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侠五义吧 关注:83,614贴子:88,593
  • 3回复贴,共1

【驳】开封府侠客争锋时,展昭是故意放水让着白玉堂?这是误读。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有人认为白玉堂夜入开封府会御猫时,展昭知道是当初安平镇故人、开始只守而不攻、是故意让着白玉堂?其实这是误读,是某些猫迷们的无耻意淫,或是受某些无耻猫迷影响的某些猫鼠双粉筒子们的美好愿望。






原文:


只见展爷早已出席,将窗扇虚掩,回身复又将灯吹灭。便把外衣脱下,里面却是早已结束停当的。暗暗的将宝剑拿在手中,却把窗扇假做一开,只听拍的一声,又是一物打在窗扇上。展爷这才把窗扇一开,随着劲一伏身窜将出去,只觉得迎面一股寒风,嗖的就是一刀。展爷将剑扁着往上一迎,随招随架。用目在星光之下仔细观瞧,见来人穿著簇青的夜行衣靠,脚步伶俐,依稀是前在苗家集见的那人。二人也不言语,惟闻刀剑之声,叮当乱响。展爷不过招架,并不还手。见他刀刀紧逼,门路精奇。南侠暗暗喝采。又想道:“这朋友好不知进退。我让着你,不肯伤你,又何必赶尽杀绝。难道我还怕你不成。”暗道:“也叫他知道知道。”便把宝剑一横。等刀临近,用个鹤唳长空之势,用力往上一削,只听噌的一声,那人的刀已分为两段,不敢进步。只见他将身一纵已上了墙头,展爷一跃身也跟上去;那人却上了耳房,展爷又跃身而上;及至到了耳房,那人却上了大堂的房上;展爷赶至大堂房上,那人一伏身越过脊去。展爷不敢紧追,恐有暗器,却退了几步。从这边房脊,刚要越过。瞥见眼前一道红光,忙说“不好”!把头一低,刚躲过门面,却把头巾打落。那物落在房上,咕噜噜滚将下去──又知是个石子。


-------------------------------------------------------


从原文我们知道:

展昭其实一开始不知道来者是谁,是从打斗之中看对方身形伶俐才辨别出是当初潘家楼故人。所以,说展昭从一开始出招就只守而不攻、是故意让着对方(白玉堂)观点不成立。


还有人从这句【展爷将剑扁着往上一迎,随招随架 】得出结论:是展昭怕削断对方兵刃才用了扁着出剑这种不得手的姿势,是故意放水?

大家忘了耀武楼献艺时作者曾经特意交代过:展昭的剑法 削、砍、劈、剁、勾、挑、拨、刺无一不精。
展昭用剑扁着刺出并顺势拨挑动作是他平生最精巧惯用招数,所以,说展昭扁着出剑不顺手是故意放水观点不成立;
从展昭【把宝剑一横。等刀临近,用个鹤唳长空之势,用力往上一削,只听噌的一声,那人的刀已分为两段】削断对方钢刀也可说明:展昭怕削断对方兵刃才用了扁着出剑故意放水的观点不成立。


那么展昭为什么出招用扁着湛卢宝剑往上迎架对方兵刃呢?


是因为展昭刚出去就遇到【只觉得迎面一股寒风,嗖的就是一刀】 对方兵刃直劈下来,刀带风生,力道十足,如果展昭用剑锋正面迎上去、万一削段了对方兵刃、断刀余锋很可能会崩到自己面门;

万一对方用的也是宝兵刃(当时情况紧急展昭根本不知道对方用的是什么刀)、冒然用剑锋削不断对方兵刃,还会磕坏自己定亲信物宝剑。

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也是对丁家祖传信物湛卢剑比较在意,展昭用平刺、粘黏、顺势用巧力拨挑、出去对方兵刃,并迎架相还才是当时最正确的选择。这么用招符合展昭非常谨慎的性格,也说明展昭对丁家很在意、很看重。



后来,通过双方你来我往的比武交流较量,展昭知道对方用的就是一普通的钢刀(原来用的刀已经在寄笺留刀为严查散伸冤时留给了包公),也知道了来人是当初苗家集故人,但是,展昭知道后真的是就留情了吗?


很显然并没有。

作者交代的明白当时的形势是对方刀法绝妙【门路精奇,刀刀紧逼】,连展昭都不自觉得暗暗喝采,潜台词:换别人早被削趴下了。那么,面对白玉堂凶猛的攻势,展昭为什么选择的是招架而不是还手呢? 因为当时就算是南侠展昭、也被对方逼的只能招架,没有还手的余地。


又有人说了,这么说是贬低展昭的,可以通过当时展昭的心理活动【又想道:“这朋友好不知进退。我让着你,不肯伤你,又何必赶尽杀绝。难道我还怕你不成。”】来看出南侠展昭是游刃有余、有意留了一手?


其实也正是从这句展昭的心理活动可以看出当时展昭面对的是多么强悍的对手,是对方白玉堂让他感到承受了要被赶尽杀绝的巨大压力。可见当时战斗的激烈场面。其实,白玉堂的主要目的是找南侠展昭比武较量,并不是想真要他的命、手底下自然也会掌握好分寸,南侠展昭的这种想法是由于当时压力过大导致。否则,后来陷空岛上展昭落到白玉堂手里也没见白五爷真杀了他或者弄残他了,对不对!


当时展昭被逼急了,眼看就要抵挡不住,只得用出最后的绝技-----湛卢宝兵刃宝剑!!!


那位要问了为什么说这是展昭最后的绝技呢?


因为,展昭暗道【难道我还怕你不成】【“也叫他知道知道”】【便把宝剑一横】, 他所想的让他知道知道是当即把湛卢宝剑拿出来一横,是让对方知道知道他的宝剑,变相说明了展昭的武功已经抖搂的差不多了、根本就没什么可让对方知道的了,绝招已用完还是没赢得了白玉堂,只能最后用宝剑说话。


前面咱已经说过通过俩人打斗之中,展昭发现对方用的是普通钢刀。


因此,打到最后,为了保住颜面、为了不输,展昭只得用湛卢宝剑说话,让对方忌惮他的兵刃(而不是通过武功让人忌惮他的人)。所以,到了陷空岛上,家丁们抓到展昭的第一反应是先把湛卢宝剑摘走,展昭本人 他们不怕 随便欺负。




高手对决比武也要看天时地利人和,有个微小差异就能决定胜负。很显然当时在开封府南侠展昭占尽优势:在自己的地盘上、环境熟悉,刚刚晚上七八点钟,周围都是自己的人呐喊助威帮忙。按道理来说,展昭应凭本事轻松把闯入开封府的来人拿下才算是赢,结果是展昭压力山大,不但不能凭武功拿下来人,还被白玉堂压制的厉害只好用宝兵刃说话,最后不但拿不住来人还被来人打掉头巾。这也就难怪某些展昭的偏爱者们造谣 “展昭厉害是故意让着白玉堂” 了。


回复
1楼2019-02-15 16:02
    lunhuierer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待续................................


    回复
    3楼2019-02-15 16:13
      上回,我们分析的是展昭扁着平刺出剑顺势播挑对方兵刃,这里不再重复。











      看到这张展昭剑锋立着扁着跳出去出剑图,又有点其他看法:




      假如,展昭如此图所画是这么个扁着剑锋向上立着的出剑,那么,说明他从一开始就是冲着对方兵刃去的,是从一开始出招就想着用湛卢宝剑削对方的兵刃,故此他才会扁着剑峰向上的往外撩拨对方力劈下来的钢刀。对方白玉堂发现后抽刀换势另出招、展昭的宝剑顺势跟进出招从守方变成为攻击方。
      那么,展昭这时候的扁着出剑就是对自己的武功和手中的湛卢宝剑有绝对自信,他自信在自己占绝对优势的环境下能拿下对方,这也就应对了此回的标题“侠客争锋”是俩人争雄。结果却是事与愿违,来人(白玉堂)刀法精奇、武功太厉害,在展昭占绝对优势并用宝兵刃的情况下,不但没一开始削断对方的兵刃、也没有压制住对方、没阻止住对方的进攻,被对方刀刀紧逼、反被压制。


      打到最后见功夫不能取胜展昭就又想到用兵刃宝剑找便宜,也不再攻守,只等着找机会对方进攻兵刃到跟前再出剑、用宝剑碰对方兵刃的流氓打法。就凭这也没能留得下来人,更是在追赶对方的时候被对方打掉头巾帽子、在同僚和上级面前丢了人。


      从展昭扁着立起剑锋出宝剑、到南侠被来人逼的最后只能凭借湛卢宝剑来找面子,更加说明白玉堂武功要比展昭更胜一筹。


      回复
      4楼2019-02-17 12:54
        打到最后见功夫不能取胜展昭就又想到用兵刃宝剑找便宜,也不再攻守,只等着找机会对方进攻兵刃到跟前再出剑、用宝剑碰对方兵刃的流氓打法。就凭这也没能留得下来人,更是在追赶对方的时候被对方打掉头巾帽子、在同僚和上级面前丢了人。


        ---------------------------------


        看到这里,那位又说要了:展昭打胜了,没丢人;白玉堂被削断了兵刃跑了,才丢人呢?你这么说是黑展昭的!!


        请注意看下文:


        展昭参见了包公说的话【“未能拿获,实卑职之过”】
        展昭是有官职的,是四品带刀御前护卫借调开封府,他的工作职责是保护包公保护开封府,在展昭的严密守护下,还被人自由出入开封府,更是在包青天的卧室里留下把刀子(能在包公卧室留把刀子也就能随时摘了包公的脑袋),还能在展昭的眼皮底下打了赵虎、遇到展昭后比武较量毫发无损还打掉了展昭的头巾帽子、打的展昭在同僚的面前披头散发。这不是丢人是神马?
        能自由出入公安部的人一定是天底下最牛逼的人物;抓不到自由出入公安部的人的警察是失职的警察。也就难怪展昭赶紧向包大人请罪了。还好,包大人看着以往的交情没有责怪他,只是嘱咐他以后要多用心。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6楼2019-02-17 13:12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