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吧 关注:316,957贴子:88,155,368

【演绎】武侠: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七二」


「TAG:剧情/暗线/中高质/恋爱/全性向」


「身外都无事」

“你看,把人放在江湖上,就像一盏灯——不对,应该叫一豆灯。”


「舟中只有琴」

“一碾,一破。开阖之间,便是卷云黑风,天隙地陷。”


「心静即声淡」

“火光一旦湮灭,便再无燃起的可能。只是,它若燎原……”


「其间无古今」

“便能覆了这片江湖,便能光耀万千。”




回复
1楼2019-08-20 19:37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背景」

    江湖初立,南山剑宗以破合之力安江湖流浪之心,侠士皆向往为其宗门弟子。
    有正必有邪,传言有邪教混入江湖,江湖中人心惶惶,不久,便有长陵教,湮誉门,药王谷,七幽派等成立。
    七幽派以毒为最,长于东岙山设秘密基地,抓平民百姓为试药工具。后南山剑宗,药王谷合力与七幽派对抗,救出百姓。从此,七幽派和正派之人势不两立。



    收起回复
    2楼2019-08-20 19:39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门派」


      「南山剑宗」
      “南山立铁桦,以剑安四方。”

      剑宗为最早成立的门派,以明心见性为宗旨,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以练剑为护。宗门子弟大多从小习武,有较强的意志力,为江湖正派侠士所向往。
      宗门弟子常着白衣长剑,练长剑,念心经为辅。常走动于百姓之中,助人为乐。


      「药王谷」

      “北有林峰山,山中藏医仙。”

      相传中华医药始祖歧伯曾常住此山采药、药王孙思邈带徒弟刘神威在此山挖到肉灵芝、用肉灵芝治愈许多当地疑难杂症而闻名,被当地百姓奉为药王。后世有弟子长住于此,为百姓治病造福。
      药王谷中多有千年灵芝,灵芝图标便是谷标。谷中子弟多为乐善好施,以慈悲为怀,且与南山剑宗往来密切。
      北山:采集草药,修炼丹药,制药酿酒,纳集四方古籍。
      南山:多云游四方潜心为民治病,大多数医术高明。


      「长陵教」
      “围傩役百鬼,红纱走长陵。”

      虽在近年,长陵教之名才为江湖中人所知,但门中所教习的杀人炼魂之术却历史悠久。他们相信,背负着鲜血的人死后,能在阴间获得极大的力量。
      门中弟子多为杀手,长陵教从不接没有把握的任务,一旦收人钱财,就必然夺人性命。


      「七幽派」
      “点生魂,敛己魄,拓七幽。”

      七幽派奉毒为宗,称毒法为“阴阳妙道”。谁若因毒而死,那都是“妙道”所致,是合乎情理的。七幽中人并不承认自己是邪教一派,反而视正派如狼虎。
      门中弟子多习毒,魂堂弟子善研毒制毒,魄堂弟子善役毒使毒。


      「湮誉门」

      “毋为天地湮者,毋为众生誉者。”

      时至今日,仍然无人得知湮誉门落址何处。作为江湖上最神秘的门派,湮誉门通过秘密渠道收集、贩卖着各大门派的情报。同时还售出大量武器。
      天地坊弟子大多轻功超绝,来去无踪。而众生坊弟子大多手艺精湛,善铸铜冶铁。



      回复
      3楼2019-08-20 19:42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地点」


        「南山剑宗」

        「藏剑阁·天栈」
        “黄埃散漫风萧索,云栈萦纡登剑阁。”
        剑宗重地,藏尽天下名器。路峭峰险,常人不可登。青墙白瓦,常隐于风雪中,远目不可见。
        「地窖·新醅」
        “日暮酒醒人已远,满天风雨下西楼。”
        址于崖底,满藏佳酿。入内如冰窟,常年结冰棱,唯宗主长老可启。
        「冰池·濯脉」
        “漱冰濯雪,眇视万里一毫端。”
        崖下洞中有冰池,常年不冻,水寒似冰。门中弟子多需来此修炼,以苦心志,劳筋骨,动心忍性。
        「松崖·新风渠」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山巅雪崖有松一棵,是为独一点绿。松下有无字碑,常见门内弟子对饮于此。


        「药王谷」

        「药田·兰溪风」
        “仲月霁春雨,香风生药田。”
        千百种草药层叠如锦缎,在谷中铺开,一道兰溪从旁过,润生万物。多见谷中弟子在此洗整药草。
        「花田·湿香」
        “花田香散泥初湿,柳圃烟深莺乱啼。”
        花亦可入药,只是谷中花田多做休憩之地,并无几多弟子在此采摘。有传闻其中间栽毒花。
        「药阁·移花」
        “茅亭宿花影,药院滋苔纹。”
        几栋小楼围阖成院,隐于竹林之中。其间存放着大量草材丹药,可救治百病。
        「望月台·走云阵」
        “望月惊弦影,排云结阵行。”
        有曲径通幽,至一处陡峭山岩,恰可见月。谷中鲜有人至此处。


        「长陵教」

        「教址·羲和山」
        “羲和之未扬,若华何光?”
        羲和盖天地始生,主日月者。这座山以前没有名字,直到凤启任教主。江湖人都说他太狂妄,实则是他不负“无救”之名。
        「教塔·九重霞」
        “其高则冠盖乎九霄,其旷则笼罩乎八隅。”
        九重教塔,其身漆暗,筑于山巅,高耸入云,塔身如剑指天,如雷入世。
        「温泉·十里桃林」
        “一树红桃亚拂池,竹遮松荫晚开时。”
        后山谷中藏有桃林十里,烟气迷朦,遍地涌泉,热汤盈盈,如珠裹雾。
        「禁地·一里莲」
        “桃花开,桃花落,桃花尽了,笙歌没……”
        长陵教禁地,番莲萎靡盛开,紫蓝争艳。有池一方,白莲盛开如雪。常有弟子听闻禁地里传来飘渺歌声,辅以琵琶。更有甚者曾见一绝色男子,白衣胜雪,出入其中,不知何人。


        「七幽派」

        「教址·洛神海」
        “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上古有山,名曰不周,往南万里有海,名曰洛神海。海上浮千岛,浪吹云雾缈,是为七幽派教址之所在。有言洛神曾居于此,藏楼于千岛之境,中浮无数亭台楼阁,林曦层叠,藐视若镜里望花,海中照月。
        「重地·浮生阁」
        “其生若浮,其死若休,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有书云:青丘有灵狐,羡人间七情六欲,故问上苍,“我欲成人,有计否?”神答曰:“尝人间百味,看红尘万丈,可再世为人。”狐大喜,设空中楼阁于庭下,号解人间爱恨痴仇,悲欢离合,其名曰:浮生阁。
        「秘境·紫凌谷」
        “若把南枝,图入凌烟,香满玉楼琼阙。”
        琼枝玉果,熏满芳香,花娅枝头,曦华刹那,紫霞漫天野。谷中多奇花异果,奇珍异兽,以毒物居多,常有派中弟子往来。有一草名钩吻,俗名曰断肠。花开灿黄,枝光叶滑,花间有斑点暗红,服之则断肠夺命,无药可解,无师可医。
        「渡口·杨柳岸」
        “渡口耐寒窥净绿,桥边凝怨立昏黄。”
        入七幽,必过杨柳渡口。有一船夫常驻,却无人知其价钱几何。江湖有言,须交付七幽信物方可渡船。


        「湮誉门」

        「青楼·旖欢楼」
        “驰道杨花满御沟,红妆缦绾上青楼。”
        江湖之中 ,必有性情中人。此为风流销金处,亦为情报往来地。其间舞乐歌伎,皆为湮誉眼线喉舌。
        「黑市·晓色街」
        “残灯明市井,晓色辨楼台。”
        晓色只认钱财。无何物不可寻,无何事不可知,众生万物,皆有价码。多有各种门派在此营生。
        「避暑山庄·虚弥庄」
        “十旬河朔应虚醉,八柱天台好纳凉。”
        址于市郊,依山傍水。多见王公贵族出入,亦有江湖中人隐居,最多见者,为道士僧人。
        「茶馆·听香阁」
        “生香熏袖,活火分茶。”
        往来者鱼龙混杂,是听说书的好去处。二层多设雅座包厢,隐声极佳,常见各门派在此会面。




        回复
        4楼2019-08-20 19:45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演绎格式」

          姓名/性别/身份/武力值/地点



          回复
          5楼2019-08-20 19:47
            【凤启 男 长陵教主 300 青楼】
            长衫拽地,黑发散落,凤启靠在栏杆边,姿态说不尽的风流肆意,剪水双瞳却是冷冷看着一楼舞台。
            舞台上,站着个女子。
            她一手遮住面容,一手长袖垂落在地上,然后轻轻迈着小巧的步子,她身上的红绸随着走动的速度加快,像一朵正慢慢盛开的花蕾。
            女子身形十分的娇媚,玲珑有致,步履轻盈,如行走在水上,当整个红衫都飞起来时,她双手一抛,长袖竟然飞出片片花瓣,顿时惊艳整个全场。
            凤启手放在栏杆上,等那女子跳完,他手一指,“把她带来。”
            旁边的侍者一怔,惊讶的看着他。
            可他懒得说第二句,转身进入了房间,然后姿态慵懒的靠在软榻之上。
            很快,红衣女子被带了进来,身后的门赫然关上,女子跪在地上,不敢抬头,只知道进来的瞬间,有一个人邪肆的靠在榻上,虽不见面容,却已觉得贵气逼人。
            “起来。”对方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
            女子战战兢兢的起身,却忍不住偷偷瞟向那软榻之人,不过一瞬间,顿觉得心跳紊乱,似被人勾去了魂魄。
            榻上的人,眼眸未抬,淡然的问,“你会什么?”
            “奴家什么都会。”女子俯身行礼,乖巧的答道。
            “哦?”凤启突然轻笑起来,那声音透着一股阴森,“那你会杀人吗?”
            女子陡然一惊,不由抬头看去,发现对方那有着清晰美人裂的唇笑得格外邪肆。
            “奴家……奴家不会。”她声音轻颤,当即跪在地上,看到一双比女子还美的白足落在身前。
            “那你还说你什么都会?”“奴家错了……”女子把头埋在地上,已经吓得要哭了。
            这个人明明很美,可是一开口,却给人莫名的惧意和压抑。
            “我最讨厌信口雌黄的人。”他叹了一口气,回身又靠在榻上,漫不经心道,“给你一个机会,半个时辰内,若你不能取悦我,那你下场就会变成一具骷髅。”
            女子抬面,已是梨花带雨态,而站起身来,面对凤启,缓缓脱下第一件衣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20 20:03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剧情一/


              乞灵镇突发瘟疫,民不聊生,药王谷派人前去。却不料病情反而加重,使得人心惶惶,谷主觉得甚是奇怪,于是派北山山主和谷主嫡传前去探查情况。北山山主的手下发现了问题,隐瞒住谷主嫡传,与谷主嫡传说是因为发现有七幽人在药里作祟,让嫡传前去报告给谷主。此时逢南山剑宗祭剑,北山山主和南山山主皆前去参加,北山山主在秘处和手下商量解决事宜时,南山剑宗席螫听到了,听完全部悄悄离开了。


              /剧情二/
              南山剑宗祭剑,宗主同长老一齐举行仪式。南山剑宗听闻七幽在药王谷中的药中作祟后,宗主找来长老说想去打七幽,但是当晚长老就去找魄堂堂主让他小心点。此事而欲出发的前一天却发现,众多弟子生病了,觉得甚是奇怪。药王谷谷主亲自去剑宗治病,发现被下蛊了,此蛊只有七幽派有。此时神秘人半夜将一封告密信交给宗主(如何处置长老由宗主决定)。



              /剧情三/

              长陵教在外吃酒喝肉时,嫌弃那个小二找自己要钱麻烦于是就屠了那家店。此事被路过办事的虞墨卿看到了,虞墨卿突然间想起自己以前见过的场景,想起是凤启屠杀的事件,此时凤启又看到那个人(身上带玉佩亲眼看到自己杀人,很不爽,于是要上去干他。褚鸠看到有人在树林中厮杀,而且一方不敌一方,于是要上去帮忙,帮忙虞墨卿逃了后,虞墨卿告诉了他理由,褚鸠突然间将他和屠自家的人联系在一起,于是想要报仇。



              /剧情四/
              神秘人前去找七幽教教主商量事情。晏承之蒙面拿着从小携带的香囊在湮誉门(尘如潮)找到了关于哥哥的线索,但竟然是在药王谷。于是假装药王谷的弟子潜入药王谷,南山山主刚好回谷办事,于是晏承之被南山山主抓获,香囊刚好掉出来,于是开始认亲。



              /剧情五/
              郁长轻想要当年事情的下落,于是拿着重金去找湮誉门,乐谣接待了她,于是给她指了条路,南山剑宗。褚鸠在黑市中看到了顾维徙,为了报仇不得不和他要情报,于是想办法和他靠近乎。韩十音看到了此幕,于是回去的时候质问褚鸠,褚鸠跟他实话实说。尘如潮和乐谣在聊天的时候,得意的时候说起自己前几天接了个大单,但是那位老板蒙面,拿着重金和香囊找他的兄弟,于是乐谣非常紧张,一直询问那个人的下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8-20 20:16
                【凤启 男 长陵教主 312 长安】
                凤启静静坐在城楼的屋檐上,目光望着脚下长安,这个地方,事隔十年。他终于再回来了。
                回忆渐浓。
                “凤启,你是用剑之人,如若我将你双手打断,你还能拿起月华。那本公子就饶你这遭。”华袍少年漫不经心道,手一挥,家仆如潮,无数的棍棒落在墙角少年身上,他却是死咬着牙,哼都不哼一声。
                华袍少年嘴角噙着笑,转身呼拥而去。
                灰衣老者赶来时,只见蜷缩在墙角的少年咬紧冻的发紫的唇,怀里抱着月华,泪眼朦胧抬头,问,师父,月华这么厉害,能不能斩断我和凤氏?
                老者眼眶发酸,默然而立。
                思及过往,凤启低笑,循着长夜大街看去,昔日凤宅,破落如此。街上的欢歌笑语,随着寒冷的风吹入耳朵里,他浑身冰凉,抄起旁边的烧刀子,狠狠灌了一口。
                辛辣的酒灌入喉咙,如火一样燃烧,滚烫卷过喉咙掠入肺部,留下一片灼热的痛。
                冷风撩发,他仰起头,壶中酒倾泻而下。
                夜色中,高楼处,那拧坛畅饮的人,扬起脖子,喝酒的动作肆意张扬,却又有一份难掩的孤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20 20:38
                  夏袅/女/药王谷嫡传/60/药王谷
                  药谷经年四季如春,柔风配细柳,花海伴明月,着实是个隐居圣地。不怪世人常曰,避世不闻天下声,药王花海仙难寻。
                  只是这繁花年年有,今年倒是有些不同。双眸微瞌,覆着银甲的指尖撩起一缕青丝带入耳后,捻着银针的玉手置于日光下转了又转。那银针身长一寸有余,针芒甚是灼眼,常人凝之恐是有伤双目。
                  “近来江湖上想是不大太平,乞灵之事师叔可有所耳闻?”秀眉微皱,指节一抖,那银针却似凭空消失了一般。
                  “师父遣某与师叔二人合查此案,不日即可动身了。”言罢,抬手抖出一方长之物。凝眸看来,竟是个色普质差的琴袋。
                  以琴置其橐中,再挎于肩上,便算是万事俱备了。抬额望了望那落座于亭边的女子,双手作揖行了一礼,礼罢启唇问到,“师叔可还有遗落之物?若是没有我们便可启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20 20:43
                    顾唯徙/殓刃 男 长陵教左护法 200 长亭→家→黑市
                    -
                    黄昏,长亭外,烟花三月。
                    几缕青烟悠悠飘散,地上留下一捧残灰,泛着浓重的焚香味。风过,扬起尘灰,把杯中酒尽数洒下。又斟了一满杯,抬手举杯对天敬了一下,仰头一口饮尽,手指一松瓷杯落地,清脆的碎裂声。黑发青年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踏上古道,渐行渐远。
                    在长亭尽头靠着柱子坐下,手里举着一支旱烟枪,红木的烟杆上没有一点花纹雕刻,素杆已经被盘的木色沉厚光滑。凑到白铜烟嘴边深吸了一口,单手拢开耳边的碎发。青年脸色苍白如纸,微张着嘴吐出一口烟雾的时候,脸颊才见一点红润。
                    天边余晖染红了一片晚霞,燕双飞鸟归巢。殓刃手指上停了一只白信鸽,缓缓又吞下一口烟,两指夹着烟枪,解下信鸽腿上的小纸卷。一挥手把鸽子放走,叼着烟嘴,头斜靠在柱子上,半眯着眼睛,懒懒散散地摊平纸条。
                    “三日内取他性命吗...要的可真急。”
                    殓刃闭着眼含着烟嘴,连烟雾都不吐,就这么全吸进肺里。那种恍如梦境的解脱感,引得顾唯徙无法自拔,他知道这是饮鸩止渴,却不愿意醒来。天地为席,星月为被,殓刃从来没有睡过安安稳稳一夜无梦的觉。梦里的朔气金柝夤夜残蜡,数万将士的血洒北域,北鞑使臣接过赠地圣旨时脸上得意的笑......
                    一枪烟吸完了,殓刃垂着眼从袖袋里又取了点烟叶。手撑着地站起身来,一步三晃地走出了长亭,一脸了无生趣地看了一眼远方的暮色重山。胸口有些闷疼,他手捂着嘴缓了一会,从袖袋里取了个手帕擦了擦嘴角和手指。继续往前走,逆着光,背对着最后一点残阳。
                    自己要杀的这个人是个当地的富商,在官场上也有些人脉,这几年混的风生水起,也不知道这次是得罪了谁。
                    入夜,殓刃轻手轻脚进了屋子,燃起一灯如豆,把染着血的匕首放在桌上,解开蒙面的黑布,坐在桌边。像涸辙之鱼渴求水一般,从怀里取出烟枪深吸了几口,干涩脆弱的嗓子被呛得生疼。抿着唇咳红了眼圈,颤抖着手捞过桌上的茶壶,饮下一壶已经冷透了的茶水。学乖了小口慢慢地抽完了一枪烟,顾唯徙魇足地叹了一口气,起身弄了桶水洗净身上的血尘。
                    夜半的黑市才真正繁华,顾唯徙手里举着烟枪,兴致缺缺地闲逛。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20 20:50
                      尘如潮 男 众生坊坊主 160 青楼
                      骤雨初歇,顶楼清静客官少,茶烹玉蕊烟袅袅。众娇客无事,品竹调丝对歌打发时间。

                      闲来无事,情致心动,且往脂粉堆里瞧。
                      琉璃钟,琥珀浓, 小槽酒滴真珠红。妆正好,粉正浓,烹龙炮凤玉脂飘, 罗帏绣幕围香风绕。
                      吹龙笛,击鼍鼓; 弄玉吹笙,寒簧舞,眉如初月,目引波。
                      江湖沧浪幻浮生,红尘万千梦幻泡影,扯了皮囊仅红粉骷髅一具。
                      人老珠黄,晚景更凄凉。
                      旧时多少痴心汉,山盟海誓皆相忘,今日芙蓉花, 明朝断根草。
                      以色事他人, 能得几时好?
                      桃花影中,何人私唱东风破。
                      罢罢罢,全忘了
                      世事如棋局局新,饥寒饱暖淫盗心,遇饮酒时应饮酒…可叹妙笔生花画骨难,三分话或一片心。
                      时辰将至,小生无能,却也该上路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20 20:58
                        席螫 剑宗嫡传弟子 60 乞灵镇
                        -
                        薄唇叼含着草杆咬嚼到满口草腥味儿遂卷舌啐出去,因为细碎草渣黏腻口腔不由得连着呸呸几声。曲肘双手十指交叉抱着后脑勺大步的巡逻镇子里的曲折小巷,泥渍迸溅墙砖干涸留下的污印映入眼帘,歪倒蜷缩在墙角的染疫难民沉默而阴狠的望过来。倒抽一口凉气加快了脚步,心虚的敛了敛自个儿张扬抱头的手臂转为捏攥腰间佩剑「苍茫」。
                        -
                        “嗨,这镇子怎么这么冷清?死气沉沉的。”
                        -
                        嘟嘟嚷嚷的低声喃语索绕唇齿间,手掌佩剑隔着鞘也能传来阵阵冰凉,似是游蛇缠绕蔓延整个手臂。心下安稳挺直背脊向着镇子不远处的祭剑地儿踱过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20 21:06
                          虞墨卿 男 剑宗嫡传弟子 80 剑宗→长安城
                          适逢剑宗祭剑一时,却听闻七幽之人竟于药王谷作祟,第二日便见众多弟子纷纷生病,药王谷主有言此乃蛊毒所致。
                          虞墨卿微皱起眉,抱剑倚于门边,思量方才谷主所言之词。若是七幽行蛊毒之事,对于正派所言定不是件善事,倒不知此次是否还有对普通百姓下手,不如下山前去查看一番。
                          前去向师尊禀明自己心中所想,得到对方同意,回院收拾行装离去。
                          长安城倒是无恙,一如往日的繁华,想来也是,就算挑衅也不可这般张扬。现已宵禁城门关闭,趁夜返回应是不大可能,虞墨卿行走一日也有疲乏之感,见前方一客栈便想先找一处歇脚。
                          虞墨卿并不着急去客房歇息,倒是要了一壶茶寻着一靠窗之处坐下,微抿茶水,寡淡无味却似白水一般。微叹气,听闻小二没好气抱怨,抬首望向城墙之上的人,见他独自何有有着一孤寂之感。
                          倒是有着什么不好的过去般……
                          收回视线只看于面前那无味之茶,也只能饮罢。那小二的抱怨声极大,倒有几分故意说予那人听得一般,堂中还有其他客人,纷纷附和。
                          虞墨卿喜静,自是不悦听闻这些百姓碎语,微皱眉不言,只转头看那凄凄月色。持盏以底轻叩击桌面,就全当做是转移注意罢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20 21:08
                            【步离/男/七幽尊主/290/浮生阁】
                            -银钩锁金帘,檀木沉暗香,唯有炉鼎内溢出满阁的氤氲-
                            -
                            青君一身艳丽红衣,漫天墨发散落,肌如白雪,是半坐于席上,一双凤眸勾魂夺魄。修长手骨执一狼毫,轻蘸黑墨,于一席白卷上肆意挥洒,笔走龙蛇。不过视其神情悠闲,似是在等待着谁。
                            -
                            浮生阁乃七幽重地,向来是没有派中弟子敢无故闯入,七幽这位尊主的性情派中人皆知,险恶如罂粟,又自私自利之致,倒是没有多少人敢靠近,身侧空空荡荡,看似伶俜,不过倒也落了清净。
                            -
                            忽的手下笔锋一顿,听闻阁外跫音传来,收起脸上悠闲的神情,浮生阁内忽的多了几分凌冽之气。
                            -
                            “既来之便为客,请进吧。”轻飘飘一句话,将手中狼毫落回砚中,起身,一袭红衣随之而动,妖艳似火,卷动万丈红尘。
                            -
                            一挥手骨,一副白卷轰然展开,沾染点点墨色,凌冽如寒冰,婉转延回如游蛇,下笔遒劲而有力,惊起千重波涛。——竟是个“杀”字。
                            -
                            【重新调整,强迫症不允许错任何一行x】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20 21:19
                              尘如潮 男 众生坊坊主 160 青楼→剑宗
                              整衣襟,包珠钏,路上行,
                              烟波万里扁舟小,静倚孤篷,洛神仙语声音绕;涤虑洗心名利少,闲攀蓼穗兼葭草。
                              停舟溪畔掩苍扉,绿蓑青笠随身着,只叹花色好。

                              楼百尺近星辰,岩萝拂地尽成阴,磅礴大气是山门
                              且唤那扫地小童来
                              道:"可否替我去寻你们长老,便说他搞慈善的旧友来了。"
                              小童听了便往山里去了,不知是否是不相自己的鬼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20 21:21
                                「辜砂 男 湮誉门门主 四百 旖欢楼」


                                良夜无事。
                                旖欢,风月之地,最是金醉纸迷。不论主顾如何地多,顶层西单的那一间总是要空出来的——谁知道那位大人什么时候要来呢?
                                他最喜的是沉沉玄衣,烫丝绣的金边,质感如砂,叫人想起山间淌水的岩,冰冷而嚣野。辜砂似乎这四字搭不上边,他更像腰间插着的那柄扇,温凉如玉。
                                屋内从不点烛,月色与灯火交错着,掠过窗棂,在辜砂淡漠的神色上笼去一层温暖的纱。
                                门被敲响。
                                “他来了?”
                                透过一层厚重的木,辜砂的声音依然清冽,春溪般醒神。
                                “是,大人。那位把合鸳叫了过去,您是不是……大人?”屋内清浅的气息忽地消失得无影无踪,方才那一声应答似是谁的碎梦。

                                “你先退下吧。”
                                辜砂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窗外,墨色衣袂翻飞,竟看不真切。言对合鸳,凤目却对另一人。
                                “是,大人。”
                                合鸳怎不识得来人?自是会掂量轻重。这便忙敛阖神色,快步退了出去。


                                收起回复
                                17楼2019-08-20 21:29
                                  江也/女/药王谷北山山主/170/北山—乞灵镇
                                  檀香氤氲,闻之沁人心肺,素手捏白瓷酒壶,青衫松松垮垮,人也慵懒的倚靠在青石桌上,抬手任酒划入喉中,另一手执书卷过目。

                                  忽有人至亭,江也起身,揉一把惺忪双眼,是自己的师侄夏袅,想必是谷主有所吩咐,才遣她过来。夏袅所言乞灵镇之事,本与北山无甚关节,盖因瘟疫来得迅疾,汤药已难以抑其病情,遂由北山弟子炼了一批猛药。

                                  “乞灵镇多日前起了瘟疫,南山应是有弟子前去,瘟疫愈演愈烈,蹊跷。不过你我俩人前去不妥。”书卷搁置在桌上,江也起身整理了下衣衫,唤来弟子,命她去告知苏芷曦,乞灵镇有异,速动身前往。

                                  九针在身,江也无需他物便可启程,略一点头,应了夏袅的话。“瘟疫猛于虎,我们即刻动身。”至马厩取一壮马,足尖轻点落在鞍上,手中马鞭挥的飒飒作响,胯下马吃疼疾驰,赶去乞灵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20 21:33
                                    【晏承之 男 长陵教主首徒 80 青楼】
                                    青年立于男子身后,敛目看向台子,意不起微澜。
                                    一楼的台子上舞女黛眉轻扫,唇轻启,端的是明艳动人的模样。红袍裹身,脚踝银铃随着步子轻晃,散出细碎铃声。
                                    台上女子伴着红花翻飞,台下掌声如潮,纨绔面露痴迷,追捧叫呵。身前的男子点下人选,回了屋子。
                                    最后看了眼红衣舞娘,跟在身后进了屋子。
                                    _
                                    内屋云顶檀木做梁,红烛为灯,尺宽的沉香木榻旁,悬鲛绡宝罗帐,帐上绣洒珠银线海棠花样。
                                    地铺白玉,上刻莲花纹样,内镶流银,作湖海状。
                                    静静站在榻旁,不做言语。
                                    _
                                    舞娘跟随侍从入屋,伏跪在地,看着小心应答的红衣女子,面露讽意。
                                    既不会,便不应应答,高位者,最忌讳信口雌黄,弄虚作假。
                                    抬眸望见舞娘动作,朝向男人躬身行礼。
                                    「师傅,徒儿先行告退。」
                                    随后目不斜视,退出房间。
                                    _
                                    不待身子退出屋内,觉察他人气息,背后烛之长弓入手,黑红弓箭直对来人。
                                    待看清来人后,忙收弓施礼,快步退出。
                                    这位前辈亦是个喜怒无常的主,无事还是不要在两人跟前惊扰。
                                    _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8-20 21:34
                                      【凤启 男 长陵教主 324 长安】
                                      “你看那人,穿得人模人样,锦衣华服,这般久了。连钱也不结,还一坛一坛的让人往上搬。”
                                      “就是,真给自己当大爷了。我在家乡就听说,长安处处是大爷,真是果不其然。”
                                      店小二跟看客之间的窃窃私语愈发尖酸,正在算账的店主心里莫名不安,正要出口制止,却感到整个客栈的小厅里突然充斥着一股阴森压抑的气息。
                                      客栈的门口,立着一个人。
                                      那人带着一副獠牙狰狞的青鬼面具,逆光而立,不知道因为他的原因还是因为外界的霓虹,霎时间,原本明亮的堂子突然幽暗一片。
                                      旋即,一个低沉慵懒的声音传来,“开店做生意,脾气倒不小。”
                                      那声音,带着低低的嘲弄,让人心底发寒。
                                      配着面具,无端渗人,只觉得那扁长空格中的唇过分妖娆,红得艳丽刺目。
                                      店主开店几十年什么人也见过,看这架势,正收了账面上的银两欲往后门去,那青鬼双眼冷冷扫来,竟是瞬间动弹不得。
                                      青鬼抬袖,五指微收,白光乍现,朱砂铺开。
                                      鲜血上,五块碎尸方方正正的叠在一起,二人距离如此,却是霎时取人性命,眼尚未闭,如斯修罗。
                                      甚至无人看清他的武器。
                                      小二回头一看,登时红了眼,“我跟你拼了!”
                                      然后抄起菜刀就冲了过去,那青鬼面不改色,只从腰间缓缓抽出一柄软剑,剑身白若月光,荡着一层清辉。
                                      空手格挡住店小二一击,青鬼眼眸诡异眯起,嘴边掠过一丝可怕的冷笑,旋即他手中长剑一抖,凌厉的风声如刀切割而来。
                                      剑如流光划过,璀璨之间,不见其形,只看见漫天飞舞迷乱视线的血雾与灰尘——
                                      风停,青鬼静静立在原处,手中长剑平放于身前,那雪白剑身上,安然放着一排青丝。
                                      不多不少,正好十四根。
                                      而今店内,惟余两人,无他,只因端坐那人不曾开口。
                                      遍地都是切割得整整齐齐的肉块,完美的堆砌在一起,鲜血横流,腥味在空气中弥漫着,那青鬼一路走来,踩过尸块,淌过鲜血,从后厨拿出半瓶烧刀子,欲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20 21:46
                                          神秘人 浮生阁

                                        “如约前来,不知尊主可满意?”
                                        闷声嗤笑隐齿间,黑袍覆身匿身形。薄布下骨掌使力推门而入,清脆靴底击石板,目光流转凝神望见宣纸上龙飞凤舞含杀意的文字,敛眸抿唇哂笑勾唇。

                                        “尊主好雅兴,事已成。”
                                        “南山及诱饵乞灵镇内人十有八九都染了毒,若想要解只能来找你。”
                                        脑内思虑良久来之前潜入剑宗,于宗主桌上留下笔信一封。至于那个告密的长老…哈。自然是谢敛行安排了,不过他那样大公无私的人估摸着许歆没什么好结果,是否要顺手揽入麼下是之后要考虑的事儿了,现下重要的是与七幽尊主的约。

                                          从思维脱离接着上言顺势抬步拉近距离,纤细指骨探出黑袍指腹摩挲宣纸墨字纹路,尚未干涸的墨迹附着在指尖,沉嗓低声带笑似反问实则陈述。


                                          “不知如今唯一能解读的尊者意下如何?是否要随我一同混入人群前往祭剑之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20 21:47
                                            平安 男 药王南山嫡传弟子 60 回谷路上
                                          山间的路有些坑坑洼洼,颠簸的越发令人困倦,晨曦的阳光顺着叶片的缝隙落下,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只叫人越发的想要卧床睡上一觉,更何况昨日行医之后还未曾休息好便被师尊叫起,倒也没跟自己说究竟为何突然上路回谷。整个人现在显得有些昏昏欲睡。只幸亏马儿足够灵巧,没有带偏了路。
                                          懒洋洋打了个呵欠,随手甩了一下手中的马鞭发出啪的声响,试图惊醒自己昏昏欲睡的脑壳儿。
                                          “师父,我们这次回谷是所为何事?”
                                          高声询问在车中坐着的人,倒也不求他能正经回答自己,毕竟师尊一向是他不想说的什么都问不出来。

                                          ……这破道,还不如走官路绕远了。
                                          抬手挠了挠头皮思索着最近可以转到官路的路口,探头望了望前方的路。看起来还凑合,应该能跑的起来。
                                          “师父!抓稳喽!徒儿要加速了!驾!”
                                          扬手一鞭子落在马背上,马儿顿时受惊跑的飞快,拉紧缰绳以免马儿跑过了头。颠簸的感觉自己仿佛要从座椅上飞起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20 21:48
                                            [萧醉|男|湮誉门首徒|八十|湮誉门]
                                            -
                                                廊桥画舫,云霭茫茫。滹曦枪尖含霜雪,旋身踏叶穿林间,执枪势凌云。应是料峭春风寒,薄衫难抵御。枪尖落,足顿落船中,随水入青莲。
                                                                    
                                                扬手唤仆从,云锦覆肩背。足边酒坛叠,三分意阑珊。凡几悲欢难测,盛世歌舞升平,亦有歇斯底里,冻死饿殍。湮誉门手握众多情报,来路不论,众几冷暖自是瞧了个遍。
                                                                  
                                                抻身长息,低眉目泠泠,百无聊赖生困意。该是凉薄心肠,世事斟酌,不至绝境难相与。忽闻鸟雀鸣,一只灰雀儿落肩侧,姿态亲昵。
                                                                  
                                                抬腕取书信,指尖揉绒毛。一目十行过,垂颅嗤笑声。拂袖掠水面,足尖点莲叶。抬步拾阶上,衣袍猎猎扬。臂绾云锦行,额间映朱砂。行至高处人影现,拢袖敛目笑音扬。
                                                                  
                                                “师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20 22:00
                                              夏袅/女/药王谷嫡传/72/乞灵镇
                                              一路疾驰去了那镇上,原本和谐安详的乞灵已是满目怆然。哀悼声此起彼伏,撕心裂肺的求救中不时带着些歇斯底里的哭喊,扰的人心神不宁。
                                              短短一路上,净是看透了人生百态。

                                              常道医者仁心,可医者也观遍了这世间的苦难,再叫他哭个稀里哗啦,怕是不能的。牵着缰绳缓步到了马窖,几个翻手便把这好马困于了木桩之上。马窖傍躺了一人,想必是此处的看管者,这人裸露在外的皮肤皆起了红疹,病痕遍盖头颅,瞧着甚是恶心。疾步至人身侧,双腿微曲矮下身来观察他的病况。良久,微抿薄唇,启齿道,
                                              “师叔,某观这病着实蹊跷。”言罢,覆着银甲那手细细挑开了一寸皮肉。从始至终,这人竟是一下也不曾挣扎。只见那皮肤下的组织皆已坏死,呈现出的便是一滩黑血。
                                              某观及此,银甲剃了一寸血肉置于鼻间。鼻腔里充斥着腥臊之气,显然已是病入膏肓。“奇也怪哉,这药竟是半点效果也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20 22:13
                                                【凤启 男 长陵教主 337 青楼】
                                                “你先退下吧。”不多时,一个寂静的语声传来。
                                                凤启目光扫过二人,已然失了兴致。平日里辜砂不近女色,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可真是难为他了。不怪江湖中人赠一号:断袖。
                                                思及此处,凤启面上浮起一丝戏谑的笑。
                                                “怎么,觉着这些个庸脂俗粉配不上我。大门主要亲自上阵?”凤启靠在软塌上,纤指微抬,内力隔空折下一旁开的正盛的玉兰花,切口平整漂亮。
                                                见他不答,莹白手指捻着那株玉兰,放在唇边轻轻一嗅,眼睛微微眯起,笑道:“这玉兰开的委实好啊。”
                                                含笑剪瞳带着撩人心魄的妖娆,特别是眼睛微眯,睫羽翘起时,似挑起了所有魅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20 22:14
                                                  虞墨卿 男 剑宗嫡传弟子 92 长安城
                                                  店小二尖酸刻薄话语引得虞墨卿十分不快,施了不轻不重之力将茶盏叩击于桌,似是警告般,拂袖而起向客房走去。可刚迈步却感一阴森气息,侧首视店门,见一人戴獠牙鬼面,立于店外。
                                                  微蹙眉,来者不善,手搭剑柄欲拔出。却在眨眼之瞬,掌柜已作尸块,血花绽放格外刺目。倒未见其武器,虞墨卿心下大惊,此人武功竟如此之高。
                                                  店小二持刀砍向那人,只是不自量力,大堂混乱,食客四处逃窜。剑方出鞘,此店之内,唯余自己与那人。
                                                  扑面的血腥气味让虞墨卿一阵不适,抬袖微掩口鼻。见那人行凶之后并无何神色之变,倒似做过多次一般,独身入后厨,取一烧酒便欲离去。
                                                  思绪翻涌,见此景,倒与自己十年前所见屠戮无二异,皆将人做尸块处置。心下了然,虽有面罩做掩饰,定是那人所为。
                                                  剑宗弟子自幼起便奉行以天下苍生为己任,背负长剑行走而得救人,眼下诸条人命竟丧眼前,行凶者却似无事之人。虞墨卿眸色一暗,眼底杀气顿现。
                                                  雪白衣袂翻飞,剑光炫目便长剑已出鞘,右足轻点扶栏借力飞身而下,落于地面,长剑直指人面颊,双眸冷视,未有言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20 22:17
                                                    苏止曦/你/北山山主嫡传弟子/60/北山→乞灵镇
                                                    微风轻轻拂过,目光正落在草药书上,手中还握着一些草药,认真研读。突然有人敲门,在外面唤着她。
                                                    “师父命我前来传讯,乞灵镇有异,请师姐快速动身”
                                                    “好,我马上过去”顺手将银针收好,拿上必备的药物走出房间,同师父一同胯上马匹,手中马鞭一抽,马儿嘶鸣一声便快步跑起来。
                                                    一路狂奔来到了乞灵镇,许多百姓在地上打滚不止,看起来格外痛苦,这到底是怎样的瘟疫?竟然能造成这种局面。
                                                    将马拴好,走到一位倒在地上的孩子身旁,试了试他的脉搏格外虚弱,他的父母呢?向四处张望,看见的只有几个踉踉跄跄端着药碗的人。
                                                    等等,药?药有问题?患病的人都有喝过药,反而更加严重,那应该是药了。走向前去,向一位老妇人将药要了过来。仔细检查着,这药不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20 22:33
                                                      陆玄同 男 药王谷南山山主 160 回谷的路上。

                                                      一辆马车慢慢的行驶在山间小路上,阳光依稀间能照进车厢,山间清泉叮咚作响时而几声鸟鸣显得那么悦耳,这样的路途玄同经历了很多,玄同盘膝坐在车厢之中闭目养神,山间小路崎岖多少有些颠簸可玄同似乎没有被影响到,倒是被自己的徒儿的哈欠引的睁开了眸子,暗自叹息自己着徒儿不太争气,
                                                      ——在外面呆久了自然该回去看看,在加上飞鸽传书上写着谷主命我去参加剑宗祭剑大典,还有乞灵镇突然爆发瘟疫我也顺便回去看看能不能帮上些忙,
                                                      玄同淡淡回着自己徒弟平安的话,其实早些已经跟他说过,可是那时候平安他自己可能都不清楚自己是不是清醒着,
                                                      ——平日里不努力,到最后也是自己自讨苦吃,昨夜光是让你候在一旁今日便困成这样,平日里的功夫真不知道练到哪里去了,平日严厉对你都是为了你好。。。
                                                      只听得自己拿突然喊了一声抓稳,玄同就感觉马匹突然加快,山路不平车轮与地面发出阵阵声响,不管外卖如何玄同倒是依旧做的稳稳当当,玄同叹气微微摇头用只有自己的能听见的声音说着,“如此急躁不够沉稳,看了第三声式还得再等等交给他。”
                                                      ——平安,乞灵镇突发瘟疫你可有什么看法?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20 22:36
                                                        「辜砂 男 湮誉门门主 四百一十四 虚弥庄」


                                                        风云动,江湖总无一刻停歇——
                                                        辜砂爱不动声色地伸手,搅乱本就纷纷扰扰的世间。他终究是凡人,参不透偌大的世间,但至少,要参破周身的这一隅天地,叫自己不那么愚钝,做所谓命数的玩物。
                                                        湮誉门,或许也只是他欲望的产物。

                                                        “来了。”
                                                        一色玄袍在白岩雕筑的凉亭中甚是出挑,那双韬光的墨瞳扫过来时,还能见到未褪的山姿水影。但只一瞬,便又覆上薄凉的雾。
                                                        辜砂靠着石椅,轻轻扬一扬颌,示意他坐。
                                                        “都知道了?”


                                                        收起回复
                                                        30楼2019-08-20 22:41
                                                          【步离/男/七幽尊主/290/浮生阁】
                                                          “我满意至极”-
                                                          -
                                                          忽有清风袭来,将几根墨丝悄然散落,唇边绽开一簇绝美倾城的微笑,刹那美如诗画,温婉动人,正是红裳着青丝,千里不留痕。但远看却又有几分渗人,最是意欲难测之人。
                                                          -
                                                          “去看看又有何妨?”
                                                          -
                                                          执手将发丝挽回耳侧,几个转眼间步至帘外,掀起银钩玉帘,霎时晃得阁内一片朦胧,好似琼楼玉宇。“即是客,本尊便屈尊一次与你一同前去,今日倒是很有这个兴致”
                                                          -
                                                          唇间吐出的言语如诗如画般悦耳动听,迷人如夜莺,嗓音忽的带有几分愉悦,似是说话之人的惬意。
                                                          -
                                                          “不过出发之前还有一事。”眼眸流转万千,凝视对方半晌,红袖间一道无影无形的暗影滑出,如细水流云,刹那惊起,不过是一把朴素无痕的纸扇。轻拍在了对方的指骨之上,云淡风轻。
                                                          -
                                                          “莫要对本尊的作品动手动脚。可记好,不要再有下次。”
                                                          -
                                                          【是我渣,神秘人貌似弧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20 22:43
                                                            许歆 男 南山剑宗长老 160 剑宗
                                                            晨光熹微,雾霭澹澹。
                                                            东边微微有些光亮,许歆单衣薄禅静静地伫立在厢房门口,瞧着远处那暗金缓缓升起,四散开来。
                                                            清晨微凉,最不令人慵懒。
                                                            .
                                                            山间树木繁茂花草丛生,空气自然清新悦人,鸟鸣清脆婉转,金蝉蠢蠢欲动。
                                                            许歆贪恋这沁心美景,站了好一会儿才去洗漱收拾。
                                                            约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去弟子寝室准备喊江研起床晨练。
                                                            当然,他自不会去姑娘的寝室叨扰,每次都在路上迎见江研。
                                                            .
                                                            江研是许歆唯一一个嫡传弟子,小姑娘性情纯良活泼乖巧,而且天资聪颖很招人喜,剑宗上下几乎都把她当宝贝宠。
                                                            得这么个好徒弟也是许歆有幸。
                                                            .
                                                            不管宗门其他弟子,许歆向来要求江研比别人早起几时,所以宗门偌大的前场上只有他们两人绕圈。
                                                            “再跑五圈,就去跑山路。”
                                                            许歆任汗水沿着他的脸颊滑落肆意挥洒,面不改色地对江研说。
                                                            .
                                                            可巧侧目便瞧见一抹熟悉但久违的身影,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暗笑了两声。
                                                            “等我跑完这五圈。”
                                                            没等人回答便回头继续跑步,也不担心那人是否会等的不耐烦。却也暗自加快了速度。
                                                            .
                                                            “有客人来了,山路以后再补上。”
                                                            许歆递给江研水壶,自己扯了条毛巾擦去沿着脖颈流进衣领的细汗,调整了一下剧烈运动带出来的急促呼吸,笑嘻嘻地走到一旁干站着的人面前。
                                                            “呦,这么丰厚的彩礼,我们剑宗哪个姑娘这么幸运,坊主亲自上门来提亲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8-20 2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