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音吧 关注:4,569贴子:455,582

短篇同人《约定》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5-12-19 17:31
    《约定》
    清晨的光透过窗棂照进了昏暗的小屋,房间中的灯火已经熄灭,厨房里的餐锅正摇动在灶台上冒出浓郁的烟气。我独自一人默默的静立在窗前,眺望远处晨曦下那片青灰色的原野。
    “诗音!你一定也很喜欢这样的好天气吧”……
    庄园里作物的长势照旧喜人,番薯的叶片变得愈发肥厚,嫩青的番茄已经泛起了羞涩的红晕,让我不禁想起了她那微笑时诱人的脸颊。那只恢复了精神的母鸡也在几天前被我带到了这里,现在正的它正舒适的卧在干草上,半眯着眼,咯!咯!咯!的叫个不停……看得出来它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感到很满意……不知不觉,阳光已经照透了我的脊背……
    “啊”!!!!……直起有些酸痛的腰身,将沾染在手心上的泥土抖落,我用手背拭去了流淌在脸颊上的汗。“今天就忙到这里吧”……!我伸手挽起了一束种在田边的鸢尾花,将它放进了身旁的篮子里……纯白而细嫩的花瓣在正午的阳光下反射出淡蓝色的花纹,显的更加的娇柔与清雅……刚刚还在打盹的母鸡,惊奇的睁开了慵懒的双眼,呆愣的看着我离开的背影消失在了远方的田野间……
    不知不觉……她竟已经离开我那么久了……仿佛只是数天间,诗音安睡的浅坟就已经被一层细密的嫩草所覆盖……有着这样的一床被子,在那边的安眠的她是不是会觉得很温暖?
    我轻轻的坐下躺到了她的身旁,将篮子里的鸢尾花摆在了她的身上,透过纯白的花瓣,我仿佛又一次看到了她那温柔的笑容……
    “午安!诗音,喜欢我给你带来的花么?这几天在田里的工作已经忙坏了,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陪你,你不会怪我把”……看向那纯白的花瓣,我好像觉得少女有些任性的撅起了嘴,注视着我的大眼睛里好像带着些许的抱怨……“诗音……你和艾丽卡在那边过的开心么?放心吧……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去陪你的,诗音可要耐心的等着我”……抬起头看着那悬在天上被称为“灾祸”的星星,也觉得它没有多么可憎了……正是因为它我才和那个不爱笑的任性少女相遇、相爱、最后相守在了一起,并且做出了这个让我无悔一生的决择。
    “谢谢你……把她送到了我的身旁,也请你在将来把我送到她的身边去吧……你的光芒看起来,很像她的眼睛”……
    我安静的躺在草地上,望着一片片云朵飘过了湛蓝的天空……难以名状的困意渐渐袭来……也许是白天在田里工作的太卖命了吧……
    “诗音……让我在你身旁好好的睡一觉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5-12-19 17:32
      新人没人权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5-12-19 18:58
        乌鸦决定了,这篇小说更改为中篇小说,更新进度初步定为半月一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5-12-21 00:12
          “唔……”……
          不知过了多久,酣睡的我终于睁开了迷离的双眼,有些迷茫的抬起头望向了远方的天际,正午的太阳已经西沉,烛火般的夕阳在青色的原野上洒下了最后一缕如丝的温暖,四下静的出奇,仿佛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了一片金色的雾里,只有几只飞鸟排着无言的队伍穿过天边那片凝血般的晚霞……
          “竟然睡到了这么晚,篮子里准备的午饭肯定凉透了”……
          我伸出手搓了搓困顿的脸颊,想要让自己快点清醒起来。很显然!时间已经不早而我也应该回家了,如果继续露宿在这样的荒野里,一旦着凉,那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诗音……我先回家了,明天再来看你”……起身准备离去的我带着些许眷恋望向了那片诗音安睡的绿草,却惊讶的发现,在那嫩绿的草地上,竟然扑开了一件洁白的裙摆。而这件白色长裙的主人,一位身材娇小的少女正安静的坐在那里,她的手里捧着一大束纯白的鸢尾花,夕阳将她那银白色的长发染成了温暖的金黄。
          “亮,你醒了”……歪过头微笑着着看我,少女那双亮红色的眼眸里泛出了晶莹的光彩。
          “诗音”……
          仿佛有一道电流在一瞬间穿过了我的身体,我的手开始不自然的颤抖起来……伸手……想要去触碰眼前这个梦幻般的少女,却又怕她会同周围这不真实的一切一起如肥皂泡般破碎……
          这……是梦么?如果是,那就让我再也不要醒来吧……
          “好美啊”!用鼻翼轻吻着揽入怀里的花束,诗音轻声呢喃起来。“谢谢亮给我送来这么漂亮的花”!
          “诗音要是喜欢的话,我以后每天都带给你”!有些木讷的回答着,我终于鼓起勇气,伸手一把挽住了少女那单薄的肩膀。“应该道谢的是我!能再次见到诗音的感觉真好”!
          “我答应过……我的心绝不会离开亮,会永远和亮在一起”……“如果……如果……真的再次醒来的话”……看着我……一滴滴的泪水从诗音的眼角里滑落,划过了少女那微笑的脸。那笑容看起来总觉得是那么的勉强……
          “能够再见到诗音,我已经很高兴了。我没有忘记对诗音的承诺呦!”……
          “我也是……我好想能回到亮的身边……!我好想……给亮做一次煎鸡蛋吃!……我好想……对不起……我”……!!
          将脸埋在了我的胸前,诗音悲声呜咽起来……
          而我只能伸手安慰着抚摸起她的长发……一边感受着一汩汩的热流透过贴身的衣服……融入进我的胸口…………
          夜已渐渐深去……在清冷的月色下,我独自起身看向了草地上,那一束濒临枯萎的花朵……
          “诗音……能够在梦里遇到你,感觉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5-12-23 02:17
            小说的剧情还没有完全展开,所以朋友们不要惊讶于诗音的便当是如何吐出来的,以及她现在的境遇如何,乌鸦会在后面的文中交代的。不过么……被诗音和艾莉卡称为“爸爸”的人,大家应该能猜出来是谁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5-12-27 22:47
              接前文(亮视角)
              “这……怎么可能”……愕然跪倒在杂乱的草地上,紧紧攥住的双手将散落的泥土悄然捏碎在指间。敞开的墓穴里散发出一股浓烈到让人难以忍受的腐朽气息,可眼前的事物却让我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不论诗音的身材有多么娇小,那裸露在在泥土间的身体都绝不会是她,或者说那尸体古怪的外观分明是在告诉我!这根本就不是一具人类的尸体!
              “这……为什么……”!
              惊讶…慌乱…懊恼……各种不同的情感在瞬间涌进了我的大脑,自己有限的头脑几乎要被混乱的思绪撑裂,如果实在无法想清楚的话,那我干脆就放弃思考吧……
              踉跄着跳到墓穴内伸出僵硬的手,机械的挖掘起来,一颗颗粗糙的石砾划过开手指嵌进指缝带来一阵阵针扎搬的刺痛,但这和嵌在心中的疼痛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那……如同一只刨尸兽一般的我在疯狂的挖掘着,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能够找到她,再亲眼看一看她,不论变成什么样子,她都不应该再受到任何的伤害。
              渐渐的坟茔中的尸体终于完全暴露了出来,埋藏了过久的尸体已经因为岁月腐败到不成样子,尸身上仅有的一点新鲜的部分也已经被饥饿的郊狼掏去了大半。但就算这样,我依然能看得出那是一头一岁左右的鹿的尸体。
              将指尖探到尸体下方,没有被人为扰动过的土层带来坚实的质感,看来没有必要再向下挖掘了。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从坟茔中爬出,浑身裹满了泥渍和尸臭的我如一具尸首般无力的躺在了草地上,看着天空中悄然路过的云彩。
              “是自己在埋葬时犯了什么错误么”?
              “不!绝对没有可能!不论当时的情绪有多么糟糕,我都不至于把诗音和一头鹿搞混”!
              “坟墓被做了手脚么”?
              “如果是的话,从尸体腐烂的程度上看,那就一定是在很久以前了!而且从草的长势来看,根本就没有在近期动手的可能!可是这个星球上难道还有人类么?如果没有的话!那又是或者什么其他的东西那”?
              过了许久,激荡的感情终于平复,混乱的神智也终回平静,我开始杂乱的思考起来,却想不出任何可能的答案……
              “诗音……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6-01-17 02:44
                诗音视角(接前文)
                “应该就在那里吧”!在步行了一段并不算短的距离后,爬上了一座小山包的我眺望起记忆中那个熟悉的方向。时间已近正午,迎着有些夺目的阳光,一座点缀在嫩草间的小木屋就这样静静的安卧在不远处那片平缓到几乎看不出有任何起伏的山岗上。虽然经历了一些小波折,但终归还是回来了,回到了那座和亮一起生活了近半年的木屋,自己在这个星球上第一个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亮……我回来了”……
                伸出手呢喃着拭去额头上渗出的汗珠,温热的感觉突然涌上了眼角。“真是的……怎么会这样”……脸上明明还带着笑容……却再也无法止住那悄然滑落的泪水……
                而那充满了无数回忆的木屋,却像在沉沉的酣睡着……看不到任何生气……
                “难道……不在家么?时间还是有些早,现在亮应该还忙在田野里吧。……不过……这样也好!突然出现的自己一定会带给亮一个不小的惊喜呢!还是先看看家里面没有富余的鸡蛋吧,这次一定要做给亮”!
                走到门廊前透过大门的玻璃看去,屋内果然还是一副整洁的景象,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的井井有条充满着生活的气息……
                起初的自己常常会无端地担心,亮会不会在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遭遇到什么意外,但后来便为自己能有这样的想法而感到可笑。不像其他人,亮就是亮!就算我真的不在了,亮也一定可以振作起来并且继续生存下去吧……
                推开尚未上锁的门走进客厅,环顾四周猛然发现,一件薄薄的物品被一只茶杯压在了餐桌的一角……
                “这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6-02-06 21:38
                  诗音视角(接前文):伸手挪开杯子,原来是一张折叠起来的信纸被压在了下面,借着从窗外映入的光线还可以看见些许墨痕透到了纸背上。“这个……是亮放在这里的么”?将纸展开,出现在眼前的果然是那熟悉的字迹。其实亮真的很少写字,不过他的字看上去实在是太有特点了。严格点说,和真夜相比亮的字并不算漂亮,行笔中甚至还带着一点孩子般的稚气,但文字之间的排列却很是规整,除了亮,我还真的没有见过第二个人写的字是这样的。
                  “这……是亮写给谁的”?
                  ………………………………
                  不知不觉中黄昏已经占据了窗外半边的天幕,空旷的门廊上,几只啁啾着的灰褐色小鸟正跳跃在那里相互梳理着自己蓬松的羽毛。而那张滑落在地面的信纸已经被从风吹到了房间的角落……
                  “为什么会这样……命运啊……你这次和我开的玩笑可真的是有点大啊”……
                  “现在我又该去那里找亮那?回703研究所么?那么远的路程……又该怎么赶到那……
                  还是先让自己休整一下再来做下一步的打算吧”……
                  用手肘支撑起趴在桌面上已经变得麻木的身体,端起桌面上的杯子在厨房的龙头里打了一杯水,一股冰凉的气息从胃里翻腾着一直涌进了依依然有些麻木的大脑,轻呼一口气……望向了自己映照在杯中的倒影……
                  “脸色看起来真的好差”……
                  突然从外面传来了一阵窸窣的声响,就连门廊里的飞鸟也都惊叫着四散飞去……
                  “起风了么?还是把门关上吧”……
                  将杯子放在一旁,拢了一下有些散乱的头发,走到房门前,心中却产生了一阵异样的感觉,在那淡淡的风摇草叶的声音里分明还夹杂着模糊的脚步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6-02-13 01:32
                    自顶一下!最近养病中!今晚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8楼2016-04-10 14:12
                      抱歉……乌鸦这几天感冒了!病本身没多重,但根本打不起精神来……不是不想更新,是码起文来根本就没有思路,我感觉自己的脑子现在就麻木的跟一块儿木头差不多,完全转不起来!所以在这里给大家道个歉,请大家原谅,让大家失望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9楼2016-04-13 00:27
                        接前文(第三人称视角)
                        “嘻嘻!鸠君的脖子是怎么弄得,都被抓成花猫了”!侧身依靠在少年桌旁,艾莉卡用手遮住嘴角俏皮的笑了起来,蓬松的淡紫色短发随身体一起愉悦的摇动着。“发生了什么,有些人很清楚,剩下的没有必要知道”!望着面前的荧屏,鸠冰冷的说道,周围那些本指望看热闹的人们见状纷纷无趣的散开。“鸠君真是的……准冷场”……轻声抱怨着艾莉卡掰开手里的面包向少年递了过去。“喏!我自己烤的,尝尝么?刚才在爸爸那边,真是多亏你替我解围了呢”。
                        “你的面包……怕是没那么容易吃到吧”?看着艾莉卡的笑脸,鸠不禁皱起眉头,疑虑许久他才终于抬手从少女那里接过面包,掰成小块儿小心的咀嚼起来,“说吧……想让我帮你什么”?……
                        (注:这次的更新有些少,乌鸦在这里向大家道个歉,下次更新会发布一大段亮的第一视角,还会有一个新人物登场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3楼2016-04-28 23:05
                          (亮视角)
                          海水摇动着船舷,低沉的涛声如闷雷般在封闭的船舱里回荡。出海已经三天,目光所到之处却依旧只有那单调的海平面。海上毫无遮挡的阳光将甲板烤得火热,几只路过的海鸥从清晨起就一直盘旋在船头,它们时而落在桅杆上歇脚,时而又惊叫着扑扇起灰色的羽翼消失在远处,但愿它们能给我带来好运。“不出意外的话,今天就应该到了吧”!从净水器里接来一杯水,我趴在桌前审视起被压在玻璃板下的海图,虽然我在驾船方面并不擅长,所掌握的也仅仅是从军队里带出来的那点少得可怜的知识,但好在这艘单桅帆船的操控性极佳,只要不遇到太大的风浪,驾驶这样的一只小船来一次环球旅行都应该是富富有余的吧。
                          “航向和航速都没有问题,接下来该做的只有等待,算了……我还是去找点吃的东西吧”……
                          当我嘟囔着走上甲板,想看看昨夜布下的拖网里有没有什么斩获时,一个模糊的黑点突然显现在远处的海面上。一开始,我还以为那东西不过是海鸟的影子,但当数分钟过去,时间将距离渐渐拉近时,忙于收网的我才终于意识到,这似乎是一座包围在峭壁中的小岛。
                          “啊”……!将扭成一团的渔网胡乱地扔到一旁,我不顾船身的摇晃,跌撞着向船头的方向跑去。果然!在前方数海里的位置,有一座无名的小岛正沐浴在明朗的阳光下,岛屿四周都是高耸的岩壁,几颗椰树歪斜着生长在礁岩那裸露的缝隙间,透过岛内茂盛的森林可以隐约看见些许人工建筑留下的痕迹。
                          “没错,就是这里”!
                          压抑住心中的狂喜,我赶忙奔向驾驶室扯满了船帆,小艇开始在浪尖上欢快的飞驰。是的!这里是703研究所,是我和诗音相遇的地方,也是一切故事开始的地方,虽然没有任何理由,但心里却仿佛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冥冥之中呼唤着我,去吧!回到和她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去那里寻找你需要的答案……
                          我并没有选择从海岛正面的港湾进入,而是驱船绕到了小岛的上风向,在那里有一处隐蔽的河谷,岛屿内唯一的一条小河就是从这儿流入大海。(未完待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6楼2016-05-09 02:22
                            接前文(亮视角)
                            其实703研究所在稻叶中尉被抓走后就应该荒废了吧,自己现在就算是从正门大摇大摆的“闯进去”也决不会受到任何盘查,但我还是下意识的将船绕去小岛的迎风处,并藏进了位于河口的一处浅滩里。整理一下物资踏上坚实的地面,沿着细沙砌而成的河岸分布着一片规模不小的椰林,因为一直以来都没有受过人类的侵扰,交织的林木已显得很是阴森,细密的枝丫间透出海鸟的那沙哑的鸣叫,只要能沿着河岸穿过这里,不超过半个小时就绝对可以到达研究所,希望自己能够在那里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正当漫步林中的我还在胡乱思索时,从不远的一团灌木丛里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响动,那似乎是枯枝在压力下折断的细密声响,而这若隐若现的声音正离着我越来越近……
                            什么东西?在成为诗音侍卫的那段日子里我也曾不止一次光顾过这片树林,但除了些筑巢的海鸟外我从来没见这里出现过什么小野兽。然而不管怎样,在弄清楚情况前过早将自己暴露出来都是不好的,我纵身躲在了一棵大树那粗壮的树干后面,探出头注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完全出乎意料的,从那片杂乱的灌木林间竟然走出了一个窈窕的身影。一位留着黑色瀑布般披肩长发的少女就这样凭空出现在我的面前。女孩的年纪大约和真夜相近,身上穿着的是一套白色的T恤和深蓝运动短裤,不论是那高挑却又明显单薄的身体,还是那稚嫩中带着几分书卷气的面容都在告诉着我,她绝不是一个摸过枪的人,或者说几乎对我构不成什么威胁。这种地方当然不会有什么精灵的传说,除非我的感官出了问题,否则眼前的这个少女想必是活生生的人类。其实在出发前我曾经考虑过,这个世界上还会不会有跟我一样选择留下来等待毁灭的人,可我根本没料到会和他们在这种地方相遇。而那名少女却依然是一副茫然不知的样子,她轻快的走到小河边俯下身子,伸手挽起水梳洗起自己的长发,晶莹的水滴渗过指缝从发丝间滑落,流在少女那泛着淡桃色红晕的脸上……
                            像这个年纪的少女竟然会出现在这种偏远的海岛上,这说明她肯定还有其他的同伴,那么我该怎么办?是趁她没防备时扑过去抓起来问个究竟,还是去和她打招呼?前者当然不可取,而且她就算被吓到想逃跑,也绝对跑不了几步!就在我决定从藏身的地方现身时,一股异样的感觉突然从心底涌来,自己似乎是被什么人盯上了。
                            “谁”!!
                            我低吼着扭过身,抬手抽出了别在腰间的手枪,而一道不知名的黑影也几乎是在同时,从一棵椰树的顶端猛然跃下,寒光闪过,五指间传来酥麻的触感,金属的碰撞声回响在幽静的林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6-05-18 02:39
                              接前文(亮视角)
                              失重的感觉传遍全身,在冲撞下失去平衡的我仰头倒在了沙地上。借着从枝叶间透来的阳光,我看清了那位袭击者的脸。一头蓬松的棕色短发,和我似乎相差不多的年龄,白皙而棱角分明的面孔里倒还带着几分英俊。只是从他那双棕色瞳孔里透出的杀意,恐怕连饥饿的野狼见了都一定会感到害怕吧。不过我相信,自己现在的样子和他相比,也绝对好不到那儿去。
                              眼下,我们二人都陷进入了一种十分尴尬的境地。虽然刚才的那记袭击来得足够迅猛,却还是被我在最后一刻下意识闪避,而袭击者本人也为从树冠上跃下这种近乎于冒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他的整个身体都不可控地向着我的身上压去,胸口刚好对着被我匆忙间拔出的手枪。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刀法真心很棒,不论是精度、速度甚至就连反应能力都要远远胜过同样使刀的拉维。我还没完全弄清楚发生了什么,还在下落中的他便已经翻起手腕。匕首银亮的刀体在半空中划开一道弧线,向着手枪的一侧撞去,刃锋同粗糙的金属外壳摩擦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声响,将枪口推离了预定的方向。如果换成一个普通人,恐怕早就在落刀前被我一枪了断了吧。将我握枪的手按在地面,不愿意陷入缠斗的我们几乎同时选择去攻击对方的咽喉,但得手后的我们却都没有发力,只是僵在那儿,保持着互相扼住对方脖颈这种古怪的姿势躺对峙着。“没想到去掏几只海鸟,还能有意外收获,你这偷窥狂当的可真差劲”……一直沉默的棕发男子突然挑衅般的笑了笑,他大概是觉得这样对峙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吧。“你刚才不也是一直在偷窥我”?我眯起眼晃了晃被压住的手枪。“敢动,就崩了你”!
                              “天啊!……你们这是……他!他是谁”?紧张的空气里突然混入了一些不协调的音符,那是女孩子发出的那种绵软而又有些胆怯的声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9楼2016-05-29 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