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吧 关注:624,422贴子:15,741,111

【一世倾慕】清故宸凉,醉已成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灼灼桃花点点绽放,推杯换盏人走茶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08-01 19:01

    手游海外充值—海外手游充值中心-卡乐透商城

    海外充值手游点券,元宝,卡乐透游戏商城海外充值,热播仙侠剧同名手游全球开测,支持Paypal,VISA,JCB,Master等多种支付方式,客服中心7×24小时服务,实时快捷安全!

    2019-07-16 06:22 广告
    第一卷:渐逝
    一,风萧萧兮易水寒
    六界风云暗流涌动,只待瞬间便早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王朝更迭岁月蹉跎,昔日佳人已不在,何处惹尘埃。
    冬日的凡间街道在寒风凛冽的凌晨中显得宁静而萧条。远处几声犬吠声响还打破不了这东阳渐升的安乐。
    几户人家的家鸡鸣声嘹亮,预示着新的一天的开始,催促着还在被中懒散睡觉的人们早些起床准备活计。
    如若此刻还有人在街道上悠然漫步,才是会惹人感到莫名其妙罢。但很可惜,规矩是用来打破的,总有人以打破规矩为爱好而乐此不疲。
    向来喜好着一身青色书生装的年轻男子踱步于街角之间辗转拐弯,如果此刻不是寒冬腊月,怕他手中还会拿着那一把用香墨染着“平安喜乐”易写难成的四字折扇晃悠。
    身后动作整齐划一仿若傀儡的黑衣人毫无任何多余动作跟随其后,誓死忠诚。
    也怪不得他如此招摇,这也是他这一世见那人最后一眼了,现在天色也还太早,街道无人很是正常。
    就算见到又能如何?怕还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
    除了当年……
    不知不觉便来到这座禁锢他多年的古楼,在第一道晨光的渲染下微微有着几分庄重而古朴久远的味道。
    “吱呀——”
    “阁主,”绿鞘弯腰行礼,就算知道青年男子可能早有预料却还是不做过多废话简洁诉说,“长留上仙在后院那一片竹林中以恭候多时。”
    “我知道了。”温和的嗓音极易让人生出几分好感,随手挥了挥示意身后傀儡可以离去。
    注视着绿鞘为开门做生而已准备妥当的身影,东方彧卿转身后心下叹口气,嘴角扬起几分苦涩而又无奈的笑意。
    该来的终是要来,也罢也罢,自己也将入轮回,交由他来照顾骨头也自是妥当的。
    异朽阁外门已经显出不凡的气度,内部亦是如此。让人震惊此番装饰中,更是哑然于那通天之塔在外界完全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神器,细想之下却又会感到不寒而栗。
    这寒冬中唯留有如此嫣然绿意的植株,怕也只有这竹叶了。
    施施然迈入后院踏入竹林,透过层层遮挡依稀可以看见那昔日的尊神傲然立于这天地,仿佛什么都没有变,有仿佛什么都变了。周身肃杀之意荡起丝丝涟漪,三千青丝有一缕没一缕的随风荡起,硬是生生降低了本就冰冷刺骨的温度。
    东方彧卿带着一如既往地笑意与问候话语,却早已不是当年的对话情景也让他心下叹口气:“不知尊上突然乍到屈身来此,有何贵干?”
    下一秒,一声凌冽的剑身出鞘声打破了这片竹林的宁静,惊起栖息林中鸟。
    那横霜一剑准确无误的贴合于青年的脖颈,刹那间,一丝细小血红的痕迹尤为显眼,溢出的一滴血顺着剑身流淌,滴落在白雪皑皑的地上,复又滴落层层叠叠,色彩鲜艳仿若风雪中的一点寒梅,摄人心魂。
    “把小骨,还给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7-08-01 20:24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7-08-01 20:31
        二,曾是天涯沦落人
        “把小骨,还给我。”
        清冷的声音透露着沙哑,却威严仍存不减半分,以至于还隐约透露出杀意。漆黑如黑洞般毫无光线的眸子比起曾经的包罗万象星辰,早已是望不到尽头的深渊。
        依旧是一袭白衣,比起当年的风华却少了仙气多了煞气,那剑眉皱起,一向淡漠的脸上竟也有了情绪。
        东方彧卿面不改色,脸不白心不跳,暗觉有趣的打量着如今的横霜一剑,笑意盈盈的脸上多了几分嘲讽的味道。
        横霜又再次入喉几分,却不见傀儡来救驾。
        一石激起千层浪,竹叶被剑气削落,纷纷扬扬的顺着寒风的方向飘荡。一时之间两人对峙,竹林尽染杀意四起。
        “白子画,当年是你放弃了她。”玩弄人心的权术,他东方彧卿向来是好手。如果是曾经的白子画,他可以说他看不懂读不透,可如今的长留上仙早已不是彼时的长留上仙,他自然知晓他的软助。
        横霜已不进分毫,他再也拿不住当年刺她不知多少剑的横霜剑。
        一声脆响,剑已落地。
        他知道,当初是他弃了她,可他后悔了,但她却不肯再给他一丝一毫的机会了。
        毫无焦距的瞳孔不知是在看着面前的东方彧卿还是在回忆当年那玲珑少女。
        绝情池水的伤疤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的绝情,此刻仿若又有些痛楚,他却早已对此麻木。
        寻了她三百年,整整三百年。期间,他发疯,他发狂,他无一丝理智,整日浑浑噩噩,却依旧寻不到一丝杀阡陌的踪迹。
        真的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直到一个时辰之前,七杀殿内他终于从杀阡陌口中得知了小骨的消息,便立即马不停蹄的赶来异朽阁,但在等待过程中,多了几分忐忑不安。
        小骨她,还恨自己吗?
        他不禁想到来时,杀阡陌对他说的话。
        那当初最为护着小骨的魔君绝色依旧,脸上却多了几分苍白与疲惫:“白子画,你有没有想过找到小不点之后你该怎么办?”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是这么说的:“我不求她能原谅我……我只要她还活着……”
        小骨,为师该怎么办?
        东方彧卿看他这模样,也是摇摇头,不再嘲笑:“同病相怜,罢了。”
        的确,同病相怜。
        他东方彧卿从一开始就将她引入局中加以控制,如棋子一般掌控着这盘棋局,却不曾想自己竟会深陷其中无法脱身。
        他白子画,横霜一剑绝情断念,更是以师徒为障碍使得推开她一次一次又一次,却也不知不觉中沦陷。
        说到底,终是一类人。
        一人伤情,一人感怀。
        “尊上先随我来吧。”东方彧卿不再多说,画这个心思难为这眼下时而疯狂时而清醒的人作甚?有那个时间,他还不如叮嘱他照顾骨头的话语来的有用。
        落座入席谁都没有在乎上的什么茶,屋内奢华的装横也没有得到两人中任何人的留意。
        东方彧卿感叹一声:“有三百年了吧,自骨头离去,这时光真快。”
        快?白子画不动声色的按住左臂上绝情水的伤疤。自小骨走之后,他感觉日日都仿佛度日如年。
        “你为何还会在这异朽阁。”得知花千骨的消息,白子画或多或少多少恢复了些理智,沉寂片刻,也就开了口。
        听着如此沙哑的嗓音,东方彧卿笑了几声:“你倒不如先喝了茶润润喉,倘若骨头知道我待他师父连杯茶都不肯舍,她怕是要挑我的刺了,”略微顿了顿,又徐徐开口,“当初骨头用神之身换了我脱离异朽阁,却不知这买卖着实亏本,我又给换回来了。”言罢,还带了几分阴谋得逞的笑意。
        拿起茶盏颤了颤,忆及痛处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光辉,动作不停依旧喝了个七八分,也不再计较:“小骨,在哪。”
        还真是和骨头一样的脾气,当真是师徒。东方彧卿苦涩一笑,终归她心中的人不是自己:“若她还愿意见你的话,此时应当是去长留做一名普通弟子了。”
        小骨……心下一紧,白子画紧盯东方彧卿。
        “别这么看着我,有了神之身这三百年恢复回来不是难事,她有记忆,实属正常。”回想着回来之前最后见到的人儿,只剩下叹息。
        却是眨眼之间,对面的白衣尊神已不见踪影。
        东方彧卿不动声色继续喝完盏中残茶,低眉沉思,眸中如水波纹一般涌现几分暖色。
        骨头,你可会怪我告诉了他?可如今你身子还虚着,着实应当找人照顾你,杀阡陌的七杀实在不利于身为最后一为神的你养魂,你又不肯随我回异朽阁,我也将入轮回不能照料你,只能托付于他了。
        骨头,这次切莫再错过了。
        收了心思抬头望向窗外,朝阳升起,他却无一丝暖意,当真应了那一句话——
        推杯换盏,人走茶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7-08-01 22:07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7-08-01 22:31
            楼楼的文里可有幽默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08-01 23:09
              小奇哥哥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08-02 00:34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7-08-02 11:07
                  三,只道当时是年少
                  彼时朝阳已将这繁华大道拉开了新的序幕篇章,熙熙攘攘的市场在一片人群吵闹中也为冬日的瑶歌城多了几分生机。
                  十八九岁的小人儿悠哉悠哉的踱步于热闹的街道,白皙的小脸因为在人群中穿梭而两腮红彤彤的,通明透亮的黑色双眸如星辰而聚集,煞是明亮。但不经意闪过的茫然无措却是让人感到迷茫。
                  三千发丝随意挽了个包子头染了几分活泼可爱的味道,薄唇有着几分苍白,透露出娇弱的不安。
                  “去哪呢……”环佩琉璃叮咚作响,淡青色的衣衫有些单薄更衬得脸色有些病态。
                  不由得回想着刚醒来的那一刻,她真的有些怀疑自己是否还活着,或者说,这是梦境?谁的梦境?为什么要有这个梦境?
                  苦苦思索不得其解的挣扎着,却被眼前那书生身影而而震撼,眼泪不禁溢出:“东方……”死死拽住曾经用命爱护自己,对自己重要非常的人,不愿再松手。
                  “骨头,你受苦了。”东方彧卿心疼的搂住早已长大却依旧娇小的人儿,轻声安慰着她。
                  “东方,怎么回事?”花千骨顾不上擦掉眼泪,细看眼前人有没有受伤,“我不是死了吗?你是不是又用什么代价了?”
                  “骨头,”轻握住花千骨的手,东方彧卿扬起自己一贯的笑容,“这里是冥界,你当初不是用神之身换我离开异朽阁吗?这笔买卖太亏了,再说,我若只是普通凡人,以后怎么帮你陪着你呢?”
                  “东方……”花千骨抓着书生衣袖不客气的蹭了蹭鼻涕眼泪,破涕而笑“你的意思是说我蠢吗?”
                  怜惜的目光如水一般宁静:“怎么可能,我的骨头是最聪明的。”略微思索,而后又做补充,“骨头,我不过是再次回归异朽阁,没有什么伤害,但杀阡陌耗尽毕生修为凝结你的三魂七魄,虽然你此时还是有些虚弱但也已经实属不易,他托我把这个交给你,并告诉你切记不可再丢掉了。”伸手,那是曾经第一次见面的骨头。
                  ————————————
                  “第一次见面,姐姐送你一个礼物。”
                  “姐姐!你不疼吗?!”
                  “不疼,姐姐是妖魔啊,你看,这不是恢复了吗?”
                  “那也是会疼的啊!”
                  ————————————
                  “杀姐姐……”花千骨有些哽咽,结果从她入长留就一直戴着的骨哨,“姐姐他没事吧?”
                  “他怎么可能有事呢。”东方彧卿无奈的笑了笑。“那就好,那就好……”她真的不想有任何人再因为她而受伤了,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眸中闪烁着痛苦,低下头,不知该如何开口。
                  “骨头,你知道吗?”东方彧卿语气有些惆怅,抬头看了看冥界这片毫无日月星辉的天空,“这距离你逝去,早已过了三百年时光了,而白子画,自你消散的那一刻差点疯癫成魔,如果不是竹染以命为代价相抵你的一魄,怕是他早已成为堕仙……”
                  “你说什么?”震惊之下心更是痛苦不堪,因为她,竹染死了?师父他差点成为堕仙?她难以想象淡漠如他,疯狂起来会是什么模样,更想象不到这没有自己的三百年时光荏苒他是如何熬过来的。
                  她当初,只是气急才下了那一道神谕,说了那一句重来一次,再也不要爱上他,可如今自己的罪过,该如何去救赎她的师父?
                  “整整三百年,他为了找回被杀阡陌夺走的你的魂魄,整日浑浑噩噩的样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会这般疯狂。”东方彧卿摇头,叹了口气,“骨头你可知,其实论付出,他或许也不比你少……”
                  ……
                  是了,抬手遮了遮太阳,或者是仰头抑制自己眸中将要溢出的泪水。
                  他们的恩恩怨怨,怕是早已乱作一团纠缠不清了。
                  哪里会有什么选天下人不选她,他当时心该有有多疼?可如今,却是再也回不到过去,寻不到流年了。
                  喉头有些哽咽,自冥界出来,她拒绝去异朽阁养魂修身,她想师父了。
                  可却不能见他。
                  当时年少,如今呢?她不能再连累他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7-08-02 13:00
                    四,暮雪孤城
                    师父,我该怎么办?
                    自冥界出来后,带着东方给她的一大堆盘缠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最好的打算就是先在江湖闯一闯,毕竟离长留招生还有些时日,她想去长留……看看。
                    可她哪里知道白子画因为她的离去而已三百年未踏足长留半步,终日沉浸在失去她的痛苦中不愿再去。
                    打定了主意,虽然现在身子虚着可这并不妨碍她,更何况如今她法力全无,理应先寻个住处稍作休息,而且——有必要躲着点师父。
                    难免有些心虚吧。
                    被花千骨心心念念的白子画早已翻天入地找了这小人儿一番。却终是无果,无力的靠在这荒芜人烟中的一棵枯树,握紧双手。他知道东方彧卿不可能骗他,可他就是找不到她。
                    或者是东方彧卿有心不让他找到她。
                    他方才动了杀意真的想要下手杀了东方彧卿让他永生永世不得入轮回,长留殿前小骨哭着喊着要跟他走的画面仿佛就发生在昨天,每每想起怒火都瞬间腾空而起焚尽他余留的理智,但他也知晓,杀了东方彧卿只会是无用功。
                    也只怕他真的这般做了之后,会让小骨更记恨他罢……
                    可这茫茫天地,他该如何找到她?他们缘浅,若真的让他靠着缘分去找她,他不敢拼,也拼不过。
                    小骨,你在哪?
                    恍惚间,透过遮住冬阳的风雪,他依稀看到当初脸上画着一只乌龟只披了一件白色薄衫的她在雪地奔跑与糖宝打闹,笑意盈盈喊他师父……
                    眼中精光一闪,下一刻已不在这丛林之中,风雪落在离人所站之地,掩埋了一切痕迹。
                    客栈
                    “说下就下了。”花千骨特地开了一间有着正对着街道窗子的客房,本来也不急着这般早的进入客栈,可所走之地总有些好色之徒盯着她,那目光让她心中有些不舒服。
                    默默叹口气,如今这般,可如何是好?唯念天地之浩渺,叹岁月之悠悠,净笃归心,做好以后打算。
                    也不知道他现在,在绝情殿可还好?花千骨麻木的坐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晃荡着玉足,想念着记忆中那纤尘不染的身影,唯留一片心酸苦涩。
                    暮雪孤城中,是我在等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7-08-02 15: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7-08-02 17:44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7-08-02 19:2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7-08-02 22:53
                            写得不错!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7-08-02 23:03
                              五,念天地之浩渺,叹岁月之悠悠
                              迷糊中,仿佛有一道绿色的身影在自己身边嬉笑打闹,唤着她……骨头妈妈,画面顷刻之间转变,那一把利剑穿胸而过,整个天地仿佛都被染红。
                              “糖宝!”挣扎着坐起,仅着的里衣已经被汗水浸湿,仅仅抓着被子,就仿佛抓着最后的一丝稻草。
                              秀眉紧皱微微喘息,胸膛剧烈欺负,三天了,她过得迷茫而不知所措,晚上做梦总是反复梦到糖宝离自己而去,总是梦到销魂钉撕裂自己禁锢的痛楚。
                              她该怎么办?
                              慌忙翻看着脖颈上那透明吊坠,有些温热的触感让她呼出一口气,还好还好,糖宝没事,她还没事。
                              喉头滚动,咽下一口口水,紧紧盯着水晶中缓慢转动的一丝血红,那是她的血。糖宝快要出生了,只是过几天了功夫了。
                              糖宝她没有记忆,可是她有,她亲手杀了十一师兄的事情,该如何去弥补?
                              无声的披了一件白色外套,站在窗前推开窗口,寒冷的冬风凛冽的吹开了她的发丝,让她清醒许多。当初冥界东方给了她一支发簪,可以暂时隐藏住她的异香躲过白子画的寻找。
                              戴不戴,取决于她。
                              她终是戴了。
                              她怕见到她,可在怕,也想见他。
                              下个月,就是长留招生的日子了……毫无法力如她,怕是也该准备提前启程了。
                              天上的阴云遮挡住了那一轮明月,亦如此刻花千骨复杂的内心,压抑。
                              东海之上,长留仙山。
                              茫茫四周皆是海,深蓝一片,月光的余晖丝丝缕缕照映在海面倒影波光粼粼浮光闪烁已是寂静。主岛方圆千里呈不规则八卦形状悬浮在半空中,周围斜上方有三座小岛将主岛环绕同时三座小岛上缎带一般垂下巨大瀑布,以银河落九天的奔腾气势倾斜而下流至主岛之上,在分流边缘倾注入海在半空中形成巨大水帘幕,很是壮观。【摘原文,稍有更改】
                              贪婪殿,绝情殿,销魂殿。三座岛,唯有两处有所光亮稍有生机。
                              静静闭眼倾听,似乎还留有三百年前那场倾盆大雨的冰冷和耳畔嘈杂的呼唤声……
                              仙界与凡界的景象终是不同,圆月终是挂在天际,相对无言,不同景。
                              白子画苦涩的咬咬牙,忍着绝情池水伤疤的痛苦,他寻不到她,只能等她。东方彧卿说,她留有记忆,若有意不想让他寻到,他还能怎么做?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有的是时间等到她原谅他。
                              绝情殿。
                              自白子画走后笙萧默与摩严派了不少人去寻他,协助他搜寻杀阡陌的下落可也只能做到后者,前者连影子都没见到。
                              而且更让人无语的是,幽若继承掌门之位后完全不尽掌门之职,每次慌慌张张做甩手掌柜让笙萧默跟着收拾烂摊子,前几日更是在下山寻找小花花回来的时候拐了个小和尚,但摩严和笙萧默只一眼就看出这是谁的转世,摩严一个咽气没上来直接倒地——晕了。
                              幽若二话不说直接带着早已痴傻的彦月飞进亥殿安排住处,怎一个愁字了得。
                              “哎……”紫衣玉带带着优雅而慵懒的味道,整个人都散发着柔和的微光更是衬得人如玉一般俊郎。如此之风范,除了笙萧默还能有谁?
                              望着周围的景色,似乎二师兄走后也比不起当年的辉煌了。满面愁容的抬头望了望天,只能感叹造化弄人。即使他很想看二师兄的热闹,可如今落到这种地步,谁想看到?只期望师兄能快些寻回小花花的魂魄恢复到昔日的长留上仙吧。
                              心思不断,可手中把玩着玉箫的速度却一点也不慢。定期帮着离开的师兄收拾这偌大的绝情殿早已成了必修课,懒散如他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毕竟小花花还会回来不是?小花花会回来,师兄不也要回来?
                              眯起一双桃花眼算盘打的啪啪响,笑意撩人,他就不信以二师兄的绝世容颜还搞定不了那朵柔弱的小花。
                              白子画刚入殿,便是当年之境配上一只狐狸在迎接他的到来。流苏叮当作响,迈着沉重的步子路过笙萧默直奔小骨当年住的房间。
                              进去,转身,关门。
                              他刚才眼花了?笙萧默咋舌,愣在原地嘴角抽搐,玉箫一个不稳出手掉落却在顷刻间随着身体下意识的动作接住。
                              那道白衣,没变。
                              那冰山脸,没变。
                              那身气场,没变。
                              变了的,是他身边在没有那个拽着他衣袖唤他师父的人儿。
                              笙萧默深吸一口气,咽了口口水,他觉得沉寂了三百年的长留山,怕是终于要再次炸锅了……不过,他怎么记得那似乎是小花花的房间吧?
                              哦~收回心思笑意更浓,看来那小花已经又开了,师兄啊师兄,你也会纠结啊。
                              心情甚好的笙萧默并不计较白子画的忽视,相反,他有些高兴。
                              终于有看到些师兄当年的影子了,这世间,怕也只有千骨能做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7-08-03 13:17
                                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7-08-03 13:5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7-08-03 17:45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7-08-03 18:10
                                      六,路途
                                      “我的天啊……”
                                      郁郁葱葱的树林中杂草丛生,密密的树林紧列排布。如果要从这里走出去只能说是非常艰辛的。
                                      花千骨苦笑着发出一声哀叹,这段距离真的就仿佛他们之间的距离,布满荆棘坎坷不平 。顾不上自己狼狈不堪的形象,不对,应该说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她早就没形象了。
                                      一屁股坐在那颗杨树下,不得不说仙界就是不一样,过了那条界限越走越有回春之向,此刻这片土地已经有快要入夏的味道了。
                                      白里透红的小脸上已是布满汗水,因为出远门已经提前做好准备,幸好这几日抓紧修炼了些可以使用墟鼎,不然这路途真是不知道还要麻烦多少倍。
                                      直接用浅绿色的衣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看了看天色不由打了个哆嗦。还是快走吧,到时候天晚了——想了想自己身上的异香,虽然大白天的怎么她还是感觉有点冷呢?
                                      “沙沙”
                                      “什……”瞬间感觉自己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深吸一口气,默默站了起来。
                                      “沙沙”
                                      “——跑啊!”一溜烟窜出去的身影越来越远。太阳高照,“沙沙”作响的声音因为离去人的尖叫而戛然停止,不多时,一只雪白的兔子抖了抖耳朵,茫然而惊恐的瞅了瞅四周的景象……
                                      ————————————
                                      长留大殿
                                      “你说什么?!子画回来了?!”身着玄黑色流苏衣衫的摩严瞬间从座位上弹起。时隔三百年,此刻的大殿中多人容貌依旧未变,还似从前一般,只是摩严的脸上有了几分苍老的味道,连鬓发都有几缕已经泛白,想来也是对他的打击不小。
                                      “大师兄,别激动,别激动。”笙萧默摆摆手,趁着此刻幽若不在,不然这丫头要是此刻在在的话定是要闹得天翻地覆也要去找她的骨头师父,“我觉得此刻不是去找二师兄的时候,三百年的情况,想必大家……都没忘吧。”
                                      充满戏谑的嘲笑深深扎入在场所有人的心底。
                                      “这么说,那花千骨……也回来了?”摩严暗自松了口气,不再称其为妖女,细细想来,自己当初也是过于极端了。
                                      更何况竹染——想到这,不觉一痛,就此作罢不再开口。
                                      “师兄,这次只是师兄回来没有带千骨,怕两人也是没有见面……”又或者,是千骨不肯原谅师兄,但是笙萧默心知不可说出口,只能换了种说法,“这可能也是很大的。”
                                      “罢,罢。”摩严挥挥手,终是自己的过错,确实也不是找子画的时候。他二人之事自己以后不会再管了,只要子画能恢复理智变回当初那个为人处事淡漠的他,自己没有任何意见。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笙萧默的身后仿佛出现了一条狐狸尾巴,极有节奏的晃来晃去。哎呀呀,师兄啊师兄,事成之后你该怎么谢我啊?
                                      这沉寂三百年的长留山,看来终于又要热闹起来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7-08-03 19:42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7-08-03 20:4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7-08-03 20:58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7-08-03 21:51
                                              还好骨吧还有人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7-08-03 21:5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7-08-03 23:15
                                                  七,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梦的过往,往往是最真实而又痛苦的遥远回忆。碰不得,不敢碰。那种复杂的内心往往让人想要崩溃,此刻白子画的内心大抵亦是如此。
                                                  紧抓着左臂的右手愈发用力,豆大的汗珠顺着苍白的脸颊滴落在一向无痕的白衣上,如彼岸花一般留下斑斑点点的痕迹。
                                                  无力的靠住背后的檀木屏风,看着周围的一切,仿佛那道娇小的身影还趴在桌子上习字看书。咬紧牙关努力抑制因疼痛而发出的呻吟,这折磨了他三百年的痛苦,他从来没想过找办法解决。
                                                  因为这倒痛楚,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的过错与无情。
                                                  “师兄!”本来想问问千骨的情况,但竟看到眼前从未如此狼狈的白子画,笙萧默停下问话。活着不好吗?他为什么要来这一趟?
                                                  “出去!”白子画低吼一声,再也忍不住,晃悠着站起却是两眼一黑失去任何意识。
                                                  快步上前慌慌张张伸手接住倒下的身影,笙萧默急忙探知白子画的神识,却不想他的身体已经亏空至如此地步,能撑到现在真是奇迹!
                                                  扶其平躺在玄冰床上喂了一些还魂丹,有输送了大半灵力,饶是笙萧默也是苦笑不止,这不老不死的神谕还真是怪物啊,相比师兄三百年根本就是一直在找千骨吧,怕是生死劫过了修为才会达到这般登峰造极的境界。
                                                  无奈的晃了晃折扇,悲哀的叹口气,真是一对苦命鸳鸯。
                                                  还得他跟着收拾啊!认命般将花千骨遗留的物件归类好放置完毕。二师兄的情况他不担心,过不了多久就会醒了,只是能让他回来的原因估计还是千骨。
                                                  缓步离开时顺手带上了门,让白子画好好休息。
                                                  他有必要找幽若那丫头讨论一番了,只是不知道这甩手掌门又是如何缠着那彦月大师了。
                                                  狠狠摇了几下扇子仿佛发泄情绪一般,还不忘无奈叹口气,怎么感觉自己都要成保姆了?
                                                  ————————————
                                                  路途过半,花千骨倒是乐在其中。
                                                  不时抓几只小鬼锻炼一下胆量但多半是以她吓得拔腿就跑不告而终;时而帮一些老人家砍些柴权当做好事,时而帮路过的村庄里的村民把把脉抓抓药权当攒攒医德。
                                                  却总是忍不住放空思绪,想着他。
                                                  天色渐晚,花千骨抬头看了看残缺的明月自知已经不能再赶路了,这荒郊野外的看来也只能爬上某棵树将就一晚。
                                                  三两下颤巍巍的爬上一棵不算太高的梧桐树,郁闷的揉了揉麻木的腿不敢再犯相思病,她怕掉下去。
                                                  然而事实总是出人意料,谁能告诉她这梧桐树顶上会有这么一只奇特的火凤凰死盯着她?
                                                  咽了口口水,不行不能认输。
                                                  视线在半空中交汇发出噼里啪啦激烈的火花,火凤凰居然不买账了,迎头就是张开翅膀扇了一阵风接着看到一道紫色身影不满的哼唧几声鄙视着来人的不厚道,傲娇的飞走了。
                                                  花千骨捂住双眼觉得自己似乎很二百五,没事跟一只鸟对视个甚?虽然她觉得这只鸟有点熟悉——等等,熟悉?
                                                  下一刻,那曼陀罗花的淡淡幽香充实着她的嗅觉,温暖的怀抱让她感觉自己禁闭的双眼却有些湿润。
                                                  “小不点,别怕,姐姐来了。”
                                                  我曾在彼岸的对面等待着你的苏醒,但你却不曾睁眼哪怕是看我一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7-08-04 20: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7-08-04 20:3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7-08-04 20:53
                                                        八,女扮男装一步到位
                                                        那是怎样一张宛若天人的脸,几乎超越了人间的一切色相,早已无法让人再用任何语言去描绘和勾画。
                                                        瀑布一般的满头紫发在月光下闪闪生辉,宛若一张紫色的帘幕,衣诀飘飞,犹若幻梦。白皙的皮肤近似透明,隐约露出的漂亮锁骨划出优美的曲线。眉间一点殷红的如花妖治印记,血红色的眸子亮的无邪而通透,带着点点笑意让人窒息,漫天繁星也黯然失色。
                                                        仿佛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姐姐。”痴痴的看着来人,无论几次,花千骨都沦陷在这绝色之中毫无招架之力。
                                                        “小不点,有没有想姐姐啊?”暗叹长大之后的花千骨容貌绝色,杀阡陌抱着她缓缓落地。
                                                        “想!最想姐姐了!”激动的抓着杀阡陌紫红衣袖,抱了个满怀。
                                                        当人姐姐就是好啊~杀阡陌偷乐,捏了几把花千骨白皙的小脸:“火凤今天欠管教,回去之后姐姐定要好好收拾收拾他。”
                                                        “我就说怎么这么熟悉,要不是月光太暗我绝对能认出来的!”不满于自己的眼力,花千骨吐吐舌头。
                                                        杀阡陌笑意盈盈,小不点还是一如既往地可爱,不过……“小不点这是要去哪?仙界界限已过多半,是要去长留吗?”
                                                        “嗯……”紧抓衣袖的手渐渐松开,有些苦涩的低头,她放不下他。
                                                        “那就去吧。”诧异抬头对上杀阡陌满含星辰的流火绯瞳,意识愣了愣:“姐姐?”
                                                        “你若放不下,姐姐不拦你,有姐姐在背后给你撑腰,就不信那白子画还会怎么负你。”哼了一声觉得不够,有哼了一声。说不吃醋是假的,可他更希望小不点开心,看她那心酸的模样自己心里也是不好受。
                                                        “噗呲”一声被杀阡陌置气的小模样逗乐了:“姐姐是怎么找到我的啊?”
                                                        “东方彧卿给你的簪子固然厉害,可小不点你身上戴着我的小指骨呢,姐姐身体的一部分到哪里都是可以感知到的。”戳了戳花千骨的包子头,觉得有趣又戳了戳。
                                                        “姐姐……”杀姐姐对她的好她都记在心中,可是却如同对东方一样无力偿还。
                                                        “小不点儿现在的修为就算施了法障去长留也会被修为较高的人识破吧?”左右打量着花千骨的容貌,不行不行,这太容易招蜂引蝶了!万一哪个混小子打了他家小不点的主意他可就要抓狂了。
                                                        咳嗽两声在地上铺上一层布衣拉着杀阡陌坐在树下:“姐姐,其实吧,你说就算是姐姐你施法这样也是容易有被识破的可能吧?所以呢,我觉得还是原装上阵,作张人皮面具稍作打扮,会不会效果更好?”
                                                        杀阡陌一脸惊奇,还有这种操作?他家小不点变聪明了!等等,不对啊。
                                                        无语的看着手忙脚乱拿着材料开始准备而又一脸迷糊的花千骨,小不点身上破绽百出的性子依旧是不靠谱,这能行吗?
                                                        将信将疑之下也就迫不及待的帮她一把,这容貌方面的事情他还是挺在行的。
                                                        嗯——不如——
                                                        摸着下巴勾起一抹妖娆的笑意。老白啊老白,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看你当初那么折腾小不点,如今我送你一份大礼,你可要接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7-08-05 13:0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7-08-05 17:23
                                                            审文通过,( • ̀ω•́ )✧happy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7-08-05 21:11
                                                              百度小说人气榜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