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蓉迷吧 关注:231贴子:7,388

【挚爱靖蓉】人间有味是清欢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傻哥哥,我相信你呀。”白衣女子笑了,眼中的泪光也熠熠生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22 16:24
    因为挚爱靖蓉,所以脑洞了同人文一小段,偏言情,有侠没武(因为打戏的场面楼楼真是无能,所以决定扬长避短,只谈感情和这个侠字),不喜勿喷,接受指正,请多多关注本文禁二传,谢谢支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22 16:30
      大概背景从靖蓉回桃花岛开始的,大概背景就是成吉思汗病逝后蒙古人暂缓伐宋,给襄阳一段难得的安稳,靖蓉决定回桃花岛成婚,故事就发生在路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7-10-22 16:31
        【壹】
        “靖哥哥,靖哥哥……”黄蓉口中呢喃,眉头紧锁,眼中有泪流下来,却没有要醒来的迹象。
        “唉,这姑娘自从你从山下捡回来就一直昏迷不醒,嘴里又一直在说着胡话,这可该怎么办呀。”老妇人说着,又摸了摸黄蓉的额头“这额头还是滚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退下去。”
        “这姑娘受的是内伤,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样,但愿这姑娘吉人自有天相,咱们好生照顾她就是了。”老伯低头收拾自己的药箱。
        这是黄蓉离开郭靖的第五天,她也整整昏迷了五天,救下她的老伯是一个医者。这五天老伯虽然一直施针施药,黄蓉却没有要好起来的迹象。偶尔有两次睁开眼,也不会理人,只是口中轻轻的呢喃着“靖哥哥,你怎么可以抛下蓉儿,靖哥哥……”泪随声落,眼神空洞。就这样,五天,没有丝毫起色,昏昏沉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10-22 16:33
          【贰】
          嘉兴。
          郭靖一个人牵着小红马走在嘉兴街头,这已经是和黄蓉分开的第六天了,自从黄蓉赌气离去便音讯全无。他心里除了关心蓉儿的下落,还在自责,自责不该再惹蓉儿生气,更自责自己当天为什么没有拦住蓉儿。嘉兴已近日暮,郭靖却还是在街市上游走,没有目的。此刻他心中所想就是尽快找到蓉儿,打他也好,骂他也好,只求蓉儿回来,她说什么便是什么。
          “靖儿?靖儿”
          郭靖心中烦闷,被叫了好多声郭靖才回过神来。“师父?您怎么会在这?”
          来人正是九指神丐洪七和老顽童周伯通,“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跑这来了?蓉儿呢?”
          “成吉思汗死了,蒙古人内争汗位,没空攻打襄阳,襄阳的局势暂时算是安稳了。”交代完襄阳的事郭靖变得支支吾吾,“蓉儿,蓉儿的事说来话长,她生我的气,已经走了好几天了。”担心、焦躁溢于言表。
          “你把蓉儿气走了?那完了,你看黄老邪不打死你,哎呀我的兄弟,你惹谁不好惹黄老邪,哎呦喂,哎呦喂,这下可好玩了。”老顽童一天就想到郭靖和黄药师打架的场面,笑的跳脚。
          “我说老顽童你是怎么回事啊,蓉儿都被气走了你还想着打架热闹,”七公不让老顽童在乱说话,又转头呵斥郭靖,“你呀你,我说你和臭小子,怎么回事啊,你到底都干了什么好事,能把我的蓉儿气走!蓉儿有个三长两短,不用黄老邪,我都打你!”七公生气,抬手想打下去,郭靖直直的站着,躲也不躲,被老顽童拦了下来“蓉儿古灵精怪的,就是跑了能有什么事,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没有别人欺负她的份,稍安勿躁啊”老顽童虽是不着调,但是就他们目前知道的情况来说,这话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不怪蓉儿,都怪我,这事说来话长,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说吧。”郭靖嘴拙,想要一点一点解释给七公听。
          “好好好,真好走了一天我也饿了,前面有个酒楼,我们去那吧!”老顽童一听吃又来了兴致,他心里笃定小蓉儿不会出事。
          “也行,我们去前面的酒楼吧,你给我好好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七公说着几人向酒楼走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10-22 18:37
            收藏了,楼主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10-22 22:34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10-22 23:19
                我的天,更文哪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7-10-23 04:48
                  【叁】
                  到了酒楼门口,郭靖把小红马交于小斯,几人往酒楼里去了。这酒楼虽比不上嘉兴最大的醉仙楼,但也是个体面的去处,吃食精美,还有唱曲儿的皮影艺人。金兵大败,金人的残兵败将也掀不起什么风浪,蒙古人的铁蹄尚未踏到,这时候的嘉兴依然是一派祥和,仿佛战火从未燃过。
                  “宝钗分,桃叶渡,烟柳暗南蒲,怕上层楼,十日九风雨……”
                  “今天这曲儿不好,什么别啊离啊的,不好玩,没意思。”老顽童摇着头找到一个空位坐了下来
                  “我说你一天就是好不好玩的,现在蓉儿下落不明,你不能别老想着玩了。来,靖儿你过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七公叫郭靖,郭靖却傻傻的楞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眼中似有泪光。“蓉儿,你到底在哪儿啊……”郭靖呢喃,心下说不出的滋味。
                  “靖儿,你来呀,这个时候发什么楞,过来坐下。”七公再叫,郭靖方才缓过神来,坐在七公的身边,又道“这首曲子蓉儿曾在我要去赴华筝婚约的前夜唱给我听,她说她是特意学来唱给我听,希望这首曲子能唱进靖哥哥的心里,后来杨康得武穆遗书假传消息让我留下,又后来桃花岛巨变,我五位师父死于非命,我曾立誓不再与蓉儿往来,真相大白,蓉儿又被老毒物抓走,几度分离,如今好不容易熬到要成亲的日子,我却气走了蓉儿,我怎么这么笨,这么傻!”郭靖越说越自责,重重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似乎这样才能减轻自己的愧疚。
                  “既然都走了,懊悔有什么用,跟我们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吃过这顿我们就分头去找,蓉儿应该没事,吃不了亏的。”七公见郭靖如此懊悔也不再多加责备,这两个孩子的感情有多深他是知道的,“这曲子只怕让你听了更难过,别想过去那些事情了,都过去了,现在想想眼下,我们得如何找得到蓉儿,找到蓉儿又得怎么样能把这丫头劝回来,这么多天没回来定是真的动了气,我们得知道来龙去脉,也好规劝。”
                  “小二,半斤熟牛肉,两碟小菜,一坛女儿红!”老顽童看来是真饿了,对郭靖道“不管怎么样,饿肚子和打自己都解决不了问题,填饱肚子,别让自己饿死,蓉儿总会找到的。”老顽童能想到的东西除了武功和玩,也就只有填饱肚子了,规劝人的事,他是万万做不来的。
                  “老顽童说的也没错,话糙理不糙,况且我也是饿了,咱们边吃边聊。”七公自是担心蓉儿,但是依七公的性格,山崩于前也得吃了东西再想办法,饿着肚子,那可是什么都干不成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10-23 08:38


                    收起回复
                    12楼2017-10-23 12:20
                      加油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7-10-23 23:28
                        【肆】
                        酒菜来的也快,端上桌来老顽童是一点都没客气,七公也夹了块熟牛肉放在嘴里,郭靖哪里有心情吃饭,仰头灌进一口烈酒,“这事应该襄阳说起吧。”
                        一个月前,襄阳。
                        成吉思汗病逝,托雷带着大部蒙古兵返回草原。察合台急于攻下襄阳,稳固自己的地位,命几万精兵突袭襄阳,企图破城。他只想着蒙古铁骑战无不胜,却低估了襄阳城守的坚固程度,突袭失败遂驻扎城下,几度强攻,襄阳城岌岌可危。
                        襄阳太守府。
                        “察合台这几次强攻已经耗去了我军大半兵力,可这攻势却不见弱,再这样耗下去,襄阳终是守不住。”郭靖看着襄阳布防图忧心忡忡,大宋积贫积弱,郭靖心里清楚,但是要他放弃大宋是万万不能的。
                        “是啊,这蒙古鞑子几番强攻虽然没有破城,我军也是吃尽了苦头,现在军中已经颇有微词,军心动摇,只怕下次蒙古鞑子再来进攻,我军不战而降啊!”鲁有脚奉七公之命自华山论剑之后就一直驻守襄阳,几番守城也是身先士卒。
                        战局不利,两人几番商议也不拿不出解决办法,很是焦躁。
                        “靖哥哥”铜铃般的声音传进屋中,黄蓉一身蒙古女子的装扮走了进来,“靖哥哥,你看我这身衣服可合适?”
                        “帮主,你是汉人怎么穿蒙古人的衣服。”鲁有脚看见黄蓉如此装扮很是奇怪。
                        “蓉儿,你把这衣服换下去吧,我们不穿蒙古人的衣服。”自从李萍过世后,郭靖对蒙古的衣食器物都很是排斥,而且黄蓉的这身装扮恍惚间让他想起了华筝,心下烦躁,也无心评论好看与否。
                        “靖哥哥,你不是想让蒙古退兵吗?我穿上蒙古人的衣服就是帮你退兵的。”黄蓉笑盈盈的看着郭靖,只要郭靖想做的事,黄蓉都会想办法助他一臂之力,见到黄蓉的表情郭靖就知道,她应该是想到守城之法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10-24 20:01
                          中途插一张桐蓉儿在赵王府,蒙古装自行脑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24 20:15
                            【伍】
                            “蓉儿,你可是有什么守城的好办法?说出来与我听听。”
                            “靖哥哥,鲁长老,这几日你们一直在讨论如何守城,可我想的却是如何破敌,这样一直守下去不是办法,我在研究岳爷爷的兵法时,发现当年岳爷爷曾用宋威所创的撒星阵打破金兵,以弱胜强,我们又为什么不能一试呢?这撒星阵的队形布列如星,分合不常,闻鼓则聚,闻金则散。连成一排的骑兵冲来时士兵散而不聚,使敌人扑空。等敌人后撤时散开的士兵再聚拢过来,猛力扑击敌人,并用刀专砍马腿,以破蒙古铁骑。”
                            郭靖听了破兵之计很是欢喜,刚要插话,黄蓉又道“可是我们现在的兵力太弱,怕阵法也无**敌制胜,所以我就打扮成蒙古女子的样子自称华筝,去见察合台诈称投降,吸引他的注意力,你派两小队的分别从左右两翼渗进蒙古军营,一来可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二来也可以接应我,你也可以安心作战,不必记挂我。我进军营一刻钟后你遣那两队人出发,再半个时辰后你就集结所有能用的兵力,出城叫阵,交战以后以散星阵的方式作战,尽力而为,这一战若是成了,蒙古军可退,襄阳可守,若是不成……”黄蓉说了一半没有直接说出结果,但是郭靖和鲁有脚的心里都清楚,此一战,若是失败,襄阳就真的破了。
                            郭靖思量许久,道“现在的战事,不战必败,只有战,才有赢的可能。可是两军交战,只怕你难以全身而退,太过危险,我不能让你去。”这世上,他除了要守卫大宋,他还要保护他的蓉儿。
                            “靖哥哥,不碍事,两军交战情势混乱,以我的武功虽然打不过武林高手,但是要从蒙古军营全身而退还不是难事,我又有软猬甲护身,况且还有两队人接应我,他们不能把我怎么样。”黄蓉自知此事说来容易,要从千军万马中突围出来却并非易事,但是兵临城下,她不能让她的靖哥哥分心。
                            “不行,我们可以直接硬碰硬的强攻,即便我战死沙场,也不能让你担此风险!”郭靖万万舍不得让黄蓉只身犯险,想也不想就拒绝了黄蓉的提议。
                            “靖哥哥不许浑说!”黄蓉最怕听到的就是战死沙场这一类的话,此刻说出,她更是觉得不吉利,“此番出城开战是担着一城人的性命,甚至是整个大宋,蓉儿不会有事,靖哥哥,襄阳不能破。”黄蓉虽然不懂什么家国大义,但是跟着靖哥哥久了,心中自然也是忧国忧民。
                            “蓉儿……”郭靖听了黄蓉的一番话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襄阳、蓉儿、大宋,郭靖一个都不能负。
                            “官人,帮主说的不无道理,不如一试,我去接应,我鲁有脚就算把命搭在蒙古军营也要护帮主全身而退。”鲁有脚虽然武功不济,但也是一代豪杰。况且黄蓉一介女流都不畏惧,他自然不能后缩苟且。
                            郭靖又想了想,虽是不放心,但是为了襄阳也不得不一试,“好,此战若胜,守住了襄阳,我就带你会桃花岛成亲,若你有什么不测,我郭靖,绝不独活。”这是郭靖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好,就像当初你带着我去一灯大师那求医一样,生,一起生;死,一起死。”现在这个时候,黄蓉除了说同生死,再说什么其他的郭靖都会改变现在的计划。可是军情紧急,可不容缓。
                            “鲁长老,你去选人吧,通知下去,明日正午,准备攻城!”郭靖终是下定了决心,就像他说过的,家乡山河壮美,岂容贼人践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10-24 21:42
                              于昨天楼楼有事,所以断更一天,明天可能也不一定有时间,所以今天连发两章,过了这几天尽量日更,还请各位客官多多关注,多多理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10-24 21:44
                                我看的多畅快啊!多畅快!多畅快!唉,还是养肥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7-10-26 03:20
                                  回来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7-10-27 03:23


                                    回复
                                    20楼2017-10-27 21:08
                                      期待后文,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10-28 22:03
                                        催更


                                        收起回复
                                        22楼2017-10-29 10:09
                                          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大家是更喜欢看靖蓉在襄阳,还是希望尽快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10-29 10:55
                                            都行 靖蓉甜和虐都可以 还有不要忽略了靖蓉造郭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10-29 12:03
                                              希望楼主以桐蓉儿为原型来写蓉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0-29 18: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10-29 19:01


                                                  收起回复
                                                  27楼2017-10-29 19:09
                                                    鉴于大家好像都不是对襄阳的剧情很感兴趣,所以这一块楼楼准备一带而过,直接往后推剧情,如果后期大家想看襄阳那一段可以告诉楼楼,你说了楼楼就有可能写小剧场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10-29 21:13
                                                      楼楼没有弃文,也在码字只是中间有一些关系和剧情还没有捋顺,楼楼会尽快顺清逻辑,尽快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11-01 08:56


                                                        回复
                                                        30楼2017-11-01 09:46
                                                          滴!催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7-11-02 13:59
                                                            【陆】
                                                            这一战,凭着黄蓉的计谋打的异常顺利,郭靖带着宋军仅有不到数千人的队伍和数百丐帮兄弟打的蒙古兵溃不成军。从出兵到回城,郭靖再回到督使府已经日薄西山,这一战,从清晨打到了日暮。
                                                            “蓉儿,多亏了你的好计谋,我们胜了!”郭靖还没进门就忙不迭的把这个好消息分享给黄蓉,可是屋里没人回应他,“蓉儿?”见没人回应,郭靖加快了脚步进到屋子里,黄蓉果然不在屋中,屋里只有看起来很焦急的鲁有脚。
                                                            “鲁长老,蓉儿呢?”郭靖不明所以。
                                                            “官人啊,黄帮主……黄帮主她……”鲁有脚支支吾吾。
                                                            “蓉儿怎么了?你说啊!”郭靖似乎感到了不对劲,情绪激动了起来。
                                                            “黄帮主没有出来,是我无能,没能救的了帮主。”鲁有脚自责,却也于事无补,“当我感到察合台的大营,帮主已经被团团困住,双拳难敌四手,而且他们其中也有武林高手,帮主自知难以脱身,就叫我先去帮住官人,帮主之命难违……不过我已经派人暗中追踪,第一波人已经回来了,说察合台带着几队人和帮主往西域去了。”
                                                            “什么?!”郭靖如遭五雷轰顶,从黄蓉出城到自己收兵回城,三四个时辰的功夫,察合台又只带几队亲兵,这时候只怕已经走出了几百里,“你为何不早告诉我!”郭靖愤怒,他生气自己没有保护好蓉儿,也气鲁有脚有什么不早一点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
                                                            “帮主走之前特意交代,无论她能否全身而退,都不得提前告知你,她说此战关系到襄阳能否守住,不能因为她把襄阳拱手相让。帮主还说让我转告官人,无论如何,大事为重。”鲁有脚说着长叹了一口气,“洪老帮主眼光不错,黄帮主心存家国,大仁大义,不愧为我丐帮帮主啊!”鲁有脚心里越发佩服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小丫头,这个小帮主让他自愧不如。
                                                            郭靖听了这些表情微征,随即转身单膝跪在鲁有脚的面前。
                                                            “官人,官人使不得!”鲁有脚被这一跪吓了一跳,连忙要扶郭靖起来。
                                                            “鲁长老,刚刚是晚辈唐突,还望鲁长老不要放在心上。”郭靖似乎比刚才冷静了很多,先是给鲁长老赔了不是,又道“蓉儿被察合台带走,我心中焦急,这一战襄阳已稳,蒙古兵短期应该不会再大举攻城,我不能再守在这了,我得去救蓉儿,所以这襄阳,就拜托鲁长老了!”
                                                            “官人快快请起,这襄阳交于我,你且放心,是我没能力带帮主出来,如今帮主身陷囹圄,官人快去营救吧!”鲁有脚虽然武功不济,但是也是侠义之士,镇守襄阳义不容辞。对于黄蓉的安危,他也是十分担心,“官人救下帮主以后托丐帮兄弟告诉我一声,也让我免了惦记。”
                                                            “好,多谢鲁长老,我先行告辞了。”郭靖心急如焚,没有寒暄,拿了包袱骑上小红马一骑绝尘,离开了襄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7-11-02 1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