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桔吧 关注:15,049贴子:461,393
  • 36回复贴,共1

【文阁】 朔月的夜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朔月的秘密
夜已经深了,御神木的森林里空气很清新,星星格外地明亮,寂静的旷野回荡着风的声音,可惜少了月光。
云气缓缓地在银河里穿行,偶尔有飞鸟忽然被惊起,像是这片森林睡梦中的呓语。
草木竹石间明明暗暗的山泉逐渐汇成了曲折的河道,朔流而上,便是那曾经在夕阳下见证了情人们海誓山盟的渡口。
水中河岸的影子被船荡开,然后又安定下来。
少年默默地看着对面的村庄,手中的桨摇了几回,徘徊而踟躇,却始终没有去那个方向。
大多数人都睡了,只留下寥寥数盏灯火。
明河在天,寂无人声。所有的争斗在这时仿佛都成了虚无缥缈的东西,刀剑铸好又折断,战火熄灭再燃烧,星光和烛光依旧守护着人们小小的幸福。
在那离小舟不到五十步的岸边,少女舀起一瓢河水,在绵软的晚风中毫不犹豫地对着自己淋下,夜里的水很冷,但她好像觉察不出来,只是认真地濯净那美好的身体。
绯袴整齐地放在一边,洁白的肌襦袢吸水后变得若隐若现。
小船渐渐靠岸,少年却没有走近——恋爱的双方都是有傲气的,他不愿让对方看见自己无力的样子。
忽然,少女跌坐在地上,像是比普通的女子更加孱弱。
顾不上犹豫了,急忙赶过去,将火鼠的裘子披在她身上。
“胡闹,现在是洗澡的时候吗?”虽然含着怒意,但却让人甜到心里。
“你不是常说我的气味很刺鼻吗?”少女的娇嗔让他手足无措。
“我没有……其实你的味道蛮好,有点药草气……”少年吞吞吐吐的说。
“这句话才是骗我的吧?我最近都没有接触什么草药。”
“没有……我是说以前……现在也有……”少年简直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少女狡黠地一笑,挽着他的手,拉他坐下,两个人顺势依偎在一起,没有系好的小船在水中随波逐流。
“桔梗你看这个!”
好一会了,少年忽然想到了什么,他伸手从岸边摸出一团河泥,随手揉搓了几下,居然便有了一个小人的雏形。
“好可爱……能再捏一个吗?”
少年似乎抓住了可以卖弄自己的地方,从泥人身上取出一半土,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有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小人。
“小时候在西国跟着我母亲学的,只有这个程度了,没办法做的细致一点。”
“这就够了……你看,拿一块泥,捏两个泥人儿,一个是你……”
精灵般的调子,虽然简朴,却别有风致。
“桔梗……我感觉今天的你和以往不太一样呢……”
“说的也是,以前听到过孩子们唱这首童谣,正好想起来……”少女低下头,把两个泥人放在一边。
“犬夜叉……”桔梗轻轻唤道。
“怎么了?”
“你戴着我的言灵,而我披着你的火鼠裘。”
“嗯……”
“所以你的命是我的,我的命也是你的……以后的朔月你能到我身边来吗?”
“嗯……这里夜色很美……”
桨声悠悠,河水碧阴阴的,所有的顾虑与暧昧都随着波纹散去了。
顺着斗柄所指的方向,渡过河流,走过高大的御神木,森林的深处,水气氤氲着,淡淡的雾气像是天然的结界,朦胧着视线,荧惑了心。
“这是我不久前发现的温泉,大概会暖和一点……”犬夜叉背对桔梗,看着四周的草木。
“眼光不错嘛,现在很晚了,我们先回去吧,以后有空可以经常来转转。”就算再怎么杀伐果断,少女心和别的年轻女孩一样 ,在相爱的人面前,总是想显得俏皮一点。
“这样就离开吗?你不是要沐浴一下嘛……”他急切地追问了一句,似乎有些出乎意料,但声音随即低了下去。
“是你说过我身上的药草气很好闻啊,我怕洗掉了。”桔梗当然明白自己心爱的少年想要的是什么,虽然已经决定满足这个愿望,但也很乐意捉弄他一番。
“好吧……那我们稍微休息一下再回去吧?”犬夜叉的脸有些发烫,埋着头不敢和桔梗对视,冒昧地说出失礼的话后,他不知道桔梗现在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回去?回到哪里啊?”
“当然是回到村子里……我就把你送到岸边……”也不知是自觉还是不自觉,“送到岸边”那四个字的语气稍微重了一点,犬夜叉也挺了挺胸脯。
“可是你刚刚还承诺每个朔月都会守在我身边的。”
少年又萎靡了下来。
“喂……你究竟要怎么样啊,怎么今天这么……别扭呢。”
“我一向如此……啊喂……”
犹犹豫豫的少年终于勇敢了一次,直接将对方揽入怀中,热烈地吻上了那冻得有些发白的唇,漆黑的瞳仁盯着她精致的脸,感受着胸腔里心脏兴奋的跳动,片刻后,当少女的身体终于不再颤抖时,才缓缓放开了手臂。
“对不起……”
桔梗剜了他一眼,然后轻轻叹了一声,她好想对他发脾气,可是偏偏气不起来,想念言灵的咒语,可恰恰是那一句。
犬桔以前的相处模式一向寡言少语,但此时都有些太忘情了,也难怪,今天晚上半妖已经不是半妖了,巫女也不是平常的巫女,他们更像是热恋中的普通人类青年。
难得的休憩只能到日出为止,那时候又要踏上新的旅程。
既然如此,那就抓紧吧……


回复
举报|2楼2017-08-19 13:02
    淡紫色的结界映衬着星光,宛如梦幻,雾气好像更浓了,像是一层层纱布,水珠顺着两捧青丝滑落,透过一层层涟漪,隐约能看得见水底的细砂。
    指尖的温存开始蔓延,从象牙般精致的锁骨到纤纤素手,雪团上点染的樱花瓣散发着少女特有的甜香,也混着草木的清气。
    他已经是人类之身,比以前更能理解人类的脆弱,动作也就更加温柔、灵巧。
    羞涩的娇息声和偶尔欢愉的低吟被飞溅的水花所掩盖,正如犹豫与彷徨偶尔也会从看似坚定的躯壳中流露出来。
    禁果已经尝过一次了,为什么不能有第二次?但不必着急,一天繁星都在,夜还长着呢。
    如同婴儿渴望母乳,舌尖不规矩地逗弄着那玫瑰色的乳晕,进而吮吸那红宝石般饱满的果实,良久,却还是得不到想要的汁水,他有些较真了,齿尖轻轻地咬下,轮流狎玩着两边,吞吞吐吐,如封似闭,虽然没有了獠牙,但少女敏感的身体怎么经得住这样?
    白皙的双手轻轻按在少年的肩上,他却没有发觉什么,依然在卖力地取悦着自己和对方,她闭上眼睛再次感受了一阵唇齿间的脉脉温情后,终于狠下心来将他推开,可是这种迷乱的时候很难控制力度,破魔的法力几乎是径直把毫无防备的他丢了出去。
    “咳……咳。”
    仰面朝天的栽进温泉里,难免呛了几口水,少年很有些狼狈。
    气氛微妙了起来,这样尴尬的场面两个人都没有预料到,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一朵鲜红的云霞,散到了两边的天上,各怀着心事。
    少年很清楚自己刚刚做了什么,此时羞的恨不得潜到水里去才好;巫女看着爱人赤裸的身体上如刀刻一样分明的线条,知道自己或许和他一样不着一丝,但毕竟没有勇气低下头去看现在因情爱而妩媚到极点的身体,**伴着矛盾,青涩向往着成熟。
    忽然昏沉沉的森林明亮了起来,不是清晨的日出,而是流星划过天边,拖着长长的尾际,灿烂而微弱,虽然一瞬,但却仿佛宣告着头顶的星空与内心的道德律一起动摇了。
    踏着一池春水,同时走向彼此。
    两相对望兮风细细。
    插曲的小风波终止了,取而代之的是圣洁的合奏。
    在结界里星光最明亮的地方,少年仔细地将火一样的长袍铺平,然后把怀中的巫女轻轻放下。
    就算已经决定了,但对着夜空平躺下来的样子实在是太羞耻了,她的身体刚刚离开控制,就急忙蜷成一团,半遮半掩间,雪白的肌肤与慌乱的神情被净收眼底,不远处清泉流响,春意一片盎然。
    面对爱人那娇羞的情态,他耐心地扶她坐起来,把火鼠裘垫得稍高了一些,然后半跪着俯下身体。
    少女不知道恋人的意图,神经紧绷了起来,他看了桔梗一眼,稍微有些犹豫,但还是伸手抚到她秀气的脚踝,沿着直而且修长的小腿缓缓往上,小心地分开,动作温和和谨慎,如同侍弄什么花草。
    少女嘤咛一声,想要挣脱他然后逃走,但灵与肉像是分离了一样,软绵绵的,根本无力反抗,男子察觉到了恋人的惊恐,便用耳边垂下的黑发蹭蹭她的膝盖以示抚慰,等完全平静下来后才继续下一步行动。
    露浓花瘦,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宛如兰草生于幽谷。鼻端萦绕的异香,耳畔的娇息,使他猛然清醒了过来,炙热的眼神看向她,仰头问道:“可以吗?”
    她垂下眼帘,避开目光,却不回答。
    他太幼稚、太小心了,这种事情哪能问的?但他也隐约明白,不拒绝就是默认了。
    笨拙地挑逗着楚楚可怜的蚌肉,渐渐地向深入着,紧致而温热,湿润的气息从四面八方传来过来,包裹着指尖,少年的好奇心涌起,想知道更深处是怎么样的美好,愈发用力,忽然一阵尖锐的疼痛忽然从肩头传来,一只白羽长箭正握在颤抖的手中,箭头已经陷进肉里半寸了。
    “干嘛……”少女的声音带着哭腔,随即将手中的利器丢了出去。
    “对不起……这样很痛吗?”少年把手指抽了出来,看着上面那薄薄的一层清澈而滑腻的液体,他试探性的放入嘴角,很淡,并没有想象中的甘美,但还是忍不住用舌尖再去挑逗一番。
    少女刺伤爱人后,正轻轻的抽泣,没有注意到对方正要做什么,只是忽然感到有什么湿润而软和的东西侵入了自己的身体,像触电一样,条件反射般地推开他,狼狈地站起身来,接着一小股浓稠的花蜜牵扯着银丝从双腿间泄下。
    “你疯掉了吗?”桔梗抱着自己的身体,艰难地跪坐在火鼠裘上,这还是第一次这样大声呵斥他呢,他太过分了,但看着他肩上的伤还在向外渗血,又颇为自责。
    犬夜叉有些后悔,他本意是为了让对方舒服才会那么低声下气地服务,最后却因为自己多余的好奇心而弄得不欢而散,但立即认错固然是不知怎么开口,连轻佻的情话也不会说了。
    时间仿佛凝固了几秒,直到两人心有灵犀地同时向泉水中走去才缓和。
    “你……还在生气吗?”
    “没有,我只是觉得有点……不习惯……你的肩膀没事吧?”
    “一点小伤而已……待会还要继续吗?”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少年试探性的问。
    “我要休息一下……你随便吧……”少女简直苦笑不得了,自己的这位妖怪朋友还真是有够难缠。
    虽然得到了许可,但温泉的水实在是太让人留恋了,筋骨懒洋洋的,荡漾的水波清洁身体的同时也在不断地冲蚀着剩下的力气。
    少年的手臂搭在恋人的腰上,温柔地抚摸着她,巫女的头不自觉地靠在他的伤口处,虽然疼痛,但还是强忍着没有打断她的酣眠。
    长庚星向西边移了一点,她的呼吸平稳而悠长,显然已经睡熟了,这是他最喜欢的时候。
    悄悄地抽走胳膊,轻轻地把她托到那边的火鼠裘上,然后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
    “今天一定要看看那究竟是什么……”
    灵巧的舌尖再次袭击了神秘的花园,经过刚刚的一番挑逗,她的身体敏感了很多,很快就让他品尝到了露水的滋味。
    小小的贪心引诱着他,频率逐渐加快,忽然她在睡梦中愉悦地呻吟了起来,少年听到了自家巫女的声音,但无暇查看她是否被惊醒了,只好把动作放得更柔和了。口中的玉露混合着她给予的甘霖一点一点的吞下,刺激越来越剧烈,情欲像火一样燃烧着双方的理智,她猛然睁开了双眼,修长的腿几乎是失控一样架在他的颈上,使他几乎透不过气来,他不知道变故是怎么发生的,本能地张开嘴巴呼吸,秋水时至,夜间悄悄滴落的白露顺着嘴角溢出,两人同时瘫软在地上。
    “唔……好奇怪的味道……不难喝也不好喝。”犬夜叉艰难地吞咽那些噙着的琼浆,心理上虽然很抗拒,但还是全部饮了下去。
    “坏人……又被你弄得乱糟糟的了……”虽然已经与爱侣亲密了数次,但那种因过度虚弱而产生的满足感桔梗还是第一次体会到,好想就那么睡过去,可是那副放肆的模样实在难看,只好勉力站起来想要走到温泉那再次冲刷干净,可刚走了一两步便险些摔倒,幸亏有犬夜叉即使搀住。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滑腻的水洗净了肌肤上残余的蜜汁,也让她稍微缓过一些精神来,被欺负了那么久,终于有力气调教他了……
    一边的少年正在专心地轻咬着恋人的耳垂,对自己即将遇到的危险浑然不觉。
    巫女从自己身上拉开对方不安分的手,他的手指很修长,指甲平整而干净,完全不像是与敌人搏斗的利爪,她几乎有些羡慕了。
    少年的动作被打断,有些疑惑地看了桔梗一眼,慢慢松开了她的耳垂。
    少女将他的脑袋贴近自己的额头,箭矢般锐利的目光死盯着他。
    “怎么了……”少年有些惶恐。
    “心爱的。”
    扑通!
    这次的水花溅得比刚才被破魔之力推出去的时候还要夸张,半妖之身尚且无法抵抗言灵,何况人类?
    水底本来有一些细小的石子,轻轻踩上去的时候蛮舒服的,但像这样猛地摔倒,就很危险了。
    虽然及时把他打捞上来,但他那棱角分明的肌肉却已经被划出一些细小的口子。
    少年胸口上下起伏着,喘息的很厉害,大概是被呛到了。
    桔梗虽然很乐意听自己爱人喘息的声音,但还是克制住了继续恶作剧的念头,细心的为他擦去脸上的水,轻抚他的后背让他呼吸平复下来,才又把他的脑袋贴着自己的额头放好,但这次的眼神里却满是笑意。
    “不要念了吧……”
    本来确实打算换个方法捉弄他,但看见那种欲说还休的神情后,又忍不住了。
    “心爱的……”桔梗很佩服自己当初的机智,大概没有什么咒语能比现在这句更合适的。
    少年好不容易再次挣扎上岸,驯良地低下头并排坐在巫女的身边,虽然眼睛和手都安静了许多,但下面表示地位的家伙却微微有些躁动,也难怪,他还没有发泄过一次呢,等到现在真是有些为难他了。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少女想要揪一揪白绒绒的耳朵,可惜现在没有,于是只好轻轻拉扯他的长发。
    “犬夜叉……那边……”没有说到底怎么,但少年乖巧的在火鼠裘上躺了下来,默默的看着天上的星。
    “桔梗……”本来只是想问问到底要怎么折腾自己,但话到嘴边却仿佛成了亲昵的招呼,虽然早已决定成为追随者,但从来都是以想要变成妖怪的借口靠近她,现在是放下面具的时候了。
    巫女和半妖以四魂之玉的名义相逢,像是无法阻挡的命运那样,从雨中的初见,到御神木之下的交欢,心中起了多少波澜?
    少女小心地骑在恋人的身上,握住了那串言灵,像是一匹骏马,带她驰骋在江湖上。
    对男性而言,确实有些耻辱,但他们的身体和心既是自己的,也是属于对方的,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时而颠簸,时而平缓,爱情的路并不一帆风顺,但却让人想要一直走下去。
    娇躯欢快地扭动着,像是蒙昧民族的狂舞,再理智的人,也需要难得的放松。
    渐渐地他也从最初的羞怯中解放了出来,看着她欢愉的神情,适时地调整着轻重缓急,他发现虽然看似是被恋人压在身下,但他好像才是主导这一切的人。
    和刚才的她一样,准备做点恶作剧给对方惊喜,于是强忍着欲望,停下了动作。
    “我累了!”
    “心爱的!”
    几乎没有犹豫,面对不听话的家伙,桔梗随口就是一句言灵,这下少年终于彻底老实了。
    卖力地操纵着自己的身体,片刻之后便渐入佳境,很快双方就忘记了这节小小的风波。但人类的肉身终究比不得半妖,这种情态虽然可爱,可实在是太费力气了,少年只好抱住恋人的身体,尽力的抽动着她的腰肢。
    夏季的夜原本无常,刚刚还是星云浩瀚,现在已然漫天风雨。
    疾风暴雨中,娇嫩的曼珠沙华死死的收紧了地下的根系,汲取着水分,言灵被崩的笔直,数珠清脆的撞击声与雨点打在结界上的声音相互应和,彼此交融。
    忽然,少年猛地握紧了恋人的腰,将她按在了地上,虽然已经没了爪子,但还是捏出一道显然的印记。
    男子滚烫的精气一次次灌进她的身体,与清亮的花蜜交织在一起,双溪的小舟载不动纷乱的愁绪,他只顾着发泄,她却小心地在狂风中收集花瓣上的露水。
    他现在是人类之身,说不定这次可能怀上人类的孩子呢?如果那样,也就不用像他父亲一样被两边排斥了,但强烈的困意再次降临,工作还没有结束就失去了意识。
    看着恋人的睡态,他好想给她一个甜美的梦境,可是那软弱的人类身体却力不从心了。
    “希望日出时能恢复过来吧……”混乱的线团没有分开,他也倦极而眠。









    回复
    举报|3楼2017-08-19 13:02
      。。。那个啥,我又出现了……这篇怎么看怎么不如上一篇,但是没办法……涉世未深的我写不来h啊……本来预计还有个妖犬篇,那个,额,放一放吧。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7-08-19 13:04
        先Mark
        镇楼图有点吓人啊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19 20:28
          啪啪啪每次要下雨什么鬼


          哈哈哈头顶的星空与心中的道德???不好意思我笑出声了


          桔梗主动一点不好嘛
          为什么用箭戳?正常套路不是咬一口么


          破魔+箭+言灵 有点狠了啊
          不如换成蜡烛+皮鞭+铁链【不

          其实我觉得破魔对人类没什么用


          2018-07-18 08:41 广告
          顶顶,好文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7-08-26 16:27
            为啥只有二狗给桔梗口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8-01-12 05:28
              嗯嗯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8-01-14 10:21
                桔梗XXOO过了 还有灵力吗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8-01-25 13:19
                  顶上去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2-19 14:33
                    定期顶起好文。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3-11 00:00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