音:“紫女姑娘,血衣侯来了。”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5-28 03:01
      回复
        收藏了收藏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5-28 13:41
        回复
          有已收藏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5-29 19:21
          回复
            有些回复怎么被吞了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5-31 23:26
            回复
              第三章 交锋

              血衣侯自封侯后便带着白甲军镇守边防,在雪衣堡深居简出,前些日子却突然回都城述职。紫女记得,那夜她站在楼上半开窗扉看着街上那群井然有序的军队路过时,行在最前头的血衣侯在那时忽然抬头望了她一眼,眼中似有诧异之色,然后锐利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别有深意的浅笑。

              那个笑容让她背上无端发凉。

              韩非见紫女面色沉重,便道:“你若不想见他,我可以帮你应付。”

              紫女摇摇头,抬头揶揄地瞥了他一眼:“你不是想看看鲛人长什么模样吗?现在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了。”

              韩非微微一笑,“比起鲛人,我当然更担心紫女姑娘的安危啊。”

              话音未落,却见紫女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但她很快便又露出笑容,朝韩非身后行礼,道:“侯爷。”

              韩非收敛起不正经的神情,转身面对那个高大挺拔的白发男人。“侯爷,真是巧啊,你也是来这喝酒的么?”

              白亦非只对他微微点头,目光落在韩非后的紫女身上,似笑非笑。“不,我只是来解答心中的一个疑惑。”

              紫女微笑着走上前,“不知侯爷遇到了什么困惑?如今九公子也在这里,兴许能帮到您几分呢。”

              “我心中的疑问已经有了答案,我该走了。”白亦非审视的视线在紫女身上停留一会儿,意味深长地望了韩非一眼,正欲转身离去时,目光忽的一凝。

              韩非心中一动,暗道不好,忙转身看去,只见原本呆在屋内的鲛人探出半个头,好奇地看着三人,见众人都望着她,便又把脑袋缩了回去。

              “这是我新来的一个姑娘,不懂规矩,还望侯爷切勿放在心上。”紫女边说边走过去,关门前警告性地看了鲛人一眼,后者却眼带笑意地对着她吐了吐舌头。

              “无妨,像她这样的美人,本不该被拘束天性。”白亦非似乎并未在意,转身下楼。

              韩非与紫女送走这位不速之客,回到楼上时,却发现安置着鲛人的房间里已空空如也。

              紫女揉着有些作痛的额角,叹气道:“算了,她既然选择离开,就要做好接受任何后果的准备。”
              鲛人本就异常珍稀,更有食其肉可长生的荒诞传闻,而新郑城中卧虎藏龙,她即使本领通天,也不可能次次都能躲过那些不怀好意的捕猎者的。



              月色朦胧,乌黢黢的天幕上未见半颗星子,带着寒意的夜风吹过,将白亦非雪白的长发与血红的衣袖猎猎拂起。他独自策马离开官道,走上了一条荒无人烟的小路。

              此处有寒鸦夜啼,枯枝败叶满地,是个杀人放火的好地方。

              白亦非忽然勒住缰绳。

              周围以他为中心,忽然蹿起了丈高的火焰,将他团团围住,胯下的白马受惊,后退一步,又被火势逼了回来。

              白亦非并未变色,只垂下眼帘,嘴角扬起邪气的弧度。蓦地,身后有锐器破空而来,他身形一侧从容避过,调转马头,淡笑着抬头望向那个立在树枝上手持火簪的绝**子。

              “像你这样的美人,是不该玩火的。”

              他的声音低沉,像一只无形的手撩拨得人心无端发颤。

              焰灵姬转动着手中的火簪,蓝色的瞳孔里柔情与杀意共存,似一个深不见底的漩涡,诱人沉沦。

              “不这样做,你又如何能见识,什么叫做热情似火呢?”

              随着她轻柔嗓音一同出现的,是疾射而来的火簪。

              那夺命的燃火利器在他眼前堪堪停住,凝结成冰,而后跌落,化为齑粉。

              焰灵姬见状立刻将另外三支火簪也齐齐射出,剩余一根化为火剑,朝火焰中心的男人迅速刺去。

              地上忽然生出了几根巨大的冰藤,灵活地挡开那几支火簪,隔住那柄直取白亦非命门的火剑。他身形未动,望着那双尽在咫尺的蓝色眸子低声道:“我记起来了,十年前在百越的那场大火……原来是你。”

              他未曾见过她,但早已见识过她那火焰的威力,而她那双鲛人特有的蓝色眼眸,出卖了她的伪装。

              真是有趣,生活在水中的鲛人,却有驭火的本事。


              他的眼神冰冷平静,红艳的瞳孔深得如同不见底的血潭,焰灵姬与他对视着,心口那处几近愈合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

              当年就是他的一记重击,让躲在暗处的她几乎丧命,若不是主人及时将她救下转移,她恐怕活不到今日。在被捉来的这一路上,她知道了百越终究灭国的事情,她的主人死在了那个出征百越平乱的少年将军剑下。

              那个少年将军,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你想不想……再度尝尝烈火焚身的滋味呀?”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5-31 23:27
              回复
                焰灵姬加重了攻势,空出一手驱使着火焰攻向对面。

                可惜她的手还未碰触到他,身后便升起了两根巨大冰藤,将她的身体牢牢束缚住,捆得她动弹不得。

                白亦非捏住她的下巴,鼻尖几乎与她的相触,望着她愤恨的眼神微笑,温热的气息随着他的话语喷洒在她的脸上:“女孩子要温柔一点才可爱……再这么任性,你可就没法见到你的主人了。”

                焰灵姬一愣,“你的意思是……他还活着?”

                “他的生死,取决于你此刻的态度。”

                她迅速冷静下来,压下心底对眼前之人的厌恶与恨意,眼神一变,立刻柔媚得像要滴出水来,声音也变得娇娇柔柔:“那你喜欢我用什么态度呢?”

                她的柔顺让白亦非很满意,他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撤下那些绑在她身上的冰藤,稍一提力,将她拉上了马背,侧坐于他身前,低头在她耳边轻声道:“这样才是我的好女孩儿。”

                焰灵姬倚在他冰冷坚硬的铠甲上,闭上眼睛,心绪已经飞得极远。

                白马驮着冰火不容的二人,在寒月的清辉中,慢慢走向了王城候府的方向。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5-31 23:27
                回复
                  写的很棒鸭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6-02 10:32
                  回复
                    第四章 火魅

                    候府的长廊一眼望不见头,只寥寥悬挂着几盏琉璃宫灯,微弱的灯光映衬得整座精心雕饰的长廊昏暗又寂静,在这里头行走,得提一盏灯笼。

                    焰灵姬自然是没有提灯笼的需求的。她只要在手心里聚起一团火焰便可照明,然后从容地踩着候府贡献的冰丝软鞋,摇曳着纤细的柳腰娉娉婷婷地走入候府主人的寝阁。

                    阁楼之前自然有守卫阻挡,但她只要用那双冰蓝的眸子柔情万分地望着他们,那些人就愿意放下对主人的忠诚让她进去。

                    寝阁之内依旧昏暗安静,墙脚点着四盏蝙蝠形状的火炬,摆在最中央的大床红帐飘舞,一个乖巧跪坐的曼妙身影藏在红帐里头,女子细细的呼吸声从里面传出。

                    焰灵姬特意放轻了动作,因此未被发现。她环顾四周,发现最好藏身的地方是……床底。

                    床底就床底,没什么大不了。她迅速矮下身子像蛇一样溜进了那张大床的底下,借着缝隙观察外面的情况。

                    白亦非似乎很忙,那晚把她带回来后就又离府了,连续三天不见人影,也不怕她趁机跑了。她一个人闲得无聊,在把偌大的候府闲逛了一圈,没发现什么诡异的地方,便施了点火魅术,竟从仆人口中挖出了些有趣的情报。

                    白亦非每隔七日就会召唤一个未经人事的美貌少女侍寝,古怪的是,那些少女进了他的房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他要这些少女仅仅是为了侍寝吗?那些少女到底去了哪里?

                    焰灵姬听说过,有一种练功的方法叫采阴补阳,练功者吸尽少女精气来增进功力,被利用过的少女则会成为一具形容枯槁的尸体。
                    如果那个男人是利用类似的方法练功,那么他那身高到变态的武功倒是可以理解了,只是那些少女被利用过后又去了哪里呢?也许是这房里有什么密室可以藏匿这些可怜的少女?


                    她散发着思维,只一眨眼,眼前忽然出现了一双铁甲短靴,她吓了一跳,连忙屏住呼吸。

                    她认得这靴子的主人,他所处的空间总会散发着一股寒气,他的眼神比他身上的寒气更让人战栗。


                    “大人……”
                    上面的呼吸有些急促,显然,那个少女很紧张。

                    白亦非望着她清秀娇美的面容,锐利的指甲轻柔地划过那柔嫩的肌肤,像在欣赏一样艺术品。

                    “大人……”

                    “嘘,”他将手指放在唇上,俊美绝伦的脸上浮现一抹淡笑:“你可以走了,今夜我的房里已经有了一位美丽的访客。”

                    少女脸上露出失望困惑之色,但还是顺从地床上下来,离开了房间。

                    “还不出来么?”

                    白亦非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到床底,焰灵姬原本打算出来的动作一顿,眼珠子转了转,心底浮出了个主意。她在指尖聚起一簇小小的火苗,点燃了床脚的一处,这才满意地滑出床底,躺在冰冷的石砖上,看着坐在床边的白亦非,眼底带笑:“真是抱歉啊,打扰到你们了。”

                    “深更半夜,你来我的房间做什么?”白亦非漫不经心地往床脚瞥了一眼,没有立即轧灭那朵越燃越欢的小火苗。

                    “今夜月色正好,我自然是来邀请侯爷赏月啊。”她一跃而起,长发在半空翻涌成浓密的乌云后垂落,似一匹上好的黑色绸缎。

                    “今晚没有月亮,你的借口找得太拙劣了,看起来没有丝毫诚意。”白亦非微笑着看着她走来,身体微微后仰,弹指熄灭了角落里那盏小火焰。

                    “侯爷……想要什么样的诚意呢?”焰灵姬俯身与他对视,眼神柔情似水,蓝色的眼眸泛起了一圈圈涟漪,无声诱惑着身下的猎物深入。

                    白亦非伸手勾起她的一撮头发,放在鼻尖轻嗅着发中的香气,声音温柔了些许。“你又愿意付出什么样的诚意呢?”

                    “在付出我的诚意之前,侯爷要先告诉我一个答案哦。”焰灵姬轻笑,望着他开始有些涣散的红色瞳孔里燃起了火焰,轻柔的嗓音几近呢喃:“告诉我……太子天泽的下落……”

                    “太子天泽——”
                    白亦非闭目微笑,再睁眼时那团火焰已经凝结成冰。

                    焰灵姬惊觉周围忽然陷入一片黑暗中,还未回神,身体已然翻转倒在柔软的床榻之上。白亦非按着她的肩膀,指尖慢慢划过她的脸颊,低声告诫:“我叫你不要玩火——”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6-11 15:53
                    回复
                      第五章 诱饵

                      灯火昏暗,红纱漫舞,他的白发垂落到她的脖子上,带来丝丝凉意。

                      如同他的身体一样冷。

                      白亦非已经卸去铠甲,身上仅着一件白色长袍,焰灵姬此刻与他的身体只隔着薄薄两层绸布,贴身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的刻骨寒意。

                      怎么会有人身体这么冷?他真是活人?

                      她心带疑惑,尝试着挣脱了几下未果,双手仍是被他的右手捏得牢牢的,便放弃挣扎,直视着他的双眼,声音轻轻软软的像在撒娇:“我玩火,是因为你的身体太冷了。”

                      “温顺的猫儿,才能得到主人更多的宠爱。”白亦非闭目笑了,松手移开身,侧躺在她身边,一手支着脸,捧起她一撮黑发轻轻摩挲,嗅着发中香气。

                      焰灵姬斜眼看去,见到铺在身侧的白发与黑发纠缠不清,心底微刺,有种想把白发连同它的主人一齐烧了的念头。

                      小不忍则乱大谋,口头占便宜不算什么,反正他不是她真正的主人。她在心底念着,握紧双手压下了放火的冲动,温柔地抬眼望着身边的男人。

                      “那猫儿要多温顺,才能得到它想要的答案呢?”

                      “太温顺的猫儿未免太过无趣。”他指尖轻动,引起一条冰藤缠绕她的黑发,灵活地立了起来,在末端开出一朵黑色的蔷薇。
                      他摘下蔷薇凑到她鼻尖上,她没有嗅到花香,只吸入了一缕一缕的冷气。“就如同这蔷薇,因为有了刺,才更令人有采摘她、呵护她的欲望。”

                      焰灵姬揉了揉手腕,胸前的旧伤隐隐作痛,语气里便多了几分嘲讽:“侯爷呵护的方式可真特别,不怕把花养死么?”

                      “我既然喜爱这朵花,自然也不会让她枯萎。”

                      他的语气温柔得像情人之间在呢喃爱语,可听在她耳里便成了一番相反的味道。

                      没有我的许可,你连死都没有资格。他说。

                      焰灵姬望着他,忽然发现他的眼睛跟天泽的很像,瞳色都是血一般浓稠的殷红,眼尾修长勾起,带着几分邪佞。

                      他们说话的方式也很像。

                      她心里模模糊糊掠过什么,快得抓不住。

                      白亦非当然不知道她的思绪已经飞到天边去了,他只看到她忽然直直盯着他看,眼眸似蕴了两潭清幽的月光。

                      ——她在透过他看着别人。

                      ——或许,她还发现了其他的什么东西。

                      聪明又爱伸爪子的小猫,驯服起来才别有趣味。

                      他将手里的蔷薇凝结成冰,放在了她额头上。

                      焰灵姬被冻得一激灵,急忙甩下那块冰,蓝眸蒙上一层怒意:“你做什么!”

                      这样直白的反应,比之前那些虚伪的应承可爱多了。
                      白亦非笑着起身,居高临下地望着她。“我答应你了。”

                      答应什么?
                      焰灵姬撑起身子,额头被方才的冰块冻得还有些刺痛,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朝她伸出手,说:“走吧,我们去赏月。”


                      悬崖上的风很大。

                      焰灵姬站在边上,蓝色的宽大袖子跟乌发猎猎往后飞动。白亦非站在她身边,与她一同俯视这片大好河山。

                      南边雀阁顶端又点起了焰火,又有一位佳人得到大将军垂青;西边紫兰轩灯火通明,王孙贵族在莺歌燕语中掷下大笔金银;北边相国府人声寂寂,谁也不知里面藏着一位将来运筹帷幄参与天下大局的人杰。

                      曾经,百越也是这样繁华。
                      她得太子护佑,无人敢觊觎,时常出外游玩,也曾跟着三两好友把酒言欢、歌舞助兴。那段时间是她最快乐的日子。

                      直到韩国铁骑踏破那片安宁。

                      韩王是主谋,身边这个男人,是帮凶。

                      可惜她打不过他。焰灵姬在心里叹息着,看见远方天幕上忽然升起了一股黑雾。那黑雾状如蛟龙,有一双散发着红光的眼睛。

                      她心里一动,眼睛飞快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

                      他看着那团黑雾,淡然自若地道:“去吧,你不是很见他吗?”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6-15 23:25
                      回复
                        焰灵姬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趁他未改变心意,迅速跃下了悬崖。

                        白亦非垂眼看着那个蓝色的身影逐渐远去,嘴角弯起一丝冷笑。

                        鱼儿开始咬钩了。

                        “你的美人儿跑了,”身后传来一股神秘的幽香,明珠夫人打着一盏琉璃宫灯娉婷走来,妩媚的眉眼带着几分揶揄。“表哥。”

                        “深更半夜,你不该来这里。”面对唯一的血亲,白亦非的神情忽然淡了下去。

                        “韩王中了迷香,此刻正睡得安稳呢。”明珠夫人知道他在顾虑什么,“睡不安稳的,应该是那些即将被揭开秘密的人,比如……你。”

                        九公子韩非最近成立了一个叫流沙的组织,不仅破了鬼兵劫饷案,还把火雨山庄那些往事给牵扯了出来,最近似乎对百越颇有兴趣,相信再过不久,他还想对夜幕的那些秘密挖个底朝天。

                        白亦非看着远处,没有说话。

                        明珠夫人继续道:“不过我所认识的你一向对事态发展把握有度,想来我是不必为你担心。只是我不明白,你放赤眉龙蛇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国家已经安逸了太久,久到这些人民都忘了,当初是谁赐予他们这片安宁的。”白亦非张开双臂,似乎要将这无尽江山揽入怀中。

                        明珠夫人点点头,“是该给这般贱民提个醒了。”

                        白亦非冷笑道:“我们赐予恐惧,他们会跪着乞求。”

                        明珠夫人转头望着他,“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不是你真正的目的。”

                        她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表哥,莫非你对百越宝藏还——”

                        “夜深了,”白亦非没有给她说下去的机会,“你该回宫了。”

                        明珠夫人识趣地打住话题,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宫灯。“这灯快要灭了。”

                        白亦非望着她那张与母亲有几分相似的面容,声音里难得带了一丝真正的温柔。

                        “我送你回去。”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6-15 23:26
                        回复
                          还有吗楼楼,下文


                          IP属地: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6-16 09:18
                          回复
                            等更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6-20 21:12
                            回复
                              第六章 使绊

                              “主人。”

                              焰灵姬飞奔而来,欣喜地对着昔日的主上行礼。

                              百越废太子天泽,因天生异相而被称为“赤眉龙蛇”,他本应死在十年前的那场战事中,如今却完好无损地出现在新郑城中。他低头看了眼旧部,点点头道:“你还活着,很好。”

                              “主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焰灵姬起身。

                              眼前的天泽却忽然皱起眉,抬手按住她的额心:“这是什么?”

                              她的额心,嵌着一枚雪花形状的东西,此刻正诡异地散发着红色光芒。

                              “什么——主人!”焰灵姬正疑惑地抬手想摸摸额头,却见一道奇异的黑色影子自她额心处缠上天泽手臂,迅速钻入他的心脏处。

                              天泽脸色大变,捂着心口倒退一步,弯腰呕出一口鲜血。

                              “是蛊。”那道黑影入体后,他察觉自身功力竟发挥不出五分,立刻便察觉到这是一个毒辣又难解的蛊术。天泽擦去嘴角血迹,盯着焰灵姬道:“你见过谁?”


                              “白亦非!”她恍然大悟,此刻才知他为何如此轻易就放她走,原来是设了局——这个男人真是阴险狡诈!“是他告诉我,你还活着。”

                              “白、亦、非……”天泽慢慢咀嚼着这个名字,猩红的眼底隐隐有怒火升腾。

                              十年前,他将他打败却又不杀他,把他囚禁在那不见天日的地牢,如今又把他放了出来,将韩国像一块肥肉一样送到了他嘴边,只为了看他搅乱朝堂那潭看似平静的深水。

                              这个男人,把他当成玩具耍弄!

                              与天泽一样怒火中烧的还有焰灵姬,她一想起自己成了白亦非给天泽下蛊的帮凶就咬牙切齿。“我去向他讨解药。”

                              天泽平复紊乱的内息,道:“不必了,他既然要控制我们,就不会让我轻易死去,过不了多久,他自己就会主动上门来找我的。”

                              “是。”
                              焰灵姬顺从地低头应是,眼珠子却骨碌碌转着,心中有别的计量。

                              ——不能正大光明地上门讨药,她总可以给某人使点绊子,恶心一下他都好。




                              母亲出征百越那年,他十三岁,好诗文勤练武,喜着白衣,是新郑城内被赋予重大期望的明日之子。彼时母亲已年近四十,仍是如同少女那般年轻美貌,而她统领十万兵马发号施令的英姿,令他钦佩向往。
                              出征前一夜,他在书房练字,母亲穿着铠甲走了进来,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道:“非儿越来越像你父亲了。”

                              母亲罕见地与他说起了他从未见过的父亲。

                              “他的眼睛跟你一样,是像火雨玛瑙那样漂亮的红色。”她说。

                              他不喜欢关于“父亲”这个话题,一直保持着沉默。

                              母亲望着他许久,最后幽幽叹了口气,起身离去。

                              她再也没有回来。

                              百越战事告捷,大败敌军的女侯爵在将百越王室屠戮殆尽的同时,战死沙场。战事惨烈,她连尸首都未能被送回,只留给他一对红白双剑与一把钥匙。

                              三年后,百越余孽生乱,他请命出征,将叛军打击得节节败退,最后却差点在一场诡异的大火中丧命。他重伤了那个放火的人,却也为了活下去,走上了母亲引导他的那条道路。

                              ——只不过,他再不醒来,恐怕就又要像三年前那样引火焚身了。

                              白亦非在闷热的环境中睁开眼,看见自己卧榻的四边正燃着火焰,估计再过不久,就会将躺在中间的他烤成焦炭。

                              看来候府的戒备要加强了。

                              他漫不经心地想着,宽大的袖子轻拂,那烧得正欢快的火焰迅速熄灭,冒出一股股白色的寒气。

                              他透过打开的窗子望去,依稀可见一团蓝色在轻盈地悦动。

                              如果没记错,她所跳过的屋檐下方,正是一个莲花池子。

                              他站起身,掌心凝聚起一块雪花形的冰块,注入些许内力,甩袖投掷出去。

                              只听扑通一声,远处传来落水的声音。

                              白亦非愉悦地勾起唇角,脚尖一点,往落水的方向飞去。


                              IP属地:广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6-21 02:31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