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35,628贴子:44,745,801

【同人】[李杜]追星男孩永不服输!天才万人迷自带光环李白攻x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同人】[李杜]追星男孩永不服输!

天才万人迷自带光环李白攻x忠犬勤奋后起之秀软萌杜甫受


双向暗恋,李白不渣,背景架空杜撰居多,考究党慎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9-17 12:46
    文案:


    众所周知,李白的朋友圈有将近400多人,而杜甫的列表却干干净净,除了家人和几个尤其铁的朋友,唯一的置顶——
    便是李白。


    杜甫知道自己在太白的心里,不过是那些文豪名流中最不起眼的一个。
    但他从未有过太过奢侈的想法,他只想安安静静的追随男神的脚步,就足够了。


    李白半夜两点发了条朋友圈:“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杜甫在被窝里看见了,眼泪打湿整个枕头,哆哆嗦嗦的也写了首诗发在朋友圈:“《梦李白二首》——三夜频梦君,情亲见君意。”


    最后还小心翼翼的设置了朋友圈权限——仅李白不可见。



    李白大醉,发朋友圈:“《对酒忆贺监》——四明有狂客,风流贺季真。”


    杜甫从来不敢给男神点赞,只敢背地里偷偷抹眼泪。
    想起他很久很久没有再跟李白喝过酒了,不禁也发一条朋友圈:“《不见》——不见李生久,佯狂真可哀。”


    同样的,仅李白不可见。


    李白和汪伦喝的尽兴,发朋友圈:“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听说汪伦也是李白的狂热粉丝,杜甫眼睛一亮,开心的私聊汪伦,想问问他是怎么想办法约到李白喝酒的。


    没想到汪伦对他冷嘲热讽:“就凭你啊,别妄想了吧?”



    所有人都认定李白肯定看不上眼这傻兮兮又木讷的诗呆子,见着李白连话都说不出来,就爱红着眼睛打哆嗦。


    然而,李白却拽着杜甫的袖子不让他走:“不是想请我喝酒吗?”
    “送给我的诗都写了十几首,怎么不知道把自己送给我,嗯?”



    杜甫呆呆傻傻说不出话,直到被压着亲了一口,那人身上好闻的酒香溢进嘴里,他才:“你.......你怎么知道我写了........”


    李白哑了声:“对我不可见我便看不见了?”
    “傻子,我看不见你的诗,看得见你的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9-17 12:46
        杜甫的网名叫南有乔木,很文艺,听上去就浑身的失恋气质。
      不过却不是他失恋了所以给自己取的,而是网上一搜,千百八条里随便挑的。

        
      他还在暗恋,失都没得失的那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9-17 12:48
          杜甫暗恋的人很出名。


          
          有这么段话形容他——
        童颜益春,真气愈茂。将欲倚剑天外,持弓扶桑。浮四海,横八荒。出宇宙之寥廓,登云天之渺茫。

          
        听上去就帅得找不着北。
        就,虽然平常人看这段话压根想象不出来是什么模样,但就是觉得好好看好牛逼啊!
          

          没错,这人就是李白。而且这段词儿还是他自己写的,专门用来夸自己。

          

          翻译过来就是说:有个人就像吃了仙丹,越来越帅,越来越牛逼,甚至想跳出宇宙。

          

          这么一看,其实杜甫暗恋的人还有点自恋,不过名字一出来,的确有自恋的资本。
        虽然杜甫从来都不觉得李白自恋,他觉得这段话写的特别符合,特别戳他心坎,因为他心里的李白就这样,帅,且牛逼。

          


          但是呢,杜甫也知道自己这样的人,和发光体一样的全民爱豆李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9-17 12:49
            李白有钱,潇洒,他穿一身精致的白袍,哪怕袍角沾了灰,也马上解开衣襟脱了扔掉,然而没有片刻功夫,立刻又有新的衣服送来,一问,保准是粉丝蹲点送的。

            

            杜甫第一次见到他,那人便是洒洒脱脱的抱着酒坛子在窗边笑,薄薄的,他的衣衫随风翻飞,手臂搁在酒坛上,能看到他消瘦但不羸弱的肌肉线条。

            

            哦,是了,太白还会舞剑的,和他这样不中用的诗呆子完全不一样。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9-17 12:50
             “那边喝茶的,就是子美兄罢?”窗口漏进来的风掀得李白黑发随意摆着,他一只脚跨在窗沿上,侧脸只见一半背光的五官,却已呈现惊世之美,仿若上天恩赐的好看。

              

              老天不公,给了他一副好皮囊,偏偏才华也是万年不遇,真不知晓他缺什么,或者说,有什么是他没有的。

              

              “子美兄?子美兄!”旁边喝酒的友人推他一把,“太白正同你说话呢!”

              

              杜甫这才收回看呆的眼神,杯子里的茶也洒了,慌慌张张的站起来,点头答:“是.....是我。”

              

              手背被滚烫的热茶浇熟了,连同他的心一般,一起淋成了熟透的粉红色。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9-17 12:50
                李白忍俊不禁,见这人像被老师堂前问话的小孩一般,不由放了酒,走过来泰然自若的挨着他坐下。

                

                “我,我我......”杜甫没喝酒倒像喝了酒一样,刚想张嘴,李白伸手,突然轻轻握着他的手,抬起了对方被烫伤的手背。

                

                富家公子哥总是矜骄的,更何况是李白这样的神仙公子,杜甫不敢挣扎,更不敢手上用力,因此全部力量全落到了腿上。

                

                他腿都快紧张得打哆嗦了。

                

                李白能感觉到杜甫的慌乱,安慰道:“子美兄不必拘谨,你我虽是初次相识,但我早已读过你的诗,写的很好,十分对我胃口。”

                



                杜甫微微一愣,但是抖得更凶了,像是压抑着兴奋,半天才小声问:“是么?”
                
                

                “是的。”
              他嗓音低沉温柔。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9-17 12:51
                  “嗯,季真,我记得你仆人那是不是带了烫伤膏?”李白突然叫了旁边还在喝酒的贺知章一声。

                  

                  贺知章没反应过来:“啊?没........”

                  他话还没说完,转头看见李白凌厉的眼神,话锋一转,马上改口:“带了带了!我这就派人去拿!”

                  

                  但其实哪儿有什么烫伤膏呢?还不是临时差了人去买。

                  

                  他们这群文人在一块喝酒作乐,免不了都随时带着仆从伺候,不过杜甫穷,就他没有仆从这个东西。

                  

                  李白不让自己的人去买,也是怕他那些守在外面的粉丝们眼巴巴的争风吃醋,为了给他送个烫伤膏再打起来,不好看。

                  

                  


                  杜甫才反应过来李白这是担心他手上的伤,马上便觉得自己很糟糕,第一次和神往已久的男神见面,没留下个好印象也就罢了,他倒好,还给人添麻烦。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9-17 12:51
                    杜甫也不敢缩回手来,只这么乖乖被李白攥着:“没关系,我皮糙肉厚,不疼。”
                    
                    


                    李白一双桃花眼眨了眨,他看着杜甫脚上那双毛糙的草鞋,再看对方长得几乎遮住大半张脸的头发,料知杜甫家境不好,看起来好似很不修边幅,不过却和皮糙肉厚不沾边。

                    

                    因为这人太瘦,虽然打扮不好,常年不晒太阳的肌肤却白皙,握在手里时细滑柔软,若是不看脸,李白会觉得自己这是摸了个姑娘家。

                    

                    李白摇头,淡淡笑道:“说来也是我方才吓着你,子美兄不用再客气,上了药我也放心些。”

                    

                    李白鲜少对人这么客气,除非是能入他眼的名流,他这样一番举动,无疑告诉了在座的人,从今以后,杜甫也是他的朋友.......
                  之一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9-17 12:52
                    一整个酒局下来,杜甫都晕乎乎的,他今天一杯酒没喝,但着实狠狠醉了一次,被自己崇拜得五体投地的偶像拉了手,还说了四句话,足足七十三个字,他快开心疯了。

                      

                      直到走的时候杜甫还排在人群里两眼冒光的等着和李白握手说再见,不过人很多,半天也没轮上他。

                      

                     好友过来拉他,叫他早些回客栈去,他回头眷恋地看了李白好几眼,脚还没挪动,那边李白却注意到他了。

                      

                      李白走过来,漆黑深邃的眸子看向杜甫的手,两个人近在咫尺,杜甫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体里散发的热力,还有醺然好闻的酒香。

                      

                      李白唇畔弯了弯:“子美兄可愿加我的玉机好友?”

                      

                      “啊......?”


                      杜甫眨眨眼睛,莫名的,耳朵红了。
                    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想过,因为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那个资格可以进入李白的朋友圈。


                      

                      李白看他半晌不语,以为他不愿意,正想开口说算了,也不为难这位紧张到抓狂的小孩。


                      

                      没想到杜甫马上手忙脚乱的掏出了自己的玉机,鼻梁上的汗都出来了,手指戳在玉机上,一连按错好几下。

                      

                      二十八岁的李白,张扬又俊美,散发着他全部的锋芒,即使已经没有再年轻时那么狂傲不羁了,依旧耀眼刺目,让人移不开眼。

                      
                    杜甫这时却才十七,两人差了整整十一岁,在李白灼灼的目光下,他甚至感觉自己少年的心事都要无处遁藏。

                      

                      杜甫一边低头加着李白的玉机好友,一边呐呐道:“加.......加好了。”
                      


                      然而再一抬头,面前哪儿还有那风流的文豪身影,白色的那抹衣角早已被人勾肩搭背的拉走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9-17 12:52
                      杜甫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直到玉机震了一下他发凉的掌心,他才缓缓动作起来。

                        
                      最新私聊:
                        【十步杀一人(李白)】:子美兄,有缘再会。

                        

                        有缘再会......
                      有,有缘.......
                      再会.......


                        再会??!这是说他们还能再约的意思么?
                      杜甫脑子里一下炸起了焰火。

                        


                        不过,李白总是称呼他为子美兄,叫别人却直接是姓名字号,仿佛对他带着一股生疏似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9-17 12:53
                          杜甫将李白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翻过来覆过去的看了几十遍,然后才珍贵的将这句话设为了收藏,最后,他才小心又小心,斟酌又斟酌的回复了李白。

                          

                          【南有乔木(杜甫)】:.....好,好的,太白。
                          

                          

                          他脸很烫,故意没叫对方太白兄,觉得还是直接叫字更加亲近。
                          

                          然而他等了很久,回客栈的一路上眼睛都不舍得眨的一直盯着玉机。
                        但很可惜,李白再没回复过他。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9-09-17 12:54
                          终于,凌晨一点,午夜子时,李白发了一条朋友圈。

                            

                            因为杜甫把他设为了特别关心,所以对方的任何动态都会对他提醒。

                            

                            【十步杀一人(李白)】:“与季真许久未见,喝得尽兴,这次他可带足了钱,没有用金龟换酒。(调侃.jpg)”

                            

                            底下贺知章也回复了——
                          【四明狂客(贺知章)】:“什么时候太白也请我一次才行,次次掏钱都是我~”




                            杜甫看着贺知章的网名,半晌都没回过神来。
                          四明狂客.....这名字还是李白给贺知章取的。

                            

                            当初李白和贺知章第一次见面时,贺知章便称他为谪仙人,于是他后来作诗赠贺知章,便也称呼对方为四明狂客。

                            

                            没想到贺知章竟然直接用这个称呼做了自己网名,足以见得李白在他心中的地位也非同寻常。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9-17 12:54
                            杜甫心里一凛,也不知道自己是酸楚还是艳羡,总想也离李白能够再近一些。
                            他颤巍巍的伸手给李白点了个赞,刚赞完,又怕自己这样会被李白那些朋友看见。

                              

                              他丢脸无所谓,就算文人圈里都嫌弃他穷且迂腐无才,但他不想给李白丢脸,不想那么多名流看见李白居然认识他。

                              

                              于是杜甫眼里的神采转瞬即逝,某种挣扎的情绪闪过,他又取消了。
                            取消了那个战战兢兢的赞,速度快得,甚至没人发现他点赞过。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9-17 12:54
                              d贴楼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9-17 12:59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9-17 19:51
                                  这么可爱的男孩子到哪里可以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9-17 21:08
                                    捧个场,顺便水个经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9-17 21:1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9-17 21:59
                                        这个我磕到死!!!!楼主冲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9-17 23:12
                                          太太写得好棒呀!杜甫同学可可爱爱!


                                          收起回复
                                          22楼2019-09-18 14:28
                                            因为题材问题,李杜cp在晋江不能写,所以才把这文搬到贴吧来。
                                            我晋江笔名忙杀采菊人,喜欢的宝贝可以去晋江关注这篇文。
                                            不出意外更新应该是同步的,但也排除我有时候太忙所以没更新贴吧这边。
                                            感谢大家喜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9-18 15:20
                                                李白最近打算到洛阳游玩一阵,杜甫家正好在此处。


                                                

                                                杜甫七岁会写诗,十五就出名,他的出身,其实相当显赫。
                                              其祖上,最有名的是西晋时期,曾经担任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官职的杜预。
                                                
                                                而他曾祖父杜审言,也是五品上阶的著作郎,父亲杜闲曾担任奉天县县令。

                                                

                                                这么算下来,杜甫着实是个官二代。
                                              但他自小谦逊温和,将家产全部让给急着成亲的弟弟不说,更是在弟媳进门以后,被欺负也不吭声,硬生生的扛着压力,搬出了杜府。
                                              所以过得也并不像想象里富裕。
                                                

                                                洛阳城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南街杜府有个杜子美小公子,诗词歌赋样样精通,还有人赞美他的赋可以比得上汉代几大赋家司马相如和杨雄等人。

                                                


                                                然而杜甫初露头角,文人圈里的名流大多有才还有钱,只有他虽有一身的才学,可也真的穷得叮当响,连去参加赋诗大会住客栈的钱,都是跟他好友严武借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9-18 16:30
                                                  看了李白新发的朋友圈动态:“三日后到洛阳,金陵春,等着。”

                                                  

                                                  杜甫愁的不行。

                                                  

                                                  作为地地道道的洛阳人,杜甫自然知道金陵春是什么。
                                                这可是整个洛阳最名贵的酒,一坛就要十两银子,他现在就算砸锅卖铁也凑不出来这么多钱去送酒给李白。

                                                  

                                                  

                                                  可.......可这是李白最喜欢的酒啊。

                                                  

                                                  杜甫咬咬牙,想起了什么,回自己的茅草小屋里翻箱倒柜了半天,终于找出了他曾祖父杜审言曾留下的一方墨砚。
                                                  

                                                  

                                                  这砚台是五台山砚,磨出来的墨又浓又亮,是他曾祖父祝寿时别人送的,十分贵重。


                                                  

                                                  杜审言自己舍不得用,爱惜得不行,后来又送给了杜甫他爹。
                                                到后来杜甫他爹去世时,杜甫分毫家产也不要,唯一带走的稀罕物件,就是这墨砚。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9-18 16:31
                                                    卖吗?
                                                  这么好的五台山砚,随随便便出手定都在五十两银子以上。

                                                    

                                                    但杜甫穷困潦倒了好几年,日子越过越惨,可却从来没有要变卖曾祖父遗物的意思。

                                                    
                                                  如今,一得知李白想喝洛阳的金陵春,杜甫思前想后,走投无路,竟还是把这藏了好几年的墨砚拿去典当了。

                                                    

                                                    不过杜甫却也没有直接卖,只是当到了当铺里,说过几日手头宽松些了,再想办法赎回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9-18 16:32
                                                    晚上,杜甫抱着手里刚买回来的金陵春,乐呵呵的将酒放在自己床头,生怕夜里睡过去就遭贼偷了。

                                                      

                                                      

                                                      他将玉机打开,正想私聊李白,告诉他自己这里有金陵春。

                                                      

                                                      可一打开,李白那条朋友圈下面的评论都爆炸了,叽叽喳喳差不多二十来个人都在说——

                                                      

                                                      “太白,赶紧来,十坛金陵春已经备好,你要不喝完可不准走!”

                                                      

                                                      十.......十坛。
                                                    杜甫心里咯噔一下,十坛那就是一百两啊,他都当了墨砚了,也才得了二十两,只够他买两坛回来的。
                                                    十坛......他想都不敢想。
                                                      

                                                      

                                                      “十坛算什么,太白,到了洛阳我去接你,咱们上醉霄楼,莫说十坛,金陵春要多少有多少,随你喝个够!”

                                                      

                                                      喝.......喝个够....?
                                                    杜甫越看评论,脸越白了。

                                                      
                                                      这些人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吗?

                                                      

                                                      “哈哈哈哈,太白,我看你来了洛阳就别想醒着走了,今天去这家,明天去那家,不如咱们排个轮子如何?”


                                                      

                                                      排轮子.......还要给每个人编上号等着李白去喝么?
                                                    杜甫刚刚兴奋无比的心脏瞬间平静下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9-18 16:33
                                                        他将自己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打开的李白私聊对话框关了,眼睛里突然有点酸,不知道是被光刺的,还是太疲惫了。

                                                        

                                                        他躺在床上,一转头就能看见被自己当宝贝似的藏在床头的两坛金陵春。

                                                        
                                                      两坛酒静静站着,好像无声嘲笑着他的寒酸似的。

                                                        

                                                        杜甫呆了呆,随后慢悠悠的爬了起来,一只手抱起一坛酒,走到后院里将它们一口气全埋到了树下。

                                                        


                                                        区区两坛酒......算得了什么呢?
                                                      即使这些已经是他的全部,可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整夜,杜甫都没有睡着。
                                                      冥冥中他好像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挤到了人群外一般,密密麻麻的人包围着闪闪发光的李白,他挤破头颅也挤不进去。

                                                        

                                                        这天没有下雨,茅草屋顶也没漏水下来。
                                                      可杜甫的枕头还是湿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9-18 16:38
                                                        李白杜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9-18 19:10
                                                            三日后,一大早,洛阳城外就排起了长队,得知李白来的不止他们这些文人圈的人,包括那些仰慕李白的百姓,全都自发的前来迎接他。

                                                            
                                                          李白在京都时已是名声在外,来到洛阳更是轰轰烈烈。

                                                            

                                                            于是,尽管杜甫天还没亮就赶去城门口了,但还是被那些狂热的粉丝们堵在了外围,压根没机会挤进去。

                                                            

                                                            天一亮,李白到了。
                                                          站在最前头迎接他的,全是书香高门子弟,而那些寒门后生,只敢在远处巴巴望上几眼。

                                                            

                                                            其中就有杜甫。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9-18 19:43
                                                            杜甫等了好久,也没机会上前靠近李白半分,无奈日头越来越盛,太阳太大,晒得他几欲晕眩。


                                                              

                                                              回去罢......
                                                            你呆在这儿,人山人海,连根李白的头发丝都看不着,何苦呢?
                                                            心底有个声音在唤他。

                                                              

                                                              但是杜甫偏又倔强,他对李白倾慕已久,虽和对方只有过那么一面之缘,若今天不争取机会见上对方一次,恐怕再想看李白一眼,都不知是何年何月了。

                                                              

                                                              杜甫这边硬着头皮开始想往人群里边挤,那边的李白同样被堵得暗暗头疼,巴不得想办法往人群外去。

                                                              

                                                              等杜甫好不容易翻越人海来到中央,李白却没了人影,周围的人都在嘀咕。

                                                              

                                                              “李大人呢?”


                                                              “诶?方才不是还在这儿吗?怎么.......”

                                                              

                                                              “哎呀,太白又偷溜了,不够意思!”

                                                              

                                                              
                                                              “赶紧找啊,这么多人,等会儿可别冲撞着他!”

                                                              


                                                              杜甫被人群推得晕头转向,一听到李白人不见了,也不由担心起来。
                                                            这么混乱的场合,要是不小心有人踩着碰着那人怎么办?

                                                              

                                                              天上来的公子,碰着一下都够让人揪心的,他巴不得找个佛龛来把李白供在里头,日夜烧香,奉在心上。


                                                              这下可怎么办才好?

                                                              

                                                              杜甫随着慌张的人群一起找了一上午,中午时才听元丹丘说李白给他发了信息,说在外边自个儿散心呢,让大家不必担心了。

                                                              

                                                              杜甫心里如释重负,想着中午也该回去做饭吃了,人群都散了,于是他也回了自己家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9-18 1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