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玉吧 关注:49,631贴子:1,717,111

《你算人心,我只算你》(润玉X邝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1楼2018-08-19 21:02
    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19 21:14
      小说和电视剧杂糅吧,小说很多年前看的了,电视剧还没完结,看着写如果有出入,不如就当另一个故事。续文从小说结局葡萄与二凤相守魔界、润玉成为天帝的一千年后算起。伏笔较多,楼主马上开学啦,可能写得不能面面俱到,但尽量写清楚,
      本文以邝露视角展开,仙魔大战后的一千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所以邝露人设有些许变化,楼主私心给大龙安排一个厉害的妹子,O(∩_∩)O哈哈~
      你算人心,我只算你。如若情爱是场博弈,我愿为棋,算你入局,从此,落子无悔,只看鹿死谁手。
      润玉,你敢不敢赌?


      回复(6)
      4楼2018-08-19 21:14
        “邝露仙子。”月下仙人远远从飞琼桥追来,到邝露跟前气喘吁吁的说不出话。
        “月下仙人莫急,”邝露等他歇口气,才问到,“仙人找邝露,不知所谓何事?”
        月下仙人最近很是烦扰,多是被邝露她爹太巳仙人缠的,这太巳仙人忧心邝露一千年了还是一门心思扑在天帝身上,相思无果、不过自苦,天天吵着月下仙人为邝露牵条可靠的红绳。这看了葡萄与凤娃的“情爱虐心”,月下仙人也不敢再随意见个好看的娃娃就发红绳了,所以特地来问问邝露喜欢什么样的。
        “爹爹多有叨扰仙人,邝露替爹爹致歉了,”邝露作揖含笑道,“说来也是邝露不孝,这白日巡视天宫夜里也要挂星,许久未曾向爹爹请安,倒惹得他老人家担心,还扰了您清净。”
        月下仙人跺跺脚,看着邝露一身银甲,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味,说到:“邝露啊邝露,好好的仙子不当,非要领着天兵当男儿,白日里劳身,还要司夜神,夜里去劳神。瞧瞧,你这都瘦成什么样了,点都不可爱了。”
        “千年前仙魔大战损伤了不少将领,如今天界人才紧缺,邝露少时玩劣扮作男儿,拜于司战仙君涉川座下,学艺百年,如今也算不枉费当年所学。至于挂星,不过是兴致所在,说不得‘劳累’二字。”
        “邝露啊,老夫且问你,心中是否还是那人?”
        “人非那人,邝露心中那人,是昨日之人,而非今人。”
        趁着月下仙人没缓过神来,邝露行过一礼偷偷离开,等月下仙人明白过来早不见邝露踪影。“痴人,都是痴人!”月下仙人见过邝露后更愁了,“众仙都催着大龙娶天后,这天界仙子老夫也就看着邝露般配,这下,到底说不说这门亲事呢?”


        凌霄宝殿。
        “听闻东海最近出了一条蛟,灵智初开,不识善恶,伤了东海水族不少族人,甚至闹得凡间不得安宁。诸位仙家可有谁愿前去收服恶蛟?”新天帝与前位天帝很是不同,表面看着温煦谦和实则杀伐果决,一笔清算不服气的老臣,千年前一场仙魔大战立威六界,从此再无挑衅之人。
        “臣,愿前往。”邝露请命。
        年轻的天帝凝视片刻,赐下一柄宝剑,通体清透,泛着幽幽蓝光。
        “赐卿此剑,望卿早日得胜归来。”
        “谢,陛下。”
        她认得这剑,曾是他的佩剑,只是他久居高位,已少有能让这剑出鞘之时。


        收起回复
        5楼2018-08-19 21:23
          所有润玉邝露的文我都爱看,必须收藏。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喜欢他俩,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8-08-19 21:25
            收藏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19 21:30
              “蛟之状如蛇,其首如虎,长者至数丈,声如牛鸣。喜食生人,以口中之腥涎绕之,使人坠水,即于腋下吮其血,直至血尽方止。”


              “咳咳。”
              “仙子莫动,这蛟涎虽无剧毒,伤口却深入肌理,寻常仙药也不能使之愈合如新,只能让仙子慢慢养着。”
              邝露苍白着脸,浑身无力,只能勉强开口,“多谢药王,呦昙替我送送药王。”
              呦昙原身是株夜昙,机缘巧合得了仙缘,跟在邝露身边已有百来年。
              “也不知那恶蛟是多么凶恶,竟将仙子伤成这样。”呦昙恨不得把那恶蛟剥皮抽筋,骂上许久才算解气。
              “许是吧,是有些凶恶。”邝露也不细说,只听着她数落。
              突然呦昙想起来天帝赏下了许多物件,不乏六界中的奇珍异宝,一件一件拿来给邝露瞧。“这是西天佛祖座下千年得一瓣的九瓣金莲,听说食之可令灵力大增;这是水族贡上的东珠,这么一小颗就能让整座大殿夜如白昼呢!还有……”
              “呦昙,陛下赐的那柄宝剑呢?”
              “剑?哦,陛下派小仙官取回去了,听说,水族求陛下赐剑,拿去震慑其他蛟类了。要我说,要那剑做劳什子,威武霸气的明明就是仙子你嘛!还不如雕尊仙像贡您呢!”
              “呦昙!”呦昙说话无礼,邝露神色一冷。
              “仙子……是呦昙得意忘形,呦昙知错。”
              “咳。呦昙,我在天界司位任职,领天兵、诛恶蛟都是分内之事,以后这些话,不能再说了。”
              “呦昙知错,甘愿受罚。”
              邝露有些失神,也不知是不是花界的小姑娘是不是都是这般天真活泼,就像六界第一绝色的魔尊夫人一个样。
              “罚你替我去给殿外所有夜昙都浇一遍水。”
              呦昙立刻站起来,撒娇道:“呦昙就知道仙子不忍责罚,呦昙这就去!”
              邝露轻笑,区区一条蛟类,非蛇非龙,如不是自己大意落了佩剑,分神慌忙之中去寻,又如何会被偷袭,本欲念在凡间兽类灵智初开不易饶它一命,这下倒叫她一剑斩了去。蛟麟坚韧非常,那人的佩剑真是把好剑哪。


              收起回复
              10楼2018-08-19 21:34
                这夜,邝露照往常一样挂星,一应事毕,转身却看见天帝站在不远处。
                青衫拓落,一身风骨。
                “邝露不知天帝在此,有失远迎,还请陛下降罪。”
                天帝伸手一扶,温和笑道:“夜神多礼了,夜神伤势未愈却依旧夜夜挂星,倒是本帝君的不是,显得不够体贴了。”
                邝露垂眉低眼,站在稍远处,等他说完便想要退下。
                “邝露,你曾说过的话还算数吗?”
                欲走的身影顿住,转过身,数百年来,这是她第一次正正经经与他对视。
                “我需要一位天后,邝露,我意属你。”
                他说,他需要一位天后。众仙催得紧,后位空悬千年,不能再空千年。他需要一位出身不凡、能摄天界的天后。太巳仙人之女,涉川仙君之徒,统领数万天兵,斩杀东海恶蛟。放眼天界,不二人选。
                “邝露曾言,凡殿下所命,无不从尔。此诺,依旧。”


                翌日凌霄大殿上,天帝宣旨聘娶邝露仙子为后,一时间邝露原本冷清的朝露宫来往仙人众多,跑的最勤快的当属月下仙人与缘机仙人了。二人向天帝讨了筹备婚礼的事宜,成天穿梭于天界诸宫,一会儿带着织锦仙子来裁新衣,一会儿领着各家小童来讨喜糖。
                这天月下仙人忧愁着说:“原来的喜服都是七七四十九只鹊鸟织就龙凤图样,可老夫仍觉得不够吉祥。邝露,不如你想想,换个什么花样才更好?”邝露手持兵书,冷不丁的被点名,面露茫然,看样子都是没认真听的。“我说邝露,这可是你头一次大婚,咳咳,当然,我也希望是最后一次。你也该上上心。”
                “上心,自然要上心,不如就什么花样都不要,有月下仙人做司仪难道还不够吉祥如意吗?”邝露说笑道,“我且就当这天地独一份别出心裁的新娘子,如何?”月下仙人沉思片刻觉得有理,只说要与缘机讨论如何将喜服设计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眨眼跑不见人影。一旁的呦昙好不崇拜自家仙子,竖着大拇指夸:“仙子真是厉害,几句话就给月下仙人找了份差事,这下朝露宫可算能清净几天了。”邝露揉揉眉心,心想这法子她也是想了挺久的。


                天帝娶后,日月同辉,山河共欢。
                婚嫁这日是缘机仙子千挑万选看中的万里挑一的好日子。朝露宫内,邝露身穿喜服,头戴凤冠。
                “仙子,你不高兴吗?”呦昙不知道为什么嫁与天帝这么一桩大好喜事,自家仙子却不见什么喜色。倒是太巳仙人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有点丑。
                “高兴。”
                一千多年,她很久很久不穿这么鲜艳的颜色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别人说的一样,穿上红衣,她跟当年那位天后有些神似。月下仙人与缘机仙子为了让这场婚事抹去前尘旧痕,当年白服银冠全换做今日红服金冠,只怕反倒要弄巧成拙了。
                那时的自己为了待在他身边,莫说正妃侧室哪怕是一小小仙侍也是满心欢喜的,如今,尊贵荣耀如天后却是心空空也。真是,天意弄人。


                收起回复
                12楼2018-08-19 21:43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8-08-19 21:57
                    天帝娶后,日月同辉,山河共欢。
                    婚嫁这日是缘机仙子千挑万选看中的万里挑一的好日子。朝露宫内,邝露身穿喜服,头戴凤冠。
                    “仙子,你不高兴吗?”呦昙不知道为什么嫁与天帝这么一桩大好喜事,自家仙子却不见喜色。
                    “高兴。”
                    一千多年,她很久很久不穿这么鲜艳的颜色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别人说的一样,穿上红衣,她跟当年那位天后有些神似。月下仙人与缘机仙子为了让这场婚事抹去前尘旧痕,当年白服银冠全换做今日红服金冠,只怕反倒要弄巧成拙了。
                    那时的自己为了待在他身边,莫说正妃侧室哪怕是一小小仙侍也是满心欢喜的,如今,尊贵荣耀如天后却是心空空也。真是,天意弄人。


                    天帝娶后是六界头一等大喜事,婚宴自是热闹,六界身份不凡者皆来祝贺,连魔尊夫妇也一同前来。月下仙人做司仪,惯会闹腾,既要天帝抱着天后入殿,又要天帝与天后当众饮交杯酒,饶是邝露千年来的冷清模样也难得羞红了脸。
                    “你且忍忍,叔父太爱闹了些。”天帝轻蹙眉头,贴耳说道。
                    好似冷水浇头,心火刹那泯灭。“忍”,原是如此,倒是我又自作多情了。邝露笑而不语,天帝只当她将月下仙人的玩闹不放心上,不曾注意邝露双手轻颤洒出的酒水。
                    平日里天帝不易亲近,一场婚宴,正好让他拉近与众仙家的距离,消解私下隔阂。
                    他呀,连自己的婚宴也要算计。
                    邝露瞧他一眼,轮廓似刀削,再无言语。


                    “从前我便瞧着咱们天后面善可亲,今日,越发觉得你我二人相像了!”昔日花神,嫁与魔尊后不减天真烂漫,旭凤殿下将她保护的很好。旁人听了都白了脸,魔尊旭凤神色更是不好看,场面一度尴尬,月下仙人接连使眼色示意锦觅,邝露本欲开口缓和气氛,却不想天帝先说话:“世上多有巧合。吾后亦是美人,想来好看之人多有相似,不足为奇。”
                    “小鱼仙倌说的是呢。我见你可亲,魔界幽深,我没什么朋友,凤凰又不许我乱跑,天后娘娘日后可否多来魔界串门,我们交个朋友。”锦觅虽不明就里,但也顺着天帝的话接下去。月下仙人可算松口气。邝露点头,笑着应下改日拜访。


                    “涉川仙君到。”殿外仙侍传道。
                    “听闻吾徒嫁与新任天帝为后,本君特地前来恭贺。”
                    涉川仙君有两特点闻名天界,一是骁勇善战,百战百胜、从无败绩;二是为人孤傲冰冷,不居天宫、开山为府,非六界大战不出山门,几任新帝继位都不曾露面。今日,却是万年难得一见的踏入凌霄大殿。
                    “师上!”邝露面露喜色,婚宴进行大半日才终是嫣然一笑,对天帝欠身说道,“陛下,臣妾与师上几千年未见,可否耽误片刻一叙。”
                    “自是应该。”
                    邝露只是投了请柬,没想过师上会亲自前来,喜不自胜、险些落泪。
                    “邝露,论胆识、才华,你不逊于任何男儿,”涉川仙君负手踏步于邝露身前,面色不愉说,“天后于你,并非荣耀,倒是桎梏,你可想清楚了?”
                    邝露红眼,都说师上为人冷酷,她却知道师上是除了爹爹外唯一一心待自己好的人。“师上,邝露,得偿所愿,再无更好了。”
                    “天帝,本君虽徒司战神一职,但,倘若吾徒邝露受丁点委屈,便是捅破天也定要与帝君论上一论!”
                    邝露一惊,知天帝就在身后,连忙抹去泪痕。
                    “本帝君向战神承诺,如若邝露受丁点委屈,本帝君卸甲候着仙君。”
                    “好!好!”涉川仙君得此一诺,竟直接转身离去,“邝露,我涉川仙府上下随时待你归家!”
                    “陛下,臣妾师上素来厌烦繁文礼节,还请陛下宽恕师上失礼。”
                    “邝露,今日你我大婚,众仙家还在大殿等着。”“是,臣妾失礼了。”
                    天帝拉着邝露的手往大殿走,说:“邝露,你师上说的是,你本不逊于任何男儿,勿需卑称,也勿需多礼,与过去一样,可好?”
                    邝露一怔,欠身回答:“邝露,遵旨。”


                    夜里。
                    今夜无需她挂星,红烛尚燃,年轻的天帝还在批折,自己百无聊赖只能一边瞧着他一边想着心事。神仙是不会老太快的,他还是老样子,眉目如星、姿容入画,前些天还巧遇月下仙人那里新进的仙子说起天帝如何的丰神俊朗。
                    从前有了心事他也是一只手撑着脑袋,蹙着眉头,一只手点点桌面,她曾多想帮他抚平眉心、也想问问他为何事烦忧。这些年倒不注意,他眉心已有浅浅一痕。
                    众仙家私下多有埋怨新天帝治下严苛,可不曾想,前一位天帝风流多债、处事不明,久而久之积重难返,如若不是雷霆手段,又怎保天界安稳,动一发而牵全身,六界又当如何。算了,她想这么多做什么,这位新天帝,向来是测算无遗,哦,那事除外。
                    “天宫如此之大,我睡了这儿的床,总有别的地方给他”,邝露如此一想便安稳睡去。


                    收起回复
                    14楼2018-08-19 22:06
                      很好看,求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8-08-19 22:12
                        好看、加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8-08-19 22:14
                          今天就这么多哈,明天再更。
                          润玉本来就是算计人心的厉害主,我觉得这人设挺好不想改,前期邝露受委屈很多,简单来说就是拿自己在赌,
                          赌局输赢于她并不重要,她想要的是拿自己告诉润玉:
                          世人不爱你,我以此身厚爱;天命刻薄你,我便逆了这天;生无所愿,但求君欢。


                          收起回复
                          17楼2018-08-19 22:15
                            啊啊啊,感觉邝露一直在被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19 22:18
                              很棒啊加油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19 22:31
                                看到此文,突然觉得润玉跟邝露也挺好的,只要有人爱润玉就好。世间又有几人能和初恋终成眷属的呢,懂爱后方能爱得更深。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8-08-19 22:31
                                  太赞了,一直找不到他俩的文,终于有大大开始了,好开心😃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8-08-19 22:51
                                    这是我目前感觉最符合人设的文了,润玉是不会轻易对邝露改变态度的,但邝露与他而言,是最可以信赖的人,也是一种习惯。而邝露,喜欢着大殿,却从来不求他的回应,就算要成婚,也不会觉得大殿喜欢自己,事实上我们痴情又无情的润玉,可能确实不是因为喜欢才成婚的。虽然分析有点现实,有点虐,但很符合人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19 23:21
                                      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8-19 23:25
                                        嗷嗷嗷!!!太开心了,能看到邝露的文,写的太好了(ಥ_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8-19 23:30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8-19 23:53
                                            啊啊啊收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8-08-20 00:04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8-08-20 00:08
                                                很喜欢楼主的文,玉露党一本满足。不过想提个小小的建议,锦觅毕竟经过了那么多事情陨丹也冲破了,所以心性也自然会变,她可能会保持纯真善良的初心,但不太可能再像之前那么天真无邪且说话无所顾忌了,应该也是多了一份成熟与稳重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8-20 00:24
                                                  就是这个味儿!楼主写的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8-08-20 00:25
                                                    加油!!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8-08-20 06:52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8-08-20 07:04
                                                        好看,坐等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8-08-20 0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