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大师吧 关注:25,599贴子:1,345,514

【Monster Master 】《机械之心》黄泉×原创女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仅以此文纪念我特别喜欢黄泉同学的肥嫩同位!
附上她自己画的黄泉和原创女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8-08-13 20:37
    楔子
    火,好大的火。
    一个小女孩瞪着无辜的双眼,感受着四面的灼热。
    “来,跳,快跳过来!”一对年轻的男女站在房子的门口。
    “我,我”女孩怯懦的呢喃。
    门口的一根横梁砸了下来,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一片大火中,焦糊味,烟雾四散,眼前一黑,万籁俱寂。
    ……
    水面波光粼粼,日头正毒。一阵风吹过,带动了轻浪,水面恢复平静,一道身影浮现。明眸皓齿,幽蓝色的短裙,几根发丝垂落在胸口。
    “海弋,今天你15岁了,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一个粉衣长裙的女孩从身后拍了拍正在发愣的她。
    “宁姐姐,我,我还没想好呢。”海弋转身笑笑。
    “没事,慢慢想,我先回去了。”
    海弋微笑着送走了宁姐姐,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悲凉。这个村子里真的很好,却不是我的归宿。
    夜色渐临,海弋带着自己一个小小的包裹,悄悄的上路了。轮船上黑漆漆的,海弋却不以为意的蹲在一角,她从不怕黑暗,黑暗本就是最让人安心的颜色,不必看着一切,不必为看得见的东西担忧。
    “快,四处搜索一下有没有可疑人员,近日偷渡的人越来越猖狂了,国王下令一定要严查严打。”
    火把明晃晃的在海弋面前晃来晃去,海弋出神的看着那些火苗,不禁冷笑。她花了多少时间忘记过去,花了多少时间学会不去害怕火花,她摇了摇头,按了一下手中的按钮一道木门放下来阻隔了海弋和那些卫兵。
    ……
    “你们听说了吗,世上最神奇的机关大师又出现了!”
    “你是说30年前叱咤风云的机械之心。”
    “对对,绝对没错,前些日子未知区域的森域组织正式招揽了她。”
    “森域?这不是琉方大陆上最神秘的组织吗?听说好像是专门研究与自然机械的地方。”
    “对对对,他们设计的机关无人能破,据说以前还困住过十影王之一的阿尔伯特”
    “机械之心?”一名穿着黑斗篷的男子悄悄看着这一切。
    “这算什么,就在前些日子,机械之心在时之轮附近得到了以知天命著称的夏莲的认可。”
    “哼,还有点意思,这样的人才配得上称为我的猎物。”黑衣人消失,将一个机关大师的照片丢在了地上,斗篷掀起的那一瞬,那人露出了一双红如玛瑙的双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8-08-13 20:38
      part 1
      “来者何人!” 此时,森域入口处,一少女骑着一头白鹿,扎着黑色双马尾,蓝盈盈的眼微微眯着,像一只狡诈的狐狸。
      30年前我不懂你的选择,现在,我到了和你一般的年纪,可我不懂,还是不懂。
      我虽然相信生死有命,可我更相信……
      你知道吗,我会成为世界最顶级的机关大师,佛挡杀佛,魔挡杀魔。
      我不会放弃的,妈妈。
      I am back.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相忘……
      “机械之心,你们的新成员。”海弋笑了。看守的人放了行,海弋骑着白鹿走了进去。
      “你就是机械之心?”一个穿着斗篷的老头站在海弋的前方。
      “阿鹿”海弋轻呼,白鹿停下了脚步。
      “三十年了,你还是回来了。”老头用一种复杂的眼光看着海弋,打了一个响指。
      “泽长老。”一名同样穿着斗篷的男子恭敬地走了过来,站在老人的面前。
      “这是我们新来的长老,号称机械之心。我还有事,你带她去住处。”
      “是,泽长老。”男子目送泽长老离开后才转过身来看向坐在白鹿上的少女。
      “这位长老,请跟我来。”
      “阿鹿,走。”海弋发话,白鹿便跟着这名男子走去。
      “这位长老,到了。这里便是域主的住处,您需要先去见我们域主。”他们在一处红房子前停下了。
      “知道了。”海弋答。随即跳下白鹿,就要往楼里走去。
      “这位长老,小……心”男子想说什么,但海弋已经轻易的躲过了重重机关,手里还拿着几只羽箭。
      “你们域主,很无聊。”海弋回头看了男子一眼,换了个入口径直离去。
      ……
      “域主大人,机械之心长老到了。”
      “让她进来”
      “机械之心,久仰大名。”
      海弋看着自己面前的老人,总感觉有些诡异。
      “真想不到,机械之心的水平已如此之高,进入了驻颜的水准,果然天赋奇才。想当初,我可是苦练了50年才勉强维持着这样一副尊容,没想到,你三十年竟未变过一点。”
      海弋一愣,他果然认得我妈妈。
      “不敢当”海弋拱手,微鞠一躬。
      “世人皆知着机械之心的名号,到不知你真正的名字,既然加入了我森域,那就应该赤诚相待”老人走过,将海弋微倾的身子扶正。海弋看着老人,一种情绪再次涌上心头。
      来,跳过来,海弋,跳啊!
      “我?”海弋迅速回过神,将情绪压在心底。
      “我姓海。叫什么,不重要。”
      “好。来人啊,给我向森域众人宣布,从今天起这就是我们的海长老。”
      “那么海长老,请吧。”
      回到住处,海弋坐在床上,抚摸着白鹿的皮毛。
      “阿鹿,你说我做对了吗?我到底应不应该离开村子,冒用妈妈的名号,还加入一个这么奇怪的组织。”
      “唉,算了,你只是一只机械鹿,又怎么会明白。”
      “主人,阿鹿明白。”白鹿突然开口说话。
      “你,你你什么时候会说话了。”海弋吓了一跳。
      “主人,我本来就会说话啊!我有机械之心啊,这不是主人你自己做的吗?”白鹿摇摇头,瞪着一双大眼睛瞅着海弋。
      “可是,机械之心不是没有情感吗,你怎么会?”
      “主人,这你就不懂了,机械之心还在主人母亲研究的日子里会自主学习记忆主人的一切,当你彻底记忆了主人的方方面面自然也就会按照主人的方法思考……”
      “机械之心,你果然很有趣!”窗外那个红发红眼的男子又出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8-08-13 20:39
        part 2
        “海长老,食尾蛇组织聘请我们为他们布置机关,黄大人点名要你设计。”一位成员敲开了海弋的门。转眼,已经过了三个月。
        “好,我知道了。”海弋点点头“你去组织出一个小组和我一起设计。”
        “哦,还有,这次谁负责布置。”
        “回海长老,是泽长老的团队。”
        “没事了,你先走吧。”海弋摆摆手示意那位成员先离开。
        晚上,海弋坐在书桌前,托着腮帮百无聊赖的摆弄着机关模型。
        “阿鹿,好无聊啊!”
        “主人不是要设计食尾蛇组织的机关吗?”
        “这么简单的东西几天不就搞定了!”
        “可是主人,食尾蛇组织可是有名的恶人组织,这机关……”
        “放心,你可见过对我机关不满意的人?没事,我明天找那位黄大人聊一下,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翌日
        “黄泉大人,森域的海长老刚刚递了拜贴。”
        “嗯?”
        “不不不,是属下说错了,是机械之心,机械之心递了拜贴。”
        “叫她进来吧!”
        “是,黄泉大人。”
        “阿鹿,你在外面等我。”海弋摸摸白鹿的脑袋,就随着一名男子进去了。
        “黄泉大人,我是森域的海长老,是这次负责……”海弋刚刚开口就被黄泉打断。
        “你是机械之心?”
        “是,但我已经加入……”
        “那就够了。”
        “哦。我今天来是有些关于机关的问题想要询问。”海弋拿出一个本子,似乎打算详细询问的样子。
        “我聘请你为我设计机关,而不是我自己给自己设计机关,所以。”黄泉指了指门口。海弋一副早知如此的样子,走出了门。
        “黄泉大人,打扰了!我相信我的机关会让你满意的。”
        黄泉看着海弋离开的方向,脑海中开始浮现她胸有成竹的笑容,嘴角竟也不住的上扬。
        “机械之心,我有那么多的的对手,但只有你配得上成为我的猎物。”
        海弋骑着白鹿回到了房间。
        “主人,主人,黄泉大人怎么说的?”
        “他!哼,拽的和二八五万似的,像这种臭屁又自大的人最适合我的独门机关仙人跳了。”海弋有些奸诈的笑着。不知为何,世人皆道黄泉凶恶可怖,可海弋并不这样认为。当她见到黄泉时,总有种感觉,他不会伤害自己。但却不知为什么,黄泉看自己的眼神总多了几分探寻。
        这几天,海弋一直闷在房里加班加点的勾画设计图,总部那边已经将团队组好只等她的设计图了。海弋暗暗的大量着画好的稿子,想着自己这份设计图一定会在森域中打一个漂亮仗,心里开始有些兴奋。
        “来人,把这份图纸送到组内过审。”
        “是,长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8-08-13 20:40
          part 3
          三日后…
          “海长老,域主叫你过去。”一个黑衣男子敲开了海弋的房门,海弋此时正赖在床上,阿鹿咬着她的衣角想将她从床上拖起来。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海弋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起来,头发乱成一团,像个鸟窝一样顶在头上。
          不一会儿,在阿鹿的督促下海弋已经耳目一新,光鲜靓丽了。她知道一定是自己前些日子设计的图纸出了结果。
          “域主,食尾蛇那边的工程应该可以开工了吧!”海弋将双马尾甩到身后,微微一歪头笑了笑。
          域主却并不像海弋想象的一样点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他坐在一张长桌子的首位,四周还坐着许多黑袍老者。
          “海长老,你来给我们解释一下,你设计的图纸。”域主阴沉着脸面无表情道。
          海弋看着大家并没有发现些什么。“哦,我的设计理念是针对怪物的不同技能设计…”
          “够了!”域主站起来一拍桌子。
          “海长老,我是要你解释一下,为什么你的设计里不含炼金术的部分。”
          “我为什么要设计炼金术的部分。”海弋反驳。
          “像你这种纯机械的东西在现在根本无法困住强大的怪物,机械之心,你的水平看来还停留在一百年前。我看你之前的成功可能是运气好吧!”泽长老亦站起来,冷嘲热讽道。
          “你,你敢不敢再说一遍。”海弋的眼已经微微发红,向泽长老扑过去。
          妈妈的成果也是你能侮辱的。海弋被人拉住,拼命地想挣脱。
          “海长老啊,我明白你对机械技术的了解,但是这一套在现在已经没有用了。你还是向大家学习一下炼金术吧!”另一位黑袍长老劝和道。
          “据我所知,炼金术可是不被世人所允许的。”
          “哼,不被世人允许。这里可是未知区域,没有世人只有绝对的利益。”域主一拍桌子,大吼。
          “如果传说中的的森域就是这样,那么我宁可不待。”海弋一把扯下身上的衣服,向外走去。
          “海长老,你既然都来了,以为这么好离开吗?”域主一挥手,四周冒出了许多蓝袍蒙面人,团团围住海弋。
          “阿鹿!”海弋叫到。
          一只白鹿瞬间来的海弋身边。
          “阿鹿,敢不敢和我拼一把。”海弋摸了摸阿鹿的脑袋。白鹿轻轻点了点头,霎时间一道白光,大家顿时迷失了方向,当再睁开眼睛时,人已经不见了。
          “还不快追!务必将她斩草除根。”域主眯着眼睛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8-08-13 20:40
            part 4
            海弋身下的白鹿拼命奔驰着,矫健的身姿牵动着风,划过海弋的脸颊,吹拂起她的青丝三千。
            其实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大概和父母的故去有关吧,隐隐约约有个声音告诉我,离炼金术远一点,离森域远一点。
            “主人 不好了,他们,他们要追上来了。”阿鹿气喘吁吁的喊着,但脚下步子尚未凌乱一分。海弋回头望了望,黑影亦步亦趋,紧追不舍。“看来是躲不掉了。”海弋抽出袖口的暗器。“不是说我的暗器没用吗?我偏偏要证明一下。”海弋偏头笑了笑,一把短刃从袖口飞出,直接击中那人的胸口。逃不掉了,那边战吧,战到最后一刻,才不辜负自己来一趟。
            “阿鹿,开启战斗模式。”海弋低头吩咐到,阿鹿的蓝色眼眸转成了红色,如血一般平静。海弋拔起长剑,指着来人的方向,舞出几个剑花。霎时内,四处只听见刀光剑影的碰撞声。海弋飞快挥舞着手中的剑,仍是不敌,连连后退。阿鹿配合着海弋发出几道光刃,或许是因为机械之心仍不成熟的缘故吧,这几道光刃稍显笨拙并未对对方造成多大的伤害,却反而引来了对面怪物的合击,堪堪躲过却再无还击之力。
            一道剑影划到了海弋的眼前,她却无力再度躲避,只好闭上眼等待这一击带来的疼痛
            “这就是你的怪物,未免有点差劲。”
            一双温热的大手拉起来她,将她带离险境。但随即却又传来一个轻蔑的声音,海弋睁开双眼,抬头一看却是黄泉那半张骇人的脸。
            “与你有何关系。”海弋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
            “只是惋惜一个人才的白白陨落,那我可就先走了。”黄泉难得的笑笑。
            “等等,你,你这就走了。”海弋拉住黄泉的披风,黄泉皱皱眉头,但终究没说什么。
            “不然的。”
            “哎,我成这样可是你害得,你就不考虑帮帮忙?”
            “我害得?”黄泉把一张脸向她凑近,海弋直视着黄泉的脸,没有任何动作。黄泉见海弋未被他吓到,却又被她的碧蓝色眼眸吸引。
            “你干嘛”海弋被他注视了好久,有些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
            “你的眼睛很像我的一位故人。”黄泉说道
            【此时的阿鹿……】
            “小心”身后划来一道光刃,黄泉拉了一把海弋,海弋却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海弋的脸难得的红了,但黄泉却没什么反应。
            “你离开森域难道不是迟早的事吗?”
            “别废话,到底你今天帮不帮我。”海弋从黄泉怀里挣开,严肃的望着黄泉。
            “我的忙可不是白帮的。”黄泉轻轻一挥手放出了一道黑烟,渐渐凝聚成一道兽影。
            “般若,去解决掉那些碍事的家伙。”
            “来食尾蛇吧,在这里我保证你能做你任何想做的。”黄泉向海弋伸出了一只手。
            “想必这就是你一系列接近我的目的吧。”海弋笑了,两手背在身后。
            黄泉见状也笑了“不愧是我看上的人,还算是有脑子。”
            “你居然承认了!”海弋故作惊讶。
            黄泉没有再说话,海弋见状笑的更灿烂了。一只手伸出,握住黄泉的手。
            “反正做什么都一样无聊,那不如和你一起无聊,好歹有个伴。”
            “主人,都解决了。”般若鬼王提着一只白色的鹿回来了。白鹿看着海弋,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8-08-13 20:41
              说在前面:其实在这里黄泉还有一份和女主的前世情缘等码完了会发上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8-08-13 20:4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8-08-13 21:15
                  顶呀!好看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8-13 21:35
                    楼主,更新求艾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8-08-13 21:35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8-08-14 04: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8-08-17 17:41
                          楼主你好,请问您过文审了吗,如果过了请放截图,如果没过请自行备份删帖,如不放截图将会当作没过处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8-28 15:34
                            镇楼最后一张似乎是暖暖的,某套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8-28 18:4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8-28 19:24
                                part 5
                                “阿鹿!”海弋走上前去接过白鹿,放到地上,仔细翻看发现几道看似极深的划痕下并无暴露机械的结构后也微微松了口气。要知道阿鹿就是机械之心的事情绝不能暴露,这也是父母故去时留在她耳边的最后一句话。
                                “喂,小机械师,走吧”黄泉收回般若鬼王,般若鬼王在回到怪物卡里时两只深陷的眼窝定定的看着海弋,海弋回望却感到隐隐有些不安。
                                海弋随着黄泉来到了食尾蛇,那里处处透露着阴暗的气息。她不由得想起了怪物大师协会对食尾蛇的评价,不过她一直也是不太相信。
                                “唔,黄泉,你们食尾蛇到底是干什么的。”海弋四处打量着,提出了疑问。
                                “你不知道?”黄泉一个人自顾自走在前面,没有因海弋的话回头。
                                “我又怎么会知道,我一直待在青岚大陆的一个小山村……”海弋生生的咽下了下一句话研究机械之心。
                                黄泉一听激动了,立刻转过身来露出……奇怪的微笑
                                “那我来告诉你,我们食尾蛇是汇集大陆各方人才,研究涉略的内容全方位宽领域,在女王陛下的带领下,组织全体都在为乌洛波洛斯的蓬勃发展而努力拼搏着! ”黄泉激动的高举双臂就要跳起来。
                                “这好像和怪物大师协会对你们的评价不太一样啊?”海弋有些无语的看着黄泉。
                                “那是协会嫉妒我们丰富的人力物力财力而编造出来的幌子,阻止我们进一步招揽人才!你从山里来,这趟水太深,还不懂~”黄泉摆摆手,一脸无所谓。
                                “你就欺负我是从山里来的?”海弋狠狠地瞪了黄泉一眼,黄泉并没有感受到,依旧自顾自的走着甚至还哼起了小曲。
                                黄泉讲海弋带到了一处离自己的屋子很近的地方安排她住下。待海弋安定下来,黄泉就派人送来了一批图纸,要她尽快完成。她仔细的观察了一眼图纸,是专为四只怪物设计的牢笼,只是太过粗略并不够完美精细。
                                阿鹿在来到食尾蛇后不久海弋就找来了工具将阿鹿身上的划痕修补完整,但是由于之前耗费了太多能量,机械之心被迫进入了休眠模式。为了不被发现阿鹿的异常她一直在研究怪物卡的运行状态,终于制作出来了可以装载阿鹿的怪物机械卡。因此海弋一直没有拿出时间来制作那四个牢笼,直到今天她才粗略的制作了几个基本模型,准备按照模型完善设计图纸。
                                咔嚓!门突然开了。
                                “谁啊”海弋伏在桌上喊了一句。
                                “小机械师,我的任务你完成的如何了。”
                                是黄泉,海弋回头,但随即又陷入了工作。
                                “我有名字!”海弋默默嘟囔了一句。“我叫海弋。”
                                黄泉走了过来,定定的站着看着她手里的动作。
                                “那好,海弋,我的机关呢?”
                                他听到了!海弋一惊,但很快又恢复了往常的神色,自小她就明白工作时绝不能被任何感情分心。
                                “没有做好。”她只是淡淡回了一句,没有完成任务的确是她自己的问题,因此她也没有做更多的辩解。
                                “没关系,这东西本来就奇怪,正常正常。”黄泉拍拍她的肩。“后天交稿,你还有两天时间。”黄泉突然贱兮兮的把头凑到了海弋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温热的气息弄得她耳朵有点痒,甚至渐渐发红。
                                “哦,好。”
                                海弋点了点头,黄泉看着她没有表情的脸,继续笑着道。
                                “这个东西很重要,我不喜欢迟到。小海弋,你要加油啊!”
                                海弋继续埋头苦干,黄泉见海弋不理不睬,也就离开了。
                                而后的两天,海弋一直没有休息,加班加点的完成模型。在期限到来的最后一个日出之时海弋完成了模型。当她完成后就立刻跑去交给了黄泉。不过当她去时黄泉并不在。于是海弋便将模型放下,回了自己的住处。
                                刚回到住所,海弋惊喜的发现阿鹿醒了,但阿鹿似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扑过来朝海弋撒娇,而是叼着图纸走了过来。
                                “阿鹿,有什么事吗?”海弋有些无精打采,不知怎的没见到黄泉的她有几分失落。
                                “主人,这四个机关有问题。”阿鹿把图纸平铺在地上,用蹄子指着某处道
                                “主人,你看这里,这里明显是空洞的,就像一扇大门关上却没有上锁一样,极度脆弱,根本不可能困得住怪物,甚至连普通人都不行。还有这里,这四处就像是刻意空出来存放什么东西似的。”海弋一听,有仔细的看了设计图一遍。好像的确如此……之前因为黄泉的一番话让自己乱了心,竟然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发现。
                                “主人,你去哪儿?”海弋转身就走,阿鹿在身后喊着。
                                “黄泉,黄泉,这个图纸有问题。”海弋跑去寻找黄泉,可是黄泉依旧没有在。
                                “你见过黄泉吗?”海弋见巨人索加走过连忙走过去询问。
                                “黄泉大人去阿尔伯特大人那里了。”索加道。
                                阿尔伯特?海弋点点头,立刻朝阿尔伯特那里跑去。跑着跑着却意外撞上了一个人,是黄泉。
                                “黄泉,这个图纸有问题。”海弋拿着图纸指给黄泉看。
                                “这不是你该管的。”黄泉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海弋,摸摸她的头说,随即就要离去。
                                “不行,这是我的作品,我要对它负责到底。”海弋不知从何萌发了勇气,拉住了黄泉的衣袖。黄泉几乎是立刻拉住了海弋的手,对她说。
                                “你看到那个脸长的像块臭石头的家伙了吗,就是他,他设计的图纸。快,拿出你怼我的话帮我怼回去。”黄泉一把抽走她手里的图纸就大步流星的向阿尔伯特走去。海弋愣在原地,保持着原来的动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8-28 19:35
                                  旁边的阿尔伯特打了一个喷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8-28 19:36
                                    妈鸭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8-28 21:03
                                      月半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8-28 21: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8-08-29 20:5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8-30 08: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8-09-03 21:21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8-09-06 16:57
                                                顶!楼主写的好,图画的好!
                                                小鹭写了篇吧叫“怪物大师「血月双鹭」,人气好少!各位能去看看吗?给小鹭打个气!


                                                回复
                                                27楼2019-01-07 18:11
                                                  part 6
                                                  黄泉自那天后消失了一阵子,回来的时候海弋已经被调派去了施工现场做技术指导,托黄泉的福,同为技术指导的阿尔伯特对其尤为照顾,这几天忙的几乎没有时间思考其他。黄泉回到食尾蛇的时候脸色略微有点异常,但依旧带着一股子邪魅的笑。
                                                  “你们见到机械之心了吗?”不知为何海弋并没有对外公布自己的名字,黄泉亦对外宣称她为机械之心。黄泉听说机关已开始施工连忙打听海弋的消息。
                                                  “黄泉大人,女王陛下派遣她跟随阿尔伯特大人去监工了。”一个黑衣人对黄泉说,黄泉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
                                                  “嗯,小伙子,有前途。以后要更加努力的为食尾蛇的伟大事业做出贡献。”说到这句话,黄泉还是不免的愣了一下。黑衣人非常坚定的点了点头,跑步回到了岗位。
                                                  “黄泉大人,布诺大人在等你。”突然那黑衣人回过身,立正站好敬了个礼,向黄泉汇报。黄泉点点头示意,便朝布诺的住处去了。
                                                  “喂,布诺,怎么突然找我,是不是想念我的盛世美颜了,想向我请教请教是如何保养的。”黄泉随手拿起布诺桌上的东西把玩着。
                                                  布诺冷冷的瞥了黄泉一眼,有些嫌弃的拿出手帕仔细擦了擦黄泉触碰过的物件。
                                                  “这两天那边有点异常。”布诺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那你怎么不去?”黄泉笑嘻嘻的说。“话说你到底还打算躲多久。”布诺却再没了回应。黄泉看着沉默的布诺,到底没有再问。
                                                  “记得,老规矩。”布诺对着黄泉的背影喊了一句,黄泉停顿了一下,就离开了。
                                                  施工现场……
                                                  海弋带着阿鹿看着图纸发呆,对面正在布置法阵,许多黑衣人正忙碌着在地上画符,阿尔伯特站在旁边,似是在施咒。宽大的袖袍下枯瘦如柴的手隐隐变得更加骇人了些。
                                                  “阿鹿!你是不是说过在你从我父母那里读取了一些记忆,那我问你,那场大火你究竟还记得多少。”
                                                  “主人其实我……当年我记的母亲曾说自己和父亲在归隐的前期一直被人误会,误会他们制造和研究的东西是恶魔,会侵吞人们的魂灵。怎么可能有这种事啊,阿鹿一直不信。”阿鹿摇着头,看着海弋。“至于那场火,当真来的蹊跷,照理说怪物大师协会是不会做出那样的事,可再没有什么能让一栋房子无缘无故的燃起大火。”
                                                  “怪物大师协会吗?原来是他们。我早该知道怪物和怪物大师,他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海弋的目光渐渐犀利,但却渐渐湿润。
                                                  阿鹿看着海弋,嘴角还有一句话。除非是黑暗炼金术。
                                                  “黄泉大人,您来了。”一名黑衣人谄媚的过去。黄泉满意的笑笑“那是自然,我一直很努力在为食尾蛇组织做出一份贡献。”
                                                  黄泉大人?海弋听到这个名字立刻回头站起。
                                                  “小海弋,这段时间过的如何。”
                                                  “黄泉,大人。”海弋故意将大人二字咬的很重。“托您的福,阿尔伯特大人对外很是照顾。”
                                                  “那是自然,小阿尔伯特最不会记仇了。”黄泉对海弋使了个眼色,海弋会意的往那个方向看,阿尔伯特就站在那里。
                                                  “机械之心,那边的模型材料拼接有问题,你去亲自解决一下。”
                                                  “黄泉,来了就干活。”阿尔伯特看着黄泉,眼神里似乎还有未尽的火花。
                                                  “不要生气吗,小心烧坏你的手臂。女王大人让我带句话来,这个装置是专为那四个预备生准备的,不要搞错了。”
                                                  “好。”阿尔伯特只回了一句。
                                                  “果然,人太聪明就是没什么意思。”此时,有一对黑白发色的两个运输工正将一切用纸笔勾画下来。
                                                  “哥,我们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黑发男子问白发男子。
                                                  “不用怕,有我。”
                                                  黑发男子脸微微一红,将眼神撇向别处。
                                                  “哥,那个,呃……哦,你有没有发现食尾蛇又多了一位新成员。”
                                                  “嗯?”白发少年随着黑发少年的目光看去,是一位娇小的少女,却并未像他人般披着黑斗篷。
                                                  “黑鹭,做得好。此人怕是前不久出世的机械之心。有人来了,我们快走。”白发少年见有人向此处走来,慌忙披上斗篷推着车离开。
                                                  海弋慌慌张张的跑到施工处检查拼接材料,白晶石,海岩,魔祖石,若仿石……
                                                  “没什么问题啊。”海弋喃喃自语道,刚打算起身离开,却瞥见一块不起眼的黑色石块,她俯下身拾起石块。
                                                  “魂转石!”海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这里怎么会出现魂转石,黑暗炼金术的媒介,难道那几处空洞是为了放置炼金术的产物。黄泉,对,我要去找黄泉问清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2-09 21:31
                                                    在用手表听机械之心的我吓的手表摔碎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9-02-10 18:16
                                                      @旧时光的风铃🌹


                                                      赔一毛精神损失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9-02-10 18:18
                                                        忽明忽灭的冷光悄悄渗透闭紧的眼底
                                                        无数颗齿轮带动的心都寄放在一起
                                                        流动冲撞的耳语 灌入冰冷的躯体
                                                        就将我们的面孔 一一铭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9-02-10 18:25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9-02-11 11:58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9-02-11 1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