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吧 关注:231,264贴子:5,598,169

【柯哀王道】《丘山》(原创,偏新志,中短篇,玻璃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宫野。


(图片来自微博,博主见水印)


一、
宫野志保知道,其实她离工藤新一不远。
听工藤说,只要坐两个小时的新干线,然后转乘巴士,大概再过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达他所常驻工作的村警局。而宫野志保确实也这么做了,背了一个旅行包,拖着一个16寸的小箱子,按照工藤新一提过的方法,一个人一声没吭就踏上了旅途。
宫野出发的那天夏末秋初,天空很晴朗,午后的空气还存一点温热,偶尔有风。检票,上车,她的座位并没有靠窗。把行李箱放上行李架,宫野志保旅行包抱在胸前然后坐下,调整好座椅,从背包外层的拉袋里拿出耳机连上手机,点开音乐播放器,把播放设置调成了单曲循环,顺便,给工藤发了一条短信,询问了一下转乘巴士的细节。
下新干线的时候,宫野志保干脆就把旅行包背在了胸前,手机刚好可以收入拉袋,耳机依旧戴着,播放的音乐依旧是单曲循环。拖着行李箱,按照车站的指示牌,出站,到巴士乘坐点,找到了工藤在短信中描述的那趟巴士,买票,这次,她拿到了一个靠窗的位子。
宫野志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要去找工藤,虽然她在短信里给他发去的理由是短途秋游。但其实,她是在检验科最忙最忙的时候请了一周的假,跑出来的。
窗外的景色渐渐从混凝土的楼房变成已经染上了些许金黄的枝叶和丛草,然后可以看见土和石、山涧和溪流,再然后公路开始蜿蜒,车上的旅客会因为惯性随着曲回的公路左右摇摆。宫野志保抱着旅行包看着窗外,草木溪水、山崖沟壑此隐彼现,偶尔有些眩晕,可能是因为山路崎岖的缘故。
时间很准,巴士在一个半小时后缓缓停在了终点站,而太阳也已经偏西。工藤新一看着巴士停稳,走到车门旁,在宫野志保下车的时候接过了她的旅行包
“就带了一个包?”工藤新一的语气中有着些许惊讶。
“没,还有一个旅行箱在上面。”
“行,那我帮你去拿。”
“哎,不用了,你拿着旅行包就好,里面的东西反正是给你的。”宫野志保一边说一边走回座位从行李架上取下行李箱,然后下车。
工藤新一旅行包背在肩上,背包并不重,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哦,对了,今天我们要现在这个村上住下。”
“嗯?”宫野志保有些没懂他的意思。
工藤新一抱歉地笑了笑:“因为一开始不知道你要来,没提醒你买早上的那班新干线。那个巴士最远只能开到这个村,我住的村还在前面,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可以过去的车了。”
宫野的脸上浮出一丝抱歉:“真是打扰了,早知道我应该到了你工作的地方再联系你的。”
工藤听闻一愣,又笑着开口:“打扰什么呀,要不因为你是快下新干线的时候才联系我我来不太及,我都想去车站接你呢,我们都这么久没见了。”
宫野倒也没再多解释,只是莞尔。山林里的夕阳浅暖,将两个人的身影拉得斜长。


回复
举报|2楼2017-10-01 00:57
    呃够800字了吗。


    先马,第一感觉很棒


    二、
    在去农舍的路上,工藤新一和宫野志保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自从上次新年工藤新一好不容易回米花町待了半个月之后,两人算起来也有大半年没见过了,而其实新年的时候宫野志保排班调休也只有跨年那天回到了阿笠博士家。
    很久没见、见到也不知都聊了些什么的两个人,关系不浓不淡,就连毛利兰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这样还可以做成长久的朋友。谁知道呢?或许,这两个人从最开始相识,就是这样的关系了。
    “藤原婆婆!”工藤新一推开了本来半掩着的农舍小院木门,宫野志保跟在他身后。只听见屋内的人应了一声,随后便是障子门拉开的声音。“藤原婆婆是我刚来这里的时候认识的,那天也是到她家借宿,后来她受到了我的启发,干脆在家里留了几间空房开了一个小农舍。”工藤新一回头对宫野说到,眉眼之间的小小得意让宫野不禁一笑。不管过了多久,他心底都还是一副少年的模样吧。
    “哎呀!工藤警官来了呀~”藤原婆婆特别热情地迎接着二人,“今天说要多留一间空房是要给这位小姐住么?”看着满脸笑容的藤原婆婆,宫野志保也微笑着颔首鞠躬:“您好,初次见面,我叫宫野志保,非常感谢您的招待~”
    藤原婆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们进屋:“哎呀,别怪我老太婆多嘴,实在想问问,宫野小姐是工藤警官的女友么?两人真的很般配的呢~”工藤新一听闻倒是心底一愣,刚想回答,却被宫野志保先截住了话茬:“婆婆说笑了,我和工藤只是朋友而已,这次刚好有时间就过来拜访一下他了。”藤原婆婆依旧很和蔼地笑着:“那工藤警官有你这么好的朋友也是有福气了~晚饭想吃点什么?婆婆给你们做~”
    宫野给了工藤一个询问的眼神,工藤便马上接道:“就最普通的就好,对了,婆婆,上次吃的纳豆,还有么?”“有的有的,到时候给你们上一碟,工藤警官的记性就是好呀~”藤原婆婆转身走向后院,“那你们先休息,晚饭好了我再叫你们。”
    “好的,谢谢婆婆了~”宫野志保再次微微鞠躬,然后她看见工藤上前了两步,走到了藤原婆婆身边,悄悄地说了几句什么话后又退了回来,藤原婆婆只意味深长地看了宫野一眼,便笑着往后院走了。
    工藤提起宫野的行李箱,示意她跟着他去找房间。宫野志保回想着婆婆的眼神,低声问工藤:“喂,你刚刚和藤原婆婆说了什么啊?”工藤新一眉眼堆笑:“没有啊~”
    这家伙,该不是有什么阴谋吧?好像APTX4869的仇他也是还没报的……额……所以打算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她……
    想到这宫野志保有点后悔这次出来谁都没支会了。
    感觉到宫野志保突然的沉默,工藤新一回头,看见宫野神情凝重,不禁摆出了半月眼:“啊喂,拜托你不要开脑洞好不好啊……”
    宫野志保也摆出了半月眼:“那你说说看啊,嘀咕了什么让婆婆用那种眼神看我。”
    “说你可能这之前没吃纳豆啊。”
    “我之前吃过纳豆啊。是你来这之前没吃过吧?”
    “诶?我…我现在吃过啊……”
    “哦。这样啊。然后呢?”
    “什么然后啊……”
    ……
    这么久没见,感觉好像也没什么影响,两个人还是一样的波澜不惊,还是一样的互相调侃。真好。


    好看!


    文风棒棒哒




    哈哈哈,找到你啦大大


    顶顶


    up


    玻璃大过节的,求he。是超喜欢的文风呢~~赞~~


    up一下


    (●'◡'●)ノ❤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10-03 23:26
      中秋快乐_(:D)∠)_


      搂住加油


      棒棒哒。我最喜欢这种风格的文了。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7-10-07 18:46
        默默收藏等楼楼更文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7-10-09 18:33
          还不错

          看到是玻璃糖的时候心里惊了一下


          默默地等接下来的内容,说实话我倒是觉得工藤不会是想搞夜袭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10-10 15:11
            工藤要是敢搞夜袭什么的,我都不用替他操心这么久了


            顶顶顶,可以艾特我吗


            Fired_花椒与糖


            截图呀 没微博




            三、
            “我开动了哟~”
            宫野志保看着工藤新一将竹筷夹在虎口,合十双掌后微微颔首,不禁恍然。好像是很久很久前又好像是昨日,这个家伙被迫常年戴上黑框眼镜的时候,每次吃饭前也会这么做。
            “啊嘞?你怎么一点想要吃饭的意思都没有啊?不饿?”工藤新一看着对坐的宫野志保,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
            宫野回过神,浅笑着摇头:“没有,饿了。”拿起放在面前的竹筷夹在虎口同一个位置,合十双掌,颔首:“我开动了。”
            席间两人讨论着饭菜的口味,比如是博士家的米饭香还是藤原家的米饭香,比如第一次吃到纳豆的时候的心理活动,再比如下一次还要去尝试一下哪一道闻名天下的黑暗料理。
            宫野志保觉得这里的生活很单纯,所以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多的工藤新一的生活也变得单纯起来,可能,比她任何一个时候认识的工藤新一都要单纯。单纯到夕阳投影下的方桌和碗筷都带上了一丝昭和时代的缱绻,单纯到笼罩在最为温柔的余晖中的黑发都在她心里化成了如雪的模样。而她,除了面容上若隐若现的莞尔,仍旧在时光中波澜不惊。
            工藤新一觉得自己真的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对面的人一起吃饭了。绝对是『很久很久』。在工藤新一的认知里,一个世纪只能看见宫野志保甜美一次,不,说不定一次都看不到。而此刻,每一丝光都缠绕着抬眼处的茶色头发,有那么一刻,可能时光都瞬间飞逝了,她的发色在他的脑海里变金变浅变白,让他觉得余生里都有了出现这一幕的可能。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夕阳的绚烂晃了他的眼,他不经意发现她的莞尔长时而温暖地存在着。可能,他认知里的那个世纪已经度过了。
            饭后,两人一起帮着藤原婆婆清洗着餐具。“两位真是有心了呀~”藤原婆婆接过宫野志保和工藤新一递上来洗好的餐具,擦拭去水滴,放入碗橱。“对了,”藤原婆婆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回头笑着对宫野志保说,“我家院子里晚上可以看见星星哦~工藤警官刚来的时候可稀奇这里的星星了,不过我想现在工藤警官估计已经见奇不奇。宫野小姐第一次来,说不定可以去看看呢~”
            宫野志保听着藤原婆婆的话,略有玩味地看了一眼“稀奇星星”的工藤警官,谢过热情的藤原婆婆,决定也去院子里坐一坐。
            “星星啊……”山林入夜,秋期虫鸣,偶有灯火,而银河清晰。
            宫野志保抬头,神情里闪过一丝小小的惊讶。工藤新一端着两杯玄米茶走到宫野志保身边,递给她一杯,在旁侧缓缓坐下。
            “是有很多星星吧?”
            “嗯。”
            “我刚来的时候,看到这么多星星特别惊讶。”
            “见的世面太少?”
            “才不是。”工藤回了一记半月眼。
            “平成系的福尔摩斯,不应该会惊讶啊~”宫野抿了一口玄米茶,藏了藏玩笑的得意。
            “因为出乎我的预料,你刚刚不也觉得惊讶么?”
            “但我是因为见的世面少啊~”
            “喂喂,拜托你可爱一点好吧?”
            “我是说真的,这算起来可是我宫野志保第一次旅行呢~也是第一次看有这么多星星的夜空。”宫野志保很认真地看向了工藤新一的双眸。工藤新一似乎是在心里突然紧攥了一下,却没能接上宫野的这句话。
            “第一次旅行就来看望流浪山野的工藤侦探,大侦探不觉得荣幸么?”宫野倒是又很自然地收回了诚恳的目光,玩笑的得意也懒得藏了。
            “荣幸啊。”
            “咦——我怎么不觉得?”
            “不荣幸还亲自送杯玄米茶陪你看星星?”
            “拿玄米茶难道不是因为你自己想喝?”
            “喂喂,那我会拿乌龙茶的。”
            “这会儿喝乌龙茶不怕睡不着?”
            “可也比某人每天半夜喝美式咖啡好多了吧?”
            “是是是,某人不敢当。”
            宫野的话音落了。虫鸣在寰宇的繁星下隐约着。工藤新一喝了一小口温热的玄米茶。
            “我是说真的,很荣幸。”


            收起回复
            举报|39楼2017-10-13 08:32
              沙发


              顶顶


              哇~~赞赞~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