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吧 关注:177,635贴子:1,284,551

琅琊榜之黄粱梦忆往昔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小羽新人一个,初中党一枚,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不定期更文,会慢
话不多说,琅琊填楼




回复
1楼2019-08-29 16:27
    琅琊榜之黄粱梦忆往昔

    ----云冰羽 著
    第一卷:梅岭殇
    第一章
    金陵
    林羽:“什么?赤焰谋反?这怎么可能?”“不,不......小殊,小殊,他在哪,不会,他们不会!让开!我要进宫,面见陛下!”晋阳长公主绝望地吼道.

    梅岭
    “杀......杀!”“林殊!”“小殊.....活下去......为了赤焰军......活下去......”“爹......”
    梅岭北谷,终年冰封,能燃起多大的火?没有人知道.
    林羽脚下生风行的飞快,可......赤焰将士们呢?父帅呢?林殊哥哥呢?卫峥呢?聂峰呢?
    “你们都在哪?!”语毕,她昏了过去.
    空中不知何时又飘起了雪,且有着越来越大的趋势,刺骨的风夹着飞雪覆盖了累累焦骨,也掩盖了林羽的足迹。
    呜呜的低鸣声在山谷中盘旋,似在低泣,似在悲鸣……
    谁能告诉魂断于此的七万男儿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琅琊山
    床上的女子翩如浮云,矫若惊龙。面如凝脂,眼如点漆。
    她便是林府琳翎郡主林羽.
    她慢慢睁开眼,环视了一圈,心说,“不对,我不是在梅岭吗?这是哪?哥哥,哥哥!”便要下床.一只大手捏住了她的手腕:“孩子,别担心你哥哥,你现在需要静养."
    “先生,您贵姓啊,这是哪啊?”
    “这里是琅琊山,我姓蔺.”
    “闻名天下的琅琊山?小女林羽,拜见阁主!”
    “受不起受不起,琅琊阁主是我儿子,不是我.”
    “是老阁主啊,我哥哥怎么样了?”


    回复
    2楼2019-08-29 17:06
      太好了我好像没打错字


      回复
      3楼2019-08-29 17:09
        有人看吗


        回复
        4楼2019-08-29 20:32
          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29 20:53
            第二章
            “孩子你别急,咱们坐下说。”蔺如风说着便斟了两杯茶。
            “林殊那小子中的是火寒毒……”他抿了一口茶。
            “天下奇毒之首火寒毒?!”林羽打断了他,叫了起来,火寒毒……白毛……它曾听静姨提起过。
            “孩子你别激动,火寒毒又不是不能解。”
            “可那方法跟不能解没区别呀!”削皮挫骨,音容大改……这她知道。
            “不,还有其它办法!”
            “快说快说!”林羽这次是前所未有的激动。
            “可以保留一些毒性,想要根治的话呢,需要两种奇药--冰续草和千年雪莲!”蔺如风接着道,“冰续草好办,花点价钱就好,但这千年雪莲……”
            “在南楚皇宫之内,当今世上唯有一株。”林羽曾听说过。
            “此事以后再说。孩子,在拔毒之前,你先问问他的想法吧!”
            林羽和林殊是亲兄妹,她怎会不懂他?他怕是只剩一口气,也会为赤焰7万忠魂雪冤的吧,只是……他会以深厚的内力换区正常的容貌么?



            回复
            6楼2019-08-29 22:0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29 22:37
                现在琅琊榜过去四年了,有点凉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30 17:19
                  第三章
                  金陵
                  此时的金陵可谓是血流成河:英王府灭门,林氏拔族,祁王生母林乐瑶上吊自尽,晋阳长公主自刎于朝阳殿,朝野上下为赤焰求情者一律格杀,黎崇老先生流放,祁王死于狱中,琳翎郡主失踪......
                  琅琊山
                  冰床上躺着一位白毛怪物:"小羽,没办法,父帅不在了,赤焰冤死了那么多兄弟,我不能让他们拜白白牺牲,我需要正常的容貌和声音,为赤焰正名!"
                  "哥,你不用这样,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其他的是我来办就行......"
                  "不,这不一样!"
                  旁边一直沉默的蔺老阁主开口了:"郡主,林少帅已经决定了,我相信他不会改变主意的.以他的底子,或许挺得过去."
                  "好吧,好吧,好吧......"林羽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密室
                  "郡主,少帅怎么样?"
                  林羽摇了摇头:"他要拔毒了,我们走吧."
                  "走?去哪?我们已经无家可归了!"其中一个旧部说道.
                  "家?没有家,我们就自己建一个家!"


                  回复
                  11楼2019-09-10 16:10
                    第一卷完


                    回复
                    12楼2019-09-10 16:12
                      第二卷 暗羽江左


                      回复
                      13楼2019-09-10 16:13
                        第二卷:暗羽江左
                        第一章
                        江湖
                        一年后,江湖上横空出世了一个新帮派,名曰暗羽阁。传说其阁主叫梅长宇,稳居美人榜和高手榜首,只有她的四名亲卫:流光,无影,玄天,浮沉见识过她的真面目。暗羽阁中高手如云,情报之准堪比琅琊阁,艺医术之高堪比济风堂,平时在江湖上维护道义。阁主手中有一支特制筚篥,遇险时,只要吹奏它,附近的暗羽卫就会立即赶来。


                        又一年后,曾经的的江湖小帮派江左盟一跃成为了与暗羽阁齐居琅琊榜首的大帮派。其阁主是梅长宇的哥哥,叫梅长苏,已经登上了琅琊公子榜首。传闻此人病骨一身,手无缚鸡之力,却能号令众英雄。他手中常有一支短笛,吹奏缴金令,在江左14州境内,恶战必须马上停止。


                        又一年后 云南
                        南楚水军以铁索连舟,巨舰为营,直逼大梁南京腹地。因帝都援军未到,云南王穆深一战不胜,二战身亡,其女穆霓凰临危受命统领全军。
                        “姐,在被逼退一步,青冥关可就保不住了。”
                        “父王已经不在了,无论如何也要保住。”
                        ”报!营外来了两人,都说姓云,有破解敌船连舟的战法!“
                        ”快请进来!“
                        来者正是如今的梅长宇,当年的林羽,和如今的素玄,当年的卫峥。


                        回复
                        15楼2019-09-16 16:56
                          第二章
                          云南边境
                          “民女云溪,这是我义兄云征。”
                          “你们有破解敌船连舟的战法?”
                          “是,十五日后,此战必定告捷!”
                          多日后的一个夜晚,借助青冥江上的云雾,南境军利用木筏和石头制造了主力部队强攻的假象,舰队兵分两路,从两侧包抄南楚边境,来了一招围魏救赵,终歼敌三万,此战告捷!
                          又几日后,云氏兄妹不辞而别,修书一封:盟内召见,勿寻,勿念
                          在此之前,霓凰发现了卫峥的人皮面具,看到了他的真面目,总觉得眼熟,可又想不起来是谁,云溪的双眼更让她感到熟悉,亲切,于是,她派人跟踪,直至卫峥进入江左境内,林羽进入暗羽境内,追踪被彻底斩断。


                          回复
                          16楼2019-09-17 14:30
                            有人不?


                            收起回复
                            17楼2019-09-18 23:03
                              征求一下意见
                              1.写到四境烽火之后
                              2.写到赤焰雪冤之后


                              回复
                              18楼2019-09-18 23:05
                                我默认1了啊


                                回复
                                19楼2019-09-21 14:17
                                  第三章
                                  云南
                                  “姐,那根本不是两兄妹,明明一个江左的,一个暗羽的!”
                                  “我知道,但人家毕竟帮咱们解了南京之危,总得还个礼吧!”
                                  “听说江左盟宗主身子不大好,青儿,吧那朵刚刚长成的千年雪莲拿来。”
                                  “姐,这礼太重了。”
                                  “留在咱们这也没用,不如送人。”
                                  “行行行,听姐的。”


                                  江左盟内
                                  ”蔺少阁主驾到,梅某有失远迎啦!”梅长苏的心情今天格外的好,因为霓凰“一不小心”“救了他一命”。
                                  “哼,你家准娘子还真是了解你啊,见都没见你一面还能如此的‘对症送药’”蔺晨还是一如既往地吊儿郎当。
                                  林羽到场了:“大嫂还真是厉害啊,这千年雪莲都找得着!”
                                  “废话真多,小子,施诊!林家小子......"
                                  "我这就趴下......“
                                  这是老阁主和林殊的对话。


                                  七日后
                                  江左盟
                                  “怎么样,大哥怎么样!”
                                  “老林在天有灵,大罗神仙救了他了。不过......”还不等老阁主说完,林羽:“不过什么?”
                                  “嗨,也没什么,他以后要是去金陵怕是得易容了,再者,费尽心机隐藏他的绝世武功得多累啊!”
                                  “小羽,大哥回来啦!!!”
                                  “大哥......"昔日巾帼不让须眉的赤焰军琳翎郡主顿时热泪盈眶,“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回复
                                  20楼2019-09-21 15:57
                                    第四章
                                    江左盟
                                    “大哥,陪我来他个两下子吧,我手痒。”
                                    “好,几年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长进!”
                                    语毕,他们便乒乒乓乓打了起来。
                                    一人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身,挥出一片绚烂的光幕,似点点繁星自星空中坠落而下,光幕斩灭了激射而来的虹芒,化解了杀身之噩。而后长剑挥洒,刺眼的剑芒直冲而起,宛如绚烂的银龙一般,仿佛要与天上劈落而下的闪电连接到一起。另一人如洛神临世一般,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最终竟是平手。
                                    “不错呀,长进挺大,我这武功可是比之前强了不少,你竟还能和我打成平手!”
                                    这二人仿佛回到了案发前在林府嬉戏打斗的时光中。只是,有些人,有些事,再也回不来了。


                                    回复
                                    21楼2019-09-22 18:59
                                      第五章
                                      赤焰案发后7年
                                      金陵禁卫府
                                      “大统领,府外飞鸽传书,不知是何人送信。”一名小兵来报。
                                      “拿进来!”一个低沉而雄厚的声音响起。
                                      禁军大统领蒙挚的眉毛打了结,眼睛也瞪破了,他看到了信中的内容:
                                      蒙大哥,林殊归矣。


                                      赤焰案发后10年
                                      廊州
                                      金陵的两姓之子萧大公子“意外”地遇到了江左梅郎,并成为了朋友。


                                      赤焰案发后12年
                                      廊州
                                      萧景睿请梅长苏与梅长宇到金陵小住修养,两兄妹应允。


                                      回复
                                      22楼2019-09-22 19:55
                                        第二卷完


                                        回复
                                        23楼2019-09-22 19:56
                                          第三卷:踏归金陵,风起云涌


                                          回复
                                          24楼2019-09-22 19:57
                                            第一章
                                            金陵,大梁帝都
                                            物宝天华王气蒸蔚,这里连城门也与他处不同,格外的巍峨坚实。川流不息入城的人流中,一辆青蓬双辕的马车不起眼地夹在其中,摇摇缓行,在距离城门数丈之地停顿了下来。(摘录自原著)
                                            “郡主”“霓凰姐姐”景睿豫津的称呼让梅长苏的身子不由得一震:终于,要见到故人了么?
                                            大梁南境执掌十万边防铁骑的奇才统帅,二十七岁。 林殊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时大梁南边的强敌楚国兴兵,负责南境防线的云南王"穆深"战死之后,"霓凰"临危受命,全军缟素迎敌,血战楚骑于青冥关,歼敌三万。从此,"霓凰郡主"代幼弟镇守南方,南境全军皆归于其麾下。她指天盟誓,幼弟一日不能承担云南王重责,她便一日以一介女流之身保家卫国,直到幼弟能当重任为止。
                                            霓凰郡主如往常一样,一见面就试身手,景睿豫津也毫不意外地输了。
                                            在答应豫津不在试他后,他好奇地看向了青蓬双辕的马车,她好奇竟是如此平静。


                                            回复
                                            25楼2019-09-24 14:31
                                              好看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9-27 01:36
                                                第二章
                                                宁国侯府
                                                “护国柱石,”梅长苏望着王府前的匾额略带讥讽地说,“不愧是宁国侯府啊,这几个字都是皇上御笔亲题的。”
                                                “那是,谢侯爷当年为赤焰军做了好大的贡献呢!”梅长宇接下话茬。
                                                “哈哈,”景睿尴尬的笑笑,“父亲戎马半生,为国征战多年,故而得到陛下这般恩赐。”
                                                “这个时候,父亲应该在书房,苏兄,溪姐,请。”
                                                府内
                                                “你还知道回来?”谢玉一转身“有客人?”
                                                “哦,这是苏先生和云姑娘。”
                                                “草民苏哲,参见侯爷。”
                                                “民女云溪,参见侯爷。”
                                                兄妹俩强忍着吧谢玉剁成7万块的冲动,说出了这句话。
                                                皇宫
                                                皇上:“前几日,朕已经传旨给工部,要在这迎风楼下建一座演舞台,只要是年貌相当的求亲者,皆可以参加武试,前十名优胜者才可以进入文试。”
                                                霓凰:“文试的名次,便是陛下威武求亲的次序吗?”
                                                “朕帮你选出三甲,至于其他,全看你的意思。”
                                                “那可否改一改规矩,武试的优胜者再以文试的次序逐一与我切磋,直到优胜者为止。”
                                                “哼,你那武功,可是上了琅琊高手榜的,若没有人胜出,那你这次岂不是嫁不掉了?”
                                                “陛下放心,如若真遇到命定之人,霓凰自会输的。”


                                                回复
                                                27楼2019-09-28 11:35
                                                  冰羽还在电视剧吧转了一个哈


                                                  回复
                                                  28楼2019-09-28 12:29
                                                    第三章
                                                    迎风楼上
                                                    “陛下,悬镜司夏冬奉旨求见。”
                                                    霓凰一听夏冬来了,就想退下,皇上便拦住了她。
                                                    这皇上叫她来干什么呢?这不,皇上说了:“今个,御史台呈上了一个案子,说,前几天,有个老夫妇长途入京状告庆国公亲族,在滨州,剥夺他人地产为私产,殴杀人命等等诸多罪行,你可自行前往。”
                                                    夏冬一听,这可不得了哇,她最恨这种人了,马上说:“请陛下吩咐”
                                                    “朕封你为特使,前往滨州,详查此案!”
                                                    “臣遵旨!”
                                                    皇上走后,霓凰和她冬姐就聊上了。
                                                    “本以为,可以留在京城看看你择婿的结果,没想到陛下这时候派我出去。”
                                                    “你放心吧,陛下已经答应,我可以亲自与求亲者比试,出不了什么乱子。”
                                                    夏冬听了,到有点儿纠结:“陛下若是不答应,我怕甄选结果不和你心意,可是他答应了,我又怕你不给自己机会。只愿守着当初,那不该许下的婚约。”
                                                    霓凰听着,站住了脚,提到婚约,就想到林殊哥哥,想到那道永久的伤疤。
                                                    “其实我心里明白,你我虽然在军中相识,情深义重,可只要我一日不嫁,你就依然在意,我与林氏旧日的婚约,不能全然当我是朋友。“
                                                    夏冬听他有提起林氏,气头“噌”的一下上来了:“我夫君聂锋,当年在林氏麾下,是何等的忠心耿耿,梅岭一战,却被主帅所害,死无全尸。杀夫之仇永世难忘,这点执念,还望你见谅。只是,你年纪也不小了,我还是希望你有个好的归宿。”
                                                    霓凰转过身,微微一笑:“但愿吧。”眼中带着怀念,忧愁,盼望,“这次陛下选婿,是有他的心思的,如若我真未找到如意郎君,他怕是很难放我回云南了。”


                                                    回复
                                                    29楼2019-10-07 14:12
                                                      冰羽打字慢,一会儿从网上粘点东西下来


                                                      回复
                                                      30楼2019-10-07 14:19
                                                        《风起时》演唱:胡歌 词:海晏 曲:孟可
                                                        变幻 风云几卷
                                                        乱世起惊澜
                                                        血仍殷 何人心念
                                                        烈火清平愿
                                                        慧剑 借别红颜
                                                        无意续余年
                                                        帝阙巍 豪气仍在
                                                        冰心誓破长夜天
                                                        昔年朱弓 壁上空悬
                                                        征途望断 铁甲犹寒
                                                        明眸在心 青山难掩
                                                        江山如画 是我心言
                                                        关山横槊 谁可补天
                                                        碧血长枪 昨日少年
                                                        孤影归途 不见烽烟
                                                        一笔千秋 后人心间
                                                        风起
                                                        云散


                                                        《风起时》可以说是一部将《琅琊榜》剧情串联的"剧场版预告","明眸在心,青山难掩,江山如画,是我心言",吟诵了一曲热血男儿的赤子丹心。


                                                        回复
                                                        31楼2019-10-07 14:23
                                                          愿你永远是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
                                                          “如今我们变了模样
                                                          生命依然充满渴望
                                                          假如能够回到往日时光
                                                          哪怕只有一个晚上”


                                                          终于追完了琅琊榜,无限感动于最后一集的点点滴滴。一句“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振聋发聩,响彻在殿前。梁王白发散落跪倒在地,林殊满眶热泪却终不回头。梅长苏一身缟素目光平静又悲戚,以林殊的身份行祭礼,在灵位前俯身失声恸哭。
                                                          用平行蒙太奇手法表达林殊的离去,搭配着《赤血长殷》而不断呈现的回忆画面与现实不断重叠,正是“你自安然归去,徒留我在世上伤悲”。靖王一步一步走到为林殊设下的牌位前,在那颗闪烁的南海夜明珠前痛哭到不能自已。当带着林殊笔迹的“吾妹霓凰亲启”入幕,或许就在林殊一身戎马跨立沙场时,这个结局就已然预见。但是哪怕是早已料到的结局,却也无法接受真正到来那刻的悲怆。

                                                          于霓凰而言,林殊哥哥是无往不胜的少年将军,是九死不悔的赤子之心,是金陵城里最光芒万丈的人。所以她支持他做得任何决定,所以当林殊真的回来时,她选择了默默守护,哪怕她知道那些要一同归隐山林的话只是为宽慰自己罢了。


                                                          长亭相认,她痛哭,13年的等待终于成真,哪怕眼前是完全不同模样的梅长苏,她亦甘之如饴。这二人间最痛,便是只是双目相视,便知对方心里所想。“此生一诺,来世必践”,是林殊对霓凰告别前最后的温柔。梅长苏自知无力给予,所以面对那份情深他只能选择沉默的拥抱。若有来世,愿我们只是平凡人家的孩子,相伴终老,许你一世幸福。

                                                          相比小说,电视剧有些残忍,漫长的等待,骤然的失去,湖畔一起舞剑的少年,一生永远的殇。

                                                          对于蔺晨而言,在他的眼中,他并不在乎梅长苏是不是林殊,他只是尽己所能的希望自己的兄弟可以好好活着。那句“不是也许,是可以,我知道自己可以”不单单只是自信,更是自己的许诺,他会陪他走到最后一刻。他算好了所有未来“品霍州抚仙湖的仙露茶,去秦大师那儿吃素斋修身养性,沿着沱江游小灵峡看佛光;去凤栖沟,带飞流看猴子,去拿两坛最爱吃的顶针婆婆的辣花生。”但是,他却没料到梅长苏终究只能是林殊。


                                                          蔺晨本便是最不羁的江湖之人,他不受任何规矩约束,风流洒脱,对很多事情都可以不在乎;可蔺晨终究是蔺晨,当梅长苏说你如果认识了林殊,定不会后悔时,蔺晨虽恨得咬牙切齿转身就走,但仍然尊重了他的选择,“朝廷的募兵处应该还没结束,我答应了陪你直到最后一日,你虽食言,我却不会失约。”

                                                          蔺晨的最后一个镜头,自在的散发,摇曳的白衣,摆弄的折扇和戏谑说笑的表情都不见了,只是一身戎装,坚定地跟在梅长苏背后。总是自欺欺人的希望结局能如同那个彩蛋一般蔺晨的“梅长苏”、飞流的“苏哥哥”还活着,和他们一起自在逍遥、世外桃源。希望一切真如飞流所说,“有你在,不死”。希望在飞流醒来的每个阳光灿烂的早上,苏哥哥都在。


                                                          于景琰而言,林殊是最好的,而梅长苏再怎么帮助自己,不过是一个玩弄权术、处心积虑的谋士而已。所以即使怀疑,他也不愿为两人划上等号。所以当真相揭开的那一霎那,那些彻夜不眠辛酸痛苦翻涌而出,为什么最后知道真相的竟是自己!


                                                          十三年的守候,与霓凰无异,他坚信祁王和林燮的清白,他懊悔在小殊最需要自己的时候,他远在南海。他不知那颗鸽子蛋般的珍珠是否还有机会送出,他不知道那样的等待是否还有意义,但他却固执地坚守着,一个人守着一座城,守着他们的年少回忆。

                                                          梅长苏决定亲自出征。夜晚的城墙,一个红衣闪耀,一个青衣飘然。“江山繁华,百姓安康,你如此相信我能够承其所志,做一个以民为重的好皇帝, 那就尽你所能,安然无恙地回来,我绝不会让帝王之位,动摇我的本心。但我仍然希望,你能一直在我身边,亲眼看着我,去开创一个不同的大梁天下,好吗?”林殊:“当然”。如此聪慧的二人又怎不知这场离别意味着什么,十三年的别离换来短暂一聚,终还是回到了彼此开始的地方。


                                                          东海明珠的光芒多少次刺痛了泪眼,那张弓又多少次带来如箭穿心的伤痛。城墙上,最后一次目送一身戎装,不减当年锐气的小殊慢慢远去。最后一次为他写下“长林军”,“待他权倾天下,便以你之名保卫国家”,这是我听过最美的情话。

                                                          长苏说:“景琰,别怕。”景琰说:“我不想小殊活在我心里,我要他活在这个世上!”他是骄傲飞扬的林殊,他是隐忍聪慧、病而不弱的梅长苏。假如能够回到往日时光,愿你们永远是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
                                                          愿你永远是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

                                                          原文地址:http://i.mtime.com/7473226/blog/7926747/


                                                          回复
                                                          32楼2019-10-07 14:33
                                                            水牛之殇——琅琊榜评林殊/梅长苏vs萧景琰 (2019-10-07 14:52:48)转载
                                                            标签: 杂谈 分类: 琅琊榜相关
                                                            水牛。
                                                            这个外号的由来是因为景琰“不爱喝茶爱喝水,脾气又象牛一样的倔”,文中没有指明到底是谁给景琰取的外号,但是私心里却一直认为是林殊。外号,代表的是朋友间的亲密,只有亲密才会有那些谐趣的外号诞生,本人每次听到,也可以嬉闹一番,而二人的情谊便会在此间增进不少。以祁王的身份,我想不会去打趣自己的弟弟,那些侍从是断断不敢如此无礼的,想来,便只有林殊这个飞扬跳脱的朋友了。
                                                            在那阳光明媚的午后草场上,赛马过后,林殊大口地往嘴里灌着烈酒,总是抵不住往脖颈里流了一些,阳光将那古铜色的肌肤晒得如苹果般红润健康,景琰在旁边气呼呼地看着自己的酒囊,瞪着身边的少年好久,才猛地往自己的嘴里灌上一口,却是食不知味,林殊那小子不知何时将酒囊里的酒换成了清水,怎能有味?自己却是一丝也反驳不了——“哎,水牛啊,你不喝水怎么叫水牛呢,难道叫‘酒牛’?”这是朋友间才会有的画面吧,那只有年少青春才有的张扬与不羁,那只有朋友间才有的嬉闹与玩笑。但是不论如何玩笑,依然可以将所有的信任交予对方。想象过很多次,林殊和景琰二人都手持长枪,血染银甲,却依然背靠着背,对着四周虎狼般环视的敌人奋力进攻,全然不顾背后会有多少箭羽袭来,因为身后,是自己全心信赖的朋友。站在鲜血凝结,寒意森然的战场,他们的心却是温暖的。应该有过这样的画面:两名血染肩头的少年,一手提着长枪,一手搭着好友的肩膀,在黄昏的夕阳下相互搀扶着,扯出两道长长地身影在无限遥远的身后交汇,他们走过的,也不单单是身后那成片的敌军的冷气森森的坟场,更多的,是性命相托的那抹温暖。
                                                            也许在“水牛”这个词刚诞生的时候,景琰有过恼怒,有过反抗,但是这个实心的孩子怎能敌得过好友灿若莲花的巧舌?喊过多回之后,便也能愉快的接受了,林殊边境归来,对着迎接在门外的景琰大声地喊上一句:“嗨,水牛!”于是,两名少年便愉快地并辔而行。
                                                            只是岁月悠悠,十三年后,那人劫后归来,已不能再一如从前拍着景琰的肩膀,轻快地喊一句“水牛”,因为他不再是景琰记忆中那个策马横枪的少年,而是那个景琰为之不屑与厌恶的阴沉诡谲的谋士。将二者相联系,对景琰来说,也许是一种岁月侵蚀般的残忍。但是多少年间,景琰却一直在描摹那些属于“水牛”的画面,也许在许多个夜不能寐的日子里,走出大帐,寒风吹着边关特有的孤寂与辽远,他一直在等待,等待有那么一只手,猛地拍上他的肩膀,朗声道:“水牛,数星星呢!”只是,连他自己都知道那只是幻想罢了,那个并肩成长的少年,早已在烈火中化为了灰烬。
                                                            景琰一直是一个固执的人,固执的近乎偏执。但是也就是这么一种固执,让他一直坚信着赤焰军的无辜,如果说他相信的是赤焰军魂,不如说他一直相信的是林殊的人品,相信十几年来的友情,那友情中林殊的为人。能绊倒皇长子和一座帅府,作为一个政治事件,能到最后如此惨烈的结局,在当时一定是有如山的铁证,虽然最后是假的,但是在那时一定是真的,在这种情况下,景琰所坚持的,应该和霓凰一样:他只是不相信他认识的那些人会叛国投敌。看到在夏江将赤焰军一案开头揭开时景琰的表现,看到他在听到十三年前梅岭的真相时的表现,我想说的是,景琰手上并没有足够的真相或者证据来证明赤焰军的无辜,他所依凭的,只有自己的本心罢了。于是,就是为了自己的这个执念,他将自己放逐在朝堂之外,或者说,放逐在真相之外,一放,就是整整十三年。他一直不相信所谓的真相,尽管到最后,这个真相并不真。有时候会想,这么一个实心眼的孩子,如果赤焰军是真的背叛,他会如何面对,我想这是一个很残忍的画面。所幸,海姐姐是仁慈的,让景琰的坚持在最后有了一个完满的结局。只是,这个结局里,没有一个叫“林殊”的存在,甚至没有一个叫“梅长苏”的存在。
                                                            梅长苏,只是一个谋士。所以,他才会在霓凰出事之后毫不留情地拽着他的衣襟厉声警告,才会在私炮房案件爆发后联想到梅长苏的身上,才会揣测他救下的柳澄的孙女是不是又是这个谋士的诡计——如果告诉他,面前称呼他为殿下的男子是一个叫做“林殊”的人,那么景琰还会这么想吗?答案是了然的。林殊在景琰的脑海中一直是那个十七岁的少年,会想要将东海明珠当弹子打的少年。无论如何,那都是个一直明媚的影像,支撑着他度过那孤独的十三年。他没有意识到,他自己在年轮之路上孤独地走着,却把那至交好友一直留在了岁月的那头,一直留在了十七岁。所以,当他知道林殊还在的时候,他几乎是不能自已,虽然也说过“既然他不想让我知道,我又何必给她增添烦恼”这样贴心又有阅历的话语,但是他的的牛脾气依然还在,他说:翻案之后,我还是萧景琰,你还是林殊。他固执的想要为林殊留住霓凰——与其说他要留住的是霓凰,不如说他放不开想要留住的是属于林殊的印记。他孤单了太久,虽然有母亲的宽慰,但是朋友间的相知又怎能被替代得了的。在书中,他的正妃已逝,侧妃貌似也不得心,应为他好像无子,属下终究隔了一层,孤傲如景琰,还有谁能够与之并肩分享悲欢?我不知道如果一直这样,景琰是否还能坚持这种近乎自弃的放逐,但是文中所描写的这十三年却足够让我动容。孤独的人容易怀念,容易伤情,所以可以想见,在这放逐的十三年里,属于水牛的记忆给了他多大的动力与支撑。很多读者一直因为景琰对长苏不够好而不待见他,一直因为景琰反应慢不能猜出梅长苏就是林殊而无奈,还一度出现过“水牛你这个大笨蛋”这么个队列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但是殊不知,正是因为林殊在他的生命里印记实在太深刻,景琰才无法将眼前这个面目全非的人与当年的至交好友相联系。
                                                            关于最后,林殊依然要瞒着景琰自己的病情,是因为他太了解这个好友了,景琰,一直都没有变,而他,却不是那个景琰能够接受的林殊了,所以他不敢说。都说时间会消磨一切,十三年,说长不长,但是说短也足够让人发生一些改变了。况且还是那面目全非的十三年。那十三年,林殊出朝堂,步入了一个萧景琰完全陌生的江湖,经历了一场他完全无想象的削皮挫骨之痛,和很多他完全陌生的阶层打了交道,做了很多身不由己的事情,那些事情,曾经他俩一起嗤之以鼻……那十三年,萧景琰在林殊的生命中完全处于空白,他不能了解,也无法了解。没有在好友最艰难的时候在他身边陪他一起度过,我想这应该是景琰的一大遗憾吧。所以,他才那样固执地要留住林殊,似乎这样就可以证明,他们,还能一如从前。
                                                            过去的多少红尘岁月悠悠,“水牛”这个词一直在二人中间。他们是否都曾以为,当二人白发苍苍牵儿带女携着老伴相逢于路之时,一个还能能愉快地喊一声:“水牛”,一个也能微笑应答,就像一般的打招呼,不需要少年时那多大的声音,也不需要嬉笑的口吻,仿若这个词已经渗入二人的骨髓,刻入二人的一生。
                                                            只是时光荏苒,林殊已经变了,只有景琰一直想要留住,那段美好的时光,林殊应该也是想的吧,只是已经不能够了。他的身上,背负了太多,以至于他自私到丝毫没有问过他给予的是不是好友所需要的,特别,那种王者的孤独。是他,一手将自己那个最不适合皇位的好友调教成他所需要的王者,推上了那极致的孤独。我想,如果可以选择,景琰所希望的,不是那至尊宝座,他所求的,不过是当他白发苍苍之时,还可以与一人,共话流水高山。
                                                            所以无论怎样,未来都不会按照他们预想的那样发展,我很庆幸,在最后,我不需要面对他俩可能存在的的分歧甚至决裂,很庆幸,他俩的交集结束在美好的时段。只是还是忍不住感慨,未来的岁月,也许景琰还会遇到称心好友,但是却没有人可以一起与他畅谈那充满“水牛”的岁月,如此,景琰还是一个人孤独着。


                                                            回复
                                                            33楼2019-10-07 1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