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夏吧 关注:187,734贴子:2,031,177

【此塞夏,最萌】恶魔猎心者 不ooc 长篇老贴重发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亲亲们啊,我回来啦,虽然开学就高三了,但是无法改变我爱塞夏的事实,所以我回来了,老规矩,塞夏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1 20:1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8-01 20:19
      顺带说一嘴,@无先后,单纯的安顺序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01 20:24
        其实宝宝好惨的,手机太旧,然后自动刷机了,稿子全没了,所以拖了这么久都没更,然后,我知道亲亲们是爱我的,这回重发,可能会改动很多细节甚至是剧情,但一切是为了更好的塞夏,明天正式开更,如果没错,应该是一天一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01 20:2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02 10:38
            第二章:重返伦敦
            耳边持续着呼啸而过的风的声音,直到夏尔看见伦敦熟悉的街道和那些一直掩埋在角落里的肮脏,这风声才算停止。
            塞巴斯蒂安将夏尔放在地上,微微俯身“那么再.......永别了,少爷。”夏尔明明是仰视着塞巴斯蒂安,却给人一种他在俯视别人的感觉。啊,是啊,他本就一无所有,现在也只是把自己唯一的所有物也丢掉了而已,可那又如何呢,孤身一人,他也不会迷失方向。
            塞巴斯蒂安看着沉默不语的夏尔,毫无留恋的离开了原地,他打算去进食了,毕竟他可是已经饿了很久了呢。不过这回他并不打算在晚餐上花费太多时间,一来他并不认为还会碰到和夏尔一样美味的灵魂,二来这次的教训实在有些大了,他可是差点彻底失去自由呢!
            现在的伦敦正值冬季,泰晤士河上又结了冰,和以往的每届冰上展会一样热闹,让夏尔想起了当初希望碎片的那次争夺,塞巴斯蒂安那个一如既往的夸张的家伙可是雕刻出了一个诺亚方舟啊。
            夏尔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恶魔的体质让他不再对低温有所感觉,所以即使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斗篷也不让他感到寒冷,相对的,纵使他穿上了温暖的绒袄也无法让他感到一丝的温暖。
            突然一个衣着简陋的小女孩拦住了夏尔的去路“这位贵族少爷,请问要来只白蔷薇吗?”
            夏尔看了看女孩手中的白蔷薇问到“现在不是冬天吗?”
            “是的,可是这些花是神的恩赐啊!只要三十便士,难道您不来一支吗?”女孩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却极力的向夏尔推荐着自己手中的花。
            夏尔不知为何伸手抽出了一支蔷薇,并给了女孩五先令“不用找了。”
            “谢谢少爷,谢谢少爷。愿好心的您得到神的庇佑。”女孩十分开心,不断的向夏尔道谢。
            “神...吗?对了,今年是哪年。”夏尔顺便向女孩打听了一下时间。
            女孩天真的笑了笑“这位少爷您真是记性不好,今天是1902年1月12日哦。”夏尔以为已经在那个别墅里呆了很久,原来只过去了三年多吗?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还熟悉这个时代“谢谢。”夏尔保持着良好的贵族礼仪向小女孩道谢。
            “不用谢了。”小女孩挥了挥手,伴着冬天里的朝阳,笑着跑开了。
            ——TBC
            PS:前几章可能修的比较少,但是后面有可能会有一些大幅度的修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7-08-03 10:54
              恶魔猎心者 三
              第三章:蔷薇契约
              夏尔就这么走着,高跟鞋踩在雪地上发出吱吱的声音,他一直从泰晤士河岸走到伦敦郊外的一所破落教堂,从太阳正烈的时候走到月亮初升的时侯。可是夏尔一点也不觉得累,夏尔抬头看了看眼前早已破落不堪的教堂,决定今天就在这里过夜了,虽然恶魔不需要睡眠,但他也不愿意在这仅有一丝微不足道的月光下的道路上行走,那会令他回忆起一些不好的事。
              夏尔刚刚走到教堂门口就闻到了一股浓重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夏尔轻轻扣了扣教堂半掩的门扉,已经腐朽了大半的木门在夏尔的动作下发出刺耳的声音,那声音简直像乌鸦在墓地的哀鸣,无时无刻不宣告着死亡的气息“打扰一下。”纵然知道这血腥味的主人有极大的可能性已经死了,但夏尔的礼数不允许他做出不告而入这种无礼的事情。
              夏尔走入教堂,鞋跟撞击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而悦耳的声响,不过在这安静的教堂里却显得有些突兀了。夏尔凭借着恶魔极好的耳力听到了在教堂角落传来的几不可闻的呼吸声。
              走到那人身边才发现血腥味的主人是一个拥有着耀眼金发的年轻男子,不过这金发也将要随着主人的死亡而失去光泽了吧!男子似乎听到了夏尔的脚步声,睁开了那紧闭的双睛。夏尔借着月光和恶魔优秀的视力看清了男子的全貌,尤其是那双眼睛,那双闪烁着熟悉且醉人的酒红色光芒的眼睛。夏尔不禁有些怔愣。
              “怎么?阁下是来善后的吗?”男子的声音因为失血过多而有些喑哑。不怪男子误会夏尔是杀手,毕竟没有哪个十三岁的正常孩子看见这幅情景会不害怕。
              夏尔回过神来,那没有被黑色眼罩遮住的深蓝色眸子暗了暗,夏尔决定对着这个半只脚踏入地狱的家伙抛出一根蜘蛛丝,正如同塞巴斯蒂安当初抛给他的那根蜘蛛丝一样。男子大概是腹部中枪,即使没有伤到要害,如果就这么放任不管的话也必死无疑“两个选择,要么与我签订契约,要么...等死。”夏尔的声音没有分毫的温度,正如同那来自于地狱最深处的呼唤。
              “你....到底是什么人?”男子惊讶于少年的冷漠,更惊讶于少年那毫无温度的话语。
              “人...吗?或许我曾经是人,但我现在是个恶魔,仅仅只是一个恶魔罢了。”一切的道路都是夏尔自己选择的,纵使这条路的前方布满荆棘,纵使这条路的尽头是无尽的深渊,他也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永远不会迟疑!
              “恶魔?”
              “我希望您能减少不必要的语言,只需要回答我yes or no 就可以了,毕竟您的生命力不像您的精神这么旺盛。”
              “让我活下去。”
              夏尔翘了翘嘴角,那不是笑容,而是当夏尔每次找到新的游戏时都会出现的表情“说出你的愿望吧。当你的愿望实现后,你就要出卖你的灵魂了。”
              “我希望能找到我失散多年的妹妹,并让她幸福。”
              “可以,但是我不可能向你臣服,奉你为主。我也不可能舍弃我自己的名字。如果你同意的话,契约就算完成了。”
              “无所谓。”
              “那么,契约成立。”话音刚落,夏尔的右手便传来一股灼烧般的痛觉,夏尔摘下手套,发现原本洁白的手背上赫然出现了一朵被荆棘包围的白色蔷薇,美丽而危险。男子的左耳耳垂上也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白蔷薇,只是小了两倍。
              ——TBC
              。PS:不要问楼楼少爷是怎么会缔结契约的(因为楼楼也不知道啊(๑′°︿°๑))不过楼楼猜测,恶魔缔结契约只需要两方情愿就可以了,不需要太多的仪式。嗯,没错就是这样,祝大家食用愉快(❀ฺ´∀`❀ฺ)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0楼2017-08-04 08:59
                尴尬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7-08-06 13:45
                  少发一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7-08-06 13:45
                    恶魔猎心者 四
                    第四章:
                    “你的名字?”男子摸了摸耳垂问到。
                    “我想,询问别人名字的时候应该先报上自己的名字,这样才不算是失礼吧?”夏尔重新带上了手套,在思考怎么把他带出这个教堂,毕竟就算缔结契约,那个人的伤口不会消失,如果人死了,就很无聊了,不是吗?
                    “......伊文.维斯兰特.柯达诺克。”伊文无奈的撇了撇嘴。
                    “夏尔。”
                    “额...你的名字真简洁。”
                    “我说了,你应该减少没有必要的话,毕竟.....”夏尔讨厌这个人的聒噪,那和他的酒红色眸子一点都不相配“毕竟我的生命力没有我的精神这么旺盛。对吧,夏尔。”伊文一字不差的接道。
                    “没错,那么是你的宅邸离这里比较近,还是伦敦市里的医院比较近呢?”
                    “你怎么知道我的宅邸有私人医生?” 伊文再一次被眼前这个少年,哦不是恶魔震惊了。
                    夏尔奇怪的皱了皱眉头“我为什么不知道?伊文.维斯兰特.柯达诺克侯爵殿下。”夏尔曾在一个案件当中调查过这个人,虽然后来证明这个人是清白的,但他记性还不至于差到听到了全名还想不起来是谁。
                    “......我的宅邸比较近,就在这里往西十英里就可以看到了。”伊文觉得他什么也不问比较好,该说什么呢?这个少年不愧是...恶魔吗?
                    夏尔一跃坐在了祷告台上“十英里?你为什么要来这么远的地方?”夏尔顿了顿“算了,我不感兴趣,说说吧,怎么样才能让你的私人医生相信我。”
                    “只要和他说,通往幸福的钥匙在沉没的哥伦比亚号里。”伊文费力的抬起头,看着坐在祷告台上的夏尔,月光从早已支离破碎的彩玻璃中洒下来,不偏不倚的映在了少年那略显稚气的面孔上,看上去竟如此美丽,却又布满荆棘。正如同一支盛放的白蔷薇,诱人采摘的同时,又让人在不经意间遍体鳞伤“你可要在午夜之前将我的医生带到这里来,正如你所说,我的生命并不长了。”
                    “啊,我知道了”夏尔跳下高台,边说边向外走去,只一瞬间那瘦小的身躯便隐没在了黑暗中。
                    —————————————————————我是传说中的分割线————————
                    塞巴斯蒂安心情的确非常非常的不好,丝毫没有重获自由的喜悦,他完全无法理解那个连衣服都穿不好都少爷为什么会突然下了这种命令,这种无法琢磨的感觉他只在那些可爱的小猫咪身上出现过,琢磨不透一个人类,哦不,是曾经的人类,这种感觉并不好,不过或许很有趣,不是吗?
                    啊啊,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现在最重要的是进食不是吗?塞巴斯蒂安冷冷的看着地上这个明显刚刚遭遇羞辱的女人,又或者说女孩,是的,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女孩“这位美丽的女士,你难道不想复仇吗?”恶魔的最擅长的就是用他们那如魔药般的语言来引诱人类一步步走向深渊“呵呵”塞巴斯蒂安浅浅的笑了笑,却莫名让人感觉背脊发凉。
                    ——TBC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7-08-06 13:45
                      恶魔猎心者 五
                      第五章
                      不过一个多小时夏尔就重新回到了教堂,丝毫不像风尘仆仆的路人,倒像不小心散步到教堂里的贵族。
                      伊文费力的向夏尔身后望了望,却并没有看到医生的身影“他不相信你吗?”伊文有些绝望,看来即使出卖灵魂给恶魔也无法延续自己的生命,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夏尔看着伊文的眼神从疑问到悲伤再到绝望不禁有些好奇他想了些什么“你在想什么?他当然相信我了。”
                      “.....那他为什么还不来?”伊文又松了一口气,说真的,这种在绝望与希望之间的轮回并不好受。
                      夏尔抚了抚眼罩“他正骑马往这赶,虽然你的马很英俊,但我想坐在马上颠簸的感觉一定会让很我不舒服,比起马,我还是更喜欢马车。所以我就先回来了。”伊文惊讶的瞪大眼睛“先回来?难道你是跑回来的吗?”
                      夏尔像看**一样看了他一眼“当然不,我是走回来的。”
                      “走.....走回来!”那得是什么样的速度才能走的比马还快啊,伊文暗暗心惊。
                      “嘁....”还没等夏尔说完这句话,就听到了由远及近的马蹄声,哒哒的声音撕裂了这个郊外的静谧“你的私人医生终于来了。”
                      果不其然,小跑进教堂的的确是伊文的私人医生斯尔顿,斯尔顿医生是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医术相当不错,就是为人有些拖沓,他看着躺在地上的侯爵反而放缓了步子“哦,我亲爱的侯爵殿下啊!刚刚有个小孩来找我,他说你快要进地狱了,我以为是很重的伤,没想到居然是这么简单的伤口!”
                      “...事实上,我真的觉得我快要去见上帝了,假如你现在还在这里滔滔不绝的话。”伊文很后悔找了这样一个和自己一样话多的家伙。
                      “哦哦,放心吧侯爵,只要有我在这我是不会让你提前去膜拜上帝的荣光的。不过刚刚那个可爱的小孩子说他自己会回来,也不和我一起骑马来,真是奇怪”斯尔顿挠了挠有些糟乱的头发。
                      一直被挡在斯尔顿身后的夏尔无奈的用手中的骷髅手杖敲了敲地面,手杖底部的优质软牛皮和地砖相碰发出沉闷的咚咚声“斯尔顿阁下,我一直在你身后。”斯尔顿猛的转身看到戴着黑蝴蝶结礼帽的夏尔震惊不已,指着夏尔话都说不完整“你你你.....你什么时候到的?”
                      “不巧阁下,我也刚到不久,不过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在你脚边的侯爵,想必他非常需要你的治疗。”夏尔指了指伊文“那么我就先走一步,明天早上我会去找你的,侯爵。”语罢夏尔便转身朝外走去,纯黑的斗篷随着夏尔的动作在空中留下一道优美的弧线。
                      夏尔觉得他并不想看着这个人治病,既然已经签订了契约,那么他更应该趁着这一晚好好熟悉一下久别的伦敦,毕竟如果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游戏就不好继续了啊!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7-08-06 13:46
                        第四章是被系统删了,说啥违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7-08-06 15:06
                          恶魔猎心者 六
                          第六章:
                          清晨,太阳刚刚从海平面上升起,金色的光辉侵染了整片大地,将每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都赋上了它特有的颜色,阳光毫不吝乞的分给每个人名为希望的一缕曙光。有些人的傍晚刚刚来临,比如泰晤士河右岸的红灯区,而有些人的夜晚还在继续,比如泰晤士河左岸的贵族们。可是绝大多数的人都已经开始了一天的忙碌,为了生计的忙碌。
                          夏尔敲响了柯达诺克侯爵府的大门,不出半刻便有一个身着执事服的年轻男人来开门,男子有一头栗色的头发“请问您找谁?”声音温文尔雅“我是伊文侯爵的一位故人,我想他必然是知道我要来找他的。”
                          执事又重新打量了夏尔一番“好的,请您在大厅稍等,我这就去禀告主人。”执事将大门打开,弯腰向夏尔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正如同塞巴斯蒂安还是凡多姆海威的执事时一样。执事将夏尔引到大厅后便转身上楼了。‘嘁,果然还是不一样啊,如果是赛巴斯钦的话,此时一定还会遵循他的美学说一句,失礼了,才对。’夏尔在心里暗暗想。
                          宅邸的女仆为夏尔上了一壶茶,夏尔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那是中国茶“中国茶吗?”女仆低下头“是的先生,这是中国的普洱茶,先生若是不喜欢的话我会给先生换一壶。”夏尔的确不喜欢中国茶,中国茶的味道太过苦涩,他并不适合那样深沉的香味,况且他现在作为恶魔失去了味觉,就更不可能喜欢了。
                          夏尔摆了摆手“不,不用了,谢谢,我并不是太渴。”
                          夏尔大约就这么坐了十分钟,伊文就从楼上走了下来“你好准时啊!夏尔。”伊文笑着说。
                          “我想我们应该仔细谈谈某些问题。”
                          “是的,那么请随我来楼上吧!”语罢凑到夏尔的耳畔小声说了一句“恶魔先生。”
                          夏尔猛的向后撤“不要做一些恶心的举动!”伊文委屈的笑了笑“只是开个玩笑,不要生气嘛,夏尔。”
                          夏尔随着伊文的脚步走到了书房,伊文坐在了沙发上并请夏尔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柔软的沙发让夏尔的身躯微微下陷“那么亲爱的夏尔,你要以什么身份待着我的宅邸呢?”
                          夏尔皱了皱眉“我觉得你可以说我是你远方的挚友。”伊文摊了摊手“没有问题。”
                          “那么说点正题,你妹妹是什么时候失踪的,在什么地方。”
                          伊文的眼睛流露出哀伤“!十年前,就在一家照相馆旁边。”伊文双手捂住脸,似乎不再愿意回想。
                          “十年前?是只有你妹妹走失了还是有很多人。”夏尔想转转手上的戒指,却发现手上一无所有。
                          “很多,这是一个连环儿童拐卖案,我记得当时听见父亲说女王陛下交给了她的看门犬解决这件事。”伊文顿了一下“可是就算是诱拐事件再没发生过,那些已经失踪了的人也再没回来.....”
                          ——TBC
                          PS:亲亲们相信我,赛巴斯酱估计再过两章就要和少爷巧遇了✧*。٩(ˊωˋ*)و✧*。至于怎么在不违背命令的情况下出现在少爷面前,相信大家会猜到的,吼吼吼 (-^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7-08-07 10:04
                            恶魔猎心者 七
                            第七章
                            夏尔浑身一震“你说什么!女王的看门狗!”十年前的诱拐案,也就算说这个案子是由他父亲处理的!
                            伊文奇怪的看了夏尔一眼“你这么激动干什么?”
                            夏尔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清了清嗓子“啊,没什么....对了你还有你妹妹的照片吗?”
                            伊文眼神暗了暗“有的,当时就是为了冲洗这张照片才.....”伊文小心翼翼的从上衣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被叠的方方正正的丝质手帕,打开手绢后,夏尔清楚看到了一张静静躺着手帕正中央的黑白照片。照片中是一对兄妹,其中兄长温柔的抚摸着妹妹的头,而妹妹则无忧无虑的笑着,那样灿烂的笑容深深的刺到了夏尔。
                            “有油画吗?毕竟照片是黑白的,发色和瞳色都无法确定,而时间又过去了这么久,样子也必然变了。”
                            “有,不过是在我妹妹两岁时画的。”伊文说着将夏尔带到了书房外的一条长廊,指着其中一张婴儿画说“这就是了。”油画中的孩子有一双像青草一般柔绿的眼眸,和伊文一样耀眼的金发“可以了,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夏尔重新带上了纯黑色的礼帽,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少爷并不是不会笑,而是不会开心的笑了,所以这里不算occ吧✧*。٩(ˊωˋ*)و✧*。)
                            ——————————我是分割线,又和大家见面了——————————
                            伊文看着眼前的棺材店,眉毛挑了挑“所以?你带我来棺材店干什么?你不会以为我妹妹已经死了吧。”
                            夏尔恶劣的看着他,就像一个喜欢恶作剧的小孩子“不排除这个可能...”夏尔顿了顿,伸手压了压帽檐“你跟我进去就知道了。”
                            夏尔说着推开了棺材店的大门,年久失修的大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刺耳声音,室内一点灯光都没有,只能依靠屋外的阳光依稀看清屋内摆满了棺材,突然从一个角落的棺材里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欢迎光临,小生的.....”这莫名传来的声音将恐怖的气氛上升到了极致,伊文惊的退后一步。夏尔难得的叹了口气,随即将手杖有些用力的撞了撞地面“under taker 出来。”
                            那声音明显一顿,随即那个发出声音的棺材的棺材盖从里面被缓缓推开“啊咧,伯爵?”一个一头银色长发的一身送葬服的怪人从里面坐了起来,长长的头帘将他的上半张脸遮住了,不禁让人怀疑他的眼睛能不能看清东西。
                            夏尔的声音铿锵有力“没错,我又从地狱里爬回来了。”
                            伊文惊讶的看了看夏尔又看了看under taker “你们....认识?”
                            “啊。”夏尔似乎不太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就草草带过了“好了,under taker 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嘻嘻,比起这个....小生也有些事情要问伯爵啊...比如伯爵你是怎么从地狱的最深处爬回来的,又比如说你是然后取回那最重要的东西的....再比如说伯爵是怎么变成.....嘻嘻,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一直和伯爵形影不离的执事君呢?如果伯爵不满足小生的好奇心的话....小生可能什么也想不起来啊~”under taker走到夏尔身边用那长长的黑色指甲戳了戳夏尔的脸。
                            夏尔一把拍掉under taker的手,刚要开口,就被伊文打断了“等...等一下,夏尔你不是恶魔吗?怎么他叫你伯爵,这都什么和什么啊!”伊文的还算得上精明的脑子彻底转不过来弯了。
                            under taker像是才注意到伊文一样“啊咧,你是伯爵的契约者吗?”伊文皱了皱眉“是又怎么样?”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真心不好受。
                            “嘻嘻...莫非伯爵和执事君解除契约了吗...不过也正常,毕竟你们...”
                            夏尔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一个棺材上,不以为意的回答道“没有,一个命令罢了。”under taker似乎很惊讶“啊咧,伯爵居然会主动放弃执事君...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夏尔皱了皱眉“嘁,不过是无聊而已。”
                            夏尔向under taker解释了大部分原因,只不过他的身份都被他绕过了,期间under taker时不时的发出啧啧的声音,而在旁边听了全过程的伊文更加一头雾水“我想你应该向我解释一下,恶魔先生,或者说伯爵阁下。”
                            夏尔下意识的抚摸被眼罩掩盖的右眼“这并不重要,不论曾经的我有什么身份,我都已经作为一个人类死了,作为恶魔重生了,现在的我仅仅只是一个和你签订了契约的恶魔罢了。”
                            伊文再次皱眉“我想当一个无知者的感觉并不好,你我毕竟还需要合作很久吧?现在就有了猜疑并不好。”
                            夏尔想了一会“当需要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现在显然没有必要,知道那些事情只会把你拉入深渊。”夏尔似乎又想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对了,假如你要觐见女王陛下的话,最好不要带上我。”
                            伊文刚刚缓和的脸色又黑了“觐见女王陛下?就算你我签订了契约,我也认为我还能多活几年”
                            “你这话什么意思?”
                            一直未搭话的under taker开口了“嘻嘻...说起来伯爵应该还不知道吧!”夏尔看了一下两个人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什么?”under taker又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
                            ——TBC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7-08-08 07:26
                              谢谢亲亲们的加油,楼楼今天都没在,还有,哼哼想剧透的亲亲来这里和楼楼谈谈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7-08-08 2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