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樱吧 关注:93,755贴子:5,104,089

【原创】明白(佐樱文,重生,虐佐,长篇,不定期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超喜欢的一个图图,觉得把佐樱之间的爱情用图画阐释了。抱歉找不到图源,搬运的,有知道的亲们可以帮忙发╭(╯3╰)╮


明白[一]
宇智波樱和宇智波佐助一生只育有一女,宇智波樱由于在大战时过度使用百豪之印,天生的易晕倒虚弱体质再加上医院繁重的工作生活的艰辛,或许还有其他原因,总之,没熬到需要使用阴封印来维持年轻美貌的年纪,就早早过世了。
春野樱死了。
宇智波佐助并没有立马返回村子,在一个阶段的任务结束后才出现在村子里,报告完任务以后,站在宇智波樱的坟墓前,看着上面的字,宇智波樱,爱女宇智波佐良娜立。宇智波佐助长久的沉默了,而一旁同样沉默着陪同着的佐良娜,愤怒于父亲迟迟未归错过母亲葬礼,努力压抑着悲伤。
接下来的日子,父女之间全无交流,佐良娜似乎想做些什么,但是想到母亲的愿望,还是好好的和父亲相处了以前翘首盼望的这几天团聚日子,但是已经全然没有开心的感觉。
佐良娜对母亲的事情缄口不提,压制住情绪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再次送走了远行的父亲,离开前最后一刻,还在期待父亲至少会关心一下母亲死前的情况,但是父亲什么也没问,佐良娜真的为母亲感到伤心难过和痛苦,对当年被感动的父母所言的心意相通产生了怀疑,真的有这么神奇吗?还是只是个善意的谎言,一种镜花水月的自我安慰。
从这以后,就算外界有流言传来,宇智波佐助变成一个更加沉默寡言还面无表情的人,持续着漫长的没有归期的漂泊旅程,佐良娜听到后也只是顿了顿,依旧不想和他有任何交流,再也不像以前追着七代询问佐助的情况。
又过了几年,家里那棵樱花树又盛开了,浅浅的粉色,铺撒在地上,佐良娜坐在走廊上,用手指滑动拨乱地上的樱花花瓣,又是一年了,自己的二十岁生日快到了。时间飞逝,这几年发生了很多大事,不过比父亲那一代的究极大BOSS还厉害的敌人,也敌不过无敌血继界限的新一代三忍的围攻。
佐良娜和父亲在战场上也是各司其职,远远看着却不靠近,互相之间的交流大概就是时刻注意着对方,需要的时候搭把手,村子的大家闲聊说真是对奇怪的父女,不过是因为父亲本来就很奇怪吧,听见这些,佐良娜自嘲的笑笑,果然很奇怪呢。
当一切尘埃落定,宇智波佐助已经老了,变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大叔,岁月在他脸上刻下深深地痕迹,却还能依旧能看出当年让年幼的母亲神魂颠倒的帅气面容,长得帅气的男人很多,其中有不少追求妈妈的,为什么老是执着这一个……
而现在他终于回到村子,可以长久的停留这里,但是妈妈没等到这一天,如果妈妈知道的话,肯定会带着让我掉鸡皮疙瘩的笑容粘着这个看不懂为什么总是被人喜欢的男人。虽然妈妈每天都难掩寂寞的表情,但是,只要是关于父亲的一切,就露出那样犯规的笑脸,又真的让人觉得她非常幸福。
今天,中午,宇智波家,宇智波佐助和长大成为新三忍的宇智波佐良娜终于又在同一张饭桌上面对面,终于主动打破了长达数十年的零交流,宇智波佐助作为一个父亲,简单的询问了女儿关于生活情感的情况,在佐良娜一句没有喜欢的人的回答下,餐桌又陷入了长长的难挨的沉默。
佐良娜突然非常非常的想念妈妈,因为这个似曾相识的场景。
佐良娜开始回忆,追溯到妈妈还是医疗部长的那一年,[后来因为身体原因隐退],有次同博人和巳月任务回来,博人为了掩护我们受了重伤,我们把他送到医院的时候,博人还笑嘻嘻的开着我的玩笑,我很担心他,但是也很生气,毫不留情的批评了他一顿,病房里,还不停的使唤我,巳月明明很乐意帮忙的,但是博人像是想要惩罚我一样,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妈妈终于加班完,来看望病房的我们,然后我跟妈妈就坐在门外聊天,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抬头就看到妈妈带着坏坏的笑看着我,啊,什么,不妙的预感。
“哈哈哈,你这个孩子,顿感这一点真不知道像谁。佐助君以前可是非常细心的,感情方面的事情,啊,我完全没看出来,他也是个能做细致观察并且深思熟虑然后谋定而后动的人,”看着妈妈笑的非常开心,是的呢,每次提到父亲,妈妈都这样……不过,这样的妈妈我最喜欢了。
“佐良娜,博人不是想要惩罚你哦,他在害怕,当人们觉得害怕的时候,就会拼命去证实他们认为最重要的人的存在。”妈妈好美,我那时只想到这句话。
“啊,哦,是这样的吗,那家伙也有害怕的时候啊,那我特别买汉堡给他吧。”看着妈妈疑惑的看着我,我急忙回答道。
“哈哈哈,这很好呢,但是治疗期间不行哦。”“我知道的。”“啊啊,好可爱,不管怎么看都好可爱!”“啊,妈妈,好痛苦。”“啊,抱歉…你太可爱了所以没忍住……”脑海中妈妈的声音逐渐消失……现实是宇智波家,终究还是只剩下了我和父亲。
“父亲。”佐良娜像是终于下定决心,抬起头看向佐助,佐助也放下筷子,等待佐良娜接下来的话,他有预感,应该是佐良娜终于愿意说出当年小樱离开的时候的事情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2-30 09:59
    “其实我作为女儿,在成为一名能独当一面忍者之后,一点也不恨你了,我明白的,妈妈一直劝说我的那些话,虽然翻来覆去就是你的无奈和必须的使命,但是,妈妈…”佐良娜攥紧了手中的筷子,长长的黑色秀发披散下来,和母亲一样扎在头顶的木叶护额闪闪发光,摘掉眼镜后除了眼瞳的颜色外和母亲神似的脸,佐助有些恍惚,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那个人的脸。
    “你真的是幸福的过分。真不知道妈妈喜欢你什么。”不自觉双眸闪烁着泪光的佐良娜平复了一下心情,“但是妈妈走前确实没有留给你的话。”
    看着对面父亲万年面瘫的脸终于有了变化,这是怎么样的一种表情,突然温柔下来的眼眸,是从妈妈离开以后就没看到过的了,哪怕是对着身为他女儿的自己,也没有,佐良娜想道。[在此说明一下,因为可能不会有专门写佐助心理的番外。佐助理解的小樱是因为没有遗憾和对他的放心,所以并没有留下交代的话语,感到心意相通的和备受信任的温暖而温柔下来。]
    “我本来觉得,这也是一种惩罚,就让你带着你对于妈妈无法偿还的愧疚,孤独的活下去吧。但是……我果然还是想完成妈妈的愿望,妈妈最后跟我说,不要恨你,你很爱我们,即使不能在一起生活,这份感情也一直不会变。我忍不住问她为什么会爱一个人到这个地步,她被我问完就想起了你们小时候,她说如果看见小时候的你,就能明白,为什么她喜欢你了。”佐良娜定定的看着父亲的右眼,“这是唯一的一次请求,可以用轮回眼带我回去看一次吗?我想看看小时候的妈妈。”
    “……”
    “你不用急着答复我,如果可以的话,我随时可以出发。”佐良娜把碗筷叠好,端着盘子走进厨房,还带着微微的颤抖,是兴奋还是紧张或是期待?佐良娜也不明白。
    佐良娜离开饭桌后佐助一直坐在饭桌上,想了很多。当天夜里,佐助一闪身来到火影办公室。
    “吊车尾。”
    “佐助?是出什么事了吗?”
    “不。”
    “…那你来这干嘛,我可不相信你是来叙旧的。”
    “我带着佐良娜回一次过去,完成小樱的遗愿。”
    “哈?这什么,哎哎,别走啊!把话说清楚啊!”鸣人看着关上的门,扶着额头,“啊,什么啊?看来又要加班了。”
    “看来你已经作出了选择。”佐良娜早已背着包站在宇智波大宅门口。
    “…”佐助什么也没说,牵起佐良娜的手,“轮回眼关于回到过去的用法我并没有使用过,在现在已经是一种禁术了,好好抓紧我,可能有偏差,如果发生了这样的事,在原地等我,放心,我会找到你的。”这句子是这几年来连汇报任务都没达到的长度。
    “你…你要小心。”佐良娜知道这次行动的发生是自己的任性,但是真的很想再见到妈妈,佐助脸上又浮现了温柔的笑意,佐良娜仿佛看到妈妈在一旁欣慰的笑脸,“妈妈……”
    佐助的轮回眼加万花筒全力运转,刚开始一切都还正常,但是突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打开通道的一瞬间,两只眼睛都有浓稠的鲜血不停的往下流,佐良娜突然非常后悔,她是不是连父亲都要失去了,她不想害死父亲的,天上的妈妈也会怪她的吧,会讨厌她的吧。
    “爸爸!”最后模糊的画面是佐良娜泪流满面的脸,好像当年的小樱啊,然后,佐助最后的思维也停止了。


    啊,另,有虐佐情节加佐良娜是妈妈控。


    冒个泡


    都没人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2-30 11:49
      没人喜欢吗?


      诶,都没料到有这种情节


      加油


      哦哦又是重生篇,喜欢!!


      一上来樱就死了,期待后文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12-30 13:16
        明白[二]
        门轻轻的开了,一阵脚步声传来。什么,是敌人吗?不,敌人的脚步不会这么没有警觉性……经历过时空穿梭精神还没恢复正在胡思乱想的佐助想。脚步声停止了。
        “佐助,起来了哟,奇怪了,这孩子今天怎么睡得这么晚,病了吗?”佐助睁开眼,就看到温柔的晨光下久远到自己都快不记得的母亲的脸,母亲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头,手放在额头感受温度,是梦吗?
        “没有发烧呢,怎么啦,这样奇怪的眼神看着妈妈,睡迷糊了吧。好了,快点起来吃饭哦。”脚步声远去,佐助翻身坐起来,环顾四周,确认了这里就是宇智波家,是自己小时候的房间。
        “怎么回事,我变小了?佐良娜怎么样了,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佐助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己变成小小个的手掌,“现在最要紧的是尽快找到佐良娜,只有这幅样子不方便,但是也没办法了。”
        佐妈看着佐助风卷残云消灭完早餐就飞奔出门了,“这孩子…今天怎么了?”
        佐良娜站在木叶丸子店前,“啊,传送到木叶村里了啊,,看到爸爸流了那么多血,真的没关系吗?不过现在我安全传送过来了,还约好了在原地等,暂时就在这里等爸爸吧。这是丸子店?以前的丸子店长这样的啊。”佐良娜推开门进去,店里生意很不错,随意找个靠窗醒目的位置坐下,听着周围的议论声。
        “呃,没见过的面孔,但是带着护额,是我们村的忍者吧?”
        “不知道呢。”
        “长得好可爱,要是能认识就太好了。”
        “……”佐良娜无语的想我都听见了好吗。
        这边佐助跑出家门刚想打开写轮眼,才发现此时的自己根本没有开眼!失去了所有能力,现在自己只是个只有作为忍者战斗经验的小孩而已,焦躁不安的佐助不停让自己冷静下来,跳上房顶寻找佐良娜的身影。
        “啊,听说丸子店来了一个超可爱的没见过的妹子,黑发黑瞳红衣服,真的好想认识她啊!”
        “……”佐助顿住脚步,转过身,黑着脸匆匆赶往丸子店。
        “哎,爸爸到底在哪里啊?慢死了。不会真的出事了吧?世界顶尖的忍者,应该不会的。”佐良娜正一边自我安慰着一边吞着丸子,这时有个小女孩推门进来,看到那显目的樱发,仔细辨认了一下躲在重重留海下的五官,“啊,小时候的妈妈!”激动的站了起来。
        小时候的妈妈,一点也想象不出以后是个能揍火影的强力女子……感觉有点自卑?是因为被人骂宽额头吧,果然很心疼啊。
        “那个,你好。”佐良娜忍住心中的激动,上前跟买丸子的小小樱搭话。
        “你,你好。”小小樱隔着厚厚的留海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的佐良娜。
        “我叫佐良娜,你呢?”
        “我叫春野樱。”小小樱接过打包好的红豆丸子汤,转过身来,偷偷看了两眼面前的女孩,这个女孩的额头也很宽,但是好漂亮。
        “啊,你要回去吃吗?在这里吃味道会更好哦。”佐良娜想要跟妈妈多相处一段时间,想把她留下来。
        “不,不好意思,我要回去了。”小小樱转身往门外跑远了。
        “我不能离开这里,明天见,妈妈。”佐良娜坐回原来的位置,“你好,来一碗跟刚才那个女孩一样的红豆丸子汤。”
        “好的,马上就来。”
        然而跑出门的小小樱并没有按照历史里的她的轨迹,就这样一路顺利回到家,她想着今天看到的宽额头漂亮女孩子失了神,渐渐的走岔了路,来到了学校附近。
        “哟,这不是宽额头吗?丑八怪还敢上街?”小小樱怎么也每没想到会碰见了平日欺负自己的几个坏人,身子瞬间僵住了,害怕的发抖却动不了。
        “啊,还买了吃的呢,你这样的丑八怪赶紧消失算了,怎么还有脸吃东西!”混乱中不知道是谁用力拽了一下盒子,小小樱力气不够大,松脱了手,眼见那一盒红豆丸子汤就要掉地上了,这时,一只手接住了盒子。[啊哈哈哈,我知道你们肯定想这绝对是佐助,可惜了,不是的哟~]
        库存没啦,努力码字中(ง •̀_•́)ง
        有兴趣的小天使们可以猜猜是谁哟


        是井野吗?


        看我期待的小眼神


        讨厌啦,还剧透不是佐助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7-12-30 20:03
          萌,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很气柱子对姑娘做过的事,但是虐他还是超心疼


          话说……忽然希望最后出现那个人是小鸣人……


          加油,鸣人的吗?


          是他们宝贝女儿吧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12-30 23:17
            明白[三]
            小小樱害怕的睁开一点眼睛,黑色的影子,这个人的面孔背着光,小小樱只看到一只绑扎着很多绷带的手,这个人受伤了吗?等走神的小小樱回过神来,周围坏人已经躺下了。
            “拿去,被人骂了要打回去。”绛紫的暮色下,黑色的长发,白色的绷带包裹住额头,白色的卫衣,黑色的短裤,最让人惊艳的是那双白色的瞳孔,清晰的倒映出那个仿佛满脸头发的自己。
            “谢谢你。”小小樱接过丸子汤,小手抓紧衣角,鼓起勇气问从她身边走过的少年,“那个,我可以问你的名字吗?”
            “日向宁次。”少年顿住步伐,回过头语气温柔,“快点回去吧。”
            “啊,等等!”少年一个瞬身不见了,小小樱看着他口袋里白色的手链掉下,已经来不及喊住他了。
            小小樱捡起手链,细细的链子明显是女款的,是送给别人的很重要的礼物吗?日向宁次,听说日向家有一个比自己大一点的男孩子,那他就是那个少爷了。
            小小樱看着天色渐暗,转身往家里走去。
            “佐良娜!”佐助冲进丸子店喊到。
            “啊,好慢。”佐良娜听到熟悉的声音回过头,一边抱怨着一边却着急的来回查看佐助的脸色,这么久没来,是受了重伤了吗?不过看着脸色红润(小公主,这完全是因为奶助查克拉不够体力也跟不上剧烈运动后的痕迹呀!),应该没大碍了,“哼,你的忍者水平也不怎么样。”
            佐良娜看着父亲结完账,迈开步子跟在父亲身后,佐助迅速过几个拐角,到一个角落,佐良娜不明所以的跟在后面,刚想发问,就看见“碰”的一声,佐助的变身解除了。
            “我现在的查克拉维持这么久就是极限了么。”佐助的脸上留下汗水。
            “爸…爸爸?这是怎么回事?”佐良娜看着比自己矮好几个头的奶助父亲,一脸崩溃。
            “就如你所见。”
            “那,简单来说,你重生了?”
            “差不多,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是很想知道你们为什么相爱,但是你这是要直接给我演示一遍吗?”
            看着一脸崩溃的佐良娜,佐助稚嫩的脸庞带着不符合年纪的沉稳眼神,顶着略显尴尬和无奈的表情。
            “总之,先悄悄回宇智波家。”
            “那要怎么解释我是谁?”
            “先去见一个人,他今天应该回来了。”
            两人悄悄的来到到宇智波大宅,佐良娜跟着佐助拐进一个房间。
            相当整洁的房间,书柜上放满了书,靠墙的柜子里还保存着各种忍具。房间里有个长得很像父亲的人正在擦拭忍具,难道是,那个传说中的伯伯?
            “佐助?这是?”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鼬转过头看过来,表情没有很大变化,不愧是自己的哥哥,这个岁数就这么冷静了,佐助这样想着。
            “哥哥,这是我女儿佐良娜。”佐助看向身边的佐良娜。
            “……”惊呆了的佐良娜加惊呆了的鼬。
            “哼,如假包换的我女儿。”佐助显然第一次见到鼬这个表情,微微上翘嘴角以表示他心情的愉悦。
            ……怎么觉得爸爸不仅身体变小了,心智也变小了……佐良娜无语的想着,嘛,不过这样看的话,确实比长大后只会面瘫的他可爱多了……
            “……”听着佐助简单解释了目前的状况后,鼬沉默了一会。
            “就是说,你是用轮回眼回到了现在,但是其中出了差错,导致你重生了……”鼬看着佐助,难以置信的眼神,但是看到佐良娜,“那,这孩子的妈妈是谁?”
            “宇智波樱。现在的我还不认识,是和我同在第七班的成员,和我并称新三忍之一,医疗忍术的程度已经达到传说级的了。”佐助带着越来越高的嘴角,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
            ……爸爸,你变成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了……这个炫耀自己老婆的幼稚鬼是谁?嘛,也确实是妈妈会抱着他叫好可爱好可爱的类型……佐良娜原本悲伤的心情已经完全消失了,如果可以的话,爸爸妈妈就这么在这里生活下去,也很好呢。
            “我知道了,是个能让你感到自满的女人。”
            “……嗯,她是个非常好的女孩子……我亏欠她很多,却没有机会补偿她。”佐助似乎因为有些害羞别扭了一会,但还是承认了。
            “所以,是佐良娜提出的要回来的吧。”鼬温柔的笑着摸摸佐良娜的头,和佐良娜差不多高的鼬正好站在台阶上,轻松的做到了,“辛苦你了,你爸爸从小就是个不坦率的人呢。”
            “哥哥,你跟我女儿乱说什么呢!”佐助一脸嫌弃的看着鼬,“闲话就到这里了,既然重生了,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哥哥,我们需要单独聊聊。”
            “在爸爸眼里,我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么?好歹是新三忍之一,有什么是我不能知道的嘛?”佐良娜不自觉嘟起嘴,满脸不开心。
            “有太多你不知道的事,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楚,我们过来的时机不太对,行动迫在眉睫,你的能力我当然相信,但是这次你的目的你千万别忘了,其他的事都跟你无关。”佐助皱着眉头,坚持自己的意见,鼬看着佐助就知道他不会在改变主意了,转头帮忙劝说佐良娜。
            “那,佐良娜就先待在这里哟,安心吧,不会有人来的,晚饭之前我们就回来。”鼬依依不舍的摸摸佐良娜的小脑袋又摸摸脸蛋,再牵着小手看看手掌上的练武形成的茧子,“你喜欢甜食吗?我这里有小甜食,喜欢的话多吃一点。”
            “……哥哥,该走了。”佐助一脸无奈,“叙旧等谈完了再来。”
            “我要是伯伯的孩子就好了呢。”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2-31 07:46
              “我要是伯伯的孩子就好了呢。”佐良娜已经在短短的几秒内,完全被帅气又温柔的伯伯收服了。
              “你也是我的最重要的孩子哟。”鼬温柔的眼神和细致的关心简直让人融化。
              “……那是不可能的,佐良娜你是我的孩子这一点是不会变的。”佐助看着佐良娜泛红的小脸说道,佐良娜瞬间被爸爸的话温暖了,原来爸爸真的只是一个不坦率的人,其实还是很爱我的!
              “宇智波樱是我的妻子,所以你只能是我的孩子。”佐助一本正经的说了一堆佐良娜起鸡皮疙瘩的话,自己却非常没有自觉……
              佐良娜感觉自己吃了一嘴狗粮,完全看不出爸爸是这样一个人,如果妈妈在这,此时会幸福的晕倒吧……完全可以想象到妈妈抱着爸爸一直说我是你的,我永远是你的,然后爸爸一脸别扭的说,嗯,的那个场景。
              佐良娜静静地坐在床上,等待他们回来。佐助和鼬几个跳跃已经到了不远处的训练场,随着话题逐渐深入,气氛变得沉重起来。
              “佐良娜可能呆不久么。”
              “……如果你也这么觉得,那就是肯定的事情了。”
              “宇智波家祖传的记录关于这方面也不是很明确,我也只是推测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你这么强硬的不让她参与,她已经是个非常厉害的忍者吧,新三忍,不愧是我的侄女,嗯哼,所以我就猜想,她是不是跟你的情况不一样,不能久待,而你特意强调让她实现愿望,更确定了我的猜测。”
              “嗯,我也不知道她可以留多久,因为我的重生导致了真正的变数不明。另外,关于家族,…………,(佐助向哥哥解释未来会发生的事情,此处略过)事情的经过大致就是这样了,你现在应该已经察觉到了并且打算不日动手了吧。”
              “是的,不过就算是带着佐良娜出现说明一切,他们也不会放弃野心的吧,团藏那边快要有行动了。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让团藏和宇智波互相牵制,达到双方都不敢轻举妄动的地步。”
              “我也是这么想的,差不多可以起风了。”佐助年幼的脸上出现大人成熟的表情,带着三分自满七分运筹帷幄的笑妖艳的让人不敢直视。
              “佐助,你要注意你的眼神,太容易看穿了。”
              “!……我明白了。”
              “佐良娜你打算怎么办?”
              “我有想法了,但是我打算先问问她自己的意思,毕竟是她希望来的。”
              “嗯,作为一个父亲的时候还是很民主的嘛。”
              “……不要说多余的话。”


              顶,算不算沙发,一想到柱子蠢萌蠢萌的脸上带着不该用的成熟,哈哈哈




              重生梗我喜欢,你的题目感觉有好多悬念,明明就两个字,可是就是不明白明白什么


              收起回复
              举报|25楼2017-12-31 10:04
                哦,居然连柱子都变小了,太有意思了,没有能力,只有经验,应付后面的一切还是比较有挑战的


                收起回复
                举报|26楼2017-12-31 10:38
                  唉,那是不是现在的莎拉能力在柱子之上,居然是宁次,柱子万万想不到重生一次到了平行世界还有情敌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7-12-31 10:43
                    樓主加油!


                    我只想说宁次……要挖墙脚吗??我的天!!!宁次出场太美好了!!!


                    谁知道鸣人什么时候喜欢的小樱?。。。有什么契机喜欢的?推断应该是在小樱把毛扎起来以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12-31 13:5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