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破坏神之毁灭吧 关注:30,947贴子:1,985,779

【罗格周刊】7月30日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本期人员
总编\责编:辉逐
新闻:辉逐
闲谈杂趣:王者796
中篇连载:辉逐
长篇连载:暮色,AUM_贪狼
推荐:ZZCZCHZZC
制图:辉逐


IP属地:浙江1楼2017-07-30 13:02回复
    大家好,又是一周周末,说起来……这周没有老兵先辈的稿子了……我忘记催了……不要打脸的说。QAQ


    IP属地:浙江2楼2017-07-30 13:03
    回复
      附:周刊总链接http://tieba.baidu.com/p/2232004103


      IP属地:浙江3楼2017-07-30 13:04
      回复

        上周的问题是:蕾欧娜的五色跟班们的名字分别叫什么呢?
        不过鉴于没有人回答的说……在延续一周~奖励依然是插楼权和女装照呦
        据说音酱的女装马上就要到了,恩,女装照可能会充足。


        IP属地:浙江4楼2017-07-30 13:06
        回复
          【新闻报道】有关音酱为什么跳票

          宣告不幸的渡鸦●辉逐 17:58:54
          请问音酱这周是跳票了吗?
          音音酱 17:59:05
          今天是周几?
          宣告不幸的渡鸦●辉逐 17:59:11
          周六
          音音酱 17:59:29
          哦……(望天)
          音音酱 17:59:42
          怪不得总感觉怪怪的
          宣告不幸的渡鸦●辉逐 18:00:02
          看上去音酱你连时间都记不清了……
          宣告不幸的渡鸦●辉逐 18:01:16
          所以有稿子吗?
          音音酱 18:01:45
          这不能怪我,援交会时间错乱的!
          宣告不幸的渡鸦●辉逐 18:02:09
          援交会时间错乱是什么鬼……
          音音酱 18:03:12
          会很累啊
          宣告不幸的渡鸦●辉逐 18:03:28

          宣告不幸的渡鸦●辉逐 18:04:46
          所以说有稿子吗?
          音音酱 18:09:11
          如果有稿子的话,我就不会把表调慢,并且暴露我援交的事情,挥霍我宝贵的节操的……
          音音酱 18:09:23
          我是不是说漏了什么……
          宣告不幸的渡鸦●辉逐 18:10:11

          宣告不幸的渡鸦●辉逐 18:10:14
          变成新闻吧……
          音音酱 18:10:25
          咦……
          音音酱 18:15:39
          险恶的人心……
          宣告不幸的渡鸦●辉逐 18:16:02
          是啊……
          音音酱 18:16:16
          其实我是很想发女装照片的
          宣告不幸的渡鸦●辉逐 18:16:33
          那就穿啊……
          音音酱 18:17:15
          可是……百世快递太慢了


          IP属地:浙江5楼2017-07-30 13:07
          收起回复
            【闲谈杂趣】侯友人

            作者:王者796
            雀儿飞到树梢
            看我在树下着凉
            瑟瑟的风儿卷呀卷
            把委屈的花瓣吹跑
            猫猫在墙角探头
            蚂蚁东奔西跑
            咕噜噜的轮它打个转
            一声呲响
            便又见了那欠打的微笑


            IP属地:浙江6楼2017-07-30 13:08
            回复
              【闲谈杂趣】某些非洲人

              总有些人的游戏是与我们不同的。
              游戏嘛,常有欧非之分,像是有那么一个非洲人。他时常玩一个叫做暗黑破坏神三的游戏,他的d3,向来是没有什么太古的。就连那什子皇家华戒,也是要刷上几百材料才会出上那么一个。
              他偶尔还会玩一个叫做毒奶粉的游戏,便常常是辛辛苦苦攒了数千票子去换成那什么世事不可强求,快乐长存的碎片。每每看着那零星点点的几个碎片,他总是说什么:“假猪套天下第一,兰总套盖世无双”之类的昏话
              偶尔也会出那么一两个狗眼安抚他损失的千余票子。便仿佛很开心似得,截了图,四处宣扬,回头就看到一个硕大的网络连接中断。
              手机上常年便是安装着一款名为舰r的游戏。每每到了圣剑日,便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去赌船,去捞船。最后拦着一船仓的高雄大姐姐或是晓响雷电四位小萝莉苍然涕下。
              那些什么ssr,橙卡传说之类的,也向来是和他并没有关系的。他倒也好,不怎么奢求,只是每每攒多了卡包符纸什么的,便会抱着欧皇大腿,蹭的对方两腿鼻涕眼泪的。欧皇无奈,便随手帮他开两个包,画两个符,给他几个橙卡或是ssr看看。他就感激的五体投地,蹭着欧皇的白嫩嫩的大腿,甚至想掀起欧皇的裙子,便常常被打的体无完肤的离开。
              现在也不知道这非洲人怎么样了,听说他还在玩游戏,只是不知道,他出货了否。


              IP属地:浙江7楼2017-07-30 13:10
              收起回复
                【中篇连载】0号

                作者:辉逐

                0号是一个非常非常懒的人,比方说,0号懒得等待,通常也懒得在面对事情的时候思考。0号知道自己应该伪装出多个声音,然后判断对方的性格什么的……不过0号选择了一个十分简单暴力的方法。
                0号掏出一个装着灰色气体的细长玻璃瓶。装在一根弩箭上,0号试图用一个简单干脆利落的方式处理掉对方。由魔术师特制的药剂。入口即化,味道甘……抱歉,强烈剧毒刺激性气体,人类嗅到后会产生极为剧烈难以抑制的疼痛。并且会在极短时间内随血液的流通而致死。唯一的过滤方法是使用魔术师特制的过滤器挂在脸上……
                0号习惯带上很多瓶。很多很多瓶。于是0号随随便便的就射出去一瓶。
                蓄满力的弩箭干脆利落的穿透了金属门,0号清楚地听到那声玻璃瓶炸裂的脆响。
                毫无声响,安静的仿佛另外一边什么都没有。
                0号下意识的在地上打了一连串十分鬼畜的滚,这一连串的滚每个都十分鬼畜,有的并不笔直,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弧线,而又的却是突然滚到一般转换角度。
                当0号这一连串秀操作般的滚打完。0号回身向着他判断发出了声响的前进方向甩了一刀。
                又是一阵声响,然后0号抬腿像一个方向冲去。既然飞刀打不中,那干脆就砍死你好了。
                第一刀,自然是最简单干脆的剖腹。
                当的一声。真尴尬。0号想。不过0号早就过了会因为这种事情而延缓自己进攻的年龄。0号很平静的顺着手一刀割喉。当当两声。其中还交杂着一声金属破碎的声音,还有肉体被切割的声响。
                “真尴尬。”0号看着躺在地上的尸体说:“我的刀比你的……”0号回身,右手飞刀击中一个可能是路人甲的守卫装人类。“锋利一点。”
                三楼只有一个房间,一个大厅,关着门。0号想了想,做出了一个十分不符合他身份的行为,他敲了敲门。
                “请进。”
                “先生们,有人入侵……”0号走进去,略带慌张的说。
                大厅里只有一个人,看上去比0号接到的照片上面那个人还要憔悴一些。
                “0号是吗?你比我想象中小一些。”他说。
                0号的内心瞬间亲切的念了三遍羊驼的小名。“这暗个毛球杀。”0号暗自想着。“您好,请问我应该如何称呼你呢?大师?还是博士?”
                他双手架在桌子上,身体前倾:“随意,我比较关心你。”
                “我吗?”0号想。“可是大师我更关心你的两项研究。”0号说。“首先总是要把任务敲定下来再说别的啊。”
                “其实只有一个。”大师说:“有关人类潜能的激发。”
                0号倚在墙上,吊儿郎当的看着他。
                “我一直在研究有关生物的潜能爆发问题,为什么有些人能够在特殊情况下爆发出超越人类限制的能量。”
                “虽然很不礼貌,但是……”0号打断到:“能请您直接说重点吗?您要是接着说下去我很可能听不懂了。”
                大师楞了一下,对0号讪讪的笑了下:“很抱歉,简单来说,我发现了如何让人潜力爆发的药剂,注射这种药剂会让人类身体里活动的流动能量变大,但是一旦注射过多人类就会死掉。”
                “很正常吧。人类本体的局限性。”0号随口说。
                “你不懂……”大师的语气变得很沧桑。“后来我发现,服用增强意志的药剂能有效减免这个问题,但是意志药剂服用过多……人就会消失……”
                这是……神的领域吧……0号想,将人类从一种生物变成另外一种……
                “然而一旦使用热辐射光照射服用者所在区域……就会检测到大量的能量爆发……”
                灵魂生物被杀死的能量爆发吗?真是过分啊……0号想。
                “我知道你会说那就干脆放弃这一个药剂好了……可是……”大师哀伤的看着他:“药剂之间都遵循这同样的逻辑……”
                “所以你是不准备交出药剂喽?”0号问。
                大师发现自己似乎理解错了,眼前这家伙,貌似与那些凡人并无差别。
                “我理解你,但是,我相信我的先知,我所指的先知能应付所有人类的问题。”0号平和的说。
                一个重剑白衣刺客走了进来,他似乎有些失落。
                大师似乎有些惊讶,0号很平静的解释道:“这位就是我们教会最最厉害的刺客,全教会逼格最高的人。”
                刺客走到大师旁边:“很抱歉,交出药剂。”
                大师笑的很凄惨,他的身形渐渐地模糊起来。
                0号选择点起一根蜡烛。火辉之下,似乎有什么东西消散了。刺客翻找了下大师的东西,找到了那个木箱,里面只有一堆破碎的玻璃和混合在一起的药剂。就在他试图收拾起来的时候,一团火焰掉了进去,他抬头,看到0号微笑着的脸。
                “很抱歉,但貌似……”0号说。“我不希望你带回去……”
                0号的刀,是目前已知范畴内最锋利,最坚固的刀。所以,0号轻松斩断了那把巨剑并把它砍成一堆烂铁。
                “我深信先知大人不会被蒙蔽,但是很久以前我就知道,先知也是人,而我……是绝对不会去考验人性的。”0号后退两步,看着刺客说。
                刺客看着他,过了许久才说:“教会会处罚你。”
                “那就把你砍死在这里。”0号轻松地说:“回去告诉他们你多事,导致了任务失败,反正我只有一个。”
                “你那把刀……”被扼住喉咙的刺客发不出下面的音节来……
                0号似乎听到有些脚步声……
                他随手把刺客扔在地上:“处理尸体很麻烦的……”
                ……
                0号的报告
                因为某些来历不明的人的突然出现导致任务失败
                顺,怀疑教会中有奸细,以及出现了不明身份的刺客。
                0号的报告并没有通过,那位负责给他颁发任务的女子又一次将0号喊过去接受询问。但是0号已经离开了那座他喜欢的图书馆,他对那位管理员表白失败了,于是他伤心的接受了一个遥远的任务离开了这里。
                0号的简单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希望大家不要打死我。


                IP属地:浙江8楼2017-07-30 13:11
                回复
                  【长篇连载】十四的手札

                  作者:AUM_贪狼
                  Day 2
                  今天天气不错,万里无云,嗯,这股青草的方向,真是爱死它了。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日常任务吧,姑且赚点外快。
                  于是我就这么来到了凯恩家里整理他的收藏,不得不说,他的书是真多啊,我,有些绝望……
                  腐郭达!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不过也不能说没有收获,我询问了下加拉图那家伙,凯恩说据他所知,这个加拉图原本是个宝藏猎人,虽然本来就有不择手段的骂名,但像这次一样急躁且异常的坚持,还是头一次,而且他虽然会为了得到宝藏使用各种办法,但绝对不会伤人性命,非常有原则。
                  事出反常必有妖,加拉图身上一定有问题,和凯恩说帮忙观察他以后,拿了奖励就离开了。
                  唔,又接了一个收集冒险者尸体的任务,回收以后天就不早了,答应了对方明天再干一天后就睡觉了。
                  Day 3
                  起了一大早,继续去回收尸体,这个活毕竟是和尸体打交道,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做,我倒是无所谓,在遗迹中成天和尸体打交道,倒是没有心理负担。
                  从邪恶洞窟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正午了,送还尸体去吃点饭吧。
                  “打扰一下,冒险者大人,您背的尸体是我的丈夫,可以直接还给我吗?”
                  ”欸?是么,倒不是不可以,不过还是请证明一下吧。“
                  “喏,我们在不久前委托了那个回收尸体的大人寻找我丈夫的遗体,这是字据,我丈夫阿拉诺他是刺客佣兵,我希望能亲手对他火化,因为从别人那里听说,那位大人送回来的骨灰好像有问题,所以想亲手火化的。家里没有什么东西,这10金币是丈夫生前留给我的,就当做委托的薪酬好不好?“
                  “唔,这样啊,我倒是无所谓,不过还是去和我得委托人说一下吧,如果他强行要遗体,我们就招呼卫兵啦“
                  “好吧,那我们去一趟。“
                  到了收尸人那里,虽然表现出明显的不爽,但没有拒绝。
                  收尸人,有问题!
                  询问了领到骨灰的人家的住址,去询问了下情况,那户人家说,送回来的骨灰与其说是人的骨灰,不如说是动物的骨灰。看来收尸人不是单纯的收尸,回去看看情况。
                  等我回去的时候,收尸人已经不见了,这鬼地方连草都没有,万幸,稍远处有一棵古树,去问问吧。
                  “……”老树,反应蜜汁迟钝。
                  ”老大爷,您今年多大了?“
                  “……大概……500了“
                  ”您幸福么?“
                  “不没有姓。“
                  ”那大家都怎么称呼您啊。“
                  “树。“
                  ”……树,为啥这个附近没有别的植物啊。“
                  “没。”
                  ”没?“
                  ”没见过其他植物,只有奇怪的动物。“
                  ”奇怪的动物?“
                  ”两个,混在一起的。“
                  “嗯?什么时候?“这里是营地,怎么会有合成兽。
                  ”就刚刚,跟你说话的。“
                  “!!收尸人!“
                  ”本来是两个,现在混入了第三个了,就在你昨天带回来尸体以后,也混进去了。“
                  “他,去哪了?“
                  ”不知道,凭空消失。“
                  “唔,树啊,我会经常来给你浇水的~“
                  之后我去了阿卡拉的小黑店,大长老不在,阿卡丽在负责事情,和她说了收尸人的事情后,她说会派人去监视,并且建议我去参加菲勒斯村讨伐队,于是我便加入了讨伐队。明天出发。
                  Day 4
                  讨伐队领头的是弗罗斯特,还有许多新人冒险者,在去菲勒斯村的路上,我们交换了情报。
                  合成兽有组织有纪律,能任意混合,智商高,有实体,甚至还有合成人的出现,目前已知三个发源地,而菲勒斯村只是被怪物波及到的小村庄。
                  我说服了他们在讨伐结束后,一起去源头之一的村庄。
                  经过了一天的赶路,我们在黄昏时分到达了菲勒斯村,领队决定原地休息,明早进行突袭。
                  我们各自组队,对外围落单的怪物进行清剿,并于晚上回来集合休息。


                  IP属地:浙江9楼2017-07-30 13:13
                  回复
                    【长篇连载】誓 约 花 语

                    作者:暮色
                    第五十一章:樱下的言灵
                      樱花,如雪,却比雪还要美,似云,却比云还要纯洁。平安京的三月,粉色的樱花随风飘舞。
                      “樱花的季节,真美啊……”
                      任凭风吹过脸颊,爱莉娅静静的伸出一只手,一片樱花瓣缓缓飘落在了她的手心,白色的花瓣透着粉红,晶莹美丽,纤尘不染的花瓣,如同透明一般,纯洁无暇。
                      它们是无视死亡的存在,就是凋零时也带着凄楚的美,舞动着轻盈的身姿,在空中施展最美丽的步伐,很难想象它在面对消失,依然微笑着,直到它落地的那一刻都从未悲伤过。
                      握着那片樱花,少女久久无言……
                      “一大早就在思考吗?还是说只是单纯在发呆?”一阵轻挑的声音传来,肆意的将眼前的意境破坏殆尽。
                      “咳咳……八云紫啊!你……你真是气氛杀手啊!”被噎到的少女发出一阵咳嗽,恼怒的盯了她一眼。
                      “阿拉阿拉,多谢夸奖~”用折扇遮住自己的脸颊,八云紫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
                      “我才没有夸你啊!”爱莉娅捂脸哀叹,自己节操满满真是对不起啊!
                      “发呆过后的掩饰吗?真是可爱呢~”
                      “……”
                      爱莉娅阴沉着小脸,险恶的看着八云紫,目光闪烁不已。
                      幽幽子看到这一幕,在一旁轻笑道:“真是的,你们俩个啊,该说关系是很好吗?”
                      “谁会和这家伙关系好啊!”
                      “阿拉阿拉,害羞了?来,笑一个~”
                      “不要摸上来啊!放开我啦!@#?%&*@#?%&!”
                      “又来了,消停一些不好吗?”看着再次打闹的俩人,幽幽子抚额哀叹。
                      樱花飞舞,蝴蝶环绕,西行妖开花了,粉白色的花瓣在空中飘舞,美不胜收……
                      少女大大伸了一个懒腰,今天真是悠闲呢。
                      紫在台阶上坐着,一旁是燃烧殆尽的爱莉娅,幽幽子站在庭院中有些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紫可真是一个坏心眼的妖怪呢……”
                      “妖怪都这样,不过我可不同,我是厉害的妖怪~”一手放在胸前,八云紫仿佛陈述一般的称赞着自己,微闭的双眼仿佛在不屑解释,为自己增加可信度。
                      她真的是强大的妖怪吗?可能真的是吧……但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强大的人啊!
                      于是幽幽子抬起手,不信的指着紫,“啊,你又来了!说谎可是不好的。”少女轻轻摇晃手指,表情写满了不信。
                      “才没有说谎,我只实话实说的~”
                      “呣,真是的……我就算死了也不要成为紫这样的……”
                      看着陈述状态的紫,幽幽子微微闹起了别扭,自己才不要变成这样子,太惹人生气了。
                      “已经开始说死后的事了?”摇头晃脑听完,八云紫促狭的把双手架在头顶,手指扮成鬼角的样子:“那样说的话鬼会笑的呦,吐着满口酒气~”
                      此时一朵樱花落下,紫轻轻接在手里,微微一吹,花瓣随风飘舞。
                      听到紫的回答,幽幽子好奇的看了过来:“鬼真的存在吗?还带酒气?不会是骗人吧?”少女双手抱胸,一副不信的样子。
                      紫一摊手:“谁知道呢,请期待死后的世界吧。”
                      “唔,你又来捉弄我了……这样做的话总有一天会吃苦头的哦~”
                      “是啊,你一定会吃苦头的~”
                      不知什么时候爱莉娅爬了起来,双眼险恶的看着紫,表情努力装的恐怖一些,不过此刻的她看起来只是可爱罢了。
                      “阿拉阿拉~你可以试试~”
                      看着俩人,少女轻轻摇头,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双手一拍,“对啊,那样的话正好呢~”
                      “什么啊?”×2
                      俩个人异口同声的问道,然后爱莉娅狠狠盯了一眼紫,她才不想和无节操同步呢!
                      “像你这样坏心眼的妖怪,我现在要下一个诅咒哦~”好像想到了什么,少女举起一只手点啊点,轻轻“嗯”了一声,仿佛确定了什么。
                      “诅咒?”
                      紫疑惑的问道,而爱莉娅闭嘴了,因为刚才她也是想这么说的……
                      “嗯。”
                      点头点头。
                      “身为人类的你?诅咒妖怪的我?”八云紫脸色奇怪无比,第一次听说人类打算诅咒妖怪啊……
                      “没错。”幽幽子再次点头,倒是显得认真无比。
                      “真是有意思呢~那么尽管试试吧~”摊开手,八云紫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诅咒你吃咱的特制料理哦~”爱莉娅在一旁温柔的说道,伸手掏出一个点心盒子,表情写满了跃跃欲试。
                      “请务必不要……”
                      紫脸色发青……她可不想吃那种奇怪的东西了,上次她竟然看到了彼岸上那一脸无聊的阎魔……
                      “呵呵,不是啦~”
                      幽幽子浅笑着摇摇头,闭起眼,长长呼出一口气,双手合在一起,仿佛祈祷一般将手放在心前:“爱着这个世界的妖怪小姐,陪着这样的我的妖怪小姐,我……喜欢你们呦,紫,爱莉。”
                      “啊哈哈……”爱莉娅有些不好意思的讪笑几声,而紫抱着肚子大笑出声,“竟然有这么令人开心的诅咒啊,怨灵们听到一定会很生气吧?”
                      “不,紫。”
                      闻言,幽幽子摇了摇头,否决了紫的调侃。表情认真的继续说道:“这确实是诅咒哦~诅咒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东西……”
                      “哦,为什么呢?”爱莉娅开口问道,而紫则疑惑的看了她一眼。
                      幽幽子闭着眼睛,一只手默默放在胸前,“诅咒即言语,言语乃心。”睁开双眼,少女一只手对着她们摊出:言语把我的心情借着音韵传达到你们心里……然后像漩涡一样牢牢的包围束缚着你的心……”
                      抬起一只手指转啊转,如同绕线团一般,幽幽子继续说道:“只要你还活着,我的言语就不会消失,像丝棉一样细细的缠绕着你,然后慢慢侵蚀你的心……”阴沉沉的看向手中的空隙,少女手指做打结状。
                      “那是诅咒?”
                      八云紫有些无奈的问道。
                      “嗯。”幽幽子点点头。
                      “比起诅咒,怎么感觉更像言灵一样……”爱莉娅在一旁喃喃道,随后仿佛才听懂一般发出一阵惊叫:“你该不会也把我也诅咒了吧!?”
                      “嗯。”
                      幽幽子带着些许笑意点点头,转身看向远方:“也是哦,但是我觉得言语本身没有力量……”回想着一直以来的点点滴滴,幽幽子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有力量的是心,我的心与你的心相遇之后,才赋予了言语的力量。言语有好也有坏,都是因为有听者存在啊。”
                      “呜呜……被幽幽子诅咒了耶……”爱莉娅在旁碎碎念,而紫则打了一个哈欠。
                      “就像有酒气的鬼和你这样说谎的妖怪都存在一样。”幽幽子走到庭院之中,轻轻转了一圈,飘逸的裙摆优雅的转了一圈,“也一定有做好事或是做坏事的妖怪存在。一定有。”少女弯腰看向紫:“不是吗?”
                      “做好事的妖怪也好,做坏事的妖怪也罢,还有下诅咒的妖怪,你都没见过吧?”
                      幽幽子点头,看向远方:“但是肯定存在着,在某个地方……”
                      “啊,蝴蝶!”
                      突然,幽幽子发出一阵惊呼,一只蓝紫色的幽蝶在少女的身边环绕,随后轻轻落在她的头上,在少女好奇的目光中微微舒展自己美丽的翅膀。
                      低头看向调侃眼神的俩人,幽幽子束手而立,脸上笼罩着丝丝粉色的红晕,头上的幽蝶仿佛发卡一般,美丽无比。
                      清风吹过,樱花的花瓣在身边飘舞,也吹过幽幽子粉色的短发,这一刻,樱下的少女被爱莉娅牢牢记在心里,哪怕时光久远,这份美丽却再也无法忘记。
                      “这份诅咒我确实的收下了,我也喜欢你呦,坚强的人类小姐,善良温柔的人类小姐。我……会一直记住你的。”爱莉娅站起身,眼眶微微有些发红。
                      “嗯,谢谢你~”
                      带着温柔的微笑,幽幽子这样回答道,仿佛放下了什么枷锁似的,整个人显得轻松了不少。
                      “你们在打什么哑迷啊?”紫在一旁有些疑惑,她们在说些什么啊,好像只有她们俩个人才知道的默契,感觉好可疑。
                      不屑的看了一眼紫,爱莉娅面带谴责的吐嘈道:“凡人的智慧,这是秘密,说出来那还是秘密吗?”随后,在紫恼怒的表情中逃跑了。
                      “阿拉阿拉……”看着迅速追上去的紫,幽幽子在一旁掩嘴轻笑,现在自己很幸福呢……有她们陪着自己,真是幸福呢。
                      透过盛开的美丽樱花,少女痴迷的看了一眼再次打闹的俩人,将她们的身影牢牢记在心底。
                      我……已经满足了哦……
                      ————————————————————绽放的西行妖——————————————————
                      “今天真的很高兴呢……谢谢你的心意,感谢你尊重我……喜欢你呦~”灯下,幽幽子在写着什么,她的俏脸上映射着朦胧的色彩。
                      良久,少女长长叹出一口气,将未干的信纸在灯下烘干,郑重的将其放在一个信封中,随后发出一阵呼唤声:
                      “妖忌,妖忌你在吗?”
                      “是的,大小姐。”忠诚的庭师从门后走了进来,弯腰行礼。
                      将手中的信件收在一个有很多书信的盒子中,幽幽子将其郑重的递给忠诚的庭师:“帮我把这些东西保管好哦……”
                      “这是?”妖忌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小盒,这是幽幽子大人珍爱的东西,为什么要交给我保管呢。
                      没有在意妖忌的疑惑,幽幽子笑着回答道:“因为啊,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哦……”
                      (本章结束)


                    IP属地:浙江10楼2017-07-30 13:16
                    回复

                      【音乐推荐】
                      No Bullets Fly
                      这个故事讲的是在1943年12月20号发生的查理布朗和弗朗茨斯崔勒事件。
                      1943年12月20日,美军一架B-17(绰号“酒吧”,机长是查理·布朗)在轰炸不莱梅时遭到高射炮和战斗机的集中攻击而严重受损,尾炮手战死,其他乘员全部负伤。德军第27战斗机联队的王牌弗朗茨·斯蒂格勒发现后立刻升空,当布朗看到一架德国战斗机朝自己飞来时,已经明白自己大限已到,但是弗朗茨看到看清“酒吧”的惨状后决定转而护航这架B-17,保护它飞跃了德军海岸线的高炮阵地,分别前还不忘朝“酒吧”敬了一个礼,最终“酒吧”平安返航。而让人更高兴的是,布朗和弗里茨在战后重逢,成为终生挚友……致敬一切没有被战争泯灭人性的人。

                      http://music.163.com/#/m/song?id=28486778&userid=311812158


                      IP属地:浙江11楼2017-07-30 13:19
                      回复
                        本周周刊到此结束……没错,那个非到家的人就是我了……QAQ嘤嘤嘤


                        IP属地:浙江12楼2017-07-30 13:20
                        回复
                          帮顶


                          IP属地:湖北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7-30 14:16
                          回复
                            啧啧啧……(手动滑稽)


                            IP属地:黑龙江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7-30 15:56
                            收起回复
                              (ಡωಡ)


                              IP属地:山西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7-30 16:07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