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天下吧 关注:169,617贴子:3,026,156
  • 12回复贴,共1

群雄连续打一个人三次,我只能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群雄连续打一个人三次,我只能说对不起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6-02-28 22:27
    五折价格,十分有料!
    2021-10-19 23:09 广告
    我也不想这样,打点死号多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6-02-28 22:42
      活生生第一被打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6-02-28 22:43
        麻痹,原来是你


        青铜星玩家
        百度移动游戏玩家均可认证(限百度账号),去领取
        活动截止:2100-01-01
        去徽章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6-02-28 22:53
             - -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灵车漂移,他在北方的大雪里坟头蹦迪,南山南北秋悲白饭拌骨灰,南风喃北海北冲浪有墓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6-02-28 22:56
            好,谁让他想当第一,不过他会不会跟你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6-02-29 03:37
              黄昏,街边,小卖部。
              人,男人,两个男人,一老一少,隔着柜台伫立着。
              “是你?”
              “是我。”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我已经来了。”
              “你毕竟还是来了。”
              “我毕竟还是来了。”
              沉默,良久的沉默。
              仿佛泥塑木雕的两人,对峙着,那夕阳却越发斜了。
              “你来干什么?”老者最终打破沉默。
              “打酱油。”干脆利落,一字一顿,没有半点迟疑。
              老者沉吟少顷,缓缓道:“打多少钱一斤的?”
              “一块。”依然干脆利落,不带一丝犹豫。
              那人的脸色已变了,道:“你知道我这里从不卖一块钱一斤的酱油。”
              “我只要一块钱一斤的酱油。”
              “可当真?”
              “当真!”
              卖酱油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他非常年轻,但是他的眼睛,任何人看了都不会忘记,那是夜一样的宁静,海一般的深邃。
              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决非常人,但他也知道,一块钱一斤的酱油,他是决不会卖的。
              周围还是那么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夕阳已渐渐要落下去了,他看了看远处的夕阳,觉得说不出的恐惧。
              他苦笑道:“你一定要买一块钱一斤的么?”
              “一定!”
              “若我不卖给你呢?”
              “你大可试试!”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许久,他抬眼望着少年,咬牙道:“好,我就卖你一斤酱油,一块钱,只是你莫要对外人提起!”
              他接过少年手中的酱油瓶和一块钱。瓶子是冷的,一如老者的内心;钱币却微微发烫,一如少年的手心。
              片刻过后,少年接过了他递回的酱油瓶,转身向门口走去。
              这一仗,他胜了,胜得彻彻底底。少年脸上掠过一丝得意。
              卖酱油的人却从背后叫住了他:“你以为你真的胜过我了么?”
              少年的身子微微一震,脚步已顿。
              “很明显,我已经以这么低的价钱打到了酱油。”
              “不错。”
              “那我岂非已胜过了你。”
              “只可惜你算漏了一点。”
              少年忽然转过身来,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已经晚了。
              卖酱油的人只轻轻一笑,道:“我的酱油本是卖八毛钱一斤的。” 少年听后,身子一顿;一时间,寂静,如那午夜的坟场!
              “哈哈哈...”
              突然,少年那充满磁性的笑音响起,笑声中气十足,如雷贯耳,穿过这小小的酱油房传入行人耳中,纷纷侧耳。
              “哼,难道不信?”
              老者不耐,语气傲人;微微抬头,用匪夷的眼神望着少年,似乎胜卷在握。
              “呵呵,我走遍这七十二街,三十六巷,十八间酱油坊,可也不曾听说过有八毛钱的酱油!”
              少年毫不示弱,嘴角上扬,邪气凛然,用那深邃的眼神直逼老者,自信十足。
              老者顿时骄傲倍增,头抬的更高,像那斗胜的公鸡,背着双手,神气十足,缓缓向着少年走去,手上似乎还有东西。
              ~啪!
              “看看!”
              老者把手上的东西拍在了少年的胸口上后,转过了身,站在少年跟前,衣摆微微摆动,侠骨仙风,像那世外高人。
              少年不解,看着手中这类似账单一样的某种纸张;打开,浏览着纸张上的内容。
              安静,如那深夜的郊区。
              随后,少年双手无力,纸张飘落,全身气质散去,好像受到了惊天打击,充满颓废,与先前的自信的模样毫无半点瓜葛,少年~似乎尝到了落败的滋味。
              “... ...”
              少年沉默,缓缓低头,转身,向那酱油坊的门口慢步走去。
              无声的静。
              此时,先前因听到少年笑声而闻声而来的群众已把门口围住,到此,想必已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群众见那少年走来,自动开出一条路,让这似乎不甘心的失败者离去~
              少年颓废的身影淹没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老者裂开了嘴,笑呵呵的捡起那张入货账单,大步走到收银台,好像赢了一场关键的战役,步伐虎虎生风。
              正要把从少年那赚来的一块钱放入钱柜~突然,老者口喷鲜血,把那钱柜里的纸币染上了一朵朵鲜红的梅花。
              “哈哈哈...好一个滑头小子啊,如此闲熟的演技,堪比吾友奥斯卡啊,哈哈~咳咳...”
              原来,少年那一块钱是假的。
              老者看到这是假钱,顿时由喜转悲,气急攻心,受到了内伤,而吐血。
              “此子并非池 中 之 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啊;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要他做我的传人...”
              老者不顾自身伤势,匆匆出门,希望能追上那神奇的少年......
              但,肯定追不上了,老者想到了能够坐火车去追呀,对,说道火车,那就得要火车票!
              什么?!
              火车票?!
              火车票?!
              出来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6-02-29 03:53
                黄昏,街边,小卖部。
                人,男人,两个男人,一老一少,隔着柜台伫立着。
                “是你?”
                “是我。”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我已经来了。”
                “你毕竟还是来了。”
                “我毕竟还是来了。”
                沉默,良久的沉默。
                仿佛泥塑木雕的两人,对峙着,那夕阳却越发斜了。
                “你来干什么?”老者最终打破沉默。
                “打酱油。”干脆利落,一字一顿,没有半点迟疑。
                老者沉吟少顷,缓缓道:“打多少钱一斤的?”
                “一块。”依然干脆利落,不带一丝犹豫。
                那人的脸色已变了,道:“你知道我这里从不卖一块钱一斤的酱油。”
                “我只要一块钱一斤的酱油。”
                “可当真?”
                “当真!”
                卖酱油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他非常年轻,但是他的眼睛,任何人看了都不会忘记,那是夜一样的宁静,海一般的深邃。
                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决非常人,但他也知道,一块钱一斤的酱油,他是决不会卖的。
                周围还是那么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夕阳已渐渐要落下去了,他看了看远处的夕阳,觉得说不出的恐惧。
                他苦笑道:“你一定要买一块钱一斤的么?”
                “一定!”
                “若我不卖给你呢?”
                “你大可试试!”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许久,他抬眼望着少年,咬牙道:“好,我就卖你一斤酱油,一块钱,只是你莫要对外人提起!”
                他接过少年手中的酱油瓶和一块钱。瓶子是冷的,一如老者的内心;钱币却微微发烫,一如少年的手心。
                片刻过后,少年接过了他递回的酱油瓶,转身向门口走去。
                这一仗,他胜了,胜得彻彻底底。少年脸上掠过一丝得意。
                卖酱油的人却从背后叫住了他:“你以为你真的胜过我了么?”
                少年的身子微微一震,脚步已顿。
                “很明显,我已经以这么低的价钱打到了酱油。”
                “不错。”
                “那我岂非已胜过了你。”
                “只可惜你算漏了一点。”
                少年忽然转过身来,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已经晚了。
                卖酱油的人只轻轻一笑,道:“我的酱油本是卖八毛钱一斤的。” 少年听后,身子一顿;一时间,寂静,如那午夜的坟场!
                “哈哈哈...”
                突然,少年那充满磁性的笑音响起,笑声中气十足,如雷贯耳,穿过这小小的酱油房传入行人耳中,纷纷侧耳。
                “哼,难道不信?”
                老者不耐,语气傲人;微微抬头,用匪夷的眼神望着少年,似乎胜卷在握。
                “呵呵,我走遍这七十二街,三十六巷,十八间酱油坊,可也不曾听说过有八毛钱的酱油!”
                少年毫不示弱,嘴角上扬,邪气凛然,用那深邃的眼神直逼老者,自信十足。
                老者顿时骄傲倍增,头抬的更高,像那斗胜的公鸡,背着双手,神气十足,缓缓向着少年走去,手上似乎还有东西。
                ~啪!
                “看看!”
                老者把手上的东西拍在了少年的胸口上后,转过了身,站在少年跟前,衣摆微微摆动,侠骨仙风,像那世外高人。
                少年不解,看着手中这类似账单一样的某种纸张;打开,浏览着纸张上的内容。
                安静,如那深夜的郊区。
                随后,少年双手无力,纸张飘落,全身气质散去,好像受到了惊天打击,充满颓废,与先前的自信的模样毫无半点瓜葛,少年~似乎尝到了落败的滋味。
                “... ...”
                少年沉默,缓缓低头,转身,向那酱油坊的门口慢步走去。
                无声的静。
                此时,先前因听到少年笑声而闻声而来的群众已把门口围住,到此,想必已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群众见那少年走来,自动开出一条路,让这似乎不甘心的失败者离去~
                少年颓废的身影淹没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老者裂开了嘴,笑呵呵的捡起那张入货账单,大步走到收银台,好像赢了一场关键的战役,步伐虎虎生风。
                正要把从少年那赚来的一块钱放入钱柜~突然,老者口喷鲜血,把那钱柜里的纸币染上了一朵朵鲜红的梅花。
                “哈哈哈...好一个滑头小子啊,如此闲熟的演技,堪比吾友奥斯卡啊,哈哈~咳咳...”
                原来,少年那一块钱是假的。
                老者看到这是假钱,顿时由喜转悲,气急攻心,受到了内伤,而吐血。
                “此子并非池 中 之 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啊;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要他做我的传人...”
                老者不顾自身伤势,匆匆出门,希望能追上那神奇的少年......
                但,肯定追不上了,老者想到了能够坐火车去追呀,对,说道火车,那就得要火车票!
                什么?!
                火车票?!
                火车票?!
                出来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6-02-29 07:58
                  本来我第一的,尼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6-02-29 08:06
                    黄昏,街边,小卖部。
                    人,男人,两个男人,一老一少,隔着柜台伫立着。
                    “是你?”
                    “是我。”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我已经来了。”
                    “你毕竟还是来了。”
                    “我毕竟还是来了。”
                    沉默,良久的沉默。
                    仿佛泥塑木雕的两人,对峙着,那夕阳却越发斜了。
                    “你来干什么?”老者最终打破沉默。
                    “打酱油。”干脆利落,一字一顿,没有半点迟疑。
                    老者沉吟少顷,缓缓道:“打多少钱一斤的?”
                    “一块。”依然干脆利落,不带一丝犹豫。
                    那人的脸色已变了,道:“你知道我这里从不卖一块钱一斤的酱油。”
                    “我只要一块钱一斤的酱油。”
                    “可当真?”
                    “当真!”
                    卖酱油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他非常年轻,但是他的眼睛,任何人看了都不会忘记,那是夜一样的宁静,海一般的深邃。
                    他知道眼前的少年决非常人,但他也知道,一块钱一斤的酱油,他是决不会卖的。
                    周围还是那么寂静,死一样的寂静。
                    夕阳已渐渐要落下去了,他看了看远处的夕阳,觉得说不出的恐惧。
                    他苦笑道:“你一定要买一块钱一斤的么?”
                    “一定!”
                    “若我不卖给你呢?”
                    “你大可试试!”
                    沉默,死一样的沉默。
                    许久,他抬眼望着少年,咬牙道:“好,我就卖你一斤酱油,一块钱,只是你莫要对外人提起!”
                    他接过少年手中的酱油瓶和一块钱。瓶子是冷的,一如老者的内心;钱币却微微发烫,一如少年的手心。
                    片刻过后,少年接过了他递回的酱油瓶,转身向门口走去。
                    这一仗,他胜了,胜得彻彻底底。少年脸上掠过一丝得意。
                    卖酱油的人却从背后叫住了他:“你以为你真的胜过我了么?”
                    少年的身子微微一震,脚步已顿。
                    “很明显,我已经以这么低的价钱打到了酱油。”
                    “不错。”
                    “那我岂非已胜过了你。”
                    “只可惜你算漏了一点。”
                    少年忽然转过身来,脸上的肌肉微微抽搐,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但已经晚了。
                    卖酱油的人只轻轻一笑,道:“我的酱油本是卖八毛钱一斤的。” 少年听后,身子一顿;一时间,寂静,如那午夜的坟场!
                    “哈哈哈...”
                    突然,少年那充满磁性的笑音响起,笑声中气十足,如雷贯耳,穿过这小小的酱油房传入行人耳中,纷纷侧耳。
                    “哼,难道不信?”
                    老者不耐,语气傲人;微微抬头,用匪夷的眼神望着少年,似乎胜卷在握。
                    “呵呵,我走遍这七十二街,三十六巷,十八间酱油坊,可也不曾听说过有八毛钱的酱油!”
                    少年毫不示弱,嘴角上扬,邪气凛然,用那深邃的眼神直逼老者,自信十足。
                    老者顿时骄傲倍增,头抬的更高,像那斗胜的公鸡,背着双手,神气十足,缓缓向着少年走去,手上似乎还有东西。
                    ~啪!
                    “看看!”
                    老者把手上的东西拍在了少年的胸口上后,转过了身,站在少年跟前,衣摆微微摆动,侠骨仙风,像那世外高人。
                    少年不解,看着手中这类似账单一样的某种纸张;打开,浏览着纸张上的内容。
                    安静,如那深夜的郊区。
                    随后,少年双手无力,纸张飘落,全身气质散去,好像受到了惊天打击,充满颓废,与先前的自信的模样毫无半点瓜葛,少年~似乎尝到了落败的滋味。
                    “... ...”
                    少年沉默,缓缓低头,转身,向那酱油坊的门口慢步走去。
                    无声的静。
                    此时,先前因听到少年笑声而闻声而来的群众已把门口围住,到此,想必已知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群众见那少年走来,自动开出一条路,让这似乎不甘心的失败者离去~
                    少年颓废的身影淹没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
                    老者裂开了嘴,笑呵呵的捡起那张入货账单,大步走到收银台,好像赢了一场关键的战役,步伐虎虎生风。
                    正要把从少年那赚来的一块钱放入钱柜~突然,老者口喷鲜血,把那钱柜里的纸币染上了一朵朵鲜红的梅花。
                    “哈哈哈...好一个滑头小子啊,如此闲熟的演技,堪比吾友奥斯卡啊,哈哈~咳咳...”
                    原来,少年那一块钱是假的。
                    老者看到这是假钱,顿时由喜转悲,气急攻心,受到了内伤,而吐血。
                    “此子并非池 中 之 物,一遇风云便化龙啊;不行,我一定要找到他,要他做我的传人...”
                    老者不顾自身伤势,匆匆出门,希望能追上那神奇的少年......
                    但,肯定追不上了,老者想到了能够坐火车去追呀,对,说道火车,那就得要火车票!
                    什么?!
                    火车票?!
                    火车票?!
                    出来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6-02-29 08:23
                      女孩拿起手机,看见他发的:我要去给我爱的人表白了。
                      女孩心猛的疼了一下,但还是回了一句:祝你成功!
                      没多久,男孩的信息又回了过来:可是我不敢敲门。
                      女孩回了一句:相信自己,加油!此时,女孩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没过多久,女孩又收到他的信息:还是你来开门吧,我还是不敢敲门。女孩去打开门,看到他那刻,伤心的眼泪已经变为感动。
                      于是,男孩却说:你怎么哭了?你哥在家吗?我喜欢他很久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6-02-29 09:31
                        女孩拿起手机,看见他发的:我要去给我爱的人表白了。
                        女孩心猛的疼了一下,但还是回了一句:祝你成功!
                        没多久,男孩的信息又回了过来:可是我不敢敲门。
                        女孩回了一句:相信自己,加油!此时,女孩的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没过多久,女孩又收到他的信息:还是你来开门吧,我还是不敢敲门。女孩去打开门,看到他那刻,伤心的眼泪已经变为感动。
                        于是,男孩却说:你怎么哭了?你哥在家吗?我喜欢他很久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6-02-29 09:42
                          第一直掉到20名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6-02-29 1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