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35,899贴子:44,752,121

【授权转载】一言不合就穿越和尚vs穿书【文案】全世界都知道卿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授权转载】一言不合就穿越
和尚vs穿书
【文案】
全世界都知道卿蔚然喜欢楼俏,就楼俏一个人不知道。
【上次被删帖了,所以重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被删,好气哦
#不是说好只做好盆友么#
#看我面瘫着脸讲笑话#
#帅气男子的面瘫日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16 16:41
    有人嫉妒我的美,举报我的贴,害得我贴被删,头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9-16 16:44
      【第一章】

      楼俏有点躁,他在游泳馆里等了半天,说好一起游泳的小伙伴没有来,反倒是自己因为等人等得睡着了,被关在里头。
      现在已经是19:43了,距离他被关在这里,已经过去了3个小时了。
      楼俏叹叹气,这是个大得离谱的游泳馆,只在白天开门,一到16:00一定歇业,管你是不是热得很,你热就滚回家洗冷水澡。所以白天有人,晚上一个人影都没有。
      楼俏靠近泳池,泳池露天,月亮就在顶上,又大又圆,莹白色的月光照下来,显得一池子的水都透灵得让人心窒,这时,楼俏转眼看着走过来的人!门都关了,哪来的人?
      是游泳池的教练,一个年轻,帅气的男子。他笑吟吟的靠近楼俏,
      “你怎么在这?被关在这里了么?”
      楼俏点头,
      “好吧,跟我来,我带你出去。”男子朝他招手先一步走向黑暗,楼俏跟上,虽然他看起来不靠谱,也是他现在唯一能信任的人了。
      哪知道,这个男的是真的不靠谱。
      ....................
      男子走得不快,可是楼俏紧走慢走都跟不上他,看着男子快要走进黑暗之中,楼俏伸手要拉住他,却被那男的猝不及防的转身一推,推进了水中。可是自己明明已经远离了泳池,为什么?

      楼俏挣扎着要起来,泳池水不深,再加上楼俏水性极好,于是楼俏一下子窜上水面。然后是真正的呆住了。

      这里那里还是泳池啊。

      楼俏愣愣的看向旁边绿的正好的柳树,还是没回过神。

      “俏哥儿~俏哥儿~俏哥儿!”

      一身穿嫩绿衣裳的女孩子由远及近,看着楼俏在溪中的狼狈样子,用手绢捂着嘴吃吃笑起来,

      “俏哥儿不是说了,要给我摘这柳树上的柳芽儿么?怎的自个儿摔下去啦?”

      楼俏不答,伸手抹脸,转着眼珠观察四周。

      林边,柳树,草地,溪水以及远处的住宅。

      女子见楼俏不答话,将他拉起,看了看他,确定没受伤后又问:

      “莫不是摔痴傻了?”

      “没有。”

      “那你这是怎么了?”

      “有点冷,无妨。”

      女子看着楼俏湿透的衣裳,有点无奈:

      “自然是冷的,虽是阳春三月,可是还是会有点寒气的,走吧俏哥儿,我们回家。”

      说完,女子拉着楼俏要回去,

      “沈蕊。”

      楼俏叫住她,

      沈蕊回头,疑惑道,

      “俏哥儿怎的?怎的突然唤我全名?”

      “.........无妨。”

      “恩?罢了,走吧俏哥儿,你这要是再待一刻,可就得生病了。”

      楼俏任由她拉走。

      ——————————

      “俏哥儿?你换好衣服了么?”

      门外是沈蕊的声音,还敲了敲门。

      楼俏以手指为梳,理清糅杂的头发,着白色中衣,愣愣的看着床上的外袍。

      这......这怎么穿?

      “俏哥儿?你怎么不回答呀?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么?”

      沈蕊又敲了敲门,楼俏偏偏头,

      “没事,我马上出来。”

      “那你快点啊,再不出去可就晚了。”

      “好。”

      于是转头过来,尝试着穿衣服。

      幸好,穿上了。

      楼俏出门,沈蕊等在门外,见他出来后,细细打量一会儿,笑道:

      “你这衣裳穿了这么久,我道你是在里边绣花呢。”

      说完就捂嘴,大眼睛盯着楼俏的脸打量。

      楼俏想回个笑容,奈何笑不出来。

      现在他心里的信息多得都快爆炸了!!!

      ---------------------------------------------------------------------

      楼俏被沈蕊拉着出门,看着人头涌动的长街,楼俏开口问道:

      “怎么了?”

      “俏哥儿不知道?今儿个是陆大人嫁女儿的日子啊!”

      他们旁边裹着花布头巾的大婶瞧了楼俏一眼,见是熟人,就说:

      “这陆大人为官清廉,女儿也嫁了户好人家,说是嫁给了富商吕家嫡子呢,这以后的日子啊,怕是要好起来了哟......”

      楼俏静静听着,没说话,心中却叮咚一声,一切都明了了。

      江州陆家嫁女,男女主角初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9-16 16:4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16 21: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17 14:08
            【第三章】


            楼俏想了半天,想起了自己在这书中的角色,似乎……是司徒灏楽的一个机遇?

            楼俏在外郊的破庙里,捡到了一颗玉珠子,玉珠子里边,是一颗玉清丹。

            传闻玉清丹解百毒,虽说只是二级灵药,但少之又少,所以十分抢手。

            而司徒灏楽是怎么知道自己这里有那东西呢?因为她穿越过来后,自带了一个系统啊!没错就是那些多说话少做事的系统。

            所以啊,可能司徒灏楽的成功便是依仗着那系统了。

            楼俏父母双亡,留给他一所在江州的老宅,沈蕊则是他的邻居。

            将沈蕊哄回家,楼俏才慢慢理清思绪……

            为什么来这儿了?因为游泳馆里那男人一推……想到这,楼俏觉得自己找到了源头。

            为什么?那男人要把自己推到这个世界来?是想让自己拯救世界改变剧情么(激动)!呵呵,想多了吧。

            这司徒灏楽要玉清丹,为了解去晏宁身上的毒。五万下品魂玉向楼俏买回玉清丹,后又偷偷的把魂玉拿了回来,说白了就是抢走了玉清丹,而原著里的楼俏,不识货,傻兮兮的上了当。

            为什么晏宁会中毒?晏宁中毒是很久前的事情了,只不过毒潜伏在身体里并没让人发现,后来追着司徒灏楽过来的含光,看着对司徒灏楽动手动脚的晏宁,当即动了手。这次过招,是两败俱伤。

            晏宁被催动了身体里的毒素,而含光身上本就有伤,强行打斗,重损心脉,也只有玉清丹救得了命。

            可是玉清丹只有一粒,被司徒灏楽拿去给了晏宁,含光尽管努力恢复,却依旧没有完好,所以在原著中,含光只在赤阶,却成不了神。

            这让楼俏不禁想,倘若……倘若含光心脉没受损,那么是否……

            想那么多干嘛?

            楼俏心里万千思绪起伏,表情没有变化,依旧是淡淡的,面瘫。

            楼俏是在高三那年查出这个病的,平时他的表情极少,周围的人也没在意,只是后来发现就医,就没时间了,神经机能发生障碍,面部表情不受主观意识控制——俗语面瘫。

            他在大学里因为颜好,话少,没表情,被称做高冷男神【大雾】呢。

            楼俏从怀里掏出一颗玉珠子,雪白的颜色,十分漂亮,想了想,楼俏轻轻一拧,就捏开了玉珠子,空心的玉珠子里边放着一粒朱砂红的药丸——玉清丹。

            楼俏拿起玉清丹,若是自己在司徒灏楽来讨药的时候干脆给她,自己的剧情是不是可以很快就结束了?

            真是太好了。

            楼俏握住玉清丹,点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9-17 14: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17 14:13
                (。・ω・。)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17 15:08
                  【第四章】



                  这日楼俏醒来,发现外边下着倾盆大雨。

                  诶?楼俏去厨房把面条煮好,吃完早饭后回房,闭上眼睛,捻了一个手诀,查探自己的修为阶级。

                  紫阶炼体…看来这人是没有想走上成神这条路啊……

                  一阶有七极——初体、炼体、融体、化体、修体、上乘、巅峰。

                  和楼俏交好的沈蕊都已经是紫阶上乘期了,而楼俏却还是紫阶炼体,这简直是……

                  楼俏睁开眼睛,看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修行了。

                  楼俏不想改变剧情,但是他想回到自己那个世界,这个事情不是没有可能性,《囚徒》这本书中提过,赤阶巅峰,有破碎虚空,扭转世界的能力,如果……如果是这样,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回去了?

                  楼俏的假设不是没有依据,于是他想着,等到走完自己的剧情,就找一个深山老林自个儿修炼。

                  想到这儿,楼俏起身,去找沈蕊去了。

                  沈蕊说过今日要和楼俏去城里逛逛,添一些脂粉,楼俏从屋内翻到一把油纸伞,撑开去寻沈蕊。

                  ——————————————

                  沈蕊带着楼俏在城里左窜右窜,一副没事干的无聊样子,楼俏依旧是一副淡淡的样子。

                  沈蕊凑到他跟前,

                  “俏哥儿,我怎的觉得你最近话怎么变少了?也不爱笑了。”

                  楼俏动动耳尖,没说话。

                  “啧啧,你这般无情,可真是让我伤心。”

                  说完便佯装伤心欲绝的样子,哭了起来。楼俏整张脸僵硬起来,好一会儿才抬头摸摸沈蕊的头 ,

                  “对不起。”

                  沈蕊一下子呆住了,脸蛋儿一下子红了起来,抚开楼俏的手,

                  “走……走了,快跟上,俏哥儿。”

                  楼俏点点头,跟上她。

                  雨势渐缓,楼俏看了看天,还未说什么就被沈蕊扯着向前走了,

                  “俏哥儿,城门那儿出什么事了?咱们去瞧瞧热闹。”

                  “……好。”

                  楼俏看见那里聚集了许多人,跟上了沈蕊。

                  是一张通缉令,翰明寺一穷凶极恶的妖僧逃脱,卿蔚然,法号含光。其特征眉间一点朱砂,白袍加底镀金袈裟,赤金瞳,法力上乘,危险分子。

                  这个时候的含光怕是已经追着女主角来到江州了吧?楼俏想了想,就准备离开了。

                  “俏哥儿,你知道这个卿蔚然么?这个和尚把自己的师父杀了呢,真是个丧心病狂的小……”

                  “好了,别说了。”

                  楼俏打断沈蕊的话,转头看了一眼告示,眼神严肃。

                  “什么也不知道就不要妄下断言。”

                  沈蕊被弄得认真起来,然后点点头,

                  “我知道了。”

                  楼俏带着沈蕊离开片刻后,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和一个身穿玄袍的男子路过,那女子撇见了告示的内容,不动声色的皱眉,捏了捏拳头。这些被男子看见,挑眉问到:

                  “认识?”

                  “……泛泛之交罢了。”

                  “哦?这样吗?”

                  “……不信就算了。”

                  “我相信你啊。”

                  …………

                  “这雨要下多久?”楼俏看着阴沉沉的天,问旁边的沈蕊。

                  “现在已是五月中旬了,按理说没那么多雨水,但是江州这地方,一开始下雨,恐怕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会下雨吧!”

                  沈蕊伸手碰了碰伞外的雨滴,看到一旁有卖油纸伞的摊子,拉着楼俏兴冲冲的跑过去。

                  “俏哥儿,这些伞好漂亮啊……”

                  沈蕊拿起一把红色的油纸伞,一旁的小贩趁机上来,

                  “哎哟,小相公,你们家小娘子可真有眼光,这把伞可是我这儿最好的一把伞,真有眼光,您看这小娘子那么喜欢,一把伞也值不了多少钱,你给你家小娘子买把伞吧,这雨下得这么大,万一淋到了小娘子,你怕是也会心疼吧!”

                  小贩舌灿莲花,说得楼俏一愣一愣的,最后不知到怎么的付了钱。

                  两人走了一会儿,见雨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便准备回去了。

                  在沈家门口,沈蕊拉住要离去的楼俏,

                  “俏哥儿,这把伞给你。”

                  把方才买的那把红油纸伞拿给了楼俏,楼俏握住伞柄,有些愣,

                  “你不是喜欢?”

                  “我是喜欢呀!可是这不是过几天你生辰么?这就是沈家的贺礼了!”

                  沈蕊笑得狡诈,呵呵……

                  “我生辰?哦……这样啊。”

                  “……俏哥儿你长点心呀,怎么那么呆呀!那天我叫街东的张大婶来做饭可好?”

                  “没事,你想怎么做都行。”

                  “行……俏哥儿快回去吧,这雨越发大了。”

                  “好。”

                  过几天,就是生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17 17:05
                    动不动就删【中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9-17 17:32
                      【第五章】上
                      吃过晚饭,楼俏盘腿坐在床上,双手捻了手诀,放在膝上。现在,要尽量感觉体内的魂气。

                      这很困难。楼俏作为一个21世纪的人类,穿书这种事情虽然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他还是不太相信人的体内会有那种所谓的魂气。

                      信则有不信则无,楼俏看不到体内所谓魂气。他皱了皱眉,也实在拿不出办法。

                      楼俏起身,他虽然能感觉到自己的魂阶,但却看不到自己的魂气,这并不是个好现象啊。楼俏喝了茶,天色昏暗了些,屋内的烛光并不亮,今天似乎是五月十七?叹叹气,楼俏拿起茶壶准备去煮茶。突然手一顿。

                      五月十七?!!!这不是女主生辰么?若没想错,那么……

                      楼俏看过去,昏暗天空飘着毛毛雨,突然一束灿烂的烟花爆开在天空,引起惊呼。

                      烟花……那么接下来,便是……楼俏手有点抖,并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他想起来,五月十七日,司徒灏楽生辰,晏宁给她一个惊喜,被后来跟上的含光打乱……

                      终于开始剧情了!太兴奋了天!

                      烟花一束一束的放上天空,楼俏听见门外行人的惊呼和赞叹,回到房间又尝试这修行。

                      慢慢来……楼俏幻想着以前看过的一些玄幻小说和电影,催眠自己相信有仙神的存在,良久,他模糊看见体内的紫气……

                      一轮下来,楼俏累出一身汗……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以他现在的情况,修行很困难。

                      楼俏决定出门透透气,哪晓得,一出门,便被满天的繁星震惊到了

                      不是还在下雨么!这哪来的星星!?楼俏有些微微站不住了,他看到这星空萦绕这在一片黄色的雾气中,心下一想——魂气?

                      “俏哥儿?”

                      来人是沈蕊的父亲。

                      “沈叔叔。”

                      “过几天便是你生辰了,这是沈娘子要我给你的”

                      沈父拿起一个吊坠给楼俏,楼俏接过,礼貌的道了谢,沈父揉揉他的头,

                      “你这孩子,这么客套作甚,你若是愿意,尽管将我与沈娘子做你的父母。无妨,你沈娘子可是疼你得紧。”

                      “嗯。”

                      沈父抬头看了看天,

                      “黄阶期的高手今天可是折腾了好一阵了。”

                      楼俏也看看天,然后看见沈父一挥手,满天的繁星就更加灿烂了,只是那些黄色雾气中,掺进了一些蓝色的魂气,

                      “这是……魂气的……”

                      “不错,怎么?俏哥儿有兴趣了?不是以前对这种事没兴趣么?”

                      “……没有……只是……”

                      沈父摇摇头,笑到:

                      “这几日蕊儿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沈叔叔送你一个东西吧。”

                      说完手一挥,楼俏看见一些蓝色的气体随着沈父的衣袖摆动,然后从沈夫的手心中升起一个莹蓝色的光团。

                      w(゚Д゚)w!!!!!这!这…

                      沈父让楼俏伸出手来,将光团递给他,然后光团破开,一朵灿烂的烟花跟着出来。

                      “这是蕊儿小时候常玩儿的东西,今日送你一个,可别同蕊儿说了。”

                      沈父又揉揉楼俏的头发,

                      “早些休息吧,你生辰那日到我们家来,你沈娘子说做好吃的给你尝尝。”

                      “是。”

                      “嗯,我走了。”

                      沈父拍拍楼俏的肩膀,离去。

                      那时候楼俏就知道自己20年来的世界观塌了。

                      ————————————

                      楼俏深吸口气,手心朝上,一用力,中心处若有似无的紫色漩涡漂浮着。

                      很好,现在释放魂气已经能够伸缩自如了。

                      折腾一会儿,楼俏起身看天,依旧是阴蒙蒙的,飘着小雨。

                      今天是五月二十三。

                      楼俏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这之中,掺杂着些许兴奋的因素。

                      他找出伞,出门。

                      其实他出门过后也没有什么事干,只是无聊的在大街小巷里穿来穿去,路上人不多,都是一些步伐匆匆的行人,擦过楼俏身侧,带来凉风。

                      然后,楼俏转身走进一条胡同,走了一会儿,他突然停下来,

                      “谁!”

                      他转过身,他后方并没有人,于是他猛的回头,发现他前方不远处静静站着一个人,头戴斗笠,垂带白纱。看不清面容。

                      “谁。”

                      楼俏静静开口,身侧的手却捏紧了,这个人能够悄无声息的潜到自己前面,能力比他强大。

                      “自是有求于公子的人。”

                      白纱里穿出女子的声音。

                      “女的?”

                      “是男是女有何谓?”

                      “既然有求与我,你的态度便是这般?”

                      “……”

                      女子并未说话,这时候楼俏后退一步,却感到来自后方的强大威压。

                      后面有人。楼俏直钩钩的看向女人,眼中的防备之色更甚。

                      “这样……公子能不能帮我呢?”

                      女人开口。抛给了楼俏只有一个选项的选择题,楼俏沉默一阵,选择低头。

                      “我有什么能帮你。”

                      “公子身上的那颗白珠子能给我么?我拿五万下品魂玉同你换可好?”

                      女人踏近几步,楼俏疑惑,那不过只是一颗普通的白珠子罢了,怕是值不了五万下品魂玉。他掏出那颗珠子,感觉后方威压轻了,对女人直话道:

                      “只不过一颗普通的珠子,用不了五万下品魂玉,我只有一个条件。”

                      “你说。”

                      “珠子拿到后,放我走。”

                      “这是当然,只不过这五万……”

                      “不过区区五万,我还不差这点钱。”

                      楼俏打断女人的话,将珠子丢给女人,那女人探手一捞,颠了颠,对楼俏抱拳,

                      “多谢阁下割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9-17 22: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9-18 11:25
                          这是第五次发第四章的图了,要是被删了我也没的办法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9-18 11:26
                            【第五章】下
                            “一颗普通珠子,换我一条命也值得。”

                            女人点点头,飞身跃走。同时,那来自后方的威压也消失不见。楼俏前后望了望,飞快的向前方奔去。

                            “姑娘,这人……”

                            屋檐上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人对女人说:

                            “不动他……”

                            女人看着楼俏走远的身影,沉声道:

                            “我答应他,便就要做到。”

                            “是……姑娘,这白珠子,真的能解主上的毒么?”

                            “说到底,你不过不信我。”

                            “属下不敢!”

                            说着就要跪下。

                            “罢了,回去吧。”

                            女人手一抬,那男人就直起身来。

                            “是!”

                            ————————————

                            跑出一段路,楼俏停下来,抬高伞沿,露出的那张脸上平平淡淡的,哪有方才的慌张?

                            楼俏捏捏拳头,自己的剧情已经走完,接下来就等着男女主角离开江州后,就可以潜心修行了。
                            魔都圣尊有两大护法,轻云和重雾。就是不知方才在他后方的人,是轻云还是重雾了。

                            沈蕊敲了敲门,并没有听到里边的声响,心里疑惑。俏哥儿没有在家里么?

                            刚想着,门就被打开,露出了楼俏那张平平淡淡的脸,

                            “如何?”

                            “额……这个,因为娘亲今日炖了乌鸡汤,俏哥儿去我们家吃饭吧?”

                            “……”

                            楼俏偏偏头,面上不显,心里已经被刷屏了。

                            乌鸡汤……

                            乌鸡汤……

                            乌鸡汤……

                            于是他说:

                            “麻烦了。”

                            “没事儿,走吧俏哥儿。”

                            沈蕊拉着楼俏就走。

                            ————————————

                            “啊,锦君过来了啊,来,坐下来。”

                            沈娘子热情的拉着楼俏的手坐下,

                            “今日寻的一只乌鸡,熬了乌鸡汤便想着叫你过来一起吃。”

                            沈娘子给沈蕊和楼俏各盛了一碗,见他们喝了便问:

                            “怎么样?”

                            “好喝!”沈蕊赞叹到“真的太好喝了。”

                            沈娘子剜她一眼,

                            “谁问你了,我问的是锦君。”

                            沈蕊撇撇嘴,

                            “是了是了,您心中啊,就只有您的楼锦君。”

                            见她作怪,沈父揉揉她的头并未多说,沈娘子确实拍了她一巴掌,

                            “做什么怪!”

                            “娘~”

                            沈蕊腻着撒娇。

                            楼俏看着她们的互动,默默喝了一口汤。

                            ………………

                            “锦君啊……”

                            沈娘子给楼俏添饭,问他,

                            “过段时间不是你的生辰么?做饭就交给我了,到时候把张大婶他们都叫上,热闹热闹可好?”

                            楼俏点点头,从袖口掏出一个钱袋。沈娘子看到他的动作,狠狠拍了楼俏拿着钱袋的手。

                            “你这孩子!动不动就拿钱出来。我还惦记你那点钱啊!”

                            楼俏张张嘴,没说话。

                            “娘,这几天都是下雨,万一俏哥儿生辰那日下雨该怎么办?”

                            沈蕊夹了菜,放进了沈父的碗里。沈娘子还没开口,这边沈父摇摇头,

                            “不怕,生辰那日下雨,会长寿。”

                            “诶!真的么?”

                            “你就信你爹胡说八道吧!迷信。”

                            沈娘子撇撇嘴,笑着开口。

                            “下雨无妨,总归不是什么大事儿。你说是吧,锦君?”

                            楼俏点点头。

                            “你这孩子怎么话越来越少了?”

                            沈娘子疑惑道:

                            “还不喜欢笑了。”

                            沈蕊在补充。

                            “没有……只是有点没缓过神。”

                            这沈家人,比预想的要热情得多。

                            ——————————————

                            楼俏在床上愣了好一会儿,才将外衫穿好,起床。

                            他记得,捡到玉清丹的地方,是一个破庙,但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一个破庙里居然会有那么好的宝贝。早晚也得去探探深浅。

                            于是就定在今天。吃了早饭,楼俏才晓得今天沈蕊一家去了寺里拜香,并不在家。

                            楼俏收拾好了,就出了城。

                            城外破庙……竹林子里边野蚊子多,虽然近日楼俏潜心修行,到了紫阶融体,可他总归对魂气不熟,所以也不知道如何施法来驱蚊,于是他的手臂上被咬了不少的疙瘩。

                            楼俏叹叹气,这城外那么大,那破庙在哪儿啊!

                            楼俏在一块石头上坐下,这些日子以来……司徒灏楽和晏宁恐怕是已经离开江州了吧?楼俏松口气,这才觉得休息够了,又开始寻找破庙。

                            大约是在傍晚,楼俏看了看天色,动心要回去,才走出几步,那破庙就从一簇簇竹林里出来了。

                            我真心想呼你一脸…既然找到庙子,楼俏就没想回去,在看到那座庙的一瞬间,楼俏想。

                            还真是破庙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9-18 20:3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9-19 09: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9-19 17:31
                                  【第六章】下
                                  ……什……什么?!

                                  “现在,告诉本座……为什么幻术对你没用?”

                                  “幻术?……你对我用了幻术?”

                                  女子看着他,沉默了半晌,一勾红唇,

                                  “果然是本座的人。”

                                  楼俏搞不懂,他确实没在书里看到过这个人,这么一个似鬼魄又如尊仙的人。

                                  “你为什么会在竹林里……”

                                  楼俏问到。然而女子并未理他,吹着那不知名的调子,节奏开始变急。

                                  楼俏敏锐觉得四周的变化,偷偷幻出魂力来防御,女子看着他这般动作并未打断,只是唇勾的弧度更深,吹出来的调子越来越急。

                                  突然,从楼俏的左前方窜来一个东西,楼俏一下子闪过,却见那东西浮停在半空中,楼俏和女子之间。

                                  是一颗玉白珠子。

                                  “接好。”

                                  女人开口,那白珠子就向楼俏飞来。楼俏接过,

                                  “为什么给我玉清丹。”

                                  “相信我小家伙,你会用到它的。至于为什么本座会在这里嘛……毕竟那只猫太凶了不是么?”

                                  对此,楼俏深有其感。

                                  “你还想要么,我这里有很多。”

                                  衣袖一挥,空中扶着许多珠子。

                                  呃……

                                  楼俏看着女人,只觉得她额头上几个大字———玉清丹批发……

                                  楼俏摇头,

                                  “拿回去吧,我没有用处的。”

                                  楼俏拿出刚才那颗白珠子。

                                  “以后会有用的,现在……本座要你做件事。”

                                  女人挥挥衣袖。

                                  “拜本座为师吧。”

                                  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9-19 17:4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9-19 17:42
                                      【第七章】
                                      楼俏看向女子,不确定的眼神,

                                      “是的是的,你没听错,我让你拜我为师。”

                                      女人微笑看向他,眼中闪过光芒,

                                      “……我能拒绝吧?”

                                      楼俏看着她问,这时候女人张大眼睛,问到:

                                      “为什么要拒绝呢?”

                                      “前辈又为什么要收我为徒呢?”

                                      “不是已经说了,你是合适的人吗?”

                                      楼俏摇摇头,后退一步,

                                      “不是这样的,前辈只是遇到了一个在万千人当中唯一能看到你的人,但是前辈,这世间,有多少个万千人,就有多少个像我一样的人,而且……比我要好太多。”

                                      这个女人如今身份不明,贸然答应就是不妥当。

                                      “呵呵……”

                                      沉默之下,女人终于开口:

                                      “虽说你的说辞也有一部分在本座的考虑范围之内,但是……你认为本座堂堂一代炼药之人,若是只想到如此粗鄙的理由,如何对得起嘲生这个名字呢?”

                                      女子掀掀衣袖,眼神锐利的看着楼俏,而此时的楼俏却已经被嘲生这个名字刷屏了。

                                      嘲生在《囚徒》中的作用不大不小,但是她却是最稀少的一类人。

                                      书中的嘲生已经成神几百年了,是神界第一个一炼药飞升的,然而,她在神界喜欢上了一个神,做出一些没有理智的事情,被和尚妙音剥去肉身,灵魂投入无间地狱,永远也出不来的地狱。妙音和尚便是翰明寺的祖师。

                                      可是嘲生不是应该在无间地狱么?怎会在这儿?她的存在只因为她锻造的武器‘千岁’阴差阳错被司徒灏楽得到了。

                                      嘲生的出现已经是整本书的后一阶段了,这……提前了几百年出来了啊……

                                      “你认识本座?”

                                      嘲生看着楼俏的神色有异,问到,楼俏没回答,只是摇摇头。嘲生看看他,

                                      “要你拜本座为师很简单的理由,因为啊……本座只一阶灵体,自是要依附一些东西而活,你没来之前本座是在那些佛像里过活着,只是这次你来了,本座就断不能回佛像里待着了,你的识海是本座的去处……第二……本座要重回……神界!……所以……本座要你成神!”

                                      “……”

                                      “你放心,假如你拜本座为师,本座定将毕生所学教于你。”

                                      呵呵一点也不想要。

                                      见他还是想拒绝,嘲生一下子捏住他的脖子,狠掐,

                                      “小家伙,如果你不答应本座……会死的哦……”

                                      楼俏:……

                                      见到楼俏涨红的脸,却依旧没有动摇的神色,嘲生轻轻说了一句,

                                      “普天之下没有任何的药我制不出来,你考虑一下,如果拜我为师,就没那么容易死呢。”

                                      楼俏动摇了。

                                      “不会...轻易死掉么?”

                                      楼俏问她,嘲生挑挑眉,对他笑道:

                                      “你是不相信本座的本事么?”

                                      “没有。”

                                      “在这片大地上,本座想要一个人平安的活下去,简直易如反掌。”

                                      嘲生自傲的说道,看向楼俏的眼中满满的得意,楼俏暗自摇头,现在嘲生是有资格也有本事说这种话的,但是当司徒灏楽完全成长之后,这个世界,已经变了样。

                                      但是,自己现在并不强,多了嘲生这么一个助力,自己修行路上应该会少很多麻烦。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那么回到自己的世界,便是楼俏直到现在,支撑着他的唯一愿望。

                                      见他思考完了,嘲生问道:

                                      “如何?”

                                      带着一点紧张和期待,虽然她面上并不显,楼俏抬头看她一眼,弯下腰来,

                                      “师父。”

                                      拜一个师父也不错。

                                      面前许久没有动静,然后楼俏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一只手覆上,嘲生长叹一口气,幽幽道:

                                      “乖徒儿......”

                                      这句话中的苍凉感让楼俏一下子回过神来,他差点忘记了,尽管嘲生看起来如此强大,但是她为什么会被逐下无间地狱,这里边的水还深得很......

                                      --------------------------------------------

                                      “小徒儿,为师要与你的识海融合几日,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嘲生在进入楼俏识海的时候,询问道:

                                      “无妨。”一个人十几年不都过来了?

                                      “恩,好。”

                                      一束红光钻进楼俏额头,又慢慢消失。

                                      楼俏回过神来,看着有些发白的天际,想了想还是快速向着江州跑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9-19 17:4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9-20 00:37
                                          【第八章】上
                                          六月一日这天,楼俏意外的起得很早,他皱眉起身,刚开窗,就被一串雨水溅个满头………好大的雨……

                                          雨水拍打在地面上,很大的响声。现在的天阴沉沉的,如同傍晚一般,楼俏挺挺身子,坐在屋中不知道干什么。

                                          今天是他的生日啊……见天实在阴沉得厉害,雨势越发大了起来,楼俏歇了出去的心思,在屋中修行起来。

                                          他也尝试过在识海里呼唤嘲生,但是嘲生似乎还在融合期,没有回复他。

                                          这一练,便是两个时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楼俏睁开眼睛,下床开门,沈蕊姣好的脸露了出来,

                                          “俏哥儿!刚起床?”

                                          “没,起了有一会儿了,怎么了吗?”

                                          楼俏想请人进来,喝一杯茶,奈何沈蕊拉住他,笑着,

                                          “沈娘子折腾出来一碗长寿面,叫我来带你过去,俏哥儿,生辰快乐啊……”

                                          “谢谢。”

                                          “哈哈,好了,俏哥儿和我过去吧,今日这天色有点吓人呢,雨势也大的很……来,进伞里来。”

                                          沈蕊招呼他过去。

                                          ————————

                                          “沈叔叔……沈娘子呢?”

                                          楼俏问:

                                          “沈娘子在厨房折腾呢,张家媳妇儿也来了,都在厨房呢,你要去看看么?”

                                          沈父看着楼俏,看楼俏摇摇头,又问:

                                          “你进阶了么?”

                                          “没有……不过快了……”

                                          “那这样,这些丹药你拿着,虽然不是很好的货色,不过你收下便是了。”

                                          “这可不行,沈叔叔,我知道怎么进阶的。”

                                          楼俏摇摇头,这丹药是要不得的。

                                          沈父看着他,

                                          “怎么?现在沈叔叔要送些东西都很难了么?”

                                          “……那倒不是,可是我现在才紫阶就用丹药辅助,基础不会很牢靠的。”

                                          沈父见他坚持,也就没有强求。

                                          楼俏看了看天,

                                          “今日怎么那么大的雨?”

                                          沈娘子问到,张娘子在一旁道:

                                          “我家哪口子说,这是京都那边过来的风。”

                                          “京都?”

                                          沈父问到,这边张大叔点点头,接话,

                                          “不是说前几日护城河决堤了么,说是那时候京都下的雨差点把房子都淹了半寸呢。这事儿朝廷尽力挽救,才没有损失惨重呢。”

                                          “这么厉害啊……”

                                          沈蕊有些不确定的问:

                                          “可这也太不吉利了吧,偏偏是俏哥儿生辰这日……”

                                          沈蕊撇撇嘴,不甘道:

                                          “呸呸呸,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吉利不吉利”

                                          沈娘子作势要打,这边张大娘子对楼俏安慰,

                                          “不打紧,虽说是下了这么大雨,但也没影响,来来来,俏哥儿,尝尝我做的红枣黄皮鸡,看看味道。”

                                          楼俏接过老老实实的道了谢,这才夹入口中。

                                          “如何?”

                                          “很好吃……”

                                          这边沈娘子看见了,夹了鱼片在沈父碗中,嗔怪道:

                                          “锦君这怕是没什么挑食的吧?哪像沈蕊这个死丫头,不吃蔬菜,只吃肉!”

                                          虽说话语十分锐利,但是语气却是完全不同,沈蕊讪讪的放下筷子上的鱼肉,有些尴尬的笑着,对着沈娘子叫:

                                          “娘!”

                                          见此,围桌而坐的人都笑起来。

                                          楼俏看着围桌交谈甚快的几个人,僵硬的勾勾嘴角,看了看外边的大雨和阴沉的天色。

                                          ————————

                                          午饭吃过,沈蕊就被沈娘子叫去洗碗了,而这边的几个人,送过礼之后便男人与女人分别作为一堆,各自交谈着。

                                          这边,厨房里的沈蕊停了停动作,

                                          “要说哪里有卖蜜饯?”

                                          “嗯……对的。”

                                          “俏哥儿怎么馋嘴了?这要是你早些说,我便叫沈娘子上街时买一些回来了。”

                                          “无妨,我一个人去便是。”

                                          “行,要说最近的店在花市那边,虽说看起来有点远,不过你走小路很快就到了。”

                                          “小路?”

                                          “从张大娘子他们家后门那条小路过去……记起来了么?”

                                          “哦,记得了。”

                                          “行,你记得慢点啊,这么大的雨注意点,还有要记得给沈娘子说一声啊。”

                                          “行。那我走了。”

                                          “嗯。”

                                          ————————

                                          楼俏在屋里拿出了沈蕊送的伞,突然就看见嘲生给他的玉清丹。

                                          嘲生说有用?有什么用?

                                          想了想,楼俏还是把它放在了屋内的匣子中。出门去买蜜饯了。

                                          他很喜欢吃蜜饯……之类的小吃食,以前没事就稀罕含颗糖在嘴里,等着散味儿。

                                          他一出门,就看见雨珠落在地上,溅得老高。在地面聚成潺潺细流。楼俏想了想,将鞋子留在了家中,若是穿着鞋子出去,只怕是要湿透了。

                                          路上雨水绕着楼俏的脚掌流开,偶尔有一些小石子儿磕住了楼俏的脚心,也不是很疼,微微有一些痒痒的。一路走过来没有几个人,街旁的大多数店铺都没开门,楼俏有些担心蜜饯铺子开铺没有,要想去看看,实在没有开铺再回来吧。

                                          楼俏抬头,看向雨势汹涌的天幕……刚才眼花么……

                                          楼俏没有多想,虽然雨势急大,但是还是得小心翼翼的走,这可就遭罪了,早知道就不该贪懒将鞋子留在家里,现在反而还要担心脚下的情况。

                                          张大娘子家的后门那条小路是一些人家的屋后门,隔开了一条胡同,现在那么大雨,胡同里没有人气,积水也比大街上要多一些。

                                          凉悠悠的水围着楼俏的脚,又游开,游远。楼俏抬步,较有一些水声。

                                          楼俏看了看,没一会便走到一个岔路口,楼俏记起一边是走向花市,另一边就是死胡同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9-20 17:2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9-20 17:28
                                              【第八章】中
                                              楼俏看着风吹过,催发魂气持温,便没有觉得冷,但是现在阶级太低,倒是弄不干湿透的裤脚。

                                              楼俏将裤脚拉高,露出一半的小腿。他顿了顿,绕开岔路便要走向花市。他记得走出这条胡同,似乎就是花市了。

                                              绕了许久,楼俏就觉得路不对,这边的小路越来越宽,怕是走错路了。

                                              楼俏转头往回走,余光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一袭白纱与玄袍……

                                              下意识的屏住呼吸,放轻脚步,楼俏慢慢的向回走。

                                              司徒灏楽和晏宁!

                                              几乎是那一眼的样子,楼俏确定了那个男人的身份,仅仅是一个侧脸而已。

                                              原文中的晏宁长得较为出彩,至于为什么要用较为,是因为有人于他之上,那段时间似乎比较流行男主长相漂亮的梗,毫不疑问,《囚徒》就是这样的一本小说。

                                              “我说过……下次再见到你定不会让你好过的。”

                                              晏宁开口,语气轻佻。

                                              楼俏注意到雨水并没有掉落在他们两人身上,从他们身边划过。两人身边萦绕着淡淡的黄色魂气。

                                              挺厉害的讲真。

                                              “那么现在我们又相遇了呢。”

                                              晏宁动了动,揽住一旁的司徒灏楽,较为挑衅的说:

                                              “啧啧啧,看看你,怎的弄得如此狼狈?如今……怎么样?”

                                              在和谁说话?

                                              楼俏想要探头看看,但知道这样就会暴露,未免得不偿失了,何况……

                                              楼俏低头,想想该怎么办。

                                              却发现在脚下的积水中,漂浮着暗红色。绕过楼俏的脚腕儿,流开。

                                              血啊……

                                              楼俏提了提裤脚,没说话依旧望着那边。

                                              “现在,我杀你简直易如反掌啊……”

                                              晏宁说着,漂亮的眉眼灿烂起来,微挑的眉表示着不屑,抬起右手,慢慢聚起了一束黄色光团,一下子就翻飞过去,楼俏在那之后,听到了一声闷哼以及加重的呼吸。

                                              谁?

                                              晏宁一击之后,又聚起光团

                                              “怪只怪你自己不识好歹,盯上了不该盯着的东西,不过你的眼光倒是不错,知道什么最好,但是你这样不仁义的人,就没有想过配不配的问题?”

                                              晏宁轻呵,手心上的光团跳了跳,又道:

                                              “如今你就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可不就是报应了?心脉受损的滋味如何,不好受吧,我现在送你下去给你师父认错去。”

                                              说完光团就要出去。

                                              “晏宁。”

                                              司徒灏楽阻止他,看到晏宁虽是不解的望过来,却还是散了手中的光团。

                                              “本来要死之人,何必浪费力气。”

                                              晏宁看她神色认真,便依了她,只是还想再辩解几句,而司徒灏楽似乎看出他的意图,摇头,

                                              “现如今全天下都知道他做的那些不仁义之事,天道正义早已容不得他,他难以修复受损心脉又遭各路人马追杀,实属改得。天道抛弃的人,在世界上毫无活路。”

                                              楼俏又听见一声微弱的叫声……

                                              “还有这灵兽,黑猫金瞳本就是不祥之兆了,总归,翻不出什么花来。”

                                              又转头对着那人说道:

                                              “和尚,我不将你逼上绝路,只因你早已身处悬崖,你的次次跟踪,耗光了我们之间的情意,自己好自为之。”

                                              然后才拉住晏宁的手臂,

                                              “晏宁,回去吧,雨势越发大了。”

                                              晏宁点点头,带着司徒灏楽离去。

                                              人走远后,楼俏想到,原来他们挑事儿的对象,是卿蔚然么?应该伤得很重吧?

                                              虽是这样想着,楼俏却还是按原路返回。这样一来,方才在雨幕下看到的在屋檐上飞跃的绿阶修士,是来追杀卿蔚然的么?

                                              还以为眼花了。

                                              楼俏走出一段路,才慢慢放开禁制,他不打算救助和尚卿蔚然是有原因的啊,本来走完剧情就不该和男女主角有任何联系的,哪怕碰面都不行的啊,按理说他们应该已经闯完江州的副本地图了吧?所以说为什么还不走呢?现在还让他遇见了男女主角找男配挑事儿,这不是身为路人甲该知道的事情吧,所以还是得快点从这当中摘出来。

                                              楼俏走得快,拐弯的时候没注意弯角尖锐的石头,走得心慌意乱的,就被擦刮出一条伤口,

                                              “嘶……”

                                              血液溢出在水中变淡,融在了原本偏暗红的水中。

                                              楼俏沉默了半晌,长叹一口气。

                                              是做过努力的,但确实没办法对一条命视而不见啊。

                                              他撑着伞回头。该试着救一救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9-20 17:36
                                                【第八章】下
                                                离得不远,楼俏撑伞拐过弯儿就看见坐在地上的和尚,盘腿打坐,双目紧闭,雨水啪嗒啪嗒,狠狠的打在他脸上,白色的袈裟被浸红他周围的积水,艳红的多。
                                                一张脸上满是血污,看不清原本的相貌,颈间带着的佛珠反着光,是他身上唯一一样较为整洁的东西,一只黑猫趴在他的旁侧,伸出舌头舔舐他的伤口,哀叫着。

                                                这只黑猫他见过他,就是那次在破庙里那只凶得不得了的灵兽啊……怎么变成这样了?当日在破庙殿堂里的人就是含光?

                                                楼俏不再多想,走近他们,黑猫看向他,原本金色的瞳孔有些暗,看见他的一瞬间眼神就锐利得像刀一样。

                                                知道没有什么威慑力,便开始一声一声的叫起来,试着让楼俏离开。

                                                楼俏看着它,灵兽一般是收入体内任它自己修行、治愈,这含光连将它放进体内的动作都完成不了?他靠近着,距离含光快有一步之遥后,开口:

                                                “大师?”

                                                含光悠悠睁开眼睛,赤金色的瞳孔黯淡无光。

                                                “我能帮到你么?”

                                                楼俏把伞放到含光头上,为他和黑猫遮雨。

                                                含光看了一会儿,目光移转他裸露的脚,又闭上眼睛,摇头,良久。

                                                “无碍,多谢。”

                                                声音嘶哑,楼俏听得一愣。想了想,手上轻轻一抛,红伞就老老实实的浮在空中,他看向含光,微微点头,

                                                “雨势颇大,大师还是保重的好。”

                                                钻出伞下,快步跑走……他要快一点了。

                                                他跑走有一会儿了,雨滴打在伞面噼里啪啦的响,差点掩盖了那一声轻飘飘的阿弥陀佛……

                                                ————————

                                                楼俏记得花市那边有一家药店,就不知道开门没有,他一边祈祷着要开门,一边认为含光现在当务之急是止血。

                                                所幸,离得不是太远。可当他看到紧闭的店铺大门的时候,微微有一些毫无办法的感觉。他微微抿嘴,现在请大夫去看病是毫无帮助可能还会被认出含光,楼俏又看了看紧闭的门,敲敲门,

                                                “请问有人么?麻烦开开门。”

                                                没人应。楼俏叹叹气,从怀里掏出一袋子魂玉来,心里默念三遍,抱歉打扰了。一脚踹坏了门。

                                                ………………………………

                                                楼俏回到胡同里,人已经不见了,留下了那一把红伞,安安静静的放在角落。

                                                楼俏歪歪头,谈了口气。拿起伞,快步跑回家。

                                                他全身上下湿透了,要快些回去换衣裳才是。他紧了紧提着药的指节。至于这些药……以后应该会用到吧。

                                                楼俏离开了,一双赤金瞳盯了许久,弱弱的叫声响起,他说:

                                                “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9-20 22:1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9-20 22:28
                                                    顶顶,镇楼图我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9-21 01:3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9-21 02:19
                                                        【第九章】上
                                                        晚饭的时候出了一个小意外,原本沈娘子已经做了一大桌子的菜让楼俏他们过来吃饭,哪知那边的张大娘子送来了一碗长寿面,说是吃了就能长寿,当时沈娘子就有些没话说,场面尴尬起来,最后沈蕊在张大娘子耳边低声说:

                                                        “张娘子啊,这时候哪是吃长寿面的时候?我娘她今天早上都给俏哥儿做了一碗长寿面了,而且……马上吃晚饭了。”

                                                        这张大娘子才知道发生了什么,端着一碗面也不好收回来,就这么表情尴尬着。

                                                        “啊……没事……”

                                                        楼俏接过面碗,淋了雨的头发半干,

                                                        “可以……当做夜宵……”

                                                        他点点头对两个妇人肯定到,

                                                        “今晚……会很晚睡觉,会饿。”

                                                        他开了口,张娘子和沈娘子也找到台阶下了,也就坐下来吃晚饭了。

                                                        …………………………

                                                        “来来来,俏哥儿喝点酒,今儿你生辰,怎么也得喝点。”

                                                        张大叔说着,就要倒酒,可是那边张娘子把酒瓶子夺过来。

                                                        “喝一点?您那一点和我们的一点可不一样了,这俏哥儿才多大呀你就教人家喝酒了你!老不休你个!”

                                                        “嘿!你这婆娘就是管的多!”

                                                        “好了,张大哥,这锦君也不是喝不得酒,但是今天晚上他还有事儿要做呢。”

                                                        沈父也阻止道:

                                                        张大叔想了想,便就作罢,又问起另一个问题,

                                                        “俏哥儿今后打算怎么办?就在这个地方过活还是和你沈叔叔一样修行啊?”

                                                        这个问题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皆看着楼俏。

                                                        楼俏点点头,语速有些加快,

                                                        “修行,就是这一段时间,去别的地方。”

                                                        他说得有些词不达句,可其他人也还是都听懂了。

                                                        沈父点点头,表示赞同,张大叔也赞成这个建议,有些恨铁不成钢,

                                                        “有志气,不像我家那小兔崽子,天天就知道守着他那店!”

                                                        张娘子不依,打了他一下,

                                                        “儿子怎么你了?”

                                                        一桌子的人都笑了,而后,沈蕊突然道:

                                                        “说起修行……我记得上次和俏哥儿一起出门的时候,在城门口看见那张告示,就是京都的国寺翰明寺呀,有一个叫做含光的妖僧,把自己的师父都杀了呢……”

                                                        楼俏一听她说起告示,就要阻止,可那丫头说得快了,竟让他还没缓神就说完了。

                                                        沈蕊一说晚,那边张娘子就接过话,

                                                        “上街买菜看到过,翰明寺不是国寺么,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妖僧啊?”

                                                        “嘿!你这婆娘不知道吧,这翰明寺虽是国寺,这和里边人有什么心思可沾不上边儿啊,这水一深,什么鱼都有哦。”

                                                        张大叔呷口酒,美滋滋的说,那边沈娘子点点头,说:

                                                        “说是那妖僧为了住持之位,唉,背叛师门,弑师失人道不说,还被各间人马追杀,说是已经到我们江州这边了,你们出门都小心点儿啊!”

                                                        “你从哪儿听说的?”

                                                        沈父一脸惊异,

                                                        “我上街买菜咯,接过那些茶馆里的人说话声音大了些,就听了一点。”

                                                        “哇!这么厉害,那这妖僧修为多少阶了呀?”

                                                        沈蕊问,又撇见俏哥儿在一旁坐着没说话,静静听着,但是感觉心情不是很好。

                                                        怎么了么?

                                                        “这倒不知道,所以才叫你们小心一些,他师父慧明大师都已经是黄阶上乘期了,还是被他杀了不是,这慧明最是喜爱他这小徒弟,没想到被他爱徒所杀。”

                                                        沈父沉声道,摇摇头。一桌子人听得一愣一愣的。

                                                        “这么厉害!”

                                                        沈蕊惊呼,又不自觉的看向俏哥儿,发现他表情无异,没有什么不对,便放下心来。

                                                        “这妖僧身穿翰明寺的白袍镀金袈裟,颈带赤红串珠,眉间印有朱砂……嗯……”

                                                        沈父皱眉想着,张大叔接话下来

                                                        “还有还有,赤金异瞳!”

                                                        沈父点点头,叹气,张娘子也不赞成道:

                                                        “这妖僧做的,可都是些断子绝孙的损阴德的事儿啊。”

                                                        “是呀是呀,也不知道他怎么下得去手的……啧啧啧。”

                                                        沈娘子有些狠狠:

                                                        “希望妖僧也是得报应!”

                                                        ………………

                                                        后来,话题又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楼俏叹了口气,虽说他们并不知情,但是作为唯一一个知情而不是当事人的人,他都觉得别人一口一个妖僧,满满的委屈。

                                                        较为沉重呢。楼俏想起卿蔚然看向自己的时候暗淡无关,死寂啊……

                                                        瞬间就为这本书里的男二感到了浓浓的不甘,这种感觉很奇妙,在看这本书的时候,作为一个阅读者,他一直带着一种置之事外的态度,直到后来圆满大结局也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当时是怎么想的呢?当时认为……这不过是消遣罢了。

                                                        是的,他把一个完完整整,运行正常的世界当做自己闲暇时分的消遣。而现在,自己身处书中,是否也一样成为了别人眼中的消遣呢?

                                                        从来到这个世界,这种感觉就越来越浓烈,后来作为一个知道所有剧情的人,他直觉想离开这个地方,不搅乱这个世界的秩序,可是他来到这里,就不会是这个世界的意思么?在这里多待一日,便更融入这个世界里。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9-21 17:5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9-21 18:06
                                                            【第九章】中
                                                            楼俏推开窗户,雨有些小了。他看了看天空,今天的天空黑沉沉的,有些让人感觉不舒服。

                                                            他顿了顿,叹了口气……楼俏有些无聊,他又一次尝试在识海里喊着嘲生,可是依旧没有人回答。

                                                            他定定心,修行起来。现在他紫阶上乘,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巅峰期,但总归会在这段时间进阶。

                                                            楼俏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但是他并不是知道自己修行的速度已经有点快了。

                                                            要知道沈父修行数十年,也只是蓝阶上乘期。

                                                            楼俏现在的魂气已经是浓厚的紫色,飘零着点点的闪色,带着很华丽的气息。

                                                            楼俏吐息,魂气顺着经脉慢慢流通,开始游走。

                                                            这个时候,楼俏听见了一声敲门声,睁开眼睛。

                                                            楼俏透过窗户看见院子里并没有人,大门那边内侧挂着两盏灯笼,昏黄的光色打在漆木大门上,总归是带着一点点阴森森的鬼气的。

                                                            谁在敲门?楼俏通过魂气想要探到门外,奈何他却是什么也没看到。

                                                            这时,又响起了那阵敲门声。这次,还带着一点爪子刮过门的尖锐声音,在夜晚总是突兀的。

                                                            楼俏看看天,他如果探看不到对方,就请自去看看来者何人。

                                                            从屋子到大门没有多远的距离,但是那敲门声却是一直骚扰这楼俏的耳朵,他跑到大门前,问:

                                                            “谁?”

                                                            没有回应。这让楼俏心里有些毛毛的,他以前并不相信鬼神之说,但是穿越这种事情都有了,这种存在于人类臆想中的生物,在这里存在也不是很奇怪吧?

                                                            他放在的手有些犹豫,倒不是害怕,而是在想,自己是该信佛还是信基督呢?

                                                            面瘫的表面下脑洞确实开得大。

                                                            他拉开门,没有人。心理因素感觉到脊骨发凉。

                                                            一阵微弱的叫声响起,楼俏侧头低下,一只毛色漂亮的黑猫,睁着金瞳叫他。

                                                            这是含光的猫吧?

                                                            他的目光放开,看到在他门边靠坐着的含光,低着头,呼吸浅浅,昏迷着。

                                                            黑猫扯着他向那边走,他撇见自己的大门上的爪痕,心里默默的叹气。

                                                            黑猫扯他走到,又开始叫起来,楼俏低身扶着含光,触碰的一瞬间就皱眉。

                                                            太凉了,和死人一样的温度。

                                                            黑猫在一旁默不做声,见楼俏扶起含光,又叫了一声……

                                                            “你不是会说话么?”

                                                            楼俏问。黑猫沉默一会儿,摇摇头。楼俏就又摸了摸它的身子,

                                                            “你们的体温都太低了,跟着我。”

                                                            黑猫叫一声,跟上楼俏。

                                                            楼俏扶着含光进屋,将他的袈裟褪下,触手就全是血迹。

                                                            “没有止血么。”

                                                            楼俏自言自语道,又让他靠坐在凳子上,凑近听了听他的心脏,没办法,他的呼吸实在太浅了。

                                                            虽说是有心跳,但是他的情况并不乐观,心脉断裂,体内魂气掏尽,多处严重的内伤。

                                                            要是他受这样的伤,早该死了。

                                                            他将黑猫抱起,黑猫并没有抗拒,还舔了舔楼俏的脸,楼俏面瘫着脸问

                                                            “你是在讨好我么?”

                                                            黑猫就没理他了。

                                                            “……”

                                                            楼俏放它在桌上,去烧了大缸热水,提着热水进屋,把含光放进去泡着,彻彻底底的洗了一下,褪下衣物的年轻身躯,每一块肌肉都蕴含极强爆发力,楼俏面色不改的捏了捏含光的腹肌。

                                                            但这次洗澡确实扯到含光的痛处了,楼俏一边默念对不起,一边面不改色的给他洗完澡。

                                                            楼俏找了一件大一点的衣裳套上,包裹着他身上的大小伤口,把他放到床上,盖上被子。

                                                            这样还会冷么?

                                                            他又帮黑猫洗了洗,可奈何它不配合,但是他确实受不了它满身血污,按着它的身子给它洗了澡。

                                                            洗完澡的猫哀叫着,怎么也不肯靠近楼俏。

                                                            “你不喜欢洗澡么?”和一些动物一样。

                                                            黑猫没有回答,看着床上的含光,瑟瑟发抖。

                                                            楼俏靠近它,伸手放出魂力,弄干了它的毛,看起来稠亮,美丽。

                                                            然后楼俏看向床上的含光,这么一个漂亮极了的人儿……比之晏宁更漂亮的存在。眉间艳红的朱砂,和唇色一致,英俊的脸和浓厚的眉,闭着的眼睛加之稠密又长的睫毛,还有这张脸自带的气质,楼俏凑近了看,黑猫就哇哇的叫。

                                                            楼俏摸了摸自己的脸,认为并没有什么可比性。

                                                            而含光……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好一个野性的小妖精。

                                                            应该是这样吧。

                                                            楼俏把黑猫也放进被窝里,加固魂气,确定能保温,就见那猫一直盯着自己看,金色的眼瞳比之前,要好一些。但却不是最好。

                                                            楼俏知道,除非含光痊愈,否则黑猫也不会痊愈。灵兽依附主人成长,强弱由主人来定,但强弱程度却是由自己的种类及天赋来定。

                                                            显然,这只猫一定是种类和天赋顶尖的灵兽。真是令人羡慕。

                                                            “你的真实形态是什么?”很想看。

                                                            楼俏问它,微微靠近床塌。那黑猫直接钻进去,不出来了。

                                                            “……”

                                                            楼俏看着缩在被子里的猫,只露出了一小截的尾巴,便走到柜子边,打开匣子拿出了玉清丹,他总算是知道,嘲生为什么会说这东西有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9-21 18:09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