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官途吧 关注:184,827贴子:2,997,796

你是个捉鬼大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我是捉鬼人,说些真实经历,希望能帮到你……
2.偏远农村流传的惊悚事,胆小勿入
3.你所遇到的邪门事,都是有原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2-23 17:36
    今年是我入行的第六年。
    你要问我是做什么的?我明做风水,暗做阴阳,说白了,就是捉鬼的。
    做我们这行的,一般都有自己的“阵地”。我平时主要活动两广一带,游走市井乡间,那么多年来,也遇见形形色色的人,见过许多悲欢离合的事。
    如果你问我,这世界上最可怕的到底是不是鬼?
    我只能告诉你,比鬼更恐怖的,莫过于人心。
    做我们这行的,虽然收入不错,但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平时还是要搞点副业,首先是赚点儿小钱,不至于被饿死,同样也是掩人耳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02-23 17:36
        像他,平时就开了一个铺子,卖卖香花蜡烛,其他有做豆浆油条,开豆腐坊,杂货铺的,看起来都是平常小老百姓,只有熟人才知道我们这些“先生大师”的厉害。
      我嘛,志大才疏,为人最是笨懒,做什么都不成,恰好有个亲戚做编辑,说是现在写网文不错,尤其是真实新鲜的故事,读者们特别爱看,所以我索性决定写写自己捉鬼时经历的一些真真假假的故事吧。
      虽然文笔不好,故事可能也啰啰嗦嗦的,不过怎么说呢,都是个人经历,贵在真实嘛。
      看这个故事之前,首先你得相信阴阳、风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02-23 17:36
        这么说吧,存在即是合理,每一行的存在必然有它存在的道理,我们这一行虽然低调神秘,但是也有它存在的理由。
        那就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或者说超自然力量的存在。
        这件事从我第一次接触阴阳风水师开始说起。
        我也不记得怎么遇上我的师傅,只记得在某天师傅收留我。
        师傅算过,我的八字太硬,是个“阔水浮萍命”,什么意思呢?
        师傅说,我这命虽然可以做成大事,但是注定命中坎坷。难逃小人诽谤,或者飞来横祸,也可能自幼克亲,注定与家人不和,孤独漂浮尘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2-23 17:36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师傅故意说出来的托词,不过现在想想,我也是因为受不了家里人整天念念叨叨才离家出走,或许真被师傅说中。
          被他收留的第三天就接到活了,那天晚上很激动,很期待阴阳风水师是怎么做事的,满脑子憧憬道士的英姿飒爽的身影,没想到这一去改变我的一生。
          这一次雇主是村里人,在桂林阳朔那边的一个村,两个小时车程,然后进村,师傅轻车熟路,以前应该来过。
          进村的路不怎么好走,尤其下过雨之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2-23 17:36
            到了约定地点,师傅让我去叫人,我这人脸皮薄,以前在家里还能吵上几句,可是出了外面,找一个妇女问路我都会脸红,第一次这样叫,还挺难为情的。
            我朝里边叫两句,没多久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给我开门。
            这女的伸头出来,瞅了一下才,发现只有我两才招呼我们进去。
            师傅指着四周说,这四面环山,呈现“怀抱”,看起来像个盆,这样的山势让风有进无出,有利藏风!是一块很不错的风水宝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2-23 17:36
              在广西几乎到处都是这种山,在我看来都一样,只是发现一些规律,很多房子依山而建,很多坟墓也是依山而建,经常可以看到。
              女的畏畏缩缩把我们带进去,一进门我就闻到奇怪的味道,应该是香花蜡烛燃烧的味道,来到大厅果然发现有个铁盆在烧纸,都成灰了还有没烧完的,都是纸钱,看着奇怪的东西我默默吞了一口口水。
              转进房间,我看到一个男的躺在床上。
              第一眼看到这个男的,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这人的眼圈又深又黑,脸色煞白,嘴唇发紫,最让人触目惊心的就是他的手脚,好像涂抹染料,紫黑了一大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2-23 17:36
                师傅一看,就我赶紧把他弄起来,可是我害怕,当场两腿就软了,想动也动不了。
                师傅也没怪我,过去把那个很恐怖男人扶起来,然后在床顶贴了一张黄符,用指关节在男的后脑推穴,看下图。
                推了好一会,师傅叫我过去,从布袋里边拿出一个竹筒,竹筒里头有一块布,打开之后都是头发丝细长的银针。
                这扎针在我们那里叫做“打官针”,都是老土医用的多,那些手脚不利索,腰间肿胀的人经常去。
                师傅在他的手脚点了几针,这些针插进去就没有在理它,他又在布袋里边找了一些晒干的草药,让女的用水煮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2-23 17:36
                  弄了好一会,师傅才休息。
                  他跟我说,如果要跟他学,就要放开胆子,不然教会我最后也是荒废这门手艺。
                  这话我不怎么放在心上,到了后来我才知道阴阳风水师是如此吃香的一门行业,我天生就是好苗子,八字很硬,这是天生优质基础,差的就是胆子。
                  大概差不多一个小时,女的把之前师傅给的草药给煮好了,黑乎乎的,味道很浓。
                  师傅捏住那个人的鼻子,手一推,这碗东西全部灌进去。
                  然后又叫那个女的去准备一盏油灯,等会用得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2-23 17:36
                    师傅让我从布袋拿出几个玻璃杯,递给他,他用酒精涂抹,灯火点燃,然后快速的拔出银针丢到一边,把燃火的玻璃杯盖上去。
                    这皮肉立刻被玻璃杯吸得肿胀一块,在之前扎针的地方开始渗血。
                    女的惊叫一声,我这才发现,流出来的血是黑色的!师傅盖了七八个玻璃杯,又让女的准备毛巾给男的清理黑血。
                    “噗”的一下拔出玻璃杯,丢到盆子里边,师傅让我马上清洗擦干,等会还要继续用。
                    女的就在一边用毛巾等着,师傅拔一个玻璃罐子,她就擦拭一次伤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2-23 17:37
                      重复好久,这男的手脚慢慢恢复原来的颜色,甚至没有血色。不过这模样看起来比之前那种紫黑色要舒服多,我能接受。
                      又弄了半个小时,还有一部分紫黑色的始终在手脚消除不了。
                      那怎么办?
                      师傅说,这问题不能解决,看来只能重新了解情况。
                      这男的没醒,师傅只能问女的具体情况,女的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男的失踪了,然后发动村里的人去找,最后在自家的水田旁边找到他。
                      时间还早,师傅就说让女的带我们过去看看,看看当时找的男人那个地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2-23 17:37
                        早上从那边坐两个小时那么远,这女人又没招待我们,等下去那边不知道要走多远,我就跟师傅说,能不能吃点东西,女的二话不说,骑着家里的电车就出去给我们买桂林米粉,这也让我看到做这行的都很受人尊重。
                        吃饱之后,我们就上山,路和不好走,上到半山腰的时候,女的指着一块水田说,我家那个就在那里发现的。
                        我老远就看到有个坟头,指着它说,那边有坟墓。
                        师傅呵斥我,抓起我的手“啪啪啪”连拍三下。
                        我被他呵了一愣,完全没反应他打我的手,打完后师傅对着坟墓那头说,小孩子不懂事,不要怪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02-23 17:37
                          我心里还挺郁闷的,不过后来明白指坟墓是对死者大大不敬,该打。
                          女的带我两绕了一圈远路,近路都是水田,要过去挺难。
                          我们走到那地方,女的努了努嘴,示意我们这地方就是找到她老公那地。
                          师傅拿出罗盘,在四周转了一圈,又问女人,她们家的男人是几点出来做工,几点发现。
                          拿出左手,拇指在指节一点一点,嘴里念叨;大安……速喜……赤口。
                          然后摇摇头,师傅又从新拿出罗盘,在这里附近查看,最后也不得结果,没办法,只能下山先吧,回头找村里人了解情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2-23 17:37
                             我也因为好奇,围着那坟墓多看几眼,发现这坟墓旁边都渗水了,我当时就随口嘀咕,这都冒水了还能用?
                            我觉得人不是万能的,师傅也有办不到的事,可能下山就回去了,没想这一次只是“中场休息”,真正的事在晚上开始!
                            因为白天赶车我一天都没得睡,晚上的时候做了一个梦,梦里我看到一个男人,他全身湿漉漉的,脸色又青又白,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我。
                            那模样太吓人了,吓得我当场跳起来,师傅还没睡,正在收拾东西,他见我跳起来,就赶紧过来,问我怎么回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2-23 17:39
                              我心里害怕极了,就跟他说梦到一个男人,这男人全身湿漉漉的。
                                师傅拨开我的刘海头发,用拇指按我眉心。
                              他皱了一下眉,就问我白天去了哪里?
                              我就纳闷了,白天不就跟他下来上山,我见他脸色不对,心想是不是那个男人把病传染给我了。
                              师傅让我把事情经过说一遍,仔细说。我也想不出所以然,说来说去,最后就说到坟墓渗水的事。
                              师傅嘴里嘀咕了一下,从床底拿出我的鞋子,凑近鼻子闻了一下。
                              “好臭!
                              我当场尴尬,这鞋子自从离家出走就没换过,有它在保证家中没有老鼠蟑螂,比任何老鼠药都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2-23 1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