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纹莲花楼吧 关注:8,969贴子:183,237
  • 7回复贴,共1

【吉祥纹莲花楼同人】一别一重逢 (琵公子|李相夷)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次读龙王棺的时候,就觉得琵公子应该有自己的故事。
当时兴冲冲想给琵公子写个同人,然后开了个头,就消失在了电脑的某个角落。
如今五年过去,重读的时候,依旧很想给琵公子写个故事。
大概就成了这副样子(* ̄▽ ̄)y
李相夷在我心里和李莲花差距有点大,总感觉有些小崩,尬住。
很多年没提笔写过什么了,大家多多包涵吧。。。


回复
1楼2019-04-12 12:42
    抓住了那束光,便再也不会迷茫。 ——题记


    回复
    2楼2019-04-12 12:43
      (上)
      听到有人接了他暗杀的时候,李相夷正在喝茶,没忍住喷了出来。他放下茶杯,笑着摇摇头,擦去嘴边的水,一时好奇心起,问道,“是谁接的?”
      “啊,听说是杀手榜第一的那个人。”
      杀手榜第一?李相夷想了想,脑海里首先浮现的是某日他路过长亭无意间瞥到的一个背影,似乎是抱着个乐器,寥寥几声弦响,倒是显得很是凄清。李相夷之所以想起他,完全是因为他的挂坠,形似琵琶。
      据传,杀手榜第一的那个人,也有一个琵琶腰坠。
      “他啊……”李相夷重新倒了杯茶,“我知道了。”
      “你不担心吗?”
      李相夷眨眨眼,反问道,“你觉得我会有事吗?”问完,自己先笑了。
      人人皆知李相夷惊才绝艳,相貌武学才智皆是一等一的存在,如此神仙一样的人物,又怎么会被区区暗杀所恐吓呢?
      次日,李相夷甩开众人,先去提了两坛好酒,接着孤身去往城外走去。李相夷心想,独身一人的机会可不多,他可不要浪费这两坛好酒呀。谁知从正午晃荡到天边残红,愣是连个人影都没见到,尽管李相夷心里清楚,他就在附近。
      李相夷着实无奈,看着手里的两坛酒,灵机一动,拍开其中一坛,泥封破的时候,酒香四溢。
      “喂,喝酒吗?”李相夷倚着树,举目望向远方,“天黑了,你远道而来,暂且歇歇可好?”
      ……
      只闻一阵枝叶骚动,有人落在李相夷面前。
      倒真的是他,长得眉清目秀,大约弱冠之年,一双眼睛和此时天光有几分相似,暮色渐浓,却仍有清辉满照。他一袭黑衣,望向李相夷的面色有些古怪。
      此人真的不可战胜吗?
      “嘿,琵公子。”李相夷晃了晃手里的酒,也不管他到底叫什么,既然初见时抱着琵琶,那就叫他琵公子好了。黑衣人本不想回答,但莫名其妙,他叹了口气,接下酒坛。
      “我输了。”黑衣人仰头喝了一大口,“尽管你一直在瞎晃,但是我没有出手的机会。”
      李相夷眨眨眼,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反倒是拍开另一坛酒:“琵公子,交个朋友怎么样?”
      “李相夷,你为何……”黑衣人低声道,“为何不杀我?”
      “因为我觉得琵公子不似恶人。”李相夷笑着,明明比黑衣人还年少的样子,笑起来却反倒感觉是那个年长的人,“今夜约你一同饮酒,如何?”
      “如果不是我接了你的单子呢?”黑衣人有些较真,“随便换了谁,你还会这样吗?”
      “如果是别人的话,可能已经被我打跑了吧。”李相夷没看黑衣人,抬头看着星幕初上,看月色如水,“你和他们不太一样。”
      从哪里开始觉得不一样呢?李相夷觉得应该就是那天偶遇吧,那个凄清寂寞的背影与他见过的杀手不太一样,别人或是为钱卖命,他不同,就像固执的寻找命运归宿的秋虫,心虽死却未僵。
      “呵,李相夷啊李相夷,在下佩服。”黑衣人将酒一饮而尽,掷坛而去,“我交你这个朋友。”
      “好功夫。”李相夷笑着看他离去,随后亦学他掷坛,转身离开。


      回复
      3楼2019-04-12 12:43
        (中)
        四顾门门主,李相夷。
        黑衣人偶然在市井间听到熟悉的名字,愣了一下。这一年间,他们未曾再见,而他也不再接刺杀,就像个普通的江湖浪子,逐风而来,御风而去。一年的时间不算长,也供他游历了许多地方,他突然想回去看看他的朋友。
        四顾门很大,高手如云,黑衣人趁着夜色,自屋顶而入,却是无一人发现他的踪迹,直到一束剑光眼前乍现,那剑角度诡异,黑衣人不得已向后一跃避开剑锋,惊鸿一瞥间,薄薄的剑身似乎能被月色穿透,原来竟是一柄软剑。
        对黑衣人来说,这也是平生第一次,仅一个照面就被逼退。
        “咦?”持剑的人手很稳,在看清黑衣人的时候,已经将剑收回。“琵公子,你怎么来了?为何不从正门进来?”
        原来这才是李相夷。黑衣人不知为何,心里突然一暖。
        “我只是想来看看朋友。”他老实交代。
        李相夷淡淡一笑,“如今见到了,你还要走吗?”
        “我只是来看看。”黑衣人索性也笑了,“还是要恭喜你成为四顾门门主。”
        “真不考虑留下来吗?”
        “不考虑。”
        李相夷叹了口气:“明知我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呀……你就只是回来看看,还是空手而来,一点都不够意思。”
        “……是我考虑不周。”黑衣人也跟着叹了口气,“下次吧。”
        “好。慢走不送。”李相夷一笑,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黑夜里,然后施施然跳下屋檐。这一年间,他也暗自搜集了不少关于琵公子的消息,却无一有关于他名姓。若是无名之人,琵公子也适合他,李相夷心里如是说。
        “门主,刚才是有人闯入了吗?”
        李相夷有点头疼,打发走过分关心门主安危的众人,他独坐桌前,开始对所谓的礼物有点期待。这样的人,想必送的礼物也不会平凡。
        就这样,又过去半年。
        这半年间,发生了很多事,比如四顾门门主抓了好几个大魔头,打到了好几个武林败类,而黑衣人就像是一滴水落入大海,音信全无。
        在一次行动时,李相夷负责断后,追兵一波接一波,纵然如李相夷,也渐觉烦躁。打退不知道第几波追兵后,估计众人已经走远,李相夷不想恋战,几个腾越间,便消失在后续而来的追兵视线里。
        “李相夷,我带着贺礼来了。”
        李相夷刚刚歇口气,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如是说道,声音里还带着些笑意。
        “啊,琵公子,你是专程看我笑话的不是?”
        “恰巧路过。”琵公子抛来一物,“你打开看看,是否还满意?”
        “什么恰巧路过,你明明已经跟了我一路。”李相夷颇为不满,接下被抛来的物品,似乎是一张地图,“这是什么?藏宝图吗?”
        琵公子笑笑没回答,李相夷缓缓展开图卷,却是险峻山河间的点点星芒。一百八十八牢,深深隐藏在名山大川之间,若无此图,想要寻到一牢,并非易事。
        “这……”李相夷不敢置信眼前所见,“你怎知我最近在愁此事?”
        “可能就是心有灵犀吧。”琵公子微笑。
        李相夷如获至宝,收起地形图,继而上下打量起一路跟随的琵公子,初见的凄清少了不少,虽然更显落拓,但已经不见旧时迷茫。
        “只不过我有一事相求。”琵公子正色道,“我想去做一名守牢人。”
        “为何?”
        “少时杀伐太重,如今惟愿江湖少些像我这般的人。”
        李相夷皱眉:“可是守牢,怕是一辈子都会搭进去,你确定吗?”
        “确定。”琵公子叹了口气,“门主,我意已决。”
        门主……李相夷本是极想听到这声“门主”,但这个场合,他又不想听到,他希望琵公子能做个江湖大侠,堂堂正正顶天立地那种,而不是怀着一身绝技,老死山林。只是,如琵公子这性格,劝也怕是劝不回来了吧。
        “你要去哪?我到时多派几人随你。”李相夷也跟着叹了口气。
        “不必,我一人足矣。”


        回复
        4楼2019-04-12 12:44
          (下)
          随着四顾门一百八十八牢建成,江湖上大魔头们都有些发愁,这被捉进去比死了还恐怖,暗无天日的地牢,靠自己根本不可能破牢而出,而旁人却根本不知这一百八十八牢究竟在哪里。
          而同时,李相夷也忙了起来,一入江湖深似海,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根本没什么时间思考别的东西。终于有一天,他想起那个抱着琵琶的青年,暗自打听了一圈,才发现他选了一处溶洞,孤身守牢。
          奈何事务繁忙,他也只能抽空写几句消息,便交给心腹之人秘密送往。
          大约就是些自己小心,地牢位置虽然隐秘,但有心人若真想破牢,还是有迹可循之类的叮嘱。
          然后,便是没了音讯。不知信件送到了没有,送信的人也没有回来。
          再然后,便是四顾门与金鸳盟东海决战,李相夷与笛飞声双双坠海身亡。
          ……
          李相夷坠海许久之后,久居竹林深处的人,终是听到路过的客商谈论此事,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恍然间像是回到了几年前初见。
          他本无名,无父无母,只因筋骨上佳,被杀手组织带走,就像是养蛊,一群同龄孩子里,最后也只有他活了下来。他始终记得自己满身鲜血,手里却还拿着一小块馒头的样子,那馒头是另一个小孩子分给他的,只不过那个小孩子死在了别人手下。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善与恶又有什么区别?他不知道,做杀手的那几年,也只是拿命换钱。直到他遇到了李相夷,那也是个孩子,只不过稍微成熟些罢了。
          李相夷给了他一个名字,像是破开迷雾的光,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起来。他看见了喜怒,看见了悲欢离合,开始觉得自己真正活了过来。
          只是,这样的一个人,为何就再也见不到了呢?
          其实自从他选择当个守牢人,就已经相当于诀别了吧?琵公子苦笑。
          送走了客商,琵公子摸出来准备很久的人皮面具,以前的琵公子已经随着李相夷坠海死了,现在的琵公子只是一个守牢之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十多年后,琵公子所守地牢险些被破,又因为一个年轻人,堪堪守住此牢。洞内火光明亮,而他依旧是带着人皮面具,坐着轮椅,连身形都不愿意让人知道。他只觉得那个年轻人声音有点耳熟,真正看到人时,他有些发愣。
          “前辈伤的如何?”年轻人问他。
          这应该只是一个和他面貌相似的人吧。琵公子定神,笑道:“后生可畏。”
          与新四顾门军师解释完零七八碎的事情,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一字一字地说道:“一百八十八牢绝不可破,否则必将天下大乱。”
          “但在我心中,地形图是永远不会泄露的。”琵公子看着年轻人,嘴上说着,脑子里却想着另一个人,那人应该更加意气风发些,应该武功更好一些。
          “在我心中,那地形图也是永远不会泄露的。”不曾想年轻人看着他,也微笑回应。
          突然人和影就重合到了一起,这世间哪有那么多巧合,琵公子眼里一热。
          门主,欢迎回来。


          回复
          5楼2019-04-12 12:44
            琵公子啊真的认认真真守了一辈子的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4-12 16:41
              楼楼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5-08 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