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秘之主吧 关注:81,004贴子:2,325,611

感觉休一进来,塔罗会b格就掉了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感觉休一进来,塔罗会b格就掉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11 12:43
    没掉,就是矮了不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11 12:43
      平均身高掉了不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11 12:44
        。。。。。好多好多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1 12:44
          嗯,身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1 12:45
            剧情安排吧,休很快就要进入军情九处了,正好克总要回贝城调查之前大雾霭的事,还有女神教会也要调查王室遗址了,这就能把剧情统统牵接在一起了,
            再简单点来说,休就是被安排进军情九处,去王室里当二五仔的~


            收起回复
            7楼2019-08-11 12:45
              一个人拉低一群人的身高也算是本事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1 12:45
                感觉休是个伏笔,她为军情局工作,调查愚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1 12:46
                  一个平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1 12:47
                    咸鱼翻身了,挖个坑都用记录的能力。休一阵反复横跳,还是没跳出穷神的五指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1 12:48
                      是正常了好嘛,小太阳一直在长个,没有休进来协调,平均身高无法平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1 12:49
                        再低有某吸血鬼死宅手办控低?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1 12:5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1 12: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1 12:54
                              愚者:我宣布,这周塔罗会就到这里,下周见!众人员起身才发现还有个小孩。卧槽,这孩子谁家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11 12:59
                                大胆


                                回复
                                17楼2019-08-12 14:25
                                  掉就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12 14:34
                                    啥?塔罗会有**?这不是刚升到序列4的穷神主导的跳蚤市场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12 14:38
                                      塔罗会的b格是愚者大人和世界先生以一己之力拔高的,其他人有个鬼的贡献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12 16:13


                                        回复
                                        21楼2019-08-12 16:28
                                          楼上说休矮的别跑!休休的铁拳警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12 16:33
                                            平均身高降低不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13 02:3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8-13 08:26
                                                刚开局不是更没**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13 09:12
                                                  一开始我还以为进来的是休 没想到是佛而思 我更喜欢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13 09:16
                                                    明明是拉低了平均身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13 09: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13 09:45
                                                        小镇里有个剑客,靠打铁为生。
                                                        据说他在年轻时候,曾是江湖上有名的剑客,
                                                        可人到中年,正是身强体壮的时候,却忽然退隐江湖了。
                                                        住在这个小镇里,平时连剑都不碰,终日只是闷头打铁。
                                                        谁都不知道他这么做的原因。
                                                        镇子上的人都猜测,这个剑客是惹了不得了的仇家,他对付不了,迫不得已才躲起来的。
                                                        这件事一直被大家讨论,直到一个月圆之夜,有个妇人带着孩子过来。
                                                        那时候孩子已经病入膏肓,脸色苍白,说两句话就淌汗。
                                                        她们是来求救的。
                                                        那晚在铁匠铺的屋子里,剑客拿出了一个旧包袱。
                                                        妇人坐在灯前说:“你出去闯荡江湖的第五年,我爹就把我嫁给了张家,离咱们那很远,后来也没回去过。”
                                                        剑客闷头拆开包袱,里面裹着的是他的剑。
                                                        妇人说:“等了你五年,乡里都说你死在外面了。”
                                                        妇人又说:“嫁到张家,他们对我还行。去年那边闹病,我丈夫死了,张家也死的七七八八,没办法了,我带着孩子出来找个活路,大人管不了,想让孩子活下去。”
                                                        妇人说:“走到这边,找到个大夫说能治,但缺一味药引子,是朵花,在北山上。又听说有个剑客,隐居在这,帮人打铁,我就知道是你。”
                                                        剑客把剑抽出来一点,说:“你还记得?”
                                                        妇人说:“记得,走之前你说,闯三年,闯出名堂就回来,我们再开个铁匠铺子。”
                                                        剑客低了低头:“北山上的是株奇花,被凶兽守着,谁都知道它在那,但也谁都拿不走。”
                                                        妇人说:“大夫也这么说,我,我也只能找你帮忙,想办法救孩子一命。”
                                                        妇人说:“当年是我对不起你,但孩子……”
                                                        “当年的事不怪你,是我时间耽搁久了。”
                                                        剑客把剑推回鞘里,系在背上说:“回去时候听说你早就嫁人了,就没再找你。”
                                                        剑客又说:“后来我就归隐了,你不在身边,这江湖都不知道闯给谁看,挺没意思的。”
                                                        剑客伸出一只手,想摸摸妇人的脸。
                                                        妇人退了两步。
                                                        妇人就说:“过去这么多年了。”
                                                        剑客自嘲的笑了笑,说:“这么多年了,你孩子都这么大了。”
                                                        剑客又说:“孩子不太像你。”
                                                        妇人说:“更像他爹一点。”
                                                        剑客点点头,推门出去,最后说道:“北山不远,我这一去,成了的话半个月,如果你等到一个月我都没回来,就别等了。”
                                                        妇人犹犹豫豫的说:“这次我想等你。”
                                                        但她还是没有等到。
                                                        一个月之后,剑客并没能回来。
                                                        回来的只是一个盒子,里面装着那朵孤零零的花。
                                                        送盒子来的人说,剑客从北山下来的时候已经重伤,
                                                        硬拖着找人把花送过来,没多久就咽气了。
                                                        妇人为了纪念剑客,要求后辈习武,并要在每个秋天,去祭奠一下他。
                                                        但随着时间流逝,祭奠的过程被简化,家族也不再强制要求习武,但还都从事差不多的工作。
                                                        “而你们的体育老师,就是这个家族的人。”老师站在讲台上说:“所以大家都明白了吧,他确实有事回家去了,这节体育课改语文课。”【图片】【图片】【图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13 09:59
                                                          塔罗会还是那个塔罗会。。。其实我是不明白为什么有人对休的成见那么大,她都没做啥毁三观的事。。。


                                                          收起回复
                                                          30楼2019-08-13 10:17
                                                            主要是除了休其他人都有背景,有自己的资源人脉,休就属于基本一穷二白,军方的线人我觉得真的太普通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13 1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