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雏吧 关注:72,257贴子:1,272,386

【原创】思い出の作り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按照传统都是喂给度娘的O(≧▽≦)O
好久没回来,第一件事情当然是挖个坑♡
作为当年的弃坑王,这个坑我也不知道会用多久来填完。
毕竟按照以往的尿性来看毫无疑问这又是我即兴开的坑嗯。
嗯……
呃……
是的就这样。
所以,嗯,还有人记得我吗?
于是久违的天坑就这样开工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2-24 23:12
    00.
    「那——要问你自己。」
    “哪一个?”
    「每一个。」
    ……
    01.
    还没有睁开眼的时候,阳光就开始刺激视觉。
    冬天下过雪之后的晴天,太阳就会很晃眼睛。
    以为昨天晚上忘记关灯,我还顺便走到门口按了一下开关。
    这么蠢的事,要是被鹿丸看见的话恐怕又要笑我笨了吧。
    不,比起这个,审核文件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睡着这件事情好像更蠢一些。
    连着通宵审核了三天的文件,看样子即使是身为人柱力的我也会在精神力量上过劳。
    说起来,所谓的火影,当初就是这么一个文笔工作来着?
    总觉得跟我所期待的不一样。
    “就是这么样一个工作,你就别抱怨了。”卡卡西老师交接时对我这样说道,“嘛,虽然我没有资格这样说。接下来的时代里,你要做的文案工作比起包括我在内的往届火影都要多。”
    莫名地有种失望的感觉。
    当年的我可绝对不是以坐办公室为人生终极目标来着。
    没日没夜地批改文件,一周里至少有三天要睡在办公桌上。这就是我现在的生活。
    ……
    “所以,你就把文件印在脸上?”
    不知何时进来的鹿丸指着我的脸问道。
    “哎?啊啊——抱歉抱歉,我这就去洗一下。”
    趴了太久文件的墨水印在脸上了吗……该死。
    “其实你抱怨的也不是没错,像你这样长期坐在办公桌前的火影,你是第一届。”鹿丸点上烟,吸了一口。
    “是吗?”
    我看着他。
    的确,从前的五大忍者村之间关系并不像现在这般紧密。外交文件也就不会像现在这般繁琐。
    再加上近几年各种各样轻重工业的发展,如今的世界已经不是曾经靠着查克拉与手里剑、暗杀与威胁来运转的忍者世界了。
    而身为“火影”,我似乎也不仅仅是曾经作为村子最强战力、守护者这样的存在。
    随着小春奶奶与水户门老爷子的先后辞世,与三代爷爷同时代的人也就只剩下了作为徒弟的纲手奶奶与大蛇丸。
    嗯。大蛇丸。
    当然,我死也不会叫这个人爷爷就是了。
    即使他在我的结婚式上送出了祝福也一样。
    即使他是涉足包括传统忍术学和现代生物学在内的大量学术领域的资深学者也一样。
    即使我很尊敬现在的他也一样。
    “时代真的变了。”
    “是啊,变得不属于忍者了。”鹿丸将烟掐灭,“不过现在没时间给你发牢躁。你现在最好快去卫生间洗把脸,等下有客人要见你。”
    “客人?”
    我问道
    客人么。
    是说途经木叶的旅客吧。
    然而——
    “宇智波。”
    鹿丸的回答令我的动作僵了一下。
    ……
    “佐——哎?”
    会客室里坐着一名男子。
    面白如蜡。
    黑色的长袍上印着火扇的标志。
    阴暗的兜帽下,两束红光清晰可见。
    毫无疑问,那是写轮眼。
    “……木叶隐村第七代火影,漩涡鸣人。”
    自报家门。
    我警戒着说道。
    “初次见面——”
    男子见到我站起来,主动伸出手。
    “宇智波,雀。”
    “宇智波族谱里没有叫雀的人。”
    我没有握他的手,只是盯着他的眼睛。
    虽然难以置信,但那是货真价实的写轮眼。
    与申的眼睛天壤之别,可以感觉到那是他自己的眼睛。
    “与拥有写轮眼的宇智波族人对视,这可是非常危险的。”男子叹了口气,“身为佐助的友人,你似乎忘记了如何与写轮眼对抗。”
    “你可以试着对我用你们宇智波一族引以为傲的幻术看看。”我皱了皱眉,依旧看着他的双眼。
    与九喇嘛共处的我,很难被幻术所操控。除非是鼬的月读那般操控时间的幻术。
    男子笑了,“‘我们’宇智波吗?看来火影大人已经承认了我身为宇智波的身份。我认为我这样理解是可以的。”
    当然。
    我笑不出来。
    “火影大人愿意的话,我也可以证明给你看。”
    “不用了。”
    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没有敌意。
    我也放下了戒心。
    “但是,为什么宇智波一族的人……”
    “还有存活着的人吗?”
    雀摘下兜帽,露出一张精致的脸。
    “放在现在这个时代,这些怎样都好了。反正对木叶来说无非是一群叛徒的辛酸史而已。”
    “当然不是!”我试图辩解“宇智波一族即使经历了灭族的命运也依然是木叶的……”
    “不要想太多了。”雀打断我的话,“我们,并不是属于不是木叶的宇智波。”
    ……
    三天的工作过后,我将剩下的审核批注工作交给鹿丸就提前下了班。
    下午回家的时候又有些飘雪。
    不过不是很大。
    “回来了吗?”
    “嗯,我回来了。”
    家人之间的寒暄。
    “先吃晚饭还是先洗澡?”雏田从厨房里端着晚饭走出来问道。
    “怎么少了一个选项?”我打趣问道。
    “鸣人……”
    “呀~我错了我错了!”
    眼看着雏田脸红到耳根,我连忙道歉。
    “其实……”
    “嗯?”
    我将羽织叠起来放在鞋柜上面,看着雏田。
    “孩子们还有一段时间才放学……”
    雏田将鬓角的头发拨到耳后,看着我。
    “嗯……”我沉思了一会,“那么先洗澡好了。”
    “哎……?”
    “你也一起来?”
    “……色鬼。”
    ……
    「我们不是属于木叶的宇智波。」
    躺在榻榻米上,我回忆着雀所说的话。
    斑在决定与千手结盟的时候,一度引起了宇智波族人的内部矛盾。
    于是在那时候,一部分的族人离开了即将与千手结盟的宇智波。
    「现在想想,我的祖先果然是对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2-24 23:13
      雀如是说,「看样子加入木叶,从最初开始便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不过火影大人当然不需要担心,和加入了木叶的那部分宇智波立下约定的是我们。而且我们也不在意你们木叶曾如何对待臣服于你们的宇智波就是了。」
      在族内双方决裂前,那一部分的首领,独立派的带领者宇智波泪与斑立下了一个约定。
      不论战争与和平,选择了不同的道路的双方将永世不相往来。
      「今天的我们只是在执行任务的途中想要一张途经火之国的通行签证而已。」
      雀解释道。
      「你们的任务具体内容?」
      「涉及机密无可奉告。」
      「通行人数?」
      「涉及机密无可奉告。」
      「敢公开来办理签证的会是机密任务?」
      「虽然只是路过,但暗中入侵依然有违如今的国际法。」
      莫须有的借口而已。
      真正的忍者世界没有法律约束。
      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
      「更何况至少也是曾收留了部分宇智波一族中无能的弱者的村子,多少也要打个招呼。」
      然而我依然没有察觉到敌意。
      ……
      “在想些什么?”雏田坐在我的身旁问道,“外面这么冷,不到被炉里来吗?”
      “别管他了啦,”博人枕着雏田的腿说道,“反正火影大人又是在想工作的事吧。”
      “喂!臭小子!居然敢讽刺你老爸!”
      我恼火地冲着博人大声训斥。
      “你还知道自己是我爸!你倒是说说再过几天是什么日子啊!”
      博人不甘示弱地用更大的嗓门回应我。
      “啊……”
      啊。
      说起来。
      再过几天……
      “啊啊,说的也是。”
      再过几天。
      “圣诞节就要到了啊。”
      “……”
      博人愣了一下。
      “知道啦知道啦,平安夜那天我会尽量赶回来的。”
      “……你……”
      “我记得你好像想要……”
      “……你这……”
      “新款的游戏机对吧?我会记得给你买回来的,放心吧……”
      “**!!”
      跑到楼上重重地摔上门的博人。
      “**!**!!**!!!”
      又开门说了三遍。
      “……”
      搞什么。
      不懂。
      “那个……鸣人?”
      雏田看看楼上,再看看我,不知如何是好。
      “不用担心,叛逆期的孩子罢了。”
      我钻进被炉里。
      刚好那臭小子一走,雏田的膝枕也空出来了。
      “博人和你真像啊,鸣人。”雏田温柔地笑了。
      “哪里像了。”我不屑地说道。
      “这个视角看着你们两个,感觉就很像啊。”
      雏田俯视着我。
      我枕在雏田的腿上。
      “要吃橘子吗?”
      “要,啊——”
      外面飘着雪。
      后天的平安夜要用本体回家里过才行。
      ……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2-24 23:14
        写的真好~期待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2-25 01:19
          00.
          “我……是什么时候产生了这样的想法呢。”
          「当你产生了与之相反的想法的时候。」
          ……
          02.
          将通行证交给雀的时候我依然很犹豫。
          果然还是不放心。
          为什么呢。
          明明连身为九尾人柱力的我都无法察觉到他的恶念,我究竟在怀疑些什么?
          “谁知道呢。”
          确认文件的雀冷不丁地说道。
          “什么?”
          “火影大人究竟在怀疑这什么,这件事。”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惊讶地问。
          “我的瞳术而已,”雀解释道,“我特有的能力,在与人对视的同时会引起对方特殊的精神波动,只要对方在与我对视时提炼查克拉,这部分精神力量就会促使对方像我发动幻术,幻术的内容就是对方此刻心中的想法。”
          “真是方便的术啊。”
          我没在讽刺他。
          真的是相当方便的能力。我这样想。
          “不算什么。”雀苦笑,“而且,这也的确是很狡猾的术。”
          “啊,不……我没有那样想。”
          我连忙解释道。
          “不,您的的确确是这样想的。在您认为这个术很方便这一思想的另一面。”
          “是说潜意识吗?”
          我问道。
          “可以这样理解。”
          雀将通行证的本子翻开来,“人的思维就像是这个本子一样。当它产生时,它会记载你刺客所有的想法。仔细阅读时还会有一些并不必要的想法与情感在内。”
          “也就是说?”
          我没有理解雀所说的话的意思。
          “也就是说,”
          雀将本子合起来,“不论记载了什么,最终这不过是一个让我通行木叶范围的一次性证件而已。当我离开木叶的时候,它的功能也到此为止。”
          “想法,情感也是如此。是想过就会忘记的,不必永远在意的事情。”
          “真是不敢苟同的观点。”
          我第一次对雀笑了。
          “刚刚您的想法中也夹杂了您对我的观点表示认可的一面。”
          “是吗?”
          是吗。
          我一时间语塞。
          潜意识么?
          “所以就说,瞬间的想法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雀看出我的困扰,解释道。
          “不重要吗?”
          “虽然有些想法可能会导致可怕的后果,但人的大多数想法是无用的。”
          雀解释道,“毕竟最终能决定人的行为的,是人对想法的判断而不是想法自身。”
          “就好比此刻的火影大人在想的事情也一样。”
          ……
          我那时候究竟在想些什么呢。
          明明连我都不认识的事情,却被一个外人轻易地知道了。
          街上人越来越多。
          一天多过一天。
          一天热闹过一天。
          繁华的景象映衬着即将到来的圣诞节。
          站在商场的橱窗前,我看着展示区的礼品类。
          其中的一条项链十分眼熟。
          然而此刻的我却在想,这份眼熟,也是不重要的想法吗?
          这个问题甚至比起在哪里见过这条项链这件事更让现在的我在意。
          ……突然意识到自己这种想法很笨。
          自己不知不觉间居然被那个宇智波雀牵着鼻子走了。
          快点买完东西就回去吧。
          嗯……
          话说,我想买什么来着?
          ……
          “我回来了。”
          “你回来啦。”
          简单的寒暄。
          雏田在厨房里煮拉面。
          “感觉只要爸爸一回家,妈妈就只做爸爸喜欢吃的东西呢。”葵一副不满的神情说道。
          “小葵。”
          雏田用筷子轻敲葵的脑袋,“不可以这样说哦,爸爸可是很劳累的。”
          “哦……”
          “是啊,妈妈煮的拉面可是爸爸作为一个操劳的男人最后的救赎哦……”
          话没说完,雏田的筷子已经敲到了我头上。
          呃,没有那种温柔的感觉。
          清脆的“啪”的一下。
          敲在卤门上。
          “别给天真的孩子讲那种复杂的大人的话啦!”雏田不满地说道。
          “疼疼疼……”我揉着脑袋,“知道了……”
          开玩笑的。
          其实没那么疼。
          “爸爸过来哦,我来给爸爸施不会痛的魔法~”葵向我伸出手。
          “哦哦,好啊。”
          “疼痛疼痛,全都飞走吧~全都飞到哥哥那里去!”
          “喂!干嘛把我也卷进来啊!”一旁坐着玩电玩的博人吐槽道。
          然后与我视线对上的一瞬间,又恢复了昨天那种冷漠的样子。
          “……”
          这臭小子。
          到底在想些什么?
          ……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2-25 19:36
            不错,只求能快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2-25 21:53
              @万籁萧萧°_ @遮住耳朵 @冷たい氷 我又无耻地回来挖一段时间的坑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2-25 22:18
                00.
                “当初的我,应该遵从哪一个自己的想法比较好?”
                「倒不如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然后遵从现在的自己的想法。」
                ……
                03.
                现在是12月23日。
                平安夜的前一天早上。
                街上的行人也达到了近几天的最高峰。
                近几年来,这段时间算是村子里一年之中最后的购物时期。
                也就是说——
                “还想趁着今年有东西想买的话,就只能在今天去买了。”
                我挠着头发不好意思地对收银小姐说道。
                “哪里哪里,火影大人能到这里来购物我们很荣幸的。”收银小姐站在柜台后面保持着微笑说道。
                当然,是商业性的微笑。
                毕竟我的出面也造成了很严重的拥挤。
                围过来的多数是孩子,其次是带着各自孩子的家长们。
                那种眼神比起所谓“看英雄”、“看火影”,我感觉那种眼神更像是“看熊猫”。
                “总之,我买这些。然后这两个麻烦按照礼物的形式包装起来。”
                我指着要买的东西里面的布偶熊和游戏机。
                “都是给孩子们买的东西呢,”收银小姐看了看我的货物,莞尔一笑,“不给夫人带一份礼物吗?”
                “啊,说起来……”
                我这才想起,一直以来,还没有在圣诞节给雏田挑过一个像样的礼物。
                今年要不要好好准备一下呢?
                ……
                「爸爸你一直都是这样。」
                午睡的时候梦到了小葵这样对我说。
                「每年都是这样,每次都是这样。」
                “……你指的是什么?”
                「火影就那么重要吗?」
                “……”
                不重要吗?
                「明明早就没有什么大规模战争了。」
                “……”
                「现在的你,不过是个批文件的。」
                “……是吗?”
                在女儿的眼里,现在的自己就是个批文件的?
                「连批个文件都比家人重要吗?」
                “……”
                女儿这样问我。
                不。
                不对。
                是我在这样问自己。
                这里是我的梦。
                我在质问自己。就关于家人与工作之间的平衡这个问题。
                “不,不对。我只是……身为火影,在做如今的火影需要做的事情而已……”
                「爷爷要是没有走得那么早的话,会是一个像你这样的爸爸吗?」葵冷不丁地问道。
                我愣住了。
                被问住了。
                是啊,老爸要是还在,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火影,又是什么样的父亲?
                “我想,肯定比我要强很多吧。”我只好硬着头皮回答。
                这样想来,我真的比不过第四代火影。
                「笨蛋!」
                葵突然大声呵斥道。
                “哎哎……哎?”吓了一跳的我忙不迭地退了几步。
                「我不是在问你!你到底明不明白……算了。」
                说到这里,葵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
                「你也差不多醒醒吧,爸爸。」
                “……醒醒?”
                我疑惑地看着她。
                看着自己梦中的小葵。
                「我说醒醒啊,晚饭好了哦。」
                “……”
                醒了。
                躺在榻榻米上,厨房里传来饭香。
                睁开眼就看见小葵和她手上的油漆笔。
                “啊……那个……”
                “你,想干什么?”
                尴尬的笨蛋父女二人在现世的精彩重逢。
                感觉再晚几秒钟睁开眼睛,我可能就会瞎吧。
                话说,为什么小葵会突然来做博人平时会做的事?
                ……
                “要不要再乘一碗?”雏田看着我快要空了的碗问。
                “不用了吧,睡了那么久吃多了会胖的。”
                话虽这么说,但事实上工作期间经常消耗查克拉制造影分身的我完全不用担心长胖之类的。
                “鸣人。”雏田突然叫我的名字。
                “怎么了?”我不解地问。
                “总觉得,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看出来了吗?”
                “应该连小葵都看得出来吧。”雏田苦笑,“一副苦瓜脸的样子,你还说没有心事?”
                “……也没什么,工作上的事情。”
                不,其实跟工作内容完全无关。
                只是和博人之间的事而已。
                你也一定看出来了吧,雏田?
                “是吗?”雏田没有继续问下去,“要是什么时候有什么事我能帮忙的话就尽管和我谈谈吧,哪怕只是让我听听也好。”
                “嗯……”
                这话应该我说才对。
                要是愿意听我唠叨一番,能找你谈谈吗,哪怕只是听听也好。
                可为什么呢?
                总觉得……
                说不出口。
                ……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2-27 20:43
                  摸过来看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8-01-09 08:17
                    这么好的文居然没人???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8-01-09 08:44
                      希望多一点感情戏呢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8-01-10 02:15
                        莫不是我刚进吧的小吧主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8-01-13 01:59


                          回复
                          13楼2018-01-14 22:12
                            好不容易看到这么成熟的文~~~就~~~没有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1-15 13:33
                              最近一个月准备期末考试,文章更新放置了一段时间,对不起
                              三天后回家开始继续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1-15 13:3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1-17 12: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1-17 17:10
                                    相当不错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8-01-17 21:10
                                      00.
                                      “如果——当然只是如果的话——如果我的希望变成现实,我会开心吗?”
                                      「没有什么开心不开心,只有接受不接受。」
                                      “……”
                                      「不,或许连不接受的资格都没有。」
                                      04.
                                      12月25日夜。
                                      回到工作中的我。
                                      “目前为止暂时先这样子吧,”坐在会议室中的鹿丸叼着烟斗说道。
                                      “那个烟斗……”
                                      我看着他。
                                      “手鞠给我买的,”鹿丸把烟斗取下来递给我,“虽说我平时都抽烟卷,这东西用起来挺累赘的。跟我般配吗?”
                                      “不配,看着恶心死了。”
                                      “谢谢。”
                                      “……”
                                      “总之,目前为止暂时先这样子吧。”鹿丸把烟都叼回嘴里说道。
                                      “不,那个烟斗……”
                                      “我知道看着很碍眼,给我忍着。”鹿丸抬头瞪了我一眼,“女人特意给男人挑选的礼物,用够一天之前可不能放下。”
                                      “为什么?”
                                      “男人的义务。”
                                      “手鞠要求的吧?”
                                      “这是男人的义务。”
                                      “说人话。”
                                      “手鞠要求的。”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目前为止暂时先这样子吧。”无视爆笑的我,鹿丸再一次说道,“话说!不至于这样吧!我带着就这么难看吗?!”
                                      “我、我觉得她就是为了整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目前为止暂时先这样子吧。”
                                      就先这样子吧。
                                      刚才的烟斗……
                                      请忘掉刚才的烟斗,它已经不重要了。
                                      姑且还是提一句,那个烟斗被鹿丸丢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
                                      “你之前托我调查的东西我都查过了。”
                                      “宇智波的事?”
                                      “是的,”鹿丸将一个边角有些焦黑,看样子是险些被烧掉的卷轴递给我,“找到这东西还真是费了好些功夫。”
                                      我打开卷轴,是一份协议书。
                                      “当年宇智波族内决裂时双方签署的协议书。”鹿丸沉声说道,“应该还是份联名状。”
                                      “……”
                                      我看着在双方协议上不同的,写着签署者名字的笔迹。卷轴虽然十分老旧,但依然是黄纸黑字,字迹十分清楚。
                                      卷轴展开到一半,协议的内容本身才显露出来。
                                      “前面一半的内容都是名字啊……”
                                      我皱皱眉。最后一个看到的名字是宇智波斑。
                                      “的确是……”
                                      “是。再往后翻。”鹿丸冲我挥了挥手。
                                      “……”
                                      我大致看了一眼协议内容,跟宇智波雀的说法大体一致。
                                      “不是内容,你看看协议另一方的名单吧。”鹿丸闭上眼,沉沉地叹了口气。
                                      我继续翻开卷轴。
                                      翻着翻着,手便停住了。
                                      “……这样么……”
                                      并不是翻到了什么相识的名字。
                                      也没有什么感兴趣的内容。
                                      只是,签名在第五个名字之后戛然而止。
                                      “当年没有与千手联盟创立木叶的宇智波族人,就只有这五人而已。”
                                      鹿丸看出我的失望,但还是说出了这个事实。
                                      我看着五人的名字。
                                      宇智波泪,宇智波命,宇智波魂,宇智波叶,还有一个被朱墨划掉的宇智波泉奈。
                                      “那个泉奈,你知道吧?”
                                      鹿丸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抽起了烟。
                                      不是烟斗,只是普通的烟卷而已。
                                      “斑的兄弟。”
                                      我回答道。
                                      “这五人中,泪是年龄最大的一个。”
                                      “其中宇智波魂是宇智波泪的孩子。”
                                      “他的孩子吗……”
                                      “她的孩子。”鹿丸订正道,“其余几个除了泉奈,也都跟魂差不多大。”
                                      我不由得沉默了。
                                      似乎,和我之前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完完全全,不一样。
                                      “我还以为终于发现了什么能够补偿宇智波一族的事情了……”
                                      “别这么想。”鹿丸弹了弹烟灰,“在佐助心中,佐助引以为傲的,应该是他小时候心中的那个木叶警备队的宇智波才对。”
                                      “虽说如此……”
                                      “如今佐助也不是孤身一人。”
                                      “虽说如此……”
                                      虽说如此。
                                      我还是想起当年在第四次忍界大战前的五影会谈后,佐助与带土,我和小樱还有卡卡西老师,双方在桥下对峙时佐助的狂笑。
                                      「把鼬——」
                                      「把父亲,把母亲——」
                                      「把木叶从我手中夺走的一切还给我!!」
                                      “……”
                                      雪,又在下了。
                                      ……
                                      “鸣人君?”
                                      纤细的手指轻抚在我的脸上。
                                      “嗯……”
                                      雪后的阳光很刺眼。
                                      “昨天晚上我……”
                                      我正要说,雏田伸出手指堵住了我的嘴。
                                      “鸣人君,你昨天晚上怎么了?”
                                      雏田此时的表情十分恐怖。
                                      “……”
                                      除了吓得冒冷汗我已经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喝多了对吧?”
                                      “是的……”
                                      “然后,一直在叫一个人的名字呢?”
                                      “……哎?”
                                      “雀是谁?”
                                      雏田低着头问道。
                                      “……之前路过木叶的时候来找我要签证的忍者。”
                                      雏田不语,继续看着我。
                                      “……男的啦!”
                                      被看得发毛的我忍不住喊出来。
                                      “啊啦,是工作上的事情呢。”
                                      雏田笑了。
                                      “那么鸣人君,昨天晚上,喝多了对吧?”
                                      “……对不起。”
                                      “还有呢?”
                                      “我错了。”
                                      “所以呢?”
                                      “下次不会了……”
                                      “那么下次该怎么办呢?”
                                      “找老婆大人倾诉。”
                                      “正确♡”
                                      雏田将戳在我肚子上的手指拿开。
                                      “起来吧,我去做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8-01-17 21:47
                                        “……”
                                        起来后的我有些难受。
                                        我昨天晚上,叫了雀的名字?
                                        为什么我会叫这个名字?
                                        然后,刷牙的时候,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明明就是熟悉的自己,却总觉得哪里不对。
                                        恍惚间,我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眼神慢慢跟小时候的自己重叠起来。
                                        “……我?”
                                        那个被村子里的人排挤的时候的自己。
                                        ……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8-01-17 21:47
                                          小记.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刚开始只是想练练手,写写以前没写过的风格。
                                          结果没想到居然真的有人会喜欢。
                                          回想起当年刚入吧的时候,吧里最活跃的几个人经常聚在一起,谁的文章更新了,谁的文风突然变了,这样讨论。
                                          一晃就是六年。
                                          申请这个账号的时候就是为了写文章发一发。
                                          从那时候开始到今天,已经从初中生变成了大学生。
                                          这篇文我会努力更到最后,希望大家能够在起承转合这期间一直喜欢。
                                          目前为止应该算是到了承的阶段了吧,下一张开始要开始转与合的故事。
                                          顺带一提,我自己杜撰出来的宇智波一族的名字是按照宇智波家族的起名习惯,挑了一些日语里三个假名的字(雀「スズメ」、命「イノチ」、魂「タマシ」、涙「ナミダ」),并不是随便乱起的(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8-01-17 22:04
                                            赞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8-01-17 22:16
                                              嗷嗷嗷找老婆大人情愫才是正确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8-01-17 22:51
                                                还记得我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8-01-18 23:46
                                                  加油QAQ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8-01-21 01:47
                                                    00.
                                                    “我明明已经接受了自己的黑暗。”
                                                    「不,你只是原谅了曾经那个黑暗的自己。」
                                                    05.
                                                    “这次您专程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雀坐在我的对面。
                                                    “没想到你们居然还在木叶。”
                                                    我坐在灯光照射不到的地方。整间屋子除了雀惨白的脸和他面前的铁手铐反射着台灯的光之外透不进一丝光亮。
                                                    审讯室。
                                                    “那个,”雀抬头看着我,“我可以问一下我为什么会被带来这里吗?”
                                                    “因为我需要你帮个忙。”
                                                    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我自己都觉得不要脸。
                                                    “那么为什么把我铐起来?”
                                                    雀一副无辜的表情。
                                                    “他们说,要把你带到这里来需要一个你是在押犯或者嫌疑犯的表象。”
                                                    我拿出钥匙,打开雀的手铐。
                                                    然后我就挨了一巴掌。
                                                    “别以为这样就扯平了。”雀活动着自己的手腕,发出吱嘎的响声。
                                                    “……抱歉。”虽然挨打的人是我,但我觉得这种时候应该道歉的应该也是我吧。
                                                    “活该”这个词就是用在这里的。
                                                    “真没想到木叶村的火影大人除了脑子不好使之外脸皮还这么厚。”
                                                    “姑且问一下,你是从哪里听说我脑子不好使的?”
                                                    “作为英雄就要有自己小时候干过的糗事被世人公开的觉悟。”
                                                    “……关于我小时候的事情,你还听说了些什么?”
                                                    “很多。比如招人讨厌。”
                                                    “……”
                                                    “又比如吊车尾。”
                                                    “…………”
                                                    “再比如反应迟钝。”
                                                    “………………”
                                                    “还有没女人缘。”
                                                    “这些都谁告诉你的?”
                                                    “令郎。”
                                                    “……”
                                                    雏田,告诉了孩子一些不必要的历史知识啊。
                                                    博人,变得很会跟陌生人交谈了嘛。
                                                    话说他们俩是怎么认识的?
                                                    “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令郎误认成了他的师傅。”
                                                    雀看到了我的疑问。
                                                    “你,果然看得到我的想法吗?”
                                                    我问道。
                                                    “是的。”
                                                    雀回答。
                                                    “所以,我重新问一次,这次您专程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我问道。
                                                    “可您还没有说。”雀闭上眼,“我是忍者。是受人委托来决定自己行动的人,不能只因为看透别人的困惑就擅自决定自己要为对方做什么。”
                                                    “为什么?”
                                                    “因为忍道。”
                                                    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
                                                    「真是没用。」
                                                    梦里,葵这样说道。
                                                    “……是这样吗?”
                                                    我攥了攥拳头。
                                                    「明明是你自己的心,为什么要问别人?」
                                                    葵面无表情地指着我。
                                                    确切地说是指着我的身后。
                                                    雀站在那里。
                                                    “你好。”
                                                    雀伸手冲着葵打了个招呼。
                                                    「……」
                                                    葵没有理会他,放下手看着我。
                                                    我却不敢看她。
                                                    我的内心。
                                                    以葵的形象在质问着我。
                                                    「你究竟想要什么?」
                                                    葵,我的内心这样问我。
                                                    “……我不知道。”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脚下。
                                                    梦境之中,除了我、雀和小葵以外一无所有。
                                                    脚下是虚无混沌的黑暗。
                                                    雀始终只是沉默着,站在我身后。
                                                    「回去吧。」
                                                    葵不知何时走到我很近的地方。
                                                    伸出手一推。
                                                    一股力量令我脚下失去了支撑。
                                                    「我觉得这样才是你。」
                                                    “我……?”
                                                    下沉着,我注视着渐渐融入黑暗的葵。
                                                    ……
                                                    “……”
                                                    再次从梦中睁开眼,雀正坐在我的对面。
                                                    “看什么?”我问。
                                                    “看你。”雀回答。
                                                    “……这回答太恶心了。”我皱着眉说道。
                                                    “火影大人,真是个有趣的人呢。”
                                                    “我吗?”
                                                    “似乎除却愚蠢之外,还有着其他引人注目的特质存在着。”
                                                    “……”
                                                    很想说姑且理解成在称赞我,但那样回答就默认了自己很愚蠢这句话。
                                                    “我要走了。”
                                                    雀起身走向门口。
                                                    “喂!不是说要你帮忙的吗?”
                                                    我想要叫住他,雀伸出手止住我的话语——
                                                    “我帮不了你。”
                                                    雀如是说。
                                                    “我的瞳力能够窥视别人的记忆,甚至内心。然而只是窥视自己的内心,或者搜索记忆的话,任何人凭借自己的力量都可以办到。”
                                                    “可我……就是因为我没办法知道我自己的心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想法才会需要你的帮助啊。”
                                                    我看着自己的手。
                                                    “你的内心?”雀指着我,“是说刚刚梦境里那个小女孩吗?”
                                                    “……不是吗?”
                                                    我反问。
                                                    雀的眼神渐渐变得戏谑。
                                                    “你认为那是你的内心?”
                                                    “……”
                                                    我被问住了。
                                                    不是吗?
                                                    我的内心——
                                                    「你究竟想要什么?」
                                                    这样问我。
                                                    等等……
                                                    我的内心,在问我问题吗?
                                                    应该问问题的人,不是应该是我才对吗?
                                                    “你的意思是……”
                                                    我看向雀的方向。
                                                    然而雀已经不在那里了。
                                                    “……!”
                                                    木叶村的审讯室是这么容易逃脱的吗?
                                                    不,应该是把他的手解放开的我的错才对。
                                                    “哈哈……”
                                                    我笑了。
                                                    为什么笑?
                                                    我不知道。
                                                    “你说我现在到底在想什么呢,九喇嘛?”
                                                    我苦笑着,问道。
                                                    “……”
                                                    “九喇嘛?”
                                                    “九……喇嘛?”
                                                    ……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8-01-29 00:56
                                                      00.
                                                      “为什么……心中会有黑暗呢?”
                                                      「或者因为你置身外界的黑暗之中,或者因为你被外界的光明所包围。」
                                                      06.
                                                      九尾陷入了沉睡。
                                                      这是木叶村针对现状对外部发出的声明。
                                                      而现实情况更糟。
                                                      现实情况是根本不知道九喇嘛究竟发生了什么。
                                                      木叶村的对外宣告称,第七代火影只是由于一些不知名的因素而暂时无法与九尾妖狐进行沟通而已。
                                                      事实上不止如此。
                                                      连同我为了防范这种情况而储备起来的九尾查克拉,现在都无法调动了。
                                                      木叶村的战力现在可以说是被大幅度削弱。
                                                      “如果真的是这样,现在你就需要被保护起来。”
                                                      卡卡西老师这样建议。
                                                      “……为什么?”
                                                      为什么?
                                                      其实我还是知道的。
                                                      没有了九喇嘛的我现在恐怕和现如今村子里大部分上忍实力无差吧。
                                                      “放心吧,身为仙人之体的你现在的实力没你想的那么糟。但恐怕也差不多就是那么回事了。”一旁的鹿丸拍拍我的肩膀,“即使如此,你还是需要被保护起来。”
                                                      “所以我才问为什么?”
                                                      “如果有敌人趁此时机来进攻木叶,那么敌人最担心的是什么?”卡卡西老师沉着脸,“毫无疑问是你体内的九尾之力随时有可能复苏。”
                                                      “……”
                                                      我其实是明知顾问。
                                                      “那么敌人的首要目标是什么?”
                                                      “……让我体内的九尾永远沉睡下去。”
                                                      我攥着拳头。
                                                      没了九尾的力量,我感觉连拳头都攥不紧。
                                                      “你知道就好。”
                                                      卡卡西老师说着,起身从浴衣的袖子里拿出一个卷轴。
                                                      “这里就是你要去藏匿的地方。”
                                                      “……”
                                                      我扫了一眼卷轴上写着的地点。
                                                      “放心吧,这次藏匿的对外声明也已经发出去了。”
                                                      “借口是什么?”
                                                      “五影会谈。”
                                                      “也就是说?”
                                                      “这次你的保镖是其余四位现任的影。”
                                                      “而五影会谈期间,现任的五影本人都不在各自的村子里,各村子都会进入戒严状态。这样一来即使有人想要趁虚而入,恐怕也很难以村子为目标了。”鹿丸解释道,“另外……”
                                                      说到一半,鹿丸回头看着卡卡西老师,脸色有些难看。
                                                      卡卡西老师冲他挥挥手,示意他说下去。
                                                      换句话说就是“我不会帮你说的,这话你去说。”
                                                      “……另外,这次你的随身护卫……”
                                                      鹿丸叹口气,也冲我摆摆手,“你自己往下翻吧。”
                                                      “……?”
                                                      我接着打开卷轴。
                                                      “……”
                                                      难怪鹿丸说不出口。
                                                      这跟独裁政治有什么区别?
                                                      看着我越来越愠怒的脸,卡卡西老师抿了口茶(手法熟练,完全看不到他的脸)。
                                                      “总不能让人抓到你的把柄逼你现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8-02-11 01:09
                                                        “真有那种必要的话,那就把全村的人疏散去避难好了!”我拍下桌子大声吼道,“只有我身边的人被一同保护起来算什么火影!”
                                                        “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卡卡西老师站起来瞪着我。
                                                        眼神依旧犀利。
                                                        就像当年第七班刚刚成立的时候。
                                                        “……”
                                                        我一时想不出反驳的话。
                                                        的确。
                                                        想想也知道不可能。
                                                        村子里的人有村子里的人的生活。
                                                        马上到年底了,更是如此。
                                                        “相信我们吧,你不在的时候我们反而能把村子保护得更好。”
                                                        “按照以往的惯例,对外公开五影会谈的地点。”
                                                        我加重了语气,“如果真的有人想要趁此时机来找我的话就让他们来找我好了。”
                                                        “……”
                                                        鹿丸瘪着嘴角,看看我,又看看卡卡西老师,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
                                                        是年12月26日,举行五影会谈。
                                                        地点:云隐,龟岛。
                                                        执行人:旋涡鸣人。
                                                        备注:第七代火影。
                                                        随行护卫:旋涡雏田,旋涡博人,旋涡葵。
                                                        ……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8-02-11 01:15
                                                          沙发


                                                          回复
                                                          31楼2018-02-11 16:21
                                                            00.
                                                            “被我否定了的想法,也是重要的吗?”
                                                            「不重要了。就像已经被你奉行的想法一样。」
                                                            02.5.
                                                            “师……不对。”
                                                            交完任务回来的路上遇见了一个男人。
                                                            第一眼还以为是师父回来了。
                                                            “嗯,请问是在下挡住了你的去路了吗?”
                                                            不,仔细一看眼前这个人和师父在各种意义上都完全不一样。
                                                            除了长相有点相似。
                                                            除了一样的三勾玉写轮眼。
                                                            “你是……?”
                                                            “啊,仔细一看,您和第七代火影大人长得还真是像呢。”
                                                            “……”
                                                            他,一开口,就说出了一个,我最近很不想听到的,话题。
                                                            一个让我很火大的事实。
                                                            能够一开口就让别人不得不讨厌他,这绝对是一种天赋。
                                                            谁和那个毛寸长得像了——虽然很想这样说。
                                                            但那个毛寸确实是我父亲。
                                                            “啊啊,不好意思,我并没有冒犯的用意。”面前的人连忙摆手解释道。话说他怎么知道我很不爽的?
                                                            “话说,你是谁啊?”
                                                            我皱着眉头问道。
                                                            “嗯,正如您看到的,我并不是您的师父宇智波佐助大人。”
                                                            “……”
                                                            他怎么知道我师父的名字的?读心术?
                                                            “哈哈……刚刚令尊也是一样的问题呢。”
                                                            话说我还没问什么东西吧?
                                                            “抱歉恕我僭越,刚刚一不小心就回答了您心里的问题。”他赔着笑挠挠头,“虽然能够看到对方的内心,但也因此经常区分不清楚对方内心的想法与嘴上的言语。失礼了。”
                                                            不……我倒是没关系。不过……
                                                            “不过什么?”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在跟我的旁白对话不是吗?
                                                            “啊,我这样做阁下会觉得很奇怪吗?”
                                                            读者会觉得奇怪吧。
                                                            ……
                                                            “总之,阁下便是旋涡鸣人大人之子吧。”
                                                            汉堡店楼顶上,雀端着餐盘坐到我对面。
                                                            “虽说我个人不想承认吧。”
                                                            我先他一步取餐,已经在吃了。
                                                            周围的人很多,但我还是隐约听见他小声咕哝了一句:“原来火影大人的烦恼源长这个样子……”
                                                            “烦恼?”
                                                            是说我吗?
                                                            “令尊大人最近很烦恼你莫名其妙冲他发火这件事情啊。”
                                                            “……这是我们家的家务事。”
                                                            “是的,一点没错。”
                                                            我看着雀,雀的笑容有点像能乐的面具,看上去很假。
                                                            可能是脸色的原因吧。看着那惨白的肤色就会觉得这个人应该根本笑不出来才对。
                                                            “记得圣诞节却不记得老妈生日,这样的父亲的确很过分吧。”
                                                            “!!”
                                                            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一股血冲上了我的大脑。
                                                            嗡的一声之后,我看见自己的手拿着纸杯,杯口对着雀。
                                                            而雀身上则溅满了可乐。
                                                            “……”
                                                            服务生闻讯赶来,看着我,再看看雀,一时搞不清楚状况地僵在那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8-02-20 02:53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