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吧 关注:1,585,705贴子:25,800,480

【原创】予安/瓶邪/黑花/沙海/重生/欢脱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机关算尽 只为予你余生平淡
伤痕累累 只愿和你过完余生
——题记


国内外云主机,低价直销,多线接入,速度快,免备案。 选千云!十年老品牌,值得信赖,BGP多线机房,更快,更稳,免备案
2017-12-12 18:23 广告
一.
〔其实盗笔我看的有点懵.〕〔每个括号里都是文章的精华.〕〔其实我挖了很多坑 都还没填. 〕〔其实我填完了一篇.〕〔我争取我不拖稿.〕〔你们要鼓励我 否则我虐哥.〕〔这是一篇不悲伤的故事.〕〔我开头都不知道怎么写!〕〔好了我不扯了.〕

我感觉鲜血在一点一点的流失,我快死了吧。
人都说,快死的时候,脑海里会浮现很多回忆,请告诉我,为什么我脑袋里现在空白一片?
我看着蔚蓝的天空,缓缓闭上眼睛,我为什么还在飞?算了,睡吧,睡一觉吧,睡醒了,说不定我还没死呢。睡吧……睡吧……

西泠印社旁的古董店——老旧的大风扇“吱呀吱呀”的慢慢转着,微黄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古董店里,太师椅上的人儿显得好不真实。

我蓦然睁开双眼,迅速摸向腰间的大白狗腿,一愣,?????我的大白狗腿呢,我打量着周围的景色,这,这不是老子的古董店吗?我看了看日历——2003年,看来我是穿越了阿,看了看手臂,白嫩嫩的,没有伤疤。艹,我又变成弱鸡了?!

我听见轻微的鼻鼾声,往柜台处一看,好哇王盟,尽然偷懒,我不扣你工资,我就不是天真吴邪

随后看了看时间,估计距大金牙来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呵……这次我可不会那么傻了。

我走过去拍了拍王盟的脑袋,王盟抱着脑袋大叫,“谁啊!让不让人睡觉了!”哦呦,这小子起床气大的嘛,我弯下身对着他的耳朵吹了口气,“王萌萌,你上班睡觉,是要扣工资的。”
王盟一愣,“老……老板……别扣我工资!”我叹了口气,毕竟他跟了我那么多年,这么多年,确实苦了他了。但这不代表,我会给他涨工资。

我拍了拍王盟的肩膀,说到:“多就没放假了啊?”王盟愣了一秒,“六个月零三天!”呦,感情记着呢。我蛇精(划掉)邪魅一笑,“今天爷给你放个假,好好休息。”我想了一下,加了一句,“不扣工资。”忽然面前一阵风吹过,王盟那小子没影了!我擦了擦不存在的汗,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虐待儿童阿。

我坐在柜台前翻着爷爷的笔记,等着大金牙的到来。

我要好好感谢爷爷的笔记,如果不是它,我早就在古墓中死去,它救了我很多次。

大约二十分钟后,大金牙来了。

我勾唇一笑,哼,就是他,带我走进这迷局,这一世,吴小佛爷陪你好好玩玩。

他看着我,问到,“你这收不收拓本?”我打量着他,“收,只不过价钱不高。”


他打了个冷颤,然后看着我柜台里的藏品,问到:“那我想打听一下,这里有没有战国帛书的拓本?就是50年前,长沙那几个土夫子盗出来,又被一美国人骗走的那一篇?”



我冷笑一声,“既然都被美国人给骗走了,我怎么可能有,如果想要拓本,去市场淘。”

大金牙脸色一白,这个和资料上的吴小三爷不一样啊……说好的天真无邪呢?

随后又拿出老痒的初恋情人送的手表,低声道“我是老痒介绍来的。”

我双眼一眯,“说吧。”

大金牙咳嗽了一声,道:“我朋友从山西带回来点东西,想请老太爷看一看。”随后掏出复印件,放在桌子上。

“找我爷爷啊,回家割脉吧。”

他很尴尬的笑了一下,“既然老太爷不仙逝了,那就请小三爷看一下吧。”

我脑袋一扭,“不看。”

他搔了搔脑袋,“那我去别的家看看。”

呵,辣鸡演技。

我拿起相机拍下照片,三分钟后,大金牙匆匆回来,对我一笑:“东西落在这了……呵呵……”然后拿起东西就走。

我白眼一翻,傻/狗。

看了看天色,还早呢,继续睡!

傍晚,三叔发来短信,“九点,鸡眼黄沙”,随后又添了一句,“龙脊背,速来。”

看着天边火红的晚霞,闷油瓶,我们又要见面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7-08-01 21:01
    白季吐槽楼:
    为什么我的空格没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01 21:04
      @大军楼




      来啦来啦!板凳是我的!


      回复
      举报|10楼2017-08-01 21:37
        地板(づ ●─● )づ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01 21:48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7-08-01 22:00
            get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01 22:30


              2017-12-12 18:23 广告
              予安——第二章
              二.
              〔我真的很勤奋〕〔走在北京的街道上,就感觉是走在天堂的路上〕〔北京一不注意就出车祸〕〔因为雾霾太大〕〔在江南的我表示雾霾很少见,虽然也有。〕〔我会更的很快的〕

              吃完晚饭,我关好店门,拿着相机,开着我的小金杯去三叔那里,杭州素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美誉,我看着夜空中零零散散的星星,这句话是错误的。到了北京,你就知道什么叫做天堂。特别是秋冬的时候,云里雾里的,有的时候连红绿灯都看不清。

              我提前10分钟到达三叔那里,我真的很巧的看到了闷油瓶。真的很巧。

              看着他的背影,我想起他决定去长白当守门大爷的决绝的背影。
              我很想问他,你在青铜门里种的蘑菇……好吃吗?吃了十年的蘑菇你不腻吗?要不要来只小黄鸡?小鸡炖蘑菇……很久没吃了……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我打开车门跟上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对他耳朵吹了口气,说到:“好久不见,这一次,别想离开我。否则你的小黄鸡就要炖蘑菇了。”

              闷油瓶神色怪异的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说什么,然后继续往前走。

              随后我就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闷油瓶尽然没有打我!看来闷油瓶还是很爱我的,没错就是这样!

              我对他说到,“我叫吴邪。”他停了一下,“张起灵。”

              行吧张狗蛋,我知道你的名字。

              我跟在他的后面,跟着他走进三叔的公寓。

              三叔看到我跟在闷油瓶身后,嘴角扯了一下,“吴邪你来的挺巧啊。”随后三叔拿出小黑金,嘿!小黑金好久不见哦!

              三叔看着我们两个尬了一下,“这龙脊背就只有一把……你们……”我摆了摆手,“给这位小哥吧。”就当是定情信物。

              闷油瓶看了我一眼,随后拿起刀大喊,“巴啦啦能量!沙罗沙罗,小魔仙全身变!”随后小黑金散发出一阵白光,穿着小黄鸡公主裙的闷油瓶就站在我们面前,靠!还有渔网袜!他看着我,对我说:“其实我来自魔仙堡,我是魔仙闷王。现在我找到了我的魔仙刀,我要回去了。吴邪再见。”我抱着他的腰,哭喊道:“不,不……小哥你不能走!你走了我怎么办!我爱你!”闷油瓶摸了摸我的脑袋,“对不起。”随后化成一道光,飞向天际。我受不了没有闷油瓶的日子,于是我在第二天,自杀了。
              ———————予安.完————————
              划掉!真实情况是这样的:
              闷油瓶接过刀,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要走。
              三叔快步走过去,对他说:“一次。”
              小哥嗯了一声,然后走了。

              等等,一次?**三叔原来你和闷油瓶早就勾搭起来了?我还这么痴痴等候他十年!不过三叔也真是的,才一次,是不是不行了?

              我回过神来,把大金牙的事情说了一遍,他还是和上一世一样,沉默不语,随后把照片打印出来。然后放灯下一看,脸色变了。

              “这好像是一张古墓地图啊”


              予安——第三章
              〔我似乎有点脱了〕〔没关系,最后瓶邪是在一起的〕〔这篇文绝对不虐〕〔一边看原著一边更文很酸爽〕〔都说了我的文很辣鸡你可以不看的〕〔我这个人很神经质〕

              “这好像是一张古墓地图。”

              我喝了口咖啡,“哦,那上面是不是写着向左走然后向右走,看见前面大树向右拐,看见一口井然后钻下去?这样?”

              三叔叹了口气,“孺子不可教也。”又看了看复印件,“这叫字画,就是把那地方详细的地理位置用文字写出来,这东西,如果是别人还真看不懂,幸亏你三叔我还有点阅历,这世界上,能看懂这玩意的除了我之外恐怕不超过10个人。”

              我嫌弃的看了看他一眼,得得得,你最厉害你最牛,我喝了口咖啡,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三叔是个自恋的人。

              “你是不是要下斗?”
              三叔看了我一眼,“你也想下斗?这不行,你是家里的独苗,你要出了点事,我怎么和你爸交代?”
              我故技重施,拿起纸就走,大喊到:“就当我没来过!”
              三叔急忙拦下我:“我带你去我带你去!”

              我把纸还给他,嘟囔了一句:“这还差不多。”
              “不过下了墓你可要用我的。”随后拿出本子,在上面写的需要用的东西。

              我记得三叔上次可没给我钱,所以走的时候,顺便要了卡。三叔不爽的瞪了我一眼,骂了句“臭小子。”随后继续研究地图。

              我看着卡,这次不坑坑你,我就不是吴邪。

              我开着我的破金杯回到家,这两天把三叔需要的都买了,顺便还买了我自己需要的,一共花了三万多。我还顺便把古董店的水电费给交了一下。

              这些东西不太好买,我忙活了两天总算是买完了。

              第二天下午,王盟拿了一个包裹给我,我拆开一看,里面是我的大白狗腿!还有张纸条,上面写到——徒弟,师父送你的礼物。
              我勾唇一笑,我想着黑瞎子写这纸条时欠揍的嘴脸,对王盟说到,“寄十份青椒炒饭过去。”然后掏出五张毛爷爷,看着王盟眼睛发光的样子,“剩钱给你。”王盟抱了我一下“老板真好!”

              看着他稚嫩的脸颊,王盟,对不起。

              三天后,我开着破金杯来到三叔家,我在门口看到了潘子和大奎。

              潘子坐在门口抽烟,看见我打了声招呼:“小三爷,我是潘子”指了指旁边“这是大奎”我对他们笑了一下“叫我吴邪就好。”

              看着潘子憨憨的笑容,好想哭……潘子,这一世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一定!

              我走进客厅,就看着闷油瓶坐在沙发上看天花板,我突然好气,天花板有我好看?

              我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我戳了戳他的胳膊,委屈问到:“天花板有那么好看吗?”闷油瓶看了我一眼,随后看向窗外。

              ……这是一个假的闷油瓶!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的瓶盖给打开!

              ……突然间好想胖子阿

              我撇了撇嘴,大喊了一声:“三叔!东西都准备好了!”

              三叔走到客厅,看了我和小哥一眼,对潘子和大奎喊了一声“准备一次,出发!”然后对闷油瓶说了一句:“小哥,出发了。”

              闷油瓶嗯了一声,然后拉着我的胳膊把我拉起来,然后就往外走。

              我看着闷油瓶的背影,老脸一红,老子算是栽在你身上了。


              白季吐槽楼:似乎有点少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2 11:01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02 11:04
                  楼楼你好,已入坑请眼熟,加油`(*∩_∩*)′


                  那我这是又抢到了板凳?啊嘤不要啊!偶要沙发!板凳坐着磕人啊o(╥﹏╥)o。。。


                  收起回复
                  举报|22楼2017-08-02 12:58
                    瞎子也重生了?另捉虫,是准备一下吧?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03 11:34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03 11:37
                        白季吐槽楼:emmmm心好累……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03 11:37
                          @ 大楼


                          有没有要@ 的小可爱呀


                          呀哈哈!我终于抢到沙发啦!好酥服✧(≖ ◡ ≖✿)


                          回复
                          举报|30楼2017-08-03 11:56
                            顶d=====( ̄▽ ̄*)b 顶,楼楼午好呦~加油


                            仙女阿苗到来我看着有点儿蒙


                            还有一个


                            收起回复
                            举报|来自iPhone客户端33楼2017-08-03 15:17
                              看到社长你的海报,我最近的目标是成为美工大触


                              予安——第五章
                              〔我们是一堆青椒炒饭〕〔青椒炒饭特别香你知道吗〕〔我们正在沙漠里 沙漠里〕〔没有青椒炒饭这可怎么怎么活〕〔所以你们要感谢我〕〔因为我给你们带来了炒饭〕

                              三叔走到我身边,悄悄给我塞了把军刀,我掂了掂重量,有点轻。但是不好弗了三叔面子,趁三叔不注意,悄悄扔到旁边的草丛里。
                              没想到却被后面的潘子看到了,潘子摇了摇头,把军刀拾起来,塞进自己的包里。然后小声对我说:“我会保护好小三爷的。”

                              我看着潘子这一举动,就冲你这一句话,我就不会让你滚进尸鳖堆里。
                              我转头看了看老闷,老闷,麻烦你的宝血了。
                              我摸了摸下巴,不知道我那半不灵的废血还存不存在。

                              正当我想着我那废血的时候,神宠驴蛋蛋扑通扑通游了回来,老头子把烟枪往裤管上一拍,“走!船来了。”

                              然后一看,果然,两只平板船一前一后从山后驶了出来,前面那船上站着个快死的中年人,一边撑船一边对着我们吆喝,这船不小,装我们几个加上装备是绰绰有余了,老头子拍拍牛脖子:“各位,行李就不用拿下来了,我把牛和车一齐拉上第二只船,我们就坐第一只船里。省点力气。”

                              我朝潘子使了个眼神,潘子一笑:“有些东西见不得水,还是随身带着好,等一下那牛跳水里去,那我们不歇菜了嘛?”

                              老头子笑着点头:“你说的也是个理,不过俺这牛也不是水牛,绝跳不到水里去。要跳下去,我老汉帮你们都捞上来,一件也少不了你们的。”

                              说着牵着牛就先走到渡头上去了,我们几个各自背着自己的随身行李,跟在后面。那快死的中年人船撑得很麻利,几下就到岸了。哎……再麻利又怎么样,反正都快死了。

                              “等一下各位到洞里的时候,千万小声说话,不要惊动河神。”那人神秘兮兮的说,“特别是不要说河神的坏话。”

                              呵,惊扰了河神又怎么样,据说那谁说的那啥,海猴子,还是龙王的亲戚呢,然后被我们老闷给弄死了,我们老闷多帅,是不是?

                              “大概多少时间能过那个洞?”我三叔问他。

                              那人看了下水势,“快的话,5分钟就过去了,里面水很急的,快的很。”

                              老狐狸眉头一皱,“怎么还有慢的时候?”

                              那人笑到,“是,有时候这水是逆流的,你看我刚才是顺流出来的,那现在我们肯定逆流进去了,那时间就长了,估计要个15分钟,有几个弯还挺险。”

                              “那里面亮不?”
                              “等一下各位到洞里的时候,千万小声说话,不要惊动河神。”那人说,“特别是不要说河神的坏话。”


                              “那里面亮不?”大奎问。

                              那人嘿嘿一笑:“黑灯瞎火的,怎么可能会亮,可以说是漆黑一片,”不过他指了指耳朵,“我撑了十几年的船了,这几篙子,用耳朵就行了。”

                              “那我们打个手电行不?”潘子扬了扬他手里的矿灯,“总不碍吧?”

                              “不碍事,”那人说,“但是千万别照水里,吓死你们!”

                              “怎么?”我三叔一笑,“有水鬼啊?”

                              我再一次悄悄看向了老闷,哇塞,他又变帅了,不愧是我的男人。

                              “那水鬼算个啥,这水里的东西,我也不敢说是什么,你们要胆子真大,待会儿自己看一眼,记得,看一眼就得了。你们要运气好,就看到一团黑水,要运气不好,看到的东西能把你们吓疯过去。”那人嘿嘿一笑:“黑灯瞎火的,怎么可能会亮,可以说是漆黑一片,”不过他指了指耳朵,“我撑了十几年的船了,这几篙子,用耳朵就行了。

                              我强忍着不笑,我记得,尸鳖很呆萌的好吧。哦……我可能是废了……尸鳖很呆萌????确实蛮呆的……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在偷看老闷的过程中,我们已经到了洞口,期间三叔有瞪我一眼,我撇了撇嘴,连媳妇都不让看,肯定是羡慕嫉妒恨!肯定是的!
                              吴三省:去/你/妈/的/小兔/崽子。

                              潘子看着这洞,怪叫一声:“靠,这洞也忒他/妈/寒碜了/”

                              “这还算大的,里面有一段,还要低呢。”后面的老头子笑嘻嘻的说道。

                              三叔看了潘子一眼,潘子造作的一笑:“啊,这么小的洞,要是里面有人打劫我们,不是想逃都逃不掉?”

                              这话一说,我看到撑船的中年人做了一个很不明显的手势,老头子脸色一变。呵……演技不咋地,果然只适合跑龙套,而且还很早就领盒饭了。

                              潘子打开了矿灯,这洞刚进去还段还光亮,但是很快所有的光线就只剩下这矿灯了。这黑灯瞎火的,是不是很适合调/戏老闷?

                              “三爷,这洞不简单啊。”阿奎看着周围说道:“这是盗洞啊!”

                              三叔点头道:“水盗洞,古圆近方,你看这些痕迹,这洞有年头了,看样子,这洞里应该另有乾坤。”

                              “哦,这位看样子有些来头,说的不错。”那中年人猫着腰单膝跪在船头,单手撑篙,一点一划看着他那样子,很想一屁股踹上去,我呼了口气,吴邪,忍住……

                              那人接着说道:“听说啊,这整座山啊,就是座古墓,这附近这样大大小小的水盗洞还真不少,就这个最大,最深,你也看到了,恐怕那时候这水还没有这么高,那时候应该还是个旱洞。”

                              “哦,看样子你也是个行家啊。”三叔客气地递过去支烟。他摇摇,说:“什么行家,我也是听以前来这里的那些个人说的。听得多了,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8-04 09:58
                                “哦,看样子你也是个行家啊。”三叔客气地递过去支烟。他摇摇,说:“什么行家,我也是听以前来这里的那些个人说的。听得多了,也就能说上两句了,也就知道这么点浅显的。你可千万别说我是行家。”

                                潘子和大奎的手都按在自己的刀上,一边和那几个人说笑,气氛看上去十分的融洽,其实每个人都不知道有多紧张。除了我……我抬头望了望洞顶,仔细一看,果然有很多洞窟。


                                回头望了一下老闷,呦,还在闭目养神呢,您老人家日子过得蛮舒坦的。这船一晃一晃的,感觉……好像摇篮啊……

                                突然老闷一摆手,“嘘,听!有人说话!”嘘,看!老闷要装!逼!了!

                                我看了看老头,对他微微一笑,走吧,走吧,老子要看老闷装/逼。


                                “潘子,他们到哪里去了?”三叔看见人没了,急得大叫。

                                “不知道,没听见跳水的声音,”潘子也慌了,“刚才一听到声音,人突然就走神了。”

                                “遭了,我们身上没尸气,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三叔懊恼起来,“潘子,你在越南打过仗,你有没有吃过死人!”

                                “开玩笑,三爷,我那时候在炊事班天天刷盘子!”潘子一指阿奎,“胖奎,你不是你说家里老早是卖人肉包子的,你小时候肯定吃了不少。”

                                “放/她/娘/的/狗/屁,我乱盖的,再说了,这人肉包子也是卖给别人吃的,你见谁卖人肉包子自己拼命吃的?”

                                我嫌弃的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加起来都150多了啊。丢不丢人。”

                                我话说完,船突然抖动了一下,潘子忙拿起矿灯往水里一照,我们借着灯光,就看到水里一个巨大的影子游了过去。想起那个落单的尸鳖,噗……真可爱……以后没事养几只玩玩,逢年过节的时候当礼物送给黑瞎子。

                                在另一个古墓的黑瞎子,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谁/他/娘/的/说我。”

                                大奎吓得脸都白了,指着那水里,下巴咯哒了半天,愣没说出一个字来。三叔怕他背过气去,猛扇了他一巴掌,骂道:“没出息!咯哒啥呢,人家两小鬼都没吭声,***的跟了这么多年,吃屎去了?”两小鬼……我看了看老闷,人家都三位数了……

                                “我的娘啊——三爷,这东西也忒大了!咱几个恐怕还不够开饭的。”大奎心有余悸地看着水里,他本来是坐在船舷上的,现在屁股已经挪到船中间来了,好像怕水里有什么东西突然蹿出来把他叼去。

                                “我呸!”三叔狠狠瞪了他一眼,“我们这里要家伙有家伙,要人有人。我吴家老三淘了这么久的沙子,什么妖魔鬼怪没见过?你没事少在这里给我放屁。”

                                潘子也吓得够呛,不过对于他来说,与其说是恐惧,更不如说是震撼,在这么狭窄的一个空间里,水里下掠过这么巨大的一个东西,一时间所有人脑子都抽筋了,这也不奇怪。潘子看了看四周说:“三爷,这洞里古古怪怪的,我心里瘆台阶慌,什么事情咱出去了再说,如何?”

                                大奎马上表示同意,然而我就不乐意了,我要看老闷/装/逼。

                                三叔看向老闷,似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突然间,老闷抬起右手,闪电般插进水里,那动作快的,几乎就是白光一闪,他的手已经回来了,两个奇长的手指上还夹着一只尸鳖,他把这虫子往甲板上一扔,说:“刚才就是这东西。”很好,老闷装/的/逼我给满分!

                                我依然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的怀疑,皱了皱眉头,“这,这好像是尸鳖……”

                                三叔看向了我,眼神凌厉起来,“你怎么知道的?”

                                我搔了搔头,“在一本古籍里看到的。”
                                内心:这是老子要养的宠物,我怎么会不知道??傻了吧,老狐狸。

                                “这东西是吃腐肉的,有死物的地方就特别多,吃得好就长得大,看样子这上游,肯定有块地方是积尸地。而且还是了不得的大。”三叔看着那黑漆漆的洞,解释道。

                                “那这东西咬活人不?”大奎怯怯地问。

                                “如果是正常大小的,那肯定不咬人的,但是你看这只的个头,它咬不咬人我还真不能肯定。”三叔纳闷地看着,“这东西一般都待在死人多的地方,不会经常游来游去,怎么现在这么一大群一起迁移呢?”

                                老闷突然把头转向洞穴的深处,“我看,恐怕它们刚才是在逃命。”

                                “啥?逃命?”大奎一个激灵,“那这洞里头……”

                                老闷点点头:“我总觉得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朝我们过来,而且,块头不小。”

                                我朝船头那里靠了靠,我可不太愿意再喝着脏水了,而且老闷踹我那一下,是真的疼。

                                “哟,我的小爷爷,你也别吓我,我块头大,最怕这说不出名堂的东西来,你说就是一帮马贼,我大奎也不放在眼里,这东西,是啥都不知道,你看我这腿都软了。”

                                我看着大奎,这种人,活不长久,自己下了两个墓,就认为自己很厉害了,然而一遇到危险,怂的要死。活下去了,认为自己本领大,在外面吹嘘。到时候,害的终是自己。

                                这洞内只有潘子的矿灯在亮着,河面散发着隐隐绿光,越来越窄的两遍,似是要夹死人。
                                这是一个让老闷/装/逼/的好环境,也是一个调戏老闷的好环境。


                                回复
                                举报|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8-04 10:00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