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子吧 关注:15,125贴子:224,951

【薄雾/中篇】桃李不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喂度娘,各位好久不见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7-05-24 20:53回复
    一个简单的说明:原创女主,无cp不谈恋爱,温馨和感人的鬼故事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7-05-24 20:54
    回复
      (一)
      我叫陶成蹊,就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那个意思,倒不是我有什么教书育人的伟大人生理想,主要是我爸是我妈的老师,而这么个夸人忠勇的词不知怎的就成了形容老师的词。
      时代再进步师生恋这种事情都还是那种不可说的话题,但我爸倒一直挺骄傲的,整天叨念着XX主义好,毕了业既有工作又有老婆,尽管我整天嘲笑他什么主义也不管单身大龄男青年找对象这种事儿。
      要说他俩怎么天雷勾地火的,这事儿也是挺三十八流小言文的。想来当年我爸也是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不是,刚刚留校任教,想着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怎么不得干出点业绩来,备课讲课不可谓不认真,偏生他5.2的视力一眼瞄到阶梯教室后面一姑娘在低头看小说,嗯,这就是我那二次元少女的妈。适逢下课,我爸准备和这个迷途的小羔羊谈谈学习的重要性,结果他走到了我妈眼前,人老人家居然都没察觉,当年我妈的好基友猛推了我妈一把,我妈一仰脸,好嘛,哭的是个梨花带雨,俩眼睛愣跟兔子眼睛似的。我爸忍着内心的波涛汹涌拿起书——“小三爷,潘子我没力气说别的话了………”依着我爸的话说,他一七尺男儿好悬没泪洒当场,一番扉页,我三爷爷的大名赫然签在书名《盗墓笔记》旁边,原本奔着给我妈做思想教育去的结果一下子成了面基现场。之后在一次次的所谓同好面基之下,俩人就这么勾搭上了。
      啊,这里解释下,倒不是说作者大大和我家沾亲带故,实在是………这哥们儿笔名“南派三叔”,我妈说:“我和你爸管徐胖子叫三叔,按辈分,你得叫三爷爷!”
      家学渊源,我也是个二次元少女,一直觉得我妈养我就和玩奇迹陶陶似的,C服lo服打小就给我往身上安,别人睡前读物是《格林童话》《伊索寓言》,我,纵观全职盗笔、博览哑舍龙族。
      等到我十五岁那会儿第一次像模像样的拿出一篇产出的时候,我爸妈的兴奋程度不亚于北大清华抢着要我,我妈说,她老人家终于后继有人了。嗯,当年我妈也是个小文青来着,同人文写的各种真情实感,有事儿没事儿还做个诗。后来十一小长假,我妈和她众基友在楼外楼小聚,一边喝酒一边擤鼻涕的时候还特骄傲的讲——她培养了个盗二代,五十年内潘爷的香火不会断了。
      客观上讲,我爸是爱与痛的边缘,喜则固然喜,自己四五十的人了还看小说追虚拟人物,自己老婆孩子不但不反对还和他一起;悲也着实悲,毕竟老婆和闺女同时挂念着的除了他自己还有个别的男人。
      但于我而言却是极好的,毕竟我看番、我写文、我逛漫展,我爸妈不但不反对还举钱包支持。
      (二)
      讲道理,我选考古专业,多少也是受潘爷影响,啊………一般在家我也是不叫潘爷的,依我妈的话,潘爷和她一辈儿,我得叫舅舅,至于为啥不叫大伯,因为我妈发话了,要么叫舅舅,要么叫爸爸。我爸能怎么样呢?他也很无奈啊。
      话说回来,虽然我妈对《盗墓笔记》是真爱,可这不代表她能接受她的奇迹陶陶真的去挖坟………呸!考古。但鉴于我姥姥培养她的时候就特别注重个人意志,她还真没强行要求我去改志愿,只不过是我每次去实践以及后来工作的时候她都会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陶陶一去不复还的阵势,有事儿没事儿叨念着让我潘舅舅保佑我平安,玉器符文不提,她特意从老家乡下给我弄了两个黑驴蹄子,来送驴蹄子的亲戚还说——现剁的,正热乎着。
      其实干我们这行的,灵异的事情确实是有的,比如某次我们地下作业,一个山东壮汉师兄被侯爷的小妾上了身,捏着兰花指给我们唱曲儿………简直不想回忆。不过我们的团队也会配备驱鬼招魂的专业人士,这和打游戏讲究人物职业配合是一个道理,只不过这些事情,我们通常都不会对外说的。
      一般在地下,开棺都是我来的,原因无他,我妈给我请的一块玉厉害的很,一般好朋友都不会欺负我。
      这一次的工作地点是广西巴乃,临走前我妈特意跟我说,让我找个水边祭奠下我舅和云彩婶婶。
      “这事儿您不提醒我我也记得啊,那一片儿石头都让您和我众位阿姨捡的少了一层了,您说我忘的了么?”一边给我妈发誓一边收拾东西,我心里也觉得好笑,我们一家,说的好听是痴,说的难听叫傻,外人都说,一个假的人,值得你们挂念成这样?可是我知道,值得啊。
      于别人而言,那是一本看过就忘的书,一个不会占用太多记忆的人。可对我爸妈来讲,一本书一个人的力量,已经改变了人生轨迹,他们有太多友谊和际遇是通过这个人收获的;而于我,不说学到恩义不讲决定专业,只说没有这本书,只怕是连我都不存在了,所以事实上,无论故事真假与否,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就是真实的啊。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05-24 20:55
      回复
        (三)
        山区里的信号虽然不好,但是空气着实是好的,我在水边摆好香烛祭品,蹲在那里烧纸钱和烟:“烟是我爸朋友在美国带回来的骆驼,酒是老家自己酿的烧刀子,年年给您带东西,也不知道合不合心意,这次来的着急忙慌的,另几个阿姨的东西来不及给您带了,舅舅您别嫌弃外甥女儿啊。”火光跳跃而温暖,我干脆席地而坐“我妈也是,非让我叫舅舅,什么辈儿啊,也不带因为她想嫁您嫁不成这么欺负我的不是?”
        火舌突然向上燎了一下,烧了我两缕头发,胸口的玉石微微发热,我不禁心肝儿一颤,这宝贝自从我妈给我求来,我就没遇见过什么事儿,玉石这么大反应,也是头一遭,心头一凛赶忙退后,就看着火焰扭啊扭的,突然想到我妈说,鬼怕恶人,遇见什么的时候就破口大骂。我登时怒向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当场骂街,素质十几连。开玩笑,手撕白莲的技能我打小受我妈熏陶,管你是人是鬼,骂哭再说。然而不骂则已,一骂领导同事和实习的学妹学弟都招来了,鉴于我护身的法器一向彪悍,带队教授也表现了出了十足的重视。
        祭奠我潘舅舅的事情只能草草收场,各自回了帐篷不提。我躺在睡袋里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心想着往常没这么多道道啊,今儿是怎么了呢?
        想着想着,人也昏昏沉沉的,不知怎么就觉得胸口有些闷,迷梦中遍看见影影绰绰间一人站在我旁边,惊疑之下居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眼见那人………不,那鬼将手伸向我胸口,我竟有些惊讶——没听过鬼压床还带非礼的啊。见那看不真切的手越来越来近我却始终动不了,内心忍不住默念:“潘爷啊,您要是泉下有知也不能看您外甥女儿在您地盘被鬼非礼吧,您要啥托个梦给陶陶,陶陶给您烧!!!!”不知是不是错觉,我见那鬼动作听了下来,望着我露出了一个宠溺的笑容。“笑***币!!!”拼劲全力吼出这么一句,我突然能动了,手握着那块微微温热的佩玉,不禁长舒一口气,亏的我妈给我求来这个宝贝,救我一命。
        同室的学妹被我吓醒,小鹿一般惊恐问我:“桃子姐,怎么了?”
        我拎出保温杯倒给她一杯热水:“没事儿做了个梦,吓到你了吧。”
        好不容易安抚好学妹,我却再也睡不着了,因为我突然想起一些刚刚忽略掉的细节——那人,不,那鬼穿着一件绿色的工字背心,脸上有一道刀疤。
        我极度怀疑自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刚刚的窒息感还清晰地留在脑海里,如果是梦,这个梦会不会太真实了呢?
        (四)
        折腾一宿,我顶着熊猫眼去开工,整个人都恹恹的,同帐篷的学妹把我昨天那句“笑***币”传遍整队,她当笑话说了,熟悉我的同事却当鬼故事听了。
        “桃子,你要不要休息一下,一般你都是正面上好朋友的,这回………邪乎啊。”上次被侯爷小妾上了的哥们关切的问我。
        “不妨事的,我可能是到了我舅舅的地界儿比较亢奋。”
        “舅舅保佑,今天我们都是大外甥”同队一个姓石外号柿子的姑娘双手十合默默祈祷。
        对我叨念“舅舅”的行为,队里也算见怪不怪,来干考古这行的,多少有点脑回路和常人不一样的人。我们队里,有一位是寻找精绝古城的,目测隔壁鬼吹灯的无误;还有一位是为了写出一本好的志怪小说来学考古的文学青年。
        第一步开山凿洞,先派出的是地质队的小伙伴,现代化考古,术业有专攻,我们一群研究古董的先客串一波儿吃瓜群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那一场鬼压床,我心中莫名有一丝忐忑一丝焦虑,却不知这份情绪来自何方。
        “这里怎么会有玉脉?而且是这么大一片?”地质队的同事疑惑着不知该如何进行下一步,而我听到玉脉两个字,脑子里“轰”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炸掉了。
        奔跑过去的脚步有些踉跄,我甚至被碎石绊了一下,那绿油油的玉脉触手温润,我却从心底冒出一股寒意,这里,会不会钻出绿色的怪物呢?
        “广西这里………有玉脉不奇怪吧……?”我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一点颤抖。
        “但是这片山脉,不具备产生玉石的条件啊………”
        我无心听地质队的同事再说什么,直接跑去找到领队教授:“教授,这片墓群暂时不能开掘。”
        教授和相关领导齐齐看着我,我却不知该如何解释,说我看了一本几十年前的小说,里面说这片玉脉里会蹦出绿色的小鬼?谁会信。
        “那个,我就是觉得这里有点奇怪………”理由牵强的要死。
        “小陶啊,你不用操心了,我们会把情况上报的。”教授含混的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显然,他们也是认同这里怪异的。不知为何,我却觉得有些性味索然,央央地跑回玉脉旁边和地质队的同事蹲在一起,盯着眼前的翠绿发呆,并美其名曰——护眼。
        绿色的玉脉仿佛有什么魔力,我就那样的出神了——
        “桃子!桃子!陶成蹊!”
        嗯?谁在叫我?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7-05-24 20:57
        回复
          (五)
          眼前一片雾蒙蒙,世界仿佛陷入一片灰色之中,伸出手试图触摸那片稠的仿佛凝固的雾,却没有触到任何实体。
          “哎!丫头!”
          我循声转身,一片浓雾里,一个男人蹲在石块上,他穿着迷彩裤和绿色的工字背心,衣服下面是结实的肌肉,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考古队的人没有视力太差的,但在一片迷雾里看清他脸上的伤疤和唇间的骆驼香烟也并不容易,我脑海里的第一反映,居然是我的视力什么时候好成这个样子了?
          “小丫头骂人的时候挺厉害的,现在发什么呆。”他掸了掸烟灰,上上下下打量了我一番。
          我缓缓抬起手,狠狠掐了脸颊一下——咦?不疼?
          “何方妖孽在此放肆?信不信姑娘我抽你个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小姑娘这样还嫁的出去嘛?”他从石头上跳下来走到我面前,我想着输人不能输阵,站的直直的与他对视,只恨我一米六的个子太矮,只到那人………呃……鬼的下巴。他伸出手向我胸口探来,吓得我猛的向后一蹦,双手护胸:“我X你大爷,你他喵的Cosplay我舅舅还他喵的想占老娘便宜?!”他狠揉了我脑袋一下“小姑娘想什么呢?手拿开让我看看你的佩玉!” 不待我反驳,胸口的玉石仿佛是有感觉一般微微发热,竟似乎是像他手心靠近,我错愕的松开了手,他自我颈间拿出那块玉石,轻轻的摩挲,此刻他理我非常近,进到明明可以听清彼此的心跳呼吸,可我却只能听见一个频率的噗通声,仿佛高高举起重重落下,那声音在静谧中显得无比的清晰,撞的我胸口发疼。
          梦里怎么还会感觉到疼?
          我来不及思考,眼泪却猝不及防的落下。
          相信那是他。
          伸出双手想抱他一下,却拥不到任何实体,我维持着一个拥抱的姿势,哽咽着说:“我真的没指望过您是真的,可我想在宁愿那只是个故事。”
          他轻轻松手,佩玉落回我胸膛:“你和你妈一样爱哭。”
          开玩笑,我陶成蹊才不是什么爱哭鬼,只是………因为是你啊。
          “这玉是我死之前一直随身带着的,怪不得我总被吸引,之前你和你妈她们来也没带过,我感应不到。”
          听他坦然的说“我死之前”这四个字,我忍不住哭的更凶。
          “行了,找地儿把这玉埋了,我总跟着你会影响你的,回去吧,你同事挺着急的。”
          (六)
          又一阵恍惚,我听见耳边声响嘈杂,不耐烦的睁开眼,发现带队的教授和同事都站在床边两米处,我躺在床上,而眼前是一个衣衫褴褛形容枯槁的老头和一个陶娃娃般的孩子。为什么是陶娃娃?就是看上去憨态可掬,却有几分粗暴。
          “桃子/小陶,你醒了。”围成一圈的人竟无一人踏前一步,满脸却都写满了关切。
          “大师做法,尔等休要吵闹。”拿小孩眉头一皱,努力装出威严的样子,却让我忍俊不禁。
          “这位苦主是被山后的狐狸精上了身,瞧她方醒却没什么疲惫之神色,反而媚笑不止………”
          “媚笑?”众人惊疑。
          “不是……大师,我们桃子就是张了张喜庆脸……”
          那大师眉头一皱,小童子立时开口——“放肆”这下不止我,一众人都没忍住乐出了声音?
          余光扫过,一抹绿色。
          我假装不耐烦的侧过身道了一句我没事儿,正看见潘爷闲闲地靠在墙上抽烟,我默默腹诽,合着吸了强碱做鬼就不知道疼了,一次说什么都不给你烧烟。
          他似心有所感瞥了我一眼,我用口型道:狐狸精。
          他笑了,我原以为这种铁血汉子笑起来都是十分爽朗的,但他这笑容,却带着莫名的宠溺,仿佛看一只学步的猫主子跌跌撞撞又乐此不疲——真当我是外甥女?
          转过头不去看他,我跳下床,冲着那老道………不,是老骗子走去,双手做爪轻轻抓着他双肩:“我倒以为是什么高人,竟不想是个招摇撞骗的,什么狐狸精,我本是那山下一孤女,掉到了水中才早逝,正好抓你做替身。”
          常年工作的缘故,我的指甲始终不长,只好用力抠那老神棍,老神棍两股战战,随手往我脸上贴个符,我一把揭下,吓得他领着小童转头就跑。
          蹲在地上笑得肚子疼,教授点着我道:“促狭丫头。”
          我侧目,看潘爷碾着烟头无奈的摇摇头,那神色,还真像宠爱外甥女的舅舅。
          我昨晚没睡好的说辞引得一众人将信将疑,我也无奈,总不能说我发现我男神居然不是假的而是真实存在,我还给他当了回便宜外甥女?估计更不会有人信吧?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7-05-24 21:00
          回复
            TBC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05-24 21:00
            回复
              ……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5-24 21:26
              收起回复
                薄雾大大,好久不见!
                15年入坑的我一直觉得你们已经属于传说中的人物了……
                以为你们已经遁走了……
                大大居然还在!超喜欢你的文的!收藏了好多!(请接收来自新人的表白一打~)
                嗯,新人求勾搭咯!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5-24 21:54
                收起回复
                  我来了!!!惊喜不惊喜!刺激不刺激!


                  IP属地:河南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7-05-24 21:57
                  收起回复
                    有我也来回六个点
                    ……


                    IP属地:陕西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7-05-24 22:17
                    收起回复
                      不用谢!


                      IP属地:江苏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5-25 00:43
                      收起回复
                        lofter已经看完了,还是过来评论一下,看薄雾的帖子总有一种自己在挖坟贴的感觉,那些早就熟悉但是许久不曾出现的ID,本身就让人感动的力量……
                        再说薄雾这种超产的超长更新,一口气看的真过瘾,六节故事已经慢慢展现开了,设定也基本上都穿插在文里各种小细节上,不需要再外加解释。
                        啊,写得真好啊【瘫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7-05-25 10:43
                        回复
                          虽然我还没看,但是你怎么还不更?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5-25 14:06
                          收起回复
                            听说明天三更啦


                            IP属地:内蒙古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5-26 14:16
                            收起回复
                              听说明天三更话说薄雾还记得我不


                              IP属地:北京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5-26 22:49
                              收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