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张良吧 关注:119,213贴子:2,784,402
  • 30回复贴,共1

【留侯门客·文】越难越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啊我好爱子房啊于是写个人来爱他,原创女主(成长型狼狗属性),女宠男,女主视角XD
原著向,从少年时期开始,因为天九好久没看了,所以如果有剧情上的bug笑笑就好了请不要介意呜呜呜。
学生党更新缓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6 00:37
    第一章 失忆
    什么都比不过这水深邃,一寸一寸地挤压她的身体,就像挤压一个布袋,把空气从线与线的间隙中挤出去。

    快要失去意识了,明明可以浮起来的,她躺在水里,完全不想动,或许是窒息感**了她的大脑,让她觉得这样被水拥着实在太舒服了。

    实在是……太舒服了……



    醒来的时候头有些昏沉,耳边嗡嗡的吵的她无法思考,破碎的珠子在她脑内不断炸裂,碎成粉末撒进了水里。

    “姑娘醒了?感觉如何?”清清冽冽的声音,就像风一样,抚平了她所有的躁动不安。

    她摇头:“还好。”

    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搭在她肩上,声音依旧是温和的,“姑娘,别动,你在水里撞到了石头,脑袋受了些伤。”

    她顿时恍然大悟,转动眼睛去看身边的人,来人一身青衣端的是清风明月,面容尚显稚嫩,但也些微的棱角分明,或许和自己差不多大。

    她说:“我不记得了。”

    那人笑了笑,“只是暂时的,伤好了应该就能想起来了。”笑容和他的声音一样轻柔。

    是因为受伤的缘故吗?她有些晕乎乎的。

    又有人进来了,她晕乎乎的看着一晚药汁从一双手移动到另一双手上,然后到了她眼前,青年说:“姑娘,来喝药吧。”

    她伸手接过,低低道了声谢。

    一口饮尽,面前又多了块东西,青年说:“药很苦,吃些甜的能压一压。”

    她又愣愣地接过,低头看看手里的蜜饯,她有些迟疑,还是含进了嘴里。

    太甜了,她想,自己大概不喜欢吃甜食,这味道让她感觉很陌生,引得她颤了颤。

    青年注意到她皱起的眉头,问了一声:“怎么了?”

    她抿了抿嘴:“很好吃。”

    青年笑起来:“姑娘不必勉强,若是不喜欢,良下次带些其他的。”

    她眨了眨眼,捕捉到一个字眼:“……下次?”

    嘴里的甜味腻了起来,让她有些浮躁:“你不住这里吗?”

    面前的人笑了笑:“这里是张家别院,现在局势紧张,只能请姑娘现在此处将就着了。”

    她后知后觉:“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青年此时连眼也弯起来了:“姑娘说笑了,你是病人,哪有添麻烦一说,倒是良对姑娘照应不周,还请见谅。”

    这人怎么这么……有礼,她眨了眨眼,“我叫魏紫。”

    青年说:“在下张良。”

    她脑内此刻的记忆混乱零散,倒是认不出这个人来,要是她记得,是怎么也要跟着他住进张府里的。

    可是此刻她不记得了,现下只能对张良道谢:“多谢张公子救命之恩。”

    张良微微瞪大了眼睛,眼里的讶异一闪而过:“姑娘真是聪慧。”

    她垂着眼睛,“这个世道,若不动点脑子,是活不下去的。”

    张良掩去眉眼中的思索,声音里带着歉意:“良失礼了。”

    魏紫摇头,“公子怎样都不失礼。”

    这话让两人具是一惊,张良眼里的寒芒一闪而过,从他紧皱的眉头里泄出一两分情绪来。

    张良这厢起了疑,魏紫那边却仍未意识到,她沉浸在自己的脑海里,试图在细碎的粉末里找寻什么,那句脱口而出的话,不假思索地对面前的人的认可,好像在昭示着她的过往。

    张良将自己的思绪藏起来,温和地像是什么也没发生那样道:“姑娘说笑了,你刚醒来,良在这里叨扰姑娘实在抱歉,姑娘若有需要便唤一声,别院里的下人不多,但都是能做些事的。”

    她下意识便应下了,回过神来床前便已经没人了,若不是感受到手里的药碗还有些余温,她快要以为张良只是自己的臆想,而她还在水里起起伏伏、随浪浮动,如同浮萍一般。



    张家别院很空,也很大,好些屋子都落了灰,一推开门,带起的微风掀起地上久积的尘土,身后有人说话:“姑娘,此处荒废已久,你伤还没好,还是回去吧。”

    她回头看看说话的人,是这几天照顾她的小厮,低着头态度却不卑不亢,她想,是张良那样的家世管教出来的。

    跟着小厮走了一段她才知道自己已经走出了张家别院,不,应该说她走到了曾经的张家别院,此处连树木都枯萎了,正值仲夏,周围的枯树孤零零地支撑着没有倒下,一飞而过的几只寒鸦叫嚷着,难听的声音炸在她脑子里,她皱了皱眉:“此处为何荒废了?”

    小厮笑了:“这我也不知,我到张家时,此处已经荒废很久了。”

    她仔细看了看此处的环境,心下疑惑,慢慢地开口道:“我是张公子从水里捞出来的。”

    放佛是问句,语气沉稳的只像是在陈述事实。

    小厮似乎不习惯她的说法,顿了顿才应道:“是的,前天在滩上见到了你,当时你昏迷了,公子便吩咐我们将你带回来。”

    她一字一句道:“别院附近,没有大河。”

    小厮应了声是,她又说:“大河离这里很远,你们公子,跑那么远,做什么?”

    小厮笑了笑,眼睛里有光在闪烁:“姑娘,我们公子平日里没什么事,喜欢游山玩水,前些日子去踏青,这才遇上了你。”

    踏青?这些日子?

    魏紫沉默了,话里话外明明白白的告诉她:你问的太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26 00:3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26 09:59
        加油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26 10:3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08 01:12
            咩咩咩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08 02:2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9-08 18:28
                还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15 22:50
                  有种不祥的预感……要坑的节奏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16 08:14
                    暖贴,加油啊!楼主,好不容易才看到符合我胃口的女主人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16 08:45
                      2.
                      屋子里带着闷急了,她有些不好受,出了屋子又被烈日晒得头疼,小厮在一旁说话:“姑娘还是回屋里待着吧,屋外日头毒,你伤还没好全,多多休息吧。”

                      她之后又回屋里,拿着小厮递给她的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风。

                      活了快二十年,也不见得哪一年的这个时候这么难熬,她皱着眉头想从记忆里翻出那么一星半点的痕迹,依然什么也想不起来。

                      不太妙啊……

                      她又去想张良。

                      这些日子张良来过几次,她直觉自己落水与被张良捡到不是偶然,多次试探却一无所获,小厮还是小了些,警告有了却也暴露给了她太多的信息,从张良嘴里却是一点东西也问不出来,所有说辞都无懈可击。

                      她有些挫败,忘记的感觉实在太糟了。

                      随手拿起了书卷,这是前不久张良命人送来的,之前她和张良提到过,第二天便送来了一车书卷。

                      张家,不缺这个。

                      只是送来的书卷是被精心挑选过的,大概有些竹简上有过批注,为了不暴露字迹,那些都没送来,导致这一卷一卷的都不成套。

                      她有些无奈,张良对她的防备也太明显了,而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何时被怀疑上的。

                      心不在焉地捧着竹简,屋外有些声响,她琢磨着时候,想着该是张良带着人过来了,便出门去迎,张良还是一身绿衣,如同盛夏里最繁茂的小树。

                      她点头,微微躬身:“张公子。”

                      张良也朝她作揖:“姑娘。”

                      几人回到屋里,张良带来的人在她对面坐下,道一声失礼了,便为她号起了脉,前些日子张良来时也带着这人,冷冷淡淡的,只为她看病,从来不多问些什么,也不和她说话,魏紫忍不住想,是张良吩咐过的吗?

                      号完脉这人就离开了,张良跟着他出去,她坐着没动,过了一会儿张良便进来了,嘴角噙着礼貌疏离的微笑:“魏姑娘,你感觉怎么样,可还有哪里不适?”

                      她摇头,见张良仍看着自己,顿了顿道:“好多了。”

                      张良轻笑了一声:“良冒昧了,敢问姑娘现下可想起些什么了?”

                      她便反应过来,垂着眼睛默然了好一会儿才道:“我想不起来。”她也没有说谎,脑中那零零散散的不成串的记忆里只有看不清脸的人在说话,冷冷淡淡的不带一丁点感情,命令似的。她翻阅自己的记忆就像在看一出陌生又乏味的戏剧,好像不是自己经历过的。

                      张良也不多问,只礼数周到地安慰她:“你的伤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过几日应该就能想起来了。”

                      她点头。

                      一时间也没人说话,她只看着张良,张良也在看着她,屋子里气氛有些奇怪。屋外小厮敲门:“少爷,府上来人寻你。”

                      魏紫方才惊醒一般道:“张公子平日里繁忙,劳烦你照顾了。”

                      张良嘴角含着深意:“姑娘一个在这里该是无趣,良应该多来同姑娘说说话的。”

                      她还未来得及接上话,便又听张良开口道:“不过良见姑娘不爱说话,如果冒犯到姑娘了,还请见谅。”

                      她摇头,“没有。”

                      张良说:“良还有事,便先失陪了,姑娘照顾好自己,有什么需要便同下人说,留步。”

                      她便在房间里目送张良离开,又看着小厮在煎药,她走上前,毕恭毕敬道:“这药可是能提神的?”

                      小厮朝她一揖,回道:“是有提神的草药,姑娘怎么了?”

                      她说:“最近夜里总是睡不安稳,这药可能先停一停?”

                      小厮一脸为难,“姑娘若是不嫌弃我这有些安神的药,睡前服用会好些,这药……”

                      她压下眼里的情绪,十分感激道:“多谢。”



                      夜里月亮甚明,倒是让魏紫行事方便了许多,确认别院里所有人都睡下了,她找出绳子将身上衣服束紧,虽然简便了些,倒是不妨碍她行动了。

                      离开别院,脚下运功,轻巧地往水边飞去,张良捡起她的地方离张家别院离得很远,即便是她用轻功也行了一炷香的时间。

                      到了目的地果然看见有几个人影,她摸了摸怀里事先准备好的东西,几个起落便跪在了张良身边。“公子。”

                      张良身边还有两人,一人紫衣华服,一人身着黑衣。

                      黑衣的男子见他便拧了眉毛,声音低沉带着不出鞘的寒意:“女人?”

                      张良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你……?”

                      她微微抬头,眼里也闪过一丝恰到好处的惊讶,随即压了下去,她低着头将怀里的东西拿出来,举过头顶递上去。

                      紫衣男子接过来,笑道:“果然如此。”随即收了起来,看看张良又看看她,“你们……?”

                      她说:“属下为甲寅,在与乙卯接头时被敌人追击,为确保信物安全,属下自作主张越俎代庖,在途中被人袭击落水,多谢公子救命之恩。因伤势拖延了一天时间才将信物交上,请公子责罚。”

                      甲组的任务深入敌军,每个人的信息都是机密,张良未曾见过她很正常,乙卯也受了伤,短时间内不会出现问题,都处理好了。

                      她抿着嘴,不会有问题的。

                      魏紫低着眼睛,看不清那三个人的交流,只能在一片静默中维持冷静。

                      身边微微有风动,有人来过又离开了。

                      她听见张良说:“你先起来吧。”

                      成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9-20 02:05
                        暖贴,养肥了,慢慢看……嘻嘻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20 15:13
                          m住 留着寒假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9-26 17:53
                            等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29 08:20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9-29 1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