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志吧 关注:94,999贴子:1,958,191

[新志永恒]阳光明媚,你在心上(新人首发,新志婚后文,剧情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娘,新志。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8-07-29 23:43
    《阳光明媚,你在心上》
    (一)
    工藤新一始终都忘不了自己向宫野志保求婚的那一天窗外的阳光有多么明媚,那光芒暖暖的,照在他的眼睛上,更照在了他的心头上。
    那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因为从那一天起,他得到了他这一生最明媚的阳光。
    工藤新一想着想着,嘴角就不经意的扬起了一抹笑。
    “我说工藤大侦探,我们是不是该工作了呢?”一个略带戏谑的声音将工藤新一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是宫本由美,看见他工藤新一才猛然想起半个小时前高木警官就打电话给他,说米花中心饭店发生了一起案子,要他过去。工藤新一一把抓起桌上的钥匙链,跑出了办公室,看着工藤新一的背影,宫本由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扭头看了看桌上另一边被遗忘了的手机,心想工藤警长今天可能又要遭殃了。
    工藤新一奔跑在马路上,恍然想起来许多年前的一天,自己也是这样一路奔跑在阳光之下,只是心境已经大有不同了。阳光有些刺眼,工藤新一不得不伸出手来挡了挡,但阳光还是从指间的缝隙里漏了进去,那些阳光,将他眼前的景悄悄的带回了从前,那个午后。
    那是宫野志保研究出解药的那一天,她打电话给自己时,自己正在吃午饭,听到消息,他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扔下了筷子,跑出了门,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告诉小兰。还是柯南孩童身躯的他跑的满头大汗,但跑着跑着,脚步就慢了下了,并不是因为疲劳,而是他忽然想起,自己究竟是为何而奔跑,难道真的是为了那一颗解药,为了回到那个所谓的天使身边去吗?想到这里,他瞬间有了不想去要那解药的冲动,扶了扶眼镜,抹了抹汗,他觉得自己现在需要冷静一下,于是转身进了转角的蛋糕店。
    店的摆设很简单,淡淡的卡其色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工藤新一挑了一个靠里避窗的位子坐下,要了一杯咖啡,一块蛋糕。
    蛋糕很甜,咖啡很苦,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一种组合,还有自己现在选择的位子,似乎也不是从前的他会选择的。
    自己眼前的这一切,似乎都是那个叫灰原哀的死傲娇喜欢的吧。
    工藤新一一边喝咖啡一边吃蛋糕,嘴里的味道一会儿苦一会儿甜,他真的不明白那个家伙为什么会喜欢这样的吃法,吃着吃着,他忽然想起从前她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说只有咖啡那种苦的味道才能让她自己不沉浸在甜蜜的陷阱里。从前他不明白,现在他才明白,原来她一直都在不停的强调自己要保持清醒,因为她始终都不相信自己配得到幸福。
    她说过自己是深海里的鲨鱼,不配生活在阳光之下。
    想到这里,他似乎明白了自己要那颗解药真正的含义,于是他将杯中的咖啡一饮而尽,出了店门,再次奔跑在阳光下。
    他觉得阳光正在渐渐跑进他的心里。
    不过现在可不是他回想旧时光的时候,眼前的案子不允许他胡思乱想,目暮警官对他的屡次走神已经是颇为不满,半年前,受米花警视厅的聘请,工藤新一成为了警视厅的专属顾问,过起了规规矩矩的上班生活,从此,目暮警官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使唤”这位大侦探了。
    案子并不是什么棘手的案子,不过几十分钟就真相大白了,工藤新一愈发觉得目暮警官是故意折磨他的,像这样的案子以目暮警官的能力完全可以解决。
    “目暮警官,现在几点了啊?”工藤新一冲着目暮警官笑了笑,目暮警官不满的看了他一眼,说“你放心,还没到下班的时候。”一瞬间,工藤新一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另一边,警视厅的其他警员们正在处理善后,就在工藤新一郁闷的时候,高木警官的一击重掌将他拍的险些翻了过去,工藤新一暗自腹诽,被佐藤警官调教过的高木警官果然不同,看来今后自己更要让自己的宝贝少接触佐藤警官了。“怎么?你又想溜了?”高木警官笑着同他说,高木警官知道,自从工藤新一进入警视厅上班的第一天,就是个想方设法逃班的人,但因为他超强的工作能力,警视厅上上下下也是拿他颇为无奈。“难道你不想早点回家吗?”工藤新一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如我们出去喝一杯怎么样?”高木警官一把勾住了工藤新一的脖子,将他拖出了米花饭店,“哎……等一下,等一下……”不听工藤新一的辩解,高木警官就这样将工藤新一带离了现场。
    看来今天是逃不掉了。
    这酒一喝就喝了很久,从天亮几乎喝到了天黑。
    刚开始,高木警官自顾自的给工藤新一炫耀自己追求佐藤警官的光辉历史,说自己是如何如何厉害,娶到了一位如何如何优秀的妻子,工藤新一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狠狠地看了高木警官一眼,继而又带上了不屑,“难道我老婆比你老婆差吗?”因为这一句话就引发了后面的战争,两个大男人开始在小酒馆里争论起自家的老婆来,几乎要将房顶都掀了去,伴随着争吵的还有一杯又一杯下肚的酒水,就这样,两个人从晌午吵到了傍晚,仍然没有停歇的意思。
    最后来救场的是佐藤警官。
    看着眼前的高木,佐藤警官毫不客气的上去就是一拳,接下来便气冲冲的拉走了高木,但她似乎忘记了酒馆里的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同样喝的烂醉如泥的工藤新一。就这样,工藤新一在被佐藤警官遗忘,店老板找不到他的手机联系不到他认识的人的之后,被扔在了东京街头的夜风里。
    似乎……梦里……有那么一点冷啊……
    第二天,从街头爬起的工藤新一在发了一会儿懵之后,猛然记起自己身上没有带手机,一拍脑门就往警视厅奔去。
    果然,手机在自己的桌子上。
    打开一看,十五个未接电话,来电人,全部是宫野志保。
    灰头土脸的工藤新一没有心思再上班,他垂头丧气的回了家,一路上都在想着要怎么和她解释,一进家门,就看见宫野志保系了围裙正在餐桌前,桌上是刚刚烤好的土司面包和热牛奶。
    “宫野,我……”还不等工藤新一辩解,宫野志保就走上前来替他脱下了身上的西服外套,继而说道,“我已经帮你和警视厅请了假了,等一下我要去学校,有一个讲座,你好好休息。”突如其来的温柔让工藤新一有些惊讶,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把将宫野志保拥入怀里:“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宫野志保笑笑,“昨天不是也收到惩罚了么,睡了一夜的大马路。”工藤新一放开宫野志保,眼睛里充满了羞愧和惊讶,“你怎么……会知道……”“你猜啊,大侦探。”宫野志保回头轻轻的一笑,转而就出了家门。
    那一笑,当真是明媚极了。
    工藤新一这样想。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8-07-29 23:44
      首次发文,不会弃,清多多指教。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8-07-29 23:44
        没有人看吗?呜呜😭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5楼2018-07-30 08:00
          下午更文,谢谢大家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8-07-30 11:04
            话说大家想要虐兰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1楼2018-07-30 11:04
              楼楼加油晚上再一更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8-07-30 17:16
                (三)
                那天工藤新一晕倒的事实是,他生病了。
                睡在大马路上的一夜到底还是给他带来了些许伤害,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最在乎的,他懊恼的是自己那天在学校里丢了大面子,幸好宫野志保接住了他,不然堂堂的工藤大侦探真的要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了。
                他现在很不开心,不开心丢了面子,不开心那个叫白马的家伙回来,最让他不开心的,是宫野志保做讲座的地方写的主讲人的名字还是宫野志保四个字,她已经嫁给自己了,难道不应该是工藤志保吗?再改名字这件事情上,她有着莫名的执念,任凭自己怎么说她都不肯在外人面前改叫工藤志保。
                工藤新一下决心一定要让他同意。
                就在工藤新一烦恼的时候,一阵门铃声打断了他的思绪,单听这简单粗暴的方式,他就知道一定是那个大阪来的黑侦探,工藤新一随便披了件外衣,就下楼给服部平次开了门。
                依旧是那张欠揍的脸。
                服部平次热情洋溢的同工藤新一打招呼,“工藤啊,你今天的表现可真出色,你没看到,小姐姐脸都白了呢。”听着服部平次的调侃,工藤新一忍下了暴揍他一顿的冲动,打算和服部平次讨论一下自己一直纠结的事情,“腹部,你说她为什么还是不肯在外人面前将名字改成工藤志保呢?”服部平次先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他,接下来又换上了一副嫌弃智障的面孔,“我说工藤,你的情商真是低到可以啊,难道你不知道吗?”工藤新一一张写着无公害的脸认真的点了点,服部平次往身后的沙发上一靠,抬头看着天花板,戏谑里带了认真的说,“因为你的青梅竹马啊。”“小兰?”服部平次点了点头,继续说了下去,“大概是在你们结婚的前几天吧,和叶说她偶然听到了小姐姐和红子的谈话,好像是说什么你是太阳,她是深海里的鲨鱼,也许她始终不配站在太阳底下生活,就是这样等等。”听着服部平次的话,工藤新一心中既觉得有些好笑,又觉得心疼,想不到海豚鲨鱼的理论竟然在她的心里存了那么多年,又心疼她如此委屈自己。
                那个傻瓜,怎么不知道她才是他生命里最明媚的阳光。
                宫野志保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当她打开家门的时候房子里的灯是关着的,正当她打算伸手开灯的时候,一个强有力的身躯将她一把拥入了怀中,宫野志保不用想也知道,是工藤新一。
                “烧退了?”宫野志保带了温柔的问道,工藤新一点点头,下巴一下一下的磕在她的肩头上,“志保……”“嗯?怎么了?”“你不是鲨鱼,”工藤新一顿了顿,“你是我心上最明媚的阳光。”工藤新一感觉得到她的身子明显的颤动了一下,“工藤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我是从她的身边偷走了你。”宫野志保的声音已经带了点哭腔,“她是那么喜欢你。”工藤新一将宫野志保的身子扳正,他的眼睛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你给我听好了,你的名字,叫工藤志保。”听到这句话,宫野志保的泪水终于决堤,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她已经明白了他全部的心意,宫野志保一头扑进了工藤新一的怀里,“我不想再回到黑暗中去了,真的不想了,所以,别扔下我。”工藤新一捧起了宫野志保的脸,轻轻的吻去了她脸上的泪水,“放心吧,我会赖在你身边一辈子的。”
                就这样,工藤新一终于再次用他意外爆表的情商将她的名字完完全全改成了工藤志保。
                第数不清第几次求婚失败的服部平次知道后再次发出了响彻天际的哀嚎。
                令工藤夫人没有想到的是,仅仅一夜的工夫,自己在东大演讲的所有宣传和海报,名字的地方都改成了工藤志保,以至于不知情的大家以为一夜之间宫野博士就嫁人了,第二天纷纷贺喜。
                工藤夫人很无奈,工藤新一很得意。
                因为就算她真的是鲨鱼,那也必须是一条姓工藤的鲨鱼。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8-07-30 18:25
                  下一章小兰要出场了,大家认为要虐她吗?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8-07-30 18:28
                    在今天更文之前,楼楼想浅谈一下我认为的新志。
                    说实话,柯南搞到现在的1000多集,真的已经给人一种无聊透顶的感觉,主线剧情没有发展多少,支线剧情乱七八糟,楼楼已经对73不抱什么希望了,柯南现在给我的感觉很像当年偷星九月天给我的感觉,在剧情方面越往后水平越在下滑,73在开头设定了一个巨大的bug,只怕的是现在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bug怎么来完美填上了。只期望73不要让柯南和偷星九月天一样来一个烂尾的结局。
                    纵观柯南1000多集的剧情,我个人感觉73并不是一个真正懂什么是感情的人,且不说新志柯哀,单就是官配新兰来看73也一直是在用青梅竹马这个设定强撑着,偶尔来个舍身取义,以死相救就算是感情迸发了,这样拙劣的手法来描绘感情这个东西,真的让人觉得有些可笑。不过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无论是柯南还是工藤新一都可以看作是73个人的折射,他想让他喜欢谁,他就会喜欢谁,想让他有什么样的感情就会有什么样的感情。而我们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感触,是因为我们将这些人物带到了我们的生活里,赋予了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的机会,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讲,结局是什么,全凭我们自己体会。
                    首先来说一下小兰的问题,小兰的人设在某种程度上说,可以看作一个圣母人设,对于这样的人设,本人一直一来都是极度反感的,而这样的人设近些年来也开始走下坡路,小兰自认为和工藤新一是青梅竹马,所以他们理所应当的在一起,但是,她真的了解工藤新一的世界吗?答案当然是不了解,以楼主个人的经历来告诉你们,青梅竹马真的不会发展出什么你情我浓的事情来,那只是73的美好幻想罢了,不过青梅竹马会互损这倒是一点不假。小兰为什么会喜欢工藤新一,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工藤新一也可以说是完美人设,小兰自以为陪在他身边十几年就可以走进他的世界,但是她和工藤新一的想法始终都在两条线上,小兰的世界很简单,简单的生活,简单的恋爱。但工藤新一不一样,他的世界明显复杂的多,有没有小兰对他的世界来讲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小兰不懂,73也不懂,你待在一个人身边十几年,也不一定能真正走进他的世界,而有些人走进,只需要那么一瞬间。


                    回复(31)
                    来自手机贴吧36楼2018-07-31 08:18
                      接下来是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对于工藤新一这个人物的人设我已经不需要再重复多说些什么,在这里我只谈他对小兰和志保的感情。对于小兰,我真的觉得73描写的已经极尽苍白了,除了青梅竹马还是青梅竹马,对于这一点我已经不想再吐槽。在这里我主要谈新志,我个人认为,从一开始,工藤新一对于志保确实是有恨意,毕竟那个药是由她研发的,但随着剧情的发展,工藤新一对志保的感情已经从恨演变到怜惜,再逐渐演变到一种难以言明的感情,可以说,志保已经成为了工藤新一世界里一个不可或缺的存在,在工藤新一的潜意识里,志保已经成为了他一定要守护的对象,他一直在努力的把他带离那个黑暗的世界,希望他的世界里有阳光。反之对于志保而言,工藤新一就是那个第一次试图将她带离黑暗的人,所以,志保会对他动心,并不奇怪。
                      以我们正常人的思维来看,两人这样的一种感情是什么?不用我说大家也能明白,这种感情已经超越了喜欢的层面,两个人都在成为彼此心目中不可或缺的一种信念,即使83的结尾里两个人不会在一起,志保在工藤新一的心里也已经留有了一个极其重要,无人可替的地位,而这种感情是凌驾于简单的喜欢和爱之上的。
                      说起志保,楼主想起了楼主很喜欢的上山绘梨衣,在这里真的要膜拜楼主很喜欢的江南大大,我个人感觉江南大大对感情的理解可以算是很透彻了。面对感情,江南笔下的路明非和73笔下的工藤新一不同,尽管在最初的设定中路明非喜欢诺诺,但在龙三里路明非也毫不逃避自己对于上山绘梨衣的特别情愫,记得上山绘梨衣死去的时候,有这样一段话“你以为他是公主,他拥有全世界,但她其实只有你和她的玩具们”路明非在上山绘梨衣死后感情的爆发,这才是一个人面对感情的真实反应。龙三的结尾,路明非要求路鸣泽带他在东京的上空绕一圈,说想再看一眼和她走过的城市,楼主看到这里,更多的不是悲伤,而是感慨,上山绘梨衣已经死去,但她成了路明非心中永远的黑道小公主。除此之外,江南笔下的人物感情都是发展变化的,即使诺诺和凯撒订了婚,但她仍在审视自己真正喜欢的是谁,相比73笔下人物的感情一成不变,楼主更喜欢这种发展变化的感情,因为每一个正常人的感情都是在变化的。我们的一生可能会喜欢很多人,但最后真正能烙印在我们心上,用一辈子去怀念的,也许只有那么一个人。喜欢上青梅竹马之外的人并不是一件不负责任的事情,背负着对另一个人的感情因为所谓的“责任”和青梅竹马在一起才是最大的悲哀。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7楼2018-07-31 09:25
                        大家有什么对新志柯哀的看法想法都可以说出来,一起分享啦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8楼2018-07-31 09:28
                          感情本来就是一件会有人受伤的事情,如果73最后搞个新志没有爱情,大家皆大欢喜都不受伤的结局,楼主宁可志保死去,成为工藤新一心上一辈子的朱砂痣。


                          回复(8)
                          来自手机贴吧39楼2018-07-31 09:31
                            (四)
                            秋天的东京还带着夏日的残热,略带潮湿的空气里始终弥漫着一种闷闷的味道,站在机场门口的毛利兰伸手挡了挡射下来的阳光,时隔两年,她终于再次回到了这个熟悉的地方。
                            这里是她成长的地方,有她最爱的风景,最爱的吃食,最爱的花,还有那个她最喜欢的人。
                            工藤新一。
                            两年前,她似是赌气似的独自离开了东京,两年后,她又独自回到了这个地方,东京的景致没有变,只是不知当初的人是否还是记忆里的模样。
                            早在上飞机前,毛利小五郎就已经告诉毛利兰自己因为工作无法来接她,妃英理也因为案子的关系不在东京,于是毛利兰独自打了车,往毛利事务所而去,家里没有人,一切的陈设和她走时一样,看来妃英理一定是来打扫过了。毛利兰放下行李,在书桌前坐下,却一眼瞥见了桌台上的照片,是她和工藤新一的,毛利兰拿起照片细细端详着,记忆仿佛又回到了她们一同上高中的时光,自己离开两年,不知现在的他怎么样呢。
                            想到这里,毛利兰拿起外套,转身出了门。
                            坐在出租车上的毛利兰低头看了一眼手表,上午9点23分,之前她问过园子,园子告诉他工藤新一现在在警视厅工作,这个时间应该还是上班时间,“师傅,麻烦去米花警视厅。”出租车师傅应了一声,车子便往警视厅开去。
                            警视厅一向是个忙碌的地方,离开两年,警视厅里也已经添了不少新面孔。毛利兰在忙碌的人群中穿梭着,终于在一间办公室门口停下,门上写着几个大字“警视厅·搜查一课”。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先是敲了敲门,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抱歉,打扰了。”
                            毛利兰的声音让办公室内的空气有了几秒钟的沉寂,不认识她的人从工作中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转而就又恢复了它原来的样子。毛利兰环视一周,目暮警官和佐藤警官并不在,高木警官正趴在桌子上打瞌睡,毛利兰走过去,轻轻拍了拍高木警官的肩膀。
                            睡眼朦胧的高木警官抬起头来看了看,好半天才认出她来,高木警官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笑着说:“是小兰啊,你回来啦。”“嗯”,毛利兰点了点头,高木警官往起坐了坐,扫视了一眼办公室,扭过头对毛利兰说,“工藤他现在不在,大概一会儿就回来了。”听到高木警官这样说,毛利兰的脸还是忍不住红了一红,“不过……”高木警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怎么了?高木警官。”高木警官从座位上站起,拉了拉有些褶皱的西服,同毛利兰说,“你在这里等他不太方便,大家都在工作,我带你去别的房间等他好了。”毛利兰听了笑笑,微微鞠了个躬,“那就多谢高木警官了。”说完两人就往办公室外面走去。
                            窗外的天似乎阴了一些。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3楼2018-07-31 13:48
                              (五)
                              毛利兰这一等,就从上午一直等到了下午,从晴天等到了雨天。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妃英理来了短信,要她晚上早一点回家吃饭,她会搭中午的新干线回到东京。毛利兰草草的回了短信,有些局促的看着窗外,不知道为什么,她隐隐有一种压抑的感觉。外面的雨虽然不大,却也不小,她开始想着要不要给爸爸打电话来接她。
                              还有,工藤新一。
                              墙上的种敲了六下,已经是下午六点了,因为雨天的缘故,六点钟的天色与两点钟的并没有什么分别,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警视厅的人们也开始陆陆续续的下班,离开了办公室,毛利兰打算去找找工藤新一,便起身往房间外走去。
                              一出办公室的门,她便迎面撞上了一个身影,茶色的波浪短发,米黄色的外套,手中提了一把宝蓝色的雨伞。
                              宝蓝色,那是新一最喜欢的颜色。
                              毛利兰沉了沉气,换上了一副礼貌的笑容,向着眼前的人走去,工藤志保蓝色的眼睛即使在略显昏暗的走廊里仍在闪烁着些许光芒,看得她有些惊诧,有些恍惚。“宫野小姐!”毛利兰热情的打招呼,其实在她出办公室门的时候工藤志保就看见了她,她本想退回去,可想到工藤新一说的话,仍是走了上来。
                              “毛利小姐,好久不见。”工藤志保先伸出了手,毛利兰自然是同样伸出手与她相握,“宫野小姐来这里是接什么人吗?”工藤志保点了点头,转过头去看了一眼搜查一课的办公室,又转过头来,同毛利兰淡淡的笑了笑,“毛利小姐似乎要改一改对我的称呼了呢。”“嗯?”毛利兰呓语了一声,“我现在叫工藤志保。”听到工藤志保四个字,毛利兰的大脑有了一瞬间的空白,自己离开的两年里,难道……不会,无论是园子还是爸爸妈妈,都没有告诉自己新一结婚的消息,连报纸上也没有相关的报道,一定不会的。毛利兰暗自安慰着自己,但她却在那一瞬间仍然产生了逃离的想法,“那工藤小姐,我先走了。”毛利兰说完这句话,就匆匆出了警视厅。
                              工藤志保站在原地,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那个青梅竹马,那个天使回来了呢。
                              “志保。”工藤新一的声音将工藤志保的思绪拉回了现实,工藤新一走上前来,拉起了她的手,“怎么这么多冷汗?”工藤志保只是笑了笑,“没什么。”工藤新一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了工藤志保的肩上,“你等一下,我取了东西我们就回家。”“嗯,我就在这里等你。”看着工藤新一的背影,外套上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工藤志保往紧拉了拉外套,她的大脑飞速思考着,因为自己的小私心,她不想告诉他那个天使回来了。
                              她害怕他离开,她不想再回到黑暗里。
                              她只想做他身边,那只太阳底下,快乐的小鲨鱼。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4楼2018-07-31 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