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执事吧 关注:1,022,649贴子:21,450,622

【原创】双向监禁[无cp/现代/剧情/阿洛伊斯]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黑暗,我的世界被黑暗所包围】
.
标签:暗黑/致郁/病娇/无cp/主剧情/都是坑/阿洛伊斯专场
.
我简直就是本吧的一股(ni)清(shi)流。w米娜桑好,本坑王又来开坑了。脑洞来自自己再加点脑洞……反正就是很神奇的东西,标题和吃货殿下的双向监禁大概没关系,,,嗯,事先承包考哥和红莲小哥哥。
背景设定是天朝w啊真的不想说太多。
精分学生阿洛伊斯·托兰西VS解剖狂人克劳德·弗斯塔斯。
ps.我真的很喜欢老爷啊qwqq
嗨呀,红莲小哥哥你给不给我撩啊,好想扑倒怎么办呢@子夜教授不叫受
镇楼图第一张我也不知道哪来的,重点是二三张。挖坑界的福音啊简直。




@无奈Mx3 @水之血蝶 @情羽99 @a57z65 @残花恋春雪 虽然你没说但我还是艾特你一下,手动笔芯。


收起回复
举报|2楼2017-08-01 21:50
    我来了


    晚上没什么人w果然是正确的http://233333333333不管你们了我要撩红莲小哥哥呀,楼下放文。


    收起回复
    举报|4楼2017-08-01 21:53
        1.一重过去
        
        划割开浓重黑暗的是懵懂中萦绕鼻尖的消毒药水味。
        
        他挣扎着想从永无止境的黑暗中解脱,但次次都被灰白色的碎片倒影所缠缚。
        
        楼房前一片新绿色,在布满阴翳的天空下焕发着小心翼翼的生机,似乎一不小心就会被人为折断。提着布袋子的中年妇女喘着粗气,袋子里的鲜嫩芹菜娇艳欲滴,一旁挤着的番茄泛着健康的色泽。他背着书包沿着楼梯慢慢向上走。
        
        第一层,第二层,第三层——
        第四层,第五层,第六层——
        
        他从书包两侧的口袋里摸出了钥匙,却在拿出钥匙的刹那看见了消失的门。出现在他脚下的,是另一条楼梯。就像把这一层楼完全剖开放在一面大镜子前那样,平面镜成像一般的同样大小和模样,整个楼道安静得让人发瘆,只有背着书包的他和楼梯面面相觑。
        
        他不受控制地平稳地踩在了低一阶的楼梯上,然后双脚疯了一般地不断迈开,前进。这样的速度却没有让他呼吸急促,就连背上的书包也感受不到丝毫的分量。
        
        他的家门在莫名其妙多出来的第七层那里。而当他再次来到家门口时,他陷入了沉默。
        
        被捏在手心的钥匙已经渗透了一层冷汗,他立在门口踌躇许久,颤抖着手把钥匙塞进了门锁。熟稔地转了几下,在这过程中他只能感觉到手里轻飘飘的。
        
        门被打开。
        
        展现在他面前的,又是一条楼梯。他恍惚间觉得自己站在一面镜子前,可他就是这样走到了镜子里面去。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知道跑到一半的时候就一直在原点,半点都没有移动。
        
        他惊恐地在一片灰色中奔跑着,沿着永无止境的楼梯跑到无可预计的未来那里去。
        
        视线掠过之处,他惊慌失措地看见自己的身子一直停留在门边,而视角告诉他,自己不在那个位置。
        
        他错愕地伸手拍了自己一巴掌,手上赫然是散发着腐朽气息的一团浓墨。
        
        楼梯还在蔓延,势要把整个空间完全填满。他麻木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在无数个镜子似的空间里穿梭。
        
        一桶温水,一袋刚从超市买回来的柠檬。放在镜架上的水果刀纤尘不染,几乎可以和镜子比试一番。他站在水桶前,看着花洒喷出热水,慢慢装满这个桶。
        
        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安静地趴在沙发上睡觉的狗没有察觉到主人的异常,反而在一觉醒来后迈着悠闲的步子去访问一下厨房。
        
        他在进行着最后的思想斗争。
        
        柠檬酸钠被柠檬取代,水果刀足够锋利,反锁的卫生间门很安全,他看了看被放在台面上的手表,时间并没有因为他的慢动作而变慢。
        
        低气压在这个狭小的灰色空间里呈嚣张态势蔓延,整个世界都被牢牢控制在手中,连呼吸都被限制。丝缕的空气吸入都会有窒息的痛苦,而外面依然是初夏的明媚阳光。
        
        年少的他第一次领悟到这个世界的冷漠。
        
        水溢出了水桶的边缘。他关上花洒,拿起水果刀的那一刻才发觉自己的手指指尖凉得像是寒冰。掌心沁出的细汗已经危及到整只手,他犹豫地看着水果刀,慢慢移上了自己的手腕。
        
        淡青色的血管在单薄的皮肤下显露出健康的颜色。刀锋的微凉让他在夏天也打了个寒颤。
        
        自己现在离死亡是如此之近。
        
        「只要用点力,割得深一点,除了头痛以外不会有任何感觉」
        
        「柠檬酸钠可以用柠檬取代」
        
        「其实你不是真的想死,好好活着吧」
        
        他错愕而茫然地抬头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憔悴的脸色让他形容枯槁,那双冰蓝色的眼睛空洞无神,看不到过去也看不到未来,眉心对生命的释然和死亡的渴求还有半分的犹豫都暴露无遗。
        
        终于还是选择了放弃。
        
        推开高楼顶层的窗户,从高处俯瞰这条繁华的街道。白云和蓝天离自己似乎近在咫尺,但每一次抬头仰望天空都会让他觉得下一秒就要失重。天光亮得刺眼,闭上眼睛,黑暗中的灿芒是犹未折射干净的太阳。
        
        他爬上了窗户。
        
        三十多层的高楼下是坚硬的地面,跳下去就可以和这个世界正式说再见。他猛然想到了被压在物理书和草稿纸下的那封遗书,在这之前他曾为遗书该用什么纸写而犹豫不决。
        
        「真是对不起呢,爸爸妈妈……
        
        选择了用这种残酷的方式来向你们道别。
        
        不要说我懦弱,抑郁的感觉把我逼到崩溃。
        
        其实内心真的,真的是很不舍得你们啊,但是对不起,我要离开你们了。
        
        你们不会知道,当我发现自己患上抑郁症时候的痛苦和惊诧。
        
        再见,爸爸。
        
        再见,妈妈。

        
        再见,这个残忍却又美丽的世界。


      收起回复
      举报|5楼2017-08-01 21:53
        dd。


        看完准备睡了


        干巴爹!


        来了w


        暖暖


        葵姐么啾@幽冷亡另翎


        收起回复
        举报|11楼2017-08-02 12:20
          阿西吧


          dd。


          哦哦哦继续


          文文刚刚开始就有一种莫名压抑的气氛,满满的代入感啊啊啊啊啊~棒棒哒支持下!


            脚底踩着清风,眼睛被风吹到有干裂的疼痛,这个世界融化成了奶油,景物都变成了色块急速略过。
            
            “隐藏于光明之下的是惊心的黑暗,绝望而留恋的复杂铸造了如此纯粹的灵魂。埋藏在心底的秘密将会随着这个身份湮没于尘土——”
            
            他猛地掀开单薄的被褥从床上坐起。微愣了几秒后,他才意识到这里是医院病房。米色的柜子上靠墙放着深紫色皱纹纸包裹的大把花束,暗红色的丝带把这些淋了水的花固定在一起。争奇斗妍的花挨挨擦擦,争取着营养液的同时也尽力吐露芬芳。窗外是初夏时节绿意盎然是树木,伸出的枝条一直送到玻璃窗前。他看到空调的冷气在空中消散。
            
            门被打开的声音打破了一室的安静。留着齐耳短发的金发护士带着药物回到了房间,紧跟在她身后的胡络腮男人皮肤粗糙,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粗犷俗气的本质让他几乎被勒死在那束紧的领带里。
            
            “既然已经醒过来了,医生的建议是再住几天观察情况轻微脑震荡的情况。全身上下多处的擦伤每天按时上药过几天就可以愈合。”蘸着酒精的棉签一遍遍涂抹着他的伤口,护士语速极快地说完这些话后立即按着他的身体给他细致地上药。
            
            再次躺回床上,头晕目眩的感觉让置身天堂的美好感觉刹那跌回低谷。他心情复杂地长叹一声,然后不可避免地轻吟了一声。酒精涂在伤口疼得不止一点半点。
            
            然而双氧水的消毒是更甚一层的折磨。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脚踝处冒出白沫,然后被护士利索地处理干净了。
            
            “过会儿输点液。”护士说完转身离开病房。
            
            阴影罩下来,他疲倦地睁开眼睛,细细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男人。其实他一点都不困,睡的时间过长让他过度嗜睡,尽管睡觉对于康复有神奇的效果。
            
            “你还好吗?”男人忍了半天终于没有掏出藏在口袋里的烟。
            
            “你是谁?”他相当警惕地把被子裹成一团缩在被子里,哪怕热得他开始出汗也不愿透点气。
            
            见到他的举动,男人哈哈大笑。“听我说,你跳了楼,这你记得吧。”他的眉毛喜气洋洋地挑着,胡须都跟着一起颤抖。
            
            “现在呢?”
            
            “你肯定不想以这种尴尬的身份生活下去,而且你没办法自杀。”他语焉不详地说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和我做个交易。”男人的声音低了几度却仍不改那份粗俗。
            
            他看了男人一眼。
            
            “我会给你一个新的身份,你作为我的被监护人继续活下去。”
            
            他瞳孔陡然放大,难以置信地连连向床边蠕动,但是完全没有意识到床本来就不大的问题,于是连着被子重重摔在了地上。他睡在被子上仰面朝天,不时表示疼痛地倒抽冷气。
            
            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把他从地上捞起来安安分分放回床上,并且勒令他乖乖躺着不许动,甚至细心地把被子理好,然后把椅子拖过来在床边坐下。
            
            “听点话,阿洛伊斯。”男人端给他一杯水。
            
            他试探性的浅浅尝了一口,然后毫无形象地大口喝了起来,就像是一条脱了水的鱼重新回到水里那样激动和满足。
            
            “报纸新闻已经报道了你坠楼而亡的消息,所以说你其实已经死了。”
            
            他一惊,爬起来抓住男人的衣服,瞪大了眼睛问道:“……那我的父母呢?!”
            
            “这个你就不用关心了。”男人摸了摸他的头发把他推回床上。
            
            “现在你叫阿洛伊斯·托兰西——过去和你没有关系,知道吗?”
            


          回复
          举报|16楼2017-08-02 20:58
            沙发?


            暖(。・ω・。)


            夏尔少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03 07:08
              夏尔少爷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03 09:37
                我来惹


                有首歌叫《双向监禁》


                2.二重背离
                  
                  已经完全与这个世界背离,背离了所有的生存法则和物理定律,如果把这件事说给第二个人听会有大批物理学家生物学家蜂拥而至。
                  
                  阿洛伊斯·托兰西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经历这种只可能在小说里出现的事情。

                当克劳德·弗斯塔斯理所当然地在他对面坐下来时,那双冰蓝色的眼眸依然空洞呆滞。


                他长时间地盘腿跪坐在病床上,思考着一些似乎没有意义的东西。


                “如果有其他的事情,要说就快点说。”阿洛伊斯把自己从幻想中剥离,木然地盯着男人鼻梁上的眼镜看。


                克劳德当然也没有想过自己要面对的是一个这样冷静得出奇的少年。他的手指上刚刚才沾着温热的鲜血,解剖尸体过程中的高度紧张让他也不是很想说话。


                “我是克劳德·弗斯塔斯。”他用手指推了推眼镜,尽管他视力很好。


                眼镜会使一个人看起来更学识渊博,在某些时候搭配黑色的衣服会萌生出冷漠。锃亮的皮鞋尖得似乎能戳死人,他像座冰山那样在简短的自我介绍后一直端着自己的水杯在那里坐着。


                阿洛伊斯非常想蒙头大睡,但是他在神情复杂地和克劳德坚持对视三秒后,像是突然来了劲一般跳到他面前,双手捧着他的脸。


                病房的地板常年被84消毒液和酒精浸泡,在这种高级单人病房里更是纤尘不染。空调吹出的凉气拂过地面,阿洛伊斯赤脚踩在瓷砖上能清楚地感受到那刺骨的寒意。


                “克劳德,你又是来干什么的呢?是遵循那个男人的命令来看管我的?”阿洛伊斯尾音上扬,似乎有无限的喜悦,他痴迷地用手指一遍遍摩挲克劳德的脸颊,在满意的深呼吸后重重倒回了床上。


                病床远没有想象中的柔软。当阿洛伊斯倒回床上,其实后脑勺还是相当疼的,他紧紧抓着身下的被褥,一边咬着牙忍受眩晕,一边思考该怎么瞒天过海。阿洛伊斯喘了好一会儿才觉得好受了些,他神经质地在床上来回打滚,发出的笑声异常惊悚。


                “您如果这样下去只能死亡。”克劳德站了起来,颀长的身体遮挡住了小半的阳光,白皙的肤色更显得白得瘆人,他面无表情地以一种看问题儿童的眼神打量阿洛伊斯。


                阿洛伊斯直勾勾地盯了他许久,然后掀起被子把自己隐藏在那小小的空间里。


                高温伴随着蝉鸣在透过枝叶的细碎阳光中揉捻着灼热的风,远处蒸腾的热浪几乎模糊扭曲了楼房的身形。


                高温还在持续攻击这座城市。


                回复
                举报|26楼2017-08-03 20:18
                  嗯本篇是日更w至于字数我会尽力的。
                  以及有没有小可爱要和我互粉啊w仅限一个哦,毕竟我关注第100个人是红莲小哥哥啊~
                  要艾特的留ID哈,潜水的都出来qwq


                  收起回复
                  举报|27楼2017-08-03 20:20
                    暖暖(。・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03 22:23
                      暖暖(。・ω・。)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04 07:39
                        暖(☆_☆)


                        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0楼2017-08-04 08:58
                          暖,继续加油呐/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