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雏吧 关注:70,818贴子:1,255,311

【原创】丝丝心动(转性鸣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身高差在此。

这篇是看到吧里有人转载的手绘突然来了灵感,于是LZ心痒痒啊,也自己撸一张,用此镇楼,手残、像素渣,求轻喷


为什么超过100万的华人留学生都选择UAKA来充值微信,支付包,苹果手游呢? 新用户送10美金,限量100份!
2018-01-22 08:16 广告
漩涡鸣子一直以为自己很懂爱情。
比如从上忍校开始就一直在意的春野樱,一个阳光开朗的男孩子,举手投足间透露着朝气,让人忍不住地想要靠近。
于是她大胆地跟他表白:“我最喜欢你了!”
得到的却是一个脑瓜崩,还有一句:“傻瓜,别开这种玩笑。”
樱有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叫宇智波佐子,是个冷冷的闷油瓶,长的挺漂亮,忍术也很厉害。
她几乎是全班男生的女神。
不过那有又什么关系,自己跟她争个高下,打败她,樱一定会回心转意!
接下来的日子,争吵跟脑瓜崩周而复始。
羁绊变得错综复杂。
命运分开又交织。
兜兜转转,等一切归于平静时,果实已经结成,而花,已然凋零。
十一月份的木叶总是会落一场大雪,将这片土地上的所有都用银白来妆点。
冻人的气温让街道变得十分冷清。
烤肉店的小包厢里挤满了人,加长的桌子一片狼藉,东倒西歪的盘子里放着半焦的牛肉,撒出来的果汁跟酒水混合在一起,滴在快要熄灭的炭火上,发出呲呲的声音。
樱仰头喝下最后一口清酒,放下杯子,扫试一圈,最后把目光停留在身边的女孩身上。
“好了,大家差不多该散了。”
店门口挂着的报时钟望着有些年代了,一到整点就发出闷闷的当当声。他留意着,应该是敲了十一次。
钟声吵醒了正在打瞌睡的众人,大家开始起身,嘟囔着:咦,我怎么睡着了?天呐都这么晚了!谁要送谁回家之类的,一时热闹起来。
“天天过来帮我!”井野架着喝醉的丁次,苦笑:“这小胖妞我一个人还真应付不过来。”鹿丸扶着昏昏欲睡的佐井,还不忘腾出手去拉拉闺密的衣服,嘴里叨叨着:“真麻烦,酒量浅就应该去喝果汁……”
牙是最先离开的,因为上个月开始交往的猫忍帅哥已经找上门来了。
唯一没喝酒的李跟志乃同行。
猪鹿蝶一行人也离开了,包厢里瞬间宽敞不少。
樱望着靠在软垫上睡着正香的鸣子,过去戳了戳,对方一动不动。
“这家伙睡觉还是一如既往的雷打不动。”转过头,看着椅子上正襟危坐的佐子,要不是正在打架的眼皮出卖了她,樱简直以为她现在还能去参加一场木叶村防御系统的讨论。
“我先送你回家吧,这里离你家挺远的。”
“嗯……”佐子点点头,她醉后出乎意料的乖顺让樱心生怜意。
鸣子裹着雏田走之前留给她的外衫,应该不会着凉,等自己回来也差不多该醒了,到时候再送她回家。决定后,他扶着佐子站起身。
门啪踏一声被打开,他以为是进来收拾的服务员,正想开口,一愣。
雏田,你怎么回来了?”因为族中有事,雏田在聚会玩到一半的时候被叫走,让大家好不扫兴。
“我想着你们会喝醉,回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他笑了笑“抱歉,这场聚会本来就是我发起的,但因为家里的事情……”
“没关系没关系,大家都知道的,不怪你。”樱摆摆手。马上要继任族长的雏田很忙,挤出时间跟大家聚了一场,这份心意他们都很感动。
“鸣子还在睡着,这家伙的酒量一直不好,喝的还挺多。”樱扶着佐子,指了指,说道:“她家挺远的,雏田,可以麻烦你送鸣子回家吗?”
———————————
鸣子是被风吹醒的。
“嘶……好冷……”迷蒙着睁开眼,她感觉自己被人抱着。
“你醒了?”头顶传来熟悉的声音,“很冷吗?”她感觉自己被抱紧了一点。
这声音……雏,雏田!?
“我,我为什么会被你抱着?”她抬起头,被风吹的发冷的脸迅速升温,加上酒精的作用,红彤彤的。
“你喝醉睡着了,为了送你回家,我就抱着你了。”对方的回答不紧不慢,理所当然。
“那,那我现在可以……可以自己走了……放,放我下来吧!”可恶!怎么说话磕磕绊绊的,是因为喝了酒吗?鸣子在心里懊恼着,一面挣扎着让雏田放她下来。
她如愿以偿。
踏在雪地里,鸣子感觉脚下有些虚浮。
一只手伸过来稳住她的手肘,瞥见白色的手袖,她心虚地舔了舔嘴皮。
真丢脸!我就不应该逞强!她暗自腹诽。
接下来的路程里,两人都不再说话。
鸣子一路埋头看雪,雏田的手一直稳稳当当地托着她,掌心传来的温度烧得心砰砰地跳。
烤肉店离她的家并不远,走个十多分钟就到头了。
“就,就送到这吧……”看到熟悉的楼梯口,鸣子终于抬起头。
按理说,她应该请雏田上去坐坐,喝杯热水什么的感谢一下,但是……一想到自己乱七八糟的房间。制造的垃圾还没处理,下午晾干的内衣似乎还放在床头没来得及折,要是让雏田看到……
不!绝对不可以!
突然猛地记起樱初到她的房间时,踢着堆成一摞的泡面桶,环顾四周一脸嫌弃地跟自己说:“鸣子,你一个女孩子的房间好歹也收拾的整齐一点啊!比我的房间还乱!”
当时她是怎么说的?
“有什么关系,我自己舒服就行!”
现在她后悔了!
明天!明天早上一起床她就开始收拾房间!
“好吧……那你早点休息。”雏田还是笑的很温柔,太好了,他没生气。
两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
“那,那个……”看着雏田,鸣子突然开口。
“嗯?”
“你,你当上族长以后,是不是会更忙……”
“嗯……是。”
“那……以后,是不是经常见不到你?”
雏田一顿,笑着开口,道:“你会想我吗?”
“嗯……会,会吧……”鸣子把头扭向别处,脸再度烧了起来。
“那么,新年祭,我会来找你的。”他抬起手,轻轻地刮了刮她的鼻子。
鸣子被吓到了。
雏田是怎么了?那么亲密的动作!对她!
“再,再见!”捂着鼻子,她转身往楼上冲,木制的楼梯发出不小的吱嘎声。心好像要蹦出来似的,猛烈地狂跳!抖着手拧开门,鸣子飞快地进去,关门的力气之大把以至于把楼下的邻居震醒,拿着扫把顶着她家的地板,叫骂道:“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不过鸣子才不在意这些,她现在正靠在门后,摸着自己的鼻梁,抚着发烫的脸,大口喘息。
似乎过了好一会儿,她终于平静下来。
楼下呼噜打的震天响,盖过了外面的虫鸣。
猛地注意到身上穿着的外衫,宽大的衣摆盖住她的脚踝,颇有及地的趋势。
这是……雏田的衣服!
急忙打开门,看到屋外的落雪,纷纷扬扬的,哪里还找得到他的身影。


回复
举报|2楼2017-11-19 15:31
    由于要考四级的关系,lz只能勉强做到一周一更,龟速,米娜见谅


    回复
    举报|3楼2017-11-19 15:34
      @骗寄521 老铁快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11-19 15:36
        性转文吗,少见啊


        我也很喜欢性转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7-11-19 19:41
          意外少见的!


          dd


          镇楼是楼主画的吗天呐!!!鸣子小姐我想同你困觉!!n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11-21 21:53
            本来是要改的,在手绘里看到hinato不知道怎么翻译叫是叫雏斗嘛?那下回改成雏斗君好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21 22:19
              专业的技术团队为您定制太阳能发电设备 您买的实惠,用的放心.为您提供安全稳定的绿色电力
              2018-01-22 08:16 广告
              楼楼,超超喜欢的,加油


              厉害


              哇!鸣子小姐姐超可爱的!很棒啊!第一次看见性转文呢,很好看(●◡●)ノ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7-11-26 00:33
                雏斗好撩人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1-26 10:57
                  给个建议,要不樱改叫樱丸吧


                  日向在一个明媚正午迎来了新的族长。
                  巨大的铜钟发出雄浑的低鸣,悠悠的声音传遍木叶。
                  “上次听到这个声音我还没上忍校啊。”坐在下首的卡卡西感慨着,新一任日向族长的就任仪式他作为火影受邀观礼。
                  “果然是一个古老的家族。”
                  旁边的夕日红没有搭话,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从远处走来的华服少年,眼眶微红。
                  ‘带他走吧,日向不需要这种**。’她永远记得七年前从那个男人口中说出来的话,亦如他的白眼,锐利伤人。
                  而那个被称为**的孩子,当时就站在纸门外,一脸的失望跟颓靡。
                  循着礼仪,铜钟被撞了一次又一次,雏斗踩着鼓声,一步一步走向主位。
                  ‘红老师,明天的就任仪式,您来参加好吗?’
                  七年间的点点滴滴像电影似的在她的脑海中不断闪现,当初那个只高到她手腕的孩子,说话做事都带着些怯懦的孩子,那个被家族放弃任由其生死的孩子,经过时间的磨洗,如今坐居首席接受族人的拜礼,举手投足是那么的自信与耀眼。
                  “我就知道……雏斗……”看着自己的学生从长老手中接过象征地位的令牌,红终于忍不住落下泪来。
                  “啊啦,现在可不是掉眼泪的时候。”
                  一张纸巾不着声色地出现在她手里,卡卡西还是那副慵懒的语气。
                  “我知道他很优秀……雏斗在看着你呢。”
                  抬起头,日向年轻的宗长正望着她,眼里划过些许担忧。
                  “那当然。”红急忙押了押眼角,报以对方一个安抚的微笑。
                  “他可是我的学生啊!”眼里是满满的骄傲跟自豪。
                  ——————————————
                  大概是白天放晴的缘故,木叶的夜空难得的露出一轮弯月。
                  日向分家的主宅,一间暗格里传来低声的咒骂。
                  “为什么不让我下手?”一身劲装的白眼忍者满脸怒容,明明气极却又不得不压低声音:“那个时候明明就是最好的机会!”
                  “稍安勿躁,继。”穿着白浴衣的少女端坐在小木几前,把沏好的茶往他面前一推,缓缓开口:“这是永明大人的命令。”
                  “杀了他也是永明大人的命令!”
                  “大人可没说在仪式上动手。”
                  “……”
                  “别忘了还有火影在场。”
                  卡卡西……想到那个在四战上复制了上千忍术的拷贝忍者,男人的气焰顿时消了不少。他深吸了口气,端起面前的茶一饮而尽。
                  “要不是宁次……”
                  “宁次已经战死……”少女微微皱眉,似乎很不满意男人旧事重提,道:“你作为木叶的暗部,只需要利用职便好好监视他,平常不要在他面前露面。”
                  “我知道……”
                  “过几天就是他外出巡礼的日子……”
                  “难道大人想在半路上……”说到这里,男人用手指在茶几上抹了一下。
                  “不,大人没有明确的意思,我们静观其变。”
                  “他似乎很得人心,分家的大部分人都有效忠的意思,我怕时间越久越不好做……”
                  “……”
                  “杀了他,扶持他的妹妹,一个十岁的小丫头,到时候还能不任大人摆布?”
                  “……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继。”眼前的男人太操之过急,让她生出反感之心。
                  这个男人就这么想要日向雏斗的命么?
                  因为宁次?
                  “他最近在做些什么?”
                  “忙着整理他父亲的旧物,接手族长事务。”
                  整理旧物么……
                  少女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起身。
                  “你回去吧,继,我会再联系你的。”
                  “这几天不要再监视他了,你也许已经暴露了。”
                  ———————————————
                  日向宗家的宅院,已至深夜,书房的灯依旧亮着。
                  堆满各种账簿的矮桌上伏着一个少年,灯光越过他高挺的鼻梁,映在初显棱角的侧脸上。
                  日向雏斗握着笔,在账本上圈点着。
                  忽的,木制的门杦被轻轻地敲了两下,借着月光,倒出一个人影。
                  “他回来了,大人。”
                  “嗯……”
                  少年回应着,翻开族谱,提起一支极细的笔,在页末画上一抹朱红。
                  “要继续看着他吗?”
                  “……不必,这几天他都不会再有动作了。”沉吟了一会儿,少年放下笔,转向身后。
                  蜷缩在榻榻米上的孩子发出沉稳的呼吸声,似乎是梦见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嘴角还噙着淡淡的笑。
                  伸手捋了捋小姑娘柔软的头发,少年目光温柔。


                  回复
                  举报|18楼2017-11-28 23:24
                    上个星期的补更,因为周末上课没来得及更新,嗯。


                    回复
                    举报|19楼2017-11-28 23:27
                      我们雏田就算性转成了雏斗也是个爱护妹妹的哥哥啊

                      红老师极其欣慰!嗨森!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7-11-29 01:39
                        这个好好看


                        666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7-11-29 19:39
                          日向雏斗第一次遇到漩涡鸣子是在忍校前的树林里。
                          当时家里养的猫突然不见了,外面飞着雪,他担心猫受冻,背着科跑出了日向府。
                          木叶那么大,要找一只猫谈何容易。他只能从它经常去的地方开始找起。
                          “会不会在秋千那里呢。”
                          冬天的树枝干都变得光秃秃的,从远处就能毫不费力地看见忍校前面挂着的秋千。
                          “好像有人在那里。”秋千上面坐着一个人,应该是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雏斗打算上前去问问她有没有看见他的猫。
                          “哟哟哟,看看这是谁。”随着沙哑的嗓音,身旁突然窜出三个男孩子,以最高的为首,分别将他在中间。
                          “那么奇怪的眼睛,是日向家的人!”
                          “啊啦,是个怪胎呢。”
                          三个人抱着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里漫着轻蔑。
                          雏斗一怔,这群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孩子说话带着明显的恶意,让他很是心慌。
                          他不记得自己有惹恼过他们啊。
                          “那个……我……”
                          “喂,如果你真的是日向家的人,就使出白眼给我们看看啊。”
                          “不然就别盯着这边看啊!你不知道你的眼睛很恶心吗?”
                          “你这个白眼妖怪!”
                          如此直白的叫骂,别说是小孩子了,就连大人也会伤心吧。
                          雏斗感觉自己眼前一片模糊,他突然很想科,如果他在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哎哎,你们看,他哭了耶!”
                          “你还别说,这个怪胎哭起来还蛮好看。”
                          日向雏斗鼻子发酸,用袖子不停地抹着眼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长那么大从来没有人用那样的语气对他说这种话。
                          “喂!你们!”
                          男孩们无礼的嘲笑被一声略微尖锐的娇喝打断,他们转过身,看见一个系着红围巾的女孩跑过来,被梳成双马尾的金色头发在雪地里很是惹眼。
                          “不许你们欺负他!”
                          “你又是谁?多管闲事!”
                          “我叫漩涡鸣子,是未来的火影!”
                          “哈哈哈,你?火影?”女孩的到来转移了他们的注意力,几个人走过去,把她圈了起来。
                          “可恶,做好觉悟吧你们!”
                          “哎?!”
                          “影分身之术!”金发女孩伸出手在胸前结了个印。砰砰两下,大团的烟雾冒出来,飘散后,白白的雪上立着两个蜻蜓大小的影分身,一副准备打架的样子。
                          空气中顿时爆发出刺耳的笑声。
                          “啊哈哈哈哈,笑死人了!”为首的孩子一脚踩了上去,跨两步上前扯住女孩脖子上的红围巾,冲着她扬起拳头。
                          “让我来教你怎么当火影!”
                          后面的日向雏斗看的心惊胆战,他是第一次看见同龄人打架。
                          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不管怎么说,男孩子怎么可以欺负女孩子!
                          推开挡在他面前的两个人,雏斗伸手一把揪住那个孩子的后领,用力一拽,学着父亲每天练习柔拳的样子,五指并拢成掌,对着他的肩膀推了过去。
                          噗的一声,为首的孩子摔倒在地上。
                          “哎呦!”
                          发生了什么?
                          大家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回过神来,只看见刚刚气焰还是十分嚣张的男孩现在正坐在雪地里痛哭。
                          “哈!大介!”剩下的两个男孩急忙上前想要扶他起来,却没想到对方突然耍起了脾气,一个劲儿的淌眼泪,赖在地上就是不肯起来。
                          “你这家伙……”他们起身,把目光再次转向日向雏斗,准备动手教训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却看见他的脸周围浮起的两根青筋,以及他们认为变得十分可怖的眼睛。
                          “妖、妖怪!这家伙……果、果然是个妖怪!”
                          “呜……我要找妈妈……”
                          雏斗又怔住了。
                          三个人都哭了,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愣着干嘛,跑啊!”身后传来小声地低呵,接着他感觉手被拉住,有一股力气在拽着他往相反的方向跑。
                          “哎……可是……”
                          ——————————————
                          有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日向雏斗看着眼前正在喘气的女孩子,搭在她肩膀上的双马尾一前一后地摇晃着。
                          她拉着自己跑了好远,一直到忍校的操场才停下来。
                          原来遇到这种事情是要跑吗?他眨眨眼。
                          “哈哈,你还挺厉害的嘛!”鸣子抬起头冲着面前的男孩子笑着,刚刚还在哭鼻子下一秒就把人撂倒,他可真奇怪。
                          “呃……嗯……谢、谢谢……”
                          “什么嘛,应该是我谢谢你啊!”她凑上前,道:“如果不是你,我就被揍了,谢谢你!”
                          雏斗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眼睛。
                          蓝蓝的,亮亮的,嗯……像天空一样。
                          想到刚才自己被被人叫白眼妖怪,他突然很羡慕这个女孩。
                          如果我也有一双这么漂亮的眼睛就好了。他想着,抬头想再看看那双蓝眼睛,却发现对方凑了过来,离得那么近。
                          “呀……”他脸不争气地红了。
                          “我在跟你道谢,你脸怎么那么红啊,发烧了吗?”
                          “我……那、那个……”
                          “哎!你的眼睛!”
                          又是眼睛……雏斗把头偏了偏,似乎不想让她看见。
                          “白白的,像雪一样呢,不不,像冰!好漂亮!”
                          ————————————
                          自从那天以后日向雏斗似乎变得开朗了一些。
                          一想到那天跟他挥手告别的金色身影,他就会不争气地脸红。
                          而且他的眼睛发生了一些变化,有时候会看见一些局部流动的查克拉。然后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父亲,紧接着就被安排学习了柔拳。
                          当然,作为一个孩子,他还是有上街游玩的时间,只是他都很少找到那个金色的身影。
                          直到第二年的夏天,他看到面具店的老板把一个狸猫面具砸到她身上。
                          “面具给你!***!”
                          他还是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即使他们的隔的很远。
                          但他还是来晚了,跑到面具店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她了。
                          周围的人窃窃私语,对着她消失的方向指指点点。面具店老板口中骂骂咧咧,说什么狐妖的煞气挡了他的财路。
                          雏斗感到前所未有的恼怒!
                          他转身叫住那个老板。
                          “等一下!”
                          “嗯?”老板转过头来,似乎是认出了他的身份,立马就露出讨好的微笑。
                          “原来是日向家的公子啊。”
                          递给他一枚银币,他直视他的眼睛,郑重其事地道:“刚才的狸猫面具是她买下来的,请你不要再对她说那样的话。”
                          “什……”
                          “口不择言才会阻挡你的财路。”
                          ——————————————
                          似乎在远处看着她已经成为了日向雏斗的一种习惯。
                          “可恶!鸣子你个死丫头,今天我饶不了你!”
                          提着油漆桶的小姑娘没有一点矜持的样子,咧开嘴大笑着在街上奔跑,后面追着一个年近四十的暴躁男人,引来不少关注的目光。
                          “你追到我再说!”
                          但是小姑娘的速度又怎么能与成年男人相提并论呢。
                          眼看着就要被捉住,雏斗开了白眼,十岁的年纪只能看清楚部分筋络,他对着小腿,用力抛出一块小石头。
                          “哎呦!”男人摔倒在地。
                          “哈哈哈哈,笨蛋大叔!”
                          “可恶!!!”
                          他看着她笑,看着她哭,看着她努力地练习忍术,看着她不断地得到周围人的认可,他可以为她在雨天悄悄地留下一把伞,也可以在她没有多余的钱付账时恰好捡到掉在桌子下面的铜板。他可以在她情绪低落的时候给予她鼓励,他亦可以,在危难关头为她献出自己的生命。
                          “因为我,最喜欢鸣子了。”
                          十四岁的那年村子里来了一个云之国的忍者,因为某种原因要在村里住上几天,为了维持生计,他做起了云之国的甜点——棉花糖,
                          一时很受姑娘们的欢迎。
                          他看见鸣子每次都站在小摊前,看着师傅裹出一个又一个的彩色棉球,最终还是走开了。
                          “什么,你问那个云之国的忍者?他昨天就走掉啦。”有着眯眯眼的女人挑了挑手里的毛线,道:“怎么,小伙子你想买棉花糖?”
                          “嗯……”
                          ——————————————
                          自从就任仪式过后谁也没有再见过日向雏斗。
                          他就像随着钟声,消失了似的。
                          不知不觉就到了十二月份,雪飞的更大了。
                          鸣子捧着一杯热水伏在窗口,隔着玻璃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行人发呆。
                          “果然下雪天什么也做不了。”
                          “也不知道雏斗现在在哪……”
                          看了看衣帽架上挂着的洗干净的褐色外衫,她不由地想起半个月前她去日向宅的情景。
                          “咦,鸣子小姐,有什么事吗?”
                          “我找雏斗,不知道他忙不忙……”
                          “雏斗大人不在府内,几天前去巡游了,不知道鸣子小姐有什么事情,属下可以代为转达。”
                          “这样啊……”抱紧手里的衣服,她随便扯了个谎:“火影大人要找他有些事情,既然他不在那就算了……”
                          接着,她走掉了。
                          回到家,她又把衣服挂了起来。
                          其实,只要把衣服交给他的族人不就好了?省得自己又跑一趟。
                          为什么……
                          是为了亲自向他道谢,还是……
                          她想见他……


                          回复
                          举报|23楼2017-12-02 13:19
                            以上就是本周的更新~嗯。
                            还是用了雪地梗,不过雏斗是男孩子稍微改了一下。
                            另外附上昨晚撸的《奔跑的小鸣雏》!渣手绘,轻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2-02 13:32
                              我们雏斗为鸣子去学习怎么做棉花糖么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7-12-02 14:44
                                暖贴


                                没人看么……好难过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12-07 00:11
                                  是我文笔太渣了么……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2-07 00:13
                                    有人有人


                                    有人!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12-07 08:32
                                      楼主要是日更就好了


                                      有人有人好看的文斷更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