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概念作文吧 关注:18,788贴子:177,471

日常小记(1)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天气莫名奇妙,从35升到36,又从36升到37,颇有把人烤死的架势。
当我躺在老家的凉席上迷迷糊糊地准备睡过去的时候,一个雷在头顶正上方炸开了,像一块巨大的玻璃在耳边被打碎,After that,就开始了一刻不停的“轰隆。。。”声。我拽过被子把自己尽量裹得紧密且踏实,在昏沉的深夜入睡。


IP属地:山东1楼2016-08-15 14:54回复
    小区邻居都好奇怪=-=
    入住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我从车里钻出来,却听到凄惨的叫声。这个小区有绑架孩子的?还是..闹鬼?我四处瞅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声音没有停止,反而一声比一声惊悚。我心里一阵发怵。然后,对面的阳台亮了——窗户被拉开,探出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冲楼下喊了几句,又哗啦一声把窗户关上。叫声似乎小了。我往前凑了凑,楼下居然有之羊....哈哈哈(*/ω\*)


    IP属地:山东2楼2016-08-15 15:02
    回复
      下午从辅导班回家,父上在车库停好车放我和表哥下来,自己去开门。我跟在父上后面走,突然听到表哥说:“好大的狗。”四百度近视的我没有戴眼镜,想来也找不到,就转身招呼表哥快点跟上。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了矗立在车库旁的某不明物体。黄色的狗毛随风招摇,半米多高,四腿修长,我的妈,好大一只狗!又瞅了一眼那只大狗,我嘀嘀咕咕的转头:“居然把这么大的狗放在外面也不怕哪天被捉去炖了,逮只,煮之,杀之......”


      IP属地:山东3楼2016-08-15 15:09
      回复
        总的来说新家不错,我的小窝也深得朕心,辅导班结束了,有些朋友以后或许很难再见到了。我的生活又要清屏然后重新写起。以后谁也没办法预料,吃苦便吃吧,苦尽甘来不是假的。


        IP属地:山东4楼2016-08-15 15:29
        回复
          我穿过破败的老巷却碰见鲜绿的石墙。
          沿着上下起伏不定的小巷子走,有点慌张,路下面有一块是空的,很明显的空的。于是脚下踩的便不再是踏实的泥土而是间隔的有些稀疏的木条。刚下过雨的缘故,姥姥家的一切都透着水灵,尤其是经过路边高大的叫不出名字的树时,心莫名的凉爽。
          姥爷背着手在某户门口停下,我凑近了去看,两个年龄相仿的老人正挥舞着象棋在墨绿的棋面上厮杀,双方手里都握有对方棋子的尸体,局面十分胶着。两个光秃秃的脑袋在阳光下泛着光。突然,红子遭到了黑子的攻击。操纵红子的老头略显焦灼,口里不停的重复着:“咋这么厉害法......."即便吃掉了对方的棋子,操纵黑子的老人仍然高度警惕,连一只苍蝇停在脑门上都未理会。一旁的小孙子也绷着胖嘟嘟的脸盯着棋盘,从他迷茫的眼神中,我估计他跟我一样看不懂。就在我神游之时,红子展开了反攻,直逼对方主帅。黑子连连躲闪,终是敌不过,局势已定,两老头互相笑骂着收拾棋局,重新摆好,欲再来一盘。
          一棵恰好遮住烈日的树
          两个下棋的老头
          很好很有味道


          IP属地:山东5楼2016-08-15 15:47
          回复
            就像漫无目的的游鱼,没有做决定的勇气。
            同桌跟我说,恐怕初三下学期你很难有时间写随笔了,我没有反驳,默认。
            开学,战争的号角长鸣,我往被窝里缩了缩,妄图迷糊两分钟,内心叫“舟”的小人咆哮:”都已经醒了还不起床!“我理直气壮的回答:”其实我还可以再睡一会。“
            吃饱了就背上书包去教室,二楼静悄悄的,我脑补了无数个老师站在讲台上,屋里基本来齐了人的场面,然后心情忐忑的推开教室门——居然一半的人都没来,老师的影子都没有。(内心泪流满面,早知道就再睡一会了==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思品teacher凶巴巴地站在讲台上——检查作业。坐在讲台下的我明明做完了还是极害怕(舟:可能是你漏作业次数太多了 我:捂脸(*/ω\*)


            IP属地:山东7楼2016-08-16 16:11
            回复
              一如既往的对早起深恶痛绝。
              比如我,正没有任何异常的平静地趴在课桌上写字,微微的暖意从教室的窗户射进来,一叠不算整齐的书,暗红色的窗帘,还有一张有一张困乏的脸。这一切的一切总让我觉得沉闷和压抑。身体飘荡在教室里,四处碰壁。我不自觉地想起今早起床时的样子,闹铃响了,然后被关掉。四处陷入平静,转而慢慢的有亮光从窗户透进来。我看到自己伸出的手指模糊的轮廓,像出神一样的看了一会,然后穿好衣服,拉开灯。在老旧的灯泡发出的柔和的昏黄色下提上鞋,一拉门发出”呲“的响声,脑袋依旧没有被惊醒。收拾妥当,出门。不顾外面还是有些黑暗的天,自顾自的,到教室去。
              思绪扯得很远,让我恍惚间以为自己变成了垂暮的老朽,然后铃响了,一群昏迷状态的”蘑菇“不情不愿的苏醒,第一节课历史,清醒下好了,收笔。


              IP属地:山东8楼2016-08-16 16:19
              回复
                当我遇上化学就只有被虐的份(这一点在最后的中考成绩里展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可以有多拉A梦的时光机,我一定毫不犹豫地跳进去,从三岁半开始跟化学死磕到底。明明初三了呢亲,人丑就算了还不努力。经过内心一阵纠缠,我果敢决绝地收起了化学(册子,随堂笔记,习题)一爪子摊开了了随笔的本子==


                IP属地:山东9楼2016-08-16 16:22
                回复
                  当我们的体育考试逼近
                  有风从教室的窗户吹进来,脖子一阵凉意,手心还是热的,不自觉的就想起了无可奈何的奔跑,每一步都像是静止,以意识为参照物。我想起了那么多那么多,就像又回到了暑假,坐在老屋的桌前,有风迎面吹过来,很舒服,很安静。能听到屋后高大的树上叶子沙沙作响,互相击打着,挥舞着,让人心醉,一去不回。往后的日子对我而言是诱惑但是又不敢轻易去谈起。因为我在思绪的游荡总要被扯会来,无论意愿与否都要被塞进冰冷的壳子里日复一日的战斗,有的时候是跟自己,有的时候是跟他人。
                  我想自己之所以享受写点东西,大概就是因为文字能带给我自由。当我提起笔来的时候,我不再被什么东西束缚,我是主宰,我想的什么笔下出现的就是什么,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在很大程度上是自由的。


                  IP属地:山东11楼2016-08-16 16:34
                  回复
                    一直没料到会过的这么快,即使老师总像闹铃一样重复报时,即使偶尔也会有一股隐约的压迫感,不过听到要照毕业照的时候还是很惊讶。我好像忘了自己原来班级里有哪些人,然后一见面却又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于是怀着一种复杂的心情,我看到了一个有点抑郁有点沉默的可怕的自己,我看到有人哭了,看到她们一个圈几个人的在一起笑,我的手心随着天气的回暖热了起来,可是这几天的降温血又冷了


                    IP属地:山东12楼2016-08-16 16:38
                    回复
                      早上起来总是渴得厉害,像有人在喉咙里放了一块海绵,吸尽了水分。我给自己倒了杯热水,慢慢的等着他变温,看着杯子里的白色水垢,又走神了。
                      即使三月份了还是有些冷,学校破天荒的要办一天的运动会。于是我们被扔进了操场。吹着小风,阳光毫不吝啬的洒在身上。然而就算气氛热闹喇叭不断喧响还是抵不过春寒料峭。操场边缘的天空上有三只鸟,飞行的轨迹像flash做图里的引导线。有一只在没有存在感的追随,还有一只在追,还有一只头也不回地往前飞。迎面忽的一阵冷风,双颊发麻,有什么液态的东西在鼻子里蠢蠢欲动,我可能要变成风干人肉了==


                      IP属地:山东13楼2016-08-16 16:46
                      回复
                        灯亮了,化学老师的头发被从夹子里放开,扎成一个简单的马尾,温和的垂在脑后,就连她的五官都在灯光的加幅中显得亲近。老师做了一个铁钉冒泡的实验,本着雨露均沾的原则捏着试管四处游荡。铁钉冒泡的很明显,咕嘟咕嘟仿佛能听见声音,老师不紧不慢的走,力求让每个同学都看的真切。王Q就在这个时候逗比登场,大喊:”快点快点,别反应完了!“哈哈哈,王Q你果然是上帝派来给人间传播欢乐的。


                        IP属地:山东15楼2016-08-16 17:06
                        回复
                          这是个悲伤的故事
                          中午喝了碗饭然后就晚点了。当我一边庆幸老班中午不守门一边轻松的漫步至教学楼时,恍惚间看到了一身粉紫色毛衣的不明物体在二楼窗户上摇晃。我先愣了一会(我tm居然还愣了),然后想起在家门口碰见英语老师的时候她就穿的那身毛衣,然后......我就看见了一脸笑容,挥手趴在窗口跟我打招呼的英语老师(>○<)。四目相对竟无语凝噎,我怎么就忘记了中午上英语呢。难过×无限大


                          IP属地:山东17楼2016-08-16 17:49
                          回复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6-12-31 11:56
                            回复
                              10.27
                              吉尔伽美申一脸倦意;长相酷似刘国梁的化学老师穿的如一只长着白毛的黑熊;数学老师的幽默细胞随着温度下降不断增多;五八同城,一个神奇的网站。
                              抱着周记本往办公室走,班主任吉尔伽美申手里拿着教案一脸倦色的从我身边路过。我条件反射地叫了一声老师好,他恍若未闻般直接晃进了二十四班教室,看着他眼圈下的黑晕,真担心他会把黑板擦当粉笔用。
                              化学老师着一身以深灰色为主的条纹羊毛衫,没错,条纹是白的,胳膊上一道,脖子下面一道,肚子中部也有,再加上他原本就圆润的体型,整个人看起来就有些像熊的近亲了,尤其是当他站上讲台,以黑的发绿的黑板为衬托,熊熊的气质便愈发明显。
                              数学老师的幽默细胞据我推测是跟天气温度成反比的。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等对曾他讲过的题只有鱼的记忆而导致他怒火攻心,于是任督二脉大开,一下子把体内幽默细胞都激活了。但是对于数学老师说过的所有话我似乎都划进了瞬时记忆,以至于我现在完全想不起一点他曾说的话来支撑我的观点。
                              五八同城?哦不,我只是想借用他的后半句话而已,遂把前半句也写了进去。


                              IP属地:山东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6-12-31 12:0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