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体系魔法吧 关注:834贴子:1,413

补充缺漏之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如题,本人学识短浅,读书也少,从前发贴有不少缺漏的地方,最近读书有感觉开这么一个贴子,一则补漏,二则读新书有新发现也可以和诸位分享一二。
镇楼出自Rune Might,一本很现代魔法的书,引用的某些20世纪内容明显受到当时神智学的影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9-12 19:55
    一.关于魔法用具的托尔之锤
    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有些现代重构建魔法师忽略了冰岛留存的丰富魔法传统,毕竟冰岛魔典里的卢恩内容太少了,虽然有时能看出来某galdrastafir可能由卢恩组成,总体来说老弗萨克几乎没出现过,小弗萨克也是零散的出现,有时卢恩又是只作为密码用以加密的。好,进入正题。Kveldulf Gundarsson明显就忽视了冰岛魔法传统(或者至少是这一部分),他建议用钢/铁来制造锤法器可能考虑了钢/铁在世界范围内的各种魔法传统,包括北欧–日耳曼传统(冰岛手稿里也重视铁,盎格鲁撒克逊魔法中同理)里都有驱邪破魔的效果,但是在《 Stockholm MS》手稿,也就是被Edred Thorsson命名为《Galdrabók》的魔典中明确出现了用未使用过的黄铜在正午锻造锤子的描述,同样Jacqueline Simpson的《Icelandic Folk Tales and Legends》一书中同样出现了用从教堂偷来的黄铜(既圣化的黄铜)铸造托尔之锤,值得注意的是这里出现的应用它的魔法之用途都是折磨小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9-12 20:13
      嗯嗯(=゚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9-12 20:48
        噗通,大佬有兴趣来一个日常吹水各种神话历史的群里坐镇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9-12 22:0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9-12 22:35
            围观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8-09-13 00:48
              二.关于体系
              之前在吧里和两个人撕过,第一位说我分享的“Rune-Galdr–Seiðr–Troth”不是体系而是形式,这个我承认,至于他其他的观点,包括北欧体系都是宗教(我只承认Troth是宗教,这也是我一开始指出来的),我依然不认可。第二个所谓的“学术大佬”张口就是“北欧没有魔法这个词都是宗教”,被我用“galdur”这个词怼了后又说我看的书中二,我说出Edred也有不足他又改口不支持Edred了,嗯,在德克萨斯州立大学教书的日耳曼学博士的书中二,翻脸又这么快,这位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大佬”大概是真的流啤,他最好去看看西方神秘学指津里诸灵性和诸宗教的区别那块。出了这么多幺蛾子,我就说说大致的北欧-日耳曼魔法体系都有啥。首先是Rune–Gild的左手路径Odian主义魔法(代表人物Edred Thorsson既Stephen Edred Flowers,Kveldulf Gundarsson可能也属于这个体系,代表书籍《The Nine Doors of Midgard》),近现代德国卢恩复兴的Armanen体系(代表人物Guido Von List,S.A.Kummer,代表书籍《The serects of the runes》,Kummer的有本《Rune-Magic》和前一本一样已经被翻译成英文了)。同时代还有一位K.M.Wiligut,自称拥有古代传承体系,实际上和威卡一样是被发明的,有本《The Secrect King》。然后是F.B.Marby独特的应用盎格鲁撒克逊弗索克的体系(代表作都是德文书没看过),Uthark体系(可能包括和Edred Thorsson的Rune–Gild同为左手路径的龙符文,Uthark代表作《The Nightside of Runes》,作者Thomas Karlsson,龙符文代表书《ÆGISHJALMUR》,作者Michael Kelly)以及一些个人化的大概可以称为散修的个人体系(或者叫法门?其实现代魔法师修的体系都是高度个人化),比如Freya Aswynn,Nigel Pennick的卢恩魔法(当然这些个人中有些也加入了卢恩行会Gild,代表书籍我就不提了,Aswynn的网上找不到,Nigel的不少)。土星兄弟会也应用了卢恩作为体系的一部分,不过只是一件工具而非大部分体系中“宇宙奥秘之钥”。他们的代表书《Fire and Ice》原名似乎就是《Fraternitas Saturni》,Rûna-Raven出版社似乎也有翻译出版。有个叫Christopher Alan Smith的行会里的卢恩大师致力于考究冰岛魔典手稿恢复冰岛魔法传统,他的书也很值得读,代表作Icelandic Magic和Edred Thorsson的一本书重名,但是内容丰富多了。最后,北欧-日耳曼魔法的古代传承早断了,这些都是重构建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9-17 21:41

                冰岛魔典中经常指出要使用mathníf,既餐刀,吃东西时习惯使用的刀,由于日常使用它会与拥有者建立强大的精神联系。理论上也可以用它采血。在Stockholm MS魔典中有灵视魔法要求使用木柄刀在灵视碗里雕刻,Lbs 2413 8vo魔典里的两个法术要求使用未用过的刀(大陆魔法传统的“处女工具”倾向)雕刻魔符,一个法术要求使用铜刀在橡木上雕刻。在Lbs 2413 8vo和Lbs 764 8vo魔典中各有一个魔法工作要求使用剪刀在动物毛发上剪出魔符。除了指定的铜刀外其他刀的材料都是钢,另外也有出现过要求使用银锥和铅锥雕刻的情况。
                盎格鲁撒克逊手稿Regius 12 D XVII,既被Cockayne命名为Læceboc/Leechbook的一本半医药配方半魔典的书中提到了一种魔法刀,其柄由一只休耕的牛的角制成,柄一面钉着三颗黄铜钉,另一面写着一句拉丁语“Benedicite omnia opera domini dominum”,出自圣经里三个犹太青年Sidrach, Misach和Abdenago在巴比伦王Nabuchodonosor燃烧的熔炉中念的赞美诗。很明显的基督化色彩,这个刀针对的是牛马等牲畜的被认为是由精灵的射击造成的胀气病,我们也用不上所以看看就好。其他盎格鲁撒克逊魔典里提到的刀都是钢/铁制的,和冰岛传统里的一样。再次提醒,钢刀/铁刀被认为有去魔除灵的功效因此不能用它来挖草药。


                回复(2)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9-18 21:50
                  卢恩
                  这个范围实在太广了,关于历史和含义都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尤其是后者我也自认没有能力讲的全面、透彻。所以我在这里主要写的就是关于卢恩顺序和冰岛魔典手稿里的卢恩方面的问题。
                  一,老弗萨克之卢恩, 为何总是看到不同的顺序?比如下图一,Dagaz与Oþala卢恩的位置就互换了。Diana Paxson在她的《Taking Up The Runes》中指出这种顺序也有其正确性,可以看作诸神黄昏的火焰毁灭了世界后世界重生的黎明,而从历史上找证据,图二中我们可以看到公元450—500年制作的Vadstena/Motala薄币片上雕刻弗萨克公式中的Dagaz与Oþala的顺序就是互换的,同时我们发现公元四世纪的Kylver卢恩石碑中虽然Dagaz和Oþala的位置没有变化,但是Eihwaz和Perþro的顺序是互换的。另外Dagaz和Oþala在古英语卢恩诗篇里也调换了位置。现代瑞典哲学家Sigurd Agrell在20世纪20年代发明了一种Uthark体系,以Uruz为第一个卢恩,Fehu为最后一个卢恩。那末不考虑现代Uthark体系,为什么我们要用常用Ei-P,D—O顺序老弗萨克呢?除了最古老的Kylver卢恩石碑证实它是可能的最初顺序外,个人认为这个顺序阐述卢恩宇宙论和Edred的哲学也是最合适的,Eihwaz代表宇宙树尤格特拉希尔而Perþro代表命运三女神和宇宙树根旁的兀尔德Wyrd命运之井(这井本身是三位一体的),神话中诺伦女神在世界树长成后才来到世界树前为其浇水,可以看出一种因果关系;以O为结终结,代表卢恩环以Oþala力量显现之内域inngarðr为结束,诸神黄昏时穆斯贝尔海姆的Fehu之火,原始粗暴的能量又毁灭了内域,重新开启推动了宇宙的下一场循环,而这总过程在核卢恩之Jera的法则下运行,无疑是很有诗意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9-22 20:22
                    二.关于卢恩在冰岛魔法里的运用
                    冰岛早期现代魔法实践中卢恩的(或者至少是表面的)缺少会使学Edred卢恩魔法的人感到失望,(包括我,不过鉴于我入门读的就是Galdrabók而不是弗萨克手册所以有些心理准备)我们要知道行会的卢恩魔法是深受二十世纪的卢恩大师Guido Von List影响的,他的思想以及衍生的魔法实践被Edred Thorsson和其他卢恩大师精炼改造以适应他们重视的老弗萨克和小弗萨克。这些现代魔法传统注重发掘卢恩之内涵,利用卢恩实现个人发展和外部操作,而冰岛魔典中弗萨克却几乎没有出现。魔典中有不少
                    魔法图象(galdrastafir、galdramyndir),但多数弗萨克学习体系里出来的卢恩人即使连其中明显的bindrunes的组成都识别不出来。公元1500年,冰岛的卢恩系统吸收融入了罗马字母和其发音,用圆点系统区分类似但不同的辅音,如“B”和“P”,“K”和“G”,还为元音和双元音差异做了调整,虽然没有标准化,总的来说是这样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9-22 20:24
                      比如来自手稿AM 434 a 12mo的赌博魔符就应用了这种符文行,翻译成“Olafr:Olafr:Haralldr:Haralldr:Eirik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8-09-22 20:25
                        然而这并非是当时唯一的rune row卢恩行,还有很多卢恩行,据推测最初被后来的古文物收藏者从当今已经遗失或被丢弃的手稿中记录了下来。据Christopher Alan Smith所知这方面最好的来源是Jochum Eggertsson的Galdraskræða,这本书中有许多卢恩行,有些附带注释,还有许多来自早期手稿的咒语。目前CAS正在考虑的手稿中唯一有系统地列出各种各样的手稿
                        卢恩行和密码的是魔典Huld手稿(IB 383 4to),它由古物学家Geir Vigfusson在19世纪60年代所编辑,提供了不少于38页的卢恩和密码,包括malrunir(语言符文)和villuletur(欺骗文字/异端文字,可能是ET在Galdrabók里提到过的false rune)。从下图可以看出,有很多可能的卢恩“字母表”,它们只是部分类似于现代卢恩魔法师所熟悉的移民时代/维京时代的卢恩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9-22 20:25
                          很有可能当时的每个法师都开发出自己的秘密卢恩并把它们传给自己喜欢的学徒。手稿Lbs 764 8vo,既魔典Tvær Galdraskræður的第二部分也是用一种未破译的密码所写。另外关于Huld MS的第二部分,其中列出了30种不同的法术,经常使用卢恩字符和加密的罗马字母,不过在CAS有一些卢恩和冰岛语知识的情况下不难破译。然而在“现代”字母中卢恩和密码的使用会因拼写的不同而不同,而且与手稿第一部分中提供的密码对应列表不完全匹配,因此需要一些灵活的横向的思维。对此可能的解释是Geir Vigfusson是古物学家而非魔法师,他只是将卢恩和密码编入表中,作为一种与在他的手稿后半部分抄写下来的法术不同的练习而并未试图达到一致性。
                          另外有些纯符文形式的魔符,除了上面提到的赌博魔符,还有来自Stockholm MS的两个魔符,分别是保护和饥饿/呕吐魔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9-22 20:25
                            还有一些魔符提到了弗萨克卢恩行中的卢恩名,比如来自手稿Lbs 2413 8voaugnaþurs眼-巨人魔符提到了小弗萨克第三个卢恩Þurs,以及来自手稿Lbs 2413 8vo的The greater Hagall大冰雹卢恩提到了第九个卢恩Hagall。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9-22 20:26
                              尽管卢恩字符的形式可能不同于老弗萨克,尽管完全采用卢恩字符的数量而没有其他魔法图像的法术数量很少,很明显,某种情况下卢恩被用于魔法意图的载具。Jochum Eggertsson为八行语言卢恩提供的注释也表明除了我们从三大卢恩诗篇中吸收的知识外还有大量卢恩秘识。而当我们看到Huld MS时,卢恩字符并非作为魔法工具使用,而是提供了使用另一个魔法图象的指令,既它们被用作密码来保持隐秘,向不知情的人隐藏指令的含义。而这又引出了一个有趣的地方,就是古冰岛法师大量使用密码(比如弗萨克手册中介绍过的卢恩密码,枝卢恩和帐卢恩),他们认为隐秘的操作能使魔法运作的效率更高,而这直接驳斥了唯物理性主义者“魔法起作用的原因是暗示”这一观点。当然这要建立在“魔法起作用”这一事实之上,所以如果和唯物主义者论战还是要先拿出能证明魔法有效的较可靠论文,越多越好(言外之意是让大家都多找几篇,我手里也就只有几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9-22 2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