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焰吧 关注:2,141贴子:8,098

【原创】无疆(短,已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美人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12-27 23:19回复
    我印象中的焰灵姬,即使多次被囚禁,仍然愿意热情面对生活,愿意为自己的同伴和主人贡献自己的能力。这篇文写出了自己想象中当韩国灭了,百越也没了的时候,幸存的焰灵姬会有怎样的结局。但是写到最后我也还是没给她定下一个结局,她的人生脱离了百越还有无数的可能性。我一直想表达血衣侯与她命运的某种不可分割的交集,但更多的是她对过往的怀念,对百越的感情,对命运的思考和心态的转变。焰灵姬的一生或许会与很多人有交集,但我相信最后她会坚定走完自己的路,哪怕自由伴随的常常是孤独。这或许也是乱世里一个比较好的安排。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12-27 23:19
    回复
      焰灵姬是被痛醒的。
      醒来的第一个反应,便是迅速回到作战状态,警醒地环绕四周。
      直到身下柔软的触感传递到双脚,她才发现自己竟是身处一张床榻的中心,锦被随着方才的动作滑落肩头。
      身上大大小小的都是伤口,焰甲未护住的右臂及腰部都缠上了厚厚一层白绫,浓烈的药味与血腥味纠缠在一起刺激着她的鼻腔。
      她茫然地躺回去,灵台逐渐恢复清明。
      就在她倒下的前段时间,或许一天,抑或不过几个时辰——百越,被灭。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12-27 23:20
      收起回复
        “姐姐,今天隔壁的二丫和大明又来嘲笑我没有玩具,整天只会糊泥巴。”
        盛夏的阳光总是明媚刺眼,焰灵姬微微低头,矮她些许的男孩一身玄色布衣,扯了扯她绯红的衣袖,许是抬头望着姐姐却被那耀眼的阳光刺了眼,他的眼睛微微眯起。
        焰灵姬抚上他的额头,为他遮去阳光,看了看他手里抱着的一堆玩具,道:“所以你就打了他们,把他们所有玩具全抢了?”
        “不,”男孩勾起一边嘴角,虽是六七岁的年纪却有一股与之不相符的成熟。“不能叫抢,我一没打他们,二没强迫他们,是他们自愿给我的。”
        对于弟弟此类捉弄人的把戏她早已熟知,她笑了笑,“以后姐姐给你做一个,再不用羡慕他们。”
        男孩开心地在她身侧又蹦又跳。如此清浅平和的时光却早已随着记忆的流逝逐渐远去,她站在一旁看着彼时的自己,想要再抚一抚那孩童的脸,却总也抓不住,甚至忘却了他的模样,连同自己最初的模样一起。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12-27 23:21
        回复
          每日送来的食物和水她原本一概不吃,却偏偏在当夜入了那样的梦后,翌日便开始吃了,送来的无论点心药汤皆被她吃得一干二净,按部就班地休息养伤,却从来没有好奇心去探求这间屋子外面的风景。
          她焰灵姬这辈子如果要用两个字来概括,而且要是非常精准无误言简意赅的两个字,便一定是囚禁。一次在水底,一次在牢房,而这间庞大精美的屋子,将会成为她的第三个囚笼。后两次都是拜同一个人所赐,她太清楚那人的手段。自己在天地间自由自在的日子前前后后凑上也不过十年,而在她二十余年的生涯里,剩下的便是被关在门里,如同双翼被束缚的鸟儿,越想挣脱枷锁自由翱翔,越在能触碰到希望时重新被锁回囚笼。时间久了,便开始对外界的感知逐渐感到麻木不仁。
          她原本是从不愿认命的。冰冷的水牢磨不灭她的意志,残忍的过往浇不灭她的祈盼。毕生所愿,不过寻回记忆,做回自己,去过自由自在的日子,看看这天地。然而自灭国大战那夜,她再次见到了漫天大火,吞噬了整个国家。那时她就知道,她这辈子,寻不到自由了。
          她失去了天泽,失去了小驱,失去了无双。
          她再一次失去了家。
          房内淡淡的幽香引她从回忆中脱身,入梦前,她透过半掩的木窗凝视着黑夜,嘴角勾起一抹笑。
          今晚月色很美。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12-27 23:21
          回复
            她第一次见到天泽时,忘了是怎样年轻的年纪,怎样的情景,只记得他为她梳理凌乱的发丝,将六根血红的簪子放到她的手心。
            “你叫什么名字?”
            “不记得。”
            “经历了什么?”
            “不记得。”
            如此几句,天泽也不想再问,只静静看了抱膝而坐的女子片刻,然后转身离去。
            “浴火而生,无所畏惧……以后,你就叫焰灵姬。”
            她愣愣看着自己的指尖,红光在指缝间流转,唯有这焰火愿意与她为伴,包裹她,温暖她。
            百越天团形成,她是他最信任的心腹,平日里也属她与天泽关系最亲密。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她都深信不疑。
            “过去忘了便忘了,从此刻起,做你自己。”
            “若想在这乱世间找寻自由,便先清除阻碍你步伐的一切。”
            “让美丽,成为你最强大的武器。”
            从此她的无畏有了支撑,她的追寻有了指引。她面对敌人时可以安心交付后背,勾起的嘴角夺人魂魄,倾城容颜艳如地域烈火,曼妙身姿媚如彼岸沙华。
            她决定一生追随他。他将带有不同目的相同信仰的人聚集在一起,给了每一个人关怀和保护,即使他的心没有任何人可以走近。渐渐地,她找回了开心,信任,友情。至少在百越的日子里,这些感觉带领她暂时脱离了苦海,填补了过往的空缺。
            偶尔清闲时,她便抬头阖眼沐浴阳光,白皙的肌肤感受到暖意,鼻尖吸入的尽是花香。
            那时候,她觉得一切都会好的。
            可惜,现实永远是理想的天敌。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12-27 23:21
            回复
              第四天清晨,她睁开眼时,床边坐了一个人。
              红衣白发,不用想都知道是谁。
              冰冷魅惑的嗓音开口,他只说了八个字。
              韩非身死秦国狱内。
              她震惊,连带明媚的音调都断断续续:“那,流沙……”
              白亦非看向她的眼光带着微妙与洞察。“我还以为你已经不再关心这间屋子以外的任何事情。”
              焰灵姬笑了。大战之后,她重伤,原本以为绝无可能活下去,却没想到成为他再次囚禁她的绝佳时机。他束缚她的未来,却倍加照顾;夺去她自由,又强迫她唤起埋藏于心底深处的前尘过往。他是她永远走不出的迷宫,眼底所谓的似水柔情不过是蜜糖包裹的砒霜。
              之后,她从他不带任何感情的叙述中也知晓了很多事情。韩非身死,紫女从此不知所踪,卫庄刺杀韩王……整个流沙早已支离破散,她安静听了许久,只字不语。
              她回想起那一夜,自己身披似水薄青纱,惊鸿一舞,流风余韵,媚色天成。然而一舞停罢,蛊惑人心才是根本。流沙和百越的合作脆弱却又稳固,基于各自利益,也终将毁于信仰分歧。
              之后,韩非放百越一条活路,此后各自安好,如若战场相见,绝不手软。那时她绕了绕鬓边碎发,眼波流转,笑道:“非公子果然深明大义。”
              紫衣公子温和笑意不减,执了酒杯,望进她一双深蓝的眼眸,淡淡道:“非也。道不同,自不相为谋。”
              他的身后,仍旧站着那个银发男子,那个儒雅的绿衣青年,还有那个手持血色链剑的紫衣女子。他们神色坚定,彼时焰灵姬却恍惚觉得,流沙和百越,也不过都是乱世浮沉挣扎的黑白棋子。
              所以百越被灭,流沙失去主心骨,即使辗转再起,焉知如何回到初时意气风发的模样?
              这便是在韩国这样的软弱无能下,等待他们的最终结局。
              不过殊途同归罢。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12-27 23:22
              回复
                白亦非发现她变得不一样了。不再抵抗,甚至不曾提起,也不想了解关于百越的任何事情。她不问,他便不说。
                百越就是被灭了啊,成王败寇,还有什么好说的。她想。
                但不能忘记的是这几日的梦境。她清楚梦境的来源。
                “你让我做了不少梦。”
                他挑眉,似乎想结束这个话题,但焰灵姬却不这么打算。
                于是他靠近,撩一缕她的发丝,嘴角勾起的暧昧笑意一如既往。“世人往往想要追寻我一切所作所为的动机,却往往暴露于我他们所有内心深处的渴望。”寒冰在他指尖凝结,他将一朵寒冰蔷薇放于她枕边,起身走远。
                “记忆,是一个人最珍贵的东西。”
                屋外大雪纷飞,强光顺着大门的敞开刺进屋内,漫天飞雪争先恐后地扑向他。她觉得寒冷,紧紧包裹自己的身体,然而白亦非只在门口停留驻足片刻,终于缓缓离去。她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白亦非此人,真是强大又寂寞。
                注定无人理解,无人关怀。
                然而这只是一闪而过的感慨。冰与火是天生的宿敌,它们的碰撞,注定天崩地裂后唯有一方存活,或两败俱伤。
                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白亦非。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12-27 23:22
                回复
                  第七日,她的伤已经好了大概,可以自由行动。
                  窗外连绵了六日的冰雪终于在今日清晨完结,阳光透过薄纱遮掩的窗洒进屋内。她未穿鞋,赤脚走进阳光里,像以往那样阖眼感受来之不易的温暖。
                  侍女送来食物,却未像往日那样离开。
                  “怎么?”
                  “血衣侯大人昨晚离开了,这是给姑娘的东西。”
                  她接过,是一个用布包起的物事,一层一层打开,她怔住。
                  针脚稍显粗糙的布偶静静躺在她手心,已经旧得没有任何温度。
                  “姐姐,这是你亲自为我做的,我会一直带着的!”
                  焰灵姬花了些时间,终于控制住自己微微颤抖的嗓音,镇定开口。“他在哪里。”
                  侍女摇摇头,话语平淡。“姑娘,珍重。”
                  她沉默片刻,茫然颔首。
                  确实要珍重。
                  确实该上路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12-27 23:22
                  回复
                    焰灵姬离开雪衣堡时,驻足于大门口再次回望,一如第一次陷入幻术的情景。
                    多么华丽的宫殿。
                    大雪覆盖的每一处皆是雪白,明媚的阳光无法融化积聚的冰冷,阳光洒在地上,屋檐上,远远望去似铺着无数金沙。她的前方一片白净,身后踩出或深或浅的脚印。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曾经站在这里俯瞰这方土地的主人,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去做什么,是生是死。
                    最后,她紧了紧怀里抱着的布偶,踏上旅途,再不回头。
                    从此山河广阔天地无疆,何处是归宿,何处是故乡?
                    结。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12-27 23:22
                    回复
                      每一楼就是一节,用了倒叙插叙等各种手法,希望大家明白故事逻辑性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12-27 23:23
                      回复
                        楼主是吃白焰的焰粉??


                        IP属地:湖南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12-27 23:55
                        收起回复
                          好久不来贴吧了!表白姑娘的文,延续第一季最后一集写的剧情太贴切了,人设把握好棒!!!!求姑娘多写点


                          IP属地:广西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12-29 01:12
                          收起回复
                            好带感,有种想要加精的冲动。


                            IP属地:江苏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12-29 02:46
                            收起回复
                              侯爷和焰姐放下了所有,踏上各自的旅途啦?


                              IP属地:四川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12-29 05:58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