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时明月张良吧 关注:119,207贴子:2,784,339
  • 11回复贴,共1

【留侯门客.文】《小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格式不对,重发一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4 20:20
    通往秦国的路上,雨点一点一点砸落,张良越往前走一步便离故土又远了一步,数千里外崭新的旗帜在风中飘扬。
    大地上混杂的血水被雨水冲刷,这是秦国新增的一块版图,它曾经的名字叫做——韩国。
    接连数日的奔波已经让双腿失去了知觉,他不断的一直往前走,直到双腿已经支撑不住直直的跪在地上,石子磕破了膝盖,但他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
    张良扬起脸,怔怔的看向天,一滴眼泪混杂在雨水中落下,越来越来的眼泪崩涌而出,紧握的双拳狠狠砸落在地。他弯下身,喉咙中发出破碎的啜泣声,肩膀不住的抽搐起来,最终放声大哭。
    小草捡到张良是在一个清晨,那天她和往常一样拿着一个小破碗,在秦国的街头乱晃,遇到衣着华贵的富人便凑上去乞讨。在往常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得到几板铜钱。如果运气不好,很可能就会被拿些富人的随从踹一脚,然后让她滚。
    今天,她的运气还不错。她吹了吹手里的两个铜钱,用衣角把铜钱擦干净,放进了脏兮兮的里衣袋里。接着她像一只飞燕般穿过大大小小的街头,跑过山林。
    和平时一样路过那条她毕竟的小路时,她发现了一个倒在路中间的男子,这男子身着青衫,脸朝地。死人对于小草来说并不陌生,她蹲下捏了捏这人衣服的料子,想着这衣服她能扒下来回去带给鸡腿。
    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这人翻了个身之后,小草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她的手在男子的腰间摸索再没有发现钱袋之后又移上了这人的胸膛。
    “哈,原来你没死啊。”小草用手戳了戳这的脸颊,所接触的皮肤上一篇滚烫。
    土地上被树枝画出无数的杂乱无章的圈,小丫头像是做出了决定,她将树枝一丢,抡起袖子双手叉腰的站着,她的声音清脆明亮像是山间的黄鹂,黝黑的眼睛发出闪闪光芒。
    她决定将这个人带回去,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女侠一般,她幻想着这人对她满是崇拜的眼神,和滔滔不绝的感谢。最重要的是她做了一件好事,等鸡腿长大了她就可以告诉鸡腿,你的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勇敢的人。
    最好能将这件事记录下来,虽然她只认识几个字,但说不定这个人会写字,到时候她就让他将这件事写下来,还得签上名字,这样等鸡腿大了说她骗人的时候,她就能掏出证据。
    崎岖的路上,一个约莫六岁的小丫头,吃力的拖拽一名青衫男子,一路上她走走停停,日渐升起的太阳淡淡的照在她的脸上。
    张良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的梦,梦见自己与祖父在廊下谈话。梦见流沙创立之初的誓言,梦见与韩非出生入死,只是那些在生命中熟悉而重要的人在梦中停留的时间极短,一个又一个接连的梦境不断变换。
    他的脚下出现了一条路,这条路上雾四满看不清远处,他的手里只提了一盏灯笼,灯光幽微。
    “祖父~”
    “韩兄~”
    回应他的只有空荡的回声,他缓慢的向前走去,韩国大大小小的街巷、楼阁从他身边掠过,长路的尽头,是无数人的尸体献血,和被砍下的韩国旗帜。
    他逃似的往回跑,而脚下的石砖正在一块块的崩裂,他开始往下坠,坠的速度极快几乎让人无法呼吸,在落地的那一瞬间耳边有一道无比清晰的声音:“韩国灭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24 20:2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25 09:45
        顶顶,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25 09:5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26 19:4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27 11:29
              “你醒啦?”看到醒来的张良,小草的脸上满是新奇。“你都不知道你睡了好多天呢,一开始我还以为你死了,你得多谢我,这些天为你跑腿买药,煮药可累了。不过如果你真的要感谢我,那就把你的这件衣服给我吧。”说着便要去拽张良的衣裳。
              “你干什么?”张良倏的坐起,在看见拽着衣裳上的那只小手时,墨色的瞳眸逐渐变的阴沉,整个人神经紧绷如惊弓之鸟。
              “放开。”张良开口,语气疏冷。
              小草讷讷的收回手,退到角落。她被这人的眼神吓到了。
              “小~草~小草~”山洞外稚嫩的声音想起,越来越近,一个才学会走路的孩童,拿着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跑了进来。他跑向小草身边摇了摇她:“…玩…玩…。”
              张良的神思逐渐从烟火战场中拉回,她们只是两个手无寸铁的孩子。听这个小女孩所言应该是她救了自己。他起身走到这两个孩子的面前。
              小草抓住鸡腿死死的搂在怀里,之前的勇气好像一溜烟的没了,她的脑袋中极快的想着对策,如果这个人要抢鸡腿,那她就拿脑袋撞他,实在不行就用石子丢他。
              总之任何人都不能抢走她的鸡腿。
              这个孩子的眼神很是警惕,小小的脸上一副要与之拼了的决心,张良动了动嘴唇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最终只是蹲下身摸了摸这孩子的头发。
              小草看到了那个未说出口的三个字,他说:“对不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27 20:03
                等更等更 楼楼文笔好棒,我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04 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